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州刺史謝上表

黃州刺史謝上表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15》和《全唐文/卷0750

臣某言。臣伏奉某月日勅旨,自某官授臣黃州刺史,以其月日到任上訖。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臣某自出身已來,任職使府,雖有官業,不親治人。及登朝二任,皆參臺閣,優游無事,止奉朝謁。今者蒙恩,擢授刺史,專斷刑罰,施行詔條,政之善惡,唯臣所繫。素不更練,兼之昧愚,一自到任,憂惕不勝,動作舉止,唯恐罪悔。

伏以黃州在大江之側,雲夢澤南,古有夷風,今盡華俗。戶不滿二萬,稅錢才三萬貫。風俗謹樸,法令明具,久無水旱疾疫,人業不耗,謹奉貢賦,不為罪惡。臣雖不肖,亦能守之。然臣觀東漢光武、明帝,稱為明主,相繼聯五十年,當時以深刻刺舉,號為稱職,治古之風廢,俗吏之課高。於此時,循吏衛颯、任延、王景、魯恭、劉寬、陳寵之徒,止一縣宰,獨能不徇時俗,自行教化,唯德是務,愛人如子,廢鞭笞責削之文,用忠恕撫字之道。百里之內,勃生古風。凡違眾背時,徇古非今,王者公侯,尚難其事,豈一縣宰,能移其俗。此蓋人為治古之人,法為一時之法,以治古之教教之,即治古之人;以一時之法齊之,即一時之人。

國家自有天下已來,二百三十餘年間,專用仁恕,每後刑罰。是以內難外難,作者相繼,土地甲兵,權柄號令,盡非我有。終能擒之,此實恩澤慈愛,入人骨髓,俗厚風古,不可搖動。今自陛下即位已來,重罪不殺,小過不問,普天之下,蠻貊之邦,有罹艱凶,一皆存䘏。聖明睿哲,廣大慈恕,遠僻隱阨,無不歡戴。受十四聖之生育,張二百四十年之基宇。臣於此際,為吏長人,敢不遵行國風,彰揚至化,小大之獄,必以情恕,孤獨鰥寡,必躬問撫,庶使一州之人,知上有仁聖天子,所遣刺史不為虛受。蒸其和風,感其歡心,庶為瑞為祥,為歌為詠,以裨盛業,流乎無窮。在臣之心則然,豈材術之能及,無任感激悃懇血誠之至。謹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