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日記十三

日记十二 日记十三
作者:鲁迅
1924年
日记十四
本作品收錄於《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晴。休假。上午得胡适之信并文稿一篇。许钦文、孙伏园来,留午饭。下午宋子佩携舒来。晚服阿思匹林片一。

  二日晴。下午李慎斋来,同至西三条胡同接收所买屋,交余款三百元讫。

  三日晴。休假。无事。

  四日晴。上午往高师讲,收薪水九元,五月分讫。午后往大学讲。

  五日晴。上午往女子师校讲。往通俗图书馆借书。收其中堂所寄书目一本。下午寄胡适之信并文稿一篇,《西游补》两本。夜服补泻丸二粒。

  六日晴,风。星期休息。下午空三来。服补泻丸二粒。夜濯足。

  七日晴,风。午后寄伏园信。往世界语校讲。夜服阿思匹林片一枚,小汗。

  八日晴。下午孙伏园来部交《呐喊》赢泉二百六十并王剑三信,即付五元豫约《山野掇拾》、《纺轮故事》各五部。往女师校以泉廿付许羡苏君,内十三元为三弟款。

  九日晴。无事。夜向培良来。

  十日晴。午后往市政公所取得买屋凭单并图合粘一枚,付用费一元。夜空三来。

  十一日晴。上午往高等师范学校讲。午后往北京大学讲。下午得孙伏园信。晚空三及声树来。

  十二日晴。晨寄孙伏园信,附答王剑三笺。往女师校讲。午后同李慎斋往本司胡同税务处纳屋税,作七百五十元论,付税泉四十五元,回至龙海轩午餐。

  十三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子佩来。下午小峰、钦文、矛尘、伏园及惠迭来。夜风。

  十四日晴。午后寄孙伏园信。从齐寿山假泉二百。得丸善书店信片。

  十五日晴。午后得和荪信,十二日太原发。与瓦匠李德海约定修改西三条旧房,工直计泉千廿。下午寄丸善书店泉五。晚李慎斋来。陈声树来。

  十六日晴。下午寄丸善书店信。晚李慎斋来。付李瓦匠泉百。

  十七日晴。午后寄三弟信。下午往师大附中校校友会讲演。往鼎香村买茶叶二斤,每斤一元。访孙伏园于晨报社,许钦文亦在,遂同往宾宴楼晚饭,买糖包子十四枚而归。得丸善明信片。

  十八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晚付李瓦匠泉二百。

  十九日晴,风。上午往女师校讲。买什物五元。下午从齐寿山假泉二百。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午前李慎斋来,同至西三条看瓦、木料,并付李瓦匠泉百。午后子佩来,未遇。下午丸山来。晚理发。

  二十一日晴。上午冯省三来。宋子佩来。下午寄胡适之信并《边雪鸿泥记》稿本一部十二册。晚付李瓦匠泉百。得小说月报社征文信,即复绝。

  二十二日晴。午后往通俗图书馆还书。游小市。

  二十三日昙。午后子佩来。寄孙伏园信。晚付李瓦匠泉二百。夜微雪。

  二十四日昙。无事。夜风。

  二十五日晴,大风。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得三弟信,二十二日发。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女师校讲。午后寄三弟信。寄师大补考卷一本。

  二十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李慎斋来,饭后同至西三条胡同看卸灰。下午昙。夜向培良来。

  二十八日晴。晨得冯省三信。上午李慎斋来,同至西三条胡同看卸灰,合昨所卸共得八车,约万五千斤。王仲猷代为至警署报告建筑。午后得孙伏园信。

  二十九日晴。上午李秉中来,字庸倩。午后寄马幼渔信。

  三十日晴。晚李慎斋来。

  三十一日晴,风。上午往警区验契。

  

二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李慎斋来,同至西三条胡同看卸灰。下午得三弟信,一月二十九日发。

  二日晴。上午得三太太信。午后得郑振铎信并板权税五十六元。赠乔大壮以《中国小说史》一册。还李慎斋代付之石灰泉十八元。晚同裘子元往李竹泉店观唐人墨书墓志。往商务印书馆买《淮南鸿烈集解》一部六册,三元。

  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郑振铎寄赠《灰色马》一本,顾一樵寄赠《芝兰与末利》一本。午后李慎斋来。晚许钦文、章矛尘来。

  四日晴。上午寄三弟信,附致郑振铎笺。午世界语校送来去年十二月分薪水泉十五元。午后往大学取去年七月分薪水十八元,又八月分者八元。下午同裘子元游小市。收去年四月分奉泉百八十。买酒及饼饵共四元。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九十七本之值二十三元二角八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

  五日昙。休假。上午晴。午李遐卿携其郎来,留之午饭。

  六日雨雪。休假。下午许钦文来。夜失眠,尽酒一瓶。

  七日晴。休假。午风。无事。

  八日昙。上午H君来。张国淦招午饭,同席吴雷川、柯世五、陈次方、徐吉轩、甘某等。下午商务馆寄来《妇女杂志》十年记念号一本。得丸善书店信。

  九日雪。下午寄胡适之信。

  十日昙。星期休息。午晴。下午游厂甸,买《快心编》一部十二本,一元四角。夜雨雪。

  十一日昙。午后晴,风。转寄俞芬小姐信两封。晚得胡适之信。

  十二日晴。休假。下午女子师校送来九月、十月分薪水共二十七元。

  十三日晴。晨母亲往八道弯宅去。午后得张凤举信,即复。转寄俞芬小姐信一。

  十四日晴,大风。午后母亲寄来花生一合。访季市。得三弟信,九日发。

  十五日晴,风。午王倬汉、潘企莘来。下午寄三弟信。

  十六日晴。午后丸善书店寄来德文《东亚墨画集》一本,其直五元,已先寄之。晚寄胡适之信并百卅[廿]回本《水浒传》一部。

  十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李庸倩与其友来。李慎斋来。母亲来,午饭后去。下午宋子佩来。许钦文来。H君来。蔡察字省三者来,不晤。

  十八日晴。上午李慎斋来,同至西三条屋巡视。往巡警分驻所取建筑执照,付手续费二元七角七分五厘。晚空三来,不晤。夜成小说一篇。

  十九日昙。午后晴。晚寄母亲汤圆十枚。夜风。

  二十日晴。午后寄女师校附属中学信。下午俞芬小姐自上海来,赠薄荷酒两瓶,水果两种。晚空三来。夜月食,风。

  二十一日晴,风。晚付李瓦匠泉百。

  二十二日晴,大风。上午往高师校讲并收六月分薪水泉十八元。午后往大学讲。往本司胡同税务处取官契纸。晚买糖两合食之。

  二十三日晴,风。上午往女师校讲。买茗一斤,一元。下午得三弟信,二十日发。

  二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下午许钦文来。

  二十五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由校医邓梦仙种痘三点,又乞其诊胁痛处,云是轻症肋膜炎,即处方一。下午寄三弟信并小说稿一篇。夜H君来。

  二十六日晴。晚往世界语校取药,不得。得李秉中信,即复。寄胡适之信。夜风。

  二十七日昙。夜李庸倩与其友人来。

  二十八日晴。上午母亲来,下午往八道弯。往山本医院诊,云是神经痛而非肋膜炎也,付诊费及药泉四元六角。夜空三及邓梦仙来,赠以《桃色之云》一册。

  二十九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同常维钧往北河沿国学专门研究所小憩。下午得秦锡铭君之父赴,赙以一元。

  

三月编辑

  一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赠夏浮筠《小说史》一本。午后往山本医院诊。下午得三弟信并书籍提单一纸,二月二十七日发。

  二日晴。星期休息。下午罗?阶、李慎斋来,王有德字叔邻来。

  三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得季市信,晚往访之。

  四日微雪。上午H君来。午后往山本医院诊。夜校《小说史》下卷讫。

  五日昙。无事。夜风。

  六日昙。下午往山本医院诊。得三弟信,三日发。夜校定师大附中讲稿一篇讫。

  七日晴。上午往师校讲。以讲稿交徐名鸿君。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孙伏园来部,示以春台所作之《大西洋之滨》。夜世界语{送}校送来一月上半及二月下半之薪水泉共十五元。读春台所作《大西洋之滨》讫。

  八日晴。晨往女师校讲。上午往山本医院。三太太携马理子来。下午往山本医院诊。夜H君来。寄孙伏园《大西洋之滨》及《中国小说史》下卷稿。

  九日晴,风。星期休息。下午伏园来。子佩来。钦文来。夜得朱可铭信,东阳发。

  十日晴。上午母亲来,午后去。往世界语校讲。得丸善明信片。夜濯足。

  十一日晴。午后往山本医院诊。下午寄丸善信并泉一元六角。寄二弟信。夜李廉倩来。微风。

  十二日晴,风。无事。

  十三日晴,风。午后往山本医院诊。

  十四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午后往北京大学讲。下午得张梓生信。晚伏园来并交前新潮社所借泉百。夜向培良来。

  十五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上午往山本医院诊。旧存张梓生家之书籍运来,计一箱,检之无一佳本。下午寄常维钧《歌谣》周刊封面图案二枚。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下午空三来。晚李慎斋来。付李瓦匠泉百。

  十七日晴。上午李慎斋来。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寄三弟信,附小说稿及复张梓生信。

  十八日晴。午后郁达夫赠《创造》一本。往山本医院诊。下午得许诗荀结婚通知,贺以二元。寄师大注册部信。

  十九日晴。晚得孙伏园信。

  二十日昙。午后往山本医院诊。得三弟信,十七日发。夜H君来。

  二十一日昙。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下午雨一阵。

  二十二日晴。晨母亲来。往女子师范校讲。下午寄三弟信。往山本医院诊。夜风。

  二十三日晴,风。星期休息。下午钦文来。晚伏园来。夜甚惫,似疲劳,早卧。

  二十四日晴,下午昙。得三弟信,廿一日发。寄伏园小说稿一篇。夜风。身热不快。断烟。

  二十五日晴。午后往山本医院诊,云是感冒。夜H君来。得师大信,极谬。

  二十六日晴。终日偃息。

  二十七日晴。晨寄师大信辞讲师。寄北大、女师信请假。午后往山本病院诊。下午许钦文来。晚李慎斋来。

  二十八日昙。下午伏园来并赠小菜四包。钦文来。

  二十九日晴,风。午后往山本医院诊。下午子佩来。寄三弟信。顾世明、汪震、卢自然、傅岩四君来,皆师大生。夜得三弟信,二十六日发。得玄同信。自二十五日至此日皆休假,闲居养病,虽间欲作文,亦不就。

  三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杨遇夫来。午后理发。李庸倩及其友来。吕生等来,皆世界语校生。晚因观白塔寺集,遂〔往〕西三条宅一视。夜李慎斋来。

  三十一日晴。午后寄钱玄同信。往山本医院诊。下午从李慎斋假泉五十,付李瓦匠泉百。寄孙伏园信。

  

四月编辑

  一日昙,晚小雨。买茗一斤,一元。夜校《小说史》三十叶。

  二日昙,风。下午寄伏园《小说史》稿校本。钱稻孙嫁女,送泉一元。

  三日昙,大风。午后省三来。

  四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并支薪水十八元。午后往大学讲。常维钧赠《歌谣》周刊纪念刊二本。下午商务印书馆寄来《东方杂志》纪念刊上、下二册。丸善书店寄来《比亚兹来传》一本。晚孙伏园来并交泉百,乃前借与新潮社者,于是清讫。买饼饵一元五角。

  五日晴。清明,休假。午后视三条胡同屋。晚省三来假去泉二元。夜风。

  六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许钦文来。下午李宗武携其侄来。

  七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而无课,遂至顺城街访陈空三。下午收奉泉百零二,去年四月分之三成一也。还李慎斋泉五十。

  八日晴。休假。午后大风。往北大取薪水十元,八月分讫。往崇文门内信义药房买杂药品。往东亚公司买《文学原论》、《苦闷之象徵》、《真宓佯 》各一部,共五元五角。往中央公园小步,买火腿包子卅枚而归。

  九日晴。午后李生来。大学赠《歌谣》增刊五本,即赠季市二本,寿山一本。

  十日晴。上午得李庸倩信。

  十一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夜校《小说史略》。

  十二日昙。晨往女子师校讲。午后往北大取九月分薪水泉十二。往一五一公司买木工用小器一副,二元。往平安电影公司看《萨罗美》。世界语校学生来,未遇,留函而去。得胡适之信并书泉四十五元。晚许钦文来,交以《小说史》校稿,托其转交伏园也。夜得三弟信并商务馆稿费四十元。至夜半钞小说一篇讫。

  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至中央公园四宜轩。遇玄同,遂茗谈至晚归。

  十四日晴。上午声树来。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以书钱四十五元交齐寿山,托转付。

  十五日昙。上午钱稻孙来,见借《中央美术》四本。下午得和森信,十二日并州发。寄三弟信并小说稿一篇,又许钦文者二篇。晚H君来。

  十六日晴。晚往女师校文艺研究会,遇顾竹侯、沈尹默。

  十七日晴,下午风。往西三条宅。付李瓦匠泉卅。

  十八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并支薪水泉廿六。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大风。

  十九日晴。晨往女师校讲。午后往开明戏园观非洲探险影片。寄季市以《小说史略》讲义印本一束,全分俱毕。北大寄来《国学季刊》第三期一本。夜空三来。得李庸倩信。

  二十日晴,大风。星期休息。下午杨遇夫来。许钦文来。

  二十一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寄李仲侃信。寄和森信。

  二十二日昙,风。下午往西三条胡同宅。得伏园信并校稿,即复。

  二十三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听小坂狷二君演说。

  二十四日晴。上午李仲侃来,未见。午后昙,大风。下午得三弟信,二十一日发。

  二十五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在月中桂买上海竞马采票一张,十一元。往北大讲。下午从齐寿山借泉百。收去年四月分奉泉卅。收孙伏园寄校稿。

  二十六日晴。晨往女师校讲。上午往留黎厂买什物。午后往视西三条胡同宅。下午寄三弟信并竞马券一枚。寄还伏园校稿。

  二十七日晴。星期休息。午后昙,风。无事。

  二十八日昙。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小雨。晨报社送来稿费十五元。

  二十九日晴。午后母亲往八道弯宅去。下午寄三弟信。夜濯足。

  三十日晴。午后郁达夫来。往西三条胡同视所修葺之屋。付李瓦匠泉廿。还齐寿山泉五十。夜风。

  

五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李慎斋来,同至四牌楼买玻黎十四片,十八元五角,又同至西三条胡同宅。下午夏穗卿先生讣来,赙二元。得谢仁冰母夫人讣,赙一元。晚李庸倩来。

  二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往中央公园饮茗,并观中日绘画展览会。三日晴。晨寄胡适之信。寄张永善信。寄张目寒信。往女师校讲。上午往留黎厂买《师曾遗墨》第一、第二集各一册,共泉三元二角。午后李慎斋来。

  四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孙伏园来并交春台寄赠之印画四枚。

  五日晴。上午H君来,付以泉十二。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得三弟信,二日发,即寄以《全国中学所在地名表》一本。夜得李庸倩信。

  六日晴。晨母亲来,午后往八道弯宅。下午寄三弟信。高阆仙赠《论衡举正》一部二本。收三弟所寄回许钦文稿一篇。晚买茗一斤,一元;酒酿一盆,一角。李小峰、章矛尘、孙伏园来。季市欲雇车夫,令张三往见。

  七日昙。下午清水安三君来,不值。

  八日昙。午后往集成国际语言学校讲。下午往吊夏穗卿先生丧。晚孙伏园来部,即同至中央公园饮茗,逮夕八时往协和学校礼堂观新月社祝泰戈尔氏六十四岁生日演《契忒罗》剧本二幕,归已夜半也。

  九日晴,大风。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往公园饮食。晚得春台信。

  十日晴。晨往女师校讲。上午往李慎斋寓。午后李慎斋来,同至西三条胡同宅,并呼漆匠、表糊匠估工。下午收去年四月分俸泉卅。寄孙伏园信并校正稿。

  十一日昙。星期休息。午后往广慧寺吊谢仁冰母夫人丧。往晨报馆访孙伏园,坐至下午,同往公园啜茗,遇邓以蛰、李宗武诸君,谈良久,逮夜乃归。

  十二日晴。李瓦匠完工,付泉卅九元五角讫。午后往世界语校讲。

  十三日昙。上午子佩来并见借泉二百。下午得三弟信,十日发。往西三条胡同看屋加油饰。托俞小姐乞画于袁??先生,得绢地山水四帧。夜孙伏园持《纺轮故事》五本至,即赠俞、袁两公各一本。风。

  十四日晴,大风。午后往商务印书馆买《邓析子》、《申鉴》、《中论》、《大唐西域记》、《文心雕龙》各一部,共二元八角。又棉连纸印《太平乐府》一部二本,四元。得三弟所寄荔丞画一帧。下午寄三弟信。

  十五日晴,午后风。往集成学校讲。下午访常维钧,以其将于十八日结婚,致《太平乐府》一部为贺。得郑振铎信并版税泉五十五元。晚寄伏园信。

  十六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并取薪水泉二十三元,为九月分之六成三。午后往北大讲并取薪水泉十一元,为九月分之余及十月分之少许。往中央公园饮茗,食馒首。下午寄郑振铎信。

  十七日晴。晨往女师校讲。午后风。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大风。许钦文来。下午孙伏园来。

  十九日昙,风。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以《纺轮故事》一册赠季市。

  二十日晴。晨母亲来,午后仍往八道弯宅。访李慎斋,邀之同出买铺板三床,泉九元。收奉泉六十六元,去年四月分之余及五月分之少许。还齐寿山泉五十。寄孙伏园校稿并信。得三弟信,十六日发,属以泉十交芳子太太。晚往山本医院视芳子疾,并致泉十,又自致十。夜风。

  二十一日晴。午后寄三弟信。往三条胡同宅视。付漆匠泉廿一,表糊匠泉十二。晚以女师校风潮学生柬邀调解,与罗膺中、潘企莘同往,而续至者仅郑介石一人耳。H君来。夜雷电而雨。

  二十二日昙。午后往集成学校讲。下午骤雨一陈。寄孙伏园校稿。

  二十叁日晴,风。晨诗荃来。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买《中古文学史》、《词余讲义》、《文字学形义篇》及《音篇》各一本,共泉一元。往中央公园饮茗并食馒首。晚孙伏园来。得吴家镇母夫人计,赙泉一。夜诗荃来。

  二十四日晴。晨往女师校讲。上午往图书分馆访子佩不值,下午复访之,还以泉百。付漆工泉廿。夜收拾行李。

  二十五日星期。晴。晨移居西三条胡同新屋。下午钦文来,赠以《纺轮故事》一本。风。

  二十六日晴。上午季市见访并赠花瓶一事,茶具一副六事。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往山本医院看三太太。晚得李庸倩信。

  二十七日晴,风。下午寄李庸倩信,附与胡适之函。晚赴撷英居,应诗荃之邀。

  二十八日晴。上午母亲来。午后子佩来。下午随母亲往山本医院诊病。

  二十九日晴。午后往集成校讲。下午得和森信,廿七日发。得三弟信,廿六日发。收去年五月分奉泉五十。晚伏园来,并与钦文合馈火腿一只。夜往山本医院。

  三十日晴,热。上午往师大讲并取去年九月分薪水泉七元。午后往北大讲。假李庸倩以泉五十。遇许钦文,邀之至中央公园饮茗。夜风。

  三十一日昙。晨往女子师范校讲。上午买旧卓倚共五件,泉七元。午访孙伏园于晨报社,在社午饭。下午往鼎香村买茗二斤,二元。往商务印书馆买《新语》、《新书》、《嵇中散集》、《谢宣城诗集》、《元次山集》各一部,共七本,泉二元二角。以粗本《雅雨堂丛书》卖与高阆仙,得泉四元。夜濯足。

  

六月编辑

  一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子佩来。晚往山本医院。夜校《嵇康集》一卷。

  二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寄三弟信。得伏园信。夜得胡适之信并赠《五十年来之世界哲学》及《中国文学》各一本,还《说库》二本。有雨点。

  三日昙。上午李慎斋来。午后理发。下午大雨一陈。夜校《嵇康集》一卷。

  四日晴。上午小金阮宅寄来干菜一篓。下午寄孙伏园校稿。报建筑工竣。

  五日晴。午后往集成校讲。访胡适之不见。下午收去年五月分奉泉百,六月分者六十九。买威士忌酒、蒲陶干。夜H君来。往山本医院。

  六日晴。旧历端午,休假。终日校《嵇康集》。晚李人灿君来并示小说稿二本。

  七日昙。上午往女子师校讲。午访孙伏园。寄胡适之信。下午得三弟信,三日发。夜风。校《嵇康集》至第九卷之半。雨。

  八日昙。星期休息。晨母亲来。上午得三弟信,五日发。下午矛尘、钦文、伏园来。王、许、三俞小姐等五人来。夜校《嵇康集》了。

  九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往山本医院。下午巡警来丈量。李人灿君来。

  十日晴。上午寄三弟信。午后往右四区分署验契。下午风。夜撰校正《嵇康集》序。十一日晴,风。晨得杨[陈]翔鹤君信。上午寄郑振铎信。寄阮和森信。往山本医院为母亲取药。寄伏园校稿。下午往八道湾宅取书及什器,比进西厢,启孟及其妻突出骂詈殴打,又以电话招重久及张凤举、徐耀辰来,其妻向之述我罪状,多秽语,凡捏造未圆处,则启孟救正之,然终取书、器而出。夜得姚梦生信并小说稿一篇。

  十二日晴。午后至集成校讲。晚伏园来。李庸倩来。

  十三日晴。上午往师范大学考。在商务馆买《潜夫论》、《蔡中郎集》、《陶渊明集》、《六臣注文注[选]》各一部,共三十六本,泉十元四角。收师大九月分俸泉陆元,十月分者十九元。

  十四日晴。上午往女子师校讲。午访孙伏园交校稿。下午昙,晚大风一陈。

  十五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郁达夫来。晚雷雨一陈。

  十六日小雨。上午复陈翔鹤信。复姚梦生信。午暴雨,遂不赴世界语校讲。下午霁,整顿书籍至夜。月极佳。

  十七日晴。下午孙伏园持校稿来,即校讫,并作正误表一叶。晚李庸倩来。

  十八日晴。午往山本医院。下午李仲侃来。得伏园信。晚声树来。

  十九日小雨。上午寄集成学校信请假。午往山本医院取药。夜H君来,假泉十。

  二十日晴。下午得久孙信,十二日发。晚孙伏园来并持到《中国小说史略》下卷一百本,即以一本赠之,又赠矛尘、钦文各一托转交,又付女师校五十本亦托携去。

  二十一日晴。上午往女师校讲。赠夏浮云、戴螺?、潘企莘、郑介石、李仲侃、宗武、徐吉轩、向培良、许季市以《中国小说史》下卷各一本。下午得陈翔鹤信。晚张[李]人灿来。出访季市不值,以携赠之干菜一包、《小说史略》下卷一本交诗英。至滨来香食冰酪并买蒲陶干,又购饼六枚持至山本医院赠孩子食之。

  二十二日晴。星期休息。下午许钦文来。晚伏园来。李小峰、章矛尘来。

  二十三日昙。上午同母亲往山本医院诊。午后小雨即止。晚俞小姐来,赠以《中国小说史略》下卷一本,又以一本托转赠袁小姐。夜雨。阅女子师范试卷讫。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集成学校信,即复。寄久巽信。寄女师校试卷四十三本,分数单两张。赠齐寿山《小说史略》上、下各一本。裘子元赠永元十一年断砖拓片一枚,花砖拓片十枚,河南信阳州出,历史博物馆藏。下午子佩来。晚李庸倩来。

  二十五日晴。午往山本医院取药。夜阅师校试卷。

  二十六日晴。上午得子佩信并北大招生广告,即以广告转寄俞小姐。午后往国际语言学校讲。赠胡适之《小说史略》下一本。下午得李仲侃信。收久巽所寄干菜一篓。夜阅师校试卷讫。

  二十七日晴,热。上午寄师校试卷二十本。寄钱玄同《小说史》下卷一本。晚李仲侃招饮于颐乡斋,赴之,同席为王云衢、潘企莘、宋子佩及其子舒、仲侃及其子。

  二十八日晴。午后赴北京大学监考。下午访李庸倩。

  至晨报社访孙伏园,而王聘卿亦在,遂至先农赴西北大学办事人之宴,约往陕作夏期讲演也,同席可八九人。大风旋止。买四尺竹床一,泉十二元。子佩送榆木几二。

  二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下午伏园来。晚向培良来。空三来。

  三十日晴。午访孙伏园,遇玄同,遂同至广和居午餐。下午同伏园至门匡胡同衣店,定做大衫二件,一夏布一羽纱,价十五元八角,又至劝业场一游。得傅佩青信,王品青转来。夜风。

  

七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访季市。午伏园来部,同至西吉庆午餐,又同至女师附中校观游艺会一小时许。晚许钦文来。

  二日昙,午雨。得向培良信。晚晴。

  三日昙。休假。午后访郁达夫,赠以《小说史》下卷一本。访孙伏园,下午同至劝业场买行旅用杂物。寄三弟信。寄幼渔信,附向培良笺。晚雨一陈旋止。夜郁达夫偕陈翔鹤、陈厶君来谈。

  四日昙,午雨。往季市寓午餐。午后往市政公所验契。晚伏园、小峰、矛尘来,从伏园假泉八十六元。王捷三来约赴陕之期。

  五日晴。上午从季市假泉廿。寿山赠阿思匹林三筒。寄北大考卷十九本。寄马幼渔、常维钧《小说史》下卷各一册。午后三弟来。下午李庸倩来。子佩来谈。夜往西庆堂理发并浴。李仲侃来,不值。

  六日昙。星期休息。上午三弟来。李庸倩偕常君来,假旅费十元,又赠以《小说史略》各一部。午后幼渔来。下午小雨即止。晚伏园来。夜小雨,旋即大雨。

  七日昙。上午三弟来并交西谛所赠《俄国文学史略》一本。寄女子师校考卷一本。寄向培良信。雨。午往山本医院,以黄油饼十枚赠小土步。晚晴。赴西车站晚餐,餐毕登汽车向西安,同行十余人,王捷三招待。

  八日忽晴忽雨。下午抵郑州,寓大金台旅馆。晚与四五同伴者游城内。

  九日晴。上午登汽车发郑州。夜抵陕州,张星南来迎,宿耀武大旅馆。

  十日晴。晨登舟发陕州,沿河向陕西。下午雨。夜泊灵宝。十一日昙。晨发灵宝。上午遇大雨,逆风,舟不易进,夜仍泊灵宝附近。

  十二日晴。晨发舟,仍逆风,雇四人牵船以进。夜泊阌乡。腹写。

  十三日星期。晴。晨发阌乡。下午抵潼关,夜宿自动车站。腹写,服Help两次十四粒。

  十四〔日〕晴。晨发潼关,用自动车。午后抵临潼,游华清宫故址,并就温泉浴。营长赵清海招午饭。下午抵西安,寓西北大学教员宿舍。寄母亲信。晚同王峄山、孙伏园至附近街市散步,买?榈扇二柄而归。

  十五日昙。午后游碑林。在博古堂买耀州出土之石刻拓片二种,为《吴[蔡]氏造老君象》四枚,《张僧妙碑》一枚,共泉乙元。下午赴招待会。晚同张勉之、孙伏园阅市,历三四古董肆,买得乐妓土寓人二枚,四元;四喜镜一枚,二元;?头二枚,一元。

  十六日晴。午后同李济之、蒋廷辅、孙伏园阅市。晚易俗社邀观剧,演《双锦衣》前本。

  十七日昙。午同李、蒋、孙三君游荐福及大慈恩寺。夜观《双锦衣》后本。

  十八日昙。午后小雨即霁。同李济之、夏浮筠、孙伏园阅市一周,又往公园饮茗。夜往易俗社观演《大孝传》全本。月甚朗。

  十九日晴。午后往南院门阎甘园家看画。晚往张辛南寓饭。

  二十日晴。上午买杂造象拓片四种十枚,泉二元。赴夏期学校开学式并摄景。夜小雨。赠李济之《小说史略》上、下二本。

  二十一日雨。上午讲演一小时。晚讲演一小时。夜赴酒会。

  二十二日雨。午前及晚各讲演一小时。

  二十三日昙。上午小雨。讲演二小时。午后晴。王焕猷字儒卿来。晚与五六同人出校游步,践破砌,失足仆地,伤右膝,遂中止,购饼饵少许而回,于伤处涂碘酒。

  二十四日晴。上午寄母亲信。寄季市信。午前讲演一小时。晚赴省长公署饮。二十五日晴。上午讲演一小时。午后盛热,饮苦南酒而睡。

  二十六日晴,热。午前讲演一小时。晚王捷三邀赴易俗社观演《人月圆》。

  二十七日晴,热。星期休息。午后大风。

  二十八日晴。上午讲演一小时。午后收暑期学校薪水泉百。下午讲演一小时。

  二十九日晴。午前讲演一小时,全讲俱讫。午后雷雨一陈即霁。下午同孙伏园游南院门市,买弩机一具,小土枭一枚,共泉四元。晚得李庸倩信,二十一日发。夜风。

  三十日晴。上午托孙伏园往邮局寄泉八十六元还新潮社。下午往讲武堂讲演 约半小时。夜风。

  三十一日晴,热。上午尊古堂帖贾来,买《苍公碑》并阴二枚,《大智禅师碑侧画象》二枚,《卧龙寺观音象》一枚,共泉一元。下午雷雨一陈即霁。

  

八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同孙伏园阅古物肆,买小土偶人二枚,磁鸠二枚,磁猿首一枚,彩画鱼龙陶瓶一枚,共泉三元,以猿首赠李济之。买弩机大者二具,小者二具,其一有字,共泉十四元。晚储材馆招宴,不赴。大雷雨。

  二日昙,上午晴。下午寄母亲信。

  三日晴。星期。上午同夏浮筠、孙伏园往各处辞行。午后收暑期学校薪水并川资泉二百,即托陈定谟君寄北京五十,又捐易俗社亦五十。下午往青年会浴。晚刘省长在易俗社设宴演剧饯行,至夜又送来《颜勤礼碑》十分,《李二曲集》一部,杞果、蒲陶、蒺藜、花生各二合。风。

  四日晴。晨乘骡车出东门上船,由渭水东行,遇逆风,进约廿里即泊。

  五日晴。小逆风,晚泊渭南。

  六日晴。逆风,夜泊华州。

  七日晴。逆风,向晚更烈,遂泊,离三河口尚十余里。

  八日昙。午抵潼关,买酱莴苣十斤,泉一元。午后复进,夜泊阌乡。

  九日晴。逆风。午抵函谷关略泊,与伏园登眺,归途在水滩拾石子二枚作记念。下午抵陕州,寓耀武大旅馆,颇有?虫,彻夜不睡。

  十日星期。晴。晨寄刘雪亚信。寄李济之信。乘陇海铁路车启行,午后抵洛阳,寓洛阳大旅馆。下午与伏园略游城市,买汴绸一匹,泉十八元;土寓人二枚,八角。晚在景阳饭庄饭。雨一陈即霁。

  十一日晴。晨乘火车发洛阳。上午抵郑州,寓大金台旅馆。午后同伏园往机关枪营访刘冀述君。阅古物店四五家,所列大抵赝品。晚发郑州。

  十二日晴。黎明车至内丘,其被水之轨尚未修复,遂步行二里许,至冯村复登车发。夜半抵北京前门,税关见所携小古物数事,视为奇货,甚刁难,良久始已,乃雇自动车回家。理积存信件,中有胡适之信,七月十三日发;三弟信,八月一日发;商务印书馆所寄稿费十六元;女子师范学校所寄去年十一月分薪水十三元五角,又聘书一纸。余不具记。

  十三日晴。下午寄胡适之信。寄还女师范校聘书。访李慎斋,赠以长生果、枸杞子各一合,汴绸一匹,《颜勤礼碑》一分。往山本医院视三太太疾,赠以零用泉廿。赠重君蒲陶干一合。夜雨。浴。

  十四日昙。晨寄三弟信。寄伏园信。上午晴。下午H君来。晚李慎斋来,交所代领六月分奉泉百六十五元,又已代为付新屋税泉四十二元,即还之。得朱可铭信,七月十九日东阳发。感冒,服药。

  十五日昙。晨访季市,还以泉十,赠以鱼龙陶瓶一,四喜镜一,《颜勤礼碑》一分,酱莴苣二包。下午品青、矛尘、小峰、伏园、惠迭来。

  十六日昙。上午寄三弟信。往师范大学取去年十月及十一月薪水泉各十七元。买《师曾遗墨》第三集一本,一元六角。赠徐思贻以《颜勤礼碑》一分,徐吉轩、齐寿山各二分。晚李庸倩来并赠南口所出桃十一枚。

  十七日雨。星期休息。上午得三弟信,十四日发。下午钦文来。空三来。晚晴。

  十八日昙。上午寄三弟信。寄李约之《中国小说史略》二本。寄李级仁《桃色之云》一本。戴螺?赠自画山水一帧,赠以《颜勤礼碑》一分。下午向培良来。晚伏园来。夜雨。

  十九日雨,午晴。寄紫佩信并酱莴苣一包。赠吉轩以枸杞子一合。晚夏浮筠同伏园来,邀至宣南春夜饭。

  二十日晴。下午李庸倩持来尚献生所赠照象一枚。

  二十一日晴。下午伏园来。晚H君来。

  二十二日晴。午后往松云阁,置持畚偶人一枚,泉二。至德古斋买《吕超静墓志》一枚,亦泉二。下午李庸倩来。宋子佩来。新潮社送来再板《呐喊》二十本。

  二十三日晴。晨得三弟信,二十日发。上午以《中国小说史略》及《呐喊》各五部寄长安,分赠蔡江澄、段绍岩、王翰芳、昝健行、薛效宽。以《吕超静墓志》交吴雷川,托转送邵伯?。午得商务分馆信,是收据两纸。下午寄许钦文信并收据一纸。寄昝健行信。晚大风雨,雷电,继以小雨。

  二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三弟信。寄伏园信。下午伏园来并赠毕栗一枚,长安出。夜录碑。雷电,无雨。

  二十五日昙,午小雨。以《呐喊》一本赠季市。午晴。晚工缮墙垣讫,用泉十一元。

  二十六日昙,午晴。下午得伏园信二,即复。李庸倩来。三弟寄来衣一件。

  二十七日晴。午往商务印书馆取稿费六元。往番禹新馆买《晨风阁丛书》一部十六本,八元。

  二十八日昙。上午得李庸倩信。寄三弟信。下午常惟钧来。

  二十九日昙。上午复李庸倩信。午小雨即晴。得昝健行、薛效宽信。下午李济之、孙伏园来。向培良来。夜田君等来。H君来,假去泉廿五。

  三十日晴。下午张目寒来。不快,似发热,夜腹写,服药三粒。

  三十一日晴。星期休息。午李人灿来,因疲未见,见赠《比干墓题字》及《观世音象》各一枚。服阿思匹林片四。

  

九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寄孙伏园信。李庸倩来,假以泉廿。晚钦文、矛尘来,矛尘见赠《月夜》一册。夜小峰、伏园来。

  二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八月三十日发。寄朱可民信并泉五十。夜得胡适之信。

  三日晴。上午得李庸倩信并吴吾诗。午后往孔庙演礼。夜收西大所寄讲稿一卷。

  四日晴。上午得孙伏园信并《边雪鸿泥记》稿子两本。以《观世音象》赠徐吉轩。下午寄三弟信。夜得李庸倩信。夜半往孔庙,为丁祭执事。

  五日昙。下午姚梦生来,字曰裸人。夜订阅西北大学讲稿。小雨。

  六日雨。上午以补考题目寄北大注册部。午后改订讲稿,至夜半讫。

  七日晴。星期休息。夜H君来。

  八日晴。上午以改定之讲稿寄西北大学出版部。自集《离骚》句为联,托乔大壮写之。下午孙伏园、李晓峰来并交《桃色之云》板权费七十。晚李庸倩来。

  九日晴。上午寄昝健行、薛效宽信。取增修房屋补税契来,其税为四十二元。午往山本医院交泉五十。下午收《小说月报》第七期一本。

  十日晴。齐寿山为从肃宁人家觅得"君子"专一块,阙角不损字,未定直,姑持归,于下午打数本。俞芳、俞藻小姐来延为入学保证人,即为书保证书讫。夜雨而雷电且风。校杂书。

  十一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六日发。下午许钦文来。修蠹书。

  十二日晴。午后得西北大学出版部信。往北京大学取去年十月薪水余款十三元,又十一月及十二月全分各十八元。访李庸倩,不值。略游公园。晚孙伏园、李小峰来并交《桃色之云》板税四十七元。夜补蠹书。

  十三日昙。旧历中秋,休假。上午得朱可民信,八日发。李若云为送李慎斋所代领奉泉百十五元来,若云名维庆,慎斋子。午后晴,夜小雨。

  十四日昙。星期休息。上午杨荫榆、胡人哲来。午后罗?阶、李若云来,罗君赠屏四幅,自撰自书。下午潘企莘来并赠板鸭一只,梨一篓,返鸭受梨。三弟寄来《妇女问题十讲》一本,章锡箴赠,八日付邮。晚李庸倩来,属为其友郭尔泰、朱曜冬作入南方大学保证,即书证书讫。

  十五日昙。得赵鹤年夫人赴,赙一元。晚声树来。夜风。

  十六日雨。上午得世界语校信,即复。午后以《月夜》寄还张目寒。下午得邵伯?信。晚矛尘、伏园来。

  十七日晴。晚往图书分馆访子佩,还以泉五十。

  十八日晴。上午得胡人哲信并稿二篇。午后寄三弟信。下午往师范大学取去年十一月分薪水十九元,又十二月分者十四元。在德古斋买杂造象十九种二十四枚,共泉五元。在李竹庵家买玉 大小二枚,二元。在商务馆买杂书三种四本,一元六角。夜略整理砖拓片。

  十九日昙。夜H君来。夜半小雨。

  二十日晴。上午张目寒来并持示《往星中》译本全部。午后昙,风。

  二十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幼渔来,赠以"君子"专?本一分。许钦文来。下午孙伏园来。夜整理专拓片。看《往星中》。

  二十二日晴。午后复胡人哲信。夜译《苦闷的象征》开手。

  二十三日晴。午后理发。得朱孝荃赴,赙泉二元。夜H君来。

  二十四日晴。上午陆秀贞、吕云章来。晚往山本医院交泉十二。得李庸倩信。

  二十五日昙。休假。上午寄马幼渔信。寄李庸〔倩〕信。午幼渔来。钦文来并持示小说三篇。晚得胡人哲信并文二篇。

  二十六日小雨即止。下午得幼渔信。晚小峰、伏园、惠迭来。

  二十七日晴。上午寄张目寒信。寄李庸倩信。寄孙伏园信。寄许羡苏、俞芬小姐信。得阮久巽信,二十日绍兴发。午后得伏园信并草稿纸一束。晚得李庸倩信。夜H君来。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吴冕藻、章洪熙、孙伏园来。

  二十九日晴。午后寄李庸倩信。寄伏园信二。以六元买"君子"专成。夜雨。得李级仁信。夜半星见。

  三十日晴。晚往山本医院。李庸倩来。

  

十月编辑

  一日昙。午后得三弟信,九月二十七日发。寄伏园信。夜雨。

  二日雨。上午得和森信。得胡人哲信并文二篇。午后晴。寄吴[胡]人哲信并文三篇。寄伏园信并译稿二章。协和之弟达和续娶,简来,送礼二元。晚得张目寒信。夜章洪熙、孙伏园来。新潮社送来《徐文长故事》二册。

  三日晴。上午得三太太信。午后寄常维钧信。寄三弟信。往世界语校讲。下午以《徐文长故事》一册赠季市。往女师校讲并收去年十二月分薪水十叁元五角。晚往山本医院并交泉二十。得伏园信二函并排印讲稿一卷。夜风。

  四日晴。晚空三来。夜重装《隶释》八本讫。

  五日晴。星期休息。晚伏园来。三太太来。

  六日昙。下午俞小姐来并送手衣一副。夜风。

  七日昙。上午得伏园信。

  八日晴。下午寄伏园信并译文一章。

  九日晴。午后往历史博物馆。夜濯足。

  十日晴。休假。午后张目寒来。下午伏园、惠迭来。寄女师注册课信。寄陈声树信。夜译《苦闷的象征》讫。

  十一日晴。午后往北大取一月分薪水十八元。往东亚公司买《近代思想十六讲》、《近代文芸十二讲》、《文学十讲》、《赤露见タOO之记》各一部,共泉六元八角。晚得伏园信。夜H君来。

  十二日晴。夜[星]期休息。下午顾颉刚、常维钧来。下午许钦文来。夜李庸倩来。

  十三日晴。午吴[胡]萍霞女士来。午后往女师校讲,晚孙伏园、章洪熙来。

  十四日昙。午后往世界语专校讲。下午伏园转来夏浮筠信片一。夜大风。

  十五日昙,大风。上午后[得]段绍岩信,八日长安发。下午寄和森信。收去年七月奉泉二十六元。

  十六日晴。午得胡萍霞信并文稿,午后复,又代发寄晨报社信片。寄三弟信。寄孙伏园译稿三章。

  十七日昙。上午得春台信并画信片二枚,九月廿一日里昂发。往师范大学讲并收薪水泉十一元。午后往北京大学讲。买《古今杂剧》三十种一部五本,二元。

  十八日晴。上午得三太太信,昨日西山发。晚李庸倩来。夜风。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胡萍霞信。得《人类之为 》一本,盖SF君寄赠。晨报社送来《副镌》合订本二本。下午章矛尘、孙伏园来。

  二十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十四日发。午后寄伏园信。往女师校讲。下午得伏园信。得李庸倩信。

  二十一日晴。上午寄李庸倩信。买煤一吨十三元,车钱一元二角。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得章矛尘信。

  二十二日晴。上午李庸倩来别,赆以泉廿。午后许钦文来。

  二十三日晴。上午李庸倩来。晚H君来,交以泉十。

  二十四日晴。上午往师范大学讲。午后往北京大学讲。

  二十五日昙。午后伏园来。往季市寓商量译文。

  二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胡萍霞信。午伏园、惠迭来。下午昙。晚李庸倩来。夜小雨。

  二十七日昙。午后往女师校讲。下午得伏园信。晚H君来并交所代买《象牙之塔 出 》、《十字街头 行ク》各一本,共泉四元二角。

  二十八日晴。上午H君来。午后寄常维钧信。往世界语专校讲。下午寄胡萍霞信。从季市假泉十。晚宋子佩来。收北大《社会科学季刊》一本。

  二十九日晴。午后许钦文来。晚收《旅伴》一本,李小峰寄赠。

  三十日晴。上午H君来并交线衫一件,托寄去泉五。

  下午从子佩假泉五十,还季市十。

  三十一日晴,风。上午得胡平霞信。往师范大学讲。午后往北京大学讲。晚得三弟信,二十六日发。夜译文。指《苦闷的象征》译稿。八日、十六日所寄译稿同此。

  

十一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得李庸倩信。夜译论一篇讫。

  二日昙。星期休息。上午郁达夫来。下午许钦文来。李庸倩来。

  三日晴。上午许钦文来。孙伏园来。午后昙。夜章洪熙来。

  四日晴。上午得胡萍霞信。午后往世界语校讲。

  五日晴。上午王捷三来。下午寄三弟信并文稿一篇,又许钦文者三篇。

  六日晴。上午得胡萍霞信并文稿一篇。夜风。

  七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得三太太信。

  八日晴,风。午后寄胡萍霞信。收去年七月分奉泉廿三元。晚伏园、衣萍来。

  九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张目寒来。许钦文来。

  十日晴。午后往女子师校讲。往小市买小说杂书四种十本,共泉一元。高阆仙赠《淮南子集证》一部十本。收世界语校十月分薪水泉十五元。

  十一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

  十二日晴,风。午后女师校送来一月分薪水六元。

  十三日晴。上午有一少年约二十余岁,操山东音,托名闯入索钱,似狂似犷,意似在侮辱恫吓,使我不敢作文,良久察出其狂乃伪作,遂去,时约十时半。访衣萍。晚伏园、矛尘来。衣萍来。

  十四日晴。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得和森信,二日发。

  十五日晴。晚小峰、伏园送《语丝》五分来。赙陶书臣父丧泉二元。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午后荆有麟来。下午子佩来。夜矛尘、伏园来,以泉拾元交付之,为《语丝》刊资之助耳。

  十七日晴。午后往女师校讲并收薪水泉二元。夜衣萍、伏园来。

  十八日昙。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访陈文虎。访俞小姐。访章衣萍。夜衣萍、伏园来。小雨,夜半成雪。

  十九日雪。上午得三弟信,十二日发,下午复,并寄《语丝》一分。寄荆有麟信。收去年七月分奉泉八十三元。收《小说月报》一本。

  二十日晴。上午季市来。午后荆有麟来。晚女师校送来薪水泉五元五角,一月分讫。夜郁达夫来。

  二十一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并收去年十二月、今年一月薪水泉各八元。午后往北大讲并收二月分薪水泉十五元。晚得语丝社信。

  二十二日晴,风。上午得三太太信。矛尘、伏园来。小峰赠《结婚的爱》一本。

  二十三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H君来。下午钦文来。晚伏园来。夜衣萍来。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李遇安信并文稿,即复。寄孙伏园信并文稿。午后荆有麟来。往女师校讲。晚访衣萍不值,留字而出。夜伏园来。

  二十五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晚伏园来。荆有麟来。

  二十六日晴。上午得玄同信。得子佩信。得李庸倩信片,十四日上海发。下午复玄同信。复子佩信。晚H君来。收《东方杂志》一本。得新潮社信。

  二十七日晴。上午伏园来。下午得杨遇夫信。夜风。

  二十八日晴。上午往师大讲。午后往北大讲。下午往东亚公司买《辞林》一本,《昆虫记》第二卷一本,共泉五元二角。收晨报社稿费七十元,付印讲义费五元一角。夜李人灿来,假以泉五元。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胡萍霞信。午后昙。寄子佩信,还《言海》。下午大风。

  三十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廿二日发。往真光观电影。与孙伏园同邀王品青、荆有麟、王捷三在中兴楼午饭。下午访小峰,不值。晚往新潮社取《语丝》归。

  

十二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高女士来。午后往女师校讲。夜荆有麟来。声树来。伏园来。

  二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晚得臧亦蘧信。得郑振铎信。H君来,付以泉十,托其转交。夜得李遇安信并文稿。

  三日晴。午后陶璇卿、许钦文来。下午寄三弟信。复臧亦蘧信。晚子佩来。

  四日晴。上午复李遇安信。寄常维钧信。午昙。下午裘子元赠《石佛衣刻文》拓本二枚,其石为美国人毕士博买去。收《东方杂志》一本。夜衣萍来。空三来假泉三。有麟来。校《苦闷之象征》。

  五日晴。上午往师校讲。午后往北大讲。寄顾颉刚信并《国学季刊》封面图案一枚。下午寄郑振铎信。晚李人灿来。有麟来交文稿。夜收《小说月报》一本,《妇女杂志》一本。

  六日晴。晚有麟来,取文稿去。夜得子佩柬。得三弟信,二日发。

  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高秀英小姐、许以敬小姐来。曙天小姐及衣萍来。午后伏园来。下午钦文来。空三来。

  八日晴。上午得有麟信。午后风。往女师校讲。晚子佩招饮于宣南春,与季市同往,坐中有冯稷家、邵次公、潘企莘、董秋芳及朱、吴两君。大风。

  九日晴,风。午后往世界语校。夜小峰、伏园来。校印刷稿。

  十日晴。午后钦文来。下午寄三弟信。寄新潮社校正稿。夜风。长虹来并赠《狂飙》及《世界语周刊》。得伏园信。

  十一日晴。晚有麟来。

  十二日晴。上午往师校讲。午后往北大讲。往东亚公司买《希腊天才之诸相》一本,ク??ル《??小品集》一本,《文芸思潮论》一本,共泉五元二角。晚H君来,付以旅资泉卅。伏园来。有麟来。夜校《苦征》。

  十三日昙。下午往北大取二月分薪水三元,又三月分者五元。往新潮社交校正稿。往东亚公司买《托尔斯泰卜陀斯妥夫斯Л》一本,《佾说之时代》一本,《濑草ダ リ》一本,《人类学及人种学上リ见タル北东亚细亚》一本,共泉九元四角。夜伏园来。衣萍来。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王锡兰信。得李作楫子美庸倩信,五日发自广州。傅筑夫、梁绳 来永年行唐,师范大学生,来论将收辑中国神话。高鲁君寄来《妇女必携》一本。下午复王锡兰信。晚伏园来。

  十五日晴。上午矛尘来。午后往女师校讲。晚有麟来。郁达夫来。得伏园信。得顾颉刚信。向培良来。校《苦征》稿。

  十六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理发。东亚公司送来亚里士多德《诗学》一本,勖本华尔《论文集》一本,《文芸复兴论》一本,《昆虫记》第一卷一本,共泉六元四角。夜得李遇安信并文稿。

  十七日雾。上午章矛尘来。午后钦文来。以《语丝》寄李庸倩。

  十八日昙。下午寄三弟信。晚往南千张胡同医院看胡萍霞之病。

  十九日晴。上午往师校讲。午后往北大讲。下午收去年七月奉泉四十三元。晚有麟来。东亚公司送来《革命期之演剧与舞踊》一本,价泉六角也。

  二十日晴。午后云五、长虹、高歌来。下午访胡萍霞,其病似少瘥。

  二十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张目寒来。衣萍、曙天来。季市来。午后有麟来。晚伏园来。向培良来。夜得李醒心信。

  二十二日晴。休假。上午复李醒心信。寄伏园信。午后有麟来。夜衣萍来。

  二十三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收《妇女杂志》一本。晚培良来。子佩来。

  二十四日晴。上午复孙楷第信。复李遇安信。复李庸倩信。下午寄伏园信并文稿。晚子佩来。仲侃来。长虹来。

  二十五日晴。休假。午后有麟来。钦文来。衣萍、曙天来。下午得吕琦信,字蕴儒。子佩来。夜郁达夫来并赠《Gewitter im Mai》von L.Gang-bofer一本。李人灿来并还泉五,又交小说稿一篇。濯足。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师范大学讲并收一月分薪水泉二十五。午后往北大讲。晚收李寄野信。收有麟信片。子佩来。收李庸倩信,十四日发自广州黄埔。夜得向培良信。

  二十七日昙。午后钦文来。姚梦生来。晚伏园来。有麟来。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荆有麟邀午餐于中兴楼,午前赴之,坐中有绥理绥夫、项拙、胡崇轩、孙伏园。下午往东亚公司买《クイス》一本,泉一元。得三弟信,廿三日发。

  二十九日昙。午后往女师校讲。夜子佩来。世界语校送来九月、十一月薪水泉各十元。

  三十日雨雪。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霁,夜复雪。校《苦征》印稿。

  三十一日晴,大风吹雪盈空际。下午伏园来,托其寄小峰信并校正稿去。晚有麟来。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