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黃帝陰符經註(沈亞夫)

黃帝陰符經註(沈亞夫撰)编辑

約出於北宋。《通志‧藝文略》著錄。一卷。

黃帝陰符經註序编辑

夫《陰符》三百言,旨歸一也。 世人多罔測玄奧,談道兵法人事者,非耶。 《太玄》曰:陽推五福以類升。 壽富康寧,好德終命。 陰幽六極以類降。 凶短折疾,憂貧惡弱。 聖人敷演天一地二三生,萬物稟一炁而生,是以修心合性,修性合炁,炁合虛無,虛無合體。然後執天行道,觀象法言,測三要之奧文,煉五行之正炁,陶甄日月,濳運坎離,察陰陽造化之權,通天地發生之理。經曰: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大哉。深窮妙旨,洞測真源,得之則長生,失之則輕命。有以見演道、演法、演術三字,古聖賢秘而存焉,乃天機密也,不可輕泄。今略註解,用導精微。直貴无文,易明大意。上則神仙抱一演道。夫演道者,還丹抱一之門,運炁走朝泥丸, 如炁丸轉,上朝天也。 人之元炁走於首,為之道字。《仙經》曰:長生不老,還精補腦。《太清玉訣》曰:若到河車地,黃金滿我家是也。中則富國安民演法。夫演法者,中去邪欲之心,上朝淳坎之水,為之法字。是心為帝王,坦然得一,正其法度,富國安民也。《太清玉訣》曰:若到褐河津,造白色,藏真是也。下則強兵戰勝演術。夫演術者,木生火,離中虛是水也,坎中實是火也,是以中心行,真水真火相伏,為之術字也。《太清玉訣》曰:若到紫精丹,不死亦不難是也。

正文编辑

黃帝陰符經註

給事中沈亞夫註

演道篇第一编辑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君子仰觀天道,運行不息,合法順動,固其性命乃保毓,天數盡矣。 天有五賊,見之者昌。 天有五賊,五行也。日者,火也。火生於木,木克土。月者,水也。水生於金,金克木。見五行相賊相生,是為寒暑。故曰:予仰視天之盜,五行順逆,得其次序,則天命昌延,乃長生之大本。 五賊在乎心,施行于天。 天有五星,人有五臟,應眼、耳、鼻、舌、心。心者,五賊之首,是以觀於五星,經緯萬象,內外相成,執天之道行矣。 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君子曉達真源,譬天地在乎手,造化生乎心,知萬物稟一炁生萬物之身也。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命之謂性,人也。人心機變,測造化之功定,行天道无差失也。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 三陽之月,陰陽交泰,水火相賊,乃天發殺機,有雷霆風雨振動,龍蛇出螯,萬彙發生,見生殺之權,備矣。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凡人心不可動,動則吉凶悔吝生焉。天地非反覆。天者,聖人也。地者,臣道也。反覆者,順逆也。六順六逆不常則,乃為之反覆。聖人不動心,則順天之命;小人逆行機,則不盡天數矣。 天人合發,萬變定機。 聖人合天道,機衡當无差變,乃定其心機,是故守一。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夫人巧拙之性,坎離之象,巧則既濟,拙則未濟,故伏藏於丹田。丹田者,精炁之元也。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 人身之九竅也,心正則九邪不能入;三要者,陽之正數也。三三如九,陽炁足則動靜无奸邪可入。 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姦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鍊,謂之聖人。 火生於木。陽炁之盛,則戒之在鬬,戒之在慾,勿令奸賊生焉。君子修身鍊行,然後治國安民,聖賢之人也。

演法篇第二编辑

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備,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治。動其機,萬化安。 三生萬物,含正陽之炁。一炁盜,受七日來復,乃三才得一而備。人既盜萬物之始,日用而不知,知之者長生,形骸无變,萬化自安也。 人知其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 人之有三萬六千神光,故多慾則耗竭精神,故不神也。《易》曰:陰陽不測之為神,抱一存神所以神也。 日月有數,小大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 日則火之精,晝夜行一度;月則水之精,晝夜行一十二度半。是故君子盜水火之數,小大運動,乃有殊聖之功也,神光出焉。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故賊盜天機,造化運動,愚者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歸真,小人逆之亡命。

演術篇第三编辑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 瞽聾善聽視,則絕利根源。人能專一心,而中道不廢,十倍之功不可及也。 三返晝夜,用師萬倍。 君子專心,反覆晝夜,三陽之時,行用不闕,乃過師之功萬倍也。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 心即灰而目不外視,生死絕念,乃忘其機也。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天之不言,日月无私。人能盜餌精華,得不死之術,恩无極則是大恩生也。 迅雷烈風,莫不蠢然。 專一志而愨乎不技,故蠢然而不動也。 至樂性餘,至靜則廉。 性和則包荒有餘,心清則萬化平廉。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垂象,人能盜而行之,至私也;天之造化,无偏无黨,乃至公也。 禽之制在炁。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人因炁而生,因炁而死;萬物因地而生,因地而死。人若能擒制,得天地正炁。乃長生不死之根也。禽者,擒縱也。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萬物春生夏長,恩也;秋殺冬藏,害也。人因婦人而生,乃恩也;因婦人死,是害也。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 天文地理也,天時地利也。象天體制者聖,順時變動者哲。愚者不能察天時人事;若能合天地化育,與時設教,乃聖人賢哲也。 道者靜之本,靜者天之機。動則觀其變,變則察其象。故造化動靜,陰陽相推,是以合天運,數不可差忒。《太玄》曰:夜則測陰,晝則測陽。乃聖人通達玄理,固帶性命,潛機不宰,至論无窮。令談兵法人事者,豈不遠哉?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