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金缕曲 (顾贞观)

金缕曲
作者:顾贞观 清
1667年
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好友吴兆骞因“丁酉科场案”被株连而流放宁古塔。顾贞观与吴兆骞私交甚厚,情同手足,为救吴而奔走呼号,遍求满朝权贵。十年后,顾贞观辗转得到吴兆骞的求救信,写道:“塞外苦寒,四时冰雪。呜镝呼风,哀前带血。一身飘寄,双鬓渐星。妇复多病,一男两女,藜藿不充。回念老母,莹然在堂,迢递关河,归省无日……”。读毕情绪激动,夜不能眠,在北京千佛寺大雪之夜作《金缕曲》词两阕(即下面所录的“其一”、“其二”)赠之,哀怨情深,被称为“千古绝调”。纳兰性德见之,泣下数行,认为此词与李陵的《别离诗》及向秀悼念嵇康的《思旧赋》相媲美,求其父明珠相救,康熙二十年,吴兆骞遇赦归京。

顾贞观与纳兰性德为忘年之交,纳兰性德对顾贞观一见如故,立刻写了一阕《金缕曲》相赠,词中有“后身缘恐结他生里”句,顾贞观后来记载,当时他看到此句时,甚觉不祥,只说不出来。但他也相当倾折于这位文采风流的相国公子,便和了一阕词(即下面所录的“其五”)。

目录

其一(报吴兆骞书)编辑

季子平安否?
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
记不起,从前杯酒,
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
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
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
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
只绝塞、苦寒难受。
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置此札,君怀袖。

其二(报吴兆骞书)编辑

我亦飘零久。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宿昔齐名非忝窃,试看杜陵消瘦。
曾不减、夜郎僝僽。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
千万恨,从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
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
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
但愿得、河清人寿。
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
言不尽,观顿首。

其三编辑

马齿加长矣。
向天公、投笺试问,生余何意?
不信懒残分芋后,富贵如斯而已。
惶愧杀、男儿堕地。
三十成名身已老,况悠悠、此日还如寄。
惊伏枥,壮心起。

直须姑妄言之耳,
会遭逢、致君事了,拂衣归里。
手散黄金歌舞就,购尽异书名士。
累公等、他年谥议。
班范文章虞褚笔,为微臣、奉敕书碑记。
槐影落,酒醒未?

其四编辑

无语湘帘卷,
肯输他、画梁双宿,封侯悔遣。
红雨立残清露滑,绣雀一帮泥泫。
早馁就、吴宫八茧。
悄向护花铃索下,听黄鹂、骂彻春阴浅。
容易得,远山展。

游踪似托韶华显。
斗轻狂、谢娘絮薄,沈郎钱扁,
何处芳丛争挟弹,横过新丰鸡犬。
逞买笑、乡愁告免。
不记临行针线密,绿杨丝、系马青衫典。
休乞句,带重翦。

其五 (和纳兰公子)编辑

且住为佳耳,
任相猜,驰笺紫阁,曳裾朱第。
不是世人皆欲杀,争显怜才真意?
容易得,一人知己,
惭愧王孙图报薄,只千金,当洒平生泪,
曾不值,一杯水。

歌残击筑心逾醉,
忆当年,侯生垂老,始逢无忌。
亲在许身犹未得,侠烈今生已已。
但结托来生休悔,
俄顷重投胶在漆,似旧曾相识屠沽里,
名预籍,石函记。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