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府君墓誌銘 (一)

龔府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7


龔氏自唐、宋以來,世居常熟之小山。國初有諱瑜者,徙居大河。瑜之曾孫耀,倜儻饒智略,起家素封。耀生垹,垹即君之父也。君諱用賓,字國光。少落落負奇氣,學儒不成,為農。歲比不登,乃辭於父母,肇往服賈。嘗自淮上抵江陰,江陰令方試士。袖筆入試,已事而歸。歸數日,江陰人夜扣門,告君補博士弟子員。家人怒其誑,欲毆之。君笑應曰:「是也。」君之祖即世,家產中落,田不足三百畝。君四分之,擇其一以養父母,而推其二以予弟,操持門戶,稍得枝柱。久之,復歎曰:「吾去農而賈,去賈而儒,今為儒復不足賴,其長為老農乎!」盡棄所授田,躬耕沮洳之地,稅衣率,作築場,獲稻釀酒,召客縱飲盡醉,歌「田彼南山」之詞以終老焉。君為人峭直,不容人過,不為厓岸斬絕,意闊如也。又好平亭曲直,扶弱禦強,人以此多歸之。海忠介公撫吳,性嚴重,長吏見者皆頭搶地。君謁見,白屯田利害及邑胥吏不法狀,昂首抗辯。忠介為之俯首,曰:「龔生,經濟才也。」怨家訐君於提學御史,御史抶而遣之。是日有村巫降神,走數里撫君背曰:「毋恐,事已得直。」君初不知也。鄉人驚相告曰:「龔秀才不獨能面折海都,且驅使鬼神矣。」君好手鈔古書,尤嗜《春秋左氏傳》,以謂能疏通其義。邑令有不禮於君者,人嗾君首其陰事。君曰:「無庸,將自及。」未幾,令以墨敗。富人子奇其孫立本,欲以女妻之。君曰:「齊大非吾耦也。」竟謝去焉。其稱述經義,好自引重,多此類也。君年八十,以萬曆辛丑歲八月卒。配范氏,少君一歲,先君十七年卒。君卒之次年,其子復澄合葬於官蕩之新阡。後三十年,立本仕為崇德縣知縣,屬其所與遊者彭城錢謙益誌君之墓。銘曰:

龔氏五世,聚族而居。有唐龍朔,景才表閭。曰識曰沂,世乘高車。卓犖府君,學不純儒。高視闊步,佩玉長裾。畟畟良耜,藹藹篷廬。嘯歌長寢,其樂晏如。明德之後,必復其初。我銘匪諛,以質幽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