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苗竹枝詞

黔苗竹枝词

大兴舒位立人

黔於汉属西南夷,唐宋以来,曰蛮,曰獠。洎明始,设府州县。种类日渐繁息,则曰苗,曰蛮,曰僰,曰峒,曰犵狫,曰𤡀犷,曰番,曰木老,曰六额子,曰猓猡,曰犵兜。其自粤迁至者,又有若猺,若獞、若𤝎,与𤜰、与㺜,咸隶属焉,然皆得名之曰苗,是真所谓苗裔也。苗既居处,言语不与华同。其风俗饮食衣服各诡,骇不可殚。论余从车骑之后,辄以见闻所及杂,撰为竹枝体诗,且为之注。盖不啻郭景纯作《山海经》圆赞吴道子画地狱变相也。设非亲历其境骤而示之以所作不几致疑於海上之木山中之鱼哉!夫古者轩采风不遗於远,而刘梦得作《竹枝词》。武陵俚人歌之,传为绝调。余诚乏梦得之,才又所记讠叟琐,无足当於采录而以一书生,万里从征往来,柳雪横槊而赋磨盾,而书将以是为铙歌一曲之,先声焉。

○西南夷一首

嫁得盘瓠不自由,岑山水远来游。无因石室功臣表,狗尾如貂续未休。

盘瓠高辛氏之畜狗也,衔犬戎。吴将军头献阙下,帝酬其功。而妻以少女盘,瓠遂负女走入南山石室。三年生六男六女,自相夫妇。衣服制裁皆有尾,形号曰蛮夷,详见范史《西南夷列传》,此盖苗子之始祖矣。苗以山之高者,为岑水分流曰。高辛一作南辛

○夜郎一首

流水淙淙币夜郎,浣纱人见竹三王。年年饱吃桄榔饭,不信人间有稻粱。

初有女子浣於遁水,见三节大竹流入。足间闻哭声,剖竹得一男,归养之长,而自立为竹郎。侯以竹为姓,汉武帝杀之。后封其三子,民为立竹王。三郎神祠,其地桄榔木可为面,百姓资食焉。

柯蛮一首

且兰江上战船闲,南去庄豪竟未还。留得瓢笙作歌舞,一条冷水万荒山。

乔至且兰船,步战弋也。宋时柯蛮入,贡令作本国歌舞。一人吹瓢笙,如蚊蚋声,数十辈宛转,舞以足顿地,为节名曰水曲,按史汉皆作庄乔范蔚宗作。豪郭青螺考辨,谓当从《后汉书》。

○东谢蛮二首

络额金银压两肩,皮冠革履去朝天。分明山海图经赞,那拟周书王会篇。

唐贞观,初东谢酋入,朝冠乌熊,皮若注旄,以金银络额,被毛皮韦行著。履颜师古上,言昔周武王时,远国来朝太史次为王为篇,今当写作王会图诏可。

红丝早已系绸缪,牛酒相邀古洞幽。底事相逢不相识,谢郎翻比谢娘羞。

东谢昏姻不避同姓,以牛酒为聘女归夫家,夫羞涩避之。旬日乃出,其俗男女皆椎髻绦以绛垂於后。

○南平獠一首

新制通裙称体量,竹筒三寸缀明。夜深留客干栏宿,细说当年剑荔王。

妇人横布二幅穿中贯其首,号曰通裙。美发髻垂於后,竹筒三寸斜穿其耳,富者饰以珠,人皆楼居梯而上,名曰干栏。其酋姓朱氏,唐时称剑荔王云。

○狆苗一首

浅草春开跳月扬,聘钱先乞紫槟榔。隔年一笑占归妹,抱得新儿认旧郎。

狆家在五代时,楚王马殷自邕管迁来。其种有三,曰补笼、卡尢、青仲,散处,贵阳、平越都,匀安顺南笼各郡属,风俗相同。每岁孟春,会男女於平野,曰跳月。地曰月场各为歌唱,合意则以槟榔投赠,遂为夫妇而昏。成三日妇即别,求他男与合非生子,不能归也。(按平越府今改为直隶州,南笼府今改为兴义府)

○宋家苗一首

识字耕田不记年,男昏女嫁两茫然。似渠打鸭休相笑,胜索开门一种钱。

宋家在贵阳,相传为春秋时,宋国裔楚蚕食上国,俘其民而放之。南海遂流为夷,颇通汉语,文字男帽女笄。将嫁男家,遣人往迎女家,则率亲党楚之,谓之夺亲俗,诚可笑。然今人嫁女之家,有索开门钱者,竟至攘臂请益。则其异於苗子也几希。

○蔡家苗一首

卿卿毡髻我毡裳,做戛匆匆兴不常。几见鸳鸯能作冢,销魂人赠返魂香。

蔡人为楚所俘,在贵筑清平修文清镇诸县,暨大定之威,甯平远州。男女制毡为依妇人,以毡为髻饰,以青布若牛角状,长簪绾之。夫死将以妇殉,妇所私挟,众夺之去,乃免其聚会亲属,椎牛跳舞名曰做戛。

○龙家苗二首

狗耳苕亭绾髻螺,鬼竿影里两婆娑。明珠薏苡偏相似,肠断征蛮马伏波。

龙苗种有四,一曰狗耳龙,家在广顺州康佐司,男子束发而不冠。妇人辫发螺髻上,指如狗耳形。春时,立木於野谓之鬼竿。男女旋跃而择配衣,以五色药珠为饰,贫者代以薏苡。

抛却残春趁早秋,纸钱一陌笑牵牛。看他被发伊川野,何不蚕娘祭马头。

一曰马镫,龙家妇人作冠,若马镫然,以七月七日祭於墓。又大头龙家,曾竹龙家其俗约略相似。

○花苗一首

牛角传欢复几时,声声铜鼓赛丛祠。无端飞出金蚕箭,掷破鸡黄又闹尸。

花苗居大定贵阳遵义,各属每会必击铜鼓,饮酒注牛角中,好蓄蛊毒夜飞而饮,於河有金光,一线谓之金蚕。每以杀人否,则反噬其主,故虽至戚,亦必毒之,以泄蛊怒也。人死则集亲友歌唱尸,侧曰闹尸葬瘗,以鸡子掷地卜之,不破者,为吉。

○黑苗三首

马郎房底好姻缘,偻指佳期又几年。插遍青山黄竹子,哝哝还索鬼头钱。

都匀之八寨丹江镇,远之清江黎平之古州,其近山者,为山苗。近水者,为洞。苗有土司者,为熟苗。无管曰生苗,又有高坡苗,皆衣黑总,曰黑苗结昏,则邻建空房名马郎房。未昏嫁者遇,晚聚歌情稔,则以牛只行聘合卺。三日女归母家,或半年,始一返。女父母向婿索头钱,不与,或另嫁有婿,女皆死。犹向女之子索者,则谓之鬼头钱。凡人死一月后,其生前所私男女,各插竹於坟前祭焉。

两姓姻缘接舅姑,乡风世世画葫芦。外甥钱少迟归姝,从此罗敷自有夫。

清江昏嫁,姑之子定为舅媳,倘舅无子,必重献於舅,谓之外甥钱,否则终身不得嫁。或召少年往来谓之阿妹曰:妹讳之也。

耶头洞崽画鸿沟,音菜藏来各几秋。准待来年吃牯脏,鬼堂风雨自啾啾。

黑苗以上户,为耶头。下户为洞崽,虽男女多苟合,然洞崽不敢通耶,头犯则死期至矣。所得羔豚鸡犬鸱鸦之属,死则连毛脏置之瓮中。层层按纳,俟其螂蛆臭腐始告缸成名曰音。菜珍为异味愈久愈贵,问苗子之富。则曰藏音桶几世矣。又每十三年,畜牡牛祭天地祖宗号祭曰吃牯脏。每寨公建祖祠名曰鬼堂。

○青苗一首

不借双双大小同,浑难扑簌辨雌雄。低头争似抬头好,布自青青笠自红。

修文镇甯黔西皆有青苗在平远者,或称箐苗男女,皆著草履衣,亦无别惟。其首则妇人蒙青布一幅,男子戴红藤笠,非是几不知乌之雌雄矣。

○红苗一首

织就班丝不赠人,调来铜鼓赛山神。两情脉脉浑无语,今夜空房是避寅。

红苗惟铜仁府有之,衣服悉用班丝。女红以此为务击,铜鼓以歌舞名曰调鼓。每岁五月寅日,夫妇别寝,不敢相语,以为犯则有虎伤。

○白苗一首

折得芦笙和竹枝,深山酣唱妹相思。蜡花染袖春寒薄,坐到怀中月堕时。

白苗之习略同花苗。其服先用蜡绘花於布,而后染之,既染去蜡,则花见焉芦笙者,编芦管为笙,有簧。男女相会吹,以倚歌。歌曲有所谓,妹相思,妹同庚者,率淫奔私昵之,词贵定龙里,皆有衣尚白,故曰白苗。

○西苗二首

山塍高下接青黄,今岁丰收是涤场。便要椎牛祭白号。万山箫鼓闹斜阳。

西苗居平越之清平,岁十月收获后,以牡牛置平壤,延善歌祝者,导於前。男女童数十百辈随之,歌舞历三昼夜,乃屠牛以报丰年,名曰祭白号。

一曲山谣两鬓花,月球抛后女归家。野田岂有宜男草,更遣娄猪定艾

凡苗类有跳月之习,西苗制花球於唱歌时,掷所欢以结昏,亦非生子,弗归也。

○东苗一首

半臂青青织锦阑,浅裙百叠不知寒。一梳飞上昆仑月,便是君家黑牡丹。

东苗有族无姓,杂处贵筑龙里清平。衣尚浅蓝色,短不及膝。妇人花衣无袖,惟两幅遮前覆后,著细褶短裙,挽发盘,头笼以木梳,故用唐人墨池雪岭之,事为咏。

○夭苗二首

华胄周南太觉遥,葛根难庇远椒聊。山风夜夜吹枯骨,倒挂收香绿凤么。

夭苗一名夭家多姬姓,自以为周之后。在广平州人死不葬,以藤蔓束之树间。

豆蔻梢头月似钩,山花开近女郎楼。不知谁ㄓ青芦管,一夜春情散不收。

其在夭坝者,女子年近十三四。即构竹楼野外处之,闻歌而合,此较黑苗之马,郎房更奇。

○克孟牯羊苗一首

山房缥缈际青天,百尺梯头踏臂眠。才到三更春梦觉,泪花一斗听啼鹃。

广顺州之金筑司,有苗曰克孟牯羊,择悬鉴窍而居,不设床第,构竹梯上下高者,或至百仞亲死不哭,笑舞浩歌亦曰:闹尸。明年闻杜鹃声,则举家号泣悲不能,胜曰鸟犹岁至,亲不返矣。

○平伐苗二首

长裙雌豸短裙雄,吹入山前一阵风。我亦青袍似春草,泥他蓑影作渔翁。

平伐苗在贵定之小平伐,司以地名也。男女皆著裙,男子裙短,妇人裙长,然无或学他苗制。则又不裙彼与裙终身,不相识也。男子入市,则衣草衣蔌蔌如渔蓑,顾影自喜,盖以为盛服云。

木槽埋趁一身宽,论定何须更盖棺。略仿南朝通替式,不知曾许再开看。

平伐人死,盛於木槽,而瘗之。有底无盖独木所成,此与殷淑妃通替棺颇类。

○紫姜苗一首

洞门侧侧掩莱芜,三尺黄泥冷未涂。从此天边飞破镜,分明女子重前夫。

紫姜苗在都匀所属,以十一月朔为岁,节闭户。把忌七日而启。犯者以为不祥,夫死妻嫁而后葬:曰丧有主矣。

○阳洞罗汉苗二首

月场难筑避风台,衣尾匆匆隔夜裁。试问裙腰腰上带,唾绒一幅为谁开。

罗汉苗在黎平府,婚姻亦以跳月成。女子长裙无,加布一幅刺绣垂之,於前名:曰衣尾。

髻上疏比项下钱,生苗居后熟苗先。不愁双鬓鸦堆重,又制银环压到肩。

妇人挽髻额前,插木梳於上。富者以金银作连环耳坠,项下刺绣一方饰银钱焉,昏或先外家不,则卜他族远者。曰:生苗然仍跳月。

○谷蔺苗一首

纤锦簇簇花有痕,织布缕缕家无。月中织布日中市,织锦不如织布温。

其在定番州者,则有谷蔺苗,定番多织苗锦而谷蔺独工於布。其布最精密,每遇场期入市,人争购之。遂有谷蔺布之名。皆深山遥夜,机杼轧轧所成,顾不自衣也。

○九股苗一首

牛尾枪开夜有声,佣中佼佼铁铮铮。当年铸就六州错,丞相原来是老兵。

苗之剽悍莫过於九股,在凯里司武乡侯南征戮之,殆尽仅存九人,遂为九股。散处蔓延,头戴铁帽,后无遮肩,前有护面,铁两片即铸於帽身,披铁铠如半臂,自腰以下用铁炼,周围形如环垂及於足,坐则缩而立,则伸下以铁片缠其股,若韤,琤琮有声。健者结束尚能左牌,右杆衔利刃逾岭,若飞猱两足。无冬夏皆赤生时即漆其脚底也。其子母炮名牛尾枪尤极猛恶,前明杨应龙之叛,九股实羽佐之,应龙伏诛而不敢问罪,九股至。本朝雍正九年经略,张广泗合楚粤黔三省官兵剿抚,然后搜缴兵甲建城安汛焉。

○红犵狫一首

三寸桐棺一栗牌,山围皮骨水湔骸。泪珠若到家亲殿,凭仗红裙细细揩。

男女桶裙以红布为之曰红。犵狫殓以棺而不葬,或置岩穴间,或临大河不施蔽。盖树木主识其处曰:家亲殿岁时,展埽之。

○花犵狫一首

羊楼高接半天霞,杉叶阴阴犵狫家。减却腰围余几许,桶裙量就一身花。

犵狫种不一所在,多有男女以幅布围腰旁,无襞绩谓之桶裙花布,为花犵狫。屋宇去地数尺,架巨木,上覆杉叶,如羊栅称为羊楼。

○水犵狫一首

扰家捕鱼鱼欲愁,占得烟波老未休。只道诛茆山上住,谁知结屋水中洲。

余庆施秉等地有名扰家者,善捕鱼。虽隆冬亦能入渊,故曰水犵狫。

○翦头犵狫一首

不作刘伶荷锸埋,焚如真是突如来。心长发短君休笑,留得相思一寸灰。

翦头犵狫在,贵定男女,蓄发寸许。死则积薪焚之,性皆嗜酒入市者,无不陶然。

○打牙犵狫一首

有意齐眉结婿欢,无端凿齿做人难。青唇吹火今宵事,口血分明尚未乾。

打牙一种多在平远黔西,其俗女子将嫁,必先折其二齿,否则妨夫家殆所,调凿齿之民欤,又翦前发而留后发,则取齐眉之意。

○锅圈犵狫一首

平远州中鬼画符,传来面具有於菟。虽然不作招魂赋,且尽生前酒一壶。

此种惟在平远州,其俗嗜饮,尚鬼,有疾则延鬼师,以虎头一具,用五色绒装饰,置簸箕内,褥之,亲死侧置其尸谓使:其不知归路,其曰锅圈者,妇人以青布束乱发,肖其形也。

○披袍犵狫一首

底事裁衣似打包,风风雨雨自披袍。却嫌针线寻无迹,织遍山羊五色毛。

披袍亦在平远州,男女衣服长仅尺余,外披以袍方而阔洞其中,从头笼下前短后长,左右无袖,裙以五色羊毛织成,亦无褶。

○木老一首

放鬼才过七七期,更传画鬼祀灵旗。无端食指今朝动,问是盘瓠第几支。

木老所在,多有父母死,长子闭户,居四十九日,乃延巫荐祝。名曰:放鬼祀鬼。则用五采旗,其族同姓不昏,异姓不共食犬。

○犵兜一首

栊就风鬟堕马妆,双心一袜绣鸳鸯。不妨径向君家宿,行到深山药箭香。

犵兜亦苗也。施秉黄平,皆有之女子多美者,短衣偏髻。绣五采於胸前。人调之,则笑而从焉,善为药,箭埋所居之远,近触之机,发往往伤人。

○𦍕犷一首

山家风露竹墙低,麂眼玲珑望欲迷。从此不愁牛砺角,夜深封到一丸泥。

𦍕犷即阳荒,其种最繁。都匀石阡施秉龙泉黄平,余庆黎平龙里皆有之。荆壁不涂门户,不扃出入,以泥封之,余俗与诸苗略同。

○八番一首

八番女儿日夜忙,耕田织布胜於郎。长腰鼓敲老虎市,今年香稻满椎塘。

八番在定番州,其俗男逸女,劳男皆仰给於女刳木作臼,曰椎塘临炊,始取稻把入臼春之,以寅日为市凡燕会则,击长腰鼓为乐。

○六额子一道

空山埋后才三尺,冷水浇来又一回,不信膏肓容二竖,招魂入骨锦囊开。

六额子,有黑白二种。皆在大定府,风俗相同。人死葬亦用棺,至年余,则发冢开棺取枯骨刷洗之至白为度,以布裹骨复埋一两岁,仍取刷洗如是七次,乃凡家人有疾,则谓祖先有不洁也。

○猓猡四首

蜀道曾挥济火戈,部民四十八罗。罗阿谁赐得银鸠杖,谢表签名曲似蝌。

猓猡本卢鹿,而误为今称。汉时有济火者,从武侯破。孟获有功封罗甸国。玉即安氏,远祖千余年,世长其土,勒四十八部,部之。长曰头目其等。有九曰九扯最贵者,曰更苴不名,不拜赐镂银鸠杖。凡有大事取决焉,次则慕魁勺魁以至黑乍,皆有职守,亦有文字类蒙古书。

锦缎招魂野色宽,精夫红葬骨难寒。未妨月没教星替,梅额新加耐德官。

其酋死,则以锦缎裹尸,焚於野。子幼不能嗣,则妻为女官耐德猓猡言妻也。其俗妇人用青布缠首,多带银梅花贴额,精夫见《后汉书》。

断头掉尾水西城,罗鬼关山行重行。乌蛮鬼大白蛮小,鬼方黑白太分明。

猓猡有黑白二种。黑者为大姓,又曰乌蛮。白曰白蛮俗,皆尚鬼亦称罗鬼好。畜骏马,善驰骤,击刺其兵,为诸苗冠谚曰:水西罗鬼断头掉尾。

红泥坡下白罗罗,下姓相逢唤阿和。一带青山横作黛,春风吹遍采茶歌。

白为下姓居普定者,曰阿和多,以贩茶为业。

○峒人一首

撷得茅花冷过冬,比肩人似鸟雌雄。此间定是多情地,开出相思草一丛。

峒人冬采茅花为絮,以御寒。盖仿佛芦花球矣。夫妇出入,必偕其种在石阡朗溪司及永从诸寨,断肠草生焉。

○蛮人一首

记得牛场又狗场,带刀入市笑昂藏。草衣男子花裙女,花太短时,草太长。

在新添舟行二司居者,曰:蛮人以丑戌日为市期,出入必佩刀,男子以草为衣,长过其足,曳而走,作郭索声。妇人裙皆花绣然及膝而止,殊不雅观耳。

○㺜人一首

暮雨匆匆过绿塍,朝来入市发鬅鬙。生愁女伴多轻薄新,压青花布一层。

㺜人在定番州之罗斛,永丰州之册,亨俗好野合,亦以此为荣妇人。私一男则髻上蒙青花布一方布,愈高而意愈得。凡入市交易,髻上布有积累至数十层者,同伴皆啧啧艳指称之。按永丰州今改为贞丰州

○猺人一首

秋蛇春蚓贮青囊,可有神仙辟谷方。何事居偏爱水,草根短短树皮长。

猺之居处无常,必择近水者,以大树皮接续,引水至家。不用瓮桶出汲。常入山采药沿村寨行医,有书名榜簿其字类今,所摹钟鼎款识者,然绝无考证,而彼珍为秘藏。愚者亦或谬赏之,又有𤝎獞、𤜰狪等种皆杂居荔波县,此悉自粤迁来者,风俗尽同於猺。自桧以下,无讥焉。

○僰人一首

一串牟尼极乐天,舌端青有妙华莲。参军诗思娵隅跃,正要方音作郑笺。

僰人在普安州,姓淳而佞佛,尝持念珠诵梵咒,朗朗可听。凡诸苗言语不能相谙者,类皆以僰人通传。

凡苗之性类与华殊,顺其性则喜,拂其性则怒。至於怒而无所不至矣,故治苗之术,则必识其性而驯扰之。今从政者,或未尝识其性也,又从而取求焉。逮其无所不至,然后聚而歼旃,彼且不知致死之由。又并不知求生之路,冥然顽然骈傫授首,是岂羁縻弗绝之,始意而所谓兵者,盖不得已而用之者,也览此可以思过半矣,钱塘王朝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