冊二 倭使日記
冊三
冊四 

丙子三月初十日發關萊府 編輯

今此修信使差送之由自本府先通彼館是矣必以文字消詳傳及使之知悉云云

(丙子)四月初四日 編輯

大朝鮮國禮曹判書金 尙鉉 呈書 大日本國外務卿大人 閤下  維時首夏淸和伏惟 貴國雍熙 本邦輯寧均堪驩誦 本邦之與 貴國  鄰誼懇款蓋有三百年之舊則唇齒攸依心膽相 照固其宜也悤因事端彼此疑阻抑亦遐夐之地 傳聞之言何能保無差爽迺者 貴國大臣航海辱臨 本邦亦遣大臣迎接於畿沿鎭撫之府談晤歷日辨理精詳積歲含蘊一朝開釋何等快活何等忻幸惟我 聖上深念舊好之續修 特派禮曹參議金綺秀前往庸寓回謝之義尙鉉祗承 寵命謹將天尺幅陳告大意庶幾  照領欣慰無斁恭希  若序保愛以副遠懷不備

丙子年四月 日 編輯

 禮曹判書金 尙鉉  別幅 虎皮二張 豹皮二張 雪漢緞二匹 白綿紬十匹 白薴布十匹 白木綿十匹 各色筆五十柄 眞墨三十笏 憑付隨員略伸菲儀 哂收是望

丙子年四月 日 編輯

 禮曹判書金 尙鉉 大朝鮮國禮曹參判李 寅命 呈書 大日本國外務大丞大人 閤下  維夏始熱緬想  台候鴻禧溟海隔遠傳聞易䚹▣兩相疑阻屢閱星 霜每念  鄰交舊誼不勝慨歎何幸 貴國大臣來與 本邦大臣洞柝析明辨無復留礙有若蘭畹雨收風定而其臭固自如也今奉 朝命 特派禮曹參議金綺秀以寓修謝之義從玆敦宿契 而訂永好懽忻曷已肅此不備仰惟  照亮

丙子年四月 日 編輯

 禮曹參判李 寅命  別幅 豹皮 二張 靑黍皮十張 雪漢緞二匹 白綿紬十匹 生薴布十匹 白木綿十匹 各色筆五十柄 眞墨 三十笏 憑付隨員略伸菲儀 哂收是望

丙子年四月 日 編輯

 禮曹參判李 寅命 東萊府使洪祐昌牒報節到付府關內今此修信使差送之由自本府先通彼館必以文字消詳傳及使之知悉向事是乎等以枚擧事由另搆文字使別遣堂上譯官玄昔運傳給館倭處是乎加尼館長倭亦搆文字以納故捧上上送事別遣堂上手本爲有等以府使書給文字及別遣堂上書付別爲謄書竝與館長倭所納書付一度而堅封上送云云  我 朝廷特 命禮曹參議金綺秀爲修信使將於本年四月二十五日發船前往貴國故玆先相通凡係條陳詳悉於任官書付竝卽轉達 貴朝廷是希

丙子三月十五日 編輯

大朝鮮國東萊府使洪 祐昌着圖書  條陳 一修信使乘船日字定於四月二十五日 一抵 貴國外務卿大丞之我 國禮曹判書參判 書契齎去 一一行人員爲七十五人 一行期在邇水路且遠我 國船隻未及營造又難 迅涉 貴國火輪船一隻可容一行人員及什物 者賃騎爲便以此轉達 貴朝廷火輪船一隻指 揮出送四月二十日內抵釜山然後可以趁期發 行 一賃船價依 貴國指數以銀子計之書示多少於 火輪船出來便 一使事凡務不可無審愼船旣賃騎則 貴國船格 勢將同騎相當有御下禁雜之人 一貴國舌官幾人使之同騎往來 一上官下陸後所騎以車馬間賃騎 一信使一行所住處地名及水陸路程書示於火輪 船出來便 一一行廚供自我準備或有窘乏之需則臨時貿辨

丙子三月十五日訓導玄昔運着圖書 編輯

 倭人書付 貴國遣差修信使及需借火船事倂不得不申稟之我 朝廷故亶遣尾間書記生於 東京從速回報而但時日甚迫矣諒之 明治九年四月十日館長代理  訓噵 公前

(丙子)四月十二日發關萊府 編輯

向於日本使出來時以傳語官三員贈給木事旣有標紙矣同木卽令任譯依該標紙數爻以本府留置公木中劃給後形止馳報云云

(丙子)五月初二日 啓下 編輯

修信使金綺秀狀 啓臣與一行所率本月二十一日到東萊府云云 東萊府使洪祐昌狀啓枚擧任譯等手本內館長代理倭山之城佑長幹傳官中野倭等自館所出來卑職等任所出示外務大丞森山茂倭所送書附而言曰交鄰後自 貴朝廷鑄給對馬島主以酊菴萬松院圖書寔出於彼此憑驗之意而今因弊邦官制之變革罷島主之職廢送使之例則所 賜圖書更無施用處自外務省有還納之指揮兼此書附圖書三顒顆卽爲收還後成給東萊府使契券雲出置圖書於卑職等前故責以爲爾國官制今雖變革圖書卽因爾國所懇而自我鑄給則到今還納之節當竢我朝廷處分而何可如是擅便乎雲則彼等以爲弊邦官制變已久矣而圖書之尙此不納在我猶爲悚惶又何以擅便爲說乎互換契券卽爲成給雲圖書三顆仍置入去故姑爲留置書附謄本上送事手本爲白有臥乎所三顆圖書之謂無施用彼旣出置於任譯處所而又請臣府之逢授文字則有非臣擅許之事是白乎等以上項書附一度別爲勝謄本上送於議政府三軍府爲白去乎圖書還納與書附答送一款令廟堂 稟處云云  外務大丞森山茂所呈書附勝謄本  証證 一宗義達圖書 壹顆 一以酊菴圖書 壹顆 一萬松院圖書 壹顆 古右今還送了宜有査收爲之互換券契永以爲證  明治九年 月 日  大日本國  外務權大丞森山茂 大朝鮮國  東萊府使洪 閤下

(丙子)五月初三日 編輯

政府 啓曰卽見東萊府使洪祐昌狀 啓則枚擧任譯等手本以爲留館倭等出示森山茂所送書附而爲言今旣罷島主之職廢送使之例則曾前所用圖書卽爲收還後成給文字雲而此不可擅許請令廟堂 稟處矣因彼官制之變更有此圖書之還納則不必靳持依請許施事令萊府成文字答送三顆圖書姑爲留置之意竝爲分付何如 答曰允

(丙子)五月初四日 編輯

政府 啓曰修信使所騎船隻纔已出來必當非久啓發而護行差倭禮單與船格倭賞給之節待回船不可不趁卽派傳令該曹參酌磨鍊措備下送之意分付何如 答曰允

(丙子)五月初五日 啓下 編輯

修信使金綺秀狀 啓火輪船一隻今旣到泊於倭館水門外則固當依擇定日子今二十五日乘船發行是白乎矣二十一日到府二十五日乘船則這間應行之事措備之節多有未及周旋者乙仍於不得已乘船日子以二十九日退定云云

(丙子)閏五月初八日 啓下 編輯

修信使金綺秀狀 啓臣與一行所率二十六日抵到釜山鎭二十七日子時海神祭設行是白遣二十九日巳時乘船申時離發云云

(丙子)閏五月十八日 啓下 編輯

修信使金綺秀狀 啓五月初一日辰時止泊於長門州赤馬關八百里下陸留宿初二日申時發船初四日子時到泊攝津州神戶港一千七百里洋中留宿初五日辰時擧碇初七日寅時止泊武藏州橫濱二千四百里下陸是白乎則自外務省委送三等書記生奧義制浦瀨裕等慰問是白乎旀同日乘火輪車前進一百十里到江戶城外延遼館仍爲住接是白遣初八日巳時臣與正官等詣外務省外務卿寺島宗則大輔鮫島尙信大丞宮本小一權大丞森山茂權小丞古澤經範等處所齎書契兩度傳給後禮單物種照數贈給爲白乎旀同月十二日太政大臣三條實美及外務卿以下設宴於遠遼館臣與譯官私禮單應給之處量宜分給是白乎旀二十四日太政大臣外務卿以下設宴於遠遼館此是上船宴是白乎旀二十六日外務卿大丞回答書契及回禮物種領付任譯使之齎去爲白乎旀外務大丞宮本小一以理事官將往京城是如有外務卿公文一度譯漢文一度故竝以上送於該曹是白遣二十七日自江戶離發本月初七日辰時還泊釜山浦仍爲下陸是白乎旀堂上譯官玄昔運落留任所云云  發關萊府 日本理事官行將匪久出來矣抵到釜山鎭接見後訓導段使之罔夜上京是矣彼或有不由該鎭直向沁都之說是去等令訓導消詳探知卽爲上來之地云云

(丙子)閏五月十九日發關京畿三南 編輯

修信使一行纔已回船而理事官倭匪久出來所經湖南界海尺量水深雲以此意預先關飭於沿海諸邑察其旗號切勿生梗爲旀留碇間禁雜之節另加申飭雞豬酒果等物精備入給地方官隨卽上船勞問備陳朝家之至意事三懸鈴知委施行爲旀形止馳聞云云京畿嶺南湖西則匪久出來矣所經海路如有尺水之事察其旗號切勿生梗云云

(丙子)閏五月二十日發關畿營 編輯

卽見修信使狀 啓則日本理事官將匪久來到雲矣通津金浦陽川三邑衙舍卽速修理舖陳洪供億之節預爲料辦毋致臨時窘跲之歎云云  發關沁營 卽見修信使狀 啓則日本理事官將匪久來到雲凡干接應之節預爲料辦毋致臨時窘跲之歎云云

(丙子)閏五月二十一日發關萊府 編輯

日本理事官之到釜山日府使卽時出往館所別設宴饗優加款接以致 朝家勞徠之意爲旀形止這這馳啓云云

(丙子)閏五月二十四日 編輯

政府 啓曰卽見修信使狀 啓則日本理事官將匪久出來雲矣住接館宇以京畿中營爲定斯速修理禮單物種亦卽參酌磨鍊措備以待之意竝爲分付度支何如 答曰允

(丙子)六月初一日修信使回便彼人答書契 編輯

玆爲照覆者接到貴國丙子年四月公幹 貴國今以禮曹參議金氏爲修信使派遣本邦續修舊好倂寓向者我特命全權辨理大臣前往 貴國之回謝等之事項具照領矣蓋兩國之有交誼爲年旣久而一且契闊情味漸悚今 貴國速派信使來臨弊邦信使亦鄭重述使命斡旋周至大爲暢序交懽之地兩國之欣幸莫大焉我 皇帝陛下嘉尙之特 旨延見寵遇殊深信使復命之日閤下聞此事必應有忻悅此所我之信而不疑也玆賀 貴國雍熙竝祈閤下之福祉敬具  大日本國 明治九年六月十七日 外務卿寺島宗則印  大朝鮮國  禮曹判書 金尙鉉  閤下 玆爲照復者接到 貴國丙子年四月公幹 貴國與弊邦一葦可航鄰交有舊日久而信使間絶經亦六十餘年兩間情誼漸乖離本年我辨理大臣前往 貴國重修舊交建立新盟 貴國亦速派遣信使以寓修謝之意我政府接遇之詳略今不敢贅焉唯其平素傾慕之念得此時觸發聊盡在我之分是貴信使亦所了知也蓋兩國交際自是益親密可期而待兩民幸福莫大焉臨信使開發聊酬貴意敬具  大日本國 明治九年六月十七日 外務權大丞森山茂印  外務大丞宮本小一印  大朝鮮國  禮曹參判李寅命  閤下 彼人別書契理事官差送事 玆爲照會者我 朝廷以外務大丞宮本小一爲理事官前往 貴國 京城有所辨理卽據修好條規第十一款內預經揭載更議立通商章程約束兩間人民且條規內應補添細目以便遵照也 貴朝廷亦使貴官有權可決定者會接面商則幸甚敬具 明治九年六月十七日  大日本國  外務卿寺島宗則  大朝鮮國  禮曹判書金尙鉉  閤下

(丙子)六月初二日 啓下 編輯

東萊府使洪祐昌狀 啓本月二十四日辰時荒嶺山烽軍張文察進告內當日卯時三帆異樣船一隻自水宗渡來是如爲白有旀追到釜山僉使林百鉉馳通內辭緣一樣而哨探次開雲浦萬戶劉鼎鼎鉉定送是如爲白齊同日午時到付同僉使馳通內卽接哨探將馳報則同船一隻以倭人所騎火輪船辰時到黑巖前洋下碇故與左水營差送哨探將同營四船將白㻴珣眼同守護是如爲有等以緣由馳通云云是白齊同日亥時到付同僉使馳通內卽接哨探將開雲浦萬戶及四船將等馳報則黑巖前洋下碇火輪船一隻未時擧碇同時領泊倭館水門外是如爲有旀追到假訓導李濬秀假別差韓寅鎭等手本內水門外到泊火輪船一隻亦中卽爲就往同▣情則艦長倭海軍省少佐緖方惟勝副艦長倭同省大尉岡正忠海軍二十五名格倭二百四十四名理事官倭外務大丞宮本小一隨員同省大錄倭河上房申中錄倭奧義判中錄倭浦瀨裕權中錄倭石幡貞權少錄倭荒川德滋權少錄倭中野許多郞同省十三等出仕倭仁羅山篤孝伴從倭四名從倭二名醫倭矢田義徹從倭一名軍官倭同省大尉勝田四方藏少尉倭益滿邦介等同騎爲有矣同倭等言內俺等船一隻因外務省指揮理事官護行次今月十九日自東京離發今日未時到泊此處是如爲乎旀同理事官倭言內交鄰事務理整次今方向往江華府計料是如爲乎等以看審船中汁物則糧米三百石石炭二百石大砲六坐水鐵丸二百箇火藥十樻鉛丸五樻鳥銃刀釼各五十柄載持爲有旀船隻長六十把高六把廣七把帆竹三箇長各十六把汲水小船五隻長各三把高廣各一把鐵碇二坐連環碇乼二張火輪製造煙筩設置杉板之全塗黑漆表旗之質白點紅船餙諸具與前到火輪船無異故不爲圖本擧論爲乎旀問情後館長代理倭山之城祐長言於卑職等曰今此火輪船便有外務省指揮故口陳書使事隨員名數及艦長海軍等職名竝爲錄星呈依此卽速轉達於 貴朝廷使行船抵到江華前以爲豫備之地亦爲乎等以責諭曰貴船將向江華之由已有外務省往復禮曹則迎接節次當有 朝廷磨鍊處分而今此口陳中入往京城車馬賃騎負軍豫備等說誠是意外豈可煩說乎雲則彼以爲儐接等事惟在 貴朝廷處分則不可徑請然其在相孚之道毋論巨細事互相先通然後可免窘迫故如是先事仰陳是如爲乎等以同口陳書隨員名數艦長海軍職竝以謄本上送事手本據同謄本輸送而哨探將等撤還緣由馳通爲白有等以上項口陳書隨員名數及艦長海軍等職名謄本上送於議政府三軍府云云  館長代理倭山之城祐長所呈口陳及理事官 隨員名數謄本  口陳  我 朝廷派理事官外務大丞宮本小一前往 貴國京城一事貴修信使在我東京之日我外務卿業已經通知今大丞駕船到此地其航到江華前灣之朝期料應不出旬有餘日爲之敢煩貴下轉申京城便宜爲地 大日本公館長代理 明治九年七月十五日外務四等書記生山之城祐 長入京次上陸地乘馬照準人數而請賃騎且卜 車牛優數請賃負其他負軍十四五名豫備之事 理事官外務大丞宮本小一  同官隨員  外務大錄河上房申  外務中錄奧義利  外務中錄浦瀨裕  外務權中錄石幡貞  外務卿少錄荒川德滋  外務權少錄中野許多郞  外務省十三等出仕仁羅山篤孝  同官附屬  益戶吉明  田村巖藏  稻村文吉  金子鐵藏  同官從者二人  軍官大尉勝田四方藏  少尉益滿邦介  醫官大軍醫矢野義徹  醫官附屬一人  淺間艦士官若干人  右入京之事  館長代理倭山之城祐長所呈艦長海軍等職名 謄本  淺間艦人員  艦長二等少佐緖方惟勝  副艦長一等大尉岡正忠  海兵士軍官二等大尉牧兼甫  士官一等中尉小川親政  二等中尉伊地知弘一  測量一等少尉淺田吉正  一等少尉木村平藏  二等少尉安井正猛  同 八木俊親  一等少尉補永原好豊  同 鈴木太三郞  測量二等少尉補北條氏善  前同 前田凈一  同 武勝喜平治  醫官二等中軍醫村瀨三英  一等醫軍副田中緝熙  會計官二等少主計南里俊亮  同 河村正之  二等主計副渡辺直邦  機關士  一等中機關士神谷光正  一等機關士桶口則重  二等機關士補有泉政三  定員外  一等大尉中村雉飛  一等大軍醫矢野義徹  同 伴正利  一等少尉兒玉包孝  二等少尉補三浦義深  前同 藤本治信  下士官以下  捴人員二百七十一人  內定員二百六十三人  定員外八人 政府 啓曰日本理事官將匪久來到矣行護軍趙寅熙講修官差下行護軍黃鍾顯伴接官差下副司果李喜元延接官差下差備譯官等令該院定送何如 答曰允  發關沁營 日本理事官下陸後所帶計汁物當依其願輸給負軍及車牛預爲備待毋至臨時窘束之歎爲旀亦湏前期移文於畿營以爲次次交付着實領運之地云云

(丙子)六月初三日 編輯

政府 啓曰今此日本理事官接應之節參酌條列節目書入待 啓下使之依此擧行何如 答曰允  日本理事官接應節目 一理事官下陸上來時所騎以雙轎爲之令戶曹措 備下送江華是白齊 一自江華由陸上來時隨員諸人所騎以鞍馬爲之 禁御兩營軍馬中以健實擇立待畿營移文如數 出送是白乎矣牽夬及路需馬太段令畿營區別以送是白齊 一理事官下陸後所帶汁物當依其願輸給負軍及 車牛令畿營沁營預爲備待次次領運是白齊 一延接官使之前期下往於沁都路文令兵曹成給 是白齊 一所經邑通津金浦陽川衙舍修理舖陳措備令畿 營蕫飭擧行是白乎旀中火宿所供饋之節分定 畿邑加意精備是白乎矣下隷輩夤緣誅求之弊 使之嚴禁切勿貽害民間是白齊 一理事官前排段囉叭一雙胡笛一雙令旗一雙巡 視一雙棍杖一雙朱杖一雙巡牢三雙紗籠三雙 日傘一柄戶曹措備下送]雨傘三柄[주:戶曹措備下送竝以沁營軍 數仍把上來江華中軍領率護行到京江御營把 捴依此軍數替把領來是白遣回歸時亦如之是 白齊 一理事官一行到沁都後丸凡干接應關飭沁營使之 整待而離發上來後彼船船格等勢將留待於江 華境矣朝夕糧饌等物令沁營一一繼給是白齊 一沁府及館宇差備譯官令該院量宜定送是白齊 一理事官一行到楊花津時完固船畿幾隻令御營廳 等待而船上遮日舖陳一體精備該津別將處所 舖陳屛帳亦令該營預爲排置爲白乎旀軍幕遮 日亦爲量宜等待於江辺是白齊 一到江頭時前排當爲替把則不可不暫歇酒物令 戶曹備待是白齊 一渡京江後屛門把守令訓局嚴束擧行是白齊 一館宇修理禮單磨鍊已有 啓稟知委是白在果 舖陳屛帳房排等物段置亦令戶曹精備以待是 白齊 一留館館時宴饗供饋等節竝自戶曹專管爲之是白 乎矣各別精備俾無疎略之歎是白齊 一宴饗時樂具令梨園等待是白齊 一留館時跟伴段以各司員役自戶曹量宜抄立使 噢下人段以實貢奴排定擧行是白乎旀矣如有做 錯之弊該貢人嚴治是白齊 一留館時布帳排設令訓局擧行是白齊 一留館時內外軍及使噢旗手令訓禁兩營量宜排 立是白齊 一留館時諸般接應之節講修官伴接官專管檢察 毋論各營各司如有擧行不謹之弊隨其大小使 之自行處斷是白齊 一講修官伴接官接應之際不無文字憑信奉使印 信一顆齎送是白齊 一延接官下往時奉使印信一顆亦爲齎去是白齊 一自沁府及沿路各站以至館宇禁辟之節各別嚴 飭是白乎矣或指點喧聒或雜還追隨隨所捉嚴 刑遠配甚者直用軍律之意揭諭民間以爲先甲之之令是白遣不飭之監司留守各該將臣講修官伴 接官延接官竝施重勘是白齊 一未盡條件追後磨鍊是白齊  發關畿營沁營 延接官當不日下往於沁營矣凡干接應之節一聽其指揮毋敢違越以致論責之境云云  發關延接官 凡干接應之節一聽延接官指揮之意今方關飭於畿營沁營是如乎以此知悉各別操察毋或疎忽以致論責云云  發關畿營 卽接萊府所報則日本理事官將欲向仁川地上來雲矣凡干接應之節皆令沁營備待則依今春例仍往該境事甚方便故譯官李容肅萊府通詞二名今初四日發送於仁川地爲去乎卽以此意飜關於該府使與譯官通詞使之待候於彼船所過界海是如可備說此由仍爲導往沁府云云  捧甘訓鍊都監禁衛營 日本理事官渡楊花津時以該津船隻等待事才有所節目磨鍊而人馬渡涉之際不無苟艱之慮漢江鷺梁所在船中以完固者亦爲優數等待於楊花津云云

(丙子)六月初七日 啓下 編輯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仁川府使尹馳報內府使本月初五日卯時眼同別延接譯官李容肅及萊府通詞二名出往本府境濟物浦待候是白加尼當日申時三帆異樣船一隻自南陽境長頸項起煙上來中路止泊於本府境飛浪浦前洋是白有隻以將欲發船入去之際彼中從船一隻掛帆上來故乍爲遲待則彼從船直到本津在船者爲十三名下陸者爲七名其中作我國語荒川德滋傳語而以二張書出給故別延接譯官以凡干接應已爲備待沁營之意言之則彼以事係理事官是如是白遣仍爲還船故臣與別延接譯官通詞今才持勞問物種發船嚮往彼船止泊處爲白乎旀彼人錄來二張書上送云云  日本理事官宮本氏前往貴國京城一事貴政府 業已了知之今該官駕船來到前灣湏直上岸取 路仁川以進京城所要者擔夫及馱牛乘馬若干 賃役之無礙爲幸  理事官隨員往候仁川府使之日時請謀於府使 更報本艦  右二件報上仁川府  一行李卸載船之事  一行李上岸安頓場之事  一丁役馬牛賃錢數之事  一隨員兩三名先發一日入京以謀旋旅館布設安 排理事官則其翌入京之事  一所要需之雇役四十人牛車十五輛  一自岸上之地入京曉發暮達爲期其間午餉自 辨伹休憩丁役馬牛或交遞之皆任導引者之措 辨  明治九年七月二十五日  外務權少錄荒川德滋  別件  船中需用淡水一日要數十斛此地方有深井或 溪流湧泉之處否措指示無情惜幸甚必將錢物報之  別延接譯官手本 昨日亥時到仁川府留宿本日卯時眼同該府使率小通詞二名出待於本府濟物津是乎乙加尼申時三帆異樣船一隻自南陽境長頸項起煙上來止泊於本府飛浪浦前洋故將欲乘船往探之際彼中從船一隻掛帆直向本津觀其旗色的是日本船是乎乙只乍爲遲待則彼從船合載二十人中七名下陸而傳語官荒川德滋出示渠所錄來書二張曰此是理事官所敎是如其文與說全在仁川取路上京故其書自該府上送爲乎旀左右間取路勢不得不面見理事官善爲說弊歸正是乎所今方發船嚮往彼船所泊處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永宗僉使樑柱星馳報內今月初五日未時三帆異樣船一隻起煙上來留碇於八尾島內洋故同日初更量僉使到彼船留碇更書示地方官勞問次來到則一倭人以我 國語音云云地方官職姓啣書示然後可以迎接是如故書示職姓名則少頃還出來引導故隨入船中則頭倭三人如鼎鼎足而交倚椅坐次第下交倚椅而相揖故互相答禮後彼人以姓名書示一則理事官外務大丞宮本小一二則海軍少佐緖方惟勝三則外務中錄浦瀨裕而請坐故僉使雲以 朝廷命令勞問次來此而軟鷄四十首生豬二首燒酒一長盆苽二百箇略陳備呈物雖不腆領受云云則彼人答雲貴朝廷處分若是懇摯感謝感謝貽弊甚多還切愧赧云云是乎乙只答以些少之物何足稱謝仍爲告別初六日辰時還鎭矣少頃彼人八名持宮本小一名貼回謝次委到雲故僉使接見於本鎭門樓則彼人以理事官言蒔繪硯筥一箇黑塗圓盒十枚表情雲故答以遺給物種深領盛意冒受極爲未安玆敢還納雲則彼人固辭不受故仍進酒果則又言感謝而還去是如是乎所彼人所給之物卽爲上送之意申飭題送而待其上來堅封上送於議政府計料云云 永宗僉使樑柱星牒報枚擧白雲山烽燧直高進善馳告內今日未時三帆竹異樣船一隻自八尾島外洋起煙上來是如故僉使勞問次馳進彼船爲乎旀同彼船上來留碇於八尾島內洋云云 仁川府使尹狀 啓曰本三帆船止泊於飛浪浦前洋及臣與延接官李容肅持勞問物種嚮往彼船之由已爲馳啓爲白有在果 啓本封發之後欲爲發船則潮退戌淺擱夜已深昏且風浪不順不得行船待天明馳往計料云云  別延接譯官手本 日本船來泊仁川府境及嚮往彼船之由纔已手本是乯在果欲爲發船之際日已昏暮潮退風獰不得已待天明馳往計料云云 政府 啓曰日本理事官已到畿沿矣伴接之役果係緊迫漢城左尹黃鍾顯令政院牌招使之卽爲肅命何如 答曰允 政府 啓曰刑曹參判趙寅熙方帶講修之任矣不可不參聞廟謨政府堂上差下何如 答曰允 政府 啓曰鄰使之來到也設宴致款自有古例今番理事官下船上船之日不可不設行宴饗於館所矣講修官伴接官延接官自當應參而政府堂上徐承輔南廷順特令出往以爲接宴之地禮曹三堂上亦使之參宴何如 答曰允  發關沁營 日本理事官到境時負軍及車牛依前關使之等待是矣所帶汁物照數看檢別定伶俐將校着實領送雖値雨下之時厚加蓋覆毋或有傷汚欠縮之弊爲旀形止報府云云  發關延接官 卽接仁川防營所報則曰本理事官之行不由沁都直向通津上來雲到卽罔夜馳往於彼行所到處俾無失待生梗之弊云云  發關沁營 卽接仁川防營所報則日本理事官之行不由沁都直向通津上來雲自本營想已聞此行奇而凡百接應之節火速移送於所到處爲旀中軍率前排卽刻往候俾無失待生梗之弊爲旀形止馳報云云

(丙子)六月初八日 啓下 編輯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仁川府使尹馳報內府使初六日卯時眼同別延接譯官李容肅及通詞二名自濟物津發船卽往彼船所在處是白有乎則彼船中理事官外務大丞宮本小一海軍少佐緖方惟勝傳語官浦瀨裕出迎請入船中故臣與別延接譯官同入先爲勞問仍給火酒一罌生豬三口軟雞二百首雞卵二百箇是白有乎則屢次稱謝出饋酒饌是白有乎旀彼曰昨日荒川德滋便書示仁川取路之事果何如耶答以凡干支待自我 朝廷已盡備待於江華府今若改路事多不便矣彼曰來此時承本朝廷命意今難改易靳而不回更以自沁府至於館所沿路供億難可變遷且仁川之路非但崎嶇中路無午餉之處則不如遵大路而行也彼曰非不感貴朝廷厚待之盛念而我則意在取捷路速竣使事不欲曠久之計也答以仁川雖捷徑自此取路許多掣礙反不如從沁府之速矣旣知其便否而不備之言則尤非主人之道故如是縷縷也彼白曰吾所以相持者今春辨理大臣往還於富平通津之間水路甚險濱危受驚非一二處至有人命之傷鄙政府屢囑不由此路今不敢違也出示地圖指其危嶮處曰若捨此路有一捷徑可以商量從沁一款萬勿再說答以木路險夷原無一定主客和好如是固執還爲歎咄彼曰我船稍大不能進項山一步入沁更無可論所載之物不少地方官借船五隻則自此分卜使我隨員伴騎直達京江後隨員先審館所有所通奇則我乘從船到孫石項下直由通津嚮往京館似爲變通之道外他決不行之今日內先借三隻船來日又借二隻船庶可依準是如是乎則盡日問答少無聽施之意故酉時還到本津依渠言三隻船定將吏執送是乎乃不由沁府直向通津及卜物之達於京江雖出渠矣彼之所執竝非 朝飭不勝惶恐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仁川府使尹馳報內今初七日巳時彼人十三名乘火輪從船來泊濟物津下與之問答則傳語官中野許多郞外務中錄奧義制言曰吾等承理事官之命來謝昨日餽物厚腆之盛意是如是乯遣蒔繪硯筥一具黑塗文庫一箇京茶一斤果子一箱茶鐺鐺一坐傳給後又以理事官到京館時一行員數錄來故彼人所送物種及一行員數件竝只上送云云  目錄  蒔繪硯筥一具  黑塗文庫一箇  右  副呈  京茶一斤  菓子一箱  茶鐺一  宮本小一  理事官外務大丞宮本小一  同官隨員  外務大錄河上房申  外務中錄奧義制  同 浦瀨裕  外務權中錄石幡貞  外務權少錄荒川德滋  同 中野許多郞  外務省十三等出仕仁羅山篤孝  附屬 增戶吉明  田村岩藏  金子鐵藏  稻村文吉  理事官從者三名  醫官  大軍醫矢野義徹  附屬 加藤錢太郞  軍官  大尉勝田四方藏  少尉 益滿邦介  右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仁川府使尹馳報內彼人請借船五隻次第下送是白有加尼彼之卜物分載乘風從永宗前洋直爲上去之彼人名數未及點數故來此之彼人中野許多郞適未歸問之則答以每船各二人領去云云 扌延接官李喜元狀 啓臣以日本國理事官延接事本月初七日巳時到江華府留待彼船來泊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啓啓枚擧金浦郡守李重允所報內倭人四名乘我國船二隻今月初八日寅時到本郡甘巖前洋留碇云云 政府 啓曰日本理事官上下船宴饗設行館所之意才已草記蒙 允而廳舍狹窄相接之際不無苟艱之慮宴饗處所以司譯院爲之事分付何如 答曰允

(丙子)六月初九日 啓下 編輯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金浦郡守李重重允馳報內郡守馳進彼船所住處面問其先來事由則答曰承令於理事官急往京城云云而仁川監色領船而偕來故生豬一口秀魚五尾雞卵五十箇眞苽三十箇成單子以給而仍爲過境是如是白遣鱗次到付陽川縣令元弼常所報內倭使物種所載船五隻今月初八日未時過本縣境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今月初七日本府康寧浦監考洪壽萬所告內當日夕潮倭使卜物所載船四隻護到金浦前洋則夜深潮退仍爲留碇故上船詳探則仁川校吏各護船卜而船中倭人一名稱以冒夜追進實有其勞則不可無賞是如以初以酒盃分饋又以常平錢十兩出給故固辭不受則彼人謂以賞給萬端誘脅是乯只不得已受來是如故右錢十兩姑留該浦以待處分是如是乎等以留置錢十兩出給該監考之意申飭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異國使價之來到我境凡於延接護送固宜十分謹愼而不待廟堂知委遽爾借船至於直達京江揆以事體萬萬疎忽該府使尹爲先罷黜其罪狀令攸司 稟處未能先事操飭致此做錯臣不勝惶恐待罪云云 判付此必倉猝而然後該府使罷黜特爲安徐卿其勿待罪事回諭政府 啓曰日本理事官回歸時副司果朴憙陽護送官差下何如 答曰允

(丙子)六月初十日彼人所呈批準 編輯

保有天佑踐萬世一系帝祚大日本國皇帝以此書宣示大日本國與大朝鮮世厚鄰交玆特命全權辨理大臣陸軍中將兼參議開拓長官黑田淸隆副全權辨理大臣議官井上馨往朝鮮國淸隆等將與判中樞府事申櫶都捴府副捴管尹滋承所締約之修好條規歸奏朕閱覽之逐款允當予批准宜永遠遵行固兩國親睦 神武天皇卽位紀元二千五百三十六年明治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於東京宮中親署名鈐國璽  睦仁[수결]大日本國 璽[/수결]  奉勅  奉勅 外務大臣寺島宗則[수결]寺島宗則[/수결]  逕啓者我 皇帝陛下以外務大臣丞宮本小一爲理事官前往 貴國是事也耑要兩國交際益歸親和乃照酌修好條規第十一款另商議料理兩間人民交際上諸規則也同氏夙蒙我 皇帝陛下之信認故今膺此任切望其所說述之事裨益兩國間者 貴國政府信之而無疑且倂祈願領余恭敬閤下之意敬具  大日本國 明治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外務卿寺島宗則印  大朝鮮國  禮曹判書金尙鉉  閤下  理事官到館後稱謝文字 一東萊府使特來饗於宴廳且有饋遣遺 一永宗僉使來訪有饋遣遺 一仁川府使及延接官亦同所 一到通津舟路江華通判來慰勞 一富平府使同前但汽船進駛故不面 一江華留守同前在汽船徑過之後 一江華通判來饗於通津控海樓又有饋遺京城延 接官及差備官亦來勞問 一通津府設饗府使來訪 一金浦客舍郡守優待具至 一陽川午餉郡府優待珍羞具備 一楊花津同前 一江華護送官員路次懇切誘導 一先發屬官過金浦郡守有饋 右件件致謝事  明治九年七月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仁川府使尹馳報內初八日申時傳語官中野許多郞以外務中錄奧義制書傳於別延接譯官李容肅故取見其書則理事官明日辰時乘火輪從船直向通津境是如是乎則行期之改易有違當初問答是白兺除良各處支待之節萬萬難可如意故別延接譯官同騎彼船往見理事官多般阻擋終不聽施亦不借船仍爲經夜今▣卯時理事官及一行同別延接譯官分乘火輪從船一隻汲水從船一隻卽爲發行到濟物浦津中流只下別延接譯官而率通詞一名直向孫石項下紫岩站是如是乎則事出意外極爲悶迫是乎旀別延接譯官段率通詞○一名執乘土地船隨後追去云云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永宗僉使樑柱星馳報內彼船留碇境內一次勞問而止似欠柔遠之義僉使今月初七日申時往彼船又爲勞問仍以生雞十首塩眞魚一百尾苽二百箇乾蛤二百串備給是乎則彼人感謝云云 江華留守李喬翼狀 啓枚擧文殊山城別將李鼎鉉馳報內今初九日巳時日本小火輪船一隻小船一隻起煙上來到本鎭下陸頭倭一人急急知委內使臣今方自此上京矣人馬來待之意爲言故一辺知委於通津府後馳報是如爲白有臥乎所仁川防營勞問時彼言旣承該國政府屢囑不踰孫石項雲矣理事官今忽下陸於文殊鎭未知其意攸在是白乎乃彼旣下陸於隔一帶相望之地而本府判官勞問次前已出待於本府初境則以我船似難追及故自營中精備果饌勞勞問次發送臣營帶率軍官南惟熙云云 江華留守李喬翼狀 啓延接官李喜元日本國理事官延接次本月初八日發向通津府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通津府使李奎遠馳報內倭從船二隻今月初九日辰時自水下起煙上來到德浦鎭前洋使解語人傳語曰倭使行今爲乘船上來向山城鎭下陸計料是如是乎等以迎接差備等出待於該鎭頭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通津府使李奎遠馳報內理事官一員隨員十人今月初九日午時下陸於山城鎭而當日中火仍向金浦郡宿所事今有倭行知委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金浦郡守李重允馳報內日本使一行今初九日戌時到本邑止宿云云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陽川縣令元弼常馳報內日本使一行今初十日巳時到本邑中火云云京畿監司閔台鎬牒報永宗僉使樑柱星處倭使所給物種待其上來上送本府之由已爲馳 啓爲有在果同物種蒔繪硯筥一箇黑塗圓盒十枚今纔上來故堅封上送云云  目錄  蒔繪硯筥一箇  黑塗圓盒十枚  右 延接官李喜元牒報當日午時理事官一行向於楊花鎭云云 延接官李喜元牒報當日申時理事官一行向於館所云云

(丙子)六月十一日 啓下回還修信使聞見別單 編輯

臣於四月初四日辭 陛二十九日自釜山浦乘船五月初七日到江戶二十七日離發閏五月初七日還泊釜山浦計往回道里水路九千八百里陸路二百二十里是白乎所謹綴拾彼地聞見庸備 乙覽是白齊 一往返程途已具原狀是白乎所釜山至長門州大洋中彼波濤稍險長門至神戶港海之小者而彼所謂江也波平浪穩神戶至橫濱中有遠江州地方亦無辺大洋波濤之險甚於釜山長門之間彼人亦以爲險者也歸路過相模州忽遏大風舟幾傾覆舟中之人無不暈到不得已退行二百六十里過赤間關又大風風浪捲起直拍船上時又黑夜風殽浪殽器物跌碎聲雖彼中船格亦皆驚眩失色較之前日尤加幾分罔措又不得已退行三百餘里下碇過夜遲明行船而風猶不順又迂路由對馬島州而返此皆遇風而然也往返無過一萬二十里竝前後迃回可爲一萬二千餘里是白齊 一山多明媚水少漣漪蓋海中之山類皆平遠蘊藉而海辺之水不得澄淸寒冽也自赤間關至江戶所見之山一例嬝娜無險恠戊削之氣也富士山之高箱根嶺之險曾前信使之所目擊而今此水陸異路惟於海上時望富士山皓然白色出沒雲間蓋山上積雪不解至六月始消雲下陸後處處園林相望一水一石自在布置窈窕可愛自橫濱至江戶之間者有品川者大海中有七八墩臺是與洋人接戰時特設放大砲者也船多貯石石重船沈沈舟不已乃成墩臺雲其功力亦甚宏大是白齊 一人物二男而三女女多艶冶男悉俊俏所至塡街塞巷日所見不下數千萬而無一跛癃殘疾之人無一襤縷憔悴之人言語侏啁哳雖不可解聽而舌頭流利口角伶俜如孩兒逞癡而見人色喜恆帶笑容所以別無可憎可惡之人是白齊 一地接大海多雨少晴而雨亦頻雨易霽風則無少障礙故凡亭榭廨宇稍爽嵦處輒衣袂飄拂凜凜不可以久留也所以留館之時爲五月旬念間而日候不甚熱上下老不少夜皆挾衾泉性痿弱地氣沮洳而凡築室除道類皆先取取水辺水石舖作地平然後以土掩之故一雨纔過道路乾淨庭戺整楚大道上往往坎地以井字板扉階地而蓋之似是隱溝去穢之所也其規橅大率如此是白齊 一江戶之城週廻可六七十里壕塹深廣城無譙樓而有連抱之木交掩蒼翠每見城上生樹樹大城坼而此則不然似反資此爲固也外城多無門門毀而不設未可知也每有雉城城內又有中城內城內城之內又有內城則其所謂皇宮也城凡四重皆有濠池一如外城城之有門必外單而內重外門無樓內門有樓城以石築下豊上銳門皆方板不環其竇其皇宮之內有一懸橋長可四五十間廣可三四間鐵緪縆以度其下直掛於兩辺長棚又注以下之鎻固於地過其上如步虛梯大抵橋皆不造囲闌架梁無非木也純石之橋不見幾箇是白齊 一宮室之制公私貴賤大同小異瓦多用雌一辺曲頭一辺平頭中如四破之竹曲頭向右平頭向左鱗而舖之自然妥帖無少罅隙自下達上由是鱗舖然後脊用雄瓦掩之縫合處輒用灰封厚如繩索瓦靑灰白白多靑少一望皓然屋皆層樓複閣一屋而入外軒中廳外堂內室複道而通之涼槅而障之衆槅齊撤外內洞然雖三層重屋無厚柱大梁立一柱安一梁層層結搆每一室前面涼槅或以紙或以玻瓈外又有板槅夜則障之背分兩架一爲臥床一爲壁欌欌下懸板以置物也臥床之壁必掛書畵障子床上古銅甁或甆畵甁盛揷各樣花草家家盡然大凡屋制一從洋規其國古制槪用木片鱗舖或用茅蓋厚可一二尺一刀剪之無少參差而雨洗風磨不朽無敗可見掩蓋之工而居處之精也然其古制或於村野見之石垣土墻亦必雕鏤而公私第宅槪不多有多以木柵爲囲或以鐵爲柵至於菜田果圃亦必木片竹枝正方爲籬不少斜欹田間畦塍川辺柵欄井井有度毫釐不亂可念其精細無比是白齊 一其所稱皇帝年方二十五中等身材面白微黃眼有精彩天然縹緻自親務以後勵精圖治勤勤不急怠關白可廢則廢之制度可變之襯腳之胯半身之衣可以利於用軍者雖洋人之服一朝舍舊而從之不少持難而人莫敢有異言至於舊關白方以從四位食廩居江戶亦不敢有怨尤之色覬覦之意雲此人旣不可責之以諸夏之君則斷髮文身雕題漆齒亦無愈乎洋人之服色也以此易彼不足深誅槪其英明勇斷任賢賢使能似多有可取是白齊 一官職尊卑未始不截然而禮數則闕如下之所以施於上上亦以之施於下兩相脫帽兩相稽首甚至此屈彼叩見甚駭然然一有差誤少不容貸太政府卽其最尊奉而卿以下有罪政府直治之故卿以下亦奉行惟謹不敢有違越所以賤役於貴下事其上不以禮數之簡而有所或忽是白齊 一改令專主乎信尋丈之木可賞則賞其所謂學校敎人之法士大夫子弟以及民之俊秀自七八歲敎之學書習字初敎日本字次敎漢文字至十六歲不復使之讀經傳字大而天文地理句股之學小而農器軍器圖形之說眼閱乎調未暫掇以至女子亦有學校大之天地兵農小之詩文書畵皆專一藝天下各國之人皆以領事館來留亦必館穀而師其術厚其禮而卑其辭要以盡其技而利其器亦自遣人各國以盡學未盡學之術處處造火輪船火輪車敎人遠服賈要以盡其力而利其貨君臣上下孜孜爲利以富國強兵爲急先務蓋其政令似出於衛鞅遣遺法是白齊 一其俗始焉尙神繼而尙佛神佛之尙爲其舊俗近日則一切反是神堂鞠爲茂草僧徒類皆流離以爲淸寂虛無無益於實事雲此猶可尙而學問則漢儒宋賢竝行不悖而猶共尊夫子之道卽其舊俗而今爲經傳文字弁髦而庋閣之惟日孜孜功利之書故其中有識之論亦有噓唏而慨歎者至於奇技淫巧目視而不能悉口傳而猶未詳非直舟車之有火輪火輪一設攻金攻玉之器治木治石之材方圜鉅細大小精粗無不取齊於火輪一火輪而天下之能事畢矣處處設精造之局人人習利器之術燭照數計實不可以盡其方是白齊 一一國之都會不直一二而就中江戶也橫濱也神戶也赤間關也皆所目擊是白乎所閭閻之盛市肆之豊初見而壯之容或無恠而屢見中國之人亦以爲殷富過於中國雲自新橋地至江戶一十五里江戶四距一二十里外閭閻市肆撲地櫛比無一閑地博物之館淺草之寺殷彝周鼎秦甎漢瓦珍禽恠獸奇花異草亦無物不有其殷富可謂無比而亦時時有誇耀之態此其衒奇會之餘習是白齊 一其所素畜之兵江戶城中廩養者爲七八萬其餘自陸軍之省海軍之省日抄兵不已無不精通器械諳鍊師律坐作進退無少違令馬皆項高脛瘦矯逸騰踔有一蹴千里之勢船上用大砲車上亦用大砲用砲之法亦全用機輪見賊東西砲隨而指手忙腳亂毫釐無差有此強兵有此利器而猶勤勤孜孜惟日不足是白齊 一其所謂富強之術專事通商商不專利必有去來此去商彼彼來商此則今日本通商各國厥數甚夥去商而來者日本一國來商而去者天下各國而日本所産必不十倍於前則生之者一耗之者衆物価騰踴勢所固然於是日造錢弊而當之錢賤物貴必敗之道況無技不巧無藝不精奪盡造化無復餘地外樣觀之莫富莫強如右所陳諸條而陰察其勢亦不可謂長久之術是白齊  回還修信使行中別遣首譯李容肅聞見事件一日本皇名睦仁年今二十五親捴庶務孜孜爲治而五月初十日北行澳羽地六十餘日後還歸是如是白齊 一江戶宮室年前失火姑爲移駐於距都十里赤坂離宮而今方料理改建是如是白齊 一都城凡四重而外囲六十里引海爲壕以通舟楫餘皆浚壕種蓮城上或種樹或設柵而無女墻無譙樓中問一二層只設重門亦不開閉似是空虛所致是白齊 一都城內各省各衙及練勇開學之所居五分之二苑囿二分民戶不過一分市肆全在城外而層樓疊榭櫛比無間斷且各國商旅不絶於路盡宵熱鬧是白齊 一長門州神戶橫濱三港之外國人設館來商者聞爲十餘國人戶稠密舟車雜遝亞於國都是白齊 一都下陸軍海軍兩省之養兵外邑之抄兵合爲六七十萬而步隊馬隊砲隊竝屬陸軍大砲水雷之隊全屬海軍課日團鍊各樣器械自工部廣設機局打造不撤期盡精利是白齊 一自日本皇以至官弁兵勇皁隷之屬一從洋法斷髮髼鬆所戴所着所履少無異同而私服及女粧尙仍舊樣是白齊 一國內廣設學校抄集士族與庶民之子女隨其才質各授敎訓而延致外國博識者厚廩尊禮六藝之外無不講究猶患未盡分送諸人於各國學習以來是白齊 一公廨民屋之制古惟木壁板屋故易致回祿之之災難免延燒之患和洋以後新建者四壁砌甎周戶嵌晶稍稍異規是白齊 一電線始自江戶城內遍及各島以爲緩急通信之具而最遠處過長崎通中國是如是白齊 一輪船之大小製樣不一其規而各港來往與停泊之數彼多泛稱遽難準信輪車則自國都十里外至橫濱自神戶至大坂城已開鐵路縱橫之猶且剗山塡谷將至長門州而後止是如是白齊 傳曰日本理事官明日當召見矣處所以修政殿爲之諸般儀節依殿座時例磨鍊 傳曰明日時原任大臣來待  捧甘禮曹兵曹訓鍊都監禁衛營御營廳捴戎廳 伴接所 日昨以館所及宴饗所出入時跟隨事已有定數捧甘是在果先自跟隨毋得濫率然後下隷冒入之弊自可禁防況且明日召見之時尤當各別操束如是申飭之後若有犯科之弊則下屬斷當嚴刑遠配失飭之責亦當有歸各湏惕念擧行云云

(丙子)六月十二日彼人宴饗笏記 編輯

理事官宴享諸官相揖就座 擧案者進案於各座前 擧案奉茶掌饌司尊竝以書吏擧行 行茶禮先進饌品單子於理事官及宴饗首官三味各進單 奉茶者進茶於各座前 進揮巾於各座前 樂作無舞 掌饌者進饌盤於各座前茶禮則以實酒盞仍置饌案而進 樂止 退饌盤 進初味 樂作牙拍舞 掌饌者奉初味盤進於各座前 司尊者進盞於各座前 樂止 進二味 樂作響鈸舞 掌饌者奉二味盤進於各座前二味添設於初味盤三味時亦同 司尊者進盞於各座前奉初味虛盞而退三味時亦同 樂止 進三味 樂作舞鼓 掌饌者奉三味盤進於各座前 司尊者進盞於各座前 樂止 撤饌盤 退揮巾及饌案 樂作 樂止 禮畢 理事官宴享諸官皆起座

(丙子)六月十五日 啓下 編輯

江華留守李喬翼狀 啓枚擧草芝鎭僉使崔秉春馳報內日本人牧兼甫南甚平巖崎龍藏自本鎭下陸稱以理事官方在京城將行入京而請鄕噵官次入去中營是如爲白有等以急送將校一人騎馬三匹中路迎接戌時入城中使之安接於別驍士入直廳是白遣使本所府判官朴宣陽持果饌勞問詳探上京之由則以爲十三日從仁川府見理事官書通面會故欲爲上京次要請鄕噵官是如爲白有臥乎所雖曰理事官隨率旣是落後者則其所請鄕噵臣不敢擅便許施玆敢據實馳 啓爲白去乎今此日本人三名上送與否令廟堂稟 旨分付以爲擧行之地云云 京畿監司閔台鎬狀 啓枚擧仁川府使尹所報內今月十四日未時日本從船一隻自永宗直過富平虎島而十五日亥時彼人中野許多郞來言有緊緊急往復於理事官所將以隨人三名從陸上送自本府定給指路一人云雲故答以本府元無可乘之公私馬且無中路止歇之所是如百般曉諭終不回聽今日卯時彼人三名卽爲發行故不得已定將校領送直向楊花津之路云云 政府 啓曰卽見江華留守李喬翼狀 啓謄報則日本人三名來到營下稱以見理事官欲爲上京其上送與否請令廟堂稟 旨分付矣雖是理事官之隨率旣無理事官之信蹟則不宜許其往來以此意使之開諭事分付何如 答曰允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