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辍耕录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

总目 南村辍耕录 卷之一
元 陶宗仪 撰 吴潘氏滂憙斋藏元刊本
卷之二

列圣授受正统

 始祖讳孛端义儿

 烈祖神元皇帝讳也速该姓奇渥温氏

 太祖应天启运圣武皇帝讳铁木真国语曰成𠮷思

  宋开禧二年丙寅十二月即位于斡难河自号可汗

  至宋宝庆三年丁亥七月己丑崩于萨里川在位二

  十二年寿六十六葬起辇谷

 太宗英文皇帝讳窝阔台

  宋绍定二年己丑八月己未即位于忽鲁班雪不只

  至宋淳祐元年辛丑十一月崩于胡䦨山在位一十

  三年寿五十六葬起辇谷 太皇后秃里吉纳临朝

  称制皇后乃马真氏

 睿宗仁圣景㐮皇帝讳拖雷

  宪宗追谥

 定宗简平皇帝讳贵由

  宋淳祐二年壬寅至乙巳皇后当国丙午七月归政

  即位于答兰答八思至戊申三月崩于胡眉斜阳吉

  儿在位三年寿四十三葬起辇谷皇太后秃里吉纳

  复治国事

 宪宗桓肃皇帝讳蒙哥

   宋淳祐十一年辛亥六月即位于阔帖兀阿兰至宋

   开庆元年己未七月二十七日癸亥崩于钩鱼山在

   位九年寿五十

  世祖圣徳神功文武皇帝讳忽必烈国语曰薛禅

   宋景定元年庚申四月一日戊辰即位于开平建元

   中统至至元三十一年甲午正月十九日庚午崩于

   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寿八十葬起辇谷 中统四

   至元三十一

  𥙿宗文惠明孝皇帝讳真金

   成宗追谥

 顺宗昭圣衍孝皇帝讳答刺麻八刺

  武宗追谥

 成宗钦明广孝皇帝讳铁木耳国语曰完者笃

  至元三十一年甲午四月十四日甲午即位于上都

  改至元三十二为元贞至大徳十一年丁未正月八

  日癸酉崩于王徳殿在位十三年寿四十二葬起辇

  谷 元贞二 大徳十一

 武宗仁惠宣孝皇帝讳海山国语曰曲律

  大徳十一年丁未五月十一日甲戌即位于上都十

  二月诏改大徳十二为至大至四年辛亥正月八日

  庚辰崩于玉徳殿在位四年寿三十一葬起辇谷

  至大四

  仁宗圣文钦孝皇帝讳爱育𥠖㧞刁八逹国语曰普颜笃

   至大四年辛亥三月十八日庚寅即位于大明殿九

   月壬子诏改至大五为皇庆至延祐七年庚申正月

   二十一日辛丑崩于光天宫在位九年寿三十六葬

   起辇谷 皇庆二 延祐七

  英宗睿圣文孝皇帝讳硕徳八刺国语曰革坚

   延祐七年庚申三月十一日庚寅即位十二月乙巳

   诏改延祐八为至治至三年癸亥八月四日癸亥遇

   弑崩于上都途中南坡行幄在位四年寿二十一从

   葬诸帝陵 至治三

  显宗光圣仁孝皇帝讳甘刺麻

   泰定追谥今出庙

  泰定皇帝讳也先帖木儿元封𣈆王

   至治三年癸亥九月四日癸巳即位于上都龙居河

   十二月丁亥昭改至治四为泰定至五年戊辰二月

   庚申改致和七月十日庚午崩文宗追废在位五年

   寿二十六 泰定四 泰定伍 改致和文宗即改

   天暦

  明宗翼献景孝皇帝讳和世刺国语曰忽都笃

   天暦二年己巳正月二十八日丙戌即位于和宁北

   八月二日大驾次王忽察都六日暴崩不改元在位

   八月寿三十葬起辇谷

  文宗圣明元孝皇帝讳脱脱木儿国语曰扎牙笃

   致和元年戊辰九月十三日壬申即位于大明殿改

   元天暦诏譲大兄明宗明年己巳五月帝发京师北

   迎八月二日丙戌遇于王忽察都庚寅明宗暴崩巳

   亥复即位于上都至三年庚午五月戊午改至顺至

   三年壬申八月十二日己酉崩在位五年寿二十九

   葬起辇谷后至元六年庚辰六月丙申以帝谋不轨

   使明宗饮恨而崩诏撤其庙主 天暦二 至顺三

  宁宗冲圣嗣孝皇帝讳懿璘质班

   至顺三年壬申十月四日庚子即位于大明殿至十

   一月十六日壬午崩不改元年七岁葬起辇谷

  今上皇帝御名妥欢帖睦尔

   至顺四年癸酉六月八日己巳即位于上都十月戊

   辰改元元统至三年乙亥十一月辛丑改至元至七

   年正月一日改至正 元统二  至元六

   至正今二十六年

氏族

 蒙古七十二种

   阿刺刺    扎刺儿歹    忽神忙兀歹

   瓮吉刺歹   晃忽摊      永吉列思

   兀鲁兀    郭儿刺思     别刺歹

   怯烈歹    秃别歹     八鲁刺忽

   曲吕律    也里𠮷斤    扎刺只刺

   脱里别歹   塔塔儿      哈答儿

   散儿歹    乞要歹      列木歹

   颜不花歹   歹列里飬赛   散木兀歹

   灭里𠮷歹   阿火里𠮷歹   兀罗歹

   别帖里歹   蛮歹       也可抺合刺

   那颜𠮷歹   阿塔里𠮷歹   亦乞列歹

   合惑乞歹   木里乞      外兀歹

   外抺歹    阿儿刺歹    伯要歹

   ⿰扌𭥐 -- 捏古歹    外刺歹      末里乞歹

   许火歹    晃兀摊     别速歹

   颜不萆歹   木温塔歹    忙兀歹

   塔塔歹    那颜乞台    阿塔力吉歹

   忽神     塔一儿      元鲁歹

   撒木歹    灭里𠮷     阿火里力歹

   扎马儿歹   兀罗罗歹    答答儿歹

   别帖乞乃蛮歹 也可林合刺   瓮吉歹

   木里歹    忙古歹     外抺歹乃

   朵里别歹  八怜      察里𠮷歹

   八鲁忽歹   哈答歹      外刺

  色目三十一种

   哈刺鲁    钦察       唐兀

   阿速     秃八       康里

   苦里鲁    刺乞歹     赤乞歹

   畏吾兀    回回       乃蛮歹

   阿儿浑    合鲁歹     火里刺

   撒里哥    秃伯歹      雍古歹

   赛亦思    夯力       苦鲁丁

   贵赤     匣刺鲁      秃鲁花

   哈刺吉答歹 拙儿察歹    秃鲁入歹

   火里刺    甘木鲁      彻儿哥

   乞失迷儿

  汉人八种

   契丹      髙丽       女直

   竹因歹    术里阔歹    竹温

   竹赤歹    渤海女直同

  金人姓氏

   完颜汉姓曰王  乌古论曰商   乞石烈曰高

   徒单曰杜   女奚烈曰𭅺   兀颜曰朱

   蒲察曰李   颜盏曰张    温迪罕曰温

   石抹曰萧   奥屯曰曹    孛术鲁曰鲁

   移刺曰刘   斡勤曰石    纳刺曰康

   夹谷曰全   裴满曰麻    尼忙古曰鱼

   斡准曰赵   阿典曰雷    阿里侃曰何

   温敦曰空  吾鲁曰惠   抹颜曰孟

   都烈曰强  散答曰骆   呵不哈曰田

  乌林答曰蔡 仆散曰林   术虎曰董

  右里甲曰汪

 至元十一年甲戌宋之咸淳十年也秋七月

  世祖命中书右丞相伯颜摠制大军取宋谕之(⿱艹石)曰朕

 闻曹彬不嗜杀人一举而定江南汝其体朕心法彬事

  毋使吾赤子横罹锋刃伯颜叩首奉命惟谨既而混一

 职方岂非不嗜杀人之验与

 明年乙亥春诸郡望风降败丞相伯颜遣贠外𭅺石天麟

 诣阙奏闻

 世皇喜顾谓侍臣曰朕兵巳到江南宋之君臣必知恐

 畏兹(⿱艹石)遣使议和邀索岁币想无不从者遂敕伯颜按

 兵乃命礼部尚书廉希贤侍𭅺严忠范计议官宋徳秀

 秘书丞柴紫芝等赍奉国书使宋次建康希贤等借兵

 卫送伯颜曰方今两军相厄互有设险宜令行人先往

 道意(⿱艹石)便拥兵前进吾恐别生罅𨻶则和议之事必难

 成矣希贤等谨请乃简阅锐卒五百𢌿之至独松关戍

 关者宋浙西安抚司𠫵议官张濡也以为北兵叩关率

 众掩击杀忠范执希贤希贤亦病创死 世皇闻之大

  怒趣进攻嗟夫宋之亡也非有桀纣之恶特以始之以

  拘留使者肇天兵之兴终之以误杀使者激

 世皇之怒耳藉使独松之使不死宋之存亡未可知其亦

  有数也与

 明年正月甲申丞相伯颜驻军皋亭山宋奉表及国壐以

 降遣千戸嚢加歹等入城慰谕令居民门首各贴好𭠘

  拜三字及闻益王广王如婺州即命分兵守屯诸门范

  文虎安营浙江沙浒太皇太后望祝曰海(⿱艹石)有𤫊当使

  波涛大作一洗而空之潮汐三日不至军马晏然文虎

 吕文焕婿安庆守臣降扵我者

宋之兴始于后周恭帝显徳七年恭帝方八岁及其亡也

 终扵少帝徳祐元年少帝时四岁名显而显徳二字竟

 与得国时合周以主㓜而失国宋亦以主㓜而失国周

 有太后在上宋亦有太后在上始终兴亡之数昭然如

 此

万岁山在大内西北太液池之阳金人名琼花岛中统三

 年脩缮之其山皆以玲珑石叠罍峰峦𨼆映松桧隆郁

 秀(⿱艹石)天成引金水河至其后转机运紏汲水至山顶出

 石龙口注方池伏流至仁智殿后有石刻蟠龙昻首喷

 水仰出然后东西流入于太液池山上有广寒殿七间

 仁智殿则在山半为屋三间山前白玉石桥长二百尺

 直仪天殿后殿在太液池中之圆坻上十一溋正对万

 岁山山之东为灵囿奇兽珍禽在焉车驾岁巡上都先

 宴百官于此浙省叅政赫徳尔尝云向任留守司都事

 时闻故老言国家起朔漠日塞上有一山形埶䧺伟金

 人望气者谓此山有王气非我之利金人谋欲厌胜之

 计无所出时国巳多事乃求通好入贡既而曰它无所

 冀愿得某山以镇压我土耳众皆鄙𥬇而许之金人乃

 大发卒凿掘辇运至幽州城北积累成山因开挑海子

 栽植花木营构宫殿以为㳺幸之所未几金亡 世皇

徙都之至元四年兴筑宫城山适在禁中遂赐今名云

 留守司在宫城西南角楼之南专掌宫禁工𭛠者

世皇取江南 大军次黄河苦乏舟擑夜夣一老叟曰陛

 下欲渡河当随我来引至一所指曰此即是巳 帝遂

 以物标识之及觉历历可记明日循行河浒寻夣中所

 见处果是方惊顾间忽有人进曰此间水浅可渡时帝

 徴夣中语因谓曰汝能先渉否其人乃行大军自后从

 之无一不济 帝欲重旌其功对曰富与贵悉非所愿

 但得自在足矣遂封为答刺罕与五品印拨三百戸以

 食之今其子孙尚有存者此事杨元诚太史瑀所云

 世皇下江南檄枚举贾似道无君之罪宋国臣民其不诚

 服者与其文曰宅中图大天开一统之期自北而南雷

 动六师之众先谓吊民而伐罪盖将用夏而变夷欲制

  江浙以削平极汝海隅而混一堪嗟此宋信任非人处

 之师相之尊委以国柄之重世济其恶真凶悖之贾充

 谋及迺心效奸雄之曹操不学无识舞术弄𫞐夸浒黄

 仅免其身比河清莫大之绩承君之宠如彼之专贪天

 之功确乎不㧞惜官爵以摠宝货苛条法以苦贤才夺

 土田而无地可耕变𨵿㑹而物价溢涌藉鄙猥者伴食

 于庙堂任反侧者失兵于边徼恬视雷星之召异罔闻

 水火之降灾满朝皆其私人用将因其重赂用白劄而

 破世守之法曲丹笔而容天讨之刑民心巳离而不知

 天命将革而未悟方且贪湖山之乐聚宝玉之珍弗頋

 毋死夺制以贪荣乃乘君宠立㓜而固位以巳峻功硕

 徳而自比于周公欺人寡妇孤儿反不如于石勒深懐

 祸慝恣肆奸邪合正两观之诛可纾百姓之怒我

 大元皇帝聪明智睿神武慈仁焚香祝天誓莫杀而混

 海宇振兵略地随所向而宣皇威一战乘胜而渡江诸

 将列降而献土厥鱼稽首迎我前矛后实先声易如破

 竹昭天顺人信之𦔳成我风行草偃之功合宇宙以清

宁苏人民而镇抚恩寛㓜主以下罪止元恶之身自今

 檄到应守令以境土𭠘拜除大支犒赏外仍其官职谨

 檄

大元受天命肇造区夏列圣相承至于 世皇至元𥘉尚

 未遑兴建宫阙凡遇称贺则臣庶皆集帐前无有尊卑

贵贱之辨执法官厌其喧杂挥杖击逐去而复来者数

 次翰林承㫖王文忠公时兼太常卿虑将贻𥬇外国

 奏请立朝仪遂如其言

皇庆癸丑冬十一月诏曰其以皇庆三年八月天下郡县

 兴其贤者能者充赋有司明年二月会试京师中选者

朕将亲䇿焉按遗山元公好问所撰廉访使杨文宪公

墓碑云 太宗即位之十年戊戌开举选特 诏宣

徳课税使刘公用之试诸道进士公试东平两平赋论

第一奏授河南路徴收课税所长官兼廉访使则国朝

科举之设己肇于此⿳宀羽尔 -- 𡪹⿳宀羽尔 -- 𡪹七十馀年而 普颜笃皇帝

克不坠 祖宗之令典尊号曰 仁不亦宜乎𥘉焉试

论赋盖又宋金馀习后则一以经学为夲非复向时比

汲郡王公玉堂嘉话云宋未下时江南谣云江南(⿱艹石)破百

 雁来过当时莫喻其意及宋亡盖知指丞相伯颜也

太宗时诸国来朝者多以冒禁应死耶律文正王楚材进

 奏曰愿无汗白道子从之盖国俗尚白以白为吉故也

大徳七年诏内外官年及七十并聴致仕时郭守敬字(⿱艹石)

 思顺徳邢台人知太史院事以旧臣且熟朝廷所施为

 独不许其请至今翰林太史司天官不致仕者咸自公

 始

答刺䍐译言一国之长得自由之意非勲戚不与焉太祖

 龙飞日朝廷草创官制简古惟左右万戸次及千户而

 巳丞相顺徳忠献王哈刺哈孙之曽祖启昔礼以英材

 见遇擢任千戸锡号答刺䍐至元壬申 世祖录勲臣

后拜王宿卫官𥫄号答刺䍐己丑秋八月太宗即皇

帝位耶律文正王时为中书令定册立仪礼皇族尊长

 皆令就班列拜尊长之有拜礼盖自此始

内八府宰相八员视二品秩而不降授宣命时中书照㑹

 之任而已𭔃位于翰林之埽邻埽邻宫门外院官㑹集

 处也所职视草制(⿱艹石)诏赦之文则非其掌也至于院之

 公事亦不得与焉例以国戚与勲贵之子弟充之

国朝有四怯薛太官怯薛者分宿卫供奉之士为四畨畨

 三昼夜凡 上之起居饮食诸服御之政令怯薛之长

 皆摠焉中有云都赤乃侍卫之至亲近者虽官随朝诸

 司亦三日一次轮流入直负骨朵于肩佩环刀于要或

 二人四人多至八人时(⿱艹石) 上御控鹤则在宫车之前

 上御殿廷则在墀陛之下盖所以虞奸回也虽宰辅之

 日觐清光然有所奏请云都赤在固不敢进今中书移

 咨各省或有湏备录奏文事者内必有云都赤某等以

 此之故余又究骨朵字义尝记宋景文笔记云关中人

 以腹大为胍𦘴上音孤下音都俗因谓杖头大者赤曰胍

 讹为骨朵朵平声

国朝镇殿将军募选身驱长大异常者充凡有所请给名

 曰大汉衣粮年过五十方许岀官

贵由赤者快行是也毎岁一试之名曰放走以脚力便捷

 者膺上赏故监临之官齐其名数而约之以绳使无后

 先𠫵差之争然后去绳放行在大都则自河西务起程

 (⿱艹石)上都则自𭰖河儿起程越三时走一百八十里直

 御前俯伏呼万岁先至者赐银壹饼馀则段疋有差

昔宝赤鹰房之执𭛠者毎岁以所飬海青获头鹅者赏黄

 金壹锭头鹅天鹅也以首得之又重过三十馀斤且以

 进御膳故曰头


南村辍耕录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