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 中山傳信録
卷第一
作者:徐葆光
卷二

册封琉球國王副使賜正一品麟蟒服翰林院編修加二級徐葆光纂

封舟编辑

封舟圖[1][2]

從前册封,以造舟爲重事。歴考前册,採木各路騒動夫役,開廠監造縻費官帑,奸吏假手,爲弊無窮;經時累歳,其事始擧。自前明以至本朝册封之始,其煩費遲久,前後一轍也。康煕二十一年,使臣汪楫、林麟焻即取現有二戰艦充之,前弊始絶。至今三十餘年,區宇昇平,海濱利渉,沿海縣、鎭巨舶多有;册封命下,等未到閩前,督臣滿保移檄各鎭選大船充用,豫爲修葺,諸具咸備。二船取自浙江寧波府屬,皆民間商舶;較往時封舟,大小相埓而費輕辦速,前此未有也。【按宋徐兢奉使高麗,神舟二――皆勅賜名字、客舟六,共八舟。明封舟,或一、或二;今二舟。】

一號船,使臣共居之;二號船,載兵役。一號船,前後四艙。毎艙上下三層:下一層,填壓載巨石、安頓什物。中一層,使臣居之;兩旁名曰「麻力」,截爲兩層,左右八間,以居從役。艙口梯,兩折始下。艙中寛六尺許,可横一床。高八、九尺,上穴艙面爲天窓井――方三尺許以通明;雨即掩之,晝黒如夜。艙面空其右以行,舶左邉置爐竈數具。板閣跨舷外一、二尺許,前後圈篷;作小屋一、二所,日番居以避艙中暑熱。水艙水櫃,設人主之;置籤給水,人日一甌。船尾虚梢爲將臺,立旗纛;設籐牌、弓箭、兵役、吹手居其上。將臺下爲神堂,供天妃、諸水神。下爲柁樓,樓前小艙布針盤,夥長、柁工及接封使臣主針者居之。船兩旁大小砲門十二,分列左右:軍器稱是。蓆篷、布篷九道;艙面横大木三道,設軸轉繚以上下之。船戸以下共二十二人,各有專掌。其中最趫捷者名鴉班,正、副二人;登檣瞭望,上下如飛。兵丁皆習行船事,毎船百人爲之佐;一號船千總督之,二號舶守備督之。

一號船長十丈、寛二丈八尺、深一丈五尺。【前明封舟,連尾虚梢長十七丈、寛三丈一尺六寸、深一丈三尺三寸;嘉靖中,正使陳侃、副使高澄等題請定式。嘉靖三十八年封舟依舊式造、長帶虚梢一十五丈、寛二丈九尺七寸、深一丈四尺。萬暦七年造封舟,帶虚稍一十四丈、寛二丈九尺、深一丈四尺。崇禎六年册使杜三策從客胡靖「記録」:封舟長二十丈、廣六丈。本朝康煕二年張學禮記:形如梭子,長十八丈、寛二丈二尺、深二丈三尺。康煕二十二年汪楫記:選二鳥船充用,船長一十五丈有奇、寛二丈六尺。按「海防册」云:『烽火營鳥船一隻,長一十二丈三尺、寛二丈五尺;閩安中營鳥船一隻,長一十二丈二尺、寛二丈六尺五寸』 。】前後四艙,水艙四、水櫃四、水桶十二,共受水七百石。

柁長二丈五尺五寸,寛七尺九寸。西洋造法名夾板柁,不用勒肚。柁以鐵力木爲之,名曰鹽柁,漬海水中愈堅。【前明封舟,定製鐵力木柁三門。毎門長三丈五尺,有大纜繋之;由船底兜至船頭,謂之勒肚,以櫆藤爲之。今二封舟,皆取商船充用。二號製如鳥船式,用勒肚二條;二號船係西洋夾板柁,不用勒肚,又不置副柁。將出海時,與閩中有司爭置副柁;本船夥長林某云:『船柁,西洋造法最堅穩,可無用副。且柁重萬斤,船中亦無處置之』。竟不置副柁,與前小異云。】

大桅長九丈二尺,圍九尺;頭桅長七丈二尺,圍七尺。櫓二,長四丈,寛二尺三寸。椗大小各二,大者長二丈七尺,小者長二丈四尺;皆寛八寸及七寸。形如「个」字:皆以鐵力木爲之。椗上棕索二條,長一百托,圍一尺五寸。【按字書:『碇,錘舟石也;與矴同』。無「椗」字。今以木爲之,故俗字從木。】

大桅蓆篷寛五丈二尺,長五丈三尺;轆轤索三條,長三十五托,圍一尺二寸。

繚母索二條,長一十五托,圍一尺五寸。

頭桅蓆篷寛二丈二尺,長二丈八尺。

大桅頂篷名頭巾頂,惟官舶始用之,商船不得用;長五丈四尺,寛五丈。【徐兢録云:『大檣之巓,加小帆十幅,謂之野狐』;殆即頭巾頂也。】

大桅下布篷名篷裙,長六尺,寛一丈五尺。頭桅上布篷名頭幞,上尖下方,三角形;長三丈,下濶二丈八尺。

揷花布篷長四丈八尺,寛三丈四尺。

揷花下布篷名插花袴,長六尺,寛一丈五尺。

頭緝布篷長四丈五尺,寛二丈五尺。尾送布篷長四丈,寛二丈七尺:共篷九道。

二號船長十一丈八尺、寛二丈五尺、深一丈二尺。

前後共二十三艙;水艙二、水櫃四、水桶十二,受水六百石。

柁長三丈四尺,寛七尺。制同鳥船,柁用勒肚二條,長十五丈,從尾左右夾水,兜至頭上。

大桅長八丈五尺,圍八尺五寸。

頭桅長六丈五尺,圍六尺。

櫓四,長四丈,寛二尺二寸。

椗,大小三具。

大桅蓆篷長五丈七尺,寛五丈六尺。

頭桅蓆篷長五丈七尺,寛五丈六尺。

大桅頭巾頂布篷長五丈,寛四丈八尺。

大桅下布篷裙長六尺,寛一丈六尺。

揷花布篷長四丈八尺,寛三丈二尺。

揷花袴布篷長五丈,寛一丈三尺。

頭緝布篷長四丈,寛二丈四尺。

尾送布篷長三丈六尺、寛二丈五尺:共篷八道,少頭幞布篷一道。

毎船,船戸以下二十二人:正夥長,主針盤羅經事。副夥長,經理針房;兼主水鋾長綆三條,候水浅深。

正、副舵工二人,主柁;二號船上,兼管勒肚二條。

正、副椗二人,主椗四門;行船時,主頭緝布篷。

正、副鴉班二人,主頭巾頂帆、大桅上一條龍旗及大旗。

正、副杉板工二人,主杉板小船;行船時,主清風大旗及頭帆。

正、副繚手二人,主大帆及尾送布帆、繚母棕、繚木索等物。

正、副値庫二人,主大帆插花、天妃大神旗,又主裝載。

押工一人,主修理槓椇及行船時大桅千觔墜一條。香公一人,主天妃、諸水神座前油燈、早晩洋中獻紙及大帆尾繚。

頭阡一人,主大桅繂索、大椗索、盤絞索、大櫓車繩。

二阡二人,主大桅繂索、副椗索、盤絞索、大櫓車繩。

三阡一人,主大桅繂索、三椗索、盤絞索、車子數根。

正、副總鋪二人,主鍋飯、柴米事。

渡海兵役编辑

正使家人二十名、副使家人十五名外,海防廳送使副共書辦二名、巡捕二名、長班四名、門子二名、皂隷八名、健歩四名、轎傘夫二十名、引禮通事二員、【鄭任譯、馮西熊。】護送守備一員、【海壇鎭左營守備蔡添畧。】千總一員、【蔡勇。】官兵二百名、【閩安鎭、烽火營、海壇鎭左右中三營各四十名。】内科醫生一人、外科醫生一人、道士三名、老排一名、吹鼓手八名、廚子四名、艦匠二名、艌匠四名、風帆匠二名、索匠二名、鐵匠二名、裁縫二名、糊紙匠二名、裱褙匠一名、糕餠匠一名、待詔一名。【凡兵役隨身行李貨物,毎人限帶百斤。按歴來封舟過海,兵役等皆有壓鈔貨物帶往市易舊例。萬暦七年己卯 ,册使長樂謝行人杰有「日東交市記」 ,後有「恤役」一條,言『自洪武間許過海五百人行李各百斤與琉人貿易,著爲條令。甲午之役得萬金,五百人各二十金;多者三、四十金,少者亦得十金、八金。辛酉之役僅六千金,五百人各得十二金;多者二十金,少者五、六金,稍失所望。是以己卯招募,僅得中材應役,不能如前之精工也。所獲僅三千餘金,人各八金;多者十五、六金,少者三、四金,大失所望:至捐廩助之,始得全禮而歸。蓋甲午之役,番舶轉販者無慮十餘國;其利既多,故我衆所獲亦豐。辛酉之役,番舶轉販者僅三、四國;其利既少,故我衆所獲亦減。己卯之役,通番禁弛,番舶不至;其利頓絶,故我衆所獲至少:勢使然也』。今康煕二十二年癸亥之役,是時海禁方嚴,中國貨物,外邦爭欲購致;琉球相近諸島,如薩摩洲、土噶喇、七島等處皆聞風來集,其貨易售。閩人沿説至今,故充役者衆。昇平日久,琉球歳來貿易,中國貨物,外邦多有。此番封舟到後,土噶喇等番舶無一至者;本國素貧乏,貨多不售,人役並困。法當禁絶商賈利徒之營求充役者,損從減裝,一可以紓小邦物力之艱,一可以絶衆役覬覦之想,庶幾兩利倶全矣乎。】

【定更法】编辑

玻璃漏、針盤

海中船行里數,皆以更計;或云百里爲一更,或云六十里爲一更,或云分晝夜爲十更。今問海舶夥長,皆云六十里之説爲近。

「舊録」云:『以木柿*從船頭投海中,人疾趨至梢:人柿同至,謂之「合更」;人行先於柿,爲「不及更」;人行後於柿,爲「過更」』。今西洋舶用玻璃漏定更,簡而易曉:細口大腹玻璃瓶兩枚,一枚盛沙滿之;兩口上下對合,通一線以過沙。懸針盤上,沙過盡爲一漏,即倒轉懸之;計一晝、一夜,約二十四漏。毎更船六十里,約二漏半有零。人行先木柿爲「不及更」者,風慢、船行緩,雖及漏刻,尚無六十里,爲「不及更」也;人行後於柿爲「過更」者,風疾、船行速,當及漏刻,已踰六十里,爲「過更」也。

針路编辑

針路圖[3][4]

琉球在海中,本與浙、閩地勢東西相値,但其中平衍無山。船行海中,全以山爲準。福州往琉球,出五虎門,必取鷄籠、彭家等山;諸山皆偏在南,故夏至乘西南風,參用辰、巽等針衺繞南行,以漸折而正東。琉球歸福州,出姑米山,必取温州南杞山;山偏在西北,故冬至乘東北風,參用乾、戌等針衺繞北行,以漸折而正西。雖彼此地勢東西相値,不能純用卯、酉針徑直相往來者,皆以山爲凖;且行船必貴占上風故也。

「指南廣義」云:『福州往琉球,由閩安鎭出五虎門東沙外開洋,用單【或作乙。】辰針十更,取鷄籠頭、【見山,即從山北邊過船。以下諸山皆同。】花瓶嶼、彭家山;用乙卯並單卯針十更,取釣魚臺;用單卯針四更,取黄尾嶼;用甲寅【或作卯】針十【或作一】更,取赤尾嶼;用乙卯針六更,取姑米山;【琉球西南方界上鎭山】用單卯針取馬齒,甲卯及甲寅針收入琉球那覇港。

福州五虎門至琉球姑米山,共四十更船。

琉球歸福州,由那覇港用申針放洋;辛酉針一更半,見姑米山並姑巴甚麻山;辛酉針四更、辛戌針十二更、乾戌針四更、單申針五更、辛酉針十六更,見南杞山;【屬浙江温州。】坤未針三更,取臺山;丁未針三更,取里麻山;【一名霜山。】單申針三更,收入福州定海所,進閩安鎭。

琉球姑米山至福州定海所,共五十更船』。

前海行日記编辑

閩有司既治封舟畢工,泊於太平港羅星塔。五月十日壬午,賫詔勅至南臺,以小舟至泊船所。十五日,祭江取水,蠲吉於二十日壬辰奉詔勅升舟。連日夜,風皆從東從東北來,是日轉西南;遂於未初起椗。至怡山院,諭祭於海神。

二十一日癸巳,日出,西南風。日中,至管頭,出金牌門。日入,未過黄蝦鼻,下椗。

二十二日甲午,日出,丁未風,過梅花頭。日中,丁風帶午,乘潮出五虎門放洋,過官塘尾。日入,至進士門。夜至九漏,轉丁未風;接封陪臣正議大夫陳其湘率其國夥長主針,用乙辰針三更半。

二十三日乙未,日出,見東湧在船後,約離一更半許;丁未風,用乙卯針二更,約離官塘八更半許。

二十四日丙申,日出,丁午風,仍用乙卯針。日未中,過米糠洋,【海水碧徹如靛,細黄沙如涎沫,連亘水面如米糠。】見羣魚拜水。日將入,有大鳥二,來集於檣。是夜,風益利,用乙卯針四更;共計十三更半。當見鷄籠山、花瓶、棉花等嶼及彭家山,皆不見。夜,用乙卯針四更半,共十七更;船東北下一更半許。

二十五日丁酉,日出,丁未風輕,用單乙針二更、乙卯針一更半。夜至四漏,轉正南風,用單乙針一更半:共計二十一更。

二十六日戊戌,日出,正南風。日未中,轉丁午;逾時,丁未風微起,用單乙針一更。日中,風靜,縋水無底。晩哺,轉丙午風,用乙卯針;風靜船停,不上更。日入,風微起。至四漏,轉丁午風,用乙卯一更。至八漏,又用單卯二更,至天明。

二十七日己亥,日出,丁午風。日未中,風靜船停;有大沙魚二,見於船左右。日入,丁午風起;至二漏,轉丁風,用乙辰針二更半。天將明,應見釣魚臺、黄尾、赤尾等嶼,皆不見。共用卯針二十七更半,船東北下六更許。

二十八日庚子,不用接封陪臣主張卯針,本船夥長林某改用乙辰針。日未中,丁未風。行二更半,鴉班上檣,見山一點在乙位,約去四更餘;水面小黒魚點點。接封陪臣云:『此出姑米山;所見,或是姑米而未能定』。日入,風轉丁午,用辰巽針二更。

二十九日辛丑,日出,見東北小山六點。陪臣云:『此非姑米,乃葉壁山也;在國西北』。始悟用卯針太多,船東北下;若非西北風,不能提舟上行至那覇收港也。日中,祷於神,忽轉坤申庚風;一時,又轉子癸。陪臣大喜,乃迴針東南行;指一小山云:『此名讀谷山。由此迤轉,即入港』。日入,轉丑艮風,大熾;用丙巳針,又用丙午、單卯針。先是,四、五日前未見山,舟浮不動;水艙將竭,衆頗惑。祷于神,珓示曰:『二十八日見山,初一日到港』。至是六月朔壬寅,日未出,遂入港;行海中凡七晝、八夜云。【二號船先到海口,候一號船至,相次入港。「針簿」別録,亦落北見葉壁山始回也。】

葆光按:琉球針路,其大夫所主者,皆本於「指南廣義」;其失在用卯針太多,毎有落北之患。前使汪楫記云:『封舟多有飄過山北,已復引囘』。稽諸使録,十人而九。【明嘉靖十一年,陳侃記:「舟至葉壁山,小舟四十牽挽八日,始至那覇』。嘉靖三十七年,郭汝霖記:『已至姑米山,頭目云:得一日夜之力,即未遽登岸,可保不下葉壁山矣。可見下葉壁,即琉人亦以爲戒』。萬暦四年,蕭崇業記:『六月初一日,過葉壁山,薄山下。由此,陸路至國兩日程,挽舟。初五日,始泊那覇』。康煕二年,張學禮記:『舟抵琉球北山,與日本交界。北風引舟南行,始逹那覇』。】封舟不至落北者,惟前明册使夏子陽及本朝汪楫二人。考「夏録」則云:『梅花所開洋,過白犬嶼,又取東沙嶼。丁上風,用辰巽針八更船,取小琉球山。未上虱,乙卯針二更,取鷄籠。申酉上風,用甲卯針四更船,取彭家山。亥上風,用乙卯針三更船;未上虱,用乙卯針三更船:取花瓶嶼。丁未上風,用乙卯針四更船,取釣魚嶼。丙午上風,用乙卯針四更船,取黄尾嶼。丙上風,用乙卯針七更船;丁上風,用辰巽針一更:取姑米山。又辰巽針六更船,取土那奇、翁居里二山。【今譯爲度那奇、安根昵山二山,在馬齒山之西。】又辰巽一更,取馬齒山,到港』。「汪録」則云:【本録不載,見「洋舶針簿」内。】『乙辰八更,取鷄籠頭。用辰多辰巽三更,取梅花嶼。單卯十更,取釣魚臺,北邊過。乙辰四更,取黄尾嶼。【得力在此四更;船身提上,已見黄尾嶼;下用甲卯針,取姑米,定是正西風利故也。】甲卯十更,取姑米山。乙卯七更,取馬齒山。甲寅并甲卯,取那覇港』。蓋自鷄籠山東行,釣魚嶼、赤尾嶼以至姑米山諸山皆在南,借爲標凖,倶從山北邉過船。見山,則針正;應見不見,則針已下漸東北行,必至見葉壁山矣。要其病,皆由於用卯針太多,又不能相風用針。夫西南風,固皆爲順;而或自午、或自丁、或自未與坤者,方位又各不同。今「指南廣義」所録,則專言針、混言風,又多用卯針;故往往落北,不見姑米而見葉壁也。後人或不見山,不可信接封者主張卯針。當深玩夏、汪二録酌風參用辰、巽等針,將船身提上,則保不下葉壁矣。

後海行日記编辑

二月十六日癸丑巳刻,封舟自琉球那覇開洋。用小船百餘引出港口,琉球官民夾岸送者數千人,小船竪旗,夾船左右送者數百漿。是日晴明,南風送颿,用乾亥針一更半、單乾針四更,過馬齒、安根昵、度那奇等山,海水滄黒色。日入,見姑米山二點,離二更半許。夜,轉丁未西南風;十三漏,轉坤未風:用乾戌三更半。風有力,頭巾頂索連斷三次。

十七日甲寅,日出,龍二見於船左右,水沸立二、三丈。轉西北風,用單子針一更。日入,至十四漏,轉坤未風,用乾戌一更。夜見月,至明。

十八日乙卯,日出,用單乾、乾戌四更。日入,至十四漏,西南風有力,用乾戌四更半。夜見月,至明。

十九日丙辰,日出,轉辛酉西風,帶南風不定;用單庚一更。日中,轉壬子癸風,用單酉針。至日入,轉子癸、又轉丑癸,用單戌三更半。夜見月,至明。

二十日丁巳,日出、轉艮寅東北順風。日中,轉甲卯,用辛戌四更。日入,轉乙辰風,大雨:船共行二十六更半。是日,海水見緑色。夜過溝,祭海神。轉巽巳風,用辛酉三更半,至明。

二十一日戊午,日出,大霧;正南風轉西南,又轉西北,風不定;船行緩,不上更。縋水,四十八托。有鳥,來集於檣。轉子癸風,至十三漏,轉東北大順風,用庚申二更,至明。

二十二日己未,日出,東北風,晴,大寒;用庚酉申四更半。日入,有燕二,來集檣上。至十一漏,轉乙卯風。縋水,四十托。用庚酉一更。夜雨,大霧。

二十三日庚申,日出,霧大:雨,無風。縋水,三十二托。日哺,壬亥風起。日入,轉壬子風。夜,雨,大寒。用庚酉二更。未明,見山,離一更遠許。

二十四日辛酉,日出,用單申一更,至魚山及鳳尾山:二山皆屬台州。封舟回閩針路,本取温南杞山:此二山又在南杞北五百里,船身太開北行,離南杞八更遠許。日哺,轉北風,用丁未針三更。日入,舟至鳳尾山:風止,下椗。

二十五日壬戌,無風,舟泊鳳尾山。夜,雨:有數小船來伺警,至明。

二十六日癸亥,日出,東北風,起椗行。大雷雨,有旋風轉篷。日晡,轉壬亥風,用單未、坤未三更。日入,風微。用單未一更,見南杞,離一更許。

二十七日甲子,日出,晴;見盤山。至温州,東北順風,用坤申庚四更。縋水,十四托,離北關一更許。日入,用坤申庚一更,至臺山下椗。夜十八漏,又起椗;至明,見南北關――二號船,先一日過南關。

二十八日乙丑,東北風,無力,船泊七星山。縋水,九托。夜至五漏,颶作,椗走;用乙辰針行七漏,加副椗泊船。

二十九日丙寅,日出,至霜山。東北風,用申庚酉針。日晡,與二號齊至定海所。琉球謝恩船先一日到,相次泊。

三十日丁卯,東北風;乘潮,三船雁次進五虎門。日中,至怡山院,諭祭於海神。行海中,凡十四晝夜云。

葆光按:册封之役有記録者,自前明嘉靖中陳侃始、至康煕二十一年汪楫等,凡七次;封舟囘閩,折桅漂柁,危險備至。披閲之次,毎爲動心。今奉皇上威靈,海神效順。踰年行役,幸避冬汛之危;半月漂浮,絶少過船之浪。桅、柁無副,竟免摧傷;偶有風暴,隨祷立止。上下數百人安行而回,遠勝疇昔;額手慶幸,胥戴皇恩。至于即仆嘔逆、小小困頓,海舶之常,何足云也!

歴次封舟渡海日期编辑

嘉靖十三年甲午陳侃「使録」:海行十八日至琉球,【五月初八日出海,二十五日至那覇港。】七日囘福州。【九月二十日出那覇,二十八日至定海所。】

嘉靖四十一年壬戌郭汝霖「使録」:海行十一日至琉球,【五月二十二日出海、閏五月初九日至那覇港。】十一日囘福州。【十月十八日出那覇、二十九日至五虎門。】

萬暦八年庚辰蕭崇業「使録」:海行十四日至琉球,【五月二十二日出海、六月初五日至那覇。】九日囘福州。【十月二十四日出海、十一月初二日到定海所。】

萬暦三十三年乙巳夏子陽「使録」:八日至琉球,【五月二十四日出海,六月初一日至那覇。】十一日囘福州。【十月二十一日出海、十一月初一日到五虎門。】

崇禎六年癸酉杜三策從客胡靖「録」:九日至琉球,【六月初四日出海、八日過姑米山。】十一日囘福州。【十一月初九日出海、十九日到五虎門。】

康煕二年癸卯張學禮「使録」:十九日至琉球,【六月初七日出海、二十五日到那覇。】十一日囘福州。【十一月十四出海、二十四日至五虎門。】

康煕二十二年癸亥汪楫「使録」:三日至琉球,【六月二十三日出海、二十六日到那覇。】十一日囘福州。【十一月二十四日出海、十二月初四日至定海所。】

葆光按:封舟以夏至後乘西南風往琉球,以冬至後乘東北風回福州;此言其概也。南風和緩,北風凛冽;故歸程尤難,非但内外水勢有順逆也。嘉、萬封舟回閩,率先冬至在九、十月中,朔風猶未勁,歸帆最宜。十一月、十二月冬至前後,則風勢日勁,浪必從船上過矣。若正月,則風颶最多,且應期不爽,萬無行舟之理。二月中,則多霧,龍出海矣。然春風和緩,茲役親驗之,浪無從船上過者,殆遠勝於冬至前後也。海船老夥長言:十月二十日後,東風送順爲吉。葆光在琉球,無日不占風所向。歴考數月内,風自東來不間斷者,惟十月二十日後、十一月初五日前半月中爲然。因考陳侃以來惟蕭崇業之歸閩較爲安吉,其出海日期乃十月二十四日爲不誣也。附此,以告後來者。

風信编辑

清明後,地氣自南而北,則南風爲常;霜降後,地氣自北而南,則北風爲常。若反其常,則颱颶將作。

風大而烈者,爲颶;又甚者,爲颱。颶常驟發,颱則有漸;颶或瞬發倏止,颱則連日夜或數日不止。大約正、二、三、四月爲颶,五、六、七、八月爲颱。九月則北風初烈,或至連月,俗稱九降風:間或有颱,則驟至如春颱。船在洋中,遇颶猶可爲,遇颱不可當矣。 、

十月以後,北風常作。然颱颶無定期,舟人視風隙以往來。五、六、七、八月應屬南風,颱將發,則北風先至,轉而東南,又轉而南,又轉而西南。

颱颶始至,多帶雨;九降風,則無雨。五、六、七月間,風雨倶至。舟人視天色有點黒,則收帆嚴舵以待之;瞬息間,風雨驟至,隨刻即止。若豫備少遲,則收帆不及,或至傾覆。

天邊有斷虹,亦颱將至。雲片如帆者,曰破帆;稍及半天如鱟尾者,曰屈鱟。出北方者,甚於他方。

海水驟變,水面多穢如米糠,海蛇浮遊水面,亦颱將至。

風暴日期编辑

正月初四日、【接神颶。】初九日、【玉皇颶。此日有颶,後颶皆驗;否則,後亦多不驗者。】十三日、【關帝颶。】二十九日。【烏颶。又龍神會。】

又正月初三日、初八日、十一日、二十五日、月晦日,皆龍會日;主風。

二月初二日、【白鬚颶。】初七日、【春明暴。】二十一日、【觀音暴。】二十九日。【龍神朝上帝。】

又二月初三日、初九日、十二日,皆龍神朝上帝之日。

三月初三日、【上帝颶,又名眞武暴。】初七日、【閻王暴。】十五日、【眞人颶,又名眞君暴。】二十三日、【天妃誕,媽祖颶。眞人颶多風,媽祖颶多雨。】二十八日。【諸神朝上帝。】

又三月初三日、初七日、二十七日,皆龍神朝星辰之日。

四月初一日、【白龍暴。】初八日、【佛子颶,又名太子暴。】二十三日、【大保暴。】二十五日。【龍神太白暴。】

又四月初八日、十二日、十七日,皆龍會太白之日。

五月初五日、【係大颶,名屈原颶。】十三日、【關帝颶。】二十一日。【龍母暴。】

又五月初五日、十一日、二十九日,皆天帝、龍王朝玉皇之日。

六月十二日、【彭祖颶。】十八日、【彭祖婆颶。】二十四日。【雷公誕。此暴最凖,名爲洗炊篭颶。自十二日起、至二十四日止,皆係大颶之旬。】

又六月初九日、二十七日,皆地神、龍王朝玉皇之日。

七月初八日、【神煞交會。】十五日。【鬼颶。】

又七月初七日、初九日、十五日、二十七日,皆神煞交會之日。

八月初一日、【竈君颶。】初五日、【係大颶旬。】十四日、【伽藍暴。】十五日、【魁星颶。】二十一日。【龍神大會。】

又八月初三日、初八日、二十七日,皆龍王大會之日。

九月初九日、【重陽暴。】十六日、【張良颶。】十九日、【觀音颶。】二十七日。【冷風暴。】

又九月十一日、十五日、十九日,皆龍神朝玉帝之日。

十月初五日、【風信暴。】初十日、【水仙王颶。】二十日、【東嶽朝天。】二十六日。【翁爹颶。】

又十月初八日、十五日、二十七日,皆東府君朝玉皇之日。

十一月十四日、【水仙暴。】二十七日、【普安颶。】二十九日。【西嶽朝天。】

十二月二十四日。【送神颶,又名掃塵風。】

凡遇風暴日期,不在本日,則在前後三日之中。又箕、壁、翼、軫四宿,亦主起風 ;皆當謹避之。

「風信考」以下至此,皆「指南廣義」所載。或採禁忌方書,或出海師柁工所記;其語不盡雅馴,而參考多驗。今附此,以告後來者。

天妃靈應記编辑

天妃靈應圖[5][6]

天妃,莆田湄洲嶼林氏女也。【張學禮「記」云:『天妃,蔡氏女,猴嶼人』;非 是。】父名愿,【字曰惟慤。母王氏,一云林孚第六女。】宋初,官都巡檢。妃生而神靈,少與羣女照井,有神捧銅符出以授妃;羣女奔駭。自是,廣著神異,常乘片蓆渡海;人咸稱爲「通賢靈女」。一日,方織,忽據機瞑坐,顏色變異。母蹴起問之,寤而泣曰:『父無恙,兄歿矣』!有頃信至,父與兄渡海舟覆,若有挾之者,父得不溺;兄以柁摧,遂墮海死。雍煕四年,昇化於湄州嶼。【張學禮「記」云:『救父,投海身亡』;非是。一云妃生於建隆元年庚申三月二十三日,一云妃生於哲宗元祐八年,一云生於甲申之歳。按妃於宋太宗雍煕四年九月初九日昇化,室處二十八歳,則當以建隆元年一説爲是。生彌月不啼,名曰默。】時顯靈應,或示夢、或示神燈,海舟獲庇無數;土人相率祀之。

宋徽宗宣和五年,給事中路允廸使高麗,八舟溺其七;獨允廸舟見神朱衣坐桅上,遂安。歸聞于朝,賜廟額曰「順濟」。高宗紹興二十六年,始封「靈惠夫人」,賜廟額曰「靈應」。三十年,海寇至江口、神見風濤中,寇潰就獲泉州。上其事,封「靈惠昭應夫人」。孝宗乾道二年,興化疫,神降於白湖,去潮丈許;得甘泉,飮者立愈。又海寇至,霧迷其道,至廟前就檎;封「靈惠昭應崇福夫人」。淳煕十一年,助巡檢姜特立捕温、台寇,封「靈惠昭應崇福善利夫人」。【「汪録」作「靈慈昭應崇善福利夫人」;靈慈乃廟號,凡封皆原「靈惠」始封之號,當作靈惠。崇福先封,後加善利二字,仍言爲善人利之意。以上封夫人,凡四封。】光宗紹煕三年,以救疫旱功,特封「靈惠妃」。寧宗慶元四年,以救潦,封「靈惠助順妃」。嘉定元年,平大奚寇,以霧助擒賊。金人犯淮甸,戰花靨鎭,神助戰;及戰紫金山,又見神像,再捷;三戰,遂解合肥之圍:封「靈惠助順顯衛妃」。嘉定十年,救旱,獲海寇;加「靈惠助順顯衛英烈妃」。嘉煕三年,錢塘潮決至艮山祠,若有限而退;封「靈惠助順嘉應英烈妃」。寳祐二年,救旱;封「助順嘉應英烈協正妃」三年,又封「靈惠助順嘉應慈濟妃」。四年,封「靈惠協正嘉應慈濟妃」。是歳,浙江堤成,封「靈惠協正嘉應善慶妃」。五年,教授王里請於朝,封妃父「積慶侯」 、母「顯慶夫人」,女兄以及神佐皆有錫命。景定三年,反風膠海寇舟,就擒;封「靈惠顯濟嘉應善慶妃」。【宋封夫人四、加封妃十,几十四封。】

元世祖至元十八年,以海運得神佑,封「護國明著天妃」,【封天妃之始。】又進「顯佑」。成宗大徳三午,以漕運效靈,封「輔聖庇民明著天妃」。仁宗,加封「護國庇民廣濟明著天妃」。文宗天暦二年,加封「靈感助順福惠徽烈」,【共二十字。】廟額「靈慈」。【元晉封天妃,几五加封。】皆以海運危險,歴見顯應故也。

明太祖,封「昭孝純正孚濟惑應聖妃」。成祖永樂七年,封「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天妃」。【至今皆仍此封號。】自後遣官致祭,歳以爲常。莊烈帝,封「天仙聖母青靈普化碧霞元君」,已又加「青賢普化慈應碧霞元君」。【明封聖妃一,仍改封天妃一、改封元君二,凡四封。】

本朝,仍永樂七年封號。康煕十九年,收復臺灣,神靈顯應;福提萬正色上聞,加號致祭。神靈昭著,於今轉赫。几渡海者,必載主舟中。往年册封琉球,諭祭兩行;夏祈、冬報,皆預撰文,使臣昭告:皆獲安全。蓋聖徳所感,神應尤顯云。

封舟捄濟靈蹟编辑

【惟洪煕元年捄濟柴山靈蹟詳「顯聖録」,以下無考。今斷自陳侃始。】

嘉靖十三年,册使陳給事侃、【陳侃始有記,故自侃始。】高行人澄舟至姑米山,發漏;呼祷,得塞而濟。歸値颶,桅檣倶折;怱有紅光燭舟,乃請筊起柁。又有蝶、雀示象。是夕風虐,冠服祷請立碑;風乃弛。還,請春秋祀典。

嘉靖四十年,册使郭汝霖、李際春行至赤嶼,無風,有大魚蕩舟;乃施金光明佛并彩舟舁之,遂得南風而濟。及囘閩日,颶將發,豫有二雀集舟之異。須臾,颶發失柁;郭等爲文以告,風乃息,更置柁。又有一鳥集桅上不去。

萬暦七年,册使蕭給事崇業、謝行人杰針路舛錯,莫知所之;且柁葉失去。虔祷之次,俄有一燕、一蜻蜒飛繞船左右,遂得易柁;舟乃平安。

萬暦三十年,册使夏給事子陽、王行人士禎舟過花瓶嶼,無風而浪;祷於神,得風順濟。歸舟柁索四斷,失柁者三,大桅亦折;水面忽現神燈,異雀來集,東風助順。

崇禎元年,册使杜給事三策、楊行人掄歸舟颶作,折柁牙數次,勒索皆斷。舟中三人共購一奇楠,高三尺,値千金;捐刻聖像。俄有奇鳥集檣端,舟行若飛,一夜抵閩云。

本朝康煕二年,册使張兵科學禮、王行人垓歸舶過姑米,颶作暴雨,船傾側,危甚;桅左右欹側,龍骨半折。忽有火光熒熒,霹靂起,風雨中截斷仆桅,舵旋不止,勒索皆斷。祷神起柁,三祷三應,易繩下柁。時有一烏,緑觜紅足若雁鶩,集戰臺;舟人曰:『天妃遣來引導也』!遂逹定海。

康煕二十二年,册使汪檢討楫、林舍人麟焻歸舟,颶風三晝夜,舟上下傾仄,水滿艙中;合舟能起者僅十六人,廚竈漂沒,人盡餓凍。虔祷天祀,許爲請春秋祀典;桅篐斷而桅不散、頂繩斷而篷不落,與波上下,竟保無虞。

今封舟開洋,風少偏東;祷,立正。多用卯針,船身太下,幾至落漈;遂虔祷,得改用乙辰針。又妥許二十八日見山,果見葉壁;船下六百餘里,欲收那霸非西北風不能逹,祷之立轉,一夜抵港。舟回至鳳尾山,旋風轉,船篷柁倶仄;呼神,始正。至七星山,夾山下椗;五更,颶作走椗,將抵礁。呼神,船始少緩,始得下椗;人皆額手曰:『此皆天妃賜也!』

諭祭海神文【祈、報二道】编辑

維康煕五十八年,歳次己亥,五月癸酉朔;越祭日癸巳,皇帝遣册封琉球國正使翰林院檢討海寶、副使翰林院編修徐葆光致祭于神曰:惟神顯異風濤,效靈瀛海。扶危脱險,毎著神功;捍惡禦災,允符祀典。茲因册封殊域,取道重溟。爰命使臣潔將禋祀,尚其默佑津途,安流利渉;克將成命,惟神之休。謹告。

維康煕五十九年,歳次庚子,二月戊戌朔;越祭日丁卯,皇帝遣册封琉球國正使翰林院檢討海寶、副使翰林院編修徐葆光致祭于海神曰:惟神誕昭靈貺,陰翊昌圖;引使節以遄征,越洪波而利濟。殊邦往復,成事無愆;克暢國威,實惟神佑。聿申昭報,重薦苾芬;神其鑒歆,永有光烈。謹告。

春秋祀典疏编辑

差囘琉球國翰林院檢討海寶、編修徐葆光等謹奏:爲奏聞事。

等於康煕五十七年六月初一日奉旨册封琉球國王,十四日於熱河面請聖訓,出都至閩。於五十八年五月二十日登舟,次日至怡山院諭祭天妃。二十二日,從五虎門放洋,西南順風;行八日,六月初一日登岸。二十七日,行諭祭禮。七月二十六日,行册封禮,諸宴禮以次擧行。十二月二十六日,登舟侯汛;本年二月十六日,乘東北順風,行半月。三十日,始抵福州五虎門。等往返海道,略無危險;皆皇上徳邁千古,福與天齊。等奉命經行絶遠之處,神靈效順;等闔船官兵以及從役數百人,無一虧損,皆得安歸。等不勝欣幸,即琉球國屬並福省官民人等倶稱奇致頌,以爲皆我皇上徳遍海隅之所致也。其中往返之時,風少不順;等祈祷天妃,即獲安吉。自前平定臺灣之時,天妃顯靈效順,已蒙皇上加封致祭。今默佑封舟,種種靈異如此。仰祈特恩許著該地方官春秋致祭,以報神庥。伏候聖裁。謹奏聞。

禮部謹題:爲奏聞事。

等議得:差回琉球國翰林院檢討海寶、編修徐葆光等奏稱:『等奉旨册封琉球國王,往返海道,闔船官兵以及從役數百人無一虧損,皆得安歸。其中往返之時,風少不順;臣等祈祷天妃,即獲安吉。自前平定臺灣之時,天妃顯靈效順,已蒙皇上加封致祭。今默佑封舟種種靈異,仰祈特恩許著地方官春秋致祭,以報神庥』等語。欽惟皇上徳周寰宇,化洽海隅;詔命所經,神靈協應。茲以册封琉球國王,特遣使臣擧行典禮;往返大海絶險之區,官兵從役數百人皆獲安吉,固由天妃顯靈,實皆我皇上懷柔百神,海若效順所致也。査康煕十九年臣部議得將天妃封爲「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天妃」,遣官致祭等因具題,奉旨「依議」欽遵在案。今天妃默佑封舟種種靈異,應令該地方官春秋致祭,編入「祀典」。候命下之日,行令該督、撫遵行可也。等未敢擅便,謹題請旨等因。

康煕五十九年八月初三日題,本月初六日奉旨:『依議』。

葆光按:「元史」「志」云:『至元中,以護海運有奇應,加封天妃神號,積至十字;廟曰「靈慈」,直、沽、平江、周徑、泉、福、興化等處皆有廟。皇慶以來,歳遣使齎香遍祭,金幡一合、銀一錠付平江官漕司及本府官用柔毛酒醴,便服行事。祀文云:「維年月日,皇帝特遣某官等致祭於護國庇民廣濟福惠明著天妃」』;則歳時之祭,自元已有之矣。前明嘉靖中,册使陳侃使還,乞賜祭以答神貺;禮部議:令布政司設祭一壇,報可。此又特祭一擧行者也。萬暦三年,册使蕭崇業始請秩祀海神,合擧祈、報二祭。至今封舟出海,因之。康煕二十二年,册使臣汪楫還,具疏請照嶽、瀆諸神,著地方官行春秋二祭;禮部議:未准行。今臣等在海中祈神佑庇,竊計封號奠崇已極,惟祀典有缺;故專擧爲詞,神應昭格。今杲蒙恩特賜允行,典禮烜赫,以答神庥,超越千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