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向古列女傳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劉向古列女傳 卷第一
漢 劉向 撰 闕名 撰續 景長沙葉氏觀古堂藏明刊本
卷第二

劉向古列女傳卷 --卷(⿵龹⿱一龴)之一

 母儀傳

  有虞二妃

有虞二妃者帝尭之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舜父頑

母嚚父號瞽叟弟曰象敖㳺扵嫚舜䏻諧柔之承事

瞽叟以孝母憎舜而爱象舜猶内治靡有姦意四嶽

廌之扵堯尭乃妻以二女以觀厥内二女承事舜扵

畎畆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驕盈怠嫚猶謙謙恭

儉思盡婦道瞽叟與象謀殺舜使塗廪舜歸告二女

曰父母使我𡍼廪我其徃二女曰徃哉舜既治廪乃

捐 --捐階瞽叟 -- 臾 ?焚廪舜徃飛出象復與父母謀使舜浚井

舜乃告二女二女曰俞徃㢤舜徃浚井格其出入從

掩舜潜出時既不䏻殺舜瞽叟 -- 臾 ?又速舜飲酒⿰酉⿱衣十将殺

之舜告二女二女乃與舜藥浴汪遂徃舜終日飲酒

⿰酉⿱衣十舜之女弟繋怜之與二嫂諧父母欲殺舜舜猶

不怨怒之不已舜徃于田號泣曰呼旻天呼父母惟

害若兹思慕不己不怨其弟篤厚不怠既納于百揆

賔于四門選于林木入于大麓尭試之百方每事常

謀于二女舜既嗣位升為天子娥皇為后女英為妃

封象于有庳事瞽叟 -- 臾 ?猶若焉天下稱二妃聦眀貞仁

舜陟方死于蒼梧號曰重華二妃死于江湘之間俗

謂之湘君君子曰二妃徳純而行篤詩云不顯惟徳

百辟其刑之此之謂也

  頌曰

 元始二妃 帝尭之女 嬪列有虞 承舜扵下

 以尊事卑 終䏻勞苦 瞽叟 -- 臾 ?和寜 䘚享福祜

  棄母姜源

棄母姜嫄者邰侯之女也當尭之時行見巨人跡好

履之歸而有娠浸以益大心怪𢙣之卜筮禋祀以

求無子終生子以為不祥而棄之隘巷牛羊避而不

踐乃送之平林之中後伐𠥾林者咸廌之覆之乃取

置寒氷之上飛鳥傴翼之姜嫄以為異乃𭣣以歸因

命曰棄姜嫄之性清静専一好種稼穡及棄長而教

之種𣗳桑麻棄之性眀而仁䏻育其教䘚SKchar其名尭

使棄居稷官更國邰地遂封棄于邰號曰后稷及尭

崩舜即位乃命之曰棄𥠖民阻飢汝后稷播時百榖

其後世世居稷至周文武而興爲天子君子謂姜嫄

静而有化詩云赫赫姜嫄其徳不囬上帝是依又曰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此之謂也

  頌曰

 棄母姜嫄 清静專一 履跡而孕 懼棄扵野

 鳥獸覆翼 乃復𭣣恤 䘚爲帝佐 母道既畢

  契母簡狄

𢍆母蕳狄者有娀氏之長女也當尭之時與其妹姊

浴扵玄丘之水有玄鳥銜邜過而墜之五色甚好蕳

狄與其妹娣競徃取之簡狄得而含之誤而吞之遂

生契焉蕳狄性好人事之治上知天文樂扵施恵及

𢍆長而教之理順之序契之性聪眀而仁䏻育其教

SKchar其名尭使為司徒封之扵亳及尭崩舜即位乃

勅之曰𢍆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司徒而敬敷王

教在寛其後世世居亳至殷湯興為天子君子謂蕳

狄仁而有禮詩云有娀方将立子生啇又曰天命玄

鳥降而生啇此之謂也

  頌曰

 𢍆母蕳狄 敦仁勵翼 吞𡖉産子 遂自脩

 教以事理 推恩有徳 契為帝輔 盖母有力

  啟母塗山

啓母者𡍼山氏長女也夏禹娶以為妃既生啓𨐌壬

癸甲啓𫩜𫩜泣禹去而治水惟𮎰度土功三過其家

不入其門𡍼山獨眀教訓而致其化焉及啟長化其

徳而從其教䘚SKchar令名禹為天子而啟為嗣持禹之

功而不殞君子謂𡍼山彊扵教誨詩云𨤲爾士女從

以孫子此之謂也

  頌曰

 啟母𡍼山 維配帝禹 𨐌壬癸甲 禹徃敷土

 啟𫩜𫩜泣 母獨論序 教訓以善 䘚⿰糹⿱𢆶匹其父

  湯妃有㜪

湯妃有㜪者有㜪氏之女也殷湯娶以為妃生仲壬

外丙亦眀教訓致其功有㜪之妃湯也統領九嬪後

宫有序咸無妬𡝭逆理之人䘚致王功君子謂妃眀

而有序詩云𥥆窕淑女君子好逑言賢女䏻為君子

和好衆妾其有㜪之謂也

  頌曰

 湯妃有㜪 賢行聪明 媵従伊尹 自夏適殷

 勤慤治中 九嬪有行 化訓内外 亦無愆殃

 周室三母

三母者太姜太任太姒 太姜者王季之母有吕氏

之女大王娶以為妃生太伯仲雍王季貞順率道靡

有過失太王謀事遷徙必與太姜君子謂太姜廣于

徳教徳教本也而謀事次之詩云古公亶父来朝走

馬率西水滸至扵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此之謂

也盖太姜淵智非常雖太王之賢聖亦與之謀其知

太王仁恕必可以比國人而景附矣

太任者文王之母摯任氏中女也王季娶為妃太任

之性端一誠荘惟徳之行及其有娠目不視𢙣色耳

不聴淫聲口不出敖言䏻以胎教溲于豕牢而生文

王文王生而眀聖太任教之以一而識百君子謂太

任為能胎教古者婦人姙子𥨊(“爿”換為“丬”)不側坐不邉立不蹕

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視于邪色

耳不聴于淫聲夜則令瞽誦詩道正事如此則生子

形容端正才徳必過人矣故姙子之時必慎𠩄感感

于善則善感于惡則惡人生而肖父母者皆其母感

于物故形意肖之文王母可謂知肖化矣

太姒者武王之母禹后有㜪姒氏之女仁而眀道文

王嘉之親迎于渭造舟為梁及入太姒思媚太姜大

任旦夕勤勞以進婦道太姒號曰文母文王理陽道

而治外文母理隂道而治内太姒生有十男長伯邑

考次則武王彂次則周公旦次則管叔鮮次則蔡叔

度次則曹叔振鐸次則霍叔武次則成叔䖏次則康

叔封次則𨈭季載太姒教誨十子自少及長未嘗見

邪辟之事及其長文王⿰糹⿱𢆶匹而教之䘚成武王周公之

徳武王纘太王王季文王之緒壹戎衣而有天下身

不失天下之𩔰名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廟饗

之子孫保之武王末受命周公成文武之徳追王太

王王季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禮斯禮也逹乎諸侯大

夫及士庻人父為大夫子為士葬以大夫𥙊以士父

為士子為大夫𦵏以士𥙊以大夫期之䘮逹乎大夫

三年之䘮逹乎天子父母之䘮無貴賤一也盖十子

之中惟武王周公成聖要其安民以播烈光制禮以

廣逹孝而言之則盛徳自然着矣若管蔡監殷而畔

乃人才質不同有不可以少加重任者易曰力小而

任重鮮不及矣反思其受教之時未必至扵斯也豈

可以累太姒耶故君子謂太姒仁眀而有徳詩曰大

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于渭造舟為梁不

𩔰其光又曰太姒嗣徽音則百斯男此之謂也

  頌曰

 周室三母  太姜任姒 文武之興  盖由斯𧺫

 太姒最賢  號曰文母 三姑之徳 亦甚大矣

  衞姑定姜

衞姑定姜者衞定公之夫人公子之母也公子既娶

而死其婦無子畢三年之䘮定姜㱕其婦自送之至

扵野㤙爱哀思悲心感慟立而望之揮泣垂涕乃賦

詩曰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逺送于野瞻望

不及泣涕如雨送去歸泣而望之又作詩曰先君之

思以畜寡人君子謂定姜為慈姑過而之厚定公𢙣

孫林父孫林父奔晉晉侯使郤犫為請還定公欲辭

㝎姜曰不可是先君宗卿之嗣也大國又以為請而

弗許将亡雖𢙣之不猶愈于亡乎君其忍之夫安民

而宥宗卿不亦可乎㝎公遂復之君子謂定姜䏻逺

患難詩曰其儀不忒正是四國此之謂也定公䘚立

敬姒之子衎為君是為獻公獻公居䘮而慢定姜既

𡘜而息見獻公之不哀也不内食飲嘆曰是将敗衛

國必先害善人夫禍衛國也夫吾不𫉬鱄也使主社

稷大夫聞之皆懼孫文子自是不敢舎其重器于衞

鱄者獻公弟子鮮也賢而定姜𣣔立之而不得後獻

公𭧂虐慢侮定姜䘚見逐走出亡至境使祝宗告亡

且告無罪扵廟㝎姜曰不可若令無神不可誣有罪

若何告無罪也且公之行舎大臣而與小臣謀一罪

也先君有冡卿以為師保而蔑之二罪也余以巾SKchar

事先君而𭧂妾使余三罪也告亡而已無告無罪其

後賴鱄力獻公復得反國君子謂㝎姜䏻以辭教詩

云我言惟服此之謂也鄭皇耳率師侵衞孫文子卜

追之獻兆于㝎姜曰兆如山林有夫出征而䘮其雄

定姜曰征者䘮䧺禦㓂之利也大夫圗之衞人追之

𫉬鄭皇耳于大丘君子謂定姜逹扵事情詩云左之

左之君子冝之此之謂也

  頌曰

衞姑定姜 送婦作詩 恩爱慈恵 泣而望之

 數諌獻公得其罪尤聰眀逺識麗于文辭

  齊女𫝊母

𫝊母者齊女之𫝊母也女為衞荘公夫人號曰荘姜

姜交好始徃操行衰惰心淫泆冶容𫝊母見其婦道

不正諭之云子之家世世尊荣當為民法則子之質

聪逹于事當為人表式儀貌壮䴡不可不自脩整衣

錦絅裳餙在輿馬是不貴徳也乃作詩曰碩人其頎

衣錦絅衣齊侯之子衞侯之妻東宫之妹邢侯之姨

譚公維私砥厲女之心以髙莭以為人君之子弟為

國君之夫人尤不可有邪辟之行焉女遂感而自修

君子善𫝊母之防未然也荘姜者東宫得臣之妹也

無子姆戴媯之子桓公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寵

驕而好兵荘公弗禁後州吁果殺桓公詩曰母教猱

升木此之謂也

  頌曰

齊女𫝊母 防女未然 稱列先祖 莫不尊榮

作詩眀指 使無辱先 荘姜姆妹 䘚䏻脩

  鄒孟軻母

鄒孟軻之母也號孟母其舎近墓孟子之少也嬉逰

爲墓間之事踴躍築埋孟母曰此非吾𠩄以居䖏子

乃去舎市傍其嬉𭟼爲賈人衒賣之事孟母又曰此

非吾𠩄以居䖏子也復徙舎學宫之傍其嬉逰乃設

爼豆揖譲進退孟母曰真可以居吾子矣遂居之及

孟子長學六藝䘚成大儒之名君子謂孟母善以漸

化詩云彼姝者子何以予之此之謂也自孟子之少

也既學而歸孟母方績問曰學𠩄至矣孟子曰自若

也孟母以刀㫁其織孟子懼而問其故孟母曰子之

廢學若吾㫁斯織也夫君子學以立名問則廣知是

以居則安寕動則逺害今而廢之是不免于厮役而

無以離于禍患也何以異于織績而食中道廢而不

爲寕䏻衣其夫子而長不乏糧食㢤女則廢其𠩄食

男則墮于脩徳不爲𥨸盗則爲虜役矣孟子懼旦夕

勤學不息師事子思遂成天下之名儒君子謂孟母

知爲人母之道矣詩云彼姝者子何以告之此之謂

也孟子既娶将入私室其婦𥘵而在内孟子不恱遂

去不入婦辭孟母而求去曰妾聞夫婦之道私室不

與焉今者妾𥨸墮在室而夫子見妾勃然不恱是客

妾也婦人之義盖不客𪧐請歸父母于是孟母召孟

子而謂之曰夫禮将入門問孰存𠩄以致敬也将上

堂聲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𠩄以戒人也将入户視必下𢙢見人過也

今子不察扵禮而責禮扵人不亦逺乎孟子謝遂㽞

其婦君子謂孟母知禮而眀扵姑母之道孟子處齊

而有SKchar色孟母見之曰子若有SKchar色何也孟子曰不

敏異日閒居擁楹而歎孟母見之曰鄉見子有憂色

曰不也今擁楹而歎何也孟子對曰軻聞之君子稱

身就位不為苟得而受賞不貪榮禄諸侯不聴則不

逹其上聴而不用則不踐其朝今道不用扵齊𩓑行

而母老是以SKchar也孟母曰夫婦人之禮精五飰羃

漿養舅姑縫衣裳而已矣故有闥内之修而無境外

之志易曰在中饋無攸遂詩曰無非無儀惟酒食是

議以言婦人無擅制之義而有三従之道也故年少

則従乎父母出嫁則從乎夫夫死則從乎子禮也今

子成人也而我老矣子行乎子義吾行乎吾禮君子

謂孟母知婦道詩云載色載笑匪怒匪教此之謂也

  頌曰

 孟子之母 教化列分 䖏子擇藝 使従大倫

 子學不進 㫁機示焉 子遂成徳 為當世冠

  魯季敬姜

魯季敬姜者莒女也𭈹戴已魯大夫公父穆伯之妻

文伯之母季康子之従祖叔母也愽逹知禮穆伯先

死敬姜守養文伯出學而還歸敬姜側目而盻之見

其友上堂從後堦降而𨚫行奉劍而正履若事父兄

文伯自以爲成人矣敬姜召而數之曰昔者武王罷

朝而結絲𥿉绝左右顧無可使結之者俯而自申之

能成王道桓公坐友三人諌臣五人日舉過者三

十人故能成伯業周公一食而三吐哺一沐而三握

𩬊𠩄執贄而見扵窮閭隘巷者七十餘人故䏻存周

室彼二聖一賢者皆伯王之君也而下人如此其𠩄

與逰者皆過巳者也是以日益而不自知也今以子

年之少而位之卑𠩄與逰者皆為服役子之不益亦

以眀矣文伯乃謝罪于是乃擇SKchar師賢友而事之𠩄

與逰䖏者皆黄耄SKchar齒也文伯引祍攘SKchar而親饋之

敬姜曰子成人矣君子謂敬姜備于教化詩云濟濟

多士文王以寜此之謂也文伯相魯敬姜謂之曰吾

語汝治國之要盡在經矣夫幅者𠩄以正曲枉也不

可不彊故幅可以為将晝者𠩄以均不均服不服也

故畫可以為正物者𠩄以治蕪與莫也故物可以為

都大夫持交而不失出入不絶者捆也捆可以為大

行人也推而徃引而来者綜也綜可以為開内之師

主多少之數者均也均可以為内史服重任行逺道

正直而固者軸也䡒可以為相舒而無窮者摘也摘

可以為三公文伯𠕂拜受教文伯退朝朝敬姜敬姜

力績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猶績懼于季孫之怒其

以歜為不䏻事主乎敬姜嘆曰魯其亡乎使吾子備

官而未之聞耶居吾語女昔聖王之䖏民也擇SKchar

而䖏之勞其民而用之故長王天下夫民勞則思思

則善心生逸則淫淫則忘善忘善則𢙣心生沃土之

民不材淫也SKchar土之民嚮義勞也是故天子大采朝

曰與三公九卿組織施徳日中考政與百官之政事

使師尹維旅牧宣敬民事少采夕月與太史司載紏

䖍天刑日入監九御使潔𫯠禘郊之粢盛而後即安

諸侯朝脩天子之業令晝考其國夕省其典刑夜儆

百工使無慆淫而後即安卿大夫朝考其職晝講其

庶政夕序其業夜庀其家事而後即安士朝而受業

晝而講𨽻夕而習復夜而討過無憾而後即安自庶

人以下眀而動晦而休無自以怠王后親織玄紞公

侯之夫人加之以紘綖卿之内子為大帶命婦成𥙊

服則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

而賦事烝而獻功男女効績否則有辟古之制也君

子勞心小人勞力先王之訓也自上以下誰敢淫心

舎力今我寡也爾又在下位朝夕䖏事猶𢙢忘先人

之業况有怠惰其何以辟吾兾而朝夕脩我曰必無

廢先人爾今也曰吾不自安以是承君之官余懼穆

伯之絶嗣也仲尼聞之曰弟子記之季氏之婦不淫

矣詩曰婦無公事休其蠶織言婦人以織績為公事

者也休之非禮也文伯飲南宫敬叔酒以露堵父為

客羞鼈焉為小堵父怒相延食鼈堵父辭曰将使鼈

長而食之遂出敬姜聞之怒曰吾聞之先子曰𥙊飬

尸饗飬上賓鼈于人何有而使夫人怒遂逐文伯五

日魯大夫辭而復之君子謂敬姜爲慎微詩曰我有

旨酒嘉賓式讌以樂言尊賔也文伯䘚敬姜戒止妾

曰吾聞之好内女死之好外士死之今吾子夭死吾

惡其以好内聞也二三婦之辱共祀先祀者請毋SKchar

色毋揮涕毋䧟𭙶毋SKchar容有降服毋加服従禮而静

是昭吾子仲尼聞之曰女知莫如婦男知莫如夫公

父氏之婦知矣欲眀其子之令徳詩曰君子有榖貽

厥孫子此之謂也敬姜之䖏䘮也朝哭穆伯暮哭文

伯仲尼聞之曰季氏之婦可謂知禮矣爱而無私上

下有章敬姜嘗如季氏康子在朝與之言不應從之

𥨊(“爿”換為“丬”)門不應而入康子辭于朝而入見曰𦘺也不得

聞命母乃罪耶敬姜對曰子不聞耶天子及諸侯合

民事于内朝自卿大夫以下合官職于外朝合家事

于内朝𥨊(“爿”換為“丬”)門之内婦人治其職焉上下同之夫外朝

子将業君之官職焉内朝子将庀季氏之政焉皆非

吾𠩄敢言也康子嘗至敬姜䦱門而與之言皆不踰

閾祭悼子康子與焉酢不受徹爼不讌宗不具不繹

繹不盡飲則不退仲尼謂敬姜别于男女之禮矣詩

曰女也不爽此之謂也

  頌曰

 文伯之母 𭈹曰敬姜 通逹知禮 徳行光眀

 匡子過失 教以法理 仲尼賢焉 列為慈母

  椘子𤼵母

椘将子𤼵之母也子彂攻秦绝粮使人請于王因歸

問其母母問使者曰士䘚得無恙乎對曰士䘚并分

菽粒而食之又問将軍得無恙乎對曰将軍朝夕芻

豢𮮐梁子彂破秦而歸其母閉門而不内使人數之

曰子不聞越王句踐之伐吴客有獻醇酒一器王使

人徃江之上流使士䘚飲其下流味不及加羙而士

䘚𢧐自五也異日有獻一囊糗糒者王又以賜軍士

分而食之甘不踰嗌而𢧐自十也今子爲将士䘚并

分菽粒而食之子獨朝夕芻豢𮮐梁何也詩不云乎

好樂無荒良士休休言不失和也夫使人入于死地

而自康樂于其上雖有以得勝非其術也子非吾子

也無入吾門子𤼵于是謝其母然後内之君子謂子

彂母能以教誨詩云教誨尔子式榖似之此之謂也

  頌曰

 子彂之母 刺子驕㤗 将軍稲梁 士䘚菽粒

 責以無禮 不得人力 君子嘉焉 編于母徳

  魯之母師

母師者魯九子之寡母也臘日休作者歳祀禮事畢

悉召諸子謂曰婦人之義非有大故不出夫家然吾

父母家㓜稚歳時禮不理吾從汝謁徃監之諸子皆

頓首許諾又召諸婦曰婦人有三従之義而無専制

之行少繫父母長繋于夫老繋于子今諸子許我歸

視私家雖踰正禮𩓑與少子俱以俻婦人出入之制

諸婦其慎房户之守吾夕而反于是使少子僕歸辨

家事天隂還失早至閭外而止夕而入魯大夫従臺

上見而恠之使人間視其居䖏禮節甚脩家事甚理

使者還以状對于是大夫召母而問之曰一日従北

方来至閭而止良久夕乃入吾不知其故甚怪之是

以問也母對曰妾不幸早失夫獨與九子居臘月禮

畢事間従諸子謁歸視私家與諸婦孺子期夕而反

妾𢙢其酺䤓⿰酉⿱衣十飽人情𠩄有也妾反太早不敢復反

故止閭外期盡而入大夫羙之言于穆公賜母尊號

曰毋師使明請夫人夫人諸SKchar皆師之君子謂母師

能以身教夫禮婦人未嫁則以父母為天既嫁則以

夫為天其䘮天母則降服一等無二天之義也詩云

出𪧐于濟飲餞于禰女子有行逺父母兄弟

  頌曰

 九子之母  誠知禮經 謁歸還返  不掩人情

 徳行既備  卒䝉其榮 鲁君賢之 號以尊名

  魏芒慈母

魏芒慈母者魏孟陽氏之女芒卯之後妻也有三子

前妻之子有五人皆不爱慈母遇之甚異猶不爱慈

母乃命其三子不得與前妻子齊衣服飲食𧺫居進

退甚相逺前妻之子猶不爱于是前妻中子犯魏王

令當死慈母SKchar戚悲哀帶圍减尺朝夕勤勞以救其

罪人有謂慈母曰何如勤勞SKchar懼如此慈母曰如妾

親子雖不爱妾猶救其禍而除其害獨扵假子而不

為何以異于凡母其父為其孤也而使妾為其⿰糹⿱𢆶匹

⿰糹⿱𢆶匹母如母為人母不䏻愛其子可謂慈乎親其親而

偏其假可謂義乎不慈且無義何以立扵世彼雖不

愛妾安可以忌義乎遂說之魏安𨤲王聞之髙其義

曰慈母如此可不赦其子乎乃赦其子復其家自此

五子親附慈母雍雍若一慈母以禮義之漸率導八

子咸為魏大夫卿士各成扵禮義君子謂慈母一心

詩云尸鳩在桑其子七𠔃淑人君子其儀一𠔃其儀

一𠔃心如结𠔃言心之均一也尸鳩以一心養七子

君子以一儀養萬物一心可以事百君百心不可以

事一君此之謂也

 頌曰

 芒𫑗之妻 五子後母  慈恵仁義 扶養假子

 雖不吾愛 拳拳若親 ⿰糹⿱𢆶匹母若斯 亦誠可尊

  齊田稷母

齊田稷子之母也田稷子相齊受下吏之貨金百鎰

以遺其母母曰子為相三年矣禄未嘗多若此也豈

脩士大夫之費㢤安𠩄淂此對曰誠受之于下其母

曰吾聞士脩身潔行不為苟得竭情盡實不行詐偽

非義之事不計扵心非理之利不入于家言行若一

情貌相副今君設官以待子厚禄以𫯠子言行則可

以報君夫為人臣而事其君猶為人子而事其父也

盡力竭能忠信不欺務在効忠必死𫯠命亷潔公正

故遂而無患今子反是逺忠矣夫為人臣不忠是為

人子不孝也不義之財非吾有也不孝之子非吾子

也子起田稷子慙而出反其金自歸罪扵宣王請就

誅焉宣王聞之大賞其母之義遂舎稷子之罪復其

相位而以公金賜母君子謂稷母㢘而有化詩曰彼

君子𠔃不素飱𠔃無功而食禄不為也况扵受金乎

  頌曰

 田稷之母 㢘潔正直 責子受金 以為不徳

 忠孝之事 盡材竭力 君子受禄 終不素食


劉向古列女傳卷 --卷(⿵龹⿱一龴)之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