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書新聲/德化

目錄 化書新聲
◀上一卷 德化 下一卷▶



五常编辑

儒有講五常之道者,分之爲五事,屬之爲五行,散之爲五色,化之爲五聲,俯之爲五岳,仰之爲五星,物之爲五金,族之爲五靈,配之爲五味,感之爲五情。所以聽之者,若醯雞之遊太虛,如井蛙之浮滄溟,莫見其鴻濛之涯,莫測其浩𣺌之程,日暮途遠,無不倒行殊。不知五常之道一也。忘其名則得其理,忘其理則得其情。然後牧之以淸靜,棲之以杳冥,使混我神氣,符我心靈,若水投水,不分其淸。若火投火,不間其明。是謂奪五行之英,盜五常之精,聚之則一芥可包,散之則萬機齊亨。其用事也,如酌醴以投器。其應物也,如懸鏡以鑑形。於是乎變之爲萬象,化之爲萬生,通之爲陰陽,虛之爲神明。所以運帝王之籌䇿,代天地之權衡,則仲尼其人也。

儒者談仁義禮智信,五常之道。分而言之,則爲五事。如父子主仁,君臣主義,夫婦主禮,兄弟主智,朋友主信。屬之則仁屬木,義屬金,禮屬火,智屬水,信屬土之。五行散之則爲靑白黃紅黑之五色,化之則爲宫商角徵羽之五音。俯之則爲東西南北中之五嶽,仰之則爲𡻕熒惑太白辰鎭之五星。物之則爲金銀銅鐵錫之五金,族之則爲精神魂魄意之五神,配之則爲辛甘酸苦鹹之五味,感之則爲喜怒愛惡欲之五情。語者曰道之至矣,而聽之者信然不疑。嗟夫,若以此爲至道,是知其末而不知其本。至道豈止此哉,其所見者小也。若然者正如醯雞之遊太虛,井蛙之浮滄溟。太虛鴻濛而無涯,豈醯雞所能到。滄溟𣺌漠而無際,豈井蛙所能測。此言下士以見聞爲道,故爲識者之所誚也。但見其愈分愈繁,愈求愈有,得此而遺彼,嗟時光之易邁,懼大道之難明,中途退惰,故曰日暮途遠,無不倒行。蓋其不知道之本也。殊不知五常之道,分而言之,則有五者之殊。原其本則一也。忘異名而求其本,則合道而理得矣。得其理則知五常之道。自然之情,道之迹也。吁,學旣得理,而復知其情,踐其迹,則釋然無疑,而至道明矣。夫至道不繁,以淸靜自牧,以杳冥棲眞,使神會氣,使氣合眞。神合眞以契我心之靈,如萬水合爲一水,不分其淸。萬火合爲一火,不間其明。以類相求,則鴻濛之涯可至,浩𣺌之程可登。故可以奪五行之英華,竊五常之至精。斂之則一芥包須彌,散之則萬機而放乎太淸。其施於事也,如瓶㵼酒。其應物也,如鑑照形。極言容易事耳。於是乎變而用之,則爲萬象。化而成之則爲萬生。運而行之,則爲陰陽。虛而靈之,則爲神明。如孔子作《春秋》,代人君運籌䇿,以當南面之治。使天下後世亂臣賊子懼,而其大經大法,天下後世莫能更,誠爲萬代人文之凖則,天地庶物之權。衡極言孔子人道之正,古今一人而已。

飛蛾编辑

天下賢愚營營然,若飛蛾之投夜燭,蒼蠅之觸曉窗,知往而不知返,知進而不知退,而但知避害以就利,不知聚利而就害。夫賢於人,而不賢於身,何賢之謂也。博於物,而不博於巳,何博之謂也。是以大人利害雙亡,何往不臧。

天下之人,其賢與愚,惟知有名利而巳。惑於名利者不得,必孜孜盡心力以求之,營營竭智慮以謀之。殊不知名利有分,非能强求。迷惑之者,若飛蛾見夜光而趨之,以速其死。若蒼蠅見曉窗以赴之,而迷其出。嗟夫,蒼蠅知往而不知返。飛蛾知進而不知退,譬人迷惑貪名利,以喪其身者之鑒戒也。嗟夫,世之人皆知避害就利,以名利爲富貴。而不知其聚利藏害,乃殺身之斧斤。噫,名利外物至小也。身者,天之所賦,至大也。以至大而徇其至小,豈不爲世之愚夫乎。嗟夫,世之人以富貴才藝賢於人,而不貴其身,何賢之謂也。博外物而不重性命,何博之謂也。是以有道之士,見天理之眞,識名利有分,無營謀倖進之心。得之不忻,失之無戚,貧富不貳,利害雙忘,何所往而不善也。

異心编辑

虎踞於林,蛇遊於澤,非鴟鳶之讐鴟鳶,從而號之,以其蓄異心之故也。牛牧於田,豕眠於圃。非烏鵲之馭烏鵲,從而乘之,以其無異心之故也。是故麟有利角,眾獸不伏。鳳有利嘴,眾鳥不賓。君有奇智,天下不臣。善馳者終於蹶,善鬬者終於敗,有數則終,有智則窮,巧者爲不巧者所使,詐者爲不詐者所理。

虎獨處於林,蛇閒遊於澤,鴟鳶見之必號,其豈鴟鳶之讐哉,蓋其蓄心害物之故也。牛羣牧於田,豕聚眠於圃,烏鵲乘之不懼,豈烏鵲之馭哉,蓋其無異心不害物之故也。麟者時之祥也,出則眾獸伏而隨之。鳳者時之瑞也,出則眾鳥賓而衞之。若麟有利角而牴,眾獸亦不隨之矣。鳳有利嘴而攫,眾鳥亦不賓之矣。奇智者任智數,辨事理。權謀,狙詐之術也。君者人倫之首,其若逞聰察,衒奇智,常懷勝人之心,而天下之人亦懷其智,懼其謀,各以奇智拒之而不親,謂之天下不臣也。譬如善馳者常失於顛蹶,善戰者常失於敗亡。譬如數也,雖千萬億,終期於盡。用智術也,雖千萬變,終期於窮。極言不可任智數,尚征伐,以致敗也。巧者工其事,而拙者弗能也。有事則巧者不能辭其勞,豈不爲拙者之所使也。詐者多情僞,正者無僞也。事敗則詐者不能掩其惡,豈不爲正者之所理也。

弓矢编辑

天子作弓矢以威天下,天下盜弓矢以侮天子。君子作禮樂以防小人,小人盜禮樂以僭君子。有國者好聚斂,蓄粟帛,具甲兵。以禦盜賊。盜賊擅甲兵,據粟帛,以奪其國。或曰安危德也,又曰興亡數也。苟德可以恃,何必廣粟帛乎。苟數可以憑,何必廣甲兵乎。

《易》曰:『弦木爲弧,剡木爲矢,以威天下,蓋取諸暌。』是以天子制弓矢,威天下以衞民。小人悖亂,亦嘗竊用弓矢,而犯天子也。禮樂者,序事之和。君子制禮樂,以治小人之相犯。小人狡猾,亦嘗竊用禮樂,而僭君子也。有國者惟以聚斂,多蓄粟帛,廣治甲兵,以禦賊盜。殊不知盜賊本無,然由上之貪求,賦繁役重,以致生業荒蕪,飢寒所逼,則不顧其性命,而爲賊盜矣。賊盜因其君之不道,則擅其甲兵,踞其粟帛,以奪其國也。或有之曰,國之安危,在德不在險。或有之曰,國之興亡,在數不在人。如其德可恃也,何必廣甲兵乎。如其數可定也,何必廣粟帛乎。此言有國者,不可以有爲治天下之意。蓋以有爲則有敗,有得則有失,有心治國而國愈亂,有意安民而民彌貧,是以聖人無心於成,則無敗事。經云:以無事取天下是也。

聰明编辑

無所不能者,有大不能。無所不知者,有大不知。夫忘弓矢然後知射之道,忘䇿轡然後知馭之道.忘弦匏然後知樂之道,忘智慮然後知大人之道。是以天下之主,道德出於人。理國之主,仁義出於人。亡國之主,聰明出於人。

聖人能不在事,以能爲不能,故無所不能也。聖人知不在心,以知爲不知,故無所不知也。眾人强其所不能,强其所不知,以爲能爲知者,故有大不能大不知也。譬如善射者中不在弓矢,善馭者行不在䇿轡,善樂者和不在弦匏。夫何故,蓋其得之於心,自然應之於手。心之所之,物亦隨之,則無不中,無不行,無不和,然後始知大人之道也。大人之道純一中正,無事無爲,無憂無懼,何思何謀,絕智力,尚敦樸,美風俗,厚人倫,以道治天下,以德化兆民。故不言而民信,不刑而民畏,端拱無爲而天下治,是謂道德出於人,故爲天下主也。以仁治其國,以義使其民,以忠信爲保障,以刑政爲藩籬,制禮作樂而天下化,是謂仁義出於人,故爲理國之主也。敗國之人則反是,蓋其不務道德,不行仁義,逞聰察任,智術厚聚,斂酷刑法,民不聊生,以致昬亂,必於滅亡,是謂聰明出於人,故亡爲國之主也。

有國编辑

有國之禮,享郊廟,敬鬼神也。亹龜䇿,占吉凶也。敬鬼神,信禍福之職也。占吉凶,信興亡之數也。奈何有大不信,窮民之力以爲城廓,奪民之食以儲爲蓄,是福可以力取,是禍可以力敵,是疑貳於鬼神,是欺惑於龜䇿,是不信於天下之人。斯道也,賞不足勸,罰不足懼,國不足守。

國有郊廟之禮,郊焉祭天,廟焉祠地,所以敬鬼神也。亹龜兆,美蓍䇿,所以占吉凶也。有道之君,敬鬼神而信禍福,占吉凶而信興亡,畏天命以順人心,進忠良以安宗社。奈何不畏天命之君,肆情縱欲,而窮奢極侈,不信禍福,不懼滅亡,苦民之力而爲城廓,奪民之食而爲儲蓄,以爲子孫不拔之基,享無疆之祚。是福可以力取,其亡可以力敵也。孰不知民力苦則生怨,民困窮則生禍,民財罄則生亂,勢必然也。夫何故而其然乎,蓋其不信禍福,是疑貳於鬼神。不畏滅亡,是欺惑其龜䇿。以不信待天下,天下亦以不信叛之。如其不亡,蓋亦幸矣。吁,無信於民,雖賞之不勸,罰之不懼,滅亡可待。雖有其國,其能守乎。

黃雀编辑

黃雀之爲物也,日遊於庭,日親於人,而常畏人,而人常撓之。玄鳥之爲物也,時遊於戸,時親於人,而不畏人,而人不撓之。彼行促促,此行佯佯。彼鳴啾啾,此鳴鏘鏘。彼視矍矍,此視汪汪。彼心慼慼,此心堂堂。是故疑人者爲人所疑,防人者爲人所防。君子之道,仁與義,中與正,何憂何害。

黃雀玄鳥,皆附屋而窠,或遊於庭,或行於戸,日親於人也。黃雀常畏人,而玄鳥不畏人。畏人者而人反撓之,不畏人者而人不撓之。何也,蓋其有所自耳。黃雀之可憎,人故撓之。玄鳥可愛,人故不撓也。竊嘗思之人心之愛憎,有大公者存,然非出於私意,在乎物之當憎當愛也。彼可憎者,其行促促,其聲噩噩,其視也急,其心也憂,懼人見其詐而多疑,故憎而撓之也。彼可愛者,其行緩緩,其聲喃喃,其視也靜,其心也安詳,人見其信而無疑,故愛之而不撓也。是故詐者而爲人所憎,信者而爲人所愛,疑者而爲人所疑,防者而爲人所防,是皆自然之情也。噫,以物之詐,尚爲人之所憎,人之所疑,何况於人乎。甯不戒哉。是故君子之道,仁義中正而已矣。蓋其不欺不詐,不防不疑,不避害,不憂懼,仁義其德,中正其心,何憂害之有。

籠猿编辑

籠中之猿,踴躍萬變,不能出於籠。匣中之虎,狂怒萬變,不能出於匣。小人之機,智慮萬變,不能出於大人之道。夫大人之道如地之負,如天之垂,無日不怨,無人不欺,怨不我怒,欺不我夷,然後萬物知其所歸。

猿在籠中踴躍號跳,幾千萬變,終不能出於籠。虎在匣中狂怒哮吼,幾千萬變,亦不能出於匣。以猿之狡,虎之猛,猶不能出於籠匣之中也。其意蓋謂小人之詐,如猿暴,如虎奸狡,百端狂暴萬狀,終不能出於大人之道也。蓋以大人之道,如天之覆,如地之負,不求人過,不見人非,不忻善,不厭惡,不記仇,不懷怨。而彼小人,恩稍不及則怨之,見其似訥則欺之。豈知大人之量,人雖怨之亦不怒,人雖欺之如不知,是非不入於胷次,忿怒不現於形容。及其後也,小人反之,感大人之德,心悅誠服而歸化也。故曰,然後萬物知其所歸。

常道编辑

仁義者,常行之道。行之不得其術,以至於亡國。忠信者,常用之道。用之不得其術,以至於獲罪。廉潔者,常守之道。守之不得其術,以至於暴民。才辨者,常御之道。御之不得其術,以至於罹禍。蓋拙在用於人,巧在用於身。使民親稼則怨,誡民輕食則怒。夫餌者魚之嗜,羶者蟻之慕。以餌投魚,魚必懼。以羶投蟻,蟻必去。由不得化之道。

仁以治民,義以制事,常行之道也。不得其術者,失仁與義也。君不仁則民不親,不義則民不伏,不親不伏,是叛其君,宜乎國亡也。效職謂之忠,眞實謂之信,常用之道也。不得其術者,失忠與信也。臣之不忠則不足以事君,不信則不足以使民。君不能事,民不能使,是謂具臣,宜其獲罪也。不貪謂之廉,不污謂之潔,常守之道也。不得其術者,失廉與潔也。喪心於財貨,虧行以辱身,厚斂於民而民不從,以致於暴虐也。博知謂之才,利口謂之辯,常使之道也。不得其術者,失才與辯也。恃才而慢人,强辯以飾非,用以欺人,持久必敗,宜其遭禍也。數者皆巧於自私,而拙於待人,宜乎亡國獲罪暴民遭禍也。安逸甘食,人之所欲也。使之勤苦,而躬耕稼穯。誡之淸淡,而鮮食甘肥,宜其怨而怒之也。香餌者,魚所嗜也。羶脂者,蟻所嗜也。彼知爲害,則必懼而去之,此皆治國安民之術也。不得其術者,而反害其民,民畏害而逃之。蓋其不知德化之道也。

感喜编辑

感父之慈,非孝也。喜君之寵,非忠也。感始於不感,喜始於不喜。多感必多怨,多喜必多怒。感喜在心,由物之有毒,由蓬之藏火。不可不慮。是以君子之業,爵之不貴,禮之不大,親之不知,疎之不疑,辱之不得,何感喜之有。

忠孝者,臣子之分。子有心而感父之慈,臣懷意而要君之寵。是皆出於私意,以媚其君,謟其父,則非忠非孝也。殊不知感始於不感,喜始於不喜。是故子若有心,而感父之喜,其父亦有心以慈其子,孝稍不足,則反爲怨矣。臣若有心,以要君之喜,而君亦有心以寵其臣,忠稍不足,則反爲怒矣。蓋以多感必多怨,多喜必多怒。殊不知感喜怨怒,皆出於心。如物中有毒,心中之毒,如蓬中藏火,不可以不愼也。是以大人尊之以爵而不知貴,敬之以禮而不知大,親之亦不喜,疎之亦不疑,恥辱莫能加,何感喜之有也。

太醫编辑

太醫之道,脉和而實者,爲君子生之道也。撓而浮者,爲小人死之道也。太卜之道,䇿平而慢者,爲君子吉之道也。曲而利者,爲小人凶之道也。以是論之,天下之理一也。是故觀其國,則知其臣。觀其臣,則知其君。觀其君,則知興亡。臣可以擇君而仕,君可以擇臣而任。夫揖讓可作,而躁靜不可作。衣冠可詐,而形器不可詐。言語可文,而聲音不可文。

醫道有太素脈,能察人之生死貴賤衰病也。其脈和而實者,生之道也。其脈撓而浮者,死之道也。卜道有龜䇿,能斷人之吉凶悔吝禍福也。其䇿平而慢者,吉之道也。其䇿曲而利者,凶之道也。由是論之,天下之事紛紜交錯,雖千萬變,終必歸於理也。夫理者一而已矣。孔子曰:『吾道一以貫之』是也。是故觀其國之治道,則知其臣之賢否也。觀其臣之政教,則知其君之聖凡也。觀其君之法令,則知其國之興亡也。蓋以君臣之道,非但君擇臣,臣亦擇君耳。臣擇其君而仕者,欲得君以行其志也。君擇其臣而任者,欲得臣以治其國也。國之不治,由不得其臣也。志之不行,由不得其君也。揖讓者,形之爲也。躁靜者,心之有也。作者動也,言形可動而心不可動也。衣冠表也,形器裏也,詐者僞也,言外可僞而心不可僞也。言者聲之末,聲者言之本也。文者見於外也,言末可見而其本不可見也。

讒語编辑

藏於人者,謂之機。奇於人者,謂之謀。殊不知道德之機,眾人所知。仁義之謀,眾人所無。是故有賞罰之教,則邪道進。有親疎之分,則小人入。夫棄金於市,盜不敢取。詢政於朝,讒不敢語,天下之至公也。

未發謂之機,計出謂之謀。眾人皆知有道德之機,貪欲而不能行。非其不知,故曰眾人所知也。眾人皆知有仁義之謀,好妄而不能爲。其所爲者,皆詐力智術之謀,故曰眾人所無也。是故賞罰之教興,則邪佞乘機而冒功。親疎之分立,則小人乘機而間諜。其必然也。古有捐金於市,而盜賊不敢取者,恐人之見也。詢政於朝,而奸佞不敢讒者,懼人之知也。此天下大公至正之理,治道之要也。

刻畫编辑

畫者不敢易於圖像,苟易之必有咎。刻者不敢侮於木偶,苟侮之必貽禍。始制作於我,又要敬於我,又寘禍於我,是故張機者用於機,設險者死於險,建功者辱於功,立法者罹於法。動一竅則百竅相會,舉一事則萬事有害。所以機貴乎明,險貴乎平,功貴乎無狀,法貴乎無象,能出刻畫者,可以名之爲大象。

畫圖像者,其必信心以奉之。苟輕易之心生,奉之不足,其必有咎矣。刻木偶者,其必䖍誠以敬之,苟侮慢之心起,敬之不足,其必貽禍矣。或曰圖像木偶,始制作於人,又要敬於人,苟敬奉之不足,又寘禍於人者。何也。竊嘗思之,敬奉圖像木偶者,無非謟鬼神以要其福耳。如其身端心誠,其福或可覬也。其身不端,心不誠,其招咎禍之情亦有之矣。是故善用機者,其必敗於機。能設險者,其必死於險。貪功者,其必辱於功。酷法者,其必遭於法。極言不可以有爲而妄動也。然吾之心一動,則天下人之心無不相同,故曰動一竅而百竅相會也。起一害人之事,則天下害人者因其端以害人,故曰舉一事而萬事有害也。機者,利害未分,所以貴乎明。忘其利害,善用機者也。險者,設以待人,所以貴乎平。兩不相傷,善設險者也。功者,用以建立,所以貴乎無狀。功成不居,善建功者也。法者,用以平物,所以貴乎無象,事乎無事,善立法者也。能出刻畫者,則知神非圖像木偶也。可以名之爲大象者,則知神本無象之謂也。

酒醴编辑

夫酒醴者,迫之飮,愈不飮。恕之飮,愈欲飮。是故抑人者,人抑之。容人者,人容之。貸其死者,樂其死。貸其輸者,樂其輸。所以民盜君之德,君盜民之力。能知反覆之道者,可以居兆民之職。

醴之美也,迫之飲,非不飲,急則不能繼也。恕之飲,非欲飲,緩則樂而能飲也。此言天下之事,迫之急則必有以不能繼之者,寛緩之則有餘力矣。是故𡨚人者,而人亦𡨚之。容人者,而人亦容之。能施其死而爲人者,人亦樂其死。能施其有以輸人者,人亦樂其輸。所以君修其德,則民安於下而樂其業。民力其業,則君安於上以享其國。則是民盜君之德以安生,君盜民之力以安享也。能知反覆相盜之道者,則可以爲兆民之主矣。

恩賞编辑

侯者,人所貴。金者,人所重。眾人封公而得侯者不美,眾人分玉而得金者不樂。是故賞不可妄行,恩不可妄。施其當也,由爲爭奪之漸。其不當也,卽爲亂亡之基。故我自卑則賞不能大,我自儉則恩不得奇,厯觀亂亡之史,皆驕侈恩賞之所以爲也。

侯者,爵之尊,眾之所貴也。金者,物之貴,眾之所重也。公爵尊於侯,眾人封公而我封侯,其心必不悅矣。美玉貴於金,眾人分玉而我得金,其心必不樂矣。如其分侯而得公,分金而得玉,以遂其欲,則人悅而樂矣。此常人之情,天下古今之所同也。是故賞不可以妄行,恩不可以妄施也。蓋以有賞則有爭,有恩則有怨。二者施之當,則爲爭奪之由。施之不當,則爲亂亡之基。有國者不可以不愼也。是以聖人以謙卑待物,以儉約奉身,故必自卑。雖賞之亦不大,故必自儉。雖恩之亦不異,故無爭奪亂亡之事矣。豈不見古之史乎,厯載禍亂,以喪其國者,皆由驕縱奢侈,其心志私恩重,賞其勳戚,以致然矣。

養民编辑

民不怨火,而怨使之禁火。民不怨盜,而怨使之防盜。是故濟民不如不濟,愛民不如不愛。天有雨露,所以招其怨。神受禱祝,所以招其謗。夫禁民火,不如禁心火。防人盜,不如防己盜。其養民也如是。

禁火恐民焚其居,禁盜恐民亡其貨。民之不謹,間有被火盜者,則訕而怨其立法之不善。是故禁火濟民,而民反怨之,是不如不濟也。禁盜愛民,而民反訕之,是不如不愛也。以天之大也,雨暘愆期,而人猶憾之。神之靈也,災傷凶咎,禱之不應,而人猶謗之。何况於人乎。吁,人惟知禁民焚居之火,而不知禁焚身之火。惟知禁竊財之盜,而不禁竊神之盜者,亦甚愚也。能行此術,養生養民,兩得之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