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世說新語/汰侈

< 世說新語
儉嗇第二十九 世說新語
汰侈
作者:劉義慶
忿狷第三十一
  1. 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飲酒不盡者,使黃門交斬美人。王丞相與大將軍嘗共詣崇,丞相素不能飲,輒自勉彊,至於沉醉。每至大將軍,固不飲,以觀其變。已斬三人,顏色如故,尚不肯飲。丞相讓之,大將軍曰:「自殺伊家人,何預卿事!」王隱《晉書》曰:「石崇為荊州刺史,劫奪殺人,以致巨富。」《王丞相德音記》曰:「丞相素為諸父所重,王君夫問王敦:『聞君從弟佳人,又解音律,欲一作妓,可與共來。』遂往。吹笛人有小忘,君夫聞,使黃門階下打殺之,顏色不變。丞相還,曰:『恐此君處世,當有如此事。』」兩說不同,故詳錄。
  2. 石崇廁,常有十餘婢侍列,皆麗服藻飾。置甲煎粉、沈香汁之屬,無不畢備。又與新衣著令出,客多羞不能如廁。王大將軍往,脫故衣,著新衣,神色傲然。羣婢相謂曰:「此客必能作賊。」《語林》曰:「劉寔詣石崇,如廁,見有絳紗帳大床,茵蓐甚麗,兩婢持錦香囊。寔遽反走,即謂崇曰:『向誤入卿室內。』崇曰:『是廁耳。』」
  3. 武帝嘗降王武子家,武子供饌,並用瑠璃器。婢子百餘人,皆綾羅絝𧟌,以手擎飲食。烝肥美,異於常味。帝怪而問之,答曰:「以人乳飲。」帝甚不平,食未畢,便去。王、石所未知作。𧟌,一作襬。
  4. 王君夫以𥹋糒澳釜,石季倫用蠟燭作炊。君夫作紫絲布步障碧綾裹四十里,石崇作錦步障五十里以敵之。石以椒為泥,王以赤石脂泥壁。《晉諸公贊》曰:「王愷字君夫,東海人,王肅子也。雖無檢行,而少以才力見名,有在公之稱。既自以外戚,晉氏政寬,又性至豪。舊制,鴆不得過江,為其羽櫟酒中,必殺人。愷為翊軍時,得鴆於石崇而養之,其大如鵝,喙長尺餘,純食蛇虺。司隸奏按愷、崇,詔悉原之,即燒於都街。愷肆其意色,無所忌憚。為後軍將軍,卒,諡曰醜。」
  5. 石崇為客作豆粥,咄嗟便辦。恆冬天得韭蓱。又牛形狀氣力不勝王愷牛,而與愷出遊,極晚發,爭入洛城,崇牛數十步後,迅若飛禽,愷牛絕走不能及。每以此三事為搤腕。乃密貨崇帳下都督及御車人,問所以。都督曰:「豆至難煮,唯豫作熟末,客至,作白粥以投之。韭蓱是搗韭根,雜以麥苗爾。」復問馭人牛所以駛。馭人云:「牛本不遲,由將車人不及制之爾。急時聽偏轅,則駛矣。」愷悉從之,遂爭長。石崇後聞,皆殺告者。《晉諸公贊》曰:「崇性好俠,與王愷競相誇衒也。」
  6. 王君夫有牛,名「八百里駮」,常瑩其蹄角。王武子語君夫:「我射不如卿,今指賭卿牛,以千萬對之。」君夫既恃手快,且謂駿物無有殺理,便相然可。令武子先射。武子一起便破的,卻據胡床,叱左右:「速探牛心來!」須臾,炙至,一臠便去。《相牛經》曰:「牛經出甯戚,傳百里奚。漢世河西薛公得其書,以相牛,千百不失。本以負重致遠,未服輜軿,故文不傳。至魏世,高堂生又傳以與晉宣帝,其後王愷得其書焉。」臣按其《相經》云:「陰虹屬頸,千里。」注曰:「陰虹者,雙筋白尾骨屬頸,甯戚所飯者也。」愷之牛,其亦有陰虹也。《甯戚經》曰:「棰頭欲得高,百體欲得緊,大膁疏肋難齡齝,龍頭突目好跳。又角欲得細,身欲促,形欲得如卷。」
  7. 王君夫嘗責一人無服餘衵,因直內著曲閤重閨裏,不聽人將出。遂饑經日,迷不知何處去。後因緣相為垂死,迺得出。
  8. 石崇與王愷爭豪,並窮綺麗,以飾輿服。《續文章志》曰:「崇資產累巨萬金,宅室輿馬,僭擬王者。庖膳必窮水陸之珍。後房百數,皆曳紈綉,珥金翠,而絲竹之蓺,盡一世之選。築榭開沼,殫極人巧。與貴戚羊琇、王愷之徒競相高以侈靡,而崇為居最之首,琇等每愧羡,以為不及也。」武帝,愷之甥也,每助愷。嘗以一珊瑚樹,高二尺許賜愷。枝柯扶疎,世罕其比。愷以示崇。崇視訖,以鐵如意擊之,應手而碎。愷既惋惜,又以為疾己之寶,聲色甚厲。崇曰:「不足恨,今還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樹,有三尺四尺,條榦絕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愷許比甚眾。愷惘然自失。《南州異物志》曰:「珊瑚生大秦國,有洲在漲海中,距其國七八百里,名珊瑚樹洲。底有盤石,水深二十餘丈,珊瑚生於石上。初生白,軟弱似菌。國人乘大船,載鐵網,先沒在水下,一年便生網目中,其色尚黃,枝柯交錯,高三四尺,大者圍尺餘。三年色赤,便以鐵鈔發其根,繫鐵網於船,絞車舉網還裁鑿,恣意所作。若過時不鑿,便枯索蟲蠱。其大者輸之王府,細者賣之。」《廣志》曰:「珊瑚大者,可為車軸。」
  9. 王武子被責,移第北邙下。《晉諸公贊》曰:「濟與從兄恬不平,濟為河南尹,未拜,行過王宮,吏不時下道,濟於車前鞭之,有司奏免官。論者以濟為不長者。尋轉太僕,而王恬已見委任,濟遂斥外。」于時人多地貴,濟好馬射,買地作埒,編錢匝地竟埒。時人號曰「金溝」。溝一作埒。
  10. 石崇每與王敦入學戲,見顏、原象家語》曰:「顏回字子淵,魯人。少孔子二十九歲,而髮白,三十二歲蚤死。」原憲已見。而嘆曰:「若與同升孔堂,去人何必有間!」王曰:「不知餘人云何?子貢去卿差近。」史記》曰:「端木賜字子貢,衛人。嘗相魯,家累千金,終於齊。」石正色云:「士當令身名俱泰,何至以甕牖語人!」原憲以甕為巨牖。
  11. 彭城王有快牛,至愛惜之。朱鳳《晉書》曰:「彭城穆王權,字子輿,宣帝弟馗子。太始元年封。」王太尉與射,賭得之。彭城王曰:「君欲自乘則不論;若欲噉者,當以二十肥者代之。既不廢噉,又存所愛。」王遂殺噉。
  12. 王右軍少時,在周侯末坐,割牛心噉之。於此改觀。俗以牛心為貴,故羲之先餐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