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 呂氏春秋
季夏紀
卷七 

目录

季夏紀编辑

一曰:季夏之月:日在柳,昏心中,旦奎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蟲羽。其音徵。律中林鐘。其數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竈。祭先肺。涼風始至。蟋蟀居宇。鷹乃學習。腐草化為螢蚈。天子居明堂右个,乘朱輅,駕赤駵,載赤旂,衣朱衣,服赤玉,食菽與(雉)〔雞〕。其器高以觕。

是月也,令漁師伐蛟取鼉,升龜取黿。乃命虞人入材葦。

是月也,令四監大夫合百縣之秩芻,以養犧牲。令民無不咸出其力,以供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以祀宗廟社稷之靈,〔以〕為民祈福。

是月也,命婦官染采,黼黻文章,必以法故,無或差忒,黑黃蒼赤,莫不質良,勿敢偽詐,以給郊廟祭祀之服,以為旗章,以別貴賤等級之度。

是月也,樹木方盛,〔陰將始刑〕,乃命虞人入山行木,無或斬伐。不可以興土功,不可以合諸侯,不可以起兵動眾。無舉大事,以(搖蕩)〔將陽〕(於)氣。無發令而干時,以妨神農之事。水潦盛昌,命神農,將巡功。舉大事則有天殃。

是月也,土潤溽暑,大雨時行,燒薙行水,利以殺草,如以熱湯,可以糞田疇,可以美土疆。

行之是令,是月甘雨三至,三旬二日。季夏行春令,則穀實解落,國多風欬,(人)〔民〕乃遷徙。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災。行冬令,則寒氣不時,鷹隼早鷙,四鄙入保。

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黃帝。其神后土。其蟲倮。其音宮。律中黃鐘之宮。其數五。其味甘。其臭香。其祀中霤。祭先心。天子居太廟太室,乘大輅,駕黃駵,載黃旂,衣黃衣,服黃玉,食稷與牛。其(氣)〔器〕圜以揜。

音律编辑

二曰:黃鐘生林鐘,林鐘生太蔟,太蔟生南呂,南呂生姑洗,姑洗生應鐘,應鐘生蕤賓,蕤賓生大呂,大呂生夷則,夷則生夾鐘,夾鐘生無射,無射生仲呂。三分所生,益之一分以上生;三分所生,去其一分以下生。黃鐘、(太)〔大〕呂、太蔟、夾鐘、姑洗、仲呂、蕤賓為上,林鐘、夷則、南呂、無射、應鐘為下。

大聖至理之世,天地之氣,合而生風,日至則月鐘其風,以生十二律。仲冬日短至,則生黃鐘。季冬生大呂。孟春生太蔟。仲春生夾鐘。季春生姑洗。孟夏生仲呂。仲夏日長至,則生蕤賓。季夏生林鐘。孟秋生夷則。仲秋生南呂。季秋生無射。孟冬生應鐘。天地之風氣正,則十二律定矣。

黃鐘之月,土事無作,慎無發蓋,以固天閉地,〔發蓋藏〕,〔起大眾〕,陽氣且泄,〔是謂發天地之房〕。大呂之月,數將幾終,歲且更起,而〔專於〕農,民無有所使。太蔟之月,〔天氣下降〕,陽氣始生,〔天地和同〕,草木繁動,令農發土,無或失時。夾鐘之月,寬裕和平,行德去刑,無或作事,以害群生。姑洗之月,達道通路,溝瀆修利,申之此令,嘉氣趣至。仲呂之月,無聚大眾,巡勸農事,草木方長,無攜民心。蕤賓之月,陽氣在(土)〔上〕,安壯養(俠)〔佼〕,本朝不靜,草木早槁。林鐘之月,草木盛(滿)〔盈〕,陰將始刑,無發大事,以將陽氣。夷則之月,修法飭刑,選士厲兵,詰誅不義,以懷遠方。南呂之月,蟄蟲(入)〔咸俯在〕(宂)〔穴〕,〔皆墐其戶〕。趣農收聚,無敢懈怠,以多為務。無射之月,疾斷有罪,當法勿赦,無留獄訟,以亟(以)〔為〕故。應鐘之月,陰陽不通,閉而為冬,修(別)喪紀,〔辨衣裳〕,審民所終。

音初编辑

三曰:夏后氏孔甲田于東陽萯山,天大風晦盲,孔甲迷惑,入于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來(見)〔是〕良日也,之子是必大吉」,或曰「不勝也,之子是必有殃」。后乃取其子以歸,曰:「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成人,幕動拆(撩)〔橑〕,斧斫斬其足,遂為守門者。孔甲曰:「嗚呼!有疾,命矣夫!」乃作為《破斧》之歌,實始〔作〕為東音。

禹行功,見塗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塗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往〕(待)〔候〕禹于塗山之陽,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實始作為南音。周公及召公取風焉,以為《周南》、《召南》。

周昭王親將征荊,辛餘靡長且多力,為王右。還反涉漢,梁敗,王及蔡公抎於漢中。辛餘靡振王北濟,又反振蔡公。周公乃侯之于西翟,實為長公。殷整甲徙宅西河,猶思故處,實始作為西音,長公繼是音以處西山,秦繆公取風焉,實始作為秦音。

有娀氏有二佚女,為之九成之臺,飲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視之,鳴若謚隘。二女愛而爭(摶)〔搏〕之,覆以玉筐,少選,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反,二女作歌,一終曰「燕燕往飛」,實始作為北音。

凡音者,產乎人心者也。感於心則蕩乎音,音成於外而化乎內,是故聞其聲而知其風,察其風而知其志,觀其志而知其德。盛衰、賢不肖、君子小人皆形於樂,不可隱匿,故曰樂之為觀也深矣。土弊則草木不長,水煩則魚鱉不大,世濁則禮煩而樂淫。鄭衛之聲,桑間之音,此亂國之所好,衰德之所說。流辟誂越慆濫之音出,則滔蕩之氣、邪慢之心感矣;感則百姦眾辟從此產矣。故君子反道以修德,正德以出樂,和樂以成順。樂和而民鄉方矣。

制樂编辑

四曰:欲觀至樂,必於至治。其治厚者其樂治厚,其治薄者其樂治薄,亂世則慢以樂矣。今室閉戶牖,動天地,一室也。故成湯之時,有榖生於庭,昏而生,比旦(其)〔而〕大拱,其(吏)〔史〕請卜其故。湯退卜者曰:「吾聞〔之〕祥者福之先者也,見祥而為不善則福不至;妖者禍之先者也,見妖而為善則禍不至。」於是〔乃〕早朝〔而〕晏退,問疾吊喪,務鎮撫百姓,三日而榖〔自〕(止)〔亡〕,故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聖人所獨見,眾人焉知其極。

周文王立國八年,歲六月,文王寢疾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不出國郊,百吏皆請曰:「臣聞地之動〔也〕,為人主也。今王寢疾五日而地動,四面不出周郊,群臣皆恐,(曰)請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對曰:「興事動眾,以增國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見妖也,以罰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罰我也。今〔又〕故興事動眾以增國城,是重吾罪也。不可(文王曰)〔以之〕昌也。請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乎。」於是謹其禮秩皮革,以交諸侯;飭其辭令幣帛,以禮豪士;頒其爵列等級田疇,以賞〔有功〕,〔遂與〕群臣。〔行此〕無幾何,疾乃止。文王即位八年而地動,已動之後四十三年,凡文王立國五十一年而終,此文王之所以止殃剪妖也。

宋景公之時,熒惑在心,公懼,召子韋而問焉,曰:「熒惑在心,何也?」子韋曰:「熒惑者,天罰也;心者,宋之分野也;禍〔且〕當於君〔身〕。雖然,可移於宰相。」公曰:「宰相所與治國家也,而移死焉,不祥。」子韋曰:「可移於民。」公曰:「民死,寡人將誰為君乎?寧獨死〔耳〕。」子韋曰:「可移於歲。」公曰:「歲害則民饑,民饑必死。為人君而〔欲〕殺其民以自活也,其誰以我為君乎?是寡人之命固盡已,子無復言矣。」子韋還走,北面載拜曰:「臣敢賀君。天之處高而聽卑。君有至德之言三,天必三賞君。今夕熒惑其徙三舍,君延年二十一歲。」公曰:「子何以知之?」對曰:「有三善言,必有三賞。熒惑有三徙舍,舍行七星,星一徙當一年,三七二十一,臣故曰君延年二十一歲(矣)。臣請伏於陛下以伺(候)之。熒惑不徙,臣請死〔之〕。」公曰:「可。」是夕熒惑果徙三舍。

明理编辑

五曰:五帝三王之於樂盡之矣。亂國之主,未嘗知樂者,是常主也。夫有天賞得為主,而未嘗得主之實,此之謂大悲。是正坐於夕室也,其所謂正,乃不正矣。

凡生非一氣之化也,長非一物之任也,成非一形之功也。故眾正之所積,其福無不及也;眾邪之所積,其禍無不逮也。其風雨則不適,其甘雨則不降,其霜雪則不時,〔其〕寒暑則不當,陰陽失次,四時易節,人民淫爍不固,禽獸胎消不殖,草木(痺)〔庳〕小不滋,五穀◇敗不成,其以為樂也,若之何哉?故至亂之化,君臣相賊,長少相殺,父子相忍,弟兄相誣,知交相倒,夫妻相冒,日以相危,失人之紀,心若禽獸,長邪苟利,不知義理。

其雲狀:有若犬、若馬、若白鵠、若眾車;有其狀若人,蒼衣赤首,不動,其名曰天(衡)〔衝〕;有其狀若懸釜而赤,其名曰雲旍;有其狀若眾馬以鬭,其名曰滑馬;有其狀若眾植華以長,黃上白下,其名蚩尤之(旍)〔旗〕。其日有鬭蝕,有倍僪,有暈珥,有不光,有不及景,有眾日並出,有晝盲,有霄見。其(日)〔月〕有薄蝕,有暉珥,有偏盲,有四月並出,有二月並見,有小月承大月,有大月承小月,有月蝕星,有出而無光。其星有熒惑,有彗星,有天棓,有天欃,有天竹,有天英,有天干,有賊星,有鬭星,有賓星。其氣有上不屬天,下不屬地,有豐上殺下,有若水之波,有若山之楫,春則黃,夏則黑,秋則蒼,冬則赤。其妖孽有生如帶,有鬼投其陴,有菟生雉,雉亦生鴳,有螟集其國,其音匈匈,國有游虵西東,馬牛乃言,犬彘乃連,有狼入於國,有人自天降,市有舞鴟,國有行飛,馬有生角,雄雞五足,有豕生而彌,雞卵多(假)〔毈〕,有社遷處,有豕生狗。國有此物,其主不知驚惶亟革,上帝降禍,凶災必亟。其殘亡死喪,殄絕無類,流散循饑無日矣。此皆亂國之所生也,不能勝數,盡荊、越之竹,猶不能書。故子華子曰:「夫亂世之民,長短頡𢆖,百疾,民多疾癘,道多褓繈,盲禿傴尪,萬怪皆生」。故亂世之主,烏聞至樂?不聞至樂,其樂不樂。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