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史/卷八

 卷七 高麗史
卷八
卷九 

文宗二编辑

十一年编辑

○(丁酉)十一年春正月戊寅朔,放朝賀。己丑,以高維爲右拾遺。中書省奏:「維系出耽羅,不合諫省,如惜其才,請授他官。」從之。乙未,隕石于黃州,聲如雷。

二月癸酉,設消灾道場于乾德殿五日。

三月乙酉,契丹遣蕭繼從、王守拙,來冊王,詔曰:「卿控臨祖服,藩屛皇家。薦號龍庭,方畢推崇之禮,均休兎域,宜行冊拜之恩。式示寵頒,用昭溫睠。今差天德軍節度使蕭繼從,左千牛衛大將軍王守拙等,充封冊使、副,幷賜卿冠服、車輅、銀器、匹段[1]、鞍馬、弓箭等,具如別錄,至可領也。」冊曰:「我國家,重蒼睠命,累聖垂休。推恩信於萬邦,寧分中外?褒功勳於庶位,詎隔邇遐?眷三韓閫閾之雄,限伯禹方隅之表,其有踐開靑社,遙控紫庭,紹匡合之覇圖,修委輸之臣節。雖日中有子,曾申錫於王封,而天下同文,旋弼成於帝化。屬均大慶,思答[2]洪勳,爰卜臧辰,式頒寵典。咨!爾匡時致理竭節資忠奉上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師兼中書令上柱國高麗國王,食邑一萬五千戶、食實封一千八百戶王徽,精儲龍宿,傑出雞林。博通幼尙於詩書,聰悟生知於禮樂。宏謀秘奧,常探金樻之編,敏思遒姸,已著錦樓之集。粤自襲爵朱蒙之國,宣風玄菟之鄕,以寬猛董雄師,以惠和凞雅俗。膏雨霈一方之澤,景星爲千古之祥。當聖考臨軒,頗盡匡周之禮,迨冲人纂業,尤堅奉啓之誠。剡華楮以飛章,匭靑茅而入貢,載觀忠義,無替敬恭。近者,迫群輿懇切之詞,推寡眛優崇之號,勉從勤請,遂擧盛儀。方覃象魏之恩,首獎桓文之略。是用移晉相專車之秩,陞漢臣獨坐之班,兼益戶封,倂昭宸獎。今遣使天德軍節度使蕭繼從,使副左千牛衛大將軍王守拙,持節備禮,冊命爾,爲兼尙書令,加食邑五千戶、食實封二百戶。於戱!飛龍在運,白馬伸盟,寵錫彤弓,位冠於五侯九伯,榮調玉鉉,權崇於四輔三公。矧乃居先人賜履之邦,襲伯氏揚旍之寄,弼翊可以希於善善,拊循可以慕於優優。宜樹芳猷,別凝茂績,應福謙於神道,契助順於天心,敬戒於玆,長守富貴。」王率百官,受冊于南郊。契丹又遣蕭素、柴德滋,來冊王太子,詔曰:「卿,慶鍾王胤,幼標聰悟之名,爵列國公,早被豐優之命。束蕝屬行於成禮,編筠思洽於殊休,宜有寵頒,式符眷矚。今差利州管內觀察使蕭素、司農卿柴德滋,充封冊使、副,幷賜卿冠服、車輅、銀器、匹段[1]、鞍馬、弓箭等,具如別錄,至可領也。」冊曰:「朕嗣守丕圖,奄宅緜宇,徇縉紳之抗䟽,束茅蕝以陳儀。上奉慈顔,方增於懿號,下褒眇德,亦被於虛稱。載惟延賞之恩,宜擧襲封之典。咨!爾匡時致理竭節資忠奉上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師兼中書令上柱國高麗國王,食邑一萬五千戶、食實封一千八百戶王徽子勳,鵷鶵瑞質,騄駬奇蹤,挺歧嶷之英姿,蘊溫良之妙德。肯堂承訓,允符作室之言,良冶傳芳,期肖爲裘之業。爰自綺紈之歲,已膺綸綍之榮,今屬玉檢推尊,銷金在運,率土皆霑於慶宥,承家宜被於寵靈。特霈筠編,茂均蕭澤。是用遣使利州管內觀察使蕭素,使副守司農卿柴德滋,持節備禮,冊命爾,爲順義軍節度使朔武等州觀察處置等使崇祿大夫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使持節朔州諸軍事行朔州刺史上柱國三韓國公,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五百戶。於戱!爵䟽五等,首冠於侯[3]封,寄重十連,兼提於相印,服是休美,永惟敬哉。」太子,率宮官百僚,詣南郊受冊,王潛幸觀禮。丙申,吏部奏:「配享功臣侍中崔肅曾孫懋,請依丙申,年祫禮赦文,以蔭,加戶部令史同正。」從之。癸卯,以異惟忠同知中樞院事,任從一爲尙書左僕射,王懋崇爲御史大夫,金元晃爲工部尙書。

夏四月丙辰,幸佛日寺,飯僧。壬戌,制曰:「去年遣使,請罷弓口門外郵亭,時未撤毁,又於松嶺東北,漸加懇田,或置庵子,屯畜人物。是必將侵我疆也,當亟請罷之。」中書省奏:「彼朝時無擾邊,且新皇帝卽位,來加冊命,今未回謝。先言疆場之事,似爲不可。」王曰:「彼若先置城柵,則非惟噬臍,彼必謂我不覺也。宜於仲秋,先遣使謝冊,繼行奏請。」丙寅,詔曰:「兩行封冊使副,同時偕至,中外吏民,疲於支待。其有錯誤當坐者,皆放除之,其所過州縣,減今年租稅之半!受冊時,諸執事及升壇陪位官,常叅以上並增級,鄕職以下加同正職,掌固、筭士、書手、近仗軍頭,皆許登仕,其餘軍卒,賜物有差!」癸酉,賜李晙等及第。

五月丁丑,設消灾道場于壽春宮三日。戊寅,禮部奏:「自孟夏,雨澤愆期,又廣州報,田野乾焦,殆失歲望。請於松岳、東神堂、諸神廟、山川、朴淵等五所,每七日一祈,又令廣州等州郡,各行祈雨。」制可。壬午,禱雨于諸神廟。丙戌,東女眞懷化將軍高都達等二十五人來,獻土物。丁亥,興盛宮妃徐氏卒。戊子,再禱,乃雨。

六月丁未,契丹東京持禮回謝使檢校工部尙書耶律可行來。戊辰,東女眞柔遠將軍要於乃等二十五人來,獻土物。

秋七月戊子,設消灾道場于乾德殿五日。壬辰,命有司,試宋投化人張琬所業遁甲三奇法、六壬占,授太史監候。甲午,饗年八十以上男女及孝、順、義、節、鰥、寡、孤、獨、廢疾者於毬庭,賜物有差。辛丑,御宣政殿,聽斷中外重刑。

八月丁未,宋商葉德寵等二十五人來,獻土物。丙寅,以秘書省校勘慶鼎相權知直翰林院,中書省言:「鼎相鉄匠之裔,不宜淸要職,請削之。」王曰:「『采葑采菲,無以下體』,盖貴其可用者耳。鼎相才識有可採用,豈宜論其世系。」不允。丁卯,宋商郭滿等三十三人來,獻土物。辛未,幸西京,命侍中李子淵,平章事王寵之等留守上都。

九月甲申,遣王夷甫、崔爰俊如契丹,謝賜冊命。

冬十月丁巳,設八關會,幸長慶寺。癸亥,契丹橫宣使,泰州刺史耶律宏來。

十一月丙子,至自西京。丁丑,以金廷俊爲門下侍郞同內史門下平章事。

十二月癸卯朔,契丹遣右諫議大夫王宗亮,來賀生辰。丁未,遣尙書戶部侍郞安民甫如契丹,賀太皇太后生辰。己酉,遣尙書工部侍郞崔繼游,賀天安節。辛亥,左僕射智猛,以老乞退,優詔不允。中書省奏曰:「七十而致仕,禮也,請許之。」制曰:「予嘗以智猛之先,有功於國,故未及請老,已許數年侍朝,繼賜几杖。今因所奏,遽改前言,恐猛謂朕爲戱耳。」中書省又奏曰:「伏審禮制,凡老臣知天地之事者,則賜之几杖,今猛徒籍門蔭,而不知天地之事,又無矢石之勞,其餘政事,無所諮訪。若念先臣功勞,則賜一年侍朝可矣,若加以數年,又賜几杖,恐恩禮太過。請收成命。」從之。辛酉,以金元鼎爲內史侍郞同內史門下平章事,金顯爲尙書左僕射叅知政事,韓功敘爲尙書右僕射。御史臺奏:「按官制,左右僕射各一人,今任從一已授右僕射,而功敘又爲之,增一右僕射,不合舊制。請罷功敘。」不允。

十二年编辑

○(戊戌)十二年春二月辛亥,都兵馬使奏:「界內鐵貢,舊充兵器,近創興王寺,又令加賦,民不堪苦。請減鹽、海、安三州,丁酉,、戊戌,二年軍器貢鐵,專供興王之用,以紓勞弊。」從之。識者曰:「唐史稱,『列刹盈衢,無救危亡之禍,緇衣滿路,豈益勤王之師。』國家此擧,豈非謬甚?」戊午,內史舍人知東宮侍讀事崔尙奏:「昨伴送丹使王宗亮,夜至金郊驛,宗亮見列炬曰,『郊餞被酒,所以犯夜,燃炬徒隸衣單可悶,後宜侵早啓行。嘗聞貴朝引見客使,勸酒至夜,今觀禮樂,一似中華,歎美不已。然,三詣王府,宴必張燈。我朝之法,惟昏夕許用花燭,人臣會客,雖至侵夜,不得燃燭。』臣亦念,王者向明而治,宜於大昕,接見賓客。况燈燭亦民膏血,費用太多,恐虧儉德。昔陳敬仲飮桓公酒,辭公火繼之命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乞自今,宴好之禮,止令卜晝,辭歸之禮,宜用會朝時。」從之。辛酉,契丹遣檢校尙書右僕射蕭禧,來告太皇太后喪。王以玄冠素服,迎之。

夏四月壬子,地震。丙辰,東女眞柔遠將軍多老等來,獻良馬。

五月庚辰,東女眞歸德將軍霜昆等三十三人來,獻良馬,賜衣服、器皿有差。戊子,王如奉恩寺,冊海麟爲國師,爛圓爲王師。壬辰,制曰:「時當盛農,雨澤愆期,恐有寃獄,以致天灾。」遂放輕繫。

六月壬寅,契丹遣左領軍衛上將軍蕭偘,來致太后遺物。戊申,中書門下省奏:「伏審制旨,太史監候李神貺,察風雲水旱之候,罔有差違,勿拘考績,擢授八品。神貺,未知世系,初入朝行,再被論奏,且候察乃其職也,不宜超授。」制曰:「精於其術,未有如神貺者,可依前制。」癸丑,東女眞正朝分大等二十三人來,獻土物,賜物有差。甲寅,王受菩薩戒於乾德殿。

秋七月己卯,中書門下省奏:「伏准制旨,以景昌院所屬田柴,移屬興王寺,其魚梁、舟楫、奴婢,悉令還官。夫宮院,先王所以優賜田民,貽厥子孫,傳於萬世,無有匱乏者也。今宗枝彌繁,若欲各賜宮院,猶恐不足,况收一宮田柴,屬于佛寺,歸重三寶,雖云美矣,有國有家之本,不可忘也。請田民、魚梁、舟楫,仍舊還賜。」制曰:「田柴,已納三寶,難可追還,宜以公田,依元數給之,餘從所奏。」庚寅,制曰:「數年以來,水旱不調,灾變屢見,是皆刑政所失,怨憤所招。若欲仰答[2]天譴,俯慰人望,宜宥罪寬刑,反身修德。其兩京文武南班員吏,有犯當降黜者,及諸州、府、郡、鎭長吏將校,有罪受黜者,主司酌其輕重,依舊敘用。其諂[4]曲奸邪,再犯私罪者,不在此例,公徒私杖以下,原之。」

八月乙巳,宋商黃文景等來,獻土物。王欲於耽羅及靈巖,伐材造大船,將通於宋,內史門下省上言:「國家結好北朝,邊無警急,民樂其生,以此保邦上策也,昔庚戌,之歲,契丹問罪書云,『東結構於女眞,西往來於宋國,是欲何謀。』又尙書柳叅奉使之日,東京留守問南朝通使之事,似有嫌猜,若泄此事,必生釁隙。且耽羅地瘠民貧,惟以海産,乘木道,經紀謀生。往年秋,伐材過海,新創佛寺,勞弊已多,今又重困,恐生他變。况我國文物禮樂,興行已久,商舶絡繹,珍寶日至,其於中國,實無所資。如非永絶契丹,不宜通使宋朝。」從之。

九月己巳朔,忠州牧進新雕《黃帝八十一難經》、《川玉集》、《傷寒論》、《本草括要》、《小兒巢氏病源》、《小兒藥證病源》、《一十八論》、《張仲卿五臟論》,九十九板,詔置秘閣。乙亥,契丹東京回禮使檢校左散騎常侍耶律延寧來。

冬十一月庚午,制:「以靖宗魂堂金銀器,及北朝弔祭禮物繒綵,化成藏經,追福靖宗。」乙酉,東女眞柔遠將軍多老等二十二人來,獻土物。

十二月丁酉朔,契丹遣筵州刺史郭在貴,來賀生辰。東女眞懷化將軍尼冬火等二十六人來,獻土物,各增爵,賜物有差。

閏月丙子,東女眞寧塞將軍古刀達等五十人來,獻駿馬。丙申,晦日食。

十三年编辑

○(己亥)十三年春正月丁酉朔,御乾德殿,受朝賀,仍宴諸王輔臣。命平章事致仕金廷俊赴之,夜艾而罷,各賜廐馬一匹。乙巳,東女眞正位沒於金等十八人來,獻駿馬。丁未,東女眞中尹耶施老等三十五人來,獻良馬。

二月丁卯,東女眞正甫吳史等二十二人來,獻駿馬。甲戌,安西都護府使都官員外郞異善貞等進新雕《肘後方》七十三板,《疑獄集》一十一板,《川玉集》一十板。知京山府事殿中內給事李成美進新雕《隋書》六百八十板。詔置秘閣,各賜衣襨。遣告奏使尙書工部員外郞崔奭珍如契丹。乙亥,東女眞寧塞將軍居多弗來,獻方物。御乾德殿,覆試,賜楊信麟等及第。

三月壬戌,命起居注李攸績,監察御史李秉陽,金吾將軍邦賢檢囚,放輕繫六十三人。

夏四月丙子,親禘于太[5]廟。宋商蕭宗明等,乞就街路,瞻望法駕,許之。是日,肆赦。庚辰,知南原府事試禮部員外郞李靖恭進新雕《三禮圖》五十四板、《孫卿子書》九十二[6]板。詔置秘閣,仍賜衣襨。

五月乙未,盜入顯陵廟室,下陵室侍衛大將軍殷貞等獄,罪之。丙辰,制:「兩京百寮樵蘇地,限馬首嶺,樹禁標,違者痛理。」

六月乙酉,制:「靖宗宮人韓氏、小韓氏、韋氏,歲給內莊宅粳米三十石。」

秋八月戊辰,宋泉州商黃文景、蕭宗明,醫人江朝東等將還,制:「許留宗明、朝東等三人。」癸酉,宴年八十以上工部尙書洪揩,上將軍何興休于閤[7]門,王親勸花酒,歡宴盡日,仍賜衣服。又賜酺庶老及篤廢疾男女,孝、順、義、節一千二百八十人于毬庭廊下,西京及諸州郡,亦同日賜酺。乙酉,宋商傅男等來,獻方物。丁亥,制:「兩京及東南州、府、郡、縣,一家有三子者,許一子年十五,剃髮爲僧。」

九月丙申,契丹東京回謝使檢校右散騎常侍耶律延寧來。

冬十月甲申,契丹多于伊、男于陵等二人來投。

十一月乙巳,設八關會,幸法王寺。甲寅,東女眞歸德將軍毛下等二十四人,正甫高史等二十三人來,獻駿馬。

十二月辛酉朔,日食。契丹遣檢校司徒耶律德,來賀生辰。慮囚。

十四年编辑

○(庚子)十四年春正月辛卯朔,放朝賀。癸丑,設天帝釋道場于文德殿七日。

二月癸亥,幸長源亭。甲戌,燃燈,王如奉恩寺。

三月丁巳,以李靖恭爲侍御史。

夏四月己未,以王寵之守太[5]尉,金元鼎守司徒,金顯守司空。

五月甲午,親醮于毬庭。

六月庚午,以金義珍知尙書吏部事,楊國楨知御史臺事。

秋七月乙巳,宋商黃助等三十六人來,獻土物。癸丑,東南海船兵都部署奏:「對馬島歸我飄風人禮成江民位孝男。」王賜使者禮物優厚。

八月戊午,制曰:「自夏涉秋,霪雨不止,慮有寃枉,以傷和氣,令御史中丞[8]朴忠,左副承宣姜源廣,左拾遺崔錫,神虎衛大將軍曹玉,慮囚。」癸亥,宋商徐意等三十九人來,獻土物。乙亥,宋商黃元載等四十九人來,獻土物。

九月戊戌,東女眞懷化將軍阿藺等十九人來,獻土物。癸卯,以宋進士盧寅有文才,授秘書省校書郞。乙巳,以異惟忠爲中樞院使。癸丑,慮囚。

冬十一月庚寅,契丹宣賜使高州管內觀察使蕭奧來。戊戌,設八關會,幸法王寺。東女眞歸德大將軍阿家主等三十七人來,獻土物。

十二月丙辰朔,契丹遣永州管內觀察使耶律烈,來賀生辰。甲子,內史門下省火,延燒會慶殿東南廊。

十五年编辑

○(辛丑)十五年春正月戊子,太白晝見。癸丑,以異惟忠爲刑部尙書,金化崇爲翰林學士,王懋崇爲戶部尙書判御史臺事,金元晃爲兵部尙書。

二月辛酉,以任從一爲尙書左僕射中樞使。癸未,制曰:「刑政,王化所先,峻則民殘,寬則民慢。刑得其中,陰陽和而風雨順,法失其宜,怨氣積而灾眚作。虐臣酷吏,世常有之,朕遹追訓誥,篤愼典刑,每慮臣虐吏酷,不得其中。自今秋部員吏,精擇委任,使無寃獄。」

三月壬辰,以崔順漢爲戶部尙書,鄭層攝工部尙書。丁酉,以去年門下省直宿日,有火灾,降叅知政事金顯爲左僕射,右散騎常侍崔爰俊判少府監事。己酉,賜羅繼含等及第。

夏四月丙辰,契丹東京回禮使檢校工部尙書蕭嗽思來。甲戌,以張仲英爲工部尙書。

六月癸丑,王如奉恩寺,遂詣國子監,謂侍臣曰:「仲尼百王之師,敢不致敬?」遂再拜。丁巳,以宋進士陳渭爲秘書校書郞,蕭鼎、蕭遷爲閤門承旨,葉盛爲殿前丞旨。渭有文藝,鼎等三人曉音律。己卯,以弟內史令基改爲中書令,其餘嘗爲內史者,皆改中書。

秋八月壬子,東路兵馬使奏:「定州別將耿甫,率二十餘人偵賊,忽遇賊魁阿下費等二百餘人,與戰敗之,斬十數級。請賞其功。」從之。以金行瓊爲翰林學士。戊辰,以崔惟善判尙書禮部事。丙子,宋商郭滿等來,獻土物。

閏月辛巳朔,告朔于太[5]廟。

九月丁卯,都兵馬使奏:「賊酋阿羅弗等犯境,劫掠邊民,平虜鎭兵馬錄事康瑩、西北面兵馬錄事高慶仁率兵追及降魔鎭,敗之,斬獲數十級,多收兵仗,合示褒賞。」從之。戊寅,以任從一叅知政事,王懋崇知中樞院事。

冬十月丁未,以韓功敘檢校司空守尙書左僕射。

十一月庚戌朔,以崔有孚、金陽爲太子左、右庶子,崔尙、李攸績爲左、右諭德,朴忠爲中允,鄭功志、黃抗之爲左、右贊善大夫。辛未,以崔惟善叅知政事權判翰林院事。

十二月庚辰朔,契丹遣檢校太傅寧州刺史蕭述,來賀生辰。丙申,以王寵之爲門下侍中判尙書吏部事,金元鼎爲門下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崔惟善爲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異惟忠叅知政事柱國,金元晃爲中樞院事,金義珍爲左散騎常侍同知中樞院事,金良贄爲御史大夫。丙午,以宋人蕭宗明權知閤門祗[9][3]

十六年编辑

○(壬寅)十六年春正月壬戌,東京回禮使檢校尙書右僕射耶律章來。罷金元鼎,出爲西京留守使。

二月己亥,冊子燾爲檢校尙書令守司徒。乙巳,耽羅高叶等來,獻土物。

夏六月丙子朔,東女眞歸德將軍分大等來朝。乙巳,以禮賓卿知御史臺事崔賞知西北面秋冬番兵馬事,禮部侍郞左諫議大夫洪德威爲東北面秋冬番兵馬副使。

秋七月庚申,中樞使兵部尙書金元晃卒,謚毅敬,官其一子。壬申,東女眞毛乃等來朝。

八月戊寅,東女眞勒於乙、亏毛乃等來朝。乙酉,幸興王寺,制曰:「是寺鳩孱已久[10],巨構將成。今親觀厥功,特申異數。應內外重刑,並降從流配,公徒私杖以下,咸赦除之。董役官吏,並加爵賞!」壬寅,開城侯暟卒。

冬十月己卯,耽羅星主高逸來,獻方物。庚子,東女眞歸德大將軍摩里害、阿加主來朝。 十二月甲戌朔,契丹遣泰州管內觀察使高守正,來賀生辰。

十七年编辑

○(癸卯)十七年春正月癸卯朔,宴群臣于乾德殿,賜帛有差。戊申,三司奏:「翼嶺縣及西北面成州篲田場地産黃金,請附貢籍。」

二月甲戌,以刑部侍郞右諫議大夫李攸績爲西北面春夏番兵馬副使、少府少監李得路爲東北面春夏番兵馬副使。丁丑,東女眞歸德將軍懷化等來,獻駿馬。己丑,東女眞歸德將軍霜昆等來,獻良馬。庚寅,以蔣英爲侍御史、尹祚明爲殿中侍御史。

三月丙午,契丹送大藏經,王備法駕,迎于西郊。辛亥,耽羅新星主豆良來朝,特授明威將軍。

夏四月乙亥,賜太子秘閣九經及史傳百家書。辛丑,以李璜爲戶部尙書、朴希仲攝工部尙書。

五月甲辰,御文德殿覆試,賜洪器等及第。

秋七月庚申,以太僕卿閔昌素知西北面秋冬番兵馬事、尙書右承金錫祚爲東北面秋冬番兵馬副使。戊辰,以金元鼎守太尉門下侍中,尋卒。

八月辛卯,以王懋崇爲東北面行營兵馬使、異惟忠判三司事西北面中軍兵馬使、王夷甫兼西京留守使。

九月庚子,制曰:「今歲雨澤不降,西成未期,其令州郡,預備救荒。」壬寅,宋商郭滿等來,獻土物。庚戌,加朴成傑檢校太尉門下侍中,任從一中書侍郞平章事柱國,並依舊致仕。

冬十月庚午,宋商林寧、黃文景來,獻土物。壬辰,幸長源亭。

十一月癸卯,契丹遣益州刺史蕭格來聘。甲子,東女眞歸德將軍摩離害,綏遠將軍多老大等來朝。

十二月戊辰朔,契丹遣右諫議大夫李日肅,來賀生辰。丙戌,以兵部侍郞鄭同祚充西京副留守,大府少卿朴臣厚充東京副留守。 [출처]권8세가8문종2|작성자blisskim

十八年编辑

○(甲辰)十八年春正月丁酉朔,放朝賀。辛酉,西北路兵馬使奏:「去壬寅,年,蒙浦村賊謀侵我疆,潛入平虜鎭,設伏折衝、降魔兩戍閒,有化內番長齊俊那知之,來告鎭將。先伏兵草莽以待之,賊果突入。我兵齊發,俘斬甚多。請厚賞俊那金帛。」從之。

[11]月癸酉,制曰:「准舊例,發遣春秋外山祭告使一十餘道,使命煩多,驛路凋弊。自今,東北兩界監倉使,浿西道按察使,皆兼祭告使,其山南諸道,依舊遣使,以爲恒式。」

三月甲寅,設仁王道場于會慶殿三日,飯僧一萬於毬庭。

夏四月庚午,制:「大雲寺,先王始創,以福邦家。其所給公田,地瘠稅少,齋供不周,加賜良田一百頃。」庚寅,制:「自五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於臨津普通院,設粥水蔬菜,以施行旅。」

五月乙巳,命叅知政事異惟忠,饗西女眞寧遠將軍高之知等十三人于禮賓寺,賜例物。

閏月戊辰,東女眞賊首麻叱盖等百餘人,航海寇平海郡南浦,燒民家,擄男女九人。辛未,兵部奏:「軍班氏族,成籍旣久,蠹損朽[12]爛,由此軍額不明,請依舊式,改成帳籍。」從之。

六月辛丑,都兵馬使奏:「賊首麻叱盖等入寇平海,守邊員將,不能追捕,請令憲司斷罪。」從之。

秋七月丁卯,東北面兵馬使奏:「豢猳縣,曾於戊子,年,被東藩海賊攻劫,殺傷男女百餘人,今春又有山火,延燒城堡倉庫及民居,再經禍亂,民不安居。請徙城之,以扼海賊之衝。」詔「移于陽村,在舊城南二千餘步。」丙戌,宋商陳鞏等來,獻土物。庚寅,太僕寺奏「請依舊例,遣六道選馬使。」從之。

八月甲午朔,宋商林寧等來,獻珍寶。

冬十月丙辰,契丹遣檢校右散騎常侍耶律亘來,詔曰:「朕荷累聖之鴻休,纘一寧之嘉祚,勵精求理,寅畏居懷,十稔于茲,四方大定。圓極祐曆,繼薦瑞於昌期,群辟拜章,議推功於眇德。勤請彌切,牢讓靡遑,俯徇輿情,勉應徽號,已定次年元日行禮。卿稱藩作翰,事上輸忠,聞究盛儀,諒增同慶。今差禮賓使耶律亘,賚詔,往彼示諭,想宜知悉。」

十一月己卯,以太子納妃,告景靈殿。壬午,戶部奏:「廣州牧,自春至秋,久旱不雨,重以雨雹,闔境禾穀,一無所收。又鳳州,曾於庚子,年大水,廬舍禾稼,漂蕩幾盡,民無定居。請停兩官轄下發使量田。」從之。

十二月壬辰朔,契丹遣司農卿胡仲,來賀生辰。契丹高奴等三人,黑水包棄等八人來投。

十九年编辑

○(乙巳)十九年春正月辛酉朔,放朝賀。甲申,東女眞尼之達等十六人來,獻駿馬。

二月[11]辛卯朔,東女眞首領霜昆等二十二人來,獻土物。辛丑,東女眞將軍阿符漢、吳火文等二十七人來,獻良馬。甲寅,冊子熙,爲守仁保義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司空兼尙書令上柱國雞林侯,食邑一千戶。己未,契丹東京留守牒報:「冊上皇太后尊號慈懿、仁和、文惠、孝敬、顯聖、昭德、廣愛、宗天皇太后,加上皇帝尊號聖文、神武、全功、大略、聰仁、睿孝、天祐皇帝。」

夏四月癸巳,契丹遣耶律寧、丁文通,來冊王,詔曰:「卿忠勤奉上,凞洽逢辰。展縟憲於曲臺,旣增殊號,霈鴻恩於遐域,式表同休。往陳冊拜之儀,優示頒宣之命,用昭溫眷,當体至懷。今差寧遠軍節度使耶律寧、益州管內觀察使丁文通,充封冊使副,幷賜卿冠服、車輅、銀器、匹段[1]、鞍馬、弓箭、酒等,具如別錄,至可領也。」冊曰:「朕誕膺駿命,愼守丕圖,上則荷累聖之貽謀,罙昌運祚,下則親諸侯而立國,廣樹藩維。其有嗣爵朱蒙,申疆玄菟,延世大開於王社,納忠遐獎於帝宸。適逢凞洽之期,載益厖鴻之號,縟儀束蕝,方薄浹於殊休,懿冊編瓊,宜先加於異數。咨!爾匡時致理竭節資忠奉上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師中書令兼尙書令上柱國高麗國王,食邑二萬戶、食實封二千戶王[13]慶鍾奕葉,道冠生民。維岳降神,素推於雄傑,自天生德,夙富於溫仁。而自表海襲封,帶河傳誓。化敷辰卞,洽宣綏撫之功,業茂桓文,妙盡修輸之節。任土述賓王之職,守方遵請朔之文。爰尙周勤,靡忘欽顧。乃者,勉從群請,增上諱稱,載惟匡合之謀,特降褒崇之命。旣念功而錫號,仍與邑以䟽封,是用遣使寧遠軍節度使耶律寧,副使益州管內觀察使丁文通等,持節備禮冊命,加爾守正保義四字功臣,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三百戶,餘如故。於戱!高而愈卑,持盈之格訓,小則事大,保國之令猷。王其表率一方,儀刑群岳,勿爽愼終之道,勿愆効順之誠,繼汝先風,爲予外蔽。寶是勑戒,永孚于休。」庚子,王受冊于南郊。其賜物,則九旒冠、九章服、玉圭、玉冊、象輅、衣襨、匹段[1]、弓箭、鞍馬等物。又遣耶律迪、麻晏如,冊王太子,詔曰:「卿鑿楹稟訓,早居世子之榮,紲組分封,爰列上公之爵。束蕝屬行於盛禮,編筠思洽於洪恩,兼示頒霑,用昭眷矚。今差利州管內觀察使耶律迪,衛尉卿麻晏如等,充封冊使副,賜卿冠服、車輅、銀器、匹段[1]、鞍馬、弓箭、酒等,具如別錄,至可領也。」冊曰:「朕奉圓靈之休命,承列聖之慶謀,內則懷帝室之茂親,方深雍睦,外則眷王藩之令冑,更厚撫綏。其有玉蔓延華,珠躔挺粹,然毓躬於震域,諒馳懇於宸庭。會逢乂靖之期,增峻厖鴻之號,宜加異數,用浹殊休。咨!爾順義軍節度朔武等州觀察處置等使崇祿大夫檢校大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使持節朔州諸軍事行朔州刺史上柱國三韓國公,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五百戶王勳,國棟奇材,天球偉器。挹淸猷而照俗,包茂略以經時,識君臣父子之儀,知禮樂詩書之敎。矧夙推於令譽,嘗優被於恩章,進秩國公,恊親藩后。碧幢按部,操節制之雄權,黃閣調元,領平章之鉅任,而能寬以涵物,原而律身。載量英敏之才。爰降寵嘉之典,榮飛鳳綍,貴珥貂綏,兼益崇階,倂昭盛紀。是用遣使利州管內觀察使耶律迪,副使守衛尉卿麻晏如,持節備禮,冊命爾,爲兼侍中,加特進,餘如故。於戱!一時之遇,千古所稀。念繼世之勳,予不忘於獎邵,懸匡邦之志,爾宜盡於勤能。無恃寵以轎人,勉竭忠而奉主。服是丕訓,永保休貞。」癸卯,太子受冊于南郊,其賜物,則九旒冠、九章服、牙笏、竹冊、革輅、衣襨、匹段[1]、鞍馬、弓箭、酒等物。

五月癸酉,御景靈殿,召王師爛圓,祝子煦髮爲僧。己卯,幸靈通寺。

六月甲午,御文德殿覆試。侍御史盧旦奏事忤旨,王怒不設科,惟取十上不第者,賜李元長等恩賜及第。辛亥,東女眞懷化將軍仍蔚等十七人來,獻駿馬。

秋七月自春涉夏,雨澤未洽,至是甘霖霈然,命近臣,賦喜雨詩。乙亥,幸東池,御龍船,置酒。太子宗室侍宴,夜分乃罷。

八月丙午,遣尙書右僕射金良贄,殿中少監徐靖如契丹,謝冊命。

九月癸未,宋商郭滿、黃宗等來,獻土物。遣禮部尙書崔尙、將作少監金成漸,如契丹,謝太子冊命。

冬十二月丙戌朔,契丹遣左諫議大夫傅平,來賀生辰。

二十年编辑

○(丙午)二十年春正月丙辰朔,放朝賀。乙亥,制:「自今年限三年,禁中外屠殺。」己卯,以金良儉爲春夏番知西北面兵馬事。

二月己亥,雲興倉灾。辛亥,制曰:「雲興倉之灾,官失其守。以積年之所畜,棄一夜之橫灾,可不痛哉!此後,凡倉稟府庫,別置禁火員吏,御史臺以時點檢,闕日直者,勿論官品,先禁後聞。」

三月戌午親醮于毬庭。丁丑,有星出乾方,大如月,俄變爲彗孛。契丹復國號曰大遼。

夏四月庚寅,京城地震。癸巳,再雩。壬寅,制:「以近侍爲京城左、右倉,及龍門、雲興倉別監。」癸卯,禘于太[5]廟及別廟。賜高仲臣等及第。甲辰,遣司宰卿高復昌,如遼,賀改國號。丙午,攝太僕卿李聰顯,以踈慵不勤免。

五月乙卯,制:「改國原侯名蒸爲祁。」禱雨于川上。

秋七月甲寅,詔曰:「孟秋之月,成熟之時,餘陽用事,旱氣猶深,此必刑罰有失,寃抑所致。朕霄旰思慮,未獲寧居,凡中外百司,審刑察獄,罔有寃濫。」

九月乙丑,幸王輪寺。庚辰,幸妙通寺,設摩利支[14]天道場。

冬十一月壬子,遼橫賜使歸州刺史耶律賀來。

十二月辛巳朔,遼遣崇祿卿王去惑,來賀生辰。

二十一年编辑

○(丁未)二十一年春正月庚戌朔,放朝賀。庚申,興王寺成,凡二千八百閒,十二年而功畢。王欲設齋以落之,諸方緇流,坌集無算。命兵部尙書金陽,右街僧錄道元等,擇有戒行者一千赴會,仍令常住。戊辰,特設燃燈大會於興王寺,五晝夜。勑令百司及安西都護、開城府,廣、水、楊、東、樹五州,江華、長湍二縣,自闕庭至寺門,結綵棚,櫛比鱗次,連亘相屬,輦路左右,又作燈山、火樹,光照如晝。是日,王備鹵簿率百官,行香施納財襯,佛事之盛,曠古未有。辛未,御帳殿于神鳳樓東,宴群臣。丙子,謁昌陵,賜執事者,爵一級,侍從軍士,賜物有差。

閏月丁亥,東女眞懷化將軍仍蔚等二十二人來,獻土物。

二月己酉朔,御神鳳樓,以興王寺成,肆赦。庚午,制:「自今諸州縣,勿貢魚脯。」

三月己丑,中書令致仕王寵之卒。癸巳,制:「故門下侍中崔沆、姜邯贊,叅知政事金猛,淸節直道,歷輔累朝,功在方策。今四方樂康,民受其賜,皆諸公之力也,可贈沆、邯贊守太師兼中書令,猛太子太師門下侍中。」戊戌,幸長源亭。乙巳,制:「漕運雜穀四萬九千四百石于朔北諸州郡,以給邊民。」

夏五月戊戌,宴國老於閤門,賜衣物。

六月辛酉,王受菩[15]薩戒于乾德殿。

秋七月癸巳,太白晝見。

九月乙酉,幸松岳亭置酒,命詞臣賦詩。丁酉,國師海麟請老還山,王親餞于玄化寺,賜茶、藥、金銀器皿、綵段[1]、寶物。

冬十二月乙巳朔,遼遣寧川管內觀察使胡平來,賀生辰。

二十二年编辑

○(戊申)二十二年春正月甲戌朔,日食。丁丑,東女眞歸德將軍霜鯀等來朝。癸巳,幸興王寺,設慶成會,信宿乃還。丁酉,以崔惟善判尙書吏部事,王懋崇判尙書刑部事,金義珍判尙書兵部事,餘並如故。戊戌,以金行瓊爲兵部尙書,李頲爲右散騎常侍。

二月辛亥,以將作監全錫祚知西北面春夏番兵馬事,太府少卿李徵望爲東北面春夏番兵馬副使。

[16]月丁卯,耽羅星主游擊將軍加也仍來,獻土物。

夏四月甲子,以崔尙同知中樞院事。丙寅,御文德殿覆試,賜崔駰等及第。

五月甲午,制曰:「自春徂夏,時雨愆期,驕陽肆威,稼穡焦槁。此盖寡人凉德,致玆咎徵,思欲側身,用答[2]天譴。自今日以前,內外雜犯,公流私徒以下罪,皆原之。」

六月壬寅,東女眞歸德將軍安矩等來朝。庚申,東界兵馬使奏:「判官任希悅,錄事鄭申,將軍巨興等乘戰艦,巡行椒島,遇賊船十艘,與戰敗之,獲七艘,俘斬甚多。」王嘉之,賜希悅等便服一襲、金鍍銀帶一腰,諸有戰功者,悉加爵賞。

秋七月辛巳,宋人黃愼來見言:「皇帝召江淮兩浙荊湖南北路都大制置發運使羅拯曰『高麗古稱君子之國,自祖宗之世,輸款甚勤,曁後阻絶久矣。今聞其國主賢王也,可遣人諭之。』於是,拯奏遣愼等,來傳天子之意。」王悅,館待優厚。宋商林寧等來,獻土物。丁酉,東界兵馬使奏:「判官任希悅,都部署副使裴行之,元興鎭副使石秀珪等,又巡椒島,夜至閻羅浦,遇賊船八艘,擊破三艘。餘賊登岸奔潰,追斬三十餘級。」王厚加爵賞。

八月丁巳,命太子,召宋進土愼修、陳潛古、儲元賓等,試詩賦於玉燭亭。己未,以姜源廣爲御史大夫。庚申,以衛尉卿文揚烈知西北面秋冬番兵馬事、刑部侍郞洪德威爲東北面秋冬番兵馬副使。

九月甲申,守太師中書令致仕崔冲卒。

冬十月乙卯,東女眞懷化將軍阿隣等來朝。

十二月己亥朔,遼遣益州管內觀察使魏成,來賀生辰。戊申,尙書左僕射王顯三上章乞退。是歲,創新宮于南京。

二十三年编辑

○(己酉)二十三年春正月戊子,東女眞懷化將軍沙於賀來朝。

二月戊午,以太僕卿河周呂知東北面春夏番兵馬事,大府少卿朴陽旦爲西北面春夏番兵馬副使。

三月己巳,幸興王寺,登南峯禊飮,製上巳詩,命侍臣和進。

夏四月,旱。癸卯,幸眞觀寺。

五月庚辰,幸長源亭,得瑞文石于亭下淵中,命文臣,進謌詩。甲申,禱雨。癸巳,以鄭惟産爲尙書左丞右諫議大夫,楊稚春爲侍御史,韓億、李德昇並爲殿中侍御史,孫冠爲左補闕,趙倫簡、沈周贊並爲監察御史。

六月壬寅,宋商楊從盛等來,獻土物。

秋七月乙丑朔,日食。丁丑,宋商王寧來,獻土物。癸巳,以尙書左丞右諫議大夫鄭惟産爲西北面秋冬番兵馬副使,兵部侍郞李澄望爲東北面秋冬番兵馬副使。

冬閏十一月丁酉,王弟平壤公基卒。

十二月癸亥朔,遼遣御史中丞[8]高聳,來賀生辰。遼東京回禮使,檢校右僕射耶律極里哥來。

二十四年编辑

○(庚戌)二十四年春正月癸巳朔,放朝賀。庚子,星隕于大丘縣,化爲石。己酉,以金良鑑爲尙書右丞左諫議大夫,李靖恭爲翰林學士,金拱爲右副承宣,朴德英爲右補闕,康安庶爲殿中侍御史,金銳、金上琦爲左右補闕。

二月丙寅,幸興王寺,以新創慈氏殿,設慶成大會,經宿而還。壬申,燃燈,王如奉恩寺。癸酉,大會,王與太子諸王侍臣,宴于重光殿,至曉乃罷。以寒食在十五日,國忌在十三日,乃用十二日,爲燈夕。

三月己未,以金德符爲太子賓客。

夏四月辛酉朔,王曲宴于賞春亭,令太子諸王侍臣,各賦賞花詩。辛未,禱雨于川上。壬申,以兵部侍郞左諫議大夫文正爲西北路兵馬副使,秘書少監高維爲東北路兵馬副使。丙子,御文德殿覆試,賜崔翼臣等及第。

五月壬寅,王出子竀于玄化寺,剃髮爲僧。

六月城興王寺。

秋七月乙未,以尙書右丞諫議大夫金良鑑爲西北路兵馬副使,戶部侍郞金若珍爲東北路兵馬副使。

八月辛未,平章事致仕金義珍卒。己卯,御史大夫姜源廣卒。宋湖南荊湖兩浙發運使羅拯復遣黃愼來。制:「西女眞酋長懷德父尼亏[17]弗,自先朝有邊功,授懷德奉國將軍。」

九月丙申,王宴于賞春亭,命近臣賦詩,夜分乃罷。

冬十月庚午,王如玄化寺。

十一月甲午,置固守炭鐵庫于京城四面。

十二月丁巳朔,遼遣衛尉卿和勗,來賀生辰。

二十五年编辑

○(辛亥)二十五年春正月丁亥朔,放朝賀。己亥,以金行瓊爲尙書左僕射判尙書刑部事、崔有孚爲尙書右僕射、洪德威爲兵部尙書、鄭惟産爲翰林學士。辛丑,以金良鑑爲尙書左丞知御史臺事、盧寅爲尙書右丞左諫議大夫。壬寅,以子琇爲檢校尙書令守司空、崔惟善守司徒、異惟忠守司空。壬子,以金行瓊叅知政事。癸丑,西女眞懷化將軍紛泰等來,獻土物。

二月辛未,燃燈,王如奉恩寺。戊寅,特設燃燈會,謁景靈殿。

三月庚寅,遣民官侍郞金悌,奉表禮物如宋。初黃愼之還,移牒福建,請備禮朝貢。至是遣悌,由登州入貢。戊戌,追贈姜源廣太子太師。辛丑,東女眞歸德將軍霜昆等二十二人購還我被虜人。戊申,幸大安寺。

夏四月壬戌,雩。丁卯,西女眞酋長奴亏達等十人來,獻土物,各賜職。癸酉,親醮于毬庭。戊寅,幸王輪寺。壬午,西女眞酋長麻胡達等十八人來,獻土物,加歸德將軍,賜例物。

五月乙酉,以王懋崇爲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尙書兵部事。丁亥,禱雨于川上。癸巳,西女眞褭演等來朝,優加職賞。戊戌,憲司奏:「宋人禮賓省注簿周沆,本以文藝見用,今犯贓,請收職田遣還。」制「可。」辛亥,王如玄化寺。

六月庚申,以鞍工宋由,乃三韓功臣太傅蘇格達玄孫,特免其役,許入仕。甲子,禱雨于川上。

秋七月甲申,幸王輪寺。

八月辛酉,東女眞歸德將軍高舍等十五人來,獻土物。丙子,懷化將軍沙於賀等二十人來,獻良馬。丁丑,宋商郭滿等三十三人來,獻土物。

九月乙酉,宋商元積等三十六人來,獻土物。庚寅,王以重陽,御賞春亭,宴太子及雞林侯[3]、平壤侯[3],宰相異惟忠、王懋崇等,各賜馬一匹。丁酉,宋商王華等三十人來,獻土物。

冬十月乙卯,宋商許滿等六十一人來,獻土物。

十一月乙未,設八關會,幸法王寺。辛丑,西女眞酋長漫頭弗等率衆來投,職賞有差。壬寅,西女眞酋長紉主等十人,東女眞酋長多盧昆、霜鯀等五十八人來,獻土物。丙午,守司徒庾高滿卒。

十二月辛亥朔,遼遣益州刺史高元吉,來賀生辰。丙子,以柳洪爲給事中左承宣,殷鼎爲秘書少監右副承宣。

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原本「叚」
  2. ^ 2.0 2.1 2.2 原本「荅」
  3. ^ 3.0 3.1 3.2 3.3 原本「候」
  4. 原本「謟」
  5. ^ 5.0 5.1 5.2 5.3 原本「大」
  6. 或作「一」
  7. 原本「閣」
  8. ^ 8.0 8.1 原本「承」
  9. 原本「袛」
  10. 原本「夂」
  11. ^ 11.0 11.1 原本「三」
  12. 原本「杇」
  13. 原本「玊」
  14. 原本「攴」
  15. 原本「普」
  16. 《高丽史节要》作「二」
  17. 原本「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