淸容居士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三

卷第三十二 淸容居士集 卷第三十三
元 袁桷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四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三

 表志

   西山阡表

呜呼我 大父严州宋宝祐五年丁巳六

月七日庚寅即世年六十有七后六十有

七年是为

皇元至治三年岁在癸亥

圣天子推恩文武锡命有秩不肖孙桷以

从臣遂得赠中顺大夫上骑都尉㑹稽郡

伯 大母令人王氏㑹稽郡君是岁五月

丞相忠献王荐于

英宗超拜侍讲学士泰定元年又赠嘉议

大夫礼部尚书上轻车都尉㑹稽郡侯郡

君加㑹稽郡夫人呜呼桷生七日而母史

夫人卒 先考处州尝语曰汝外祖敷文

转运公讳賔之淳祐十一年辛亥岁秋八

月病且革 严州诇疾候所命于时汝母

年六岁余年七岁即指曰吾女以中外表

愿奉公㓜子 大父谢且立曰㓜子获为

越忠定王孙婿它日生孙宁负吾两门哉

桷泣受其语以识桷髫齓时喜闻遗事于

时 越公賔客子孙宦途著仕而 大父

游从咸在尝语曰 越公为京尹十有一

年擿括隠伏抑强振恵繄汝 大父宻以

赞外若韦布使世不知有子弟名字其居

越公䘮尽丧礼丧除庐于墓不入城府者

三年匪惟乡人言之外州士大夫能言之

退考于家乘曰初补承务郎监无为县襄

安镇知建寜府浦城县丞 越公久侍从

陞政府而执政子求外仕令不许故再任

佑神观绍定四年 越公解机政始得授

江南东路安抚司干办公事端平二年

侍养请于朝优许之充沿海制置司机宜

文字淳祐七年通判嘉兴兼尚书省提领

田事所检阅迺曰吾得以仕矣治府事无

留难囹圄以空悉以 越公尹京法治之

郡守谢不能提领户部财用史宅之悉括

诸司田阿媚奉上具籍百馀万用户部印

入御府而以副帙置三省始愀然曰吾不

可复治乞归三年授江阴军力辞以疾后

户部果督责浙西诸州虗籍守臣争纳告

丐罢言诸司田皆朝廷旧籍欲入虗籍则

宜蠲旧籍未几宅之死始悔罢而副帙在

三省者国亡散落民间言利大臣深信之

卒为东南害十一年知严州宝祐二年提

举台州崇道观积官至中散大夫鄞县开

国子 先处州登朝赠中奉大夫再以登

极恩赠中大夫维我 大父训范严宻居

家治具毕举区别工技悉精其能堂奥危

坐无笑色聚书至数万卷图画鼎彛鉴裁

得源委而 先处州遵奉诫令教子昼夜

不废桷得以谫薄文艺叙升翰苑几二十

年再为集贤直学士今复超进为翰林侍

讲学士夙昔期望扵遗言见之今墓在桃

源之西山王氏夫人合葬焉 大父讳似

道字子渊曽祖讳皋累赠太保 妣杨氏

越国夫人杨氏鲁国夫人 祖讳升累赠

太师卫国公 妣杨氏齐国夫人 考讳

韶少傅同知枢宻院事资政殿大学士累

赠太师越国公 妣陈氏周国夫人配王

氏平江府吴江县癯庵先生份之四世孙

苏养直向伯恭张安国朱元晦诸贤赋诗

于其家圃有诗集十卷行扵世长子讳浚

奉议郎淮西制置司机宜文字入

皇元改授承务郎賔州同知娶史氏孙四

曰栋梅棅栐孙女十曽孙五彦毅亨端辛

孙女一 先处州讳洪朝列大夫同知处

州路总管府事赠中奉大夫浙东道宣慰

使都元帅䕶军㑹稽郡公娶史氏杨氏并

追封㑹稽郡夫人子桷为嫡长孙女三曽

孙二瓘瑾女四人四世孙男曮晔女徳秀

袁为鄞闻姓晋政府繇 越公始至于

大父承绪展世不赫赫以求髙命所居堂

曰拙逸曰得闲殆见其雅志将以俟于后

矣夫徳厚者报深恃报自佚必不能以显

郡公事兄若父让爵避财乡党至今能言

惴栗四十年而教子督切则曰我大父之

训我不敢私今虽未厎于成诗书之泽殆

能以自白岁月逾迈交友故吏凘落几尽

隧碑有缺几扵无传是则有罪矧以不腆

之文行于南北庸述祖徳刻于墓道俾子

孙有考泰定元年岁次甲子 月 日孙

具官桷表

   先大夫行述

先大夫讳洪字季源姓袁氏袁为眀州著

姓州陞为庆元宋仁宗朝诏外郡得籍开

封举进士嘉祐初为开封举首者讳毂后

通判杭州苏文忠公时为郡太守日论文

史典处州以终赠光禄大夫其宗讳㲄亦

占籍开封试进士历官至祥符县丞因家

焉为公六世祖五世祖讳谓赠少保 髙

祖讳皋赠太保靖康难作随青州兵复归

里积善好施年八十馀预言死期别亲党

沐浴端坐以逝 曽祖讳升为眀州助教

赠太师卫国公树徳力卑让乡里尊信郡

有不轨大狱命公摄治即其家搜验得伪

署籍姓名一千馀人皆六县大家不以送

官立焚之异行遗事世多所传录妣杨氏

封太恭人赠齐国夫人 祖讳韶㓜学于

族父正献公燮登淳熙丁未第嘉泰禁道

学自赵忠定以下皆入党正献公坐废

越公为吴江丞得罪苏师旦俱家居避祸

嘉定改元褒叙赵忠定公朱文公扵是相

次被召先后为侍从搢绅荣之尹临安十

年神眀恺悌自辛弃疾扬王休马大同丘

崈以后推公次之为同知枢宻院事以资

政殿大学士银青光禄大夫奉化郡开国

公致仕赠太师越国公妣陈氏吉国太夫

人赠周国夫人 考讳似道中散大夫知

严州总核事物能通达损益然不乐仕进

守次江阴将行乞祠禄以归理宗异之赠

中大夫妣王氏恭人赠令人公严州次子

七岁能讽诵诗书左氏通大义以 越公

遗表恩奏补承务郎年十七试吏部铨监

镇江府大军仓眀年道临安马光祖以枢

宻为京尹上书往见之马公喜谓曰是故

袁越公孙耶光祖治京师皆先公条教今

官位适相同然贵家诸郎多不达文墨是

书果子所作当留以自近公谢不敏遂改

辟监桃源酒库檄入帅幕时马公号严敏

客多畏避不敢进率秉烛决诸曺事命四

客坐四隅禁私语夜分间以成案俾阅先

后是否一日择巻牍繁冗者以试公公䟽

其要领言是事曲直微有隠某官所拟微

两端马公大喜日以不决事委处分将俾

徴旁邑逋负公谢曰初入官而以括责称

惧失 先公遗训马公谢之礼部尚书李

公伯玉荐可治剧邑中书舎人刘公震孙

荐可理瘠县马公去国改两浙转运司干

办公事转运使胡太初刻峭善伺时相意

旨公不乐之请告归里胡亟怒以绿匣檄

还司署曰不即来当议劾公起视事或咎

之迺慰曰太初先子 先枢宻门下士知

子能官固若是后潜说友为转运檄督宁

国绢十六万疋公婉谢曰嘉熙以来江东

税绢皆虚负实籍寜国尤甚莫若悉蠲虚

名止取景定至今年逋且昔时尝以不能

谢马公矣说友惧蠲数广亟命他吏然卒

不能办为礼部贡院封弥官甫出院度宗

忽降手札谕贾某曰舒津太学名士𡊮洪

嘉定名臣孙宜与陞擢差遣舒同里人贾

疑有内援遂除舒太常博士公为太社令

就职两月讽门下省论而舒亦以他事去

贾相尝曰浙东唯温处士可任事四眀士

不宜用于时髙公衡孙赵公汝梅以户部

侍郎汪之林以汀州陆合以军器少监章

士元以太常少卿赵孟传以贛州合执政

官至守倅凡六十馀人皆家居月为一集

约讨论先哲言行不得议时事繇是公益

得䌷绎文献深爱重自晦绝不通京师书

问贾相悉侦知之迺命主管华州云台观

咸淳壬申迁通判建康府公阅事敏决老

吏不敢诒虑狱句容有伪楮连坐二百馀

人悉出之㝎议止诛其首帅赵溍贵𫘤不

亲庶务僚属上府谒不得入率用紫袋取

画诺公坐賔次命吏白帅今边事益急恶

少年掠夺市上将骄不习兵非紫袋可奉

行帅闻即延入阁出逊语且曰将循视沿

江诸屯垒苟可安便者毋忌也甲戌冬十

有二月帅行郡中大惊争移徙出郭而村

落民与故侯聮络者复入城有约白昼罢

市公询扇乱者斩之戒门者毋纳村民城

中始安夜多火灾有徼卒瞻对详练公私

以白金立署贼曺一夕卒驰报有贼约以

二鼓纵火东门劫门钥以出今贼俱在庙

中治火具公遣卒往伺贼将出庙门捕二

人有缊火在手即斩以徇诸将留城者皆

故侯部落至是益蹇傲愿习射求官赏且

曰在昔唯陈招捕习骑射今不能复见此

等相公矣翼日将巡城请公乘骑吏择驯

马以进公命取将马来将异之坐城上召

诸将曰郡库非制置使不敢用若等求较

射吾当以私财定髙下语毕入射将挟矢

前喏曰愿奉约束然不敢先公手弓遂弦

三发皆中革一入的将谢不敢公强之终

不能并卒定其赏如初诸将前曰惜侍郎

官晚然事不可为公嘿然侍郎盖江淮间

幕府通称也二月帅调精锐居屯江城中

羸卒数百相偶语有卒夜从江浒还言赵

制置已南遁数日将解兵还淮西总领费

伯恭弃军资夜乘舟如通州入海贾相师

溃归扬州诸将率故侯部落将劫公出城

公不得己微服间道归临安见太常丞吴

浚浚旧为沿江参议与公厚善相对各泣

下公曰国势日蹙诸将率闻风内叛浚荐

丞相陈宜中将留用之公愿自劾待罪急

辞去赵公孟傅尹临安奏为浙西安抚使

机宜文字不拜赵公制置庆元复奏为沿

海制置司参议官公时已陞阶朝奉郎亦

不拜乙亥冬临安奉表降谢太后诏谕东

浙诸郡如命戒毋徒以百姓污锋镝时入

南军道上虞馀姚焚掠以行声言留军庆

元𬾨御居无何 王师将压境公见赵制

置言南军以具海舟实无意留旦夕必入

城纵焚当先攻甬东门宜戒火政分卒保

东城以全居民未几果纵火焚浮桥劫江

浒城有𬾨不得入舟出定海以行制置司

改宣抚司复署为参议人心危疑旁郡邑

相屯堡未散旧不快意扵衣冠者争上变

入爵参议官陈允平素与王姓雠雠言新

从福州航海来见陈参议为书苏都统约

以九月乘颿下庆元当出兵以迎又言礼

部尚书髙衡孙而下三十馀人皆聮署劝

进时张元帅督师将征南命招讨使王世

强围捕鞫实公儒服立庭戺见王辨陈参

议与聮署书实亡有招讨故为宋官寜知

雠不为虗言王未应有戎服长髯者将登

阶见公亟下拜持抱曰此吾袁侍郎诣王

前曰傅海旧为建康壕寨官承宣使阮思

聪与侍郎巡城议列木栅阮言城广不可

守且木栅无所从得傅海答曰蒋山左右

巨木可取撤近郊居民屋髙下附益可立

具使果欲守良无难阮故吕太尉姻盛怒

将以军律抗对杀海袁侍郎悟旨急叱海

入狱眀日杖海而遣之今不知侍郎何故

立庭下海愿以身赎罪王大惊具賔礼以

迎且告元帅帅引问之故公言安反侧定

新国当绝告讦罗织翼日元帅盛军容坐

府有告者复言奉化昌国某大家以故王

为名一从台州黄岩来一从海上来帅立

叱去之陈参议亦繇是得脱郡大疫具善

药以施死者给棺以殡后戒以为常行之

逾二十年至元十五年从赵公朝京师觐

世祖皇帝天语命班秩宜髙从行者一等

将授总管以子㓜辞迺授朝列大夫同知

邵武路总管府事以疾不赴至元二十年

授温州路同知疾作复辞公㓜从王先生

鑐学问戒以躬行为持身本毎授以言行

编诸书公守而行之至是书陶靖节诗颜

氏家训为一编以寄意至元丙戌岁侍御

史程公奉 诏徴士首寄声起公公逊谢

不敢当大徳二年改授处州路同知命下

而公已捐馆实是岁二月十有八日享年

五十有四 先大夫性孝友事兄賔州如

父器物田宅賔州所予者犹辞不敢受

严州遗泽二悉让兄子淡嗜好自建康归

即独处清坐尝曰绮縠声色非润身延年

佳物诸君何慕焉喜賔客终岁无虗日客

去复具馔以俟不喜言人过或甚不能自

重者犹覆䕶言无是事急施与家无长物

嫁娶丧葬有不能举者悉赈与之爱博而

内眀硕儒故官旁邑外郡俱馆致教子弟

尝言吾交游宜广汎爱亲仁勿为臧否可

也有客素依公调官 京师愿奉公文书

以效劳久之客得官群议咎客公以书慰

之君果有得犹我之得客出书示议者迺

止善尺牍琴奕诸艺皆过人不自诧襮毎

言沽名激行为之良易然不可欺扵心晚

岁过郡土神祠桷侍行指谓曰吾言出诸

口今得视神无愧自丙子来冠屦杂糅抑

负不自振尝开释防渐而扶植之或利害

不便必正色广论绝其⿱⺾眀蘖迺止殁之日

郷里无贵贱老稚皆惊惋不绝葬在鄞县

桃源郷慈溪奥之原元配史氏太师丞相

忠定史越王浩之曽孙祖弥坚资政殿学

士赠太傅谥忠宣考賔之朝议大夫直敷

文阁荆湖转运副使再娶杨氏世儒家五

世入太学景定壬戌太学进士太平州判

官  之女以宋眀堂恩俱赠安人男一

桷史出女三长适丞相史荘肃公嵩之孙

佀伯前将仕郎次适工部尚书余天任孙

昌期前通仕郎次适资政殿大学士史岩

之孙益伯前承务郎孙男二瓘瑾孙女四

长适同知馀姚州事赵孟贯馀许嫁未行

痛惟 先大夫言履历历在人口耳蚤登

膴仕将大有为迄不得展究尚义勇断施

止扵州里而中年泊然退静莫有知其意

者不肖孤藐然嗣承惧岁月之久失扵传

贻将益负不孝愿托于立言大贤以求信

于后世谨述历官行事辱赐之铭而传焉

   先君子蚤承师友晚固艰贞习益

   之训传扵过庭述师友渊源录

王鑐济南人侍御史伯庠曽孙繇次翁始

居鄞敦厚寡言㓜师之精理学多录言行

教人不喜矫饰壬戌进士

张即之参政孝伯子孝祥从子善为颂语

乾道淳熙事月日先后亡异史官李心传

尝质之喜校书经史皆手定善本 严州

奉祠日相过从有絜疾语言清整待僮仆

亦然书蔽其名书法之坏自张始特加太

中大夫以寿终

赵汝梅善湘子为宰相婿卑退自脩精易

象有易叙丛书可传官至户部侍郎晚岁

以理财进用失士誉

李伯玉鄱阳人为右司论事得罪后为礼

部尚书荐以政事可作剧邑将入政府卒

马光祖婺州人号吏师改署佐其府性过

急断决无停滞一时新进效之乡有马元

演时为仁和县晨坐廨决事五百县大治

改官奏举皆出马公后为衢州坐杀饥民

刘震孙东平人忠肃公元孙文清公之子

魏文靖公之婿为乔丞相行简枢属乔相

与刘尝言越公尹京政治晚岁为宗正少

卿兼中书舎人知为诸孙署剡曰嘉定名

臣某有孙敏材宜理瘠县

胡太初天台人以清苦自检治与处州季

镛同其父 越公门下士胡晚始自言事

见刘克庄所为铭

刘黻永嘉人左史出治庆元于时奉祠山

中以居乡清脩荐世号六士

汪之林里人龙图阁学士大猷族孙为诸

王宫教授守汀州晚岁十年不通时相书

逮识楼宣献公言出处大致不可易居同

里巷贫益甚卒

应文炜奉化县人精史学年六十始入太

学蚤㳺江淮吴毅甫作相兄渊守建康不

去应作书讽之即谢事毅甫奇之招入相

府不顾去史嵩之罢相犹子璟卿上书或

言应为辅史相讽所属掠治应益忿然卒

得脱癸酉岁襄阳降应言世事已去 先

子官金陵戒母携妻孥凡所言得失悉中

曹说侍讲粹中曽孙父为山阳佐死难㓜

绝荤娶精易象数论语诗春秋皆有解多

折衷旧说岁一再至易说为里人所窃今

不传闻在松江儒家

王先生应麟兄弟中博学宏词科为翰林

学士礼部尚书咸淳诏册辞命皆先生所

作著书有春秋考逸诗考古易考通鉴义

例考困学纪闻玉海一百卷文集一百卷

先子命桷受业门下十年

胡三省天台人宝祐进士贾相馆之释通

鉴三十年兵难藁三失乙酉岁留袁氏塾

日手抄定注己丑冦作以书蔵窖中得免

定注今在家

吴浚建昌人喜论兵为建康参议数凌侮

郡将贾相督师舟泊龙湾客谒不得入吴

大恸贾奇之后入为王宫教授累迁起居

舎人尝荐 先子于陈丞相入南起义兵

事不济议降文丞相杀之

戴表元辛未进士善论䇿失仕归里力从

诸先生能古文为金陵教授时与之同官

家贫衣食丧葬咸赒之后留塾中有榆林

集五十卷

黄震慈溪县人以清介闻贾相知之守抚

州兼本路提㸃刑狱迄不能合坐论去性

不喜乡里独作书以所为日抄一编寄赠

陈蒙鄞县人国子司业埙之子善笔札治

狱多探奇尝疑之后为淮西总领以浪用

公帑罢贬建昌晚守温州夜别 先子行

益诡诞子孙散亡不可考

安刘汴人居鄞之小溪以诗义冠多士善

清言三历秘丞郎官素为贾相客安以科

目自持卒不得显用

程巨夫旧名文海郢州人今居建昌善鉴

裁为侍御史时奉 诏徴江南遗逸首荐

先子以疾辞所荐士皆知名多至大官今

为翰林学士承旨

谢昌元资州人淳祐甲辰别院第一守封

州提举广东常平㓜岁见刘文节公光祖

能道蜀士大夫言行可传录言蜀中亡事

甚惨侨居于鄞入 朝为礼部尚书

青阳梦炎西蜀人使李璮善机辩贾相爱

之为荆湖提㸃刑狱仕

元朝为吏部尚书多智

留梦炎三衢人事见 国史晚为翰林承

旨焚香择吉日荐 先子于御史中丞翰

脩撰汪汉卿与桷官翰林时言之

赵与𤍟黄岩人笃实无城府睦姻族与

先子俱为史婿官 亰师岁一遣问官至

翰林学士卒

盛夬金华人𮟏经学多本项安世氏丞相

王爚荐为太学博士后通判庆元

梅应发广徳人与叔祖履道同补太学为

庆元教授习词科卒不成官至太府卿喜

抄书先世书皆传冩

舒缶祥台州宁海人七岁能作古文弱冠

谒吴子良吏部大奇之吴学于陈耆卿舎

人舎人学于叶适正则以师道自任好讥

侮晚岁诗益工官庆元时与之游后作书

俾桷往事之

刘庄孙学于舒能文词深沉善精思家贫

无书传五经能黙与先儒合病废卒

楼椮宣献公族孙精历法言宋司天气朔

盈虗当改章法不可用未之信后授时历

颁言始验馆于賔州伯父家四十年日布

算疑多财者贫老卒

应发孙参知政事㒡之子父为翰林学士

时能代父书命后秘其父书不出好博以

蛊死

史蒙卿乙丑进士拙程文黙诵五经其学

喜奇说礼部尚书王公多传授之卒以奇

不合于王公

陈㝎孙参知政事卓之孙为军器监丞家

居四十年岁奉祭祀必哭泣年八十馀迺

余尚賔官至太府寺丞贾相入朝不得调

孝友诚实乡里交贤之

谢翺南剑人僧圆志瑞州人俱能古文尚

严简气郁不自舒困死

周宻湖州人与陈厚韩翼甫李义山咸淳

初为运司同僚俱有吏才约贵日以字称

禁近俗名号陈能文端眀存之弟韩安阳

裔孙善持守李豪迈名吏寿朋之孙皆蚤

卒周中丞秘曽孙晚岁以鉴赏游诸公微

失雅道

葛庆龙南康人寓居四眀僧舍精唐律诗

酒酣能飞笔为数百言然弃不复录有什

一集极精警游越卒

   先夫人行述

呜呼桷始生之七日己不孝罹祸于 先

夫人音容永隔无所容罪毎侍 先大夫

尝语曰汝生之年岁大热丙寅为火协于

支干临安居民繁湫坐地沃水犹喘息不

得止茵席器案如执焦汝母体素弱一夕

暴泄辄不可药目光已离犹视汝在褓中

复愀然曰桷来前念至是曷时可忘耶桷

泣而记之又曰 大父严州与汝 外大

父敷文公最相好伏腊治具悉相佀商榷

品目议论好恶无一不吻合汝 祖母王

令人史太师甥孙故扵敷文通姻好益宻

淳祐辛亥八月敷文病㿃下 严州日问

疾敷文力疾言吾有二児二女皆未姻愿

以稚女属公㓜子吾时年七岁汝母年六

岁是月 严州治币问名阅七日敷文捐

馆 严州岁时往敷文家抚汝母候笄期

以主我中馈又无禄 严州即世景定辛

酉归于我史氏号大门 伯父賔州严峻

汝母屈意朝夕承候无替惰分至大祭盛

服俟庙门陈器荐牲馔低首伛立终日不

少动性絜静无华饰从母广国夫人为昭

化军节度使谢公野配贵家竞侈异独无

纎粟模效毎一诣亲党归悉脱去钿靥尝

言教児婴孩必蚤加训整庶无为父母羞

余年少时习骑射必正色切劘或从㕔屏

侦问所与交有凡近者即掩被就睡眀日

徐曰先丞相家无此客 先夫人少母张

夫人所出张夫人生二女长适谢公 先

夫人既卒谢公日迎张夫人张夫人不肯

去泣曰吾一外孙曷忍去卒抚字见桷有

室张夫人言外祖敷文方死时汝母坐床

下泣不置劝之食不食终日坐殡次不离

服除一诣庶母房至嫁日始再诣别之家

人莫有识其颜面者桷既长舅氏军器监

丞柳州某言忠定越王淳熙中召赴徳寿

庆寿班孝宗曲宴问曰太傅㓜子今何姻

忠㝎谢不敢孝宗曰吾为太傅成之是时

崇宪靖王伯圭女方笄即封新安郡主以

嫁忠宣是生敷文敷文长外家出宰武康

县县满始归里敷文言吾祖暨外祖皆真

太师汝曺当谨择婚对今甥已克堪问学

慎毋忘外家敷文尝言而母㓜静简当有

成竟迄不享年幸子在犹能慰吾意夫人

讳棣卿字景华以宋眀堂恩追封安人谨

按史氏谱有举八行者讳诏赠太师冀国

公为五世祖曽大父讳浩旧学相孝宗纯

诚厚徳历三公以太师保寜军节度使魏

国公致仕追封越王谥忠定妣贝氏封齐

魏国夫人伯祖讳弥逺相寜宗理宗太师

中书令祖考讳弥坚资政殿学士光禄大

夫奉化郡开国公致仕赠太傅壮岁尹临

安帅湖南多异政中令为相历年滋多太

傅不复肯仕家居十馀年端平改元谥忠

宣妣赵氏新安郡主封卫国夫人考讳賔

之朝议大夫直敷文阁荆湖北路转运副

使少事丘文定公崈以政事称六为郡太

守赠通奉大夫妣王氏恭人丞相忠定鲁

公淮之孙妣叶氏恭人俱赠硕人丙寅岁

冬十一月葬于鄞县通逺乡建奥之原卒

时年二十有一后三十有三年 先处州

不禄惧体魄之不寜遂别葬于桃源乡慈

溪奥之原 先处州讳洪朝列大夫同知

处州路总管府事 曽祖讳升赠太师卫

国公 祖讳韶同知枢密院事资政殿大

学士银青光禄大夫奉化郡公致仕赠太

师越国公 父讳似道朝议大夫知严州

赠中大夫男一人桷女二人长适丞相庄

肃史公嵩之孙佀伯前将仕郎次适工部

尚书余天任孙昌期前通仕郎 先大夫

晚得女一人适资政殿大学士史岩之孙

益伯前承务郎孙男二瓘瑾孙女四长适

同知馀姚州事赵孟贯馀许嫁未行私念

桷孤苦不自振擢揆厥有生与 先夫人

违弃之日俱积今SKchar木已抱过庭之训惧

无以贻子孙敢求伟扵文词叙而铭之庶

得以永考而有传焉

   亡妻郑氏事状

亡妻讳某姓郑氏郑为眀州令族世家于

鄞始自元祐举进士至宣和时其孙入辟

雍有讳某者当孝宗时为郎曺守平江寖

著至太师尚书令忠定魏郡王讳清之以

旧学相理宗官簿益盛故君之七世祖至

髙祖皆赠太师鲁国公鲁公长子某国学

进士赠中太夫妣边氏封太硕人鲁公配

臧夫人素严忠定之生夫人将不举边氏

亟诣姑取保乳之长归于其姑后硕人生

子讳某与忠定同登嘉定丁丑进士第边

硕人卒忠定为之服衰以报其子亦官至

中大夫秘书监宝谟阁待制以终扵君为

祖赠正奉大夫妣汪氏封太硕人待制生

子讳某朝请大夫直秘阁主管建昌军仙

都观扵君为考妣汪氏封宜人淳祐中忠

定以师臣再相年益髙秘阁入阁承侍禆

赞可否务总约体要纎秒不以颣于时贾

相帅京湖数张皇军旅邀国用朝廷抑不

下贾相恨议繇公出辛亥岁丞相薨庚申

贾入相由是积二十有三年不复出仕

先处州繇太社令奉祠里居秘阁公多能

言台阁旧事数往还是时秘阁新丧子无

他嗣庚午岁迺得君客至尝抱立左右锦

𥜗珠髢注目不听去 处州戏曰他日愿

以为子妇秘阁愀然若有属癸酉岁 处

州通判建康府将之官宜人与秘阁饯饮

于中堂共指桷曰诚宜为吾婿是岁秘阁

与宜人俱捐馆居第在城东门外乙亥兵

难作 先处州以其遗言谋于其宗长始

归于我于时袁宗犹完盛先庙祭祀娣姒

林立能卑顺尽礼朔望承问无缺怠事桷

外祖母张夫人甘柔凉燠调适以宜张夫

人严整语相家内仪和珍组丝皆精巧有

度君能耳受目悟而敬成之张夫人病革

视药膳连月不入寝处尝曰新妇不获事

先姑得事夫人斯可矣性静厚寡言笑遇

事不辄发而是否了然不能易故处亲党

无间言 处州㓜抚如已女君侦颜色承

事几二十年绝纎粟忤意己丑城中灾遗

物散毁 先处州以它事往吴杭间意忽

忽不乐间治觞具能使如平盛时秘阁所

后子不自振君深忧之窃从招提命所子

岁时以祀其先大徳戊戌岁正月君产女

病荣弱桷主史甥姻于杭二月十日丁卯

亟归视之则已不及矣大祸仍构又八日

而我 先处州亦捐馆舎噫念昔少时私

欲奋励学问以自振植 先处州爱之迺

悉总揽酬酢俾不以乱其心不幸志昏能

薄一无所成立四女二男皆君所出纫箴

训饬复能相其夫使有所不知及今一十

有七年从宦 京师藐然孤身若忘其家

缺内佐之助靡宻综错日益加多而学益

以落文诚不能以表君之志敢求扵故家

之友人精扵言词者志而铭之君葬在鄞

县桃源乡潘奥之原男瓘次瑾女一嫁馀

姚州同知赵孟贯馀许嫁未行桷今为翰

林待制是为 先枢宻太师越公讳韶之

第四曽孙 先严州中大夫讳似道之嫡

孙 先处州朝列讳洪之孤子也

   外祖母张氏墓记

外祖母张氏讳致和湖州徳清人嘉定六

年七月生父某事赵崇宪靖王父子再世

部乐伎年七岁通音律桷曽外祖母新安

郡主归崇王家见而爱之载以归俾事外

祖敷文转运史公稍长为侍姬户室靡宻

总核合绳墨外祖性严急挈长覆短使不

有忤意囊箧甲乙随旨谕立陈于前如是

逾三十年生二女长和政郡夫人嫁太尉

昭化军节度使谢野次即 先妣㑹稽郡

夫人归于我 先考讳洪朝列大夫处州

路同知总管府事二女皆嫁宰辅家于时

谢以后族贵显 先处州官临安常卑让

䟽之外祖母虽久居相门见谢婿侈靡逾

限制心不乐而多留 处州以静恬自怡

咸淳二年丙寅夏六月㑹稽夫人实生桷

甫七日洞下遽卒又未几 先处州病大

热垂死咸言不利于母将及父谢公愿取

已育之 处州在病摇手不许外祖母排

斥诟詈户之遂日训饬调适且祝曰児宜

为史氏外翁自重八年谢公死泣曰吾固

审若是吾尽力抚袁氏外孙他何之讫见

桷娶妇生女至元二十四年二月

日卒年七十有五葬于 先夫人墓左五

十武㓜通书算善心计处州事有未及始

讽之终以旧事敷文者言之晚岁病瞽纚

纚言外家事曰汝外曽祖太傅忠宣公居

东湖沧洲十有四年不复仕作书谏兄忠

献辞相位不辍岁赐生日器币辞一再始

受后数年不复受郑忠定丞相忠宣公塾

师也敷文受学焉其旧第前为旧学寿皇

书后为授经郑相书皆有深旨又曰音乐

慎勿蓄今世公卿女乐皆俚野不足听惟

太傅婿赵崇王悉祖乐髓景祐谱调八十

四穿心相通尝曰谱与易合吾不知易何

图可合汝识之又曰丁抗掣曳大住小住

为喉舌纲领法曲散序忠宣删正之曲有

均犹韵也累累贯珠韵不绝也声有尽拍

以度非句断也于时周待制邦彦孙璹扵

太傅为中外表太师越忠定王尝命谱清

真词手笔具在今付汝虽不解慎勿坠也

旧以恩赐红霞帔再封孺人记曰庶母不

祀于孙而复曰祔于庶祖姑古不墓祭昔

之大贤尝慊然矣今夫礼縁扵情而义以

制者惧后之昵扵私者之过也先王营丘

垄之大小无贵贱慎其始不𦍒有沮洳崩

啮之患焉其修之也必有道是则扵吾外

祖母非有过者矣以孤児传 处州考其

𠩄自曰外祖母保鞠之恩重桷二子瓘瑾

将竦然以加厚外祖母有田若干足以治

坟垄奉春秋刻于碑阴惧瓘瑾之子若孙

灭其情义必曰礼有𠩄不载遂具昔之训

抚行事立石于墓俾勿坠某年某月某日

外孙具官𡊮桷谨志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