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二十

卷十九 嵩山文集 卷二十
宋 晁说之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景旧钞本

文集卷苐二十

  嵩山景迃生晁说之字以道一字伯以

 墓志铭

  宋故朝请大夫提㸃亳州眀道宫吴公墓

  志铭

文肃吴公有子讳琼字彦琳其彂强刚毅似其

先正而蕰崇卒不少施其问学蒙前人之光无

待苦辛如异日而专儒术排释氏异端不自名

臣故欲淂公而书之者实难虽郷里或终身莫

之知郷老非无在位淂时者亦莫能挽之以进

彼邉幅望誉之士忌焉而不往以一言葢




犹不知公也贾侍郎见丞相政事堂曰吴琼难

进者愿相公礼之以为多士𭄿丞相⿺辶处问公氏

族贾侍郎曰故资政殿大学士吴公子也丞相

异之曰是吾魏忠献公三朝同秉政大臣之子

其可不用乃擢行大理寺丞兼右治狱闻者为

贾侍郎怒于色公曰如其素所闲习亦何嫌卒

辞之改丞光禄公曰是无足辞者在光禄轨度

其仪虽贵近惮之有他丞相子为大官令势出

诸卿上群媚讙谒公独未尝一与共饮食语言

乃罢公丞事未㡬丞相贬其子下吏治并及其

前日淂周旋者或不知公谓公可以辩其所以

罢者公乃亟从吏部选淂签书忠武军莭度判

官𠫊公亊有部使者𫝑熖薫灼一时众目之曰

祸人也其天资好弱人以自戏一见公之貌而

䟽再接其言以屈卒茹以利则难且惭彼祸人

者独不肆螫毒于许人繄公阴赉之秩满通判


隰州转运司檄隰之粟于极邉公不可口隰人


素贫幸无速毙之而旦夕他州之馈道隰之境


车音尘接知州武人亦为公惧而公持益坚赖


朝廷之惠特罢是役而他州之民孤 上恩矣


隰人乃绘公像而祠之去隰之日毁三年公酒


特契众始知公前日不欲苟异挠众今日能必


行其志无得色调知郢州有蔡之冨民李鉴者


故杀人狱具而不承者再乃以属郢鉴已逸其

证人矣公曰勿⿺辶处锢鉴以购亡鉴使家人诉于


朝提㸃刑狱失 朝廷㫖乃不直公公罢所居


官乆之 朝廷是公还公郢州公曰不辱尔无


能复济汉水乞宫祠得提㸃亳州明道宫时就


飬于子浚复州司工曹事之舎政和七年丁酉


也七月己未公疾不起年六十有七积官朝请


大夫妻孔氏孔子四十五世孙中丞之孙侍郎


之女所谓六经之泽者亦于此在矣子二人浚


从任登贡士第科霑早卒女五人婿苏雍晁贯

之刘敏脩皆官人季未行孙男三人大方大端


大中大中将仕郎公以霑之妇武早寡志节不


肯改行特先任之贯之妻实予从弟之妇亦能


正辞气令人信其内外家法则公之为政阖门


可观欤前所谓卒不少施者非欤浚固能业其


家矣卜以宣和元年己亥八月甲申葬公于东


阿先茔之次来请铭于说之说之念公实畏友


也每因公之言行而得古人之风义为不少蔡


公之文亦不为不知公者其言曰江汉濯之秋

阳𭧂之似乎曽子不越人之屦不履人之影似


乎子羔七十子之后学者鲜与之伦虽不道人


之善者莫之闻也公有文集十卷盖有徳者必


有文也昔公之弟琯东坡先生尝为作日喻众


遂喜道其姓名如公者亦不见录于东坡何耶


铭曰


鲁礼未失周道岂衰是生君子与古人期古人


SKchar我文肃公训不过庭自感于中有之似之


不约而一苟不其然曷贵乎徳岂非大有食贫

不足言利则惭莫我能辱亦早于仕周旋四方


彼弗我知于徳于光楚丘年少政力有馀𥘉无


学官匪我孰图葢治于穣岁稔督负曰将及赏


则𮥠其数巢之蒲鱼横税既免巢租合淝疆理


亦辨刑辞而礼岂我所官亦莫我容斯道实难


曰许曰泽果何能申不状不惧有思于人晚专


城郢谓可少以既斥复还非公所止何去而之


曰予白首窭而𥘉仕始学南𤱔此志挠败敢保


而他公死不怨如勲业何世莫之安松槚于眠


有子若孙我铭之传


 宋故韩公表墓志铭


有天下重望忠于君不顾其身而不以卿相为


冨贵者其唯少师韩公乎有子宗文未试而卒


以孝闻有子瑨承忠孝之庆少如成人任将作


监主薄年八岁戻稍长以恩句当西京崇福宫


绍圣元年以诗赋奏名礼部 上𥘉亲政䇿士


对曰国家承平乆冝虑未形之祸祸既未形则


非言之可示也愿今上御名其微不在左右近习乎

主司忌之而喜其文乃第诸甲戍之中是时名


𤪌字居表后改瑨又以新令字公表除签书宁


海军节度判官𠫊公事辟签书渭州军亊判官


𠫊公事丁父忧复仕当元符建中靖国之间君


子相贺曰吾时也公表用为正言司諌则可否


则中秘书可两宰相有违言卒以自祸也知人


才而弃之不用公表乃通判保州作娱山亭以


自处焉属知无极县嵩山晁说之为之记代还


乞管句亳州明道宫满始从吏部选得通判宿


州授代复乞管句南京鸿庆宫满复从吏部选


通判邓州尝叹曰专城则弱不能顾贰能者亦


可以少过矣乎待次乆将行 朝廷除通判邓


州者易公表颖昌府待次众谓颖昌殆若韩氏


之邑也前后治声踵武为之甚易亦有甚难公


表则人无以誉毁之授代乞提㸃杭州洞霄宫


无几何诏悉罢庶官之领宫祠者乃例至京师


甫数日即还许曰吾将老矣宣和三年春小疾


遂以朝奉大夫致仕时已筑别第为清静之所

布裘事香火杜门特不庆赋诗闰五月甲子中


夜命其子冕曰吾死求埋铭于晁以道其敛以


僧衣棺窆之制以僧律出韵语六非诗非铭非


搢绅学士之所与知者又命律师诵戒三稽首


席右胁以卒年五十有三是年十有一月冕亦


卒弟琯以明年正月朔旦葬公表及冕于灵井


世墓之次悉不敢忘遗令俾说之铭之呜呼韩


氏一门内外弦韦数百而不同其于公表则一


也尊者之礼或为公表降焉卑者师公表则人

称之曰兴家之良也公表恭于所事至于勤力


疲而不已礼在财贿者视万金犹一钱也其自


奉也薄食味甚于寒人上世之产辞之虽文房


之珍亦不顾一切给用无毫髪长物殆不知天


地间孰为彼己也其于朋友则信矣然寡交逰


不过海内数人恂恂然唯恐其为不善使不得


友斯人若前日时与物并流而泾渭不杂也哀


女子于门而同寒异温也要是简而礼者也广


而俭者也柔而不犯者也能言而能不言不可

亲而不得以踈者也犹然如将可越而终不可


及者也或亲且旧从逰终身而莫能器之况近


臣上䟽所荐之言岩廊云霄不接之𫝑可得而


举之乎惜也逝矣余亦何言㢤虽然甚乎其诗


之𩔗也圭璧含辉肄逺之士则曰似谢康乐近


则似韦苏州不知亲其大父之自也世徳于是


而在其可泯不传乎必有傍罗逺蒐以帙之者


母江邻几舍人之女妻章丞相郇公之孙二女


一既嫁而卒一尚㓜章卒时公表年三十岁未

有子公卿多𣣔女之公表不可吾族兄无咎自


视其女之才地谓公表必不我辞乃亦谢之曰


方有独往之愿也不复纳室且生当玉帛自陈


无用人幅之铭曰


周室不竞孰共其守王曰韩氏尔其昌阜我家


日偷尔唯用旧韩肖玉言百世令胄宋则忠宪


当天下昼一门八龙少师用未䆒有子有孙长


孙是茂既滋肓徳不俾而寿旧章何观廊庙何


觏乃至不亡髙出嵩岫我斯铭之以觉不朽

 宋故太孺人阮氏墓志铭

赠承议郎陈公公甫之配太孺人阮氏名徽字

徳媛其先建州建阳人杨文公所称阮思道学

士能黙记数千言于书不再读者太孺人之大

宗也其祖中度与承议之曽大父文忠公同年

进士文忠公器其文行以职方贠外郎知涪州

卒考通年十有五计偕与兄逸邈适俱知名乎

时登嘉祐进士第卒于成都双流主簿太孺人

之母贾国子博士守约之女承议之母是谓殿


中丞守文之女皆大𠫵之孙也贾氏自唐为相


门风流人物特可观而太孺人之英华容止出


诸姑伯姊上㓜往来陈氏家时文忠公之配邠


国太夫人宋坐堂上见之叹曰人间有此好女


子忍使为他人家妇莫如吾孤曽孙之爱也归


焉其姑以大家自处而严不以姨氏𥝠之而太


孺人闲习法度自其性质虽勤而不劳得尽妇


道者十有九年承议有奇才骏识而仕不偶因


免䘮遂屏居韩城涧上菜𡙡布裘如儒门之子

而风雨寒暑安乐之太孺人相之者十年其长


子恬脩其父之隠操乆之而涧上穑事益荒芜


将有饥寒不给之累而内外怡悦益自适衎衎


太孺人如一日以阅三十年既而恬起以为校


书郎奉太孺人归京师故庐以居未几恬致仕


归韩城迁汝海 朝廷又复出恬以仕而太孺


人若初不知有出入舒惨忧喜于其间也盖凡


夫若子之所志者宗族𡛸娅不足以与也而太


孺人志之也夫若子之能事则学士大夫之企


及惟太孺人能之也至于为辞章以著明道脩


练神明之微与夫释氏清静寂照之妙则太孺


人之自得也大凡人家女子学书者有矣未有


善颜鲁公书如太孺人者至于不用笔墨䄂中


以刀出古今法书如重规㳫矩不出入豪髪者


惟太孺人之能也太孺人知生民之乐皆在一


身而外物𥘉未尝与也冝其寿考康宁将九十


而视聴食力犹五六十人虽尝疾病将逝去犹


平日寝处也当其问疾时汝之士人自郡守而

来莫不有忧也不幸而哭之者亦悉尽哀既送


葬车有谢之逺而才却者行道之人孰不叹息


曰是惟其母之贤是惟其子之贤其卒以宣和


二年十二月二十有二日年八十有四越明年


正月二十有五日祔承议之墓于新郑先茔之


次恬之下四子皆旱卒三女嫁旧族之子孙男


三人女二人恬既请其友嵩山晁说之铭承议


之墓又为太孺人之铭铭曰


𭧽者种征君志操之脩母氏之贤也种母闻诏


其子不闻相其夫未如陈母之全也后有赋闗


睢之诗及閟宫之七章者为徳门而叹息不待


吾言之婵媛也


 宋故赠承议郎陈公墓志铭


丞相文忠陈公长子师古尚书都官郎中知七


郡有政绩生子知章大理评事㓜有大才日诵


万馀言落笔数千字在湏㬰间尝行役下马道


傍读古碑二千馀言归覆之一字不谬谢希𭰹


手书启事上尊府廷评随众目在傍胡恢乃携

启本去廷评取𥿄平空细字冩一通如𥘉夏英


公雅重其诗文数来问典故及奇字卒年二十


有四娶殿中丞贾守文之女叅知政事之孙生


子造字公甫其生四月而孤曽祖母邠国太夫


人宋尚无恙深怜抚之 仁宋待邠国以异礼


出入广内称呼如家人既薨 上震悼之乃特


录孤曽孙以太庙斋郎既冠调黔州司户叅军


寻罢去复司户戎州兼录𠫵司法𠫵军不以门


地自慢遇事如老于为吏者 国朝自丞相贾


公枢宻副使吴公庆暦八年上编𠡠二十卷后


逮公之出仕几二十年不复设官编𠡠其下郡


国者虽稀简而必具起请申明若奏可本末冩


成大轴非若其后一事一印𥿄日沓至虽数纸


不猒也以故𠡠令压架弥栋尘垢莫可触壌䑕


糜烂不能文字吏幸以轻重出入为利况在戎


州逺徼公视而𥬇曰乃今可为矣白郡守武侯


曰无斧斤则失凿枘愿以编𠡠后所降依门次


第之上奉 朝廷之命下绝吏为民奸幸甚于

是未半年书成居数年是谓嘉祐七年丞相韩

公上编𠡠三十卷颁之以勘公之𥝠书其异同

者两条馀如同䋲墨尺寸出也戎人杨三尊者

黠骜自异喜生事渔猎其酋长亦惮畏之公一

见嫉之曰豺虺也留之异日必贻患于人无几

何三尊𬒳轻系公乃𤼵其前后杀人死罪数十

立以法诛之戎塞恱伏以公为神明而戎汉赖

公以宁居者数十年州将一旦率官属登城楼

语非所冝言者为人告之一郡官悉就逮公𥘉

未尝从之楼上乃领州事乆之益得尽其才贾

夫人感疾公帆江下三峡谒殿中丞单骧其劳


万里夫人疾愈去为掦州节度推官王君玉侍


郎知扬州以声誉老成自髙待公忘年每与论


新唐书抵牾而不吏之也韩丞相玉汝以贠外


郎年甫三十馀来知州事风棱人不敢喘息晨


坐得盐贼付狱日未午督案具甚急公乃故迟


之心知其非真盗也韩公怒取囚由大书杖脊


二十下未几真盗得而韩公为公惭焉自是韩

公之威少霁而多与公议事有江都宰者地寒


而贤后太守朱大监以𥝠意欲罪去之公率郡


官廷辩曰江都宰无罪且才之公在掦州四年


晚权江都时散青苗钱之𥘉也公视可与者与


之不以殿最为已事卒无一人妄请者而刑戮


赖之以省非它县比用三司使举监广利门𥘉


罢使臣为门官而新城门设水扉创格令条禁


甚宻所谓三司使者一时风力人也多从公之


建明至合人赖之以不苛调𪧐州观察推官未

行王丞相荆公用以便籴河北丁贾夫人忧


䘮臞然叹曰吾少举进士而卒不得一第每更


一官归当攺秩而举将之格必⿰虗亏 -- 亏其尚黾俛于


斯世者吾母待飬也今既不得终飬则吾何用


禄为乃屏居阳翟涧上菜饭不肉者十年日诵


佛经宴坐间则往来嵩少穷山水之娱且尝得


法于天衣之门人法清既感疾弥年不问医卒


年四十有六元豊五年二月一日也娶阮氏自


有志铭子五人长恬海内知名士也起处士今

为奉议郎遇郊恩赠公承议郎次绎思近思惟


恺四人皆早卒女三人婿曰文林郎吴偕张文


定公诸孙彦之鞠待制之曽孙正彦孙男三人


邦昌谔昌裔女二人长适邯郸李榛一㓜公


骨相甚伟能与人交而不忘规过葬两叔父及


其舅氏嫁孤女数人皆尽力其才识文艺不减


其父而不自多也恬以建中靖国元年五月二


十四日葬公于新郑世墓之次不及铭后二十


有一年因祔阮夫人乃得铭于恬之友嵩山晁


说之铭曰


昭陵之时无穷士何夫子之杰才骏识早声闻


而辱下僚𠔃𠡠令剌于𥝠室而虺戎诛以独见


乃未老而涧濵藜藿与嵩髙𠔃相门之𥘉必复


其难去斯世而有觉者以超超𠔃有祖有父之


风烈而有子以景烁则吾之幽篆昭昭𠔃


 东里张处道墓铭志


公讳厚字处道姓张氏其先滑州胙城人徙郑


州新郑曽祖讳纯一邢州巨鹿县令赠都官郎

中妣魏福昌县太君祖讳绅金部郎中赠光禄


大夫妣李仙源县太君父讳越朝散大夫赠中


奉大夫妣王永嘉郡太君光禄大中祥符间为


京西转运使道新郑乐其幽僻后乃徙中奉之


居犹萧条与邑俗称至公乆而遂为邑之甲族


宅庐园林黍稌牲牺烝尝有礼婚𡛸连大家实


自公力田苦节也所谓田野躬耕者古人以之


其在今人能言之者尚寡甚则往来桑柘间已


多自贤有如公者袯襫风雨不告辛老农之所

瘅而上以奉慈颜下以厚群从其间昼夜未尝

㬰废书不读乃不知九州之中几人也公㓜

嗜学纎条悉理各谨家法不诡经苟异同如其

服田畴而圳区浍别也乃其所积者忠信笃实

言行必頋未尝失辞降色于人慷慨辩论常自

申而不可屈宁失于介不失于同则又如其秋

之穑也公以是自谓不仕则已仕必由文辞髙

第出中奉当任子则譲于仲弟孚而欣然如负

释也盖公少为辞赋甚力读扬雄之千赋而如

董遇之于读虽尝一黜有司不再试而白首莫


可夺其自胜之色且言曰文章要有宫商舍辞


赋何自而入无声律则无乐矣诗礼又安所错


哉公之为人不为时惨舒大概如此性喜谈


国朝故事曰勿易此衰老之身自庆暦皇祐来


闻诵声沐膏泽幸已多矣即今日死无恨若軰


恐不吾如也或遇里巷破律乱常之役则悲咤


大息若躬疾疹必思去之公虽服田闾不出而


洞晓世务前知某事当如此某人当出当入后

无不然者其与人合则寡矣近不南阡者五年

逺不北陌者十年而前年子弟之道死时公乃

后葬车徒行北门之外哭奠之时公年已八十

矣平生无他嗜好而藏书将万巻其得之甚艰

今上御名与人通书每简编后识颜黄门借书之

戒又畜金石刻亦冨皆得自公㓜年时无刑蠹

可喜朋友间得见之至于三代尊彛鼎𪔇之属

则深藏不出户牖曰𥘉为吾一已之奉耳乌能

奕人之颜色而博其嬉𥬇哉是则与吴传正侍

讲不以圗𦘕视人等也一旦为大𫝑力者取之


去则复如頋长康之变飞柳公权之羽化云耳

公行年将七十而彩衣老亲侧其及八十馀犹


康宁食饮倍少年軰绝无疾病而为人脉药起


死则多矣其读黄帝书如孔氏书之勤也虽无

不窥于𣑽释书则不一经目曰外吾周孔宁有

道耶今年八十有四矣乃一日卧病语诸子曰


吾即死不独不药亦当不食三日惟饮水清吾


脏腑则全吾㓗也后三日是谓宣和二年庚子

六月戊戌而公卒且尝有言曰吾在十数年前

晁以道诺吾铭诸墓矣说之惟公年七八岁时

中奉在延安庞庄敏幕府庄敏见公识其他日

有立也治平间侍行北京则从吕陶汪辅之学

以文艺见韩忠献公复为忠献公所赏鸣呼二

公知公之才而不知公老而以布衣死也前日

之田及公手植之嘉花异木数𤱔之园晚分二

季𥘉若未尝有也他尚何言于公𫆀娶马氏供

备库使用之之女先公六年卒男六人兼济道

济廷济公济思济经济今见子则伯与未季女七


人归郭固王贲李纯彦盛开仲潘唐王锡孙愕


今见女小王妇孙五人敏之㣲之徽之彛之涣


之女六人二归周铸李翚公有诗及杂着二十


巻尝自号安常子安素居士越十月壬申葬县


之东里郷⿰氵閠 -- 润色里世墓之次铭曰


仕不愿田则力弃吾田专修德一世人莫予识


马在辕身不出谈诡经愤以叱事破律愀欲泣


气兕虎志金石天寿之将九十溱洧流嵩隗植


公不亡铭岂泐

 宋太令人陈氏墓志铭

闻之刘仲原父江邻几梅圣俞许下八韩比荀


氏八龙其継忠宪公而早逹者曰舎人公天祚


之年并时大显者曰丞相康公门下少师公丞


相庄敏公惟庄敏公震耀天下其家事治于官

府诸子耳目习焉无难实难乎其妇也庄敏公


长子宗恕求仁之配曰陈氏文惠公之孙秘阁


校勘慱古之女陈韩匹也陈氏之女教则韩氏

之妇仪未鸡鸣起空上问起居无恙頋宗妇庶

妇异职不敢不先其劳退而下堂谓长妇稚妇

曰我与而齿为女兄弟不以夫兄弟以故宗族

𡛸娅逺迩欣为夫人誉烝尝则神明福焉鼎爼

而賔客既饱矣君子谓徳曰是夫人也既相其

夫必有令子求仁少年登诗赋进士第独恨经

术浅薄时有近臣飬誉锺山以经自鸣者求仁

谨移书焉夫人勉之曰仕宦以无文为耻我妇

人不知何谓文而其无怠彼来自锺山当国一

旦亟暴笼灵以急士求仁独不得调已而仕也


罢矣夫人为能使求仁忘去坎𡒄愀底之恨而


有适于⿰⿱亚⿰口亅欠 -- 𰙔酒间荘敏公薨 上恩录十有五人


夫人二子既长乃曰孰不亲亲睦族为大何以


睦族无宁官夫贰宗之子若异姓之子吾儿无


与焉可也求仁曰我待尽亦颇知而之言先丞

相之志也夫人生而淑静未尝一语出财贿间


殆终身不见喜怒之色所不自足者西方圣人


之书目之而未极其微也唯然斋戒夙夜则至

矣𥘉从夫封寿昌县君后以子拜太令人以疾


卒于子珉之新第宣和四年八月甲子年八十


有四珉新第所以为夫人之奉也夫人乆疾其

床几食饮药煮之赖者珉妇胡也子三人珉朝


奉郎新通判郑州琢文林郎广济军司户曹事

琇迪功𭅺女六人适朝奉𭅺张基承议𭅺吕必


强宣教郎李徳充宣义郎环州司录事𫝊寔中


奉大夫提㸃河北西路刑狱姚宗文林郎西京


宗子慱士岑又份孙男三人长昴女三人长适

迪功郎苏籀珉前知叶县有古循吏之政夫人


族曽孙是谓文忠公五世孙恬道叶见市有祈


禬往来者咸色忧问之曰令君之母病令君之


母我民之王母也令君之忧我民之忧也则夫


谓其既相其夫必有令子者信也已珉等卜明


年四月甲子祔灵井求仁留台公之墓吉逺走


人同谷求铭于嵩山晁说之頋旧好不得辞铭


曰文惠之孙荘敏之妇求仁之相淑静伊何不


官其子唯徳之尚有是一徳百世之崇我铭诸


 宋故通直郎眉山苏叔党墓志铭


宋通直郎苏过叔党东坡先生之季子也母同


安郡夫人王氏元祐五年先生知杭州叔党年


十有九以诗赋解两浙路礼部试下七年先生


为兵部尚书任右承务郎明年先生出帅定武


即谪知英州継贬惠州安置三年迁儋耳安置


既四年渐从廉州永州居住邈乎万死不测之


险也独叔党侍先生以往来其初为岭外之役

时叔党方居母丧有以动𡍼人涕泣者或曰先


生南居而乐焉非也先生忧国爱君之心日加


循省而郁结则何敢乐惟是叔党于先生饮食


服用凡生理昼夜寒暑之所湏者一身百为而


不知其难翁板则儿筑之翁樵则儿薪之翁赋


诗著书则儿更端起拜之为能湏㬰乐乎先生


者也其𥘉至海上也为文一篇曰志隠效于先


生前先生𭣄之曰吾可以安于岛夷矣先生因


欲自为广志隠以极穷通得丧之理焉尝命叔

党作孔子弟子别传则固有以处其子矣当是


时叔党之风使蛮蜑夷獠若可以语礼义而中


疠噬毒莫为之疾病虽有欲杀吾亲者亦无以


措其斧斤其传而北也霈然起天下父子之性


则叔党之自处者如何㢤先生不至永州稍还


仕板居阳羡不幸疾不起叔党兄弟得吉地于


汝州郏城县之小峨眉山以襄事遂家于颖昌


叔党偶从湖阴营水竹可赏者数𤱔则名之曰


小斜川自号斜川居士以视终焉之志曰吾未


即从先大夫于地下则生也何事为泯泯浮沉


里巷或时一至京师自得于醉醒而徜徉一世


之外所遇者与谈靡不倾尽造次大𥬇谑浪间


节概存焉唯有知之者知之也且若世未尝有


小人也孰非士君子也哉使叔党以其屋岣嵝


桴溟渤之纯孝而一旦忠荩于九徳俊又之朝


则先生之立言者叔党之功业也惜乎不及使


人有见于此而暴疾以卒于镇阳行道中年五


十有二时宣和五年十二月乙未悲夫诸葛孔

明𥘉不得申所志而躬耕南阳卒亦﨑岖巴蜀


也幸而有子曰曕可以肆所志而无邦家以容


瞻则赴魏军而死耳嵇叔夜之志气尤异而曽


不得一席以全其躯而子绍身血亦何益于邦


家古之父子有如此忠孝两全而可恨者天乎


不寿吾叔党于盛世一振𤼵之耶叔父栾城公


每称其孝以训宗族且言吾兄逺居海上无他


成就 叹曰郷书当荐诸后生吾足不复践文


场地矣调兖州龚丘县主簿乆不赴烦主客躬


趣于岐路泪流马鬛而去无几何家人軰相与


念之曰主簿龚丘安穏无恙否乎举目则主簿


在室中矣时主容以微疾家居公曰亲庭不供


飬而山邑之簿书必吾勤耶不用白大人而投


劾归矣自是而语言而饮食而寒暑不去亲膝


乆之血泪免亲丧而贫不得不从调无为军司


户𠫵军代还监髙邮军税主客有遗恩在吏部


𨕖而公之子实长诸孙公乃乞官其孤侄父执


吴子友俦诸孤留落髙邮二女贫无以嫁其与

呉并称一时名士者乆逹往来邮上不一省呉


之家公𨼆勤为子若侄娶其二女公之还自髙


沙𠤎平生酒徒𭧂贵庙堂上盛声色供帐燕视


得意公一席𥬇语自醉不异前日也彼贵人曰


进道如何避霜雪高者寒益甚也公谢之曰祍


席疾病宁论霜雪愁鬼于吾先之以疾病则吾


当劳之以安逸惟公有以逸吾之疾则幸甚彼


贵人者不悟公之意以公管句北京留司御史


䑓袭庆府仙源县景灵宫太极观里闾豊俭乐

宣和四年七月己未疾终于正𥨊(“爿”换为“丬”)越日葬任


城鱼山世墓之次享年六十有四娶李氏⿰纟⿱𢆶匹 -- 继


氏今孺人刘氏男三人公美公善公仪女四人


婿董桂李相如马绍承吕徳充公与说之同年


生而先二月公之平生未许他人知也嗟夫公


有𥙿于中者不知郷人有好𢙣不与邦人闻荣


辱每自叹曰吾以𥙊则先涤濯以战则先行阵


以吾在言路则死在鼎镬而不在岭峤尚何论

吾扵文字间邪闻者冝有以悲之说之饥寒飘

零江淮白首未有北归之期能忘吾兄在承平


时意气邪谨于兄墓作铭于葬后之七年铭曰


生得吾孝死不得吾忠言有吾好行孰与吾同


葬䕃世墓之松


 崇徳县太君王氏墓志铭


本朝父子叅知政事俱以厚徳称者唯王氏是


谓惠献公若安简公惠献公之子安简公之弟


尚书驾部郎中讳举善娶丞相文定张公之孙


生女淑静得内外奕世之美嫁谯国文肃盛公


弟谏议公之子大子左赞善大夫知卲武军赠


金紫光禄大夫讳遵甫金紫元妃实夫人之娣


夫人以闺壸组𬘓之懿克丽于馈祝慈训间靡


不冝之金紫捐馆时夫人尚少家于舒州时夫


人季父举元为淮南转运使欲再适夫人夫人


辞曰宁死不可自是屏华珥不肉食日一饭以


讫于老间则读经史诸子极乎释老阴阳卜筮


之书特善吐纳术以故寿考康宁𥘉以子封广


徳县太君改封崇徳县享年八十有四男子八

人女王人孙曽孙七十有二人玄孙男一人其


卒以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祔金紫桐郷之墓以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男曰叔温朝散𭅺致仕仲


良南康军录事叅军贻孙蜀州军事推官仲孙


左朝议大夫知沂州昌孙宣徳郎知汝州郏城


县绍孙徳州叅军事孝孙彦孙女适朝议大夫


前吏部郎中刘理山南东道节度推官传璆进


士张复古宣徳郎王绶进士韩揩说之先妣文


粛公之孙也得以为夫人铭铭曰

噫嘻夫人烨矣其门淑女贤妇膝曽玄孙寿既

嫓徳庆流不息玉珈如生垅柏其植

 塔铭

  宋故明州延庆明智法师碑铭

释迦世尊鹤林㓕度法付声闻则维迦叶其付

菩萨则有文殊领受言教则在阿难既有是三

孰可阙一迦叶之后二十四传至于师子或曰

二十八传至于逹磨逹磨在梁武时始来东度

于六度中特以禅名逹磨壁观人谓七年我知

何日虽曰顿示有渐方便𥘉传楞伽后五六叶

则尚金刚既而南北分宗荡然同异在迦叶传

十有三世曰龙𣗳大士所著大论译传东度至

北齐时慧文禅师一见证入以传陈南岳慧思

禅师九十日而证再传隋天台智者𫖮天师十

有四日而证于是乎备六度融万法定而三止

慧而三观质其宗焉一言之曰具二言之曰法

性离数而有三千即经而专𮗚心经之宗曰法

华则华严阿含方等般若终于涅盘众皆为法

华其为迦叶文殊阿难皆吾祖师天台实传唐

章安灌顶章安𫝊缙云智成缙云传东阳慧威


东阳传左溪玄朗左溪为逹磨宗者二十年乃

自东阳传荆溪湛然至荆溪而后智者之言毕


载于书智者之言悉归乎正其为一大时教不


可得而加已荆溪传天台行满满传广修修传

物外外传梁元琇琇传周清竦竦传有宋羲寂


寂以上皆在天台晩传四明义通通传知礼是


谓四明尊者亦曰四明法智禀生知之上性思

义于童子之时其于天台之门犹诸荆溪于时


斯教特盛异同亦多其人往往龙象重望未易


柔服或始同而终异或始异而卒同一言之辩

勤乎十返往来江山绵亘岁时非茍合者如事


理搃别者三千具造不𮗚真心惟𮗚阴入至今


称四明尊者云时有大禅徳在雪窦相与亦倾


尽其传广智尚贤广智𥘉得于净名最深乎性


相审知佛法为境其传神智鉴文神智破众溃


以澄法智之海矣慧炬以缉广智之明者其载

三智之羙可传而不可朽者有永嘉継忠其师

神智而贤忠者明智中立姓陈氏明州鄞人父


荣母朱𥘉梦日入懐而生夜不三浴啼不止𥘉


与群儿𭟼儿军怖之因使出家𦂯九岁授经不


再读嘉祐八年试开封府得度治平元年受具

足戒依延庆智广智广异之曰年少新学能辨


析如此广智卒遂师神智甚力熙宁中神智开

帏设问凡二百馀人无有出师右者为延庆首


座代神智讲神智自谓不如去礼天台智者塔

遂谒忠于温州周旋者二年将归忠曰行必绍


法智之席予有𥝠焉尝梦摩利韦陁二天幸为


位于延庆懴堂居有间神智去延庆师固辞不


果非特符忠之言实慰逺迩士众之望二天位


焉后众道埸咸取以为法元祐间髙丽佑世僧


统义天者聦明瑰伟之士𥘉为嘉与源公而来


𦂯际海岸见师升堂闻未尝闻咨嗟失色且叹


曰中国果有人焉既而义天接谈辩者累夕倾


其所学欲折其锋竟不得毫髪主客杨次公多

之为师作真讃以师为玉池莲中之人盖师每

以净土法门诱进学者欲使人人知释迦有净

土弥陁来秽土他时所志于心者一日必瞩于

目乃依十六观经而出视之为弥陁大象以临

池周之以十六𮗚寮池莲凫雏天风翺翔𮗚士

槁坐人音断绝一渉其境道心百倍宁论信与

不信固自疑其身非圣非凡其费巨万而施者

却之愈来工度累岁年而落成不周岁任其役

者曰僧介然不劳不矜若未尝有所事盖是境

也古未之有今不知何为而有既二浙之所无


则天下之所无唐支硎山遵公所建法华道埸


其能胜此者有兵部刘尚书晏等所请𠡠号尔


师一日辞去众留之不可虽太守亦不得强且


曰待六十岁再来居隠学山栖真寺众方从之


卒业㑹僧职湏才复不能舍师太守躬驾者五


六出住宝云实其祖师通公之道埸时宝云颓


圯无一全椽师复新之咸曰师前日隆其三世


之居今又兴其四祖之宅孰谓像法之末哉先

是伽蓝神腹中得愿文一纸后更百年肉身菩

萨重兴此地师复退白云山视隠学山为逺殆

绝人迹众以师之来居为之筑庵像宝云院凡

四年亦无一日不讲至止𮗚不思议境叹曰吾

道极此矣有不思议境则有不思议心为作不

思议境辩正又指五章之裂大纲曰𭔃果明因

以解成行举佛摄生全生是佛作止观裂网指

归𥼶疑太守俾令佐请师出住西山资教院辞

之又请住延庆不得辞时六十岁师之道业日

厉于前四众依归亦视前为盛政和四年甲午


四月辛亥师谓侍者法维曰吾尝疾病今闻异

香吾意甚适乃召十六观寮长懴人出曰吾今


与汝軰诀别各黙坐乆之明日又告法维曰异

香载闻悉召其徒至曰各冝修进再相见于诸


佛㑹中趺坐面西而逝越三日掩龛颜色如生


享年六十九岁塔在南城崇法院祖塔之东师

首度弟子十有四人禀法弟子领徒传道者百


馀人其往来登门者不啻万人佛事中所谓歳

懴者行于江浙盛于温明明之盛又在延庆师

率其徒数百馀人七昼夜行道坐禅岁复増盛

其在岁懴外又择其徒修法华懴者十年一日

懴终禅𮗚中见大舟一众欲乘之不可师独以

往来自是慧解一𤼵其讲法华玄义文句止𮗚

净名金光明经凡数十过师身不及中人而望

之凛然其言平居殆不胜出口而讲雄毅耸𦗟

折心或退接于室中屈辩申谈云兴泉涌不足

为喻具与儒生言则反质之曰此道在孔子如

何此语在诗书如何儒生不能对师与申言之


曰无乃其若是乎盖师于周孔老荘之书亦无


不究𮗚翰墨诗章皆出人上其诵法华经平生


以万数诸佛号不在数中所著述曰蛣蜣示迷


裂网指归释疑不思议境辩正各一卷南岳止


𮗚科二卷又有诸经题义诸文问答门人授辞


杂文义四种未就巻第师晩在延庆为众置田


数十顷曰愿以有限之田为无尽之供连年为


俱僧大佛㑹中曰不作大因焉得大果师之所

为必兼本迹而后得之至于音声之馀咒诵之


功除民疾却鬼魅救旱灾者则又莫得而言矣


师之髙弟曰法中等以说之顷岁宦㳺四明庶


几知师者乃以法维状师行实走东里求说之


为之碑义不得为辞伏念智者之为智也异哉


龙藏之𫝊身而觏之固冝毕载而三𮗚之外复


着乎圆觉四行之成就著乎楞𫿞智者言之于


隋其经译之于唐虽欲不信其可得乎所谓灵


山亲闻者此亦其躅与是故其教东及于日本

西返乎天竺未之与亢也已或曰教外别传不


知教无等等何外之有传授圎成何外之有韶


国师者故自斥之当绝语言不知此方以何为


佛事或曰不立文字不知文字非真亦非妄乃


以何者为文字尝求乎其人矣前乎智者而导


其教者曰梁傅大士北齐稠禅师后来推极智


者之教而尊之者曰南山宣律帅其馀逹磨法


门义同赞者曰皎然禅师晚则韶寿二禅师其


宻弘而取证者永嘉禅师虽异𡍼而不敢不赞

者曰贤首藏师或叛去而窃用其意者曰华严


𮗚师有公而异同而意自有所在曰慈恩基师


唯是圭峰宻弘用其言而妄相排斥专以四禅

八定次第之学何异儿戏以侮耆徳唐谏议大


夫杜正伦尝作天台教记惜其不传善乎梁肃


之言曰佛法以天台为司南李华为左溪言曰


祗𣗳园内常闻此经燃灯佛前无有少法柳子


厚为无姓和尚言曰佛道愈逺异端竞起惟天


台得其传又于永州龙兴净𡈽院书天台十疑

论于墙宇使𮗚者起信又为龙安禅师言曰传


道益微言禅𣪚病今之空空愚夫纵傲自我者


皆诬禅以乱其教冒乎嚚昏放乎淫荒吾将合


焉马鸣龙𣗳之道也唯是明智其生既晚异端


益肆积徳于躬无辩于𬒳将自屈伏我言则光


顾予何者辄与斯事窃少闻大道于圎照禅师


且有言曰他日勉读经教其后三十年果得明


智于四明视彼暗证禅魔禅鬼定文字法师乘


壊驴车无以正之则不敢不自勉谨为明智序

禅教之本未而为之铭曰

佛道译华圣言弥彰祸人以惧仁人以昌有来


逹磨壁𮗚而止传失其序竛竮之子前是龙𣗳


五百年馀传乎迦叶承乎文殊著论既大阿难


所集我道已圎佛乘之一慧文禅师龙𣗳崔嵬


䆳乎南岳焕乎天台惟我天台法华三昧昔在


灵山雨华同㑹荆溪四明先后有声一念三千


克一圎乘山外山众孰如三智立公昭昭三徳


而四既隆父席亦兴祖基百界千如非我而谁

彼大宝舟独乘而上岂我敢𥝠诸佛所向待绝


㓕绝其然胡然秽𡈽不除净土现前法华净名


金光明𮗚所未及者涅盘缘断儒生之来有文


可载宴黙何居白云油海异端乆出矧我所逢


我不尔辩冰泮于风蛊神疠鬼咸知尊事虽曰


盲俗岂不思致异香既闻我将以归其归有所


涕泗孰依祖塔之东𤥨此新石以告来者永敬


修德


 髙邮月和尚塔铭

夫与世士而论出世之法难矣哉惟𮗚乎世间


者斯得不二法门也连城之宝照乘之珍其贵


在宗庙郊祀者孰不有敬心哉然是器也或蔵


而不出或出而不耀众未必能观之况得而名


之耶盖四岳之外又有髙山存焉今之禅宗最


盛者天衣之徒天衣之大弟子曰北京元公慧


林本公法云秀公隠然名闻于天子而累朝耆


徳大臣暨公卿大夫士莫不䧏辞气以礼之而


三公之嗣法者其盛尚胜计耶惟是二公之外

又有长芦夫公则髙山在四岳之外者也夫之


嗣法曰髙邮军乾明禅院第十三代师曰宝月


姓颜氏杨州天长铜城人母许氏梦梵僧而生


师母于时谈胜如舎利弗母师有伏犀奇骨眸


子炯炯则梦中之僧也年十九为僧受具戒谒


夫公于北同山得与琅瑘愿为友率愿同见四


祖演东林緫而师留侍演及緫又至长芦见秀


秀公时佛国白为长芦首座欲友师而不可得


也师乆悟楞伽山宗通说通为一致永嘉真其

其人也盖元公秀公自讲而禅本公夫公由禅

而劝人以讲其视今之哑禅魔禅暗证禅为如

何哉而师又特有异者以谓南方之讲与吾之

禅近则吾绝待之功浅惟北方之讲夐异吾之

禅庶几𭰹吾绝待之功也乃入洛听华严金刚

圎觉五年极北律枯槁摧朽之行莫知其𥘉禅

人也师于是乎得师子奋迅入三昧又得师子

奋迅出三昧矣庵居于髙邮乆之遂应其乾明

之请师为人朴直深静寡言一日髙座上天雨

曼陁罗花矣其后不问不言不利物不言不知


世间有声名不也古者避名而名随今不求名


不得名也师则湛湛虑绝沈沈名断者矣其来

四方之供新乆废之居则皆实相第一义谛也


凡十有四年犹少食顷尔弟子道浃者可童也


师称之曰法器可与𮗚圣种性持不保其生縁


几何年也无几何浃卒师叹曰吾亦何生政和


七年九月十三日师因疾病告众曰俟锺声而

去矣寿六十一腊四十三以靖康二年四月二

十五日建塔城北金塘郷弟子道源等三十人

道滋今住乾明浃之母兄也予去年冬避金贼

至髙邮识滋滋来乞铭以予尝名琅瑘愿也不

得辞为之铭曰

草木及墙壁炽然说无时是谓所说者其能说

者谁稽首能说者夫人大导师无谓我凡夫一

念我见之地固山夫公旷勉有因縁今日所得

法十方佛现前夫语演亦语夫黙揔湛然惟圎

乃称珠惟珠乃同圎华严一法界圎觉三净𮗚

金刚空不空与我互圭伴我法实如是世人莫


我诳我与锺声同非常亦非断


 哀辞


  汪信民哀辞


汪信民名革临川人以经义试礼部为第一乃


(⿱艹石)有所遗者且曰我𥘉从科举求禄不愿得


名也自逰学校来闻见不谓不多一旦梋掷㭬


割之唯恐其少似乃昼夜读书始知尊先儒究


明大㫖不敢肆𦚾臆为新奇茍异坐诬古人其

为𪧐州教授时申国吕元明得罪侨寓宿州信


民乃以师席处元明若㓜童之仰严师然于是


信民中益䆳静所植园矣去而改官得宗子学


博士信民执手板立政事堂下曰贫不能官京


师如复得分教诸生则何敢辞乃出教授楚州


予乆闻信民志尚而敬之恨未得见也想其风


裁是必魁捂丈夫辞气慷慨可畏人也前年余


赴明州船埸道楚州见信民孱然仅能衣冠怯


于语言礼仪则甚恭泯泯(⿱艹石)平生无毫髪能者

予益多之与论交曰不敢与夫子交革后軰也


予复叹曰斯人殆不可亲踈耶(⿱艹石)使斯人得时


行其所知是真可畏哉岂特文章翰墨事可期


要以特立独行之操著于事业如前日公卿大


臣别来逾年信民疾不起楚州予哭之哀不能


已念有术士亦临川人为予言信民生平内相


且其命当大贵予告之曰命所不知内相在昔


日则验安可施于今人已而果然益可哀也作


哀辞也一郷有木甚茂𠔃众颠越以𭠘息君子

忠信之异𠔃览九州而自得逺吾郷而之中国


𠔃亦谓予曰不然余之砺刄何施𠔃抱公输之


䋲墨羌古人之可乐𠔃又何有乎忧伤弗窘速


徉𠔃渉不胫而济无航何吾道之终否𠔃


頋孔鸾而不见虽曰寿考之欲𠔃又何如死之


良不然(⿱艹石)人何为𠔃忽舎白日之昭昭念我平


昔南北弓曽不得与逍遥譬彼宝玉弗珍𠔃藏


不袭而衢路之蒙瞍遇如瓦砾𠔃虽埋㓕亦奚


悲我独恸哭増伤𠔃且何益于(⿱艹石)人访遗编而

尸之𠔃未必自谓之珍果谁能子之知𠔃尚曰


二三友朋输吾哀以共之𠔃亦有第善厥躬后


有人以兴哀𠔃知我懐之不穷


 𥙊文


   𥙊邹志完文


政和元年岁次辛卯四月壬子具官晁说之


谨以清酌庶羞之奠致𥙊于志完侍郎同年之


灵惟公生而纯明玉未𤥨而先白美早成而众


誉方思畜而躬积念不屈于小官矧得申于黼

席知所言之如何安自刚乎胆䇿谁行堪乎岭


南乃连岁而再役后皇仁而可忧入瘴雾而不


瘠方湛恩于里闲何疾病而易箦嗟无恙于投


荒而不起于安宅知非人之毒君是惟君之自


螫君神定而长髯若星官与羽客虽不逹于人


间犹龄松而齿石忽舍老母而下世年才逾乎


半百既疾病而融融独顾母而唶唶郷人当君


之斯时候问疲而接迹相率佞佛佞道身可赎


而谁惜竟不验于湏㬰徒垂泪于窀穸率是一

郷之情在四海而无射盖云畜于石中雨为天


下之泽众有望而不符君志又亦奚获行路恸


而此反我独侘傺之頋惟北方之学不老隠


而佛頥敢出位以新奇仁义自乎开辟君每㓜


服而叹曰髙论之如掷我方贻书以勉此云何


生死之隔闻君疾病而异梦恍惚帝所之履舄


得非所忧之𭰹遂自违其所适不然岚虺之馀


使君蛊而神癖呜呼沈痛之何诉君有子如圭


璧庶君后之必大亘流光而有赫君真今日之


死𫆀我之生亦何益尚飨


 𥙊钱朝奉文


惟灵异姓王之诸孙同时士以推羙耻一日而


愦愦当百役而𫿞𫿞黾勉尚方不误铸金之肴


周旋外服悉多刻石之思位不称才人谁知己


览白髪以自叹抚青箱而言归方就彩衣之娱


⿺辶处帷之变汉家典故怅能言而已空越绝


山川痛令仪之如在说之等偶縁末契得展𥘉


心愧钱郎之并逰忍屈原之独吊率是众戚以

侑一觞尚飨


 𥙊崔徳符正言文

呜呼兄形质枯槁而文章英华言恐忤物而愤


怒疾邪仕而屡跌曽不惨嗟逺官沅湘乐诗思


于烟霞身虽老于畎𤰜志每存乎邦家自视(⿱艹石)


无能而畏人识者誉闻以豪夸逺而求之黄叔


度元鲁山之流在 本朝则王子野江邻几之


𩔗耶庶几古人之可见而我宋人物之盛耶呜


呼逸于晦𮐃身偶蒿蓬 上皇有命执宪殿中

匹马入门⿺辶处不得容 今天子梦𥧌贤哲召补

谏列兄曰时哉槛不用折臞然榻前言则业业

众人危之 天子欣纳是𦂯一对病卧累月却

药饵而稀罕卷章䟽以稠叠孰不有言恐莫兄

如枕首仰笔裂𥿄以书语弱难闻兹勇有馀岂

不懐归山下敝庐乞退未遂挂冠弗俞谏臣彷

徨聮名上章斯臣冝留病不可强使其绵惙俟

死其行幸𮐃恩赐觊生故郷 天子曰咨古之

纯朴以疾归闲宠之龙阁视予贪贤待尔勿药

荷 帝命以再生冝巫咸之下作呜呼天乎理


⿱冝八 -- 𡨋漠怛惊朝露宁论夜壑说之也少兄二岁


以兄事之名同书于邪籍情每见于危诗今也


兄先我以逝顾我生之能几将乞归于箕颍乎


新松以尽悲当髙秋而百感挥苦泪于一卮


 𥙊神文


  𥙊麹神文


崇宁四年乙酉六月上寅谨用茶果𥙊于五


方土公鞠王麹人曰主人性不饮酒无寸长于

身使举世中皆如主人周难多忧浩不必陈惶


惶所困曷云今兹敬式古法不违吉辰匪他之


求疾病是轸五金八石明朱空青虽立起死如


主人贫门冬昌术尚戚不仍一有疾病四声入


邻多空手归妻侮女嗔欲自效力唯我麹王麹


人五更凄露辘轳苦辛前期白麹亦未能二物


既备屏气逡巡妇女不见鸡犬不闻炉丸之丹


异品同勤念尔有神吉祥其臻辄复自怜废三


年每饥不饱此又胡然禹迹之中无片瓦椽我

笔我墨赁屋于山聴石肠胃亦填一杯之饭沙


相纒离娄如瞽易牙不贤盖亦有道牛龁而咽


吁其乆腰坠足颠孽瓮盎溲亦涩涓茍弗消除


我危特艰然是末尔何足多理念尔有神救其


大厉刚肠斯柔尚可冨贵无信古人大言逺视


此誉而誉彼毁而毁笑语妩好谁复我鄙沈绝


旧学不到唇齿逺人书䟽蚕头谨字近人请谒


百门千𥿄炎炎先附寂寂卑退用间于亲厚我


百倍传罪于贤功亦不赀一朝鸿禧复使职位

东海搜珠西海筑叠南海刲龙北海䌸鬼入拜


宗工先媚涕泗载言盛徳有前莫比古称皋䕫


今百执事谁⿱冝八 -- 𡨋司命亦未必我死爰积愆尤四


十七歳悔过自惩从今日始急急如律令


 𥙊龙池文二首


宣和六年岁次甲辰正月十九日戊辰朝请


大夫知成州军州事管句神霄玉清万寿宫兼


管内劝农事赐紫金鱼袋晁说之敢昭告龙池


利泽之神去秋民匮于种幸不至于流庸神𥘉

谴之而卒𢌿之也而吏不敏失职尚何颜以事

明神哉今岁春首雨复未应民心不𭣣不保厥

死神与其终烦嘉惠不若始𥘉欣喜之也若吏

之无状其可再赦诸前日尝有请于万丈潭利

泽神为七日之期颇有云气之候而竟屯于施

柰何𥨸伏念之无他也唐杜子美留落饥饿尝

居于斯潭之上遂使潭神今亦瘠其波澜而馁

无所润欤或曰潭之神曰我昔不能口实杜陵

之老视今噍噍而生者又复何有惟我龙池利

泽之神𥘉未尝有得丧于一人则可以徳氓庶

无疑亦以雪万丈潭神之耻尚飨

 又

宣和六年甲辰二十五日甲戍具官晁说之

敢告于龙池利泽之神伏念不肖为吏之薄每

有言也下或与之上必阻之得非使者之聦明

难以干吾民之聋瞽易以为然厥聦明孰如有

神前日薄徳之吏走祠下布心腹既罄而既危

乃䝉我龙池利泽之神念其亢旱之乆愍其荐

饥之虞𢌿之雨雪以如期是则神之聦明感应


何易而仁不吾欺逺迩大小驩欣踊跃沐神之


徳孰不咨嗟孱守幸朝夕自免而去而邦人惟


神之事世世其不违尚飨




文集卷第二十



 先大父平生著书曰易啇瞿大传曰易啇瞿


 小传曰啇瞿易传曰啇瞿外传曰京氏易式

 曰易规曰易玄星纪谱曰诗晁氏传曰诗论

 曰书晁氏传曰书论曰春秋晁氏传曰春秋

 辨文曰春秋年表曰中庸传曰右论大传曰

 论语讲义由壬寅年孝经论语及吾经小传

 曰历谱凡十有九种并杂着文字曰儒言曰

 叅记许氏文字曰异同志曰有旧曰飬素削

 觚曰山下草堂杂书曰石鶂志曰唐逸士志

 曰清心堂杂志曰随省曰捃麦曰嵩外墨省

 曰晁氏𢑱训凡十有三种合有三十二书其

 它文章不在焉固有已行于世者唯易传用


 昔人之戒期死而后出之靖康之后兵火屡


 更平生文字与五经圗书悉为灰烬建炎二


 年侨寓海陵乃自叹曰平生述作无复存者


 唯志于易今老病之躯存扵灰烬之外者幸


 也病能饮食而扵易则不䏻可乎遂追述旧


 作为周易太极传又为外传及因说是年渡


 江耒寓金陵先是


 二圣北狩中原陆沉痛愤湮郁连年抱疾至

 是増亟终于舟中实建炎三年正月七日也


 享年七十一其遗言殓以时服藁葬僧舎不


 封不𣗳无以文志墓苐以吾道号刋诸石待


 它日迁祔先茔汝等若访𩔗吾遗文则以嵩


 山景迃生目之盖


 公平生慕温国司马文正之为人也晚年留


 意于天台教日诵法华经则自称天台教僧


 又号老法华家有


 昭陵所赐

 文荘公飞白国安二大字则又号国安堂主


 子健不肖不足以显掦


 吾先大父伏自捐󠄂馆之后徒歩往耒江浙问


 求访遗文者三年得上


 朝廷章九古律诗三百一十有二易规十有


 一洪范小传一诗之序论四杂文十有七书


 十有六序十有三墓志等九记赞铭题跋四


 十有九编成一十二卷其题则谨如


 先志云又得京氏易式并周易太极传及因

 说与外传藁缮冩藏于家以俟后之君子呜

 呼

 先大父平生所述文字亡轶尽矣今得之者

 百无一二子健傥未死说当継継慱求随其

 所得以编次然不敢以一言述美

 先徳𥨸考古今圗书莫盛于隋之御府所藏

 然隋之书悉𣳚于河多不见于世世之学者

 徒见其藏书之目毎为之兴嗟痛惜故今于

 文集之后悉纪其所著之目知后之覧者必

 有掩卷叹惜者矣岂独不肖之孙子哉绍兴


 二年正月二十八日孙右迪功𭅺特改差监


 潭州南岳庙子健谨记


 先大父待 制生平著述甚冨晚遭离乱散


 失几尽绍兴𥘉子健编集所得之文止成十


 二卷但𥨸记所亡书目于后及既宦逰江浙


 蜀淮荆襄往耒慱访所得加多重编为二十


 卷而东南之士多未之见谨用锓木于临汀


 郡庠以广其传唯是𭣣拾兵火之馀传冩讹

 阙异同不敢辄易改𥙷去取尚俟他日访本

 校正始子健约叔位季弟子阖同力访求毎

 有所得互相传录兹以索之未至迫于受代

 据子健所有今先刋行且约诸孙慱访不怠

 随得附益或为外集以传今列名于后所期

 慱雅君子昔有藏者举以见授俾𫉬广

 先大父著述之志实诸孙之至頋也乾道三

 年岁次丁亥五月戊戍右朝散大夫𫞐知汀

 州军州主管学事兼管内𭄿农事借紫晁子

 健谨记

文集卷第二十后杂文

 景迃遗表


束带立朝粗识为臣之义䇿名委质敢忘将死

之言苟封章之既通虽盖棺而无憾伏念臣㓜


师古训夙践支场粤自书生早尘仕版乆栖迟

于下位盖连蹇于一生晚膺特逹之知遂有遭

逢之㑹起于谢事擢寘要𡍼道山英俊之逰鳯


阁掌丝纶之命逮上圣之有作持从橐以入朝


欣拭目于尧眉有就日望云之幸尝进言于舜

问罄拾遗𥙷阙之诚而臣䑕技有殚难逃天览


马力既竭出领祠宫岂期血气之衰遂致筋骸


之病薬石弗效疾恙弥在膏在肓复留连扵圣

日启手启足尚能勉强于荛言伏望


皇帝陛下以宗庙为心以苍生为念用人惟已


从谏如流励朝廷之群臣以尽万机之理收天

下之䇿士以圗二圣之还揔𭣄乾纲维持天命


佑贤辅徳冨国强兵命将出师志扫情于沙漠


𭠘戈谱艺时亲近于简编臣生也搢绅不能杀

身以徇国死而就木犹当结草以酬恩臣无任


 𥙊晁待制先生文

呜呼善𢙣同𥘉贤愚习殊天性少成𩦸子鳯雏


先生妙龄沧海明珠晚殿诸老轰然名誉驰骋


皇王渊源仲舒追古辞章参差相如凡人一生

文行罕俱公兼文行锦绣璠玙汉有贤良声轗


八区文元其后奕世亨衢公克其家前哲齐驱

召从东里名满中都景星鳯凰人指而呼代言


丝纶诏诰典谟道有屈伸卷而不舒苍茫风尘

转蓬江湖⿺辶处萎哲人世失楷模斯人云亡斯道

丘墟吁嗟先生三才通儒行藏司马自号景迃

世有仲尼兹颜之徒试䇿明庭忠愤略摅第居

上上䧏遭奸䛕豺狼纵横献书公车废弃十年

道义充腴宣和以下𨶕

 𥙊待 制晁四丈文

绍兴九年八月十六日癸亥从表侄左承议

𭅺新差权𤼵遣果州军州兼管内𭄿农事阶绯

鱼袋郡慱谨致奠于建康府正𮗜寺故徽猷阁

待制晁公四丈之殡呜呼古之为士实有所传


曰某氏学示不敢专末世无师躐等以前玩戏


昔人去而自贤惟公老成軰行居先文元文荘

盛徳百年南丰东坡相与周旋峻㓗之文凛不

可攀岂无众作谓冗冝删尚为馀事志其所难


平生读易三绝其编晚传去太极意于先天士


或从之罔识渊源历论九学多遭谤讪师说

祥口语益繁怪名退之从昔所叹党祸中起斥


以为奸筑室嵩阳已挂衣冠晚岁来归待诏金

銮兵戈风尘与国俱迁南北大江贼锋如山困


予建业病迄不瘗昔我先君公之所尊我在童


子已登公门览其少作许以知言飘零白首移


疾辞官秦淮之岸来系归舡草木荒墟贱屋数


椽低回其下公殡在焉昭徳之第旌贤之阡公


胡不归埋此道𫟪有言益悲为公澘然尚飨


 晁氏世谱节录


文元玄孙 文庄曽孙 仲衍孙 端彦子


长说之字以道一字伯以元丰五年进士出身

累官至中奉大夫徽猷阁待 制赐金紫尝为


兖州司法𠫵军蔡州宿州教授改宣徳𭅺知磁


州武安定州无极县坐元符应 诏上书得监


嵩山中岳庙陕州集津仓再请华山西岳庙明


州造舡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通判鄜州提㸃南京鸿庆宫知成州


遂请致仕


渊圣皇帝嗣位以著作𭅺召除秘书少监兼太


子谕徳未几免试除中书舎人兼太子詹事坐


请𥙷外落职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

太上皇帝嗣位召为 侍读复待 制提举万


寿𮗚再请得提举杭州洞霄宫建炎三年正月


七日薨于江宁府舟中年七十一假葬于江寜

府正觉寺赠通奉大夫后累赠至光禄大夫始


公命他日迁葬先茔长孙子健念先垅乆隔因


卜地建康府上元县长宁郷之东阳㓜子公耄


于绍兴 年奉永嘉太夫人柩自温来祔葬其

地耳遵遗言不封𣗳无埋文而以道号刋石为


志公平生盖慕司马文正公为人自号景迃生

晚年留意天台教日诵法华经则又称天台教


僧亦号老法华复以


昭陵所赐文庄飞白国安字名堂而号国安堂


主此其号云所著述有易啇瞿大传易啇瞿小


传啇瞿易传啇瞿外传京氏易式易规易玄星


纪谱诗晁氏传诗论书晁氏传书论春秋晁氏


传春秋辨文春秋年表中庸传右论大传论语


讲义壬寅年孝经论语及五经小传历谱凡十


有九种并杂着文字儒言参记许氏文字异同


志有旧养素削觚山下草堂杂书石鶂志唐逸


士志清心堂杂志随省捃麦嵩外墨者晁氏𢑱


训凡有十三种合三十有二书与平生所为文


章屡经兵火散亡殆尽晚年又著周易太极传


六卷及因说外传长孙子健寻访遗文今编𩔗


十有二卷传著在外娶盛氏朝请𭅺𮗚仲之女


封隆平县君改封硕人累赠永嘉郡太夫人


 题嵩阳景迃生文集后 从侄公祖


景迃先生自少日激昻𠜇意经术尊先儒谨训

诂未尝亿措一言以悖理害教也慕司马温文


正公为人深知于范公给事⿱⺾⿰𩵋禾 -- 苏公内翰豊公中


丞曽公舎人子开刘公学士道原范公以博极


群书雅有史学科荐⿱⺾⿰𩵋禾 -- 苏公以文章典丽可备着


述科荐又论先生于朝以为自得之学𤼵挥五


经理致超然不践陈迹屈軰行交先生当世知


名士楽与先生逰而先生亦不屑也尝著易啇


瞿大传十卷易啇瞿小传十卷啇瞿易传卷啇


瞿外传六卷京氏易式一卷易规一卷易玄星

纪谱三卷诗晁氏传十卷诗论一卷书晁氏传


论七卷春秋晁氏传十二卷春秋辨文六卷春


秋年表传三十卷中庸传一卷古论大传五卷


论语讲义五卷壬寅年孝经论语及五经小传


十卷历谱二十一卷儒言一卷叅记许氏文字


三卷异同志三卷有旧卷飬素削觚卷山下草


堂杂书石鶂志三卷唐逸士志清心堂杂志随


省捃麦嵩外墨者

 郡斋读书志别集𩔗嵩阳景迃生文集十二

 卷 従侄 公武

说之字以道文元公元孙少慕司马温公为

人自号景迂生年未三十⿱⺾⿰𩵋禾 -- 苏子瞻以著述科荐

之元符中上书居邪中等博极群书通六经尤

精于易传卲尧夫之学着太极传搢绅髙其节

行尝守成州时民诉岁旱公以为十分尽蠲其

税转运使大怒督责甚峻因丐老而归靖康初

以著作𭅺召迁秘书监免试除中书舍人兼太

子詹事俄以论不合去国建炎初终于徽猷阁

待制

 书夜雨不少住枕上作诗后

       从侄 公鄼

建炎二年公鄼随侍寓海陵景迂伯自仪真来

居是岁十月十四日公鄼侍 十二叔之姑苏

请违景迂䝉诲之云吾老大不晚为枝江之行

汝归不及见矣汝年少精徤冝勉力读书当先

读五经看注䟽读三史不患不能为一赋能如

此取青紫不足道也文忠公集不可玄手韩文

难入头先看六一后昌𥠖次太史公次公羊传

次春秋此是读书后先遂命于架上取素川𥿄

冩此诗为赐复云予旦夕将成枝江之行兊弟

鄼侄乃先苏䑓之役相对忄然书以为别呜呼

自尔之后不复见颜色越明年春景迂至金陵

得疾不起岁月骛𬨨于兹一纪因阅旧书𫉬见

此诗想像如昨日感叹之不足因以记赐诗之

端倪教诲之药石云绍兴十年二月二十日公

鄼谨书

 书毛诗后   从侄 公鄼

公鄼建炎庚戌侍亲寓海陵景迂伯自仪真经张

遇之难来泊念四叔舍景迂语公鄼吾脱身虎

狼烟㷔之中无丝缕以自随知汝有经史诸书

可悉垛于吾案上老不能读聊守以自娯如爱

襁人见襁而喜也用是白大人乞一其笥致景

迂左右诸书皆宣和中以越楮所印贺公方回

SKchar公钦止尝见  六精致景迂先有江南之

行复语公鄼曰书且借行它日相㑹当复归汝

至秣𨹧景迂  二十四 来居建昌継而公

鄼随侍至访书  乌有矣或云为人所焚痛

哉是经公鄼淂之广陵景迂俾季父注释之淂

于煨烬之馀展卷长     绍兴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