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全漢文
←上一卷 卷六 下一卷→


目录

宣帝(二)编辑

鳳皇集甘露降詔(元康元年三月编辑

乃者鳳皇集泰山、陳留,甘露降未央宮。朕未能章先帝休烈,協寧百姓,承天順地,調序四時,獲蒙嘉瑞,賜茲祉福,夙夜兢兢,靡有驕色;內省匪解,永惟罔極。《書》不云乎,「鳳皇來儀,庶尹允諧。」其赦天下徒,賜勤事吏中二千石以下至六百石爵,自中郎吏至五大夫,佐史以上二級,民一級,女子百戶牛酒,加賜鰥寡孤獨、三老、孝弟力田帛。所振貸勿收。(《漢書•宣紀》

朕不明六藝,郁於大道,是以陰陽風雨未時。其博舉吏民厥身修正,通文學,明於先王之術,宣究其意者各二人,中二千石各一人。(《漢書•宣紀》

赦詔(元康二年正月编辑

《書》云:「文王作罰,刑茲無赦。」今吏修身奉法,未有能稱朕意,朕甚湣焉。其赦天下,與士大夫厲精更始。(《漢書•宣紀》

平法詔(元康二年五月编辑

獄者,萬民之命,所以禁暴止邪,養育群生也。能使生者不怨,死者不恨,則可謂文吏矣。今則不然,用法或持巧心,析律貳端,深淺不平,增辭飾非,以成其罪。奏不如實,上亦亡繇知。此朕之不明,吏之不稱,四方黎民,將何仰哉?二千石各察官屬,勿用此人,吏務平法。或擅興繇役,飾廚傳,稱過使客,越職逾法,以取名譽,譬猶踐薄冰以待白日,豈不殆哉!今天下頗被疾疫之災,朕甚湣之。其令郡國被災甚者,毋出今年租賦。(《漢書•宣紀》

更諱詔(元康二年五月编辑

聞古天子之名,難知而易諱也。今百姓多上書觸諱以犯罪者,朕甚憐之。其更諱詢,諸觸諱在今前者赦之。(《漢書•宣紀》,又《冊府元龜》三。

為張賀置守冢詔(元康二年编辑

其為故掖庭令張賀置守冢三十家。(《漢書•張安世傳》

以張敞守京兆尹詔编辑

制詔御史:其以膠東相敞守京兆尹。(《漢書•張敞傳》

封昌邑王賀為海昏侯詔(元康三年三月编辑

蓋聞象有罪,舜封之,骨肉之親,粲而不殊,其封故昌邑王賀為海昏侯。(《漢書•宣紀》

封丙吉等詔(元康三年三月编辑

朕微眇時,御史大夫丙吉、中郎將史曾、史玄、長樂衛尉許舜、侍中光祿大夫許延壽皆與朕有舊恩,及故掖庭令張賀輔導朕躬,修文學經術,恩惠卓異,厥功茂焉。《詩》不云乎,「無德不報。」封賀所子弟子侍中中郎將彭祖(《張安世傳》作《詩》云「無言不讎,無德不報,」其封賀子侍中關內侯彭祖。)為陽都侯,追賜賀謚曰陽都哀侯。吉、曾、玄、舜、延壽皆為列侯。故人下至郡邸獄復作,嘗有阿保之功,皆受官祿田宅財物,各以恩深淺報之。(《漢書•宣紀》,又見《張安世傳》有刪節。

禁春夏彈射詔(元康三年六月编辑

前年夏,神爵集雍。今春,五色鳥以萬數,飛過屬縣,翺翔而舞,欲集未下。其令三輔,毋得以春夏レ巢探卵,彈射飛鳥,具為令。(《漢書•宣紀》

耆老勿坐罪詔(元康四年正月编辑

朕惟耆老之人,發齒墮落,血氣衰微,亦亡暴虐之心。今或罹文法,拘執囹圄,不終天命,朕甚憐之。自今以來,諸年八十以上,非誣告殺傷人,佗皆勿坐。(《漢書•宣紀》

朕念夫耆老之人,髮齒墮落,血氣既衰,亦無暴逆之心。今或罹於文法,執於囹圄,不得終其年命,朕甚憐之。自今以來,諸年八十,非誣告殺傷人,它皆勿坐。(《漢書•刑法誌》,與《宣紀》所載小異,今並錄之。

神爵集宮苑詔(元康四年三月编辑

乃者神爵五采以萬數,集長樂、未央、北宮、高寢、甘泉泰殿中及上林苑。朕之不逮,寡於德厚,屢獲嘉祥,非朕之任。其賜天下吏爵二級,民一級,女子百戶牛酒。加賜三老、孝弟、力田帛,人二匹,鰥寡孤獨各一匹。(《漢書•宣紀》

賜尹翁歸子黃金詔(元康四年八月编辑

制詔御史:朕夙興夜寐,以求賢為右,不異親疏近遠,務在安民而已。扶風翁歸,廉平鄉正,治民異等,早夭不遂,不得終其功業,朕甚憐之。其賜翁歸子黃金百斤,以奉其祭祠。(《漢書•尹翁歸傳》

躬親郊祀詔(元康四年编辑

蓋聞天子尊事天地,修祀山川,古今通禮也。間者上帝之祠,闕而不親,十有餘年,朕甚懼焉。朕親飭躬齋戒,親奉祀,為百姓蒙嘉氣、獲豐年焉。(《漢書•郊祀志》下:十二年乃下詔。

以黃霸為潁川太守詔编辑

制詔御史:其以賢良高第揚州刺史霸為潁川太守,秩比二千石;居官賜車蓋,特高一丈,別駕主薄車,緹油屏泥於軾前,以章有德。(《漢書•循吏•黃霸傳》

改元神爵詔(神爵元年三月编辑

朕承宗廟,戰戰栗栗,惟萬事統,未燭厥理。乃元康四年,嘉谷玄稷降於郡國,神爵仍集,金芝九莖,產於函德殿銅池中;九真獻奇獸,南郡獲白虎、威鳳為寶。朕之不明,震於珍物,飭躬齋精,祈為百姓。東濟大河,天氣清靜,神魚舞河。幸萬歲宮,神爵翔集。朕之不德,懼不能任。其以五年為神爵元年,賜天下勤事吏爵二級,民一級,女子百戶牛酒,鰥寡孤獨高年帛。所振貸物勿收。行所過毋出田租。(《漢書•宣紀》

祠江海詔(神爵元年三月编辑

制詔太常:夫江海,百川之大者也。今闕焉無祠。其令祠官,以禮為歲事,以四時祠江海雒水,祈為天下豐年焉。(《漢書•郊祀誌》下

止諸侯王入朝詔(神爵元年六月编辑

軍旅暴露,轉輸煩勞,其令諸侯王、列侯、蠻夷王侯君長,當朝二年者,皆毋朝。(《漢書•宣紀》

賜朱邑子黃金詔(神爵元年编辑

大司農邑,廉潔守節,退食自公,亡強外之交,束修之饋,可謂淑人君子,遭離兇災,朕甚閔之。其賜邑子黃金百斤,以奉祠祭祀。(《漢書•循吏•朱邑傳》:天子閔惜,下詔稱揚。

赦詔(神爵二年二月编辑

乃者正月乙丑,鳳皇甘露,降集京師,群鳥從以萬數。朕之不德,屢獲天福,祗事不怠。其赦天下。(《漢書•宣紀》

封鄭吉為安遠侯詔(神爵二年编辑

都護西域騎都尉鄭吉,拊循外蠻,宣明威信,迎匈奴于於從兄日逐王眾,擊破車師兜訾城,功效茂著。其封吉為安遠侯,食邑千戶。(《漢書•鄭吉傳》,又見《禦覽》二百引《會稽典錄》。

益吏奉詔(神爵三年八月编辑

吏不廉平,則治道衰。今小吏皆勤事,而奉祿薄,欲其毋侵漁百姓,難矣。其益吏百石以下奉十五。(《漢書•宣紀》

赦詔(神爵四年二月编辑

乃者鳳皇甘露,降集京師,嘉瑞並見。修興泰一、五帝、後土之祠,祈為百姓蒙祉福。鸞鳳萬舉,蜚覽翺翔,集止於旁。齋戒之暮,神光顯著;薦鬯之夕,神光交錯,或降於天,或登於地,或從四方,來集於壇。上帝嘉鄉,海內承福。其赦天下,賜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鰥寡孤獨高年帛。(《漢書•宣紀》

賜黃霸爵秩詔(神爵四年四月编辑

潁川太守霸,宣布詔令,百姓鄉化;孝子弟弟,貞婦順孫,日以眾多;田者讓畔,道不拾遺;養視鰥寡,贍助貧窮;獄或八年亡重罪囚,吏民鄉於教化,興於行誼,可謂賢人君子矣。《書》不云乎?「股肱良哉。」其賜爵關內侯,黃金百斤,秩中二千石,而潁川孝弟有行義民三老力田,皆以差賜爵及帛。(《漢書•循吏•黃霸傳》:天子以霸治行終長者,下詔稱揚。

嫁娶不禁具酒食詔(五鳳二年八月编辑

夫婚姻之禮,人倫之大者也;酒食之會,所以行禮樂也。今郡國二千石,或擅為苛禁,禁民嫁娶不得具酒食相賀召。繇是廢鄉黨之禮,令民亡所樂,非所以導民也。《詩》不云乎?「民之失德,乾饣侯以愆。」勿行苛政。(《漢書•宣紀》

匈奴來降赦詔(五鳳三年三月编辑

往者匈奴數為邊寇,百姓被其害。朕承至尊,未能綏安。匈奴虛閭權渠單于請求和親,病死。右賢王屠耆堂代立。骨肉大臣立虛閭權渠單於子為呼韓邪單于,擊殺屠耆堂,諸王並自立,分為五單於,更相攻擊,死者以萬數,畜產大耗什八九,人民饑餓,相燔燒以求食,因大乖亂。單于閼氏子孫昆弟及呼速累單於、名王、右伊秩訾、且渠、當戶以下將眾五萬餘人來降歸義,單于稱臣,使弟奉珍朝賀正月,北邊晏然,靡有兵革之事。朕飭躬齋戒,郊上帝,祠後土,神光並見,或興於谷,燭耀齊宮,十有餘刻。甘露降,神爵集。已詔有司,告祠上帝、宗廟。三月辛丑,鸞鳳又集長樂宮東闕中樹上,飛下止地,文章五色,留十餘刻,吏民並觀。朕之不敏,懼不能任,婁蒙嘉瑞,獲茲祉福。《書》不云乎?「雖休勿休,祗事不怠。」公卿大夫其勖焉。減天下口錢,赦殊死以下。賜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大五日。加賜鰥寡孤獨高年帛。(《漢書•宣紀》

日食詔(五鳳四年四月编辑

皇天見異,以戒朕躬,是朕之不逮,吏之不稱也。以前使使者問民所疾苦,復遣丞相、御史掾一十四人循行天下,舉冤獄,察擅為苛禁深刻不改者。(《漢書•宣紀》

詔免丙顯官(甘露元年编辑

故丞相吉有舊恩,朕不忍絕,免顯官,奪四百戶。(《漢書•丙吉傳》:吉子顯為太僕,臧千餘萬。司隸校尉昌奏請逮捕,上曰云云。

赦詔(甘露二年正月编辑

乃者鳳皇甘露降集,黃龍登興,醴泉滂流,枯槁榮茂,神光並見,咸受禎祥。其赦天下,減民算三十,賜諸侯王、丞相、將軍、列侯、中二千石金錢各有差。賜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鰥寡孤獨高年帛。(《漢書•宣紀》

以客禮待單於詔(甘露二年十二月编辑

蓋聞五帝三王,教化所不施,不及以政。今匈奴單于稱北蕃,朝正朔。朕之不逮,德不能弘覆,其以客禮待之,令單於位在諸侯王上,贊謁稱臣而不名。(《漢書•蕭望之傳》,又見《宣紀》,有刪節。

鳳皇集詔(五鳳三年二月编辑

乃者鳳皇集新蔡,群鳥四面行列,皆鄉鳳皇立,以萬數。其賜汝南太守帛百匹,新蔡長吏、三老、孝弟力田、鰥寡孤獨各有差。賜民爵二級,毋出今年租。(《漢書•宣紀》

察計簿詔(黃龍元年二月编辑

蓋聞上古之治,君臣同心,舉措曲直,各得其所。是以上下和洽,海內康平,其德弗可及已。朕既不明,數申詔公卿大夫,務行寬大,順民所疾苦,將欲配三王之隆,明先帝之德也。今吏或以不禁奸邪為寬大,縱釋有罪為不苛;或以酷惡為賢,皆失其中。奉詔宣化如此,豈不謬哉?方今天下少事,繇役省減,兵革不動,而民多貧,盜賊不止,其咎安在?上計簿具文而已,務為欺謾,以避其課。三公不以為意,朕將何任?諸請詔省卒徒自給者皆止。御史察計簿,疑非實者,按之,使真偽毋相亂。(《漢書•宣紀》

毋得舉六百石為廉吏詔(黃龍元年四月编辑

舉廉吏,誠欲得其真也。吏六百石,位大夫,有罪先請,秩祿上通,足以效其賢材,自今以來,毋得舉。(《漢書•宣紀》

嫁母不制服詔编辑

婦人不養舅姑,不舉祭祀,不下慈子,是自絕也。故聖人不為制服,明子無出母之義,玄成議是也。(《通典》八十九引《石渠議》

蔣滿父子同拜詔编辑

上黨太守滿,經行篤著,信行山東。其以滿為淮陽王相,誨導東蕃;弘農股肱部,其以萬為弘農太守。(《御覽》二百六十引《漢雜事》

策廢霍皇后(地節四年八月编辑

皇后熒惑失道,懷不德,挾毒,與母博陸宣成侯夫人顯謀,欲危太子,無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廟衣服,不可以承天命。嗚呼傷哉!其退避宮,上璽綬有司。(《漢書•外戚傳》上

策丙吉為丞相编辑

惟神爵三年十月甲子(按《宣紀》,是年三月,丞相魏相薨。《百官表》:「四月戊戌,御史大夫丙吉為丞相。」今此作十月甲子,當有一誤。)丞相受詔之官,皇帝延登,親詔之曰:君其進,虛受朕言。朕郁於大道,獲保宗廟,兢兢師師,夙夜思過失,不遑康寧,晝思百官未能綏。於戲丞相!其帥意無怠,以補朕闕。於戲群卿!大夫百官,慎哉。不勖於職,厥有常刑。往悉乃心,和裕開賢,俾之反本乂民,廣風一俗,靡諱朕躬。天下之眾,受制於朕,丞相可不慎歟?於戲,君其誡之!(《漢舊儀》聚珍板本

策杜延年為御史大夫编辑

五鳳三年正月乙巳(按《百官表》:是年六月辛酉,西河太守杜延年為御史大夫,今此作正月乙巳,當有一誤。)御史大夫之官,皇帝延登,親詔之曰:御史大夫其進,虛受朕言。朕郁於大道,獲保宗廟,兢兢師師,夙夜思己失,不遑康寧,晝思百姓未能綏。於戲!御史大夫,其帥意盡心,以補朕闕。於戲!九卿群大夫百官,慎哉!不勖於厥職,厥有常辟。往悉乃心,和裕開賢,俾賢能反本乂民,靡諱朕躬。天下之眾,受制於朕,以法為命,可不慎歟?於戲!御史大夫其誡之。(《漢舊儀》聚珍板本

左遷肅望之策(五鳳中编辑

有司奏:君責使者禮,遇丞相亡禮,廉聲不聞,敖慢不遜,亡以扶政,師先百僚。君不深思,陷於茲穢。朕不忍致君於理,使光祿勛惲策詔,左遷君為太子太傅,授印。其上故印使者,便道之官。君其秉道明孝,正直是與,帥意亡愆,靡有後言。(《漢書•蕭望之傳》

敕邊守尉编辑

匈奴大國,多變詐,交接得其情,則卻敵折沖;應對入其數,則反為輕欺。(《後漢•南匈奴傳》:司徒掾班彪奏。

賜陳遂璽書编辑

制詔太原太守:官尊祿厚,可以償博進矣。妻君寧時在旁?知狀。(《漢書•遊俠•陳遵傳》

賜張敞璽書(元康二年编辑

制詔山陽太守:其謹備盜賊,察往來過客,毋下所賜書。(《漢書•武五子•昌邑王傳》

報丙吉(元康三年编辑

朕之封君,非空名也。而君上書歸侯印,是顯朕之不德也。方今天下少事,君其專精神,省思慮,近醫藥以自持。(《漢書•丙吉傳》:吉上書固辭,不宜以空名受賞。上報。

報張安世(元康四年编辑

將軍年老被病,朕甚閔之。雖不能視事,折沖萬里。君先帝大臣,明於治亂,朕所不及,得數問焉,何感而上書歸衛將軍富平侯印?薄朕忘故,非所望也。願將軍強餐食,近醫藥,專精神,以輔天年(《漢書•張安世傳》

敕讓趙充國書(神爵元年编辑

皇帝問後將軍,甚苦暴露。將軍計欲正月乃擊罕羌,羌人當獲麥,已遠其妻子,精兵萬人,欲為酒泉、敦煌寇。邊兵少,民守保不得田作。今張掖以東粟石百餘,芻槁束數十。轉輸並起,百姓煩擾。將軍將萬餘之眾,不早及秋共水草之利爭其畜食,欲至冬,虜皆當畜食,多藏匿山中,依險阻,將軍士寒手足皸瘃,寧有利哉?將軍不念中國之費,欲以歲數而勝微,將軍誰不樂此者!今詔破羌將軍武賢將兵六千一百人,敦煌太守快將二千人,長水校尉富昌、酒泉侯奉世將若、月氏兵四千人,亡慮萬二千人。賫三十日食,以七月二十二日擊罕羌,入鮮水北句廉上,去酒泉八百里,去將軍可千二百里。將軍其引兵便道西並進,雖不相及,使虜聞東方北方兵並來,分散其心意,離其黨與,雖不能殄滅,當有瓦解者。已詔中郎將,將胡越亻次飛射士、步兵二校,益將軍兵。今五星出東方,中國大利,蠻夷大敗。太白出高,用兵深入敢戰者吉,弗敢戰者兇。將軍急裝,因天時,誅不義,高下必全,勿復有疑。(《漢書•趙充國傳》

賜趙充國書编辑

制詔後將軍:聞苦腳脛、寒泄,將軍年老加疾,一朝之變不可諱,朕甚憂之。今詔破羌將軍詣屯所,為將軍副,急因天時大利,吏士銳氣,以十二月擊。即疾劇,留屯毋行,獨遣破羌、強弩將軍。(《漢書•趙充國傳》:其秋,充國病,上賜書。

報趙充國编辑

皇帝問後將軍:言欲罷騎兵萬人留田,即如將軍之計,虜當何時伏誅?兵當何時得決?孰計其便,復奏。(《漢書•趙充國傳》:充國上屯田奏,上報。

復賜書報趙充國编辑

皇帝問後將軍:言十二便,聞之。虜雖未伏誅,兵決可期月而望,期月而望者,謂今冬邪?謂何時也?將軍獨不計虜聞兵頗罷,且丁壯相聚,攻擾田者及道上屯兵,復殺略人民,將何以止之?又大開、小開前言曰:「我告漢軍先零所在,兵不往擊,久留,得亡效五年時不分別人而並擊我?」其意常恐。今兵不出,得亡變生,與先零為一?將軍孰計,復奏。(《漢書•趙充國傳》:充國上狀留屯十二利,上復賜報。

報趙充國聽留屯编辑

皇帝問後將軍:上書言羌虜可勝之道,今聽將軍,將軍計善。其上留屯田及當罷者人馬數。將軍強食,慎兵事,自愛!(《漢書•趙充國傳》:公卿議是充國計者,最後什八。上於是報充國。

諭意蕭望之编辑

所用皆更治民以考功。君前為平原太守日淺,故復試之於三輔,非有所聞也。(《漢書•蕭望之傳》:望之從少府出為左馮翊,即移病。上使侍中金安上諭意。

使尚書召問黃霸编辑

太尉官罷久矣。丞相兼之,所以偃武興文也。如國家不虞,邊境有事,左右之臣,皆將率也。夫宣明教化,通達幽隱,使獄亡冤刑,邑亡盜賊,君之職也。將相之官,朕之任焉。侍中樂陵侯高,帷幄近臣,朕之所自親,君何越職而舉之?尚書令受丞相對。(《漢書•黃霸傳》:樂陵侯史高以外屬舊恩,侍中,貴重,霸薦高可太尉。天子使尚書召問霸。

華山仙掌鼎文(甘露元年编辑

萬國伏,貽長久。鑄神鼎,承天酒。(《鼎錄》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