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世說新語/容止

< 世說新語
豪爽第十三 世說新語
容止
作者:劉義慶
自新第十五
  1. 魏武將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遠國,《魏氏春秋》曰:「武王姿貌短小,而神明英發。」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頭。既畢,令間諜問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魏志》曰:「崔琰字季珪,清河東武城人。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鬚長四尺,甚有威重。」然床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聞之,追殺此使。
  2.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魏略》曰:「晏性自喜,動靜粉帛不去手,行步顧影。」按:此言,則晏之妖麗,本資外飾。且晏養自宮中,與帝相長,豈復疑其形姿,待騐而明也。
  3. 魏明帝使后弟毛曾與夏侯玄共坐,時人謂「蒹葭倚玉樹」。《魏志》曰:「玄為黃門侍郎,與毛曾並坐。玄甚恥之,曾說形於色。明帝恨之,左遷玄為羽林監。」
  4. 時人目「夏侯太初朗朗如日月之入懷,李安國頹唐如玉山之將崩」。《魏略》曰:「李豐字安國,衛尉李義子也。識別人物,海內注意。明帝得吳降人,問江東聞中國名士為誰?以安國對之。是時豐為黃門郎,改名宣。上問安國所在?左右公卿即具以豐對。上曰:『豐名乃被於吳、越邪?』仕至中書令,為晉王所誅。」
  5. 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康別傳》曰:「康長七尺八寸,偉容色,土木形骸,不加飾厲,而龍章鳳姿,天質自然。正爾在群形之中,便自知非常之器。」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或云:「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為人也,巖巖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
  6. 裴令公目王安豐:「眼爛爛如巖下電。」王戎形狀短小,而目甚清炤,視日不眩。
  7.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岳別傳》曰:「岳姿容甚美,風儀閒暢。」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醜,《續文章志》曰:「思貌醜悴,不持儀飾。」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語林》曰:「安仁至美,每行,老嫗以果擲之,滿車。張孟陽至醜,每行,小兒以瓦石投之,亦滿車。」二說不同。
  8. 王夷甫容貌整麗,妙於談玄;恆捉白玉柄麈尾,與手都無分別。
  9. 潘安仁、夏侯湛並有美容,喜同行,時人謂之「連璧」。《八王故事》曰:「岳與湛著契,故好同遊。」
  10. 裴令公有儁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甫往看,裴方向壁臥,聞王使至,強回視之。王出語人曰:「雙眸閃閃,若巖下電,精神挺動,體中故小惡。」《名士傳》曰:「楷病困,詔遣黃門郎王夷甫省之,楷回眸屬夷甫云:『竟未相識。』夷甫還,亦歎其神俊。」
  11. 有人語王戎曰:「嵇延祖卓卓如野鶴之在雞群。」答曰:「君未見其父耳!」康已見上。
  12. 裴令公有儁容儀,脫冠冕,麤服亂頭皆好。時人以為「玉人」。見者曰:「見裴叔則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13. 劉伶身長六尺,貌甚醜顇,而悠悠忽忽,土木形骸。梁祚《魏國統》曰:「劉伶,字伯倫,形貌醜陋,身長六尺;然肆意放蕩,悠焉獨暢。自得一時,常以宇宙為狹。」
  14. 驃騎王武子,是衛玠之舅,雋爽有風姿;見玠,輒嘆曰:「珠玉在側,覺我形穢!」《玠別傳》曰:「驃騎王濟,玠之舅也。嘗與同遊,語人曰:『昨日吾與外生共坐,若明珠之在側,朗然來照人。』」
  15. 有人詣王太尉,遇安豐、大將軍、丞相在坐;往別屋,見季胤、平子。石崇《金谷詩敘》曰:「王詡字季胤,琅邪人。」《王氏譜》曰:「詡,夷甫弟也,仕至脩武令。」還,語人曰:「今日之行,觸目見琳琅珠玉。」
  16. 王丞相見衛洗馬曰:「居然有羸形,雖復終日調暢,若不堪羅綺。」《玠別傳》曰:「玠素抱羸疾。」《西京賦》曰:「始徐進而羸形,似不勝乎羅綺。」
  17. 王大將軍稱太尉:「處眾人中,似珠玉在瓦石間。」
  18. 庾子嵩長不滿七尺,腰帶十圍,頹然自放。
  19. 衛玠從豫章至下都,人久聞其名,觀者如堵牆。玠先有羸疾,體不堪勞,遂成病而死。時人謂「看殺衛玠」。《玠別傳》曰:「玠在群伍之中,寔有異人之望。齠齔時,乘白羊車於洛陽市上,咸曰:『誰家璧人?』於是家門州黨號為『璧人』。」按《永嘉流人名》曰:「玠以永嘉六年五月六日至豫章,其年六月二十日卒。」此則玠之南度豫章四十五日,豈暇至下都而亡乎?且諸書皆云玠亡在豫章,而不云在下都也。
  20. 周伯仁道桓茂倫:「嶔崎歷落可笑人。」或云謝幼輿言。
  21. 周侯說王長史父:《王氏譜》曰:「訥字文開,太原人。祖默,尚書。父祜,散騎常侍。訥始過江,仕至新淦令。」形貌既偉,雅懷有概,保而用之,可作諸許物也。
  22. 祖士少見衛君長云:「此人有旄仗下形。」
  23. 石頭事故,朝廷傾覆。晉陽秋》曰:「蘇峻自姑孰至于石頭,逼遷天子。峻以倉屋為宮,使人守衛。」《靈鬼志謠徵》曰:「明帝末有謠歌:『側側力,放馬出山側。大馬死,小馬餓。』後峻遷帝於石頭,御膳不具。」溫忠武與庾文康投陶公求救,陶公云:「肅祖顧命不見及,且蘇峻作亂,釁由諸庾,誅其兄弟,不足以謝天下。」徐廣《晉紀》曰:「肅祖遺詔,庾亮、王導輔幼主而進大臣官,陶侃、祖約不在其例。侃、約疑亮寢遺詔也。」《中興書》曰:「初,庾亮欲徵蘇峻,卞壼不許。溫嶠及三吳欲起兵衛帝室,亮不聽,下制曰:『妄起兵者誅!』故峻得作亂京邑也。」于時庾在溫船後聞之,憂怖無計。別日,溫勸庾見陶,庾猶豫未能往,溫曰:「溪狗我所悉,卿但見之,必無憂也!」庾風姿神貌,陶一見便改觀。談宴竟日,愛重頓至。
  24. 庾太尉在武昌,秋夜氣佳景清,使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樓理詠。音調始遒,聞函道中有屐聲甚厲,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許人步來,諸賢欲起避之。公徐云:「諸君少住,老子於此處興復不淺!」因便據胡床,與諸人詠謔,竟坐甚得任樂。後王逸少下,與丞相言及此事。丞相曰:「元規爾時風範,不得不小穨。」右軍答曰:「唯丘壑獨存。」孫綽《庾亮碑文》曰:「公雅好所託,常在塵垢之外。雖柔心應世,蠖屈其跡,而方寸湛然,固以玄對山水。」
  25. 王敬豫有美形,問訊王公。王公撫其肩曰:「阿奴恨才不稱!」又云:「敬豫事事似王公。」《語林》曰:「謝公云:『小時在殿廷會見丞相,便覺清風來拂人。』」
  26. 王右軍見杜弘治,嘆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江左名士傳》曰:「永和中,劉真長、謝仁祖共商略中朝人士。或曰:『杜弘治清標令上,為後來之美,又面如凝脂,眼如點漆,粗可得方諸衛玠。』」時人有稱王長史形者,蔡公曰:「恨諸人不見杜弘治耳!」
  27. 劉尹道桓公:鬢如反猬皮,眉如紫石稜,自是孫仲謀、司馬宣王一流人。宋明帝《文章志》曰:「溫為溫嶠所賞,故名溫。」《吳志》曰:「孫權字仲謀,策弟也。漢使者劉琬語人曰:『吾觀孫氏兄弟,雖並有才秀明達,皆祿胙不終。唯中弟孝廉,形貌魁偉,骨體不恆,有大貴之表。』」《晉陽秋》曰:「宣王天姿傑邁,有英雄之略。」
  28. 王敬倫風姿似父,作侍中,加授桓公,公服從大門入。桓公望之,曰:「大奴固自有鳳毛。」大奴,王劭也。已見。《中興書》曰:「劭美姿容,持儀操也。」
  29. 林公道王長史:「斂衿作一來,何其軒軒韶舉!」《語林》曰:「王仲祖有好儀形,每覽鏡自照,曰:『王文開那生如馨兒!』時人謂之達也。」
  30. 時人目王右軍:「飄如遊雲,矯若驚龍。」
  31. 王長史嘗病,親疎不通。林公來,守門人遽啟之曰:「一異人在門,不敢不啟。」王笑曰:「此必林公。」按《語林》曰:「諸人嘗要阮光祿共詣林公。阮曰:『欲聞其言,惡見其面。』」此則林公之形,信當醜異。
  32. 或以方謝仁祖不乃重者。桓大司馬曰:「諸君莫輕道,仁祖企腳北窗下彈琵琶,故自有天際真人想。」晉陽秋》曰:「尚善音樂。」裴子云:「丞相嘗曰:『堅石挈腳枕琵琶,有天際想。』」堅石,尚小名。
  33. 王長史為中書郎,往敬和許。敬和,王洽已見。爾時積雪,長史從門外下車,步入尚書,著公服。敬和遙望,嘆曰:「此不復似世中人!」
  34. 簡文作相王時,與謝公共詣桓宣武。王珣先在內,桓語王:「卿嘗欲見相王,可住帳裏。」二客既去,桓謂王曰:「定何如?」王曰:「相王作輔,自然湛若神君,續晉陽秋》曰:「帝美風姿,舉止端詳。」公亦萬夫之望。不然,僕射何得自沒?」僕射,謝安。
  35. 海西時,諸公每朝,朝堂猶暗;唯會稽王來,軒軒如朝霞舉。
  36. 謝車騎道謝公:「遊肆復無乃高唱,但恭坐捻鼻顧睞,便自有寢處山澤閒儀。」
  37. 謝公云:「見林公雙眼,黯黯明黑。」孫興公見林公:「稜稜露其爽。」
  38. 庾長仁與諸弟入吳,欲住亭中宿。諸弟先上,見群小滿屋,都無相避意。長仁曰:「我試觀之。」乃策杖將一小兒,始入門,諸客望其神姿,一時退匿。長仁已見,一說是庾亮。
  39. 有人嘆王恭形茂者,云:「濯濯如春月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