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信國集杜詩》序 (劉定之)

《文信國集杜詩》序
作者:劉定之 明

予少時得宋丞相信國文公《指南集》讀之,然聞公在幽囚中有《集杜句詩》,未見也。及官詞林,始見而錄得之。詩皆古體,五言四句,凡二百首,分為四卷:首述其國,次述其身,次述其友,次述其家,而終以寫本心、嘆世道者,莫如何于人勝天、夷猾夏,而有待于天勝人、夏變夷之必有日也。卷目皆公所自分,其先公而後私,盡己以聽天,于此亦可以見。而俗本或混之,今皆為復其初。集首有總序,又有小序散于章首,其後又有跋尾。序、跋中有缺文者,指元之君臣、宋之叛逆,缺而不書,使知者以意属讀,今皆補之而為白字者,不沒公初意也。不書紀年者,陶靖節削永初之意也。姓某履善甫者,《指南集》中所謂范睢變張禄、越蠡改陶朱之意也。而其事之難,有甚于指南之時焉者矣。小序之末多曰「哀哉」者,公所以傷其國之亡、憫其忠臣義士之同盡、慟其家族之殉國、而自處其身于死,豈待南向再拜、引頸受刃之際,而後有决志哉?嗚呼!孔子不以仁許人,而獨以許殷之三臣、孤竹之二子,予以為若公者文山之隱、京口之脱去而不汚矣,伯顔拘于江艦、弘範縶于海舟、世祖維于燕獄囚而不屈矣,仰藥于庾嶺、絶粒于鄉郡、已而殞首于燕市、死而不悔矣,兼微箕、比干之心而為心者,其在公乎?若乃是詩之作,而豈徒哉?《麥秀》、《黍離》之歌作于其國已亡之後,而其身可以不死也;《懷沙》、抱石之辭作于其身臨絶之際,而其國猶未至于亡也。身且死矣,國已亡矣,于是乎有首陽《采薇》之歌,燕獄《集杜》之作,所謂求仁得仁、而奚怨者也。合伯夷、叔齊之言而為之言者,不在是詩乎?以是心也為是詩也,公其可謂仁矣。仁者天地之元氣,古今之人極,其在上為日月之明、風霆之壯,其在下為江湖之所以長流、山嶽之所以常鎮,其混然在中為君臣民物之所賴以長治久安,而在宋之末世為公之本心、在公之死也為是詩。有讀是詩而不䀌傷者,是豈仁人也哉?

劉定之撰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