高麗史/卷七

 世家第六 高麗史
世家第七 高麗史第七
世家第八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鄭麟趾奉 敎修

文宗一编辑

文宗章聖仁孝大王,諱徽,字燭幽,古諱緖。顯宗第三子,母曰元惠太后金氏。顯宗十年己未,十二月癸未,生,十三年,封樂浪君,靖宗三年,冊爲內史令。十二年五月丁酉,靖宗薨,卽位于柩前,百官奉國璽,詣重光殿朝賀。

己亥,制曰:「先朝所御倚床踏斗,皆以金銀裝釘,又以金銀線織成罽錦爲茵褥,宜令有司,代以銅鐵綾絹。」庚子,王率百官,詣殯殿,哭盡哀。

六月甲寅,遣尙書工部郞中崔爰俊如契丹,告哀。己未,醮本命于大內,每遇是日,必親醮。丁卯,御神鳳樓大赦,凡有職者,加一級。

秋七月己卯朔,以母后諱晨道場,幸王輪寺。辛巳,制:「八音島水軍殷質,壤島水軍匡恊、寬達、英吉,有擒[1]賊功,並授中尹。」戊戌,制:「往者,東賊圍靜邊鎭,別將鄭匡順,力戰却敵,沒於陣下。其功甚大,可贈金吾衛郞將。」

八月壬子,設華嚴經道場于乹德殿。庚申,御乾德殿視朝,退御宣政殿,召侍中崔齊顔,平章事崔冲等,論時政得失。

九月己卯,王如普濟寺,飯僧。癸未,以致仕尙書左僕射崔輔成,右僕射趙顒,上將軍異膺甫、金洪光,年老,賜酒食衣服。乙酉,設百座仁王經道場于內殿三日。丁酉,臨津縣人裴行矯制,授趙京等七人職,法當絞,會赦免歸鄕。己亥,親饗年八十以上官員及百姓男女孝子、順孫、義夫、節婦、鰥寡、孤獨、廢疾於毬庭,賜物有差。丙午,幸妙通寺,行香。

冬十月癸丑,有司奏:「宮殿、城門、寺院、官名、府號,與御名同音者,悉改之。」丙辰,設消災道場於會慶殿。

十一月戊子,侍中崔齊顔卒。庚寅,設八關會,幸法王寺。

十二[2]月丙午朔,百官詣乹德殿,賀成平節,宴宰樞給舍中丞以上侍臣于宣政殿。成平節,王生日也。每遇節日,國家設祈祥迎福道場於外帝釋院七日,文武百寮[3],於興國寺,東西兩京,四都護,八牧,各於所在佛寺行之,以爲恒式。壬戌,契丹遣起居舍人周宗白,來歸賻。

元年编辑

○(丁亥)元年春正月丙戌,制曰:「頃於甲申,歲,寇賊侵掠東北路,軍士李暹漢等四十人,先鋒告捷,其各賞職有差。」丁亥,制曰:「卒中樞院使林維幹,忠貞輔弼,績效實多,宜行異數,可授其子良槩八品職。」丁酉,制曰:「諸州府郡縣,逐年盛設輪經會,慮外吏憑此聚歛以成勞弊。今後醉飽娛樂之事,並宜禁斷。」壬寅,以司宰卿盧祐知東北面兵馬事,刑部侍郞三司副使李仁靖,充西北面兵馬副使。

二月丙午朔,西北路兵馬使楊帶春奏:「轄下連州防禦長吏軍民等八百餘人,告云:『防禦副使蘇顯,自下車以來,勸課農桑,存恤民庶,政績茂著,理合升聞。』」制:「令尙書吏部,准制量用。」己未,燃燈,王如奉恩寺。翼日,宴親王及近臣。壬戌,契丹遣忠順軍節度使蕭愼微、守殿中少監康化成等,來祭靖宗于虞宮,王往參之。丁卯,都兵馬使奏:「東蕃酋長阿兜幹,內附以來,久[4]承恩賞,背我投丹,罪莫大焉。其黨首領高之問等今在蕃境,請密遣軍士,拘執入關,拷訊端由,依律科罪。」從之。甲戌,幸外帝釋院。

三月乙亥朔,日食,御史臺奏:「春官正柳彭,太史丞柳得韶等,昏迷天象,不預聞奏,請罷其職。」制:「原之。」復駁曰:「日月食者,陰陽常度也,曆算不愆,則其變可驗。而官非其人,人失其職,豈宜便從寬典?請依前奏科罪。」從之。癸未,親設般若道場於乹德殿五日。丙戌,東女眞奉國將軍沙伊羅等來,獻土物,加歸德大將軍。辛卯,門下侍郞平章事皇甫穎上言:「臣無嗣,乞以外孫金祿崇爲後。」從之,官祿崇九品。戊戌,東女眞將軍耶於害等六人,各率其衆,款塞,賜田宅,處之內地。

夏四月丙午,御乹德殿視朝,又御宣政殿,召宰臣御史臺,論時政得失。丁未,以崔冲爲門下侍中,金令器爲門下侍郞平章事,金元冲爲內史侍郞平章事,朴有仁爲尙書左僕射叅知政事,李子淵爲吏部尙書叅知政事。戊午,加致仕守太尉異膺甫,開府儀同三司。癸亥,王以自春不雨,避殿,輟常朝。斷屠宰,止用脯醢,令中外慮囚。甲子,禘于太[5]廟。乙丑,以武臣高烈守司空尙書左僕射,何興休守工部尙書。丁卯,親設百座仁王道場於會慶殿,飯僧一萬于毬庭。辛未,賜金鼎新等及第。癸酉,東女眞阿加主等來,獻土物,授平遠大將軍。

五月丁丑,東女眞將軍烏於乃來朝。己卯,大雨。乙未,門下省奏:「時雨旣洽,請復常膳。」從之。戊戌,東女眞大相烏弗遮來朝。己亥,王以顯宗諱晨道場,如玄化寺。

六月乙巳,王如奉恩寺。戊申,制曰:「法律刑罰之斷例也,明則刑無枉濫,不明則罪失輕重。今所行律令,或多訛舛,良用軫懷,其令侍中崔冲,集諸律官,重加詳校,務從允當。書算業,亦令考正。」乙卯,王率公卿大夫,如奉恩寺,以王師決凝爲國師。丁巳,召見崔冲等於文德殿,問軍國庶務。庚申,東女眞寧塞將軍老道,歸德將軍耶思老等來,獻土物,授思老懷化將軍。乙丑,契丹人高無諸等來投。庚午,東女眞沙伊弗等來朝。

秋七月甲戌朔,幸王輪寺。庚辰,制曰:「守司徒左僕射蔣劇猛,久著邊功,國耳忘家,宜申異寵,以示眷懷。其子孫,除常例奏蔭外,可特賜一子官。」長淵縣民文漢,假言托神顚狂,弑其父母,又殺親妹小兒等四人,棄市。尙書刑部奏:「縣令崔德元,尉崔崇望等,不能善政化民,致有不祥之變,且申報稽遲,宜罷其職。」從之。辛巳,以禮部尙書李守和爲西北面秋冬番兵馬使,兵部侍郞三司副使朴宗道爲東北面兵馬副使。壬午,召見宰相於文德殿,問時政得失。戊子,以崔惟善爲御史雜端,金義珍爲殿中侍御史。壬辰,以中樞使王寵之爲西北面中軍使兼行營兵馬使。

八月戊申,御史臺奏:「近日,除李希老、洪德威,爲監察御史,希老性躁急,歷仕中外,無成績。德威當靖宗喪制未闋,今年燈夕,與衛尉注簿徐罄宜,置酒作樂,極歡自恣,殊無臣子之義。俱不宜風憲,請黜之。」不允,再駁切直,從之。辛亥,親設金剛經道場於文德殿五日。甲子,東女眞柔遠將軍無伊老、阿豆等來,獻土物。己巳,蒙羅古村、仰果只村等三十部落蕃長,率衆內附。

九月乙亥,王如普濟寺。丁丑,宋商林機等來,獻土物。壬午,契丹遣福州管內觀察使宋璘,來冊王。其冊曰:「眷乃馬韓之地,素稱龍節之邦,代襲王封,品高人爵。分頒金盭,表榮冠於諸侯,申錫彤玈,得顓征於四履。爰屬傑時之器,允膺纘服之權,載歷藏時,式均徽典。權知高麗國王事王徽,應基運之數,鍾英異之靈。天麟逈首於龜龍,遹明嘉瑞,日觀遍崇於嵩華,夙煥幽經。負文武之全才,識忠孝之大本,粤自勝衣有始,構室推良,靜守貞純,動循禮樂。慕桓文之覇業,精衛霍之兵符,富厥令圖,稔玆淑會。洎帥臣之告闕,亟藩國之歸尊,而能惠洽一方,情協群望。及露章而斯曁,故寵數以難稽,是用宜顯被於紫綸,俾特建於玄社。倚爲左相,峻陟三師,超隮馭貴之階,優賜褒功之號。盈䟽實賦,劇轉淸勳。於戱,周天王之重非熊,止遙分於齊壤,漢高祖之刑白馬,仍納約於劉宗。順考古先,罕偕恩禮。用卜攸長之祚,愈堅匡合之誠。勉佩訓言,仰迪神祐可特授開府儀同三司守太保兼侍中上柱國,封高麗國王,食邑七千戶、食實封一千戶,兼賜匡時致理竭節功臣之號。」

冬十月甲辰,致仕門下侍郞平章事皇甫穎卒。乙巳,東女眞將軍高都達等四十人來,獻土物。丁未,東女眞蒙羅等村古無諸等三百十二戶來附。庚申,晋州牧使司宰卿崔復圭奏:「招安逋民一萬三千餘戶,復其業。」王嘉獎之。

十一月丁丑,東女眞將軍馬志、高謝等四十六人來,獻駿馬。己丑,召見宰臣於文德殿,議時政得失。丙申,尙書吏部奏:「伏准宣旨,凡內外大小衙門官員,皆减一人,惟巡邊官司仍舊。今伏審浿西、山南道州牧,務劇員少,事多壅滯,甚爲不便。請岳牧州府員數,並令仍舊,永爲定制。」從之。

十二月辛丑朔,致仕門下侍郞平章事李端卒。己酉,延德宮妃李氏生子,賜名烋。庚戌,尙書吏部奏:「舊制,凡諸官僚例,非上章請老者,年至六十九,則歲杪解職。今茶房太醫少監金徵渥年當致仕,宜罷。」制曰:「徵渥名醫,職在近侍,可許數年供職。」丙辰,以戶部尙書朴成傑爲西北面行營兵馬使。丁巳,東女眞也古,西女眞高舍等來朝。

二年编辑

○(戊子)二年春正月庚午朔,放朝賀。乙亥,東女眞懷化將軍仇羅麻里弗等四十人來,獻名馬,賜物有差。

閏月庚子朔,告朔于太[5]廟。丙午,東女眞歸德將軍沙伊羅,柔遠將軍沙時賀等三十五人來,獻土馬。庚戌,東女眞懷化將軍都仇羅等三十八人來,獻土物。辛亥,西女眞寧塞將軍高之智等二十四人來,獻土物。契丹遣千牛衛大將軍王澤等,來致國信。

二月辛巳,慮囚。甲申,燃燈。以望日癸未,寒食,至是日行之。

三月庚子,御史臺奏:「伏審前月制:『播穀伊始,雨澤愆期,深用惕[6]厲。其丙戌,年肆赦,頒示賑濟條晝[7]內,可行之事,未得施行者,速令攸司擧行。』臣等已遵制旨,施行,唯今大雲、大安兩寺之役方興,丁匠廢農。一夫不耕,必有飢者,三時之務,安可奪焉?又况赦書云:『一切土木之役,限三年停罷。』擧國欣欣,皆感德音,而竟不行之。信者,國之大寶,不可弃也。食言之謗,恐由此起。伏望兩寺之役,須[8]俟農隙。」從之。癸卯,尊靖宗定信王妃爲容信王后。辛亥,設消災道場於內殿,放輕繫,蠲逋欠。甲寅,延昌宮主盧氏卒。乙丑,雩。

夏四月庚午,幸外帝釋院,聽軒欄說經。故事,行幸山林,將駕還,必駐是院,命僧乘鳳輦,軒欄講法,以爲常式。甲戌,幸妙通寺。甲午,隕霜于土山縣。

五月甲子,王如玄化寺。

六月戊辰,王如奉恩寺。癸未,祭中霤。丁亥,祭後農。東女眞首領吳史等二十六人來朝。己丑,慮囚。

秋八月庚午,設金剛明經道場於會慶殿。丙子,附靖宗于太[5]廟。

九月甲寅,東女眞歸德將軍阿豆等三十六人來朝。丙辰,設百座仁王道場於會慶殿三日,飯僧一萬於毬庭,二萬於外山名寺。

冬十月甲戌,王乘象輅,宿齋宮。乙亥,祫于太[5]廟,還御神鳳樓,赦。

十一月乙未,門下侍中崔冲以下兩府及常叅員,祫饗執事者,並推恩增級。戊申,設八關會,幸法王寺。己未,契丹遣崇祿少卿邢彭年來,賀生辰。辛酉,契丹東京回禮使,棣州刺史高慶善來。

十二月乙丑朔,御乾德殿,受生辰賀。甲午,晦日食。

三年编辑

○(己丑)三年春正月乙巳,東女眞阿骨等三十二人來,獻駿馬。契丹遣蕭惟德、王守道,來冊王。詔曰:「卿纘襲王封,紹興祖業,飛章雙闕,嘉織篚之聿修。考禮曲臺,宜冊函之顯錫,兼申頒賜,用示眷懷。今差使千牛衛上將軍蕭惟德,副[9]使[10]御史大夫王守道,持節備禮冊命,幷賜車服、冠劒、印綬及衣帶、匹段[11]、鞍馬諸物,具如別錄,到可祗受。」冊曰:「朕絳闕承祧,祖有功而宗有德。靑藩建社,大者王而小者侯,雖武肅於群雄,亦柔懷於遠裔,式全大義,永保鴻圖。有其纘服開榮,飛章述職,控臨日域。居蒼龍列宿之方,尊獎天庭,奉白馬刑牲之約。爰擧旌疇之命,是行冊拜之儀。咨!爾匡時致理竭節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保兼侍中上柱國高麗國王,食邑七千戶、食實封一千戶王徽。玉藻含溫,金球播雅,宇量平呑於渤澥,風稜峻屹於崐崙。蠅字觀書,洞探經綸之略,鶴鈴蘊術,深知戰伐之機。粤自分啓三陲,紹興五覇,尋就頒於鳳綍,俾爲長於兎城。四方于宣,匡合之名輝信史,一變至道,拊循之化洽熙民。加以靖恭無驕滿之容,忠孝有委輸之節。豐陳篚筥,繼走梯航。宜考禮於曲臺,載圖勳於盛府。班崇絶席,秩峻專車,襲乃王封,增之井賦。仍錫褒功之號,倂推懋賞之恩。遣使千牛衛上將軍蕭惟德,使副御史大夫王守道,持節備禮,冊命爾爲守太傅兼中書令,特封高麗國王,加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三百戶。仍賜資忠奉上四字功臣,階勳如故。於戱!周賜彤弓,尤重專征之柄,漢頒玄鉞,益雄作翰之權,今古相望,寵靈若是。勉副殿邦之寄,無忘奉國之誠。欽荷丕言,以綏吉履。」丙午,王受冊於南郊。

二月乙亥,以崔冲守太保,李子淵守司徒,王寵之守司空上柱國,鄭傑同知中樞院事,蔡忠顯爲禮部尙書,崔延嘏、楊鑑爲左右散騎常侍。甲申,冊弟平壤公基守太師兼內史令。

三月癸巳朔,東北路監倉使奏:「交州防禦判官李惟伯,繕理城池,修備器械,爲諸郡第一。且其所部連城、長楊吏民等言:『惟伯上任以來,勸農恤民。』雖秩滿當代,願得見借。」王嘉之,付尙書吏部。庚子,饗八十以上國老,尙書右僕射崔輔成,司宰卿趙顒,太子詹事李澤成等於閤門,王親臨賜酒。仍賜輔成、顒等公服各一襲,幞頭二枚,腦原茶三十角,澤成公服一襲。許令閤門乘馬,出正衙門,三老固辭。翼日,饗庶老男女及義夫、節婦、孝子、順孫、鰥寡孤獨、廢疾于毬庭,賜物有差。癸卯,以韋靖爲尙書右僕射,魏崇攝戶部尙書,吳演爲攝工部尙書。乙巳,契丹所擄鳳州喜達等三十人還。甲寅,東女眞麻離害等二十人來,獻良馬。戊午,以李仁靜爲尙書左僕射柱國,金廷俊爲中樞院使判御史臺事,鄭傑爲秘書監知中樞院事,金元鼎爲禮賓卿同知中樞院事。

夏四月乙丑,西女眞符巨等二十人來,獻良馬。丁亥,東女眞奉國將軍沙伊羅等七十九人來,獻駿馬。戊子,納平章事金元冲女爲妃。

五月甲子,御文德殿,覆試,賜朴仁壽等及第。

六月戊辰,東蕃海賊,寇臨道縣,擄十七人。壬申,東北路兵馬使奏:「雲嵒縣折衝軍隊正惟古等十一人,夜巡行到泉井戍,有蕃賊四十餘人,突入屯中。軍卒皆奔匿,惟古挺身奮擊,賊遂潰走,請量功授職。」戊子,制:「每歲自六月至立秋,頒冰于諸致仕輔臣,三日一次,僕射、尙書、卿、監、大將軍以上,七日一次,以爲永制。」

秋七月丁酉,東蕃海賊,寇金壤縣,擄二十人。

八月己巳,宋台州商徐贊等七十一人來,獻方物。辛巳,宋泉州商王易從等六十二人來,獻珍寶。

九月庚子,延德宮妃生子,賜名蒸。

冬十月丁亥,慮囚。

十一月壬寅,耽羅國振威校尉夫乙仍等七十七人,北女眞首領夫擧等二十人來,獻土物。戊午,東南海船兵都部署司奏:「日本對馬島官,遣首領明任等,押送我國飄風人金孝等二十人,到金州。」賜明任等例物,有差。

十二月己未朔,契丹遣殿中少監馬祐來,賀生辰。

四年编辑

○(庚寅)四年春正月己丑朔,放朝賀。東北面都兵馬使朴成傑奏:「上年十月,海賊奪鎭溟兵船二艘而去,兵馬錄事文揚烈,卽率兵船,與元興都部署判官宋齊罕,追至賊穴,焚蕩廬舍,斬馘二十級而還,其功可賞。」制:「付都兵馬使。」癸卯,以門下侍中崔冲守太傅。丙午,東北面兵馬錄事衛尉注簿朴庸載陛辭。制:「蕃人有欲來朝者,非賊首那拂,勿許入朝。」以蕃類三百人,勒留京館故也。乙卯,以金元冲爲門下侍郞平章事判尙書刑部事,李子淵爲內史侍郞平章事,鄭傑爲中樞院使翰林學士承旨。

三月丙午,東女眞寧塞將軍塩漢等十二人,柔遠將軍阿加主等三十人,中尹仍亏[12]憲等四人,將軍要羅那等三十八人來,獻良馬。懷化將軍阿加主等六人進豹鼠皮,賜物有差。塩漢等十五人,以曾犯邊留之。

夏四月辛酉,謁顯、宣二陵,肆赦。癸酉,渤海開好等來投。癸未,命有司:「檢定東女眞大小乞羅尼村疆界,以備寇。」

六月戊辰,東蕃海賊寇烈山縣寧波戍,掠男女十八人。己卯,制:「東北界沿海城堡軍民,未獲安業。欲懷遠人,莫如愼簡元帥,宜以兵部尙書楊鑑,爲今秋冬番兵馬使。」

秋七月丙戌朔,東蕃賊寇派川縣。庚子,以伏熱,停修羅城。戊申,東女眞酋長骨羅介等來,獻土物,又贖還沒蕃男女四人,賜金帛。

八月辛巳,東女眞阿加主、塩漢、沙伊羅等,歸我沒蕃靜邊鎭副將皇甫冲,隊正宋迎。

九月丁亥,契丹東京回禮使忠勇軍都指揮使高長安來。己亥,東北面兵馬使奏:「海賊寇掠烈山縣,遣兵馬錄事文揚烈,以戰艦二十三艘,追至椒子島[13],奮擊大敗之。斬九級,焚其部落屋舍三十餘所,毁戰艦八艘,獲兵器以百數,請賞其功。」從之。乙巳,設百高座仁王道場於會慶殿三日。

冬十一月己酉,鎭溟都部署副使金敬應率舟師,擊海賊三艘于烈島敗之,斬數十級以獻,沒溺者甚衆。命有司論賞。

閏月壬戌,契丹橫宣使匡義軍節度使蕭質來。辛未,契丹漢兒曹一來投。

十二月甲申,契丹遣高州觀察使蕭玉來,賀生辰。

五年编辑

○(辛卯)五年春正月癸丑朔,放朝賀。癸亥,幸眞觀寺,轉新成華嚴、般若經。

二月癸巳,京市署火,延燒一百二十戶。命有司,給材瓦。乙未,燃燈,王如奉恩寺。翼日,命肆花宴,召近侍同宴。庚子,白翎鎭城廊二十八閒及民家七十八戶灾,按察副使尙書兵部員外郞劉肅劾奏:「鎭將崔成道,副將崔崇望等不爲謹愼,以致火灾,請削見任,科罪。」從之。

三月壬戌,禱雨于川上。戊辰,尙書左僕射李守和卒。壬申,禱雨于川上。

夏四月辛巳朔,雩。賜崔錫等及第。壬午,幸普濟寺,設五百羅漢齋。乙未,制「放還廣仁館拘留東女眞賊首阿骨等七十七人。」庚子,內史門下奏:「重興、大安、大雲等寺,創新補舊,土木興役,凡所營爲,事非急切。匠夫疲於日夜,餉饋勞於轉輸,妻還子去,道路相繼,春夏以來,略無休息。况去歲不稔,生民乏食,力不能堪。應須興役,請俟農隙。」從之。丁未,內史門下奏:「制:『皇甫延爲鷹揚軍大將軍兼攝大府卿,秦彦爲左右衛大將軍,盧能訓爲神虎衛大將軍。』三人曾坐罪削職,雖因赦復官,更無功効,不合遷擢。請罷之。」制:「可。」唯皇甫延勿罷。」戊申,親醮于毬庭。

五月丁巳,以旱,赦。辛未,再雩。

秋七月庚戌,幸興王寺。己未,日本對馬島遣使,押還被罪逃人良漢等三人。戊寅,東女眞元甫古舍等二十六人來,獻土物。

八月己卯朔,。中樞使禮部尙書鄭傑卒。辛丑,親饗年八十以上僧俗男女一千三百四十三人,篤廢疾僧俗男女六百五十三人、孝子、順孫、節婦十四人于毬庭,賜物有差。甲辰,龜州郞將康隣,昌州別將康彦、崔立等,捕殺蕃賊六人。乙巳,東女眞歸德將軍豆也弗等三十一人來,獻土物。

九月己酉朔,東北面兵馬副使金化崇奏:「女眞寇邊,遣軍士擊斬五十九級。」遣閤門通事舍人徐亶,賜敎曰:「爾富蘊兵謀,遐分閫寄,偵戎醜之作梗,擾我邊封,聘婉畫以出奇,形玆捷奏。顧多俘馘,可獎勞庸,今差閤門通事舍人徐亶,往彼宣諭。賜爾衣對、綵段[11]、銀器,其軍前員將,隨等第,亦賜匹段[11]。」甲寅,西北面兵馬使朴宗道奏:「昨率軍將,巡行關外,遇東蕃賊,擊斬十餘級,奪戰馬二十匹,鎧仗無算。」王優獎之。

冬十月丁亥,東北面兵馬使奏:「蕃賊寇邊,遣兵馬錄事尹甫、敬忠,長州防禦使金旦等,追擊斬二十餘級。」庚寅,幸三角山,壬寅,。還京都。丁未,契丹東京回禮使撿[14]校工部尙書耶律守行來。

十一月庚申,設八關會,月食在望,以十三日爲初會。

十二月戊寅朔,契丹遣恩州刺史劉從備來,賀生辰。

六年编辑

○(壬辰)六年春正月戊申朔,放朝賀。甲寅,以崔惟善爲翰林學士。丙辰,東女眞懷化將軍包加主等來,獻良馬。丙寅,東女眞正甫馬波等男女四十八人請入定州關外爲編戶,賜田宅,處之內地。甲戌,西女眞寧塞將軍高反知,東女眞歸德將軍多老等數十人來,獻良馬。

二月丁丑朔,安西都護府,地震。戊寅,冊延德宮主李氏爲王妃。庚辰,東蕃元甫阿麟等二十九人來,獻良馬。辛巳,新築社稷壇於皇城內西。戊子,親幸祀事,賜執事員吏爵一級。隨駕軍士,賜物有差,又賜築壇監役員吏職一級。

三月丁未,王如大安寺,飯僧。庚戌,以李子淵守太尉。乙卯,以金元鼎爲御史大夫。戊午,命太史金成澤撰十精曆,李仁顯撰七曜曆,韓爲行撰見行曆,梁元虎撰遁甲曆,金正撰太一曆,以禳來歲灾祥。壬戌,王如玄化寺,飯僧。壬申,三司奏:「耽羅國歲貢橘子,改定一百包子,永爲定制。」從之。

夏四月己卯,以王務崇爲中樞院左副承宣,崔成節爲中樞院右副承宣殿中侍御史。丙戌,幸大安寺,以修葺功畢,設落成道場。丁亥,以李仁靖檢校司徒尙書左僕射,仍令致仕。壬寅,沒蕃人毛阿眞率男婦十六人還。

五月庚戌,北路三撒村賊魁高演與蕃兵,圍淄潭驛。兵馬錄事金忠簡,慈州防禦判官張立身等,率兵出戰,大破之,乘勝追擊,斬擄五十餘級。甲寅,王以旱,避正殿,减常膳,令中外慮囚。乙卯,東女眞酋長高之問等二十五人來,獻土物。戊午,制曰:「頃在統和閒,丹兵入寇,我皇考顯宗,避難于山南。于時,尙書右僕射朴暹負絏扈從,克著勤勞,比及收復京城,終始一節,以安社稷。可圖形閣上,以示來者。」癸亥,命文武常叅以上,及致政舊臣,各上封事,陳時政得失。

六月乙亥,設金剛道場於文德殿,禱雨,大雨。戊寅,宋進士張廷來,授秘書校書郞,敎曰:「魏之樂毅,翼彼燕王,吳之陸機,歸諸晋室,皆因遭際,式契一同。汝二謝名流,三張世襲,登俊造而飛價,曄儒雅而飭身。周遊不羈,縱丈夫之志,寅緣有素,臻君子之邦。旣諧得士之昌,深慰思賢之竭。授汝文職,輔予朝綱,他山之石,諒符於我。用合浦之珠,休擬於言旋,預推肩一之心,終贊膺千之運。今賜汝敎書一道,幷賜衣帶、綵段[11]、白銀等物,至可領也。」己卯,東女眞高之問等航海,來攻三陟縣臨遠戍。守將河周呂率兵出城,徇于軍曰:「彼衆我寡,若人自爲戰,不愛其身,則戰必勝矣。」遂擁干挺刃而進。適有安邊都護判官金崇鼎巡所管諸戍,行至近境,賊聞其角聲,謂援兵徑至,遂驚亂。周呂軍,乘勝擊之,俘斬十餘級,賊奔潰。

秋七月戊午,以崔惟善爲刑部尙書,李令幹爲禮部尙書,王祚爲戶部尙書,庾逵爲工部尙書,金顯爲散騎常侍。

八月癸酉朔,制:「以韓式、文質、牛奇理、金悅等,於聖考南巡,扈從有功,並追贈左右衛上將軍。」乙酉,致仕撿[14]校太師尙書左僕射崔輔成卒,輟朝一日。宋商林興等三十五人來,獻土物。辛卯,宋咸州沒蕃高士文,自東女眞來投。

九月癸卯朔,以金元鼎同知中樞院事,李令幹爲翰林學士。宋商趙受等二十六人來,獻土物。壬子,宋商蕭宗明等四十人來,獻土物。己未,東女眞將軍沙時賀等四十人來,獻駿馬。庚申,設百高座道場於會慶殿三日,飯僧三萬於毬庭及諸名寺。

冬十月癸未,冊姪璥守太保兼尙書令。丙戌,錄蘇康漢平虜鎭戰死之功,贈興威衛上將軍。甲午,冊姪暟守太尉兼尙書令。

十一月甲辰,御宣政殿,御史臺奏論時政得失。乙丑,以張廷爲右拾遺。

十二月壬申朔,契丹遣永州刺史耶律士淸,來賀生辰。甲午,致仕門下侍郞平章事金令器卒,輟朝三日。

七年编辑

○(癸巳)七年春正月丙午,白氣貫日,竟天。丙辰,太白晝見。

二月乙亥,彗出庫樓,入翼,長丈餘。丁丑,東女眞阿夫漢等三十三人來,獻駿馬,又贖還沒蕃六人,職賞有差。耽羅國王子殊雲那,遣其子陪戎校尉古物等來,獻牛黃、牛角、牛皮、螺肉、榧子、海藻、龜甲等物,王授王子中虎將軍,賜公服、銀帶、彩段[11]、藥物。

三月戊申,賜禹相等及第。

夏四月丁酉,親醮于毬庭。

六月癸未,王受菩薩戒於乾德殿。

秋七月戊午,禮司奏:「謹按《唐書》:『玄宗天寶八載閏六月庚寅,上親謁大淸宮,冊聖祖玄元皇帝等五尊號,御含元殿,受群臣上冊,大赦天下。』乞依此制,每閏月朔,御便殿視朝。」制可。己未,以李子淵、王寵之爲門下侍郞平章事,金廷俊、朴成傑並叅知政事。辛酉,東女眞懷化將軍古刀達等三十人來,獻馬,幷還沒蕃人,賜物加等。

閏月癸未,東北路文、湧二州大水,漂沒民戶百餘,遣使宣慰。

八月丁酉,御史臺上言:「准尙書工部奉制:『羅城東南隅,高岸者,所以補都邑之虛缺,今爲川潦襄壞,宜徵役夫三四千人修防。』當司勘會其岸傍邊,皆是田疇,恐損禾稼,請待收獲。」從之。

九月甲申,御史臺奏云:「宮城外諸曹侍臣,夙夜侍從,寓宿無所。竊審中朝之制,諸詞臣同會於舍人院,今制誥員僚,請於翰林院寓宿。」制可。丙戌,幸西京。庚寅,次安西都護府,留三日。辛卯,次北嵩山神光寺,設羅漢齋,宴諸王宰樞侍臣。癸巳,登都護府南山,召親王宰樞侍臣,置酒,至夜而罷。

冬十月丙申朔,日食。庚子,駕至大同江,御樓船,宴諸王宰樞。壬寅,幸興福寺,遂御大同江樓船,宴上將軍以上臣僚。甲辰,饗孝順、義節、鰥寡、孤獨,賜物有差。己酉,設八關會,幸興國寺。癸丑,宴東班常叅以上,西班郞將以上於長樂殿,賜帛有差。甲寅,幸重興寺。乙卯,車駕發西京,御大同江樓船,東望江岸,命將軍鄭曾等八人射。郞將惟現矢過江,王嘉獎之,遂宴諸王宰樞侍臣。丙辰,留守使戶部尙書王夷甫等,至生陽驛辭,各賜公服一襲。丁巳,次慈悲嶺彌勒院,行香施衣。行過岊嶺,道有一婦抱兩孩兒,王憐之,賜米。辛酉,至自西京。

十一月己丑,制曰:「《書》云:『一人元良,萬邦以貞。』太子國之本也,定立儲副,嫡庶有別,所以重宗統,一民心也。凡有國家者,惟此爲急,延德宮妃長子烋,可改名勳,立爲太子。」

十二月丙申朔,契丹遣利州刺史蕭素,來賀生辰。

八年编辑

○(甲午)八年春正月丙寅朔,放朝賀。壬申,東女眞中尹英孫等十八人來,獻名馬。

二月癸卯,冊勳爲王太子。其冊曰:「粤自生民置君,覽萬機而允理,立嗣必子,歷百世以弗磨,是爲通規,匪由私愛。朕謬據元元之首,思弘永永之休。國本貞于植寧,孫謀光于錫羨。但綴旒而在慮,方主器以佇賢,果能蒙祐琁旻,毓明琅震。旣亶聰而稔譽,宜貳體以躋榮。咨!爾長子勳,汪度包寬,嶷姿挺秀。處齠年之列,不雜群嬉,昵耈德之流,樂聞善道,重海之謳歌胥洽,盈庭之矚注僉同。是用陟紫殿之副尊,示靑牆之峻級,練辰斯吉,綸霈特豐。今遣使兼太尉守門下侍郞王寵之,使副兼司徒尙書右僕射朴成傑等,持節備禮,冊命爾爲王太子。於戱!劉徹之七歲登儲,信爲美事,周昌之三朝問竪,可俟勤誠。勉乃令圖,率玆芳烈,饗高位而彌惕[15],服正言之惟師。俾嘉淑以有彰,亦撫監而無忽。敬佩予訓,不其偉歟?」丙午,御神鳳樓,大赦,凡有職者,加一級。癸丑,饗于宗廟、山陵,宴群臣於乾德殿,賜幣有差。

三月甲戌,賜勒留東女眞阿骨等五十九人,布物有差。

夏四月庚戌,加李子淵太傅。制赦前見罷員吏,皆復其官。壬子,北女眞寧塞將軍高遮等三十九人來,獻駿馬。己未,賜柳善餘等及第。是月,遣給事中金良贄如契丹,告立太子。

五月己卯,加國內名山大川神祇,聰正二字功號。耽羅國遣使,賀冊立太子,加使者十三人職,梢工傔從,賜物有差。乙酉,震會慶殿。

六月丁未,王受菩薩戒於內殿。

秋七月庚午,宋商趙受等六十九人來,獻犀角、象牙。己丑,王子生,賜名顒。是月,契丹始設弓口門欄于抱州城東野。

八月壬子,以中樞院使金元鼎爲西北面兵馬使。庚申,東路兵馬使奏:「長州地高且險,城中無井,乞令設柵南門外平地,徙民居之,有急入城。」從之。

九月己巳,錄壬辰,年淄潭驛破賊之功,賞軍士職有差,賜物優厚。庚午,宋商黃助等四十八人來。

冬十月乙未,東女眞柔遠將軍尼多弗等二十八人來,獻駿馬,歸我被擄人信金、位奉、暹禮等三人。且言「蕃人實彬、鹽漢、比丹、摩里弗等四人,曾受契丹官爵,聞王惠愛異土之人,願得入覲,故謹與俱來。」賜尼多弗、實彬、塩漢、比丹、摩里弗職加等,其餘賜物有差。甲辰,契丹橫宣使益州刺史耶律芳來。

十一月甲子,契丹宣諭使益州刺史耶律幹來。

十二月庚寅,契丹遣復州刺史耶律新來,賀生辰。有司請:「追贈太祖功臣大匡千明等三千二百人次第職。」從之。辛亥,命:「揀[16]東宮侍衛公子及給使。」

九年编辑

○(乙未)九年春二月乙巳,東女眞奉國將軍尼多弗等二十七人來,獻土物。戊申,寒食,饗宋商葉德寵等八十七人於娛賓館,黃拯等一百五人於迎賓館,黃助等四十八人於淸河館,耽羅國首領高漢等一百五十八人於朝宗館。

夏四月辛丑,雨雹、雪。

五月辛酉,契丹遣耶律革、陳顗,來冊王。詔曰:「卿嗣立世勳,茂修文敎,効珍職篚,尊獎於皇家,奕慶藩圭,撫寧於靑域。屬玆行禮,思與同休。爰特降於冊函,仍優加於賄命,式昭眷想,當體恩榮。今差匡義軍節度使耶律革等,往彼,備禮冊命。仍賜車輅、冠服、圭劒等,及特賜諸物,具如別錄,至可領也。」冊曰:「王者,禮遇群后,懷和萬邦,錫以彤玈,寵价藩之功茂,賜之膰胙,表王室之慶成。順考前規,允膺休典。朕甫鍾嘉運,勉徇鴻名。緜蕝之儀,適交修於朝右,蓼蕭之澤,宜遐冒於海隅。妙簡靈辰,式揚昆命。匡時致理竭節資忠奉上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保兼中書令上柱國高麗國王,食邑一萬戶、食實封一千三百戶王徽,淹融迪裕,忠肅秉彝。木德司仁,旁鍾於醇粹,珠衡挺異,逈賦於英標。而自嗣興乃邦,纘服前烈,樹桓文之遐業,撫辰卞之全封。善政其蘇,驩謠允穆。賓王請朔,久堅事大之誠,候律占風,克謹守邦之職。作皇家之外蔽,壯戎翰之中權,實寬東顧之憂,率資北面之力。存逢邦慶,永念世勳,乃臨遣於使騑,特進加於朝冊。維師陞秩,奉邑增封,申昭柔遠之恩,式協疇庸之典。今遣使匡義軍節度使饒州刺史兼御史大夫耶律革,使副崇祿卿護軍陳顗,持節備禮,冊命爾,爲守太師、加食邑五千戶、食實封五百戶,餘如故。於戱!鸞冕八章,異其數,象輅九旂,昭其文。講備物於曲臺,溢榮暉於列國,斂膺殊禮,永懋令圖。矧當熙盛之期,益著匡寧之績,儀形群岳,貽燕後昆。寶朕訓言,膺受繁祉。」王受冊于南郊。癸亥,遣利州刺史蕭祿,來冊王太子,官告曰:「古之諸侯,厥有世子,貞列邦而爲重,守冢社以惟艱。永念亢宗,必先立嫡。近省來奏,深嘉乃誠。爰念禀朔尊王,盖絶專封之禮,瞻天請命,固求樹本之恩。特擧舊章,懋膺榮典。匡時致理竭節資忠奉上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傅[17]中書令上柱國高麗國王,食邑一萬戶、食實封一千三百戶王徽子勳,憑積德之厚,禀貽謀之休。越在齠年,鬱爲雅器,綴冑筵而讓齒,趨師席以叅玄。而况寶系莫竟,昌源寢遠。肯堂肯構,旣克紹於世風,拜後拜前,是倂敷於朝典。顧三韓之右地,摠百濟之舊名,榮分父母之邦,爵復公侯之始。示予綏援,弘爾善祥。於戱!當紈綺之齡,受絲綸之寵,黑轓異等,玄袞升華。所宜崇孝敬以承親顔,敦信厚而儀公族。勿驕勿惰,有初有終,欽玆惟休,無忝慈訓。可特封三韓國公。」太子,迎命于閤門庭。乙亥,大雨雹。

秋七月丁巳朔,都兵馬使奏:「契丹前太后皇帝,詔賜鴨江以東,爲我國封境。然或置城橋,或置弓口欄子,漸踰舊限,是謂不厭。今又創立郵亭,蠶食我疆,魯史所謂:『無使滋蔓,蔓難圖也。』宜送國書於東京留守,陳其不可,若其不聽,遣使告奏。」於是,致書東京留守曰:「當國,襲箕子之國,以鴨江爲疆。矧前太后皇帝,玉冊頒恩,賜茅裂壤,亦限其江。頃者,上國入我封界,排置橋壘。梯航納款,益勤於朝天,霤闥抗章,乞復其舊土,至今未沐兪允,方切禱祈。又被近日來遠城軍夫,逼邇我城,移設弓口門,又欲創亭舍,材石旣峙,邊民騷駭,未知何意。伏冀,大王親隣軫念,懷遠宣慈,善奏黈聰,還前賜地。其城橋弓欄亭舍,悉令毁罷。」庚申,以崔冲爲內史令,仍令致仕。李子淵爲門下侍中判尙書吏部事,金廷俊爲內史侍郞平章事,朴成傑爲內史侍郞平章事上柱國,金元鼎爲尙書左僕射叅知政事兼太子少保。契丹康慶遵等十五人來投,歸我沒蕃人五十三口。癸亥,以智猛守司空,仇勝爲刑部尙書,金所寶爲戶部尙書,皇甫延爲工部尙書。皆以武職,兼之。壬申,東女眞首領耶時老等二十六人來,獻土物,職賞有差。癸酉,制曰:「先妣太后親姊金氏,當寡人與德宗幼少之時,保護有勞。朕欲封崇爵邑,酬答[18]前勞,宜令中樞院,准制施行。」

八月庚寅,慮囚。己亥,尙書吏部奏:「檢校將作少監庾恭義,大匡黔弼之曾孫,前有所犯,久滯散秩。曾降制旨,太祖配享功臣之後,雖有罪犯,並須敍用,今恭義宜授肅州防禦使。」門下省奏:「恭義曾犯諂[19]諛,名載罪籍,不可敍用。况牧民之寄,重於製錦,苟非其人,必傷其手。請罷之。」制可。

九月癸亥,契丹興宗告哀使鴻臚少卿張嗣復來。王聞嗣復過鴨綠江,减常膳,輟音樂,禁屠宰,斷弋獵。乙丑,王服索襴,率百官,出昌德門前,嗣復傳詔。擧哀行服,輟朝市三日。辛未,禮賓省奏:「宋都綱黃忻狀稱:『臣携兒蒲安、世安來投,而有母年八十二在本國,悲戀不已。』請遣還長男蒲安供養。」王曰:「越鳥巢南枝,况於人乎!」許之。丙子,遣知中樞院事崔惟善,工部侍郞李得路如契丹,弔喪會葬。

冬十月乙酉,生辰回謝使戶部侍郞崔宗弼,還自契丹,奏:「禮部云『帝名宗眞,汝名犯宗字,宜改之。』臣於表狀,改稱崔弼。」門下省奏:「宗弼宜答[18]以:『我國不知所諱,誤犯之,表章所載,未敢擅改。』彼若强之,但减點畫,庶合於禮,宗弼擅改表文,有辱使命,請科罪。」原之。丙申,制曰:「古先帝王,尊崇釋敎,載籍可考。况聖祖以來,代創佛寺,以資福慶。寡人繼統,不修德政,灾變屢見。庶憑法力,福利邦家。其令有司,擇地創寺。」門下省奏:「自古聖帝明王,無有創起寺塔,以致太[5]平。惟崇重法門,愼省政敎,不傷民力,則自然宗社靈長。昔達摩對武帝言:『造寺造塔,殊無功德。』是尙無爲功德,不尙有爲功德也。且聖祖創寺者,一以酬統合之志願,一以厭山川之違背耳。今欲增創新寺,勞民於不急之役,怨讟[20]交興毁傷山川之氣脉,災害必生。神人共怒,非所以致太[5]平之道。」不納。

十一月乙丑,幸東池,檢校衛尉少卿崔成節,無故入至帳殿前,王驚命下獄。法司奏:「闌入御所者,斬。」王曰:「雖律有正條,以此加刑,是爲苛政,又文筆有用,可原之。」門下省駁奏,不納。契丹東京回禮使檢校工部尙書耶律道來。

十二月甲寅朔,契丹遣金州刺史耶律長正,來賀生辰。

十年编辑

○(丙申)十年春正月辛未,隕石于黃州,聲如雷。甲戌,東女眞奉國將軍阿加主等五十人來,獻駿馬三十二匹。

二月甲午,有司奏:「沒蕃人廉可偁,軍器丞位之子,三韓功臣司徒邢明之孫。於庚戌,年中,充環衛公子軍役,會丹兵闌入,京城震騷,奉二親,避兵于故鄕峯城縣,道遇賊,被虜而去,淸寧元年正月,携一子亡來。請可偁父祖永業田舍,並令還給。」制曰:「可偁功臣苗裔,丁年被俘,棄蕃土妻兒,惟携一子,皓首而歸,深可憐憫。可給舊業田廬。」癸卯,始創興王寺于德水縣。己酉,耽羅國獻方物。

三月甲寅,冊子蒸,爲國原侯。王潛御便次,觀禮訖,召侍中李子淵,叅知政事金元鼎,尙書左僕射智猛等,置酒達曙。

閏月癸未朔,告朔于太[5]廟。乙酉,守司空尙書右僕射致仕高烈卒。烈善射,屢立軍功,爲一時名將。及沒,聞者皆惜之,輟朝三日,令百官會葬。

夏四月丙寅,以智猛守司空。丙子,御乹德殿覆試,賜李幹方等及第。

秋七月丁酉,以東蕃賊,屢侵邊境,遣東路馬兵貳師侍御史金旦,往討之。旦誓衆曰:「臨敵忘家,以身徇國分也,我生死正在今日。」三軍感激奮勵,勇氣自倍,破其屯落二十餘所,賊大潰,獲兵仗羊馬無算。

八月戊辰,以決內外死囚,避正殿,素膳停樂。西京留守報:「京內進士明經等諸業擧人,所業書籍,率皆傳寫,字多乖錯。請分賜秘閣所藏九經、漢、晋、唐書、論語、孝經、子、史,諸家文集,醫、卜、地理、律、算諸書,置于諸學院。」命有司,各印一本,送之。庚午,飯僧三萬。

九月甲申,制:「諸州牧、刺史、通判、縣令、尉及長吏,政績勤慢淸濁,百姓貧富苦樂,可遣使按驗。」所司乃以程驛民吏,勞於迎送,請停之。王曰:「朕惟先代,頻遣使臣,採訪民瘼,故諸道宰民者,悉務淸廉,以安民庶。近來,綱紀㢮紊,且無懲革,不勤公事,但謀私利,要結權豪。里巷多囊橐之收,田原罕桑麻之勸。或地有魚鹽梓漆,或家有畜産貲財,皆被侵奪,若有恡之者,卽假事,嚴加枷杖,傷其性命。懷寃抱痛,無所告陳,閒有欲正之者,又因貴要之囑,卒莫能行,蠹民之害,日益月滋。官吏旣已如此,小民安得聊生?朕晨夕孶孶,庶幾釋其煩弊,而當軸秉鈞者,不以爲可,論說紛紛,何哉?今以兼侍御史刑部員外郞李攸績爲山東南忠、慶、尙州三道撫問使,兼御史雜端兵部郞中金若珍,禮部郞中崔尙,並爲山南晋、羅、全、淸、廣、公、洪州七道撫問使,兼監察御史、試殿中內給事安民甫爲關西、北關內三道撫問使,監察御史閔昌壽爲關內東道撫問使,分道發遣,毋或阻滯。」

己丑,祀太一於壽春宮,以禳火灾。癸巳,命太子與諸王,置酒東池樓,召秀才崔應、李曙,御室忠,令賦東池尋勝詩,各賜匹段[11]。制曰:「近覽日官所奏,數有天變。此盖寡人德薄,政令不一所致也,鰓鰓以懼,夙夜未遑,自今月,避正殿,减常膳,庶答[18]天譴。凡百卿士,各愼爾位,直言予過,無有所隱。」丙申,制曰:「釋迦闡敎,淸淨爲先,遠離垢陋,斷除貪欲。今有避役之徒,托號沙門,殖貨營生,耕畜爲業,估販爲風。進違戒律之文,退無淸淨之約,袒肩之袍,任爲酒甖之覆,講唄之場,割爲葱蒜之疇。通商買賣,結客醉娛,喧雜花院,穢臭蘭盆。冠俗之冠,服俗之服,憑托修營寺院,以備旗鼓歌吹,出入閭閻,搪揬市井,與人相鬪,以致血傷。朕庶使區分善惡,肅擧紀綱,宜令沙汰中外寺院,其精修戒行者,悉令安住,犯者以法論。」

冬十月己酉朔,日本國使正上位權隸滕原,朝臣賴忠等三十人來,館于金州。辛亥,王太子見于太[5]廟。壬戌,親祫于太[5]廟,加上九廟尊號,祭畢,御齋宮,受群臣賀。還御神鳳樓赦,制曰:「朕謬承祖禰之遺芬,統山河而守業,日新一日,雖休勿休。丐懷永於寶圖,竭奉先於宗祏。今者,躬虔祫禮,遹振德音,思與群生,同玆丕慶,可大赦中外。」

十一月辛巳,宋商黃拯等二十九人來,獻土物。是日,初雪,百官表賀。壬午,幸內帝釋院,以僧海麟爲王師。壬辰,設八關會,幸法王寺。甲午,東女眞耶賜老等五十人來,獻土物。

十二月戊申朔,契丹遣永州刺史蕭惟新,來賀生辰。丙辰,中外進箋,賀王太子長興節於壽春宮。斬東女眞柔遠將軍沙攴何等二人,以嘗劫掠朔州人物也。是歲,作長源亭於西江餠嶽之南。

註釋编辑

  1. 原本「檎」
  2. 原本「一」
  3. 原本「察」
  4. 原本「夂」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原本「大」
  6. 原本「愓」
  7. 原本此处有错别字,不知为何
  8. 原本「湏」
  9. 原本「使」
  10. 原本「副」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原本「叚」
  12. 原本「亐」
  13. 原本「而」
  14. ^ 14.0 14.1 原本「檢」
  15. 原本「愓」
  16. 原本「㨂」
  17. 原本「傳」
  18. ^ 18.0 18.1 18.2 原本「荅」
  19. 原本「謟」
  20. 原本「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