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學記

作者:劉本 南宋
卷第一

聖人在上而經制明,聖人在下而述作備。經制之明,述作之備,皆本於天地之道。聖人體天地之道,成天地之文,出道以爲文,因文以駕道。達而在上,舉而措之,其見於刑【校注 嚴云︰宋刊作形。形名度數猶言名物象數,作刑者誤改。】名度數間者,禮樂之文,所以明經制也。窮而在下,卷而懷之,其藏於編籍簡册之間者,詩書之文,所以備述作也。禮樂之文,炳若丹青;詩書之文,潤於金石,非吾聖人直爲是炳炳琅琅者,以誇耀於千萬世之人也,由是以載其道,而濟千萬世之人者也。傳曰︰「經天緯地之謂文。」聖人措斯文於禮樂,以化成於天者,莫若乎文王。故曰︰「周監於二代,郁郁乎文哉!」若文王,則可謂之文也已矣。聖人藏斯文於詩書,以化成於後世者,宜莫若乎孔子。故曰︰「天之未喪斯文也。」乃若孔子,則可謂之文也已矣。禮樂之文,隨世而存亡,不見其大全。惟是詩書垂世,煥乎其可觀者,皆貫道之器,非特雕章繢句以治聾俗之耳目者也。學者不問古人之文爲貫道之器,誦其詩,讀其書,往往獵取其新奇壯麗,以駕其道聽塗說入乎耳出乎口者,發爲一切之文,自許高逸氣,可以跨越乎古今;峻峯激流,可以咣【校注 嚴云︰宋本咣作[雚光]。】駭乎觀聽,謂天地造化之工,皆在其筆端,而聖人之用心處爲盡在此矣。所謂郁郁之文,可以明經制;未喪斯文,可以備述作。當年天下,異時來世,所賴以濟者,未嘗過而問焉。可勝惜哉!嘗謂人生而不學,與無生且;學而不能文,與不學同;能而不載乎道,與無文同。文之不可以已也如此。是以近世有摘六經諸子百家之言而記之,凡三十卷,開卷而上下千數百年之事,皆在其目前。可用以駢四偶六,協律諧呂,爲今人文,以載古人之【校注 嚴云︰文以載古人之六字宋本無。】道,眞學者之初基也。愚願學者摭此以成文,因文以貫道,祈至於文王孔子之用心處而後止,毋爲獵取其新奇壯麗之語, 雕章繢句,以治聾俗之耳目焉,乃善學者也。

紹興四年歲次甲寅,正月上元日,右修職郎建陽縣丞【校注 嚴云︰右修職郎以下八字宋本無。】福唐劉本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