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十三 魏書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作者:魏收 北齊
列傳第十五

長孫肥 尉古真

目录

長孫肥编辑

長孫肥,代人也。昭成時,年十三,以選內侍。少有雅度,果毅少言。太祖之在獨孤及賀蘭部,肥常侍從,禦侮左右,太祖深信仗之。

登國初,與莫題等俱為大將,從征劉顯,自濡源擊庫莫奚,討賀蘭部,並有戰功。太祖征蠕蠕,大破之,肥降其主匹候跋,事具蠕蠕傳。又從征衞辰及薛干部,破滅之。蠕蠕別主縕紇提子曷多汗等率部落棄父西走,肥以輕騎追至上郡,斬之。

後從征中山,拜中領軍將軍。車駕次晉陽,慕容寶并州刺史、遼西王農棄城宵遁,肥追之至蒲泉,獲其妻子。太祖將圍中山,慕容寶棄城奔和龍。肥與左將軍李栗三千騎追之,至范陽,不及而還。遂破其研城戍,俘千餘人。中山城內人立慕容普隣為主,太祖圍之。普隣乃出步卒千餘人,欲伺間犯圍。太祖命肥挑戰,偽退,普隣眾追肥,太祖截其後,盡擒斬之。時以士馬少糧,遂罷中山之圍,就穀河間。慕容賀隣殺普隣而自立。車駕次魯口,遣肥帥七千騎襲中山,入其郛而還。賀隣以步騎四千追肥至泒水,肥自魏昌擊之,獲鎧騎二百。肥中流矢,瘡重,乃還。中山平,以功賜爵琅邪公。遷衞尉卿,改爵盧鄉。

時中山太守仇儒不樂內徙,亡匿趙郡,推羣盜趙准為主。妄造妖言云:「燕東傾,趙當續,欲知其名,淮水不足。」准喜而從之,自號使持節、征西大將軍、青冀二州牧、鉅鹿公,儒為長史,聚黨二千餘人,據關城,連引丁零,殺害長吏,扇動常山、鉅鹿、廣平諸郡。遣肥率三千騎討之,破准於九門,斬仇儒,生擒准。詔以儒肉食,准傳送京師,轘之於市,夷其族。

除肥鎮遠將軍、兗州刺史,給步騎二萬,南徇許昌,略地至彭城。司馬德宗將劉該遣使詣肥請降,貢其方物。姚平之寇平陽,太祖將討之,選諸將無加肥者,乃徵還京師,遣肥與毗陵王順等六萬騎為前鋒。車駕次永安,平募遣勇將,率精騎二百闚軍,肥逆擊擒之,匹馬不返。平退保柴壁,太祖進攻屠之。遣肥還鎮兗州。

肥撫慰河南,得吏民心,威信著於淮泗。善策謀,勇冠諸將,每戰常為士卒先,前後征討,未嘗失敗,故每有大難,令肥當之。南平中原,西摧羌寇,肥功居多,賞賜奴婢數百口,畜物以千計。後降爵為藍田侯。天賜五年卒,諡曰武,陪葬金陵。子翰襲爵。

翰,少有父風。太祖時,以善騎射,為獵郎。太宗之在外,翰與元磨渾等潛謀奉迎。太宗即位,遷散騎常侍,與磨渾等拾遺左右。以功遷平南將軍。率眾鎮北境,威名甚著,蠕蠕憚之。後為都督北部諸軍事、平北將軍、真定侯,給殿中細拾隊,加旌旗鼓吹。蠕蠕每犯塞,翰拒擊有功,進爵為公。世祖即位,徵還京師,進封平陽王,加安集將軍。

蠕蠕大檀之入寇雲中,世祖親征之,遣翰率北部諸將尉眷,自參合以北,擊大檀別帥阿伏干於柞山,斬首數千級,獲馬萬餘匹。又與東平公娥青出長川以討大檀。大檀眾北遁,追擊,克獲而還。尋遷司徒。襲赫連昌,破之。世祖復征昌,翰與廷尉道生、宗正娥清率騎三萬為前驅。昌戰敗,奔上邽,翰以八千騎追之,至高平,不及而還。從襲蠕蠕,車駕度漠,大檀奔走。其弟匹黎率眾赴之,遇翰交戰,匹黎眾潰走,斬其渠帥數百人。

翰清正嚴明,善撫將士,太祖甚重之。神䴥三年薨,深見悼惜,為之流涕,親臨其喪,禮依安城王叔孫俊故事,賻賜有加。諡曰威,陪葬金陵。

子平成,襲爵,降為公。平成,少以父任為中散,累遷南部尚書。卒,陪葬金陵。

子渾,襲爵。渾,初為中散,久之為彭城鎮將。太和中卒。子盛襲爵。

翰弟受興。世祖時,從征平涼,以功賜爵長進子,除河間太守。卒。

子安都,襲爵。顯祖時,為典馬令。

受興弟陳,世祖時為羽林郎。征和龍,賊自西門出,將犯外圍,陳擊退之,追斬至長城下。[1]以功賜爵五等男。又從征涼州,為都將領。入官,遷殿中給事中,進爵為子,遷駕部尚書。復出為北鎮都將。陳性寬厚,好學愛士,所歷輒為人追思之。高宗即位,進爵吳郡公,加安東將軍。興光二年卒。贈散騎常侍、吳郡王,諡曰恭,陪葬金陵。

子頭,襲爵。高宗時,為中散,遷內行長,典龍牧曹。天安初卒。子拔襲爵。

陳弟蘭。世祖初,為中散。常從征伐,典御兵器,賞賜甚厚。後以破平涼功,賜爵睢陽子,加奮武將軍。遷散騎常侍、北部尚書。後除豫州刺史。卒。

子烏孤,襲爵。高祖初,出為武都鎮將,入為散令。

子樂,孝靜時,金紫光祿大夫。

肥弟亦干,太祖初,為羽林郎。從平中原,除廣平太守。卒。

子石洛,世祖初,為羽林郎,稍遷散騎常侍。從征赫連昌,為都將,以功拜樂部尚書,賜爵臨淮公,加寧西將軍。神䴥中卒,諡曰簡。

子真,少以父任為中散。從征平涼,以功賜爵臨城子,拜員外散騎侍郎、廣武將軍。襲父爵,降為建義將軍、臨淮侯。遷司衞監。征蓋吳。遷殿中尚書,加散騎常侍。從駕征劉義隆,至江。進爵南康公,加冠軍將軍,卒於軍。

子吳兒,襲爵。高祖初,為中散、武川鎮將。太和初,卒,贈恒州刺史。

子長樂,襲。坐事爵除。後歷陵江將軍、羽林監。

子榮族,武定中,征西將軍、繁昌男。

吳兒弟突,朔州長史。

子元慶,平州倉曹參軍。

尉古真编辑

尉古真,代人也。太祖之在賀蘭部,賀染干遣侯引乙突等詣行宮,將肆逆。古真知之,密以馳告,侯引等不敢發。染干疑古真泄其謀,乃執栲之,以兩車軸押其頭,傷一目,不伏,乃免之。登國初,從征庫莫奚及叱突隣,並有功。又從救賀蘭,破衞辰子直力鞮,復擊慕容寶於參合陂。又從平中原,以功賜爵束州侯,加建節將軍。太宗初,為鴻飛將軍,率眾五千,鎮大洛城。太宗西巡,古真與奚斤等率前軍討越勒部,[2]大破之,獲馬五萬匹,牛羊二十萬頭,掠二萬餘家西還。泰常三年,除定州刺史。卒,子億萬襲。卒,子盛襲。

古真弟太真,太宗初,為平南將軍、相州刺史。

太真弟諾,少侍太祖,以忠謹著稱。從圍中山,諾先登,傷一目。太祖歎曰:「諾兄弟並毀其目,以建功效,誠可嘉也。」寵待遂隆。除平東將軍,賜爵安樂子。從討姚平,還,拜國部大人。太宗初,為幽州刺史,加東統將軍,進爵為侯。長孫道生之討馮跋也,諾與驍騎將軍延普率師次遼西。轉寧東將軍,進爵武陵公。諾之在州,有惠政,民吏追思之。世祖時,薊人張廣達等二百餘人詣闕請之,復除安東將軍、幽州刺史,改邑遼西公。兄弟並為方伯,當世榮之。燕土亂久,民戶凋散,諾在州前後十數年,還業者萬餘家。延和中卒。

第八子觀,[3]襲爵。卒,子崘襲。

諾長子眷,忠謹有父風。太宗時,執事左右,為大官令。時侍臣受斤亡入蠕蠕,詔眷追之,遂至虜庭。大檀問其故,眷曰:「受斤負罪天子,逃刑在此,不時執送,是以來取。」眷遂擒受斤於大檀前。左右救之,乃免。由是,以驍烈聞。遷司衞監。太宗幸幽州,詔眷輔世祖居守。後征河南,督高車騎,臨陣衝突,所向無前,賊憚之。世祖即位,命眷與散騎常侍劉庫仁等八人分典四部,綰奏機要。賜爵山桑侯,加陳兵將軍。

又為安北將軍,出鎮北境。與平陽王長孫翰擊蠕蠕別帥阿伏干於祚山,率師至歌刪山,擊蠕蠕別帥便度弟庫仁直,引師而北。蠕蠕部帥莫孤率高車騎五千乘來逆,眷擊破之,斬首千餘級。又從征蠕蠕。眷出白、黑兩漠之間,擊其東部,大獲而還。又從征赫連昌,眷出南道,擊昌於上邽。士眾乏糧,臨淮公丘堆等督租於郡縣,為昌所敗。昌乘勝抄掠,諸將患之。眷與侍御史安頡陰謀設伏,邀擊擒昌。以功拜寧北將軍,加散騎常侍,進爵漁陽公。[4]後從征和龍,眷督萬騎前驅,慰喻降二千餘戶。尋為假節,加侍中,都督豫洛二州及河內諸軍事、安南將軍、開府,鎮虎牢。張掖王禿髮保周之反也,徵眷與永昌王健等率師討之,破保周於番禾。保周遁走,眷率騎追之,保周窮迫自殺。詔眷留鎮涼州,加都督涼沙河三州諸軍事、安西將軍,領護羌戎校尉。轉敦煌鎮將。又擊破吐谷渾,俘三千餘口。眷歷鎮四蕃,威名並著。

高宗時,率師北擊伊吾,克其城,大獲而還。尋拜侍中、太尉,進爵為王。與太宰常英等評尚書事。高宗北巡狩,以寒雪方降,議還。眷諫曰:「今動大眾,以威北敵,去都不遠,而便旋駕,虜必疑我有內難。雖方寒雪,兵人勞苦,以經略大體,宜便前進。」高宗從之,遂渡漠而還。以眷元老,賜杖履上殿。和平四年薨。高宗悼惜之,贈大將軍,諡曰莊。

子多侯,襲爵。多侯少有武幹,顯祖時,為假節、征西將軍、領護羌戎校尉、敦煌鎮將。至鎮,上表求率輕騎五千,西入于闐,兼平諸國,因敵取資,平定為效。弗許。高祖初,蠕蠕部帥旡盧真率三萬騎入塞圍鎮,多侯擊之走,以功進號征西大將軍。後多侯獵于南山,蠕蠕遣部帥度拔入圍敦煌,斷其還路。多侯且前且戰,遂衝圍而入。率眾出戰,大破之,追北數十里,斬首千餘級。因上疏求北取伊吾,斷蠕蠕通西域之路。高祖善其計,以東作方興,難之。太和元年,為妻元氏所害。

子建,襲爵。歷位給事中。卒,無子。

建弟那,襲爵。卒。

子範,襲。

範弟顯業,散騎常侍。與太原公主姦通,生子彥。武定中,衞將軍、南營州刺史。

多侯弟子慶賓,善騎射,有將略。高祖時,釋褐員外散騎侍郎,稍遷左將軍、太中大夫。肅宗時,議欲送蠕蠕主阿那瓌還國,慶賓上表固爭,不從。後蠕蠕遂執行臺元孚,大掠北境。詔尚書令李崇討之,慶賓別將隸崇,出塞而返。元法僧之外叛,蕭衍遣其豫章王蕭綜鎮徐州,又詔慶賓為別將隸安豐王延明討之。尋除後將軍、肆州刺史。時尒朱榮兵威漸盛,曾經肆州,慶賓畏惡之,據城不出。榮恨慶賓,舉兵襲之。慶賓別駕姚和內應,榮遂害慶賓僚屬,拘慶賓還秀容,呼為假父。後以母憂還都,尋起為平東將軍、光祿大夫、都督,鎮汝陰。還朝,永安二年卒。贈車騎將軍、雍州刺史,又追加侍中、司空公。

慶賓子豹,起家員外郎。肅宗時,行潁州事,與蕭衍將裴之禮戰歿。

豹弟瑾,武定中,東平太守。

眷弟地干,機悟有才藝,馳馬立射五的,時人莫能及。太宗時,為左機令。世祖少而善之,即位,擢為庫部尚書,加散騎常侍、左光祿大夫,領侍輦郎。地干奉上忠謹,尤善嘲笑。世祖見其效人舉措,忻悅不能自勝。甚見親愛,參軍國大謀。世祖將征平涼,試衝車以攻冢,地干為索所罥,折脅而卒。世祖親往臨撫,哭之甚慟。贈中領軍將軍、燕郡公,諡曰惠,贈賜豐厚。

子長壽,幼拜散騎常侍,遷殿中右曹尚書,仍加散騎常侍。從征劉義隆,至江。賜爵會稽公,加冠軍將軍。高宗時,除涇州刺史。和平五年卒。

子彌真,襲爵。彌真卒,無子。弟狀德,襲爵。

地干弟侯頭,襲地干職,為庫部尚書。

侯頭弟力斤,亦以忠謹聞。歷位御史中尉、并州刺史,有政績。加冠軍將軍,賜爵晉陽侯。卒,贈平南將軍。

力斤弟焉陳,尚書、安樂侯。

古真族玄孫聿,字成興,性耿介。肅宗時,為武衞將軍。是時,領軍元叉秉權,百僚莫不致敬,而聿獨長揖不拜。尋出為平西將軍、東涼州刺史。[5]涼州緋色,天下之最,叉送白綾二千匹,令聿染,拒而不許。叉諷御史劾之,驛徵至京。覆驗無狀,還復任。尋卒於州,時年五十。贈安北將軍、朔州刺史。

子儉。武定中,開府祭酒。

【史評】编辑

史臣曰:長孫肥結髮內侍,雄烈知名,軍鋒所指,罔不奔散,關張萬人之敵,未足多也。翰有父風,不隕先構,臨喪加禮,抑有由哉!尉真兄弟,忠勇奮發,義以忘生。眷威略著時,增隆家業,青紫麾旄,亦其宜矣!

校勘記编辑

  1. 追斬至長城下 冊府卷三八一四五二八頁「長城」作「其城」。按和龍距古長城甚遠,疑作「其」是。
  2. 越勒部 按「勒」當是「勤」之訛,詳卷一一三校記越勒氏條。下同,不再列舉。
  3. 第八子觀 北史卷二0尉古真傳「觀」作「歡」。魏書當因避高歡諱改。
  4. 進爵漁陽公 諸本「漁」作「源」。北史卷二0作「漁陽王」,節去由公進王事。按卷五高宗紀太安三年正月見「漁陽公尉眷」,和平四年五月書「漁陽王尉眷薨」。「源陽」無此郡名,今據改。
  5. 東涼州刺史 北史卷二0無「東」字。按「東涼州」無考,「東」字當是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