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將軍文緒、齊齊哈爾副都統祿彭奏為覆陳俄國出示派員收喚淘金俄人及遵派集兵驅逐華民情形摺

  奴才文緒、祿彭跪奏,為俄國出示派員收喚淘金俄人,謹將遵派委員調集卡兵並調練軍前往驅逐華民情形遵旨覆陳,恭折仰祈聖鑒事。

  竊奴才等於八月初一日承准軍機大臣字寄,光緒十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奉上諭:現聞越界挖金之俄人業經該國出示收回,所有漠河山金廠偷挖華民自應一律嚴禁。文緒等督飭卡倫官兵隨時認真巡查,毋任再有偷越情事。將此由四百哩各諭令知之。欽此。遵旨寄信前來。

  奴才等查,俄人勾結華民在本屬漠河山挖金一案,疊經奴才等將照會該商酋速為收回,以及籌辦開通山路擬即派兵勒出各情形,均經奏明,並咨由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照會該國駐京公使理辯。各在案。惟自五月十六日起,至六月初八、十八等日,疊據黑龍江副都統成慶咨,據邊界佐領探報,俄城出有告示,系奉俄督電諭,傳令收回淘金俄人,不准載運華民,嚴禁俄人不准越界,不淮販運口糧,不准發給華民路票。已由上江載回淘金俄人七十餘名。該酋亦派總管威泥克幅前往驅逐。又,俄督電傳,令將淘金俄人逐凈,不管華民。據俄官暗來電傳,將俄人全行逐出,候船散歸。有被人殺害十數名、逃入中界二百餘名,另由木排、輪船載回俄人一百餘名。俄官現在依克那申杜絕續入,嚴查接濟。各等情。隨即分行墨爾根、布特哈、呼倫貝爾,傷卡一體搜查逃回俄人,一面咨覆黑龍江副都統,委員親往確查。如果俄人散出,乘此事機會同辦理漠河金廠安卡之記名協領雙福等,調集各卡官兵驅逐華民;如兵不敷,立即飛報添兵。因該員等未據稟報,恐誤事機,隨即傷派呼倫貝爾總管固伯里、熟悉夷務黑龍江協領桂廉前往漠河山查辦,並調呼倫貝爾練軍二百名,交固伯里帶往該處,以為俄人出山後捕逐華民,扼守要口,以免覆回之計。嗣於七月十四日,據黑龍江副都統衙門兵司加封遞到委員記名協領雙福、佐領常雲等稟稱,六月二十六日行抵漠河山口英那西站,與俄國派辦金廠事務委員巴西里會面,當以蒙古專語通說各奉本國上憲來辦金廠事務,務照條約商辦。查已散出俄人四千餘名,又逐出華民一百餘名,因畏卡官查拿,當即發給執照,令過卡查驗放行。其山內尚有俄匪五百餘名、華民八百餘名,勒令散出。雖口允出山,尚有逗留之勢。現催各卡官兵前進,仍竭力開導,再行稟報。

  並據黑龍江副都統成慶咨,據邊界官探報,七月初八、九等日由上江下來火船二隻,載有俄人一百八十餘名,詢稱均由漠河金廠散回。各等因。當查該處金廠不下四五十哩,附近山林均易藏匿。該員等是否周履搜查、俄官果斷接濟未經聲明,隨即飛札協領桂廉等詳細確查,會同妥籌辦理。均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查照在案。茲於七月二十七日又據該副都統咨,據邊界官成恩報稱,十九日由上江下來火船一隻,載有俄人三十餘名、華民四十餘名,當即過江斟問。謂為今年雇給俄人僱工回來,細詢俄人,告稱仍系由漠河山逃回。同日又據咨報,十八日下來火船一隻,抵至海蘭泡俄城停泊,即時前往查問。據俄通事瓦西力告稱,系俄國總督由七塔處迎回家眷。即日前往黃河東邊查看前畫犁記俄屯,旋迴,仍駕原船駛赴伯力任所。並淘通事,告稱俄國總督至依克那申屯,有你們官員闖見,聲敘越界淘金俄人希即全數喚回。我總督告其時下聞得散剩俄人均系無業匪徒,不服官管,事關中國境界,礙難經理。總由貴國任便驅逐,方屬合宜等。該總督即於二十日乘船下往。各等情前來。

  奴才等伏查,此項越界淘金俄人屢經探詢,系由該國邊界官處領有執照。當於查出之後正值中法構兵,若即操之過急,派兵勒辦,彼必從中主使,轉致生波。是以疊經厲言照會該酋,速將俄人收回,屢次設詞支吾情形均經隨時咨呈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轉向該國公使理辯。嗣據函覆,已允咨行該國邊界官設法辦理,似就範圍。惟念該副都統屢探及委員雙福稟報,仍剩俄人五百餘名,既有俄官在彼,若即實力辦理,不難全數喚回。

  第該副都統此次據邊界官探報,該督告述時下散剩俄人均系無業匪徒,不服官管,是否屬實,抑系藉詞不肯明認喚回之處,尚未據雙福等稟報,無任焦急。茲奉諭旨,除再飛飭協領桂廉等即向俄官巴西里妥為和商,速令一律喚回,下剩華民無勢可倚,遏斷接【濟】,督率卡、練各兵實力認真驅逐,毋任再有偷越,以清山界。俟察報到日,如何情形再行奏明辦理暨咨總理衙門外,理合將俄督出示派官收回俄人並現辦各情形恭折遵旨奏聞,伏乞皇太后、皇上聖鑒。謹奏。

光緒十一年八月十四日軍機大臣奉旨:知道了。欽此。

本作品來自清朝時期的法令約章文書案牘。依據1910年12月18日頒佈的《大清著作權律》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該類別不能得著作權。


清朝政府結束超過一百年,再同時根據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以及通常法人及非法人組織作品保護期所約定,該類作品已無事實持有者而無論在何地均屬於公有領域。而該類作品因屬政府公文,故在美國亦為公有領域。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