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好問集/40

 卷三十九 元好問集
卷四十
附錄 

卷四十编辑

上梁文编辑

【南宮廟學大成殿上梁文】编辑

兒郎偉!竊以窮則變,變則通,聖人之道所以亙萬世而無敝。庶而富,富而教,司徒之官所以敬五典之克從。方屬靈台偃伯之秋,宜有庠序盈門之盛。眷紫微之舊治,肇清廟之新基。繄改作之良難,知樂成之有在。中國有《詩》《書》之教,風以動之;癃老思德化之成,今其時矣。敢竊《鳷宮》之義,以佐武城之歌。

兒郎偉!拋梁東,井邑弓刀變舊風。孝悌力田從此始,衣冠禮樂有儒宮。南,極目農郊露氣酣。五畝樹桑明府教,馬鳴無用說宜蠶。西,木鐸新聲換鼓鼙。學館大亨知有日,富兒未用笑朝齏。

北,草創古來須潤色。妙年令佐向儒風,子弟於今有矜式。上,漢日鄉賢多將相。儒林發藻廣川君,奎壁光芒三萬丈。下,弦誦洋洋新美化。朝家頻賜鶴頭書,長吏今年應勸駕。

伏願上梁之後,生徒石室,常師蜀郡之文翁;保障繭絲,不愧晉陽之尹鐸。旁沾鄰郡,共洽文明。

【南陽廨署上梁文】编辑

拙以力,巧以勞,野人養君子之義。政有居,訟有所,國家謹官府之常。繄改作之果難,宜樂成之有在。爰從舊邑,改隸新州。一朝公廨之遞遷,三政民居之雜處。吏卒靡瞻依之地,簿書失扃鐍之嚴。加之僦直稍愆,公移即至。度財計役,有司誠憚於紛更;習陋安卑,職者亦為之竊笑。眷惟吾土,今號名藩,田則九州上腴,人則四方和會。山連峴首,如瞻大將之鼓旗;樹入舂陵,猶有故鄉之城郭。豈有官為十萬戶之長,地方二千里而遙,陛級不為之少崇,繩墨自拘之如此?後逸。

【外家別業上梁文】编辑

窮於途者返於家,乃人情之必至。勞以生而佚以老,亦天道之自然。方屬風霜匽薄之餘,而有里社浮湛之漸。茲焉卜築,今也落成。

遺山道人,蟫蠹書癡,雞蟲祿薄,猥以勃窣槃跚之跡,仕於危急存亡之秋。左曹之斗食未遷,東道之戈船已御,久矣公私之俱罄,困於春夏之長圍。窮甚析骸,死唯束手。人望荊兄之通好,義均紀季之附庸。出涕而女於吳,莫追於既往;下車而封之杞,有覬於方來。謀則僉同,議當孰抗?爰自上書宰相,所謂試微軀於萬仞不測之淵;至於喋血京師,亦常保百族於群盜垂涎之口。皇天后土,實聞存趙之謀;枯木死灰,無復哭秦之淚。初,一軍構亂,群小歸功,劫太學之名流,丈鄭人之逆節。命由威製,佞豈願為?就磨甘露御書之碑,細刻錦溪書叟之筆。蜀家降款,具存李昊之世修;趙王禪文,何預陸機之手跡《文選•謝平原內史表》?伊誰受賞,於我嫁名?悼同聲同氣之間,有無罪無辜之謗。耿孤懷之自信,聽眾口之合攻。果吮癰舐痔之自甘,雖竄海投山其何恨!惟彼證龜而作鱉,始於養虺以成蛇。追韓之騎甫還,射羿之弓隨彀予北渡之初,獻書中令君,請以一寺觀所費,養天下名士。造謗者二三,亦書中枚舉之類也。。以流言之自止,知神理之可憑。

復齒平民,僅延殘喘。澤畔而湘累已老,樓中而楚望奚窮?懷先人之敝盧,可憐焦土;眷外家之宅相,更愧前途。豈謂事有幸成,計尤私便。東諸侯助竹木之養,王錄事寄草堂之貲。占松聲之一丘東皋子《北山賦》:「菊花兩岸,松聲一丘」。,近桃花之三洞予此別業,與白子西所居相近。。東牆西壁無補坼之勞,上雨旁風有閉藏之固。已與編戶細民而雜處,敢用失侯故將而自名?因之挫銳以解紛,且以安常而處順。老盆濁酒,便當接田父之歡;春韭晚菘,尚愧奪園夫之利。彼扶搖直上,擊水三千,韋杜城南,去天尺五,坐廟堂佐天子,蓋有命焉。使鄉里稱善人,斯亦足矣。輒取合歡之意,演為助役之謠。

兒郎偉!拋梁東,人笑家山蕙帳空。老大讀書無用處,且將耕獲教兒童。南,羊穀山中好石翁。杖屨一遊無腳力,會稽禹穴更須探。西,未要坊名改碧雞。種下五株桃樹子,本無心學浣花溪。

北,老怯寒冬思密室。嶺頭騎馬是官人,萬里風來沙土黑。上,何人落日心猶壯。雲間道有少微星,兩眼眵昏無復望。

下,百尺長松繞茅舍。他年拈出次山詩,七十腰鐮行時稼「長松萬株繞茅舍」,又云:「老公七十自腰鐮,將引兒孫行時稼。」此吾家次山公詩也。

伏願上梁之後,里仁為美,鄰德不孤。子期永作知音曹子期,吾友生。,季鷹早思命駕張緯文留滯燕京。。起居飲食,身為無事之人;伏臘歲時,家有長生之釀。旁沾親舊,共樂安閑。

青詞编辑

【太夫人五七青詞】编辑

恩重托身,生成之義等;禮名猶子,嗣續之道存。痛卵翼之未終,忽杯棬之永棄。敢伸悃愊,仰訴昊蒼中謝

伏念臣母張,婦德成家,母儀範世。儉必求於中禮,嚴不至於失慈。所以命臣者其道公,所以拊臣者其勤盡。三釜得暫榮之祿,百身無可贖之年。涓埃之願莫施,風樹之悲曷已!惟幽誠之有假,或冥福之可徼。敬叩玄科,竊依真蔭。土灰有望,儻沾再造之仁;草木何知,永戴曲全之賜。

【劉宣撫設醮青詞】编辑

威然後懲,恒情之必至;救而不棄,大道之曲成。惟洪纖同萬化之歸,故幽顯靡一誠之間。敢殫悃愊,仰叩希夷中謝

伏念臣某,塵劫賦形,昏衢失步。偶會崩離之遇,妄從角逐之餘。出入兩州,因循十稔,豈微勞之可錄,徒多罪之與俱?果令暮景之桑榆,尋陷畏途之荊棘。憂虞甫集,喪病踵來。暴貴非祥,固退藏之已晚;孤根易橈,在摧折以何堪!悔莫自追,孽將安逭?眷深衷之有假,尚後福之可徼。載舉玄科,竊依真蔭。恭惟至公立德,弘濟為仁,閔其飛蠕動之愚,重以氣化形生之賜。土灰有望,儻沾善貸之私;溝壑未填,舉是自新之日。

【張喜千戶青詞】编辑

暴貴無漸,一歸自召之菑;大德曰生,萬有必從之欲。敢殫悃愊,仰叩希夷:

臣某,腐朽餘生,編齊庶品,匪時緣之幸際,撫氣質以奚堪?戶封已迫於通侯,子婿繼聯於鼎族。滿盈之極,負乘是憂。果罹瘞夭之殃,危失保家之長。尚賴至仁之弘濟,庶幾大道之曲成。恭按玄科,竊依真蔭。自同草土,固所謝之莫知;未即灰釘,惟改新之永誓。

【樊守謝土詞】编辑

營建非時,事關於倉卒;陰陽幹禁,理藉於祈禳。恭扣玄科,切依真蔭。有相之道,何知陰矰之私;永建爾家,尚覬曲成之賜。

【郡守天池祈雨狀】编辑

維太歲甲辰四月辛未朔,二十四日甲午,忻州某官等惶恐百拜,獻狀天池龍君殿下:

惟神血食一方,膏潤千里,靈應之跡,著見有年。某等資品凡陋,德薄任重,不能撫安閭里,召迎和氣。自開歲以來,雖嘗被一溉之賜,既雨而旱,今已十旬。夏苗欲枯,秋稼無望,民庶嗷嗷,將遂逋播。匪我神明,則將疇訴。乃涓吉旦,謹遣管內僧某、道士某,躬詣靈湫,奉迎甘澤。某卑職所限,止於道左,顒俟雲輿風馬,尚辱臨之。不勝懇禱之至!謹狀。

祭文编辑

【祭飛蝗文】编辑

粵惟此州,百道從出。調度之急,膏血既枯,懸望此秋,以紓日夕。沴氣所召,百螣踵來,種類之繁,蔽映天日,如云之稼,一飽莫供。道路嗷嗷,無望卒歲。考之傳記,事有前聞。魯公中牟,今為異政。貪墨汝罰,詎曰弗靈?言念茲時,瀕於陸沉,吏實不德,民則何辜?歲或凶荒,轉死誰救?敢殫志願,神其憫之!

【為第四女配婿祭家廟文】编辑

維太歲辛亥十二月丙辰朔,十有四日己巳,孝曾孫元某謹以家奠,敢昭告於顯曾祖忠顯府君、曾祖妣王氏、顯祖朝列大夫銅山府君、顯祖妣河南縣太君趙氏、顯伯考贈中順大夫東岩府君、顯伯妣河南郡太君王氏、顯考廣威隴城府君、顯妣河南縣太君張氏:先以庚戌八月為第四女擇配,得世官張氏之長子興祖作婿。家居龜筮葉吉,今正是時,廟授有儀,式伸虔告。尚饗。

【中令耶律公祭先妣國夫人文】编辑

維大朝癸卯歲八月乙巳朔,五日己酉,哀子某謹以家奠,敢昭告於先妣國夫人蘇氏之靈:負釁蒙累,貽禍庭闈,龜筮告期,迫於襄事,尚假殘息,勉瀝血誠。維先夫人係繇鼎族,天作之配,嬪於我家。婦德有光,母儀克備,《彤管》所擬,於古無慚。維我嚴君,蚤逢昌運,仕非為己,義不及私。家政所由,倚之中饋,悉力一志,以濟時康,寅亮天功,實資內助。謂當陽報,俾壽而康。如何盛年,奄棄榮養?相彼庶品,資於坤元,得一靡常,倏焉傾圯。藐是煢獨,托體何從?創巨痛深,百惸奚贖?人皆有母,今我獨無。哀哀昊穹,忍此荼毒。終天一慟,五內崩離。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題跋编辑

【跋《國朝名公書》】编辑

任南麓書,如老法家斷獄,網密文峻,不免嚴而少恩,使之治京兆,亦當不在趙、張、三王之下。黃山書,如深山道人,草衣木食,不可以衣冠禮樂束縛,遠而望之,知其為風塵表物。黃華書,如東晉名流,往往以風流自命,如封胡羯末,猶有蘊藉可觀。閑閑公書,如本色頭陀,學至無學,橫說豎說,無非般若。

百年以來,以書名者多不愧古人。宇文太學叔通、王禮部無競、蔡丞相伯堅父子、吳深州彥高、高待制子文,耳目所接見,行輩相後先為一時。任南麓、趙黃山、趙禮部、龐都運才卿、史集賢季宏、王都勾清卿、許司諫道真為一時。龐、許且置,若黨承旨正書八分,閑閑以為百年以來無與比者,篆字則李陽冰以後一人,郭忠恕、徐常侍不論。今卷中諸公書皆備,而竹溪獨見遺,正如鄴中賓客,應、劉、徐、阮皆天下之選,使坐無陳思王,則亦不得不為西園清夜惜也。

歲甲午三月二十有三日書。

【題樗軒《九歌遺音》大字後】编辑

胙國公詩筆圓美,字畫清健。南渡以後,楊、趙諸公無不歎賞,有不待言者。公家所藏名畫,當中秘十分之二。客至,相與展玩,品第高下,至於筆虛筆實、前人不言之秘,皆纖悉道之。故時人推畫中有鑒裁者,唯公與龐都運才卿、李治中平甫三二人而已。予意公畫亦必入品,而世未嘗見。蓋詩與畫同源,豈有工於彼而不工於此者?如前所書《九歌遺音》,謂非李思訓著色、趙大年小景可耳《九歌遺音》:「易西山,薊東山,蒼檜千章竹萬竿,嶺頭雲自閑。杏花殘,欲春闌,立玉峰前水一灣,鷗飛落照間。」正大三年季春二十三日,為松庵書。

【跋閑閑自書《樂善堂詩》】编辑

「人皆有兩足,不踐荊棘地。人皆有兩手,不劘虎兕齒。如何身與心,擇善不如是。從善如登天,從惡如棄屣。而於趍舍乖,知之不審耳。盜蹠膾人肝,顏子一瓢水,均為一窖塵,誰光百世祀?較其得失間,奚翅十萬里。所以賢達人,去彼而取此。道腴時雋永,世味不染指,作詩銘吾堂,兼以勖諸己。」閑閑公此詩為他人作,而皆公日用之實。古人謂「有德者必有言」,又曰「立言踐行」,公無愧焉。今日見公心畫,玩其辭旨,不覺斂衽生敬。公嘗為襄城廟學作《省齋銘》云:「言有非耶?行有違耶?君子之棄,而小人之歸耶?」銘不滿二十言,而於三省之義,委曲備盡,可以一倡而三歎。惜今世不傳,因附於此。

癸丑六月吉日,門生河東元某謹書。

【跋《二張相帖》】编辑

二張皆人豪,不應以責文士者責之。書粗記姓名,已為過望,況工妙如此耶!

【跋《蘇黃帖》】编辑

蘇、黃翰墨,片言隻字,皆未名之寶。百不為多,一不為少,尚計少作耶?

【跋松庵馮丈書】编辑

士大夫有天下重名,然其詩筆字畫大有不能稱副者。閑閑公有言:「以人品取字畫,其失自歐公始。」如吾松庵丈,詩筆字畫皆不減古人,以人品取之,歐公之言亦不為過,必有能辯之者。

【跋《蘇叔黨帖》】编辑

叔黨文筆雄贍,殊有鳳毛。坡嘗云:「海外無以自娛,過子每作文一篇,輒喜數日。」蘇氏父子昆弟,文派若不相遠,俗子乃疑《黃樓賦》,坡亦嘗辯之。《颶風賦》亦謂非坡不能作,不然,亦當增入筆點竄之也。風俗薄惡如此!文賦且不論,至如叔黨此帖,其得意處,豈亦坡代書耶?可以發一笑也。

閏月十八日書。

【跋東坡《和淵明〈飲酒〉》詩後】编辑

東坡《和陶》,氣象祇是坡詩,如云「三杯洗戰國,一斗消強秦」,淵明決不能辦此。獨恨「空杯亦嘗持」之句,與論無弦琴者自相矛盾。別一詩云:「二子真我客,不醉亦陶然」,此為佳。

丙辰秋八月十二日題。

【題蘇氏父子墨帖】编辑

次公字畫,端願而靖深,類其為人。小坡筆意稍縱放,然終不能改家法。「杞國節士」八大字,某不能識其妙處,故不敢妄論。甲寅閏月十有七日,同覺師大中清涼僧舍敬覽。

【題許汾陽詩後】编辑

眼醫許太丞彥清,示其從祖汾陽君《山水圖詩》,語意高妙,而其字畫與明昌辭人龍岩、黃華、黃山諸公各自名家,世尤寶惜之。其子右司諫道真,亦以能書稱。今以汾陽筆法較之,父子如出一手。生平亦嘗見蔡大學安世、大丞相伯堅、濰州使君伯正甫三世傳字學,雖明眼人亦不能辨。前輩守家法蓋如此。汾陽守澤州日,戒子云:「婁相任唾麵,周廟貴緘口。寸陰大禹惜,三命考甫走。」吾河東人至今傳誦之。司諫在貞祐、興定間,直言極諫,與陳公正叔齊名,時號「陳、許」。父子名流,在中朝百餘年,少有似者,而彥清承其後,何其幸耶!彥清隱於技者三十年,技既高,又所至以善良稱,謂之稱其家,蓋無愧也。此詩渠家青氈,其寶秘之,當令後人知世德之所自云。

丙辰夏六月二十一日,晚進河東元某謹書。

【《毛氏家訓》後跋語】编辑

渭南君避地中方,正卿方從事洛陽之西樞。君手書戒敕,以公清廉正、不昧神理為言。內翰王君伯翼述之備矣。某向在汴梁,婦翁提舉以宗盟之故,與君通譜諜,相好善已數十年矣。兩君資稟高亮,略相仿佛,言行之間,有不期合而合者。提舉馳驛方城,御史以私憤橫造飛語,遂陷詔獄。一僨而不復振,無所告語。書與渭南,敘述始末,終之以許國之誠,唯天地神祇可知。朝廷雖復知誣染,亦無為昭雪之者。此書正卿亦嘗見示,因得並渭南手筆繹之。

私竊慨歎,東坡有言:「人無所不至,唯天不容偽。」壬辰之亂,侯王家世之舊,忠賢名士之裔,不顛仆於草野,則流離於道路者多矣。大名毛氏,將絕而復續,稍微而更熾,河潤九里,澤及中表,孰謂不有以啟之?吾知中方執筆之際,渭南之子孫弟侄固已安居於雞水之上矣。己酉冬,某自燕還幕府,館客勤甚。公夫人,予姨也,獲觀世德名氏,敢以蕪辭繼於王內翰之後。

十一月二十六日,侄婿河東元某斂衽書。

【跋張仲可《東阿鄉賢記》】编辑

東阿進士張仲可,以鄉先生平章政事壽國張公、參知政事翰林學士承旨高公、平章政事蕭國侯公而下,由文階而進者,凡二十有三人。既列其姓名刻之石,又譽寫別本以示同志。

僕意以為,壽公初諫立元妃李氏,再諫山東軍括地,以為得軍心而失民心,其禍有不可勝言者。言既不聽,即致相印而歸,風節凜凜,當代名臣無出其右者。蕭公行台東平,威惠並舉,山東父老焚香迎拜,有「太平宰相」之目。承旨公之死節,雖古人無以加。雖不見於金石,孰不敬而仰之?自餘二十人,不見行事,徒記爵里。

僕竊以為未盡,何則?追述前賢,鄉里後生實任其責。柳子厚《先友紀》《近世名臣言行錄》有例也。至於大縣萬家,歷承平百年之久,風化之所涵養,名節之所勸激,一介之士,時命不偶,齎志下泉以與草木同腐者,亦何可勝數!誠使見之紀錄,如《汝南先賢》《襄陽耆舊》以垂示永久,此例獨不可援乎?

仲可名家子,有志於學,故敢以相告。見賈丈顯之,嘗試問之,以為如何?歲丁巳夏五月二十六日,河東人元某謹書。

【跋紫微劉尊師山水】编辑

山水家李成、范寬之後,郭熙為高品。熙筆老而不衰,山谷詩有「郭熙雖老眼猶明」之句,記熙年八十餘時畫也。近世太原張公佐《山間風雨》,有入神之妙,年八十六乃終。平生遺跡,河東往往有之。公佐之後,得紫微劉尊師。

尊師愛畫山水,晚得郭熙平遠四幅,愛而學之,自是畫筆大進。今年九十有七,為門第子邵抱質作《春雲出谷》《湖天清晝》《千崖秋氣》《雪滿群山》,殊有典刑。抱質請予題記,因為書之。

此翁定襄人。童丱入道,道行高潔,而邃於玄學。吾夫子謂「人之生也直」者,於茲見之。予恐後人閱翁此筆,但與郭熙、公佐論優劣,而不知其道行如此、玄學如此,故表出之。

歲癸丑冬十月旦,郡人元某記。

【題學易先生劉斯立詩帖後】编辑

學易先生詩,絕似東坡《和陶》,不應入江西派,閑閑之論定矣。此詩余初到嵩山時曾見之,能得其意,而不能記其辭。搜訪一十年,北渡後將還太原,過東郡,乃復見之鄉人王清卿家。愛之深而不見之久,煥若神明,頓還舊觀,故喜為之書。余家唐劉長卿詩,學易堂舊物,是先生手所校本,題云:「壬午六月,就夏英公、孫儀公家本校之。」字畫楚楚,如唐人書《盤穀序》。又,儀真令諱跡者,皇統宰相宣叔之父,是先生弟昆行,有詩文二冊,號《南榮集》,宣叔錄之以備遺忘,亂後唯余家有之。然則余於學易劉氏,豈世之所謂緣熟者耶?

戊戌八月六日謹書。

【跋龍岩書柳子厚《獨覺》一詩】编辑

龍岩此卷大字,學東坡而稍有斂束,故步仍在,末後四行二十二字如行雲流水,自有奇趣。唯其在有意無意之間,故如出兩手耳。

【題閑閑《書赤壁賦後》】编辑

夏口之戰,古今喜稱道之。東坡《赤壁》詞,殆戲以周郎自況也。詞才百許字,而江山人物無復餘蘊,宜其為樂府絕唱。閑閑公乃以仙語追和之,非特詞氣放逸,絕去翰墨畦徑,其字畫亦無愧也。

辛亥夏五月,以事來太原,借宿大悲僧舍。田侯秀實出此軸見示。閑閑七十有四,以壬辰歲下世。今此十二日,其諱日也。感念疇昔,悵然久之,因題其後。赤壁,武元真所畫。門生元某謹書。

遺山集跋编辑

正大中,詔翰林院官各舉所知。時閑閑先生方握文柄,於人材慎許可,首以元子裕之應詔。朝議是之,而天下無異辭。蓋子之幼也,已得其先大夫東巖君之指授。稍長,博極群書,且多與名士遊,故於冠歲嶄然見頭角,肆筆成章,往往膾炙人口。貞祐南遷,文譽日崇,作詩自名一家。其於古調樂府為尤長,不惟可以追配古人,而一時學者罕見其匹。士林英彥,不謀而同目之曰「元子」,尊之也。後雖出知劇縣,入主都司,簿書倥傯之際不廢吟詠。北渡以來,放懷詩酒,遊戲翰墨,片言隻字,得者猶以為榮。間作《中州》一集,旁搜遠引,發揚前輩遺美,其敘事之工,概可見矣。國朝將新一代實錄,附修遼、金二史,而吾子榮膺是選。無何,恩命未下,哀訃遽聞。使雄文巨筆,不得馳騁於數十百年之間。籲,可悲夫!

東平嚴侯弟忠傑,富貴而好禮者也。即其家購求遺稿,捐金鳩匠,刻梓以壽其傳,屬余為引。余與子同庚甲,又同在史館者三歷春秋,義深契厚,固不當辭。然仁卿大手,已序於前,顧余荒謬,安敢贅長語於其旁?感念疇昔,姑以平日親所聞見,與夫同志之所常談者,書諸卷末云。

歲昭陽大淵獻秋七月己丑,慎獨老人曹南王鶚識。


 卷三十九 ↑返回頂部 附錄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