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史/卷九

 世家第八 高麗史
世家第九 高麗史第九
世家第十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鄭麟趾奉 敎修

文宗三编辑

二十六年编辑

○(壬子)二十六年春二月辛亥朔詔禮部,重定禮服制度。丁巳幸興王寺。丙寅以兵部侍郞文正爲西北面兵馬副使,戶部侍郞閔昌壽爲東北面兵馬副使。壬申東女眞麽豆漢等二十五人來投。甲戌特設燃燈會於重光殿。

三月癸巳以金德符爲尙書右僕射,李聰顯爲禮部尙書,金陽爲工部尙書。甲午幸眞觀寺。庚子御文德殿覆試,賜朴維恪等及第。

夏四月甲子大雨雹。己巳中書侍郞平章事異惟忠卒。

五月丙申西女眞歸德將軍麽舍乃等來,獻土物。

六月庚戌宋遣醫官王愉、徐先來。甲戌金悌還自宋,帝附勑五道。其一曰:「卿繼奕世而有邦,以勤王爲可願。百名修貢,旣申琛贄之儀,累幅摛辭,更致燠寒之問,其勤至矣,何慰如之!」其二曰:「卿世綏三韓,雄視諸部,而能謹事大之節,堅面內之誠,乃心朝廷,寔發窹寐。有嘉侯庶,克紹先猷,省閱以還,褒嘆良至。」其三曰:「忠孝之純,雖遠而應,往來之尙,無德不酬。載嘉述職之勤,宜有解衣之錫。今人使金悌廻,賜國信物色,別賜衣帶錦綺等,具如別幅,至可領也。」其四曰:「人使金悌至,省所進奉。御衣二領,黃罽衫罽一領,銷金紅羅裌複,紅罽便服一領,銷金紅羅裌複,共用銀鈒鏤裝烏漆箱盛,金鍍銀鏁鑰封,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金腰[1]帶一條,重四十兩,紅羅繡裌袋銀鈒鏤匣,重八十兩,紅羅繡裌複封,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金腰帶一條,重三十兩,紅羅繡裌袋銀鈒鏤匣,重六十兩,紅羅繡裌複封,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金合二副,共重六十兩,各副盛罽勒帛二條,罽裌袋子二枚,銷金紅梅花羅裌複封,全共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金盤盞二副,共重四十兩,紅梅花羅裌複封,全共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金注子一副,重六十五兩,紅梅花羅裌複封,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金鐁鑼一隻,重一百五十兩,紅梅花羅裌複封,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紅罽倚背六隻,紅梅花羅裌複,黃罽倚背四隻,紅梅花羅裌複,紅罽褥六隻,紅梅花羅裌複,黃罽褥四隻,紅梅花羅裌複,共用銀鈒裝烏漆箱二副盛,銀鏁鑰封,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細弓四張,共用紅梅花羅裌袋盛。哮子箭二十四隻,細鏃箭八十隻,金鍍銀裝罽器仗二副,紅錦裌袋封,全白銀裝黑皮器仗一副,紅錦裌袋封,全金鍍銀裝白皮器仗一副,紅錦裌袋封,全共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銀裝長刀二十隻,銀鈒鏤裝烏漆鞘綵條,全白錦外袋十箇封,全靑錦外袋十箇封,全共用紅梅花羅裌帕外羃。細馬四匹,鞍二副,金鍍銀橋瓦鉸具,罽大小韂鑱,紅羅鞍褥等,全紅羅繡裌帕外羃。鞍二副,銀鈒鏤橋瓦鉸具,黑皮大韂,紅羅小韂,紅羅鞍褥等,全紅羅繡裌帕外韂。香油二十缸,松子二千二百斤,人參一千斤,生中布二千匹、生平布二千匹事,具悉。卿世撫遼東,寔冠帶禮義之國,心存闕下,希文物聲明之風。爰遣使人,遐將貢篚,承考惟孝,事大則忠,發於至誠,輳是雙美,覽閱之際,嘉嘆良多。今使回,賜卿銀器等,具如別幅,至可領也。」其五曰:「省人使金悌奏:『於普炤王寺等處,納附銀設齋,祝聖壽事。』箕子啓封,肇於遼左,僧伽演敎,追在泗濱。會使指之來斯致齋,修而勤甚,載披善祝,益炤端誠。」帝以本國尙文,每賜書詔,必選詞臣著撰,而擇其善者。所遣使者。其書狀官,必召赴中書,試以文,乃遣之。

秋七月癸巳以翰林學士國子祭酒鄭惟産知西北面秋冬番兵馬事,兵部侍郞李碩爲東北面秋冬番兵馬副使。丙午校尉巨身謀逆,伏誅。

閏月甲寅以崔有孚判尙書刑部事。

九月甲子東女眞霜昆等來,獻駿馬。

冬十一月丙午朔遼遣永州刺史耶律直來,行三年一次聘禮

十二月乙亥朔遼遣檢校太尉張日華來,賀生辰。庚寅東女眞沙於賀等來,獻土物。戊戌以李徵望爲兵部尙書。

二十七年编辑

○(癸丑)二十七年春正月乙巳朔放朝賀。地震。戊辰王如普濟寺。

二月乙亥朔命有司,作亭于平理驛,以爲行幸駐蹕之所。戊寅以鄭惟産攝刑部尙書,盧寅爲殿中監,柳洪爲兵部侍郞中樞院知奏事。甲申幸興王寺。乙未東女眞歸順州都領大常古刀化,副都領吉舍,益昌州都領歸德將軍高舍,都領黔夫,氈城州都領奉國將軍耶好,歸德將軍吳沙弗,恭州都領奉國將軍多老,番長巴訶弗,恩服州都領元甫阿忽,都領那居首,溫州都領三彬、阿老大,誠州都領尼多弗等,率衆內附,乞爲郡縣。賜古刀化名孫保塞、高舍名張誓忠,各授懷化大將軍。耶好名邊最,多老名劉咸賓,各授奉國大將軍。吳沙弗名魏蕃,授懷化將軍,阿忽名揚東茂,授歸德將軍。古舍名文格民,黔夫名康績,巴阿弗名盧守,那居首名張帶垣,三彬名韓方鎭,阿老大名高從化,尼多弗名趙長衛,各授大常,仍賜物有差。城州都領奉國大將軍蘇德等十四人來,獻名馬。丁酉王如奉恩寺,特設燃燈會,慶讚新造佛像。街衢點燈,兩夜各三萬盞,重光殿及百司,各置綵樓燈山,作樂。戊戌御殿,觀燈置酒。太子及宰樞臺省侍臣知制誥侍宴,夜分乃罷。

三月己酉設般若經道場于會慶殿五日,以禳灾變。丁巳幸開國寺。丁卯幸弘化寺,遂如玄化寺,置酒蓬萊亭,夜分乃還。

夏四月甲戌朔日食。丙子制曰:「東北邊十五州外蕃人,相繼歸附,願置郡縣,于今不絶,此實頼宗廟社稷之靈。其令宰臣,先告事由,待遠近畢納,欵拓定州縣而後,親行恭謝。其行禮及太子攝事之儀,有司詳議以聞。」壬辰幸龜山寺,遂置酒于龜臺。太子諸王宰樞侍宴,夜半乃還。丁酉幸外帝釋院。

五月丁未西北面兵馬使奏:「西女眞酋長曼豆弗等諸蕃,請依東蕃例,分置州郡,永爲蕃翰,不敢與契丹蕃人交通。」制「許來朝。」因命後有投化者,可招諭而來。又奏:「平虜鎭近境蕃帥柔遠將軍骨於夫及覓害村要結等告云:『我等曾居伊齊村,爲契丹大完。職名。邇者,再蒙招諭,於己酉年十一月赴朝,厚承恩賚,且受官職,不勝感戴。顧所居去此四百里,往復爲難。請與狄耶好等五戶,引契丹化內蕃人,內徙覓害村附籍,永爲藩屛。』於是,檢得戶三十五,口二百五十二,請載版圖。蕃帥又言:『三山村谷海邊分居蕃賊,殺掠往來人物,爲我仇讎。今欲報讎,告諭化內三山村中尹夜西老等三十徒酋長,東蕃黑水人,其種三十,號曰三十徒。亦皆響應,各率蕃軍,方將進討,請遣鄕人觀戰。』於是,遣定州郞將文選,及將校譯語等,著蕃服,與那復其村都領霜昆下蕃軍同發。文選等馳報:『骨面等村都領各將兵,到三山阿方浦,探候賊穴,凡三所,一爲由戰村,一爲海邊山頭,一爲羅竭村,賊一百五十戶,築石城於川邊,置老小男女財産于城中,以步騎五百餘人逆戰。我蕃軍大呼急擊,彼衆大潰,斬二百二十級,餘衆走保其城。我蕃軍乘勝追擊,攻城縱火,生擒三百三十二人,在城拒戰者,皆燒死。又進攻由戰村場,適有大雨粮少,引還居數日。文選等復與蕃兵二千三十人,進屯由戰村石城下,賊閉城固守,以城險,竟不得攻,粮盡引還。羅竭村之役,都領大完多於皆、阿半尼等蕃軍將六百八十餘人力戰破賊,文選等十五人監戰有功,請行恩賞,以示勸懲。」門下侍中崔惟善等十三人議奏「三山村賊,本非犯邊之寇也,今蕃軍等,不因朝旨,專仗閫威,以報私讎,請勿行賞。」從之。己酉醮百神於毬庭,禳灾變。庚午王如玄化寺。

六月甲戌王如奉恩寺。戊寅東北面兵馬使奏:「三山、大蘭、支櫛等九村,及所乙浦村蕃長鹽漢,小支櫛前里蕃長阿反伊,大支櫛與羅其那烏,安撫夷州骨阿伊蕃長所隱豆等一千二百三十八戶來,請附藉。自大支櫛,至小支櫛褭應浦海邊長城,凡七百里,今諸蕃,絡繹歸順,不可遮設關防。宜令有司,奏定州號,且賜朱記。」,從之。己卯西京將軍柳涉防守鴨綠,船兵有契丹人來投。其追捕者,越入長城,逼靜州,涉不能守禦,制令免官。乙未東路兵馬使奏:「東蕃大齊、者古、河舍等,十二村蕃長,昆豆、魁拔等一千九百七十戶,請依霜昆例內附,又豆龍、骨伊、餘波漢等部落蕃長阿老漢等亦願爲州縣。此輩所處遼遠,在古未嘗朝覲,今皆歸服。若定封疆,設關防,則餘波漢嶺外齊遮古大史、伊稱見、昆俊、丹俊、無乙比化豆等,壤地無際,蕃戶連居,不可窮塞設險,請待領外諸蕃,盡爲州縣,然後漸至遠蕃」,許之。丙申兵馬使奏:「東蕃海賊,寇東京轄下波潛部曲,奪掠民口,元興鎭都部署軍將,率戰艦數十艘,出椒島與戰,斬十二級,奪俘十六人。」王喜,賜知兵馬事秘書監李成美,領軍都部署將軍廉漢等,銀藥合各一事,其餘有功將吏,職賞有差。庚子祈晴于川上。

秋七月壬寅朔有司言:「東北面兵馬使所奏:『支櫛村、那發村、褭臥立村、大信村、西好村、無主其村等,部落蕃長,請貢方物名馬。』」制從之。丙午制曰:「黑水譯語加西老諭東蕃,爲州縣,可授監門衛散員,賜名高孟。」東南海都部署奏:「日本國人王則貞、松永年等四十二人來,請進螺鈿鞍橋、刀、鏡匣、硯箱、櫛書案、畵屛、香爐、弓箭、水銀、螺甲等物。壹歧島勾當官,遣藤井安國等三十三人,亦請獻方物東宮及諸令公府。」,制:「許由海道,至京。」

八月丁丑太白晝見。丁亥遣太僕卿金良鑑,中書舍人盧旦如宋,謝恩,兼獻方物。宋醫王愉、徐先等還。

九月甲辰翰林院奏:「東女眞大蘭等十一村內附者,請爲濱、利、福、恒、舒、濕、閩、戴、敬、付、宛十一州,各賜朱記,仍隸歸順州」,從之。戊辰設消灾道場于會慶殿五日。

冬十月壬午冊封平壤侯琇,綵棚、樂部、供張甚盛。王率宮嬪太子諸王,潛幸觀禮。

十一月辛亥設八關會,御神鳳樓觀樂。翼日大會,大宋、黑水、耽羅、日本等諸國人,各獻禮物名馬。

十二月庚午朔遼遣寧州刺史大澤來,賀生辰。丙申以鄭惟産爲禮部尙書,崔惟吉爲戶部尙書,閔昌壽爲刑部尙書。

二十八年编辑

○(甲寅)二十八年二月庚午日本國船頭重利等三十九人來,獻土[2]物。甲午冊封長女爲公主。

夏四月戊辰朔以旱,徙市。甲戌大雨,百官表賀。乙酉設百高座於內殿,講仁王經三日。甲午命太子覆試,賜李嘏等及第。

六月癸酉東女眞懷化將軍祖仰仁等來,獻馬。丙子宋楊州醫助敎、馬世安等八人來[3]

秋七月己亥以李徵望爲尙書右僕射,金若珍爲左散騎常侍,盧旦爲尙書禮部侍郞右諫議大夫。庚子設文豆婁道場於東京四天王寺,二十七日,以禳蕃兵。

八月壬申東女眞歸德將軍所羅等二十八人來,獻名馬,賜物有差。辛卯以李頲權西京留守使。

九月丙申錄文昌侯崔致遠五代孫善之爲都染署史。乙卯西女眞歸德將軍古守等十人來,獻馬。

冬十二月甲子朔遼遣崇祿卿賈詠來,賀生辰。

二十九年编辑

○(乙卯)二十九年春正月甲午朔放朝賀。壬寅門下侍中崔惟善卒。丙午以李徵望爲尙書左僕射判兵曹事,鄭惟産叅知政事監修國史,柳洪爲中樞副使。

三月己未以鄭惟産爲太子少師,崔惟吉爲太子賓客。

夏四月丙寅遣刑部侍郞崔奭如遼,賀天安節,殿中內給事全咸正賀坤寧節,都官員外郞趙惟阜賀正,殿中侍御史許忠進方物。丙戌以旱,放諸處土木役夫。

閏月丙申日本商人大江等十八人來,獻土物。

五月辛酉朔太史奏:「自春至夏,亢陽不雨,恐傷稼穡,請禱于丘陵川瀆。」制可。乙酉宋商王舜滿等三十九人來,獻土物。

六月壬子日本人朝元時經等十二人來,獻土物。丙辰宋商林寧等三十五人來,獻土物。

秋七月乙丑遼東京兵馬都部署牒告,改咸雍十一年,爲大康元年。庚午日本商五十九人來。癸酉遼東京兵馬都部署,奉樞密院箚子移牒,請治鴨江以東疆域。己卯遣知中樞院事柳洪,尙書右丞李唐鑑,同遼使,審定地分,未定而還。庚辰以李頲爲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柱國,鄭惟産爲吏部尙書,金若珍爲戶部尙書叅知政事權判三司事兼太子少保,文正爲刑部尙書知中樞院事,金悌爲禮賓卿同知中樞院事,崔惟吉爲尙書右僕射,李靖恭爲禮部尙書太子賓客,洪德成爲秘書監左諫議大夫兼太子少詹事。

八月庚寅朔日食。甲寅以盧旦爲翰林學士,方吳桂爲戶部尙書,曹爲一攝工部尙書。

冬十月丙申彗見于軫星,長七尺餘。

十一月乙亥遼遣橫宣使益州管內觀察使耶律甫來。

十二月戊子朔遼遣太傅武達來,賀生辰。丁未以李頲判西北面兵馬事,金若珍判東北面兵馬事,崔惟吉、金陽爲尙書左、右僕射,柳得韶爲工部尙書判司天太史局事,盧寅、金良鑑爲左、右散騎常侍。崔奭爲殿中監知御史臺事,愼脩、盧師象並爲侍御史,金上琦、陳潛古爲左、右補闕,李晙爲左拾遺,黃師覇、洪奭竝爲殿中侍御史。

三十年编辑

○(丙辰)三十年春正月戊辰東女眞歸德將軍張向等十九人來,獻駿馬。己巳以儲元賓爲右拾遺。甲戌東女眞歸德將軍開老等十人來,獻名馬。

二月丁亥朔日食。庚戌東女眞可封等二十人來,獻土物。

三月壬申御文德殿覆試,賜李昱等及第。

夏四月丁未遼遣永州管內觀察使蕭惟康,來告皇太后喪。詔曰:「昊天不憖,大行皇太后上僊,慈顔永訣,眇質疇依!攀戀所深,悲號無措。卿䟽封王社,作翰皇家,聞報訃音,諒增哀懇。」己酉王素襴,率百官,出閣門前,迎詔擧哀。遣戶部尙書王錫,刑部侍郞李子威如遼,奉慰會葬。

六月己亥王受菩薩戒于內殿。

秋八月丁亥遣工部侍郞崔思諒如宋,謝恩,兼獻方物。庚戌有司奏:「北朝於定戎鎭關外,設置庵子。請遣使告奏毁撤。」從之。

九月甲子以李靖恭爲兵部尙書,文晃爲御史中丞,梁侯紹爲監察御史。

冬十月己丑以朴寅亮爲右副承宣。戊戌有司奏:「日本國僧俗二十五人到靈光郡,告曰:『爲祝國王壽,雕成佛像』,請赴京以獻。」制許之。

十一月庚午日長至,制略曰:「一陽布氣,萬物懷生,宜加舍養,期致遂性。其令州府郡縣,禁人漁獵,違者罪之。」遼遣崇祿卿石宗回,來致大行皇后遺留衣服、綵段[4]、銀器。詔曰:「昊穹不弔,慈壺纏憂,痛極彌留,無所迨及。爰遵遺命,式示寵頒。」

十二月癸未朔遼遣崇祿卿郭善利來,賀生辰。是歲,改官制。

三十一年编辑

○(丁巳)三十一年春正月壬子朔放朝賀。壬戌以李石爲工部尙書。

二月乙未燃燈,御重光殿,觀樂。壬寅王子國原公祁納妃,賜匹段[4]、布貨、金器、鞍馬等物。癸卯特設燃燈會於重光殿三日。丙午東女眞懷化將軍方鎭等二十人來,獻駿馬。

三月甲寅幸興王寺,轉新成金字華嚴經。乙卯以子朝鮮侯燾、雞林侯熙,進爵爲公,㶨檢校司空金官侯,愔檢校司空卞韓侯。辛未王巡京城西北,察修築之狀,置酒日月寺西山。丁丑又巡東南,置酒望海山。

夏五月壬戌以李頲守太師兼門下侍中,是日卒。甲戌王以顯考忌,服素襴,避正殿,令中外斷音樂,禁弋獵,終月。

六月丁未以母后忌,宰臣奉表陳慰,中外斷音樂。

秋七月己酉朔宋商林慶等二十八人來,獻土物。

八月辛卯祈晴于川上。羅州道祭告使、大府少卿李唐鑑奏:「中朝使命往來,高巒島亭,稍隔水路,船泊不便。請於洪州管下貞海縣地,創置一亭,以爲迎送之所。」制從之,名亭爲安興。

九月辛亥宋商楊從盛等四十九人來,獻土物。

冬十一月丙辰以鄭惟産判尙書禮部事,金行瓊判尙書兵部事,文正叅知政事兼西京留守使,崔惟吉守司空判三司事,金悌爲左散騎常侍知中樞院事,金良鑑同知中樞院事,盧寅爲禮部尙書。乙丑東女眞歸德將軍康守等五十八來,獻名馬。

十二月丁丑朔遼遣檢校太傅楊祥吉來,賀生辰。耽羅國獻方物。乙巳以金若珍爲太子太保,文正爲太子少保,盧旦直門下省,崔奭爲左諫議大夫,吳英霸爲御史雜端,金爲鉉爲侍御史,洪器爲右補闕,楊信麟爲右拾遺。

三十二年编辑

○(戊午)三十二年春二月丙辰燃燈,以寒食故,先三日而行。

夏四月乙巳賜禹元齡等及第。甲子以宋帝節日,設祝壽齋于東林、大雲二寺。辛未宋明州敎練使顧允恭䝴牒,來報帝遣使通信之意。王曰:「敢期大朝,降使外域?寡人一喜一驚。凡百執事,各揚爾職,館待之事,罔有闕遺。勤謹著能者,當行超擢,怠劣有過者,別論貶黜!」

五月庚子遣工部尙書文晃,戶部侍郞崔思訓,迎宋使于安興亭。

六月甲寅宋國信使左諫議大夫安燾,起居舍人陳睦等到禮成江。命兵部尙書盧旦爲筵伴,至西郊亭,又遣中樞院使刑部尙書金悌爲筵伴,入順天館,以知中樞院事戶部尙書金良鑑,禮部侍郞李梁臣爲館伴。丁卯命太子,詣順天館,導宋使。至閶闔門下馬,入會慶殿庭,王適不豫,使左右扶出受詔,其詔曰:「卿世荷百祿,撫有三韓,慕義向風,一意朝廷之重,方舟入貢,屢浮江海之淵。載修恭順之誠,宜被褒嘉之錫,特馳使指,往諭朕懷,緬惟俊明,當體眷遇。今差左諫議大夫安燾,起居舍人陳睦,賜卿國信物等,具如別錄,至可領也。」賜國王衣二對,各金銀葉裝柒匣盛,一對紫花羅夾公服一領,淺色花羅汗衫一領,紅花羅繡夾三襜一條,紅花羅繡夾包肚一條,紅花羅繡勒帛一條,白緜綾夾袴一腰。靴一緉,紅透背袋盛,紅羅繡夾複二條。腰帶二條,各紅透背袋盛,羅繡複一條,金鍍銀匣盛。一條玉一十六稻,鏤塵百戱孩兒頭尾共一十事,玳瑁襯金鑻紅鞓成釘。一條透犀一十七稻,頭尾共一十事,玳瑁襯金鑻紅鞓成釘。馬四匹,一匹鬧裝金鏤銀起突鈒蔓陀羅花鉸具,紫羅繡鞍䪌纓袋複全。一匹鬧裝金鍍銀起突鈒寶相花鉸具,艾碧繡鞍䪌纓袋複全。一匹散促結金鍍銀起突鈒蔓陀羅花鉸具,纓轡紫羅屜事件。一匹散促結金鍍銀起突鈒寶相花鉸具,纓轡艾碧羅屜事件。全鞭二條,各紫羅繡袋盛,一條玳瑁,一條碌牙[5]。金花銀器二千兩,盆一十面,盖椀一十副、每副二件。雜色川錦一百匹,列仙細五匹,天下樂暈文五匹,雜花暈文五匹,合羅雲鴈細五匹,盤毬雲鴈細一十匹,欑鴈雲地細一十匹,簇四金鵰大一十匹,翠毛獅子大一十匹,黃獅子大二十匹,寶昭大二十匹。色花羅一百匹,明黃一十匹,藍黃一十匹,淺粉紅一十匹,深粉紅一十匹,杏黃一十匹,梔黃一十匹,淺色一十匹,梅紅一十匹,紫一十匹,雲碧一十匹。色大綾一百匹,明黃一十匹,藍黃二十匹,淺粉紅一十匹,深粉紅一十匹,杏黃一十匹,梔黃一十匹,淺色一十匹,梅紅二十匹,紫一十匹,雲碧一十匹。色小綾二百匹,明黃二十匹,藍黃二十匹,淺粉紅二十匹,深粉紅二十匹,杏黃二十匹,梔黃二十匹,淺色二十匹,梅紅二十匹,紫二十匹,雲碧二十匹,色花紗五百匹,明黃五十匹,藍黃五十匹,淺粉紅五十匹,深粉紅五十匹,杏黃五十匹,梔黃五十匹,淺色五十匹,梅紅五十匹,紫五十匹,雲碧五十匹。白綃二千匹。別賜龍鳳茶一十斤,每斤用金鍍銀竹節合子,明金五綵裝,腰花板朱漆匣盛,紅花羅夾帕複,龍五斤,鳳五斤。供御杏仁煮法酒一十甁,各用金鍍銀鈒花甁,明金五綵裝,腰花板朱漆盝子盛,紅花羅夾帕複。鏤金紅黃碌牙拍板一十串,各梅紅茸條結金鍍銀鐸子,生色銷金袋,明金五綵裝,腰花板朱漆匣二具盛。紅黃牙[5]笛一十管,各金鍍銀絲札纏,生色銷金袋,明金五綵裝,腰花板朱漆匣二具盛。紅黃牙[5]篳篥一[3]十管,各金鍍銀絲札纏,生色銷金袋,明金五綵裝,腰花板朱漆匣二具盛。龍鳳燭二十對,龍一十對,鳳一十對,已上各用紅錦袋,明金五彩裝,腰花板朱漆匣四具盛」。王迎詔,禮畢謂左右曰:「豈謂皇帝陛下,不遺小國,遠遣大臣,特示優賜?榮感雖極,兢慚實多。」太子率群臣陳賀,東西二京、東北兩界兵馬使,八牧、四都護府,亦表賀。命太子,宴客使于乹德殿。己巳又命知中樞院事吏部尙書柳洪詣館,設拂塵宴。

秋七月乙未安燾等還。王附表謝之,且自陳風痺,請醫官藥材。時與宋絶久,燾等初至,王及國人欣慶。除例贈衣帶鞍馬外,所贈金銀寶貨,米穀雜物無筭。將還,舟不勝載,請以所得物件貿銀,王命有司從其請。燾、睦性貪嗇,日減供億之饌,折價貿銀甚多。時人云:「自呂侍郞端使還之後,不見中華使久矣。今聞其來,瞻仰峻節,不圖所爲如是。」是月,興王寺金塔成,以銀爲裏,金爲表,銀四百二十七斤,金一百四十四斤。

九月癸酉朔日本國歸耽羅飃風民高礪等十八人。甲午都兵馬使奏:「八助音部曲,城在海濱平地,屢被東路海賦來侵,民不安居,請徙其城。」制從之。女眞高麻秀等十四人來投,處之南界州縣。

冬十月甲辰東女眞麻里害等二十三人來朝,改名賜職。

十一月丁酉遼宣賜使益州管內觀察使耶律溫來。

十二月辛丑朔遼遣衛尉卿呂士安來,賀生辰。

三十三年编辑

○(己未)三十三年春正月辛未朔放朝賀。

二月庚戌御乾德殿,集百官,宣麻,以金悌爲吏部尙書叅知政事兼太子少保。癸亥東女眞酋長屢羅等來,獻駿馬。

夏四月甲辰國內名山大川神祇,加‘知幾』二字號。己酉東北面兵馬使奏:「女眞耶邑幹,自定州弘化戍來欸云:『父阿羅弗,母吳曬,兄齊主那等六人,曾於丁巳年,向化來投,願隨居之。』」王曰:「夷狄[6]雖同禽獸,尙有孝心,宜令隨父母親屬,徙置嶺南。」西女眞須[7]于那等七人來朝,納北朝所授職牒。有司請改授元甫職,從之賜金帛。

五月戊辰北蕃賊寇平虜關。隊正康金、從甫等潛伏草莽,伺賊至,射前鋒二人,賊犇潰。兵馬使請加論賞,從之。

六月丁酉朔日食。癸亥西女眞歸德將軍高亂等二十人來,獻駱駞。

秋七月辛未宋遣王舜封、邢慥、朱道能、沈紳、邵化及等八十八人來,詔曰:「省所上表:『臣年衰所自,風痺忽嬰,當國醫寡術而功遲,藥不靈而力薄。伏望聽卑在念,拯弱推仁,選周室之十全,就加診視,分神農之百品,許及餌嘗。所敷悃悰,恭俟兪允事。』具悉。卿有土東蕃,乃心中夏,述奕世嚮風之志,修頻年底貢之儀,因敕使人,往頒詔幣,迨玆復命,載閱露章,申繹忱辭,有嘉亮節。且聞疹痗之久,未遘醫劑之,念來諗之勤惓,軫永懷於惻怛。特馳信介,叅挾善工,博求百藥之珍,再越重溟之阻,俾加攻治,行卽夷瘳。況忠義之所存,宜神明之來相,更維愼嗇,庸副遐思。今差閤門通事舍人王舜封,翰林醫官邢慥等,往彼看醫,兼賜藥一百品,具如別錄,至可領也。」瓊州沈香、廣州木香、康寧府鐵粉、廣州丁香、東京鈆霜、邕州自然銅、廣州血竭、階州雄黃、西戎天竺黃、幷州石膏、鄆州天麻、西戎安息香、壽州石斛、懷州牛膝、齊州天南星、鄆州阿膠、益州芎藭、廣州肉荳蒄、齊州半夏、銀州柴胡、夏州肉蓗蓉、蜀州大黃、廣州沒藥、代州鹿角膠、原州甘草、鄆州赤箭、眞定府薏苡仁、台州烏藥、廣州檳楖、蘇州麥門冬、定州枸杞、商州枳殼、廣州餘甘子、北京山芋、廣州蓽發、東京郁李仁、柳州桂心、西京菖蒲、廣州蓬莪、茂蔡州丹蔘、西京槐膠、海州海桐皮、東京遠志、漢州蜀椒、威勝軍黃耆、益州升麻、齊州防風、鄆州天門冬、漢州防己、益州獨活、同州熟乾地黃、蜀州附子、定州續斷、陳州白殭蠶、益州羌活、蜀州天雄、滁州山茱萸、蜀州烏頭、定州狗脊、蘇州吳茱萸、蜀州側子、廣州藿香、眞定府車前子、西京躑躅、鄭州麻黃、西京赤芍藥、汝州澤瀉、潞州杜仲、西京生乾地黃、廬州秦皮、蔡州白芷、西京旋覆花、德州白薇、澤州地母、幷州酸棗仁、東京牽牛、涇州秦芃、東京蒺䔧子、宕州膏本、蜀州當歸、東京蔓荊子、益州乾漆、潞州前胡、東京兎絲子、泗州葛根、澤州茵芋、潞州胡麻子、澤州黃芩、蔡州地楡、定州五靈脂、西京莽草、定州大戟、漢州五茄皮、梓州厚朴、定州茜根、西京仙寧脾、定州地骨皮、西京何首烏、商州威靈仙、西京牧丹皮。別賜牛黃五十兩、龍腦八十兩、朱砂三百兩、麝香五十臍。已上各用閒金鍍銀鈒花合一具盛,共重四百兩,朱漆外匣全。下藥供御,杏仁煮法酒一十甁,用閒金鍍銀鈒花甁十一隻盛,重一千兩,朱紅漆明金雕花外匣全。

八月丁巳宋商林慶等二十九人來,獻土物。

九月日本國歸我飄風商人安光等四十四人。

冬十一月己巳日本商客藤原等來,以法螺三十枚,海藻三百束,施興王寺,爲王祝壽。壬申耽羅勾當使尹應均獻大眞珠二枚,光曜如星,時人謂夜明珠。戊寅設八關會,御毬庭觀樂,命太子詣法王寺。

十二月乙未朔遼遣起居郞馬高俊來,賀生辰。

三十四年编辑

○(庚申)三十四年春二月丙申制曰:「故門下侍中王寵之,禮部尙書中樞使鄭倍傑,皆忠謇不群,才猷出類。去世雖遠,吾豈忘哉?宜錫殊[8]恩,以昭寡人思賢之意。可贈寵之守太師中書令,倍傑弘文廣學推誠贊化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守太尉門下侍中上柱國光儒侯。」壬寅太白晝見。

三月丙寅冊子㸂,爲檢校司空守尙書令扶餘侯。壬申刑部奏:「戶部擅以興王寺田,給萬齡殿,請罪之。」制削戶部官吏職,放還田里。東女眞懷化將軍劉信等來朝。遣戶部尙書柳洪,禮部侍郞朴寅亮如宋,謝賜藥材,仍獻方物。

夏五月丁卯賜金尙磾等及第。

六月興王寺石塔成赦。

秋七月癸亥柳洪等還自宋,帝附勑八道。其一曰:「卿宅彼遼左,式是海東,若昔撫封,維躬保享。迪德不爽,修職有嚴,載披忱辭,灼見勤款。庸加褒顯,以厚眷私。」其二曰:「省所進謝恩,御衣二領、金腰帶二條、金鐁鑼一面、金花銀器二千兩、色羅一百匹、色綾一百匹、生羅三百匹、生綾三百匹、幞頭紗四十枚、帽子紗二十枚、罽屛一合、畫龍帳二對、大紙二千幅、墨四百挺、金鍍銀粧皮器仗二副、細弓四張、哮子箭二十四隻、細箭八十隻、鞍轡二副、細馬二匹、散馬六匹事,具悉。比飭[9]信臣,彼頒禮幣,用將至意,庶答[10]寅衷,具使貢辭,旅庭修報,載惟忱順,良用嘆嘉。」其三曰:「卿守邦有截,効職匪紓,厥惟勤修,玆用領識。誕申賜好,式厚寵光,益務肅心,以永終譽。今柳洪等迴,賜卿國信物色,幷別賜衣對錦綺。」其四曰:「卿祗愼一德,拊循三韓,積勤勞於歲年,客疢癘於支末。頃者聞問,恒焉置懷,術求倉令之餘師,藥按桐君之舊錄。冀善服食,俾躬有瘳,迨踰寒暄,何恙未已?遐念所苦,曰紆朕憂,騖想海邦,緩音驛使。卿其專和致福,虞意持神,毋忘養順,用介壽祺。」其五曰:「省所上進,金合二副、盤盞二副、注子一副、紅罽倚背一十隻、紅罽褥二隻、長刀二十隻、生中布二千匹、蔘一千斤、松子二千二百斤、香油二百二十斤、鞍轡二部、細馬二匹、螺鈿裝車一兩事,具悉。卿世濟令德,物修多儀。若時伻來,玆用厚往,具敷禮錫,式顯命寧,膍福所同,申好彌永!今迴賜卿衣著、銀器。」其六曰:「省所進太皇太后方物,具悉。卿遠因膚使,欽問東朝,已屬僊游,遂虛方物。顧閔艱之在疾,閱豐腆以增哀。特有匪頒,往旌勤順,今賜卿衣著、銀器。」其七曰:「省所進皇太后方物事,具悉。卿以朕誕膺寶曆,祇養慈闈,發贄東蕃,貢書長樂。禮豐物腆,志厚事勤,宜有恩頒,用將眷渥。今迴賜卿衣著、銀器。」其八曰:「遠飭使旌,恪修邦篚,橫絶巨浸,震驚烈風,人方遘危,物或傾載。諒操舟之未善,匪將命之不虔。矧卿致恭有先,申好維永,已亮忠誠之厚,詎專庭實之多?宜体諭言,務從矜釋。」初洪等放洋,颶風忽起,幾覆舟,及至宋,計所貢方物,失亡殆半。王依勑釋洪等罪。丁卯宋遣醫官馬世安來。

九月辛酉宰相鄭惟産三上章請老。賜几杖,令視事,未幾固辭,許之。丙戌幸西京。

閏月庚子日本國薩摩州遣使,獻方物。

冬十一月己丑朔日食。己亥王至自西京,赦。

十二月己未朔遼遣永州管內觀察使高嗣來,賀生辰。東蕃作亂,以中書侍郞平章事文正判行營兵馬事,同知中樞院事崔奭,兵部尙書廉漢爲兵馬使,左承宣李顗爲兵馬副使,將步騎三萬,分道往擊之,擒斬四百三十一級。

三十五年编辑

○(辛酉)三十五年春正月乙未以廉漢爲兵部尙書。丁酉以文正爲長淵縣開國伯,崔奭爲吏部尙書叅知政事,金良鑑叅知政事判尙書兵部事,王錫爲戶部尙書知吏部事。丁未知西北面兵馬事王佇奏:「西蕃酋長阿夫渙等九人,專心保塞,宜加爵賞。」,命以阿夫渙等三人爲柔遠將軍,山豆等六人爲懷化將軍,賜物有差。

二月辛酉朔西女眞酋長遮亶等六人來,獻鐵甲兵仗,賜衣帶、綵帛有差。制曰:「凡東西酋長欲來見者,兵馬使申報,取旨後,方許赴闕,以爲永制。丙寅以金悌爲太子太保,柳洪、李顗竝爲太子賓客,李日禎爲禮部郞中御史雜端。甲戌宋商林慶等三十人來,獻土物。丙子制曰:「去冬十二月,東北路戎醜,一朝掃滅,邊祲廓淸,是皆上賴宗廟之威靈,下仗群帥之雄略。今己凱還,宜告太[11]廟及六陵,可擇日行事。」

三月甲午幸長源亭。辛丑以金良鑑權判中樞院事。己未以宋帝節日,賜宴于馬世安所館,兼致禮幣。

夏四月丙子雩。庚辰遣禮部尙書崔思齊,吏部侍郞李子威如宋,獻方物,兼謝賜醫藥。壬午禮賓省奏:「宋人楊震隨商船而來,自稱擧子,屢試不中,請依所告,遣還本國。」從之。

五月己丑東女眞酋長陳順等二十三人來,獻馬,制曰:「凡蕃人來朝者,留京毋過十五日,並令起館,以爲永式。」辛卯以朴寅亮、吳英淑爲左、右承宣,崔思玄爲右副承宣。戊戌遣閤門引進使高夢臣如遼,賀天安節。右補闕魏絳謝宣賜生辰,戶部郞中河忠濟進方物,閤門祗[12][13]崔周砥賀正。

秋七月丁酉制曰:「霪雨不時,恐傷禾稼,有同[14],其擇日祈晴。」己亥叅知政事致仕李徵望卒,謚匡靖,命百官會葬,輟朝十[15]日。

八月己未西女眞漫豆等十七人,挈家來投,禮賓省奏曰:「舊制,本國邊民,曾被蕃賊所掠,懷王自來者,與宋人有才藝者外,若黑水女眞,竝不許入。今漫豆亦依舊制遣還。」禮部尙書盧旦奏曰:「漫豆等雖無知之俗,慕義而來,不可拒也。宜處之山南州縣,以爲編戶」,從之。辛酉制:「西京宮闕,年久頹毁頗多,宜募工修葺。且去京東西各十餘里,更卜地,構左右宮闕,以爲省方巡御之所。」戊辰宋商李元績等六十八人來,獻土物。己巳雨雹傷禾。壬申東女眞歸德將軍胡幹來,獻馬。

九月丁酉東北蕃賊首阿亥遣子弟徐害等來朝。

冬十月甲子幸平州溫泉,癸酉還宮。丙子赦。

十一月丁亥以李靖恭叅知政事修國史。壬寅遼遣橫宣使利州管內觀察使耶律德讓來。丁未兵部尙書廉漢上章請老,賜詔不允。

十二月癸丑朔遼遣崇祿卿楊移孝來,賀生辰。癸亥知太史局事梁冠公奏:「奉宣勘進來壬戌年曆日,並無疑誤。惟臘日,自己未年以來,依大宋曆法,用戌日,臣未詳可否。臣按陰陽書云:『近大寒前後,先得辰爲臘』,我國用此日久矣。况古史曰:『夏曰嘉平,殷曰淸祀,周曰大蜡,漢曰臘,』其稱各異,皆以卒歲之功,因臘取獸,合聚萬物,以報百神,可不重歟?不宜擅變其法,請委有司詳定,然後施行。」,制可。戊辰雷震寧州靈化寺佛殿天王塑像。壬申工部尙書洪德成再上章請老,賜詔不允。庚辰以柳洪爲中樞院使,李顗爲左散騎常侍知中樞院事,盧旦爲右僕射翰林學士承旨,崔思齊爲右散騎常侍,崔思訓爲中樞院知奏事,林槩爲衛尉卿知御史臺事,崔思玄爲吏部郞中御史雜端,李資仁爲侍御史。

三十六年编辑

○(壬戌)三十六年春二月癸丑以國子祭酒宋德延知西北面兵馬事,衛尉少卿金義忠爲東北面兵馬副使。甲子東女眞褭於古等來朝。

三月庚子命有司禱雨于山川社稷。

夏四月己卯醮太一九宮于會慶殿。羅州牧管下洪原縣民,掘地得黃金一百兩,白銀一百五十兩以獻,王曰「天賜也」,遂還之。

五月癸未慮囚。癸巳醮九曜堂,禱雨,庚子,又禱于興國寺。丁未大雨。

六月辛酉赦,加兩京百官職一級。丙寅守司空尙書左僕射金德符卒。

秋七月戊申崇慶宮主李氏卒。

八月甲寅以李子威爲右副承宣,宋德延知御史臺事,高景爲侍御史,楊信麟爲殿中侍御史。戊午御文德殿,斷死刑,命門下侍郞文正,左僕射李靖恭叅詳。乙亥宋商陳儀等來,獻珍寶。是月,配東審賊首張向等十四人於山南遠地。

九月癸未王南巡。丁亥次峯城縣,設重陽宴,令兩府及侍臣,賦‘途中遇重陽』詩。癸卯次天安府。乙巳至溫水郡。

冬十月戊申朔宣示御製‘暮秋南幸次天安府』詩,命近臣依韻和進,第其甲乙。左散騎常侍李顗詩最警絶。王嘉歎,賜廐馬一匹,其餘賜絹有差。辛亥宰臣以幸溫泉表賀。庚申發溫泉,癸亥,次天安府。

十一月戊寅朔王太子上表行在,賀朔,王特迴詔答[10]之。甲申還京,制:「加所過山川神號,侍從臣僚,亦加職賞,其餘吏卒,賜物有差。」丙戌日本國對馬島遣使,獻方物。

十二月丁未朔遼遣永州管內觀察使李可遂來,賀生辰。丁巳中書侍郞平章事金若珍卒,輟朝三日。

三十七年编辑

○(癸亥)三十七年春正月丁丑朔放朝賀。丁亥饗老人於毬庭,賜物有差。戊子以李靖恭、崔奭竝爲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金良鑑、王錫爲左、右僕射。

二月丁未朔賜群臣祿牌。辛未東女眞歸德將軍姚彬,寧遠將軍方鎭等來,獻馬,各賜職賞。

三月丁丑賜陰鼎等及第。己丑命太子,迎宋朝大藏經,置于開國寺,仍設道場。辛卯幸開國寺。

夏四月乙丑王子忱卒。癸酉制曰:「自春而夏,農事方興,霜雹爲災。言念獄囚,慮有寃滯,內外罪囚,宜從寬典,凡內外土木之役,悉令停罷。」

五月丙子王不豫。癸卯太白晝見。

六月丁卯禱雨于宗廟社稷。

秋七月癸丑百官設華嚴經道場于興國寺五日,以祈風雨調順。辛酉王疾篤,遺詔曰:「朕以眇躬,纘守祖業,天命有數,寢疾彌留,閔予不祐,已及大期。一日萬機,不可乍曠,今以軍國政事,一以委太子勳,用傳寶位。卿等,宜體懇言,勉盡忠孝。」遂薨于重光殿,殯于宣德殿之西。壽六十五,在位三十七年。王幼聰哲,及長,好學善射。志略宏遠,寬仁容衆,凡所聽斷,不復遺忘。謚曰仁孝,廟號文宗,葬于佛日寺南麓,陵曰景陵。仁宗十八年,加謚剛正,高宗四十年,加明戴。

後人評價编辑

○李齊賢賛曰:「顯、德、靖、文,父作子述,兄終弟及,首尾幾八十年,可謂盛矣。而文宗躬勤節儉,進用賢才,愛民恤刑,崇學敬老。名器不假於匪人,威權不移於近昵。雖戚里之親,無功不賞,左右之愛,有罪必罰。宦官給使,不過十數輩,內侍必選有功能者充之,亦不過二十餘人。冗官省而事簡,費用節而國富。大倉之粟,陳陳相因,家給人足,時號[11]平。宋朝每錫褒賞之命,遼氏歲講慶壽之禮。東倭浮海而獻琛,北貊扣關而受廛。故林完以爲我朝賢聖之君也。獨其徙一畿縣,作一僧寺。侈峻宇於宮闕,侔崇墉於國都,黃金爲塔,百物稱是。殆將比擬蕭梁。而不知欲成人之美者,歎息於斯焉耳。」

順宗编辑

順宗宣惠大王,諱勳,字義恭,古諱烋。文宗長子,母曰仁睿太后李氏,文宗元年十二月己酉生,八年二月,冊爲王太子,三十七年七月辛酉,文宗薨,奉遺詔卽位。遣左拾遺知制誥吳仁俊,如遼告哀。八月甲申葬文宗于景陵。庚子御神鳳樓,赦。冬十月癸酉朔設道場于會慶殿三日,飯僧三萬。甲申制:「加王弟運守太師兼中書令,食實封一千戶。”王小有疾,居廬哀毁,疾益篤。乙未命母弟國原公運,權摠國事,遺詔曰:「朕比承君父之遺言,獲主邦家之重器,每思眇質,謬膺顧托之權。樂與群公,共講長久之策,冀保祖宗之慶,永光堂構之功。不謂居喪過哀,積憂成患,經時累朔,有加無瘳,爰及冬初,遂至大漸。念明滅風燈之體,寧免幻期?而纂承社稷之圖,合憑預屬。今母弟守太師中書令國原公運,多能天縱,盛德日躋,稼穡艱難,備明乃事,刑政利病,悉究于心。如其升九五之尊,足以安億兆之望,可於柩所,便卽君權。凡於國朝賞罰大事,一稟嗣君處分,在外州鎭官員,只於本郡擧哀,輒不得擅離理所。喪服之制,以日易月,山陵制度,務從儉約。於戱!生也有涯,難逭者始終大義,人誰不沒,所傷者脩短異途。惟憑一二股肱,中外文武,同輸忠力,輔我親王。庶延寶曆之無窮,長使環區之有寄,即朕之瞑目,復何憾哉?」是日,薨于喪次,移殯于宣德殿。壽三十七,謚曰宣惠,廟號順宗,葬于城南,陵曰成陵。仁宗十八年,加謚英明,高宗四十年,加靖憲。

後人評價编辑

○李齊賢賛曰:「三年之喪,自天子,達于庶人。然其所謂齋衰之服,饘粥之食,顔色之戚,哭泣之哀,使四方來觀而悅者,自滕文公之後,未之聞也。順宗遭文考之喪,哀毁成疾,四月而逝,雖於聖人之制,有所過焉,其親愛之誠,則至矣。」

註釋编辑

  1. 原本「束」
  2. 原本「上」
  3. ^ 3.0 3.1 原本缺刻
  4. ^ 4.0 4.1 原本「叚」
  5. ^ 5.0 5.1 5.2 原本「㸦」
  6. 原本「犾」
  7. 原本「湏」
  8. 原本「珠」
  9. 原本「𩚝
  10. ^ 10.0 10.1 原本「荅」
  11. ^ 11.0 11.1 原本「大」
  12. 原本「祇」
  13. 原本「候」
  14. 原本「司」
  15. 《亚细亚本》此处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