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上一卷 卷七十八•史部三十四 下一卷→


卷七十八 史部三十四


○地理類存目七


目录

古今遊名山記》•十七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何钅堂撰。钅堂有《括蒼匯記》,已著錄。是書采史志文集所載遊覽之文,以類編輯。首為《總錄》三篇,曰《勝記》,曰《名言》,曰《類考》。次記兩京各省山川及古今遊人序記。


天下名山諸勝一覽記》•十六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慎蒙撰。蒙字山泉,歸安人。嘉靖癸丑進士,官至監察禦史。是書以何钅堂所作《古今遊名山記》重複太甚,因刪汰繁冗,而增入《通志》及別集所載記文凡十之四。視钅堂書頗為簡明。然文有加減,而事不增損,仍無資於考據。其記文之末,各加評語,亦不出坊刻積習。自序稱其書名《天下名山諸勝一覽記》,而第一卷首又題作《遊名山一覽記》,第二卷以後則題作《名山岩洞泉石古跡》,殊不畫一。蓋明代文士,往往急行其書,陸續付梓。至書成後始有定名,而已刊者遂不復追改,故名目往往錯互,不獨此書為然也。


名山遊記》•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卻金傳》,已著錄。是編一曰《京口遊山記》,分上下二篇。一曰《游匡廬山記》,一曰《東遊記》,一曰《遊二泉記》,一曰《遊鼓山記》,一曰《游石竹山記》,一曰《遊九鯉湖記》,而附以《游溧陽彭氏園記》。末有世懋跋一篇,蓋為鼓山以下三記作。後合刻諸記,仍以綴於末也。


名山注》•無卷數,內府藏本编辑

明潘之恒撰。之恒有《黃海》,已著錄。是編首《江上山志》,次《蜀山志》,次《淮上雜誌》,次《新安山水志》,次《越中山水志》,次《三吳雜誌》。或載前人行紀、志傳、題詠,或自為序紀。其他名勝,漏略尚多,疑就其所遊歷者述之。其書不分卷帙,前後亦無序跋。而“名山注”三字僅題於簽,似非完本也。


五嶽遊草》•十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王士性撰。士性字恒叔,臨海人。萬曆丁丑進士,官至南京鴻臚寺卿。事蹟附見《明史•王宗沐傳》。錢希言《犬會園》又稱臨海王中丞士性,未之詳也。士性初令確山,游嵩嶽。擢禮科給事中,游岱岳、華岳、恒嶽。及參粵藩,游衡嶽。此外遊名山以十數,經歷者十州。遊必有圖有詩,為圖若記七卷,詩三卷,不盡於記與詩者為雜誌二卷。亦名《廣遊記》,統題曰《五嶽遊草》,蓋舉其大以該其餘也。《犬會園》稱“峨嵋山有老僧,性好遊。自恨一生不得遍探名嶽,年又駸駸向暮,乃誓於來生了此夙願。臨化,謂其徒曰:‘吾今往台州臨海縣王氏,托生為男。’計老僧化去之年月日時,即士性之甲子”云云。殆因有此書而附會之,然亦緣士性癖嗜山水,故有是言矣。


廣志繹》•五卷、《雜誌》•一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编辑

明王士性撰。此書又於《五嶽遊草》(《廣游紀》)以外,追繹舊聞,以補未及者也。首為《方輿崖略》,次兩都,次諸省,附以《雜誌》。其《四夷輯》一種,列目於《雜誌》之前。然有錄無書,注曰考訂嗣出,蓋未刊也。凡山川險易、民風物產之類,巨細兼載,亦間附以論斷。蓋隨手記錄,以資談助。故其體全類說部,未可盡據為考證也。


黔志》•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明王士性撰。曹溶收入《學海類編》中。核其所載,即士性遊記中之一篇。書賈摘出,別立此名以售欺者也。


豫志》•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明王士性撰。亦其《五嶽遊草》之一篇,曹溶摘入《學海類編》者也。


日畿訪勝錄》•二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明姚士粦撰。士粦所輯《陸氏易解》,已著錄。此錄乃萬曆甲午士粦游京師時,尋訪都城內外諸勝,因匯輯成編。然所載古跡,實皆抄撮孫國敉《燕都遊覽志》、蔣一葵《長安客話》諸書,別無異聞,不足資證據也。


天目遊記》•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黃汝亨撰。汝亨有《古奏議》,已著錄。是記乃汝亨與佛慧寺僧同遊天目山而作,敘是山景物頗詳。然記中敘月敘日,而不敘為何年,亦行文之偶疏也。


紀遊稿》•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王衡撰。衡字緱山,太倉人。萬曆辛丑進士,官翰林院編修。事蹟附見《明史•王錫爵傳》。是編乃所作遊記。凡泰山一首、香山三首、盤山一首、馬鞍潭柘一首,雜記三首,蓋隨時摭拾付梓者。前有陳繼儒序,詞亦佻巧。


循滄集》•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姚希孟撰。希孟字孟長,長洲人。萬曆己未進士,官至詹事府詹事,事蹟具《明史》本傳。是編乃所作遊記,以“循滄”名篇,蓋用宋袁粲語也。上卷十三篇,皆遊太湖洞庭所作。下卷十五篇,則平生所作南北遊記皆在焉。末為跋王文恪《洞庭遊記》二篇,及跋徐弘祖《鹿門鴻寶冊》一篇。宏祖亦好遊,故以類附遊記後焉。其文體全沿公安、竟陵之習,務以纖佻為工。甚至《遊廣陵記》於全篇散語之中,忽作儷偶一聯雲:“洞天深處,別開翡翠之巢;笑語微聞,更掣鴛鴦之鎖。”自古以來,有如是之文格乎?


山行雜記》•一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宋彥撰。彥,華亭人。與趙宦光同時。嘗至京師,曆遊玉泉、香山,因紀其園亭刹寺岩壑之勝。蓋亦學《游城南記》諸書而作。然考據多疏,如中稱“玉泉道上有《壯節祠碑》,稱崇安侯譚公而無其名,疑為靖難武臣戰死者”。案:崇安侯譚淵,從成祖起兵,於夾河戰沒,子孫得世襲侯爵。當時如鄭曉、王世貞所著書內,皆詳載其事,而彥不能知,亦殊昧於典故矣。


名山記》•四十八卷、《圖》•一卷、《附錄》•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蓋因何钅堂之書而增葺之。凡北直隸二卷,南直隸十卷,浙江十卷,江西四卷,湖廣四卷,河南三卷,山東二卷,山西一卷,陝西一卷,福建二卷,廣東二卷,廣西一卷,四川二卷,雲南一卷,貴州一卷,前為圖一卷,略繪名勝之跡。末為《附錄》一卷,則荒怪之說,《神異經》、《十洲記》之類也。所錄古人遊記十之三,明人遊記十之七。采摭頗富,而龐雜特甚。如酈道元《水經注》、徐兢《高麗圖經》、張敦頤《六朝事蹟》之類,皆割裂餖飣,改易名目。至於孔稚圭《北山移文》、駱賓王《冒雨尋菊序》、宗忄稟《荊楚歲時記》、周密《武林舊事》、楊衍之《洛陽伽藍記》、王觀《揚州芍藥譜》、張鎡《梅品》、王世貞《題洛中九老圖》之類,闌入者不可殫述。不知其與名山何與!其圖首有篆字題識曰:“崇禎六年春月,墨繪齋新摹。”則出自坊賈之手可知。胡維霖《墨池浪語》乃雲:《名山記》乃何濱岩所集,近複補入。景必窮幽,語必造奇。仁智者豈能足跡遍天下,得此可以臥遊。所謂補入,蓋即此本。殆維霖未細閱其書歟。


廣州遊覽小志》•一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王士禎撰。士禎有《古歡錄》,已著錄。士禎以康熙甲子十一月祭告南海,以乙丑二月八日至四月一日歸。計留廣州五十一日,因而遊覽古跡,作為此志。凡光孝寺、六榕寺、五羊觀、海幢寺、海珠寺、越秀山、蒲澗寺、長壽寺、南園三忠祠九處,皆會城內外地也。


天下名山記鈔》•無卷數,內府藏本编辑

國朝吳秋士編。秋士字西湄,歙縣人。其書取何钅堂《遊名山記》及王世貞之《廣編》刪而錄之,無一字之考訂。


泰山紀勝》•一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孔貞瑄撰。貞瑄有《大成樂律》,已著錄。是編乃其初官泰安教諭時紀所遊歷而作也。大略仿《岱史》之舊,自萬仙樓以下共五十餘則,每景各敘其勝。其餘諸山脈絡與岱宗相屬者,如尼山、防山、龜、蒙、鳧、繹之類亦咸入紀載。其捨身崖、社首、蒿裏、封禪數條,持論頗不詭於正。然於封禪舊典,引據未能詳洽。大抵議論多而考據少,其文格亦尚沿竟陵末派雲。


匡廬紀遊》•一卷大學士英廉購進本编辑

國朝吳闡思撰。闡思字道賢,武進人。所記廬山名跡凡五十八條,詞頗簡潔。然大抵以摹寫景物為長。


滇黔紀遊》•二卷大學士英廉購進本编辑

國朝陳鼎撰。鼎有《東林列傳》,已著錄。是編為其客游滇黔時所紀。上卷紀黔,下卷紀滇,於山川佳勝,敍述頗為有致,而不免偶出鄙語。如紀貴州諸苗曰:“男子之麗者,即古之潘安、宋朝有不及焉;女子之麗者,漢之飛燕、唐之太真亦無能出其上矣。此種女子,欲購之者牛馬當以千計。男子皆不樂為龍陽君,有犯之者輒自殺。”又記楚雄、姚安、開化三郡曰:“余遍遊三郡,別時各有遺贈。土儀之盛,饋贐之豐,有多至百金者”云云,其言殊陋。又如記三塔寺黃華老人石刻一事,黃華老人即金王庭筠,所作四詩刻石在山西汾州,故有“人道高歡避暑宮”句。後李中陽始摹刻於點蒼山,王士禎《居易錄》載之甚詳。鼎乃以為仙人之筆,則考證之疏,亦可概見矣。


玉山遺響》•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張貞生撰。貞生號簣山,廬陵人。順治戊戌進士,官至翰林院侍讀學士。玉山在泰和仁善鄉,初名義山,又改匡山,土人稱子瑤山。貞生嘗遊息其中。是編首載所作詩;次載所題對聯;次載所作記;次為茅屋隨劄,則山中之日記;次為他人所作詩賦傳記。前有羅麗序,謂貞生所著文集尚未刊行,此其家居一載之內,流連山水,隨筆記之,以示其意之所寓者。所錄雖皆詩文,而其體例在遊記、地志之間,故附之《地理類》焉。


蒼洱小記》•一卷兵部侍郎紀昀家藏本编辑

國朝畢曰澪撰。曰澪有《滇遊記》,已著錄。是編亦曰澪父忠告官雲南布政司參議時,曰澪省覲至大理,紀其山川名勝而作。相傳靈鷲山即今點蒼山,為釋伽佛修道處。賓川之雞足山即伽葉道場。故曰澪是書多引佛經為證據。

──右“地理類”遊記之屬,二十一部、一百二十三卷,內二部無卷數,皆附《存目》。


南中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本題曰晉常璩撰。前有顧應祥序云:“此書附在《華陽國志》,近世無傳。升菴楊太史謫居於滇,以其舊所藏本,手錄見示”云云。考隋以來《經籍》、《藝文》諸志,皆無此書。宋李校正《華陽國志》,原序具存,亦不云附有此卷。且漢王恢攻南越在建元六年,張騫使大夏在元狩元年,此云騫以白帝東越攻南越,大行王恢救之。年月之先後既殊,事蹟亦不知何據。又晉泰始七年分益州置寧州,而此云六年。牂柯郡下元鼎六年亦誤作元鼎二年,牴牾不一。楊慎好撰偽書,此書當亦《漢雜事秘辛》之類也。

高麗記》•無卷數,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本題宋徐兢撰。案:兢別有《高麗圖經》四十卷,已著於錄。此本所載,即從圖經中摘鈔而成,非兩書也。

記古滇說》•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宋張道宗撰。前有嘉靖己酉沐朝弼序,則稱道宗為元人。卷末題“咸淳元年春正月八日,滇民張道宗錄”。而書中又載元統二年立段信茁實為大理宣慰使司事,顛倒牴牾,猝不可詰。其書大抵陰剽諸史《西南夷傳》,而小變其文。惟所記金馬碧雞事,稱阿育王有三子爭逐一金馬,季子名至德,逐至滇池東山獲之,即名其山曰金馬。長子名福邦,續至滇池之西山,忽見碧鳳,即名其山曰碧雞。所謂金馬、碧雞之神,即是二子。其說荒誕,與史傳尤異。文句亦多不雅馴,殆出贗托。況書中明言:“宋興以北有大敵,不暇遠略。使傳往來,不通中國。”何以度宗式微之時,轉奉其正朔?然則非惟道宗時代恍惚難憑,即其人之有無且不可遽信矣。卷首有楊慎點校字,其即慎所依託而故謬其文以疑後人歟?


異域志》•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篇首胡惟庸序曰:“《臝蟲錄》者,予自吳元年丁未,出鎮江陵,有處士周致中者,前元之知院也,持是錄獻於軍門。”則此書初名《臝蟲錄》,為周致中所作。又開濟跋曰:“是書吾兄得之於青宮,乃國初之故物。今吾兄重編,更其名曰《異域志》。”則此書名《異域志》乃開濟之兄所更定。然考明太祖於元至正二十四年甲辰,建國號曰吳。丁未當稱“吳三年”,不得稱“元年”。又濟跋題“壬午長至”,為惠帝建文四年。其時濟被誅已久,不應作跋。疑皆出於依託也。其書中雜論諸國風俗物產土地,語甚簡略,頗與金銑所刻《異域圖志》相似,無足採錄。


異域圖志》•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後有明廣信府知府金銑序,謂宋亦有應天府,疑是宋書。然書中載明初封元梁王子於耽羅,則為明人所作無疑。其書摭拾諸史及諸小說而成,頗多疏舛。如占城役屬於安南,乃雲安南為“占城役屬”,殊不足據。其他敍述,亦太寥寥。


百夷傳》•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錢古訓撰。古訓,餘姚人。洪武甲戌進士,官至湖廣布政司參政。百夷即麓川平緬宣慰司。(案:百夷即今玀夷,譯語對音,故無定字。)洪武二十九年,其酋思侖發訴與緬人構兵。古訓時為行人,與其同官桂陽李思聰奉詔往諭,侖發等聽命而還。因述其山川、人物、風俗、道路,為書以進。古訓旋以勞擢湖廣參政。請澤州楊砥序之。黃虞稷《千頃堂書目》以此書為李思聰作。今據砥序及夏原吉後序,則實古訓所作。虞稷偶失考也。


南夷書》•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張洪撰。洪字宗海,常熟人。洪熙初召入翰林,官修撰。是編乃永樂四年緬甸宣慰使那羅塔劫殺孟養,宣慰使刁查及思欒發而據其地。洪時為行人,齎敕往諭。因采摭見聞,記其梗概。所載洪武初至永樂四年平定雲南各土司事,皆略而不詳。其於雲南郡建置始末,亦未能明晰。如南詔為蒙氏改鄯闡府,曆鄭、趙、楊三姓,始至大理段氏。孟養、麓川,各有土司,書中皆遺之。唯載梁王拒守,及楊苴乘隙竊發諸事,稍足與史參考耳。書中“瀾滄江”作“蘭滄江”,“思欒發”作“思鸞發”,與史互異。蓋亦譯語對音之故也。


西洋番國志》•無卷數,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鞏珍撰。珍,應天人。其仕履始末未詳。永樂中,敕遣太監鄭和等出使西洋。宣宗嗣位,複命和及王景宏等往海外,遍諭諸番。時珍從事總制之幕,往還三年。所曆諸番曰占城,曰爪哇,曰暹羅,曰舊港,曰啞嚕,曰滿剌加,曰蘇門答剌,曰那姑兒,曰黎代,曰喃勃裏,曰溜山,曰榜葛剌,曰鍚蘭山,曰小葛蘭,曰阿枝,曰古裏,曰祖法兒,曰忽魯謨廝,曰阿丹,曰天方,凡二十國。於其風土人物,詢諸通事,轉譯漢語,覼縷畢記,至宣德九年編成。所記與《明史•外國傳》大概相同,疑史採用此書也。


瀛涯勝覽》•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馬觀撰。觀不知何許人。書中多記鄭和出使時事,則作於永樂以後也。所記海外諸番曰占城,曰爪哇,曰舊港國,曰暹羅,曰滿剌加,曰啞魯國,曰蘇門答剌,曰那孤兒,曰黎代,曰喃勃裏,曰鍚蘭,曰小葛蘭,曰阿枝,曰古俚,曰溜山,曰祖法兒,曰阿丹國,曰榜葛剌國,曰忽魯謨廝國,凡十九國,而為篇十八。其那孤兒國附見蘇門答剌後,以其微也。各載其疆域、道裏、風俗、物產,亦略及沿革。大抵與史傳相出入。


朝鮮雜誌》•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本題明董越撰。越有《朝鮮賦》,已著錄。是書繁碎無體例。以越所撰《朝鮮賦》校之,皆賦中越所自注。蓋好事者抄出別行,偽立名目,非越又有此書也。


海槎餘錄》•一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顧《山介》撰。《山介》字彙堂,吳縣人。官至南安府知府,是編乃其官儋州時所著。凡風土、物產悉隨筆記之,共四十餘則,皆地志所已具。惟處置叛黎一節,敍述頗詳,為《蠻司合志》所未及雲。


日本考略》•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薛俊撰。俊,定海人。嘉靖二年,日本國使宗設來貢,抵寧波。未幾,宋素卿等亦至。互爭真偽,自相殘殺。所過州縣,大肆焚掠。浙江瀕海之地,人民苦之。俊因纂輯是書,大略言防禦之事為多,而國土、風俗亦類入焉。然見聞未廣,所輯《沿革》、《疆域》二略,約舉梗概,掛漏頗多。屬國中兼及新羅、百濟等國,不知新羅、百濟在宋時已為朝鮮所並,其時並無是國矣。又序世系但及宋雍熙以前,而不載元以後國王名號,亦疏漏也。


日本圖纂》•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鄭若曾撰。若曾有《鄭開陽雜著》,已著錄。此書乃其在胡宗憲幕府所作。以坊行《日本考略》一書舛訛難據,因從奉化人購得南嶴倭商秘圖,持以詢諸使臣、降倭、通事、火長之屬,匯訂成編。前為圖三幅,附以論說。後載州郡、土貢、道路、形勢、語言、什器、寇術,而儀制、詩表別為附錄。視若曾《萬里海防編》內所載較為詳密。其《針經圖說》,止載入貢故道,而間道便利皆隱而不言。蓋恐海濱奸宄得通倭之路,有深意存焉。惟其言“明太祖洪武二年命趙秩往諭其國”,《明史》載在洪武三年。又言“太宗十九年寇遼東,總兵劉江殲之於望海堝”,《明史》載在永樂十七年,乃都督劉榮,非總兵劉江,均不相合。然《明史》據《明實錄》及國史,不得有誤。殆是書傳聞未實也。


朝鮮圖說》•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鄭若曾撰。先圖後考,次詳其世紀、都邑、山川、風俗、土產、道裏、貢式,而以宋鄭興裔奏議一篇附焉。蓋是時朝鮮亦被倭患,故因日本而及之。


琉球圖說》•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鄭若曾撰。體例與《朝鮮圖說》相同,地裏則但標其針路,末附宋鄭藻《紀事》一篇。琉球奉明正朔,從無寇掠。殆以其國外偪於倭,內密邇於福建,而為預防之計歟?


安南圖說》•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鄭若曾撰。體例亦與《朝鮮圖說》同,但增《疆域》、《偽制》二門。《疆域》寥寥數語,其《偽制》則紀黎、莫二姓事也。末附宋鄭竦《紀略》一篇。若曾時距莫登庸事未遠,故籌畫邊防,並及安南。然相距既遙,所傳聞者略矣。


西洋朝貢典錄》•三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黃省曾撰。省曾字勉之,吳縣人。嘉靖辛卯舉人。《明史•文苑傳》附見《文徵明傳》中。是編紀西洋諸國朝貢之事,自占城以迄天方,為國二十有三。國各一篇,篇各有論。凡道裏遠近、風俗美惡、物產器用之殊、言語衣服之異,靡不詳載。考《明史•外國傳》,其時通職貢者尚不盡於此錄。省曾止就內侍鄭和所曆之國,編次成書,餘固未暇及也。末有二跋,一為東山居士孫允伽,一為清常道人趙開美。允伽稱此書初未付梓,得其手稿錄之。開美謂其章法句法頗學《山海經》,信為奇書。錢曾《讀書敏求記》亦載之。然其精華已采入正史,餘亦無他異聞也。


夷俗記》•一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蕭大亨撰。大亨號岳峰,泰安人。嘉靖壬戌進士,官至兵部尚書。是書專紀韃靼風俗,分《匹配》、《生育》、《分家》、《治奸》、《治盜》、《聽訟》、《葬埋》、《崇佛》、《待賓》、《尊師》、《耕獵》、《食用》、《帽衣》、《敬上》、《禁忌》、《牧養》、《習尚》、《教戰》、《戰陣》、《貢市》二十類。蓋大亨嘗為宣大總督,故錄其所聞如此。然殊多失實,不足徵信。惟順義王互市之地,《明史》載大同於左衛北威遠堡邊外,宣府於萬全右衛張家口邊外,山西於水泉營。而此書載大同互市有三堡:一曰守口堡,二曰得勝堡,三曰新平堡,則大亨所親見,較史為詳雲。


朝鮮國志》•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所存惟《京都》、《風俗》、《山川》、《古都》、《古跡》五門。中稱“我康獻王”,知為朝鮮人作。引《明一統志》稱“大明”,知為作於明時。又多稱王氏諸王為高麗王,知為明之中葉,李氏有國,改稱朝鮮之後也。


東夷圖說》•二卷,《嶺海異聞》•一卷、《續聞》•一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编辑

明蔡汝賢撰。汝賢字思齊,華亭人。隆慶戊辰進士。是編成於萬曆丙戌。所紀皆東南海中諸國,殊多傳聞失實。如謂“琉球國人窅目深鼻,男去髭須,輯鳥羽為冠,裝以珠玉赤毛”。今琉球貢使旅來,目所共睹,殊不如其所說。海西諸國,統稱西洋,汝賢乃以西洋為國名,則更謬矣。至於《異聞》、《續聞》,尤多荒誕不經。其圖像悉以意杜撰,亦毫無所據。


四川土夷考》•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譚希思撰。希思有《明大政纂要》,已著錄。是書乃希思在蜀時命布政使官屬取全蜀土司、土府繪圖立說,裒為一編。刻於萬曆二十六年。首全圖,次各土司、土府分圖。圖各有說,凡七十八篇。其中所列,多沿邊城堡守禦名目,而於土司境壤、山川形勢,概未之及,蓋專為防守之策而設。雖名為《土夷考》,其實乃險隘圖也。所附之說,僅據州縣申冊,簡略頗甚,亦不足以備考核。


日本考》•五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李言恭、都傑同撰。言恭字惟寅,岐陽武靖王文忠之裔,以萬曆二年襲封臨淮侯。傑字彥輔,蔚州人。嘉靖丙辰進士,官至南京兵部尚書。方言恭督京營戎政時,傑為右都禦史。會倭患方劇,乃共摭所聞為此書。記其山川地理及世次土風,而於字書譯語,臚載尤詳。後倭陷朝鮮,封貢議起,傑以力爭不合,徙南京。而言恭子宗城卒為石星所薦,充正使往封。至釜山而倭情中變,易服逃歸,被劾論戍。蓋徒恃紙上空言,宜其不能悉知情偽也。


鹹賓錄》•八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羅曰褧撰。曰褧字尚之,江西人。是編刊於萬曆中。分列諸國之事,以東西南北為分。欲誇明代聲教之遠,故曰“咸賓”,其實多非朝貢之國。又敍事古今糅雜,標題人地混淆,亦頗無體例。


別本坤輿外紀》•一卷大學士英廉購進本编辑

舊本題國朝南懷仁撰。載吳震方《說鈴前集》中。案:懷仁《坤輿外紀》,別有全本,已著於錄。此本摘錄其文,並刪其圖說,乃叢書之節本。猶明季坊刻竄亂古書之陋習也。


西方要記》•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國朝西洋人利類思、安文思、南懷仁等撰。利類思、安文思皆以明末入中國,南懷仁以順治十六年至京師。此書則康熙初年所述,凡二十條。專記西洋國土、風俗、人物、土產及海程遠近,大抵意在誇大其教,故語多粉飾失實。


洱海叢談》•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釋同揆撰。同揆字輪庵,雲南大理府文殊寺僧也。是書紀滇南未入版圖之初,引《隋書》西海阿育國王仲子封蒼洱之間,為南詔之始祖。其後世滅而復興者有段氏、蒙氏、高氏,相承至明初,始皆內附。所載“觀音大士結茅郡中,及唐永徽後現身七化”之語,皆近荒誕。以緇徒為地志,自張其教,固所不免耳。


八紘譯史》•四卷、《紀餘》•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陸次雲撰。次雲有《湖壖雜記》,已著錄。是書專錄荒外諸國。古事皆采摭史傳,複見不鮮。近事多據《瀛涯勝覽》、《職方外紀》諸書,亦多傳聞失實。所記西域山川物產,其地自天威耆定,俱入版圖。如謂“高昌盛暑,人皆穴處,鳥飛或為日氣所爍而墮”;謂“火焰山煙焰燭天”;謂“火蠶綿絮衣一襲,止用一兩,稍多,熱不可耐”;謂“白疊子其實成繭,中有細絲”;謂“哈密四味木其實如棗,以竹刀取之則甘,鐵刀取之則苦,木刀取之則酸,蘆刀取之則辛”;謂“龜茲有山出泉,行數裏入地,狀如醍醐,甚臭,人服之,齒落更生”。今由嘉峪關南路至喀什噶爾,即經三國故地,安得有此事哉!即其他可知矣。後附《譯史紀餘》四卷:一為東海西海及異物;二為高麗、日本、占城、安南、琉球之詩;三為外國錢文;四為西番、百譯、緬甸、暹羅四國之書。亦皆耳剽之談,不為確據。如“人面魚食目”一條,此書作前朝使臣至日本事。《峒溪纖志》又以為苗人進于初官是土者。一人之書而自相矛盾,是尚可為信史哉。


八紘荒史》•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陸次雲撰。次雲既撰《八紘譯史》,記其曾通中國者。因複摭小說稗官所載荒渺之說,為此書。皆無稽之談也。書首題卷之一,則當不止此卷。而次雲所刻雜著,前列總目,此書實止一卷。豈欲續輯而未成歟?


峒谿纖志》•三卷、《志餘》•一卷大學士英廉家藏本编辑

國朝陸次雲撰。所記皆諸苗蠻種落風俗。前有題詞,稱諸書所載,同異攸殊。余徵諸見聞,詳為考正。措詞雖簡,徵事彌該。上卷為《峒谿群言考正》,中卷為《蠻獠志》,下卷為《滇中峒谿所產》。《志餘》一卷則皆蠻中歌謠,自吳淇《粵風續》所采出者也。


安南紀遊》•一卷大學士英廉家藏本编辑

國朝潘鼎珪撰。鼎珪字子登,晉江人。是編成於康熙二十七年,乃鼎珪游廣東時偶附海舶,遇風飄至其國,因紀其山川風土之大略。與諸書所記不甚相遠,無他異聞。


海外紀事》•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釋大汕撰。大汕,廣東長壽寺僧。康熙乙亥春,大越國王阮福周聘往說法,越歲而歸。因記其國之風土以及大洋往來所見聞。大越國者,其先世乃安南贅婿,分藩割據,遂稱大越。卷前有阮福周序,題“丙子蒲月”,蓋康熙三十五年也。


連陽八排風土記》•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李來章撰。來章號禮山,本名灼然,以字行,襄城人。康熙乙卯舉人,官連山縣知縣。是書即其康熙戊子在連山時所作。八排者,猺獠所居,以竹木為砦柵,謂之排也。凡分《圖繪》、《形勢》、《風俗》、《言語》、《剿撫》、《建置》、《約束》、《向化》八門,門為一卷。其目尚有第九卷,題曰《雜述》上下,然有錄無書,豈為之而未成歟?中多自敍政績。其《向化》一門,紀所判斷之案,各為標目。殆似傳奇,尤非體例。


中山傳信錄》•六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國朝徐葆光撰。葆光字澄齋,吳江人。康熙壬辰進士,官翰林院編修。康熙五十七年,冊封琉球國世子尚貞為國王,以葆光為副使。歸時奏上是書。繪圖列說,紀述頗詳。


楚南苗志》•六卷湖北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段汝霖撰。汝霖字時齋,號梅亭,漢陽人。由舉人曆官建甯府知府。是書乃汝霖為湖南永綏同知時所作。前五卷皆載苗人種類、風俗、物產、言語、衣服及歷朝控禦撫治之法。末一卷附載猺人、土人及粵西六寨蠻,而六寨蠻尤為簡略。以非楚所治故也。體例冗雜,敍述亦不甚雅馴。而得諸見聞,事皆質實。惟前載星野,與苗蠻土人皆無所涉。未免沿地志之陋格耳。

──右“地理類”外紀之屬,三十四部,八十三卷,內二部無卷數,皆附《存目》。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