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第二十四 魏書卷三十七
列傳第二十五
作者:魏收 北齊
列傳第二十六

司馬休之 司馬楚之 司馬景之 司馬叔璠 司馬天助

司馬休之编辑

司馬休之,字季豫,本河內溫人,晉宣帝季弟譙王遜之後也。[1]司馬叡僭立江南,又以遜子孫襲封。至休之父恬,為司馬昌明鎮北將軍、青兗二州刺史。

天興五年,休之為司馬德宗平西將軍、荊州刺史。[2]為桓玄逼逐,遂奔慕容德。劉裕誅玄後,還建鄴,裕復以休之為荊州刺史。休之頗得江漢人心,劉裕疑其有異志。而休之子文思繼休之兄尚之為譙王,謀圖裕,裕執送休之,令自為其所。休之表廢文思,并與裕書陳謝。神瑞中,裕收休之子文寶、兄子文祖,並殺之,乃率眾討休之。休之上表自陳於德宗,與德宗鎮北將軍魯宗之、宗之子竟陵太守軌等起兵討裕。裕軍至江陵,休之不能敵,遂與軌奔襄陽。裕復進軍討之。太宗遣長孫嵩屯河東,將為之援。時姚興征虜將軍姚成王、冠軍將軍司馬國璠亦將兵救之,不及而還。休之遂與子文思及宗之等奔於姚興。

裕滅姚泓,休之與文思及德宗河間王子道賜,輔國將軍溫楷,竟陵內史魯軌,荊州治中韓延之、殷約,平西參軍桓謐、桓璲及桓溫孫道度、道子,勃海刁雍,陳郡袁式等數百人,皆將妻子詣嵩降。月餘,休之卒于嵩軍。詔曰:「司馬休之率其同義,萬里歸誠,雅操不遂,中年殞喪,朕甚愍焉。其追贈征西大將軍、右光祿大夫,諡始平聲公。」

文思與淮南公國璠、池陽子道賜不平,而偽親之,引與飲宴。國璠性疏直,因酒醉,遂語文思,言己將與溫楷及三城胡酋王珍、曹栗等外叛,因說京師豪強可與為謀數十人。文思告之,皆坐誅。以文思為廷尉卿,賜爵鬱林公。善於其職,聽訟斷獄,百姓不復匿其情。劉義隆遣將裴方明擊楊難當於仇池,世祖以文思為假節、征南大將軍,進爵譙王,督洛豫諸軍南趣襄陽,邀其歸路。還京,為懷朔鎮將。[3]興安初薨。

子彌陀,襲爵。以選尚臨涇公主,而辭以先取毗陵公竇瑾女。與瑾並坐祝詛伏誅。

司馬楚之编辑

司馬楚之,字德秀,晉宣帝弟太常馗之八世孫。父榮期,司馬德宗梁益二州刺史,為其參軍楊承祖所殺。楚之時年十七,送父喪還丹楊。值劉裕誅夷司馬戚屬,叔父宣期、兄貞之並為所殺。楚之乃亡匿諸沙門中濟江。自歷陽西入義陽、竟陵蠻中。及從祖荊州刺史休之為裕所敗,乃亡於汝潁之間。

楚之少有英氣,能折節待士。與司馬順明、道恭等所在聚黨。及劉裕自立,楚之規欲報復,收眾據長社,歸之者常萬餘人。劉裕深憚之,遣刺客沐謙害楚之。楚之待謙甚厚。謙夜詐疾,知楚之必自來,因欲殺之。楚之聞謙病,果自齎湯藥往省之。謙感其意,乃出匕首於席下,以狀告之曰:「將軍為裕所忌憚,願不輕率,以保全為先。」楚之歎曰:「若如來言,雖有所防,恐有所失。」謙遂委身以事之。其推誠信物,得士之心,皆此類也。

太宗末,山陽公奚斤略地河南,楚之遣使請降。因表曰:「江淮以北,聞王師南首,無不抃舞,思奉德化。而逼於寇逆,無由自致。臣因民之欲,請率慕義為國前驅。今皆白衣,無以制服人望。若蒙偏裨之號,假王威以唱義,則莫不率從。」於是假楚之使持節、征南將軍、荊州刺史。奚斤既平河南,以楚之所率戶民分置汝南、南陽、南頓、新蔡四郡,[4]以益豫州。

世祖初,楚之遣妻子內居於鄴,尋徵入朝。時南藩諸將表劉義隆欲入為寇,以楚之為使持節、安南大將軍,封琅邪王,屯潁川以拒之。其長史臨邑子步還表曰:「楚之渡河,百姓思舊,義眾雲集,汝潁以南,望風翕然,回首革面。斯誠陛下應天順民,聖德廣被之所致也。」世祖大悅,璽書勞勉,賜前後部鼓吹。

義隆將到彥之泝河而西,列守南岸,至於潼關。及彥之等退走,楚之破其別軍於長社。又與冠軍將軍安頡攻滑臺,拔之,擒義隆將朱脩之、李元德及東郡太守申謨,俘萬餘人。上疏曰:「臣奉命南伐,受任一方,而智力淺短,誠節未效,所以夙夜憂惶,忘寢與食。臣屢遣人至荊揚,所在陳說,具論天朝盛化之美,莫不忻承聖德,傾首北望。而義隆兄弟知人情搖動,遣臣私讎順為司州刺史,統淮北七郡,代垣苗守懸瓠。自鞏、洛、滑臺敗散已來,義隆耻其敗北,多加罪罰。到彥之削位,退同卒伍,殺姚縱夫於壽春,斬竺靈秀於彭城,王休元託疾,檀道濟斥放。凡在腹心,悉懷疑阻。民怨臣猜,可謂今日。臣聞平殄寇逆,必乘戰勝之威;建立功勳,亦因離貳之勢。伏惟陛下聖德膺符,道光四海,神旌所指,莫不摧服,其未賓者義隆而已。今天網遐舉,殊方仰德。固宜掃清東南,齊一區宇,使濟濟之風,被於江漢。」世祖以兵久勞,不從。以散騎常侍徵還。

從征涼州,以功賜隸戶一百。義隆遣將裴方明、胡崇之寇仇池。以楚之為假節,與淮陽公皮豹子等督關中諸軍從散關西入,擊走方明,擒崇之。仇池平而還。

車駕伐蠕蠕,詔楚之與濟陰公盧中山等督運以繼大軍。時鎮北將軍封沓亡入蠕蠕,說令擊楚之等以絕糧運。蠕蠕乃遣姦覘入楚之軍,截驢耳而去。有告失驢耳者,諸將莫能察。楚之曰:「必是覘賊截之以為驗耳,賊將至矣。」即使軍人伐柳為城,水灌之令凍,城立而賊至。冰峻城固,不可攻逼,賊乃走散。世祖聞而嘉之。

尋拜假節、侍中、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雲中鎮大將、朔州刺史,王如故。在邊二十餘年,以清儉著聞。和平五年薨,時年七十五。高宗悼惜之,贈都督梁益秦寧四州諸軍事、征南大將軍、領護西戎校尉、揚州刺史,諡貞王。陪葬金陵。

長子寶胤,與楚之同入國。拜中書博士、雁門太守。卒。

楚之後尚諸王女河內公主,生子金龍,字榮則。少有父風。初為中書學生,入為中散。顯祖在東宮,擢為太子侍講。後襲爵。拜侍中、鎮西大將軍、開府、雲中鎮大將、朔州刺史。徵為吏部尚書。太和八年薨。贈大將軍、司空公、冀州刺史,諡康王。贈絹一千匹。金龍初納太尉、隴西王源賀女,生子延宗,次纂,次悅。後娶沮渠氏,生徽亮,即河西王沮渠牧犍女,世祖妹武威公主所生也。有寵於文明太后,故以徽亮襲。例降為公。坐連穆泰罪失爵。

延宗,父亡後數年卒。

子裔,字承業。世宗時,悅等為裔理嫡,還襲祖爵。位至後軍將軍。卒,贈征虜將軍、洛州刺史。

子藏,襲。齊受禪,例降。

纂,字茂宗,中書博士。歷司州治中、別駕,河內邑中正。永平元年卒。贈鎮遠將軍、南青州刺史,諡曰肅。

子澄,字元鏡。司州秀才,司空功曹參軍、給事中。卒,贈龍驤將軍、夏州刺史。

澄弟仲粲,武定中,尚書左丞。

悅,字慶宗。自司空司馬出為立節將軍、建興太守,轉寧朔將軍、司州別駕。遷太子左衞率、河北太守。

世宗初,除鎮遠將軍、豫州刺史。時有汝南上蔡董毛奴者,齎錢五千,死在道路。郡縣疑民張堤為劫,又於堤家得錢五千。堤懼拷掠,自誣言殺。獄既至州,悅觀色察言,疑其不實。引見毛奴兄靈之,謂曰:「殺人取錢,當時狼狽,應有所遺,此賊竟遺何物?」靈之云:「唯得一刀鞘而已。」悅取鞘視之,曰:「此非里巷所為也。」乃召州城刀匠示之,有郭門者前曰:「此刀鞘門手所作,去歲賣與郭民董及祖。」悅收及祖,詰之曰:「汝何故殺人取錢而遺刀鞘?」及祖款引,靈之又於及祖身上得毛奴所著皂襦,及祖伏法。悅之察獄,多此類也。豫州于今稱之。

悅與鎮南將軍元英攻義陽,克之。詔改蕭衍司州為郢州,以悅為征虜將軍、郢州刺史。蕭衍遣其豫州刺史馬仙琕,左軍將軍、永陽戍主陳可等率眾一萬,於三關南六十里因山起城,名為竹敦,遣其輔國將軍、濟陰太守薊沛精卒二千以戍之。後於關南四十里麻陽舊柵起城,仙琕輕騎東西為之節度。關南之民,多懷兩望。悅令西關統軍諸靈鳳掩擊,敗之,盡燔其城樓儲積,擒薊沛及其輔國將軍、軍主劉靈秀。詔曰:「司馬悅首謀義陽,征略有捷。且違京既久,屢請入朝。可遂此志,聽其赴闕。」尋詔以本將軍為豫州刺史。論義陽之勳,封漁陽縣開國子,食邑三百戶。

永平元年[5]城人白早生謀為叛逆,遂斬悅首,送蕭衍。既而邢巒復懸瓠,詔曰:「司馬悅暴罹橫酷,身首異所,國戚舊勳,特可悼念。主書董紹,銜命公行,囚漂殊域,事可矜愍。尚書可量賊將齊苟兒等四人之中分遣二人,敕揚州為移,以易悅首及紹,迎接還本。用慰亡存。」贈平東將軍、青州刺史,賜帛三百匹,諡曰莊。子朏襲爵。

朏,尚世宗妹華陽公主,拜駙馬都尉。特除員外散騎常侍,加鎮遠將軍。正光五年,公主薨。月餘,朏卒。贈左將軍、滄州刺史。

子鴻,字慶雲。性粗武。襲爵,位至都水使者。坐與西賊交通賜死。

子孝政,襲。齊受禪,爵例降。

金龍弟躍,字寶龍。尚趙郡公主,拜駙馬都尉。代兄為雲中鎮將、朔州刺史,假安北將軍、河內公。躍表罷河西苑封,與民墾殖。有司執奏:「此麋鹿所聚,太官取給,今若與民,至於奉獻時禽,懼有所闕。」詔曰:「此地若任稼穡,雖有獸利,事須廢封。若是山澗,虞禁何損?尋先朝置此,豈苟藉斯禽,亮亦以俟軍行薪蒸之用。其更論之。」躍固請宜以與民,高祖從之。還為祠部尚書、大鴻臚卿、潁川王師。以疾表求解任。太和十九年卒。贈金紫光祿大夫,賜朝服一具、衣一襲、絹一千匹。楚之父子相繼鎮雲中,朔土服其威德。

司馬景之编辑

司馬景之,字洪略,晉汝南王亮之後。太宗時歸闕,爵蒼梧公,加征南大將軍。清直有節操,太宗甚重之。卒,贈汝南王。子師子襲爵。

景之兄準,字巨之。以泰常末,率三千餘家歸國。時太宗在虎牢,授寧遠將軍、新蔡公、假相州刺史。隨駕至京。出除廣寧太守。悅近來遠,清儉有稱。世祖嘉之,賜布六百匹。後降號為平遠將軍,改為密陵侯。興光初卒。子安國襲爵。

司馬叔璠编辑

司馬叔璠,晉安平獻王孚之後也。父曇之,司馬德宗河間王。桓玄、劉裕之際,叔璠與兄國璠北奔慕容超。後西投姚興。劉裕滅姚泓,北奔屈丐。世祖平統萬,兄弟俱入國。[6]國璠賜爵淮南公。卒,無子,爵除。叔璠,安遠將軍、丹楊侯。卒。

長子靈壽,神䴥中,與弟道壽俱來歸國。靈壽,冠軍將軍、溫縣侯;道壽,寧朔將軍、宜陽子。靈壽出除陳郡太守。劉義隆侵境,詔靈壽招引義士,得二千餘人,從西平公安頡破虎牢、滑臺、洛陽三城,徙五百餘家入河內。又從討蠕蠕,西征涼州,所在著功。出為遼西太守,治有清儉之稱。太和九年卒。贈懷州刺史,諡曰靖。靈壽娶太宰、頓丘王李峻女,與婦父雅不相善,每見抑退,故位不大至。

子惠安,高祖時襲爵。歷恒州別駕、桑乾太守、太尉諮議參軍事。卒。

子祖珍,年十五,舉司州秀才。解褐員外散騎侍郎。年十八,先父卒。

祖珍弟宗龐,世宗時,父惠安以久病啟以爵轉授。解褐安定王府騎兵參軍,洛州龍驤府司馬。善射,未曾自伐。性閑淡,少所交遊。識者云其淳至。永安中卒。子嵩亮襲。

惠安弟直安,歷位尚書郎,濟北、濟南二郡太守,員外散騎常侍。蕭寶夤征鍾離,引為長史。坐軍退,免官加刑。以疾得免。尋除東平原太守。還京,為中散大夫,加征虜將軍、太中大夫,遷左將軍。正光四年卒。贈大將軍、濟州刺史。

子龍泉,滄州開府長史。

道壽長子元興,襲父爵。

子景和,給事中,稍遷揚州驃騎府長史、清河內史。正光元年卒。贈左將軍、平州刺史。

元興弟仲明,侍御史、中書舍人。以謹敏著稱。稍遷衞尉少卿,仍領舍人。出為征虜將軍、涼州刺史。坐貪殘,為御史所彈,遇赦免,積年不敍。後娶靈太后從姊為繼室,除武衞將軍、征虜將軍。轉光祿大夫,武衞如故。遷大司農卿,加安東將軍、散騎常侍。出為安北將軍、恒州刺史,常侍如故。正光五年卒。

子彥邕,有風望。正員郎。稍遷相州刺史、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天平四年卒。贈散騎常侍、都督懷洛二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懷州刺史。

司馬天助编辑

司馬天助,自云司馬德宗驃騎將軍元顯之子。劉裕自立,乃來歸闕。[7]除平東將軍、青徐二州刺史、東海公。天助招率義士,欲襲裕東平、濟北二郡及城戍,又破裕將閭萬齡軍,前後多所虜獲。拜侍中、都督青徐兗三州諸軍事、征東將軍、青兗二州刺史,公如故。真君三年,與司馬文思等南討。還,又從駕北征。在陣歿。

子元伯,字歸都。襲爵,後降溫縣子。太和中,為建威將軍、泰山太守。

【論】编辑

史臣曰:諸司馬以亂亡歸命。楚之風概器略,最可稱乎?其餘未足論也。而以往代遺緒,並當位遇。可謂幸矣。

校勘記编辑

  1. 晉宣帝季弟譙王遜之後也 南本以下諸本及北史卷二九司馬休之傳「遜」作「進」。百衲本作「遜」,汲、局二本注宋本作「遜」。錢氏考異卷二八、李慈銘《魏書札記》、張森楷《魏書校勘記》各有說。按晉書卷三七譙王遜傳,遜是進子,進死於曹魏時,封譙王的是遜,不是進。但進才是晉宣帝司馬懿季弟,遜是從子,作「遜」也有問題。作「進」作「遜」既都有問題,而宋本作「遜」,恐原來就錯。此卷史實上的謬誤較多,疑有訛脫竄亂,非魏收原文。
  2. 天興五年休之為司馬德宗平西將軍荊州刺史 按晉書卷三七譙王遜附休之傳,晉元興元年即魏天興五年(四0二)休之以襄城太守助其兄豫州刺史譙王尚之守歷陽,為桓玄所敗,奔南燕。荊州刺史自晉隆安四年四00以來就是桓玄,這時正從荊州東下攻建康。司馬休之當荊州刺史有二次,一次在桓玄敗後,又一次是在晉義熙八年魏永興四年(四一二),第二次才加「平西將軍」,上距天興五年已十年。這裏所稱官職顯誤。
  3. 為懷朔鎮將 北史卷二九「懷朔」作「懷荒」。按卷三九李寶傳云:「高宗初,代司馬文思鎮懷荒。」北史是,這裏作「懷朔」誤。
  4. 以楚之所率戶民分置汝南南陽南頓新蔡四郡 北史卷二九「南陽」作「汝陽」。按宋書卷三六州郡志豫州有「汝陽」,無「南陽」。當時僑置亦必因豫州原有此郡,疑作「汝陽」是。
  5. 永平元年 諸本「平」作「元」。按事見卷八世宗紀永平元年十月,今據北史卷二九司馬悅傳改。
  6. 劉裕滅姚泓北奔屈丐世祖平統萬兄弟俱入國 按卷三太宗紀泰常三年四一七八月劉裕滅姚泓,九月癸酉記司馬休之父子及國璠等「來降」。泰常五年五月即記國璠被殺。拓跋燾平統萬,事在始光四年四二七,國璠已先死八年。下文又稱國璠卒,一字不及被殺,却見於此卷司馬文思傳。也可怪。
  7. 劉裕自立乃來歸闕 張森楷云:「帝紀卷四上世祖紀上延和二年司馬天助來降,於宋為元嘉十年四三三,代晉久矣。此文殊疏略。」按下文稱天助「招率義士,欲襲裕東平、濟北郡及城戍,又破裕將閭萬齡軍」,「裕」字皆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