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报发刊词

中国女报发刊词
作者:秋瑾 1907年
《中国女报》是秋瑾于1907年1月创刊于上海,本篇发表于创刊号。

  世间有最凄惨,最危险之二字,曰“黑暗”。黑暗则无是非,无一切人间世应有之思想行为等等。黑暗界凄惨之状态,盖有万千不可思议之危险。危险而不知其危险,是乃真危险;危险而不知其危险,是乃大黑暗。黑暗也,危险也,处身其间者,亦思所以自救以救人欤?然而沈沈黑狱,万象不有;虽有慧者,莫措其手。吾尔置身危险生涯,施大法力;吾毋宁脱身黑暗世界,放大光明。一盏神灯,导无量众生,尽登彼岸,不亦大慈悲耶?
    夫含生负气,熟不乐生而恶死,趋吉而避凶?而所以陷危险而不顾者,非不顾也,不之知也。苟醒其沉醉,使惊心万状之危险,则人自为计,宁不胜于我为人计耶?否则虽洒遍万斛杨枝水,吾知其不能尽度人世也。然则曷一念我中国之黑暗何如?我中国前途之危险何如?我中国女界之黑暗何如?我女界前途之危险更何如?予念及此,予悄然悲,予怃然起,予乃奔走呼号于我同胞诸姊妹,于是有中国女报之设。
    夫今日女界之现象,固于四千年来黑暗世界中稍稍放一线光明矣;然而茫茫长路,行将何之?吾闻之,“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巨”。苟不确定方针,则毫厘之差,谬以千里,殷鉴不远,观十年来我中国学生界之现状可以知矣。当学堂不作,科举盛行时代,其有毅然舍高头讲章,稍稍习外国语言文字者,讵不曰“新少年、新少年”!然而大道不明,真理未出,求学者类皆无宗旨,无意识,其效果乃以多数聪颖子弟,养成翻译、买办之材料,不亦大可痛哉!十年来,此风稍息,此论亦渐不闻;然而吾又见多数学生,以东瀛为终南捷径,以学堂为改良之科举矣。今且考试留学生,“某科举人”、“某科举进士”之名称,又喧腾于耳矣。自兹以后,行见东瀛留学界蒸蒸日盛矣!
    呜呼,此等现象进步欤?退步欤?不敢知。要之,此等魔力必不能混入我女子世界中。我女界前途,必不经此二阶段,是吾所敢决者。然而听晨钟之初动,宿醉未醒;睹东方之乍明,睡魔不远。人心薄弱,不克自立;扶得东来西又倒,于我女界为尤甚。苟无以鞭策之,纠绳之,吾恐无方针之行驶,将旋于巨浪盘涡中以沉溺也。然则具左右舆论之势力,担监督国民之责任者,非报纸而何?吾今欲结二万万大团体于一致,通全国女界声息于朝夕,为女界之总机关,使我女子生机活泼,精神奋飞,绝尘而奔,以速进于大光明世界;为醒狮之前驱,为文明之先导,为迷津筏,为暗室灯,使我中国女界中放一大光明璨烂之异彩,使全球人种,惊心夺目,拍手而欢呼。无量愿力,请以此报创。吾愿与同胞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