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明元六王列傳第四 魏書卷十七[1]
明元六王列傳第五
作者:魏收 北齊
太武五王列傳第六

明元皇帝七男:杜密皇后生世祖太武皇帝。大慕容夫人生樂平戾王丕。安定殤王彌闕母氏。慕容夫人生樂安宣王範。尹夫人生永昌莊王健。建寧王崇、新興王俊二王,並闕母氏。

樂平王编辑

樂平王丕,少有才幹,為世所稱。太宗以丕長,愛其器度,特優異之。泰常七年封,拜車騎大將軍。後督河西、高平諸軍討南秦王楊難當,軍至略陽,禁令齊肅,所過無私,百姓爭致牛酒。難當懼,還仇池。而諸將議曰,若不誅豪帥,軍還之後,必聚而為寇。又以大眾遠出,不有所掠,則無以充軍實,賞將士。將從之。時中書侍郎高允參丕軍事,諫曰:「今若誅之,是傷其向化之心,恐大軍一還,為亂必速。」丕以為然,於是綏懷初附,秋毫無犯。初,馮弘之奔高麗,世祖詔遣送之,高麗不遣,世祖怒,將討之。丕上疏,以為和龍新定,宜優復之,使廣修農殖,以饒軍實,然後進圖,可一舉而滅。帝納之,乃止。後坐劉潔事,以憂薨。事在〈潔傳〉。諡曰戾王。

子拔,襲爵。後坐事賜死,國除。

丕之薨及日者董道秀之死也,高允遂著筮論曰:「昔明元末起白臺,其高二十餘丈,樂平王嘗夢登其上,四望無所見。王以問日者董道秀,筮之曰:『大吉。』王默而有喜色。後事發,王遂憂死,而道秀棄市。道秀若推六爻以對王曰:『易稱「亢龍有悔」,窮高曰亢,高而無民,不為善也。』夫如是,則上寧於王,下保於己,福祿方至,豈有禍哉?今舍於本而從其末,咎釁之至不亦宜乎!」

安定王编辑

安定王彌,泰常七年封。太宗討滑臺,留守京師。薨,諡殤王。無子,國除。

樂安王编辑

樂安王範,泰常七年封。雅性沉厚,寬和仁恕。世祖以長安形勝之地,非範莫可任者,乃拜範都督五州諸軍事、衞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長安鎮都大將,高選才能,以為僚佐。範謙恭惠下,推心撫納,百姓稱之。時秦土新罹寇賊,流亡者相繼,範請崇易簡之治,帝納之。於是遂寬徭,與人休息。後劉潔之謀,範聞而不告。事發,因疾暴薨。

長子良。世祖未有子,嘗曰:「兄弟之子猶子也。」親撫養之。長而壯勇多知,常參軍國大計。高宗時,襲王。拜長安鎮都大將、雍州刺史,為內都大官。薨,諡曰簡王。

永昌王编辑

永昌王健,泰常七年封。健姿貌魁壯,善弓馬,達兵法,所在征戰,常有大功。才藝比陳留桓王,而智略過之。從世祖破赫連昌,遂西略至木根山。討和龍,健別攻拔建德。後平叛胡白龍餘黨于西河。世祖襲蠕蠕,越涿邪山。車駕還,詔健殿後,蠕蠕萬騎追之,健與數十騎擊之,矢不虛發,所中皆應弦而斃,遂退。威震漠北。尋從平涼州,健功居多。又討破禿髮保周,自殺,傳首京師;復降沮渠無諱。無疾薨,諡曰莊王。

子仁,襲。仁亦驍勇,有父風,世祖奇之。後與濮陽王閭若文謀為不軌,發覺,賜死,國除。

建寧王编辑

建寧王崇,泰常七年封,拜輔國將軍。從討北虜有功。高宗時,封崇子麗濟南王。後與京兆王杜元寶謀逆,父子並賜死。

新興王编辑

新興王俊,泰常七年封,拜鎮東大將軍。少善騎射,多才藝。坐法,削爵為公。俊好酒色,多越法度。又以母先遇罪死,而己被貶削,恒懷怨望,頗有悖心。後事發,賜死,國除。

【論】编辑

論曰:樂平、樂安俱以將領自效,竟以憂迫而逝,驗克終之為鮮。莊王才力智謀,一時之傑,與夫建寧、新興,不同日也。

校勘記编辑

  1. 魏書卷十七 諸本目錄此卷注「闕」,百衲本、汲本、局本卷末有宋人校語云:「魏收書明元六王列傳亡。」殿本考證云:「魏收書亡,後人所補。」按此卷以北史卷一六明元六王傳補,間有溢出字句,當出於高氏小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