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國朝文類 卷第十三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四

國朝文𩔖卷第十三

 奏議

  時務五事至元三年    許    衡

臣衡誠惶誠恐謹奏呈時務五事伏念臣性識愚

陋學術荒踈不期虚名偶塵 聖聽

陛下好賢樂善舎短取長雖以臣之不才亦叨

寵遇自甲寅至今十有三年凡八被 詔㫖中

懷自念何以報塞又日者靣奉 德音叮嚀懇

至中書大務容臣盡言臣雖昬愚荷陛下知待如

此其厚敢不罄竭所有思益萬分但迂拙之學本

非求仕言論鄙直不能回互矯趨時好孟子以責

難於君陳善閉邪廼爲恭敬孔子謂以道事君不

可則止臣之所守者其大意蓋如此也伏望

陛下寛其不佞察其至懷則區區之愚亦或有少

𥙷云

   立國規摹一

爲天下國家有大規摹規摹旣定循其序而行之

使無過焉無不及焉則治功可期否則心疑目眩

變易紛更日計有餘而歳計不足未見其可也昔

子産處衰周之列國孔明用西蜀之一隅且有定

論而終身由之況堂堂天下可無一定之論而妾

爲之哉古今立國規摹雖各不同然其大要在得

天下心得天下心無它愛與公而巳矣愛則民心

順公則民心服旣順且服於爲治也何有然開創

之始重臣挾功而難制有以害吾公小民雜属而

未一有以梗吾愛於此爲計其亦難矣自非英𧇖

之君賢良之佐未易處也𫝑雖難制必求其所以

制衆雖未一必求其所以一前慮却顧因時順理

予之奪之進之退之内主甚堅外行甚易日戞月

摩周旋曲折必使吾之愛吾之公逹於天下而後

巳至是則紀綱法度施行有地天下雖大可不勞

而理也然其先後之序緩急之宜宻有定則可以

意㑹而不可以言傳也是之謂規摹國朝土宇曠

逺諸民相雜俗旣不同論難⿺辶䖏定考之前代北方

奄有中夏必行漢法可以長乆故後魏遼金歴年

最多其它不能實用漢法皆亂亡相繼史𠕋具載

昭昭可見也

 後魏拓㧞氏改姓元都雲中遷洛十六帝一百

 七十一年

 遼𫆀律改劉氏都臨潢徙無常處九帝二百一

 十八年

 金完顔氏都上京遷燕九帝一百一十八年

  前趙劉元海㩀平陽三主二十五年

  後趙石勒都襄國六主三十二年

 前燕慕容皝都薊遷鄴三主三十四年

  前秦符堅都長安五主四十四年

  後秦姚萇都長安三主三十四年

  南燕慕容德據廣固二主十二年

 南涼秃髮烏姑㩀廣固三主十八年

  西秦乞伏國仁據金城四主四十七年

  後燕慕容垂據中山鄴四主二十五年

  夏赫連勃勃㩀朔方三主二十五年

國家仍處逺漢無事論此必如今日形𫝑非用漢

法不宜也陸行資車水行資舟反之則必不能行

幽燕以北服食宜涼蜀漢以南服食宜𤍠反之則

必有變異以是論之國家當行漢法無疑也然萬

世國俗累朝勲貴一旦驅之下從臣僕之謀改就

亡國之俗其𫝑有甚難者茍非聦悟特逹曉知中

原實歴代帝王爲治之地則必咨嗟怨憤諠譁其

不可也竊甞思之寒之與暑固爲不同然寒之變

暑也始於微温温而𤍠𤍠而暑積百有八十二日

而寒氣始盡暑之變寒其𫝑亦然山木之根力可

破石是亦積之之驗也茍能漸之摩之待以歳月

心堅而確事易而常未有不可變者然事有大小

時有乆近期小事於逺則遷延虚曠而無功期大

事於近則急迫倉惶而不逹此創業垂統也以北

方之俗改用中國之法也非三十年不可成功在

昔金國初亡便當議此此而不務孰爲可務顧乃

宴安逸豫垂三十年養成尾大之𫝑祖宗失其機

於前陛下繼其難於後外事征伐内撫瘡痍雖曰

守成實如創業規摹之定又難於嚮時矣然尾大

之𫝑計聖謀神筭已有處之之道非臣區區所能

及也此外唯當齊一吾民之冨實興學練兵隨時

損益稍爲定制如臣輩者皆能論此在陛下篤信

而堅守之不雜小人不營小利不責近效不恤浮

言則天下之心庶幾可得而致治之功庶幾可成

   中書大要二

中書管天下之務固不勝其煩也然其大要在用

人立法二者而巳近而譬之髮之在頭不以手理

而以櫛理又譬之食之在器不以手取而以匕取

手雖不能自爲而能用夫櫛與匕焉是即手之爲

也上之用人何以異此不先有司直欲躬役庶務

將見日勤日苦而日愈不暇矣古人謂得士者昌

自用則小意正如此夫賢者識治之體知事之要

與庸人相懸蓋十百而千萬也布之周行百職具

舉宰職緫其要而臨之不煩不勞此所謂省也然

人之賢否未能灼知其詳固不敢用或巳知其孰

爲君子孰爲小人復畏首畏尾患得患失坐視其

弊而不敢進退之徒曰知人而實不能用人亦何

益哉人莫不飲食也獨膳夫爲能致氣味之美莫

不睹日月也獨術者爲能歩虧食之數得法與不

得法固難一律論有馬不能習必借人乗之有玉

不能治必求玉人雕琢之小物尚爾況堂堂天下

神器可使不得法者爲𫆀舌人謂爲山必因丘陵

爲下必因川澤意正如此夫治人者法也守法者

人也人法相維上安下順而宰職優游廊廟之上

不煩不勞此所謂省也里巷之談動以古爲詬戯

不知今日口之所食身之所衣皆古人遺法而不

可違者豈天下之大國家之重而古成法反可違

邪其亦弗思甚矣用人立法今雖未能⿺辶䖏如古昔

然已仕者便當頒降俸給使可飬㢘未仕者且當

寛立條格俾就叙用則失職之怨少可舒矣外設

監司紏察汚濫内專吏部考定資歴則非分之求

漸可息矣再任三任抑髙舉下則人才爵位略可

平矣舎此則堆積壅塞參差謬戾苟延歳月莫知

所期俸給之數叙用之格監司之條例先當擬定

至於貴家世襲品官任子驅良抄數之便宜續當

議之亦不可緩也此其大足要須深探古人所以

用人立法之意推而衍之則何難見之有(⿱艹石)夫得

行與不得行在上之委任者何如而能行與不能

行又在執政者得人不得爾此非臣之所能及也

   爲君難三踐言 防欺任賢去邪得民心

生民有欲無主乃亂上天眷命作之君師必與之

聦明剛㫁之資重厚包容之量使首出庶物而表

正萬邦此蓋天以至難任之非子之可安之地而

娱之也堯舜以來聖帝明王莫不競競業業小心

畏愼日中不暇未明求衣誠知天之所𢌿至難之

任初不可以易心處知其爲難而以難處則難或

可易不知爲難而以易處則它日之難有不可爲

者矣孔子謂人之言曰爲君難爲臣不易則其說

所由來逺矣爲臣不易臣巳告之安童至爲君之

難尤 陛下所當專意者臣請舉其切而要者欵

陳于後

踐言 人君不患出言之難而患踐言之難知踐

言之難則其出言不容不愼矣昔劉安世見司馬

温公問盡心行巳之要可以終身行之者公曰其

誠乎劉公問行之何先公曰自不妄語始劉公初

甚易之及退而自櫽栝日之所行與凡所言自相

掣肘矛盾者多矣力行七年而後成自此言行一

致表裏相應遇事坦然常有餘裕臣按劉安世一

士人也所交者一家之親也一郷之衆也同列之

臣不過數十百人而止耳然以言行相較猶有自

相掣肘矛盾者況天下之大兆民之衆事有萬變

日有萬機而人君以一身一心酬酢之欲言無失

豈易能哉故有昔之所言而今日不記者今之所

命而後日自違者可否異同紛更變易紀綱不得

布而法度不得立臣下雖欲黽勉而竟無所持循

徒汨沒於𤨏碎之中卒於無補况因之爲弊者又

日新月盛而不可遏在下之人疑惑驚眩且議其

無法無信一至於此也此無他至難之地不以難

處而以易處之故也苟從古者大學之道以脩身

爲夲凡一事之來一言之發必求其所以然與其

所當然不牽於愛不蔽於憎不因於喜不激於怒

虚心端意熟思而審處之雖有不中者蓋鮮矣柰

何爲人上者多樂舒肆爲人臣者多事容恱容恱

本爲私也私心盛則不畏人矣舒肆本爲欲也欲

心熾則不畏天矣以不畏天之心與不畏人之心

感合無間則其所務者皆快心事耳快心則口欲

言而言身欲動而動又豈肯競競業業以脩身爲

本一言一事熟思而審處之乎此人君踐言之難

所以又難於天下之人也

防欺 人之情僞有易有險險者難知易者易知

易知者雖談𥬇之頃几席之間可得其底藴難知

者雖同居共事閱月窮年猶莫測其意之所向雖

然此特繫夫人之險易者然也又有衆寡之辨焉

寡則易知衆則難知難知非不智也用智分也易知非

多智也合小智而成大智也故在上之人難於知

下而在下之人易於知上其勢然也處難知之地

御難知之人欲其不見欺也蓋難矣昔包孝肅剛

嚴峭直號爲明察有編民犯法當杖脊吏受賕與

之約曰今見尹必付我責狀汝第呼號自辯我與

汝分此罪汝決杖我亦決杖旣而包引囚問畢果

付吏責狀囚如吏言分辯不巳吏人厲聲訶之曰

但受脊杖出去何用多言包謂其恃權捽吏於庭

杖之十七特寛囚罪止從杖坐以沮吏勢不知乃

爲所賣卒如素約臣謂此一京尹耳其見欺於人

不過誤一事害一人而巳人君處億兆之上所操

者予奪進退賞罰生殺之權不幸見欺以非爲是

以是爲非其害可勝旣耶人君唯無喜怒也有喜

怒則賛其喜以市恩鼓其怒以張勢人君惟無愛

憎也有愛憎則假其愛以濟私藉其憎以復怨甚

至夲無喜也誑之使喜本無怒也激之使怒本不

足愛也强譽之使愛本無可憎也强短之使憎(⿱艹石)

是則進者未必爲君子退者未必爲小人予者或

無功而奪者或有功也以至賞之罰之生之殺之

鮮有得其正者人君不悟日在欺中方仗(⿱艹石)曹擿

發細隱以防天下之欺欺而至此欺尚可防耶大

抵人君以知人爲貴以用人爲急用得其人則無

事於防矣旣不出此則所近者争進之人耳好利

之人耳無恥之人耳彼挾詐用術千蹊萬逕以蠱

君心於此欲防其欺雖堯舜不能也

任賢 賢者以公爲心以愛爲心不爲利回不爲

𫝑屈寘之周行則庶事得其正天下被其澤賢者

之於人國其重固如此也然或遭時不偶務自韜

晦有舉一世而人不知者雖或知之而當路之人

未有同𩔖不見汲引獨人君有不知者人君雖或

知之召之命之汎如厮養而賢者有不屑就者雖

或接之以貌待之以禮而其所言不見信用有超

然引去者雖或信用復使小人參於其間責小利

期近效有用賢之名無用賢之實賢者亦豈肯尸

位素餐徒費廪(“㐭”換為“面”)禄取譏誚於天下也雖然此特論

難進者言也又有難合者焉人君位處崇髙日受

容恱大抵樂聞人之過而不樂聞已之過務快巳

之心而不務快民之心賢者必欲匡而正之扶而

安之使如堯舜之正堯舜之安而後巳故其勢難

合况姦邪佞婞醜正惡直肆爲詆毀多方以䧟之

將見罪戾之不免又可望庶事得其正天下被其

澤𫆀自古及今端人雅士所以重於進而輕於退

者蓋以此爾大禹聖人聞善即拜益戒之曰任賢

勿貳去邪勿疑貳之一言在大禹猶當警省後世

人主宜如何哉此任賢之難也

去邪 姦邪之人其爲心險其用術巧惟險也故

千態萬狀而人莫能知如以甘言卑辭誘人於過失然後發之之𩔖

巧也故千蹊萬徑而人莫能禦如𫝑在近習則誘近習𫝑在宫闈則

謟宫闈之𩔖人君不察以謟爲恭以訐爲公以欺爲可

信以佞爲可近喜怒愛惡人主固不能無然有可

者有不可者而姦邪之人一於迎合竊其𫝑以立

已之威濟其欲以結主之愛愛隆於上威擅於下

大臣不敢議近親不敢言毒𬒳天下而上莫之知

此前人所謂城狐也所謂社䑕也至是而求去之

不巳難乎雖然此由人主不悟誤至於此猶有說

焉如宇文士及之佞太宗灼見其情而竟不能斥

李林甫妬賢嫉能明皇洞見其姦而卒不能退邪

之惑人有如此者可不畏哉

得民心 上以誠愛下下以忠報上有感必應理

固宜然然考之徃昔有不可以常情論者禹抑洪

水以救天下其功大矣啓賢能敬承繼禹之道其

澤深矣然一傳而大康才畋于洛萬姓⿺辶䖏仇而去

之吁可怪也漢髙帝起布衣天下之士雲合景從

其困滎陽也紀信至捐 --捐生以赴急人心之歸可見

矣及天下巳定而相聚沙中有謀反者此又何邪

竊甞思之民之戴君本於天命𥘉無不順之心也

特由使之失望使之不平然後怨望生焉禹啓愛

下旣如赤子矣民之奉上亦如父母矣今大康尸

位以逸豫滅厥德非所以爲父母也是以失望秦

楚殘㬥故天下叛之漢政寛仁故天下歸之今髙

帝用愛憎行誅賞非所以爲寛仁也是以不平推

是二者參較古今凡有恩澤於民而民怨且怒者

莫不𩔖乎此也大抵人君即位之始多發美言詔

告天下天下恱之兾其有實旣而實不能副遂怨

心生焉一𩔖同等無大相逺人君特以已之私好

獨厚一人則其不厚者巳有疾之之意况厚其有

罪而薄其有功豈得不怒於心邪失望之怨不平

之怒鬰而不觧雖曰愛之惡在其爲愛之也必如

古者大學之道以脩身爲本凡一言也一動也舉

可以爲天下法一賞也一罰也舉可以合天下公

則億兆之心將不求而自得又豈有失望不平之

累哉柰何此道不明爲人君者不喜聞過爲人臣

者不敢盡言合二者之心以求天下之心則其難

得也固宜

順天道 三代而下稱盛治者無(⿱艹石)漢之文景然

考之當時天𧰼數變如日食地震山崩水潰長星

彗星孛星之𩔖未易⿺辶䖏數前此後此凡(⿱艹石)是者小

則有水旱之應大則有亂亡之應未有徒然而巳

者獨文景克承天心消弭變異使四十年間海内

殷冨黎庶樂業移告訐之風爲醇厚之俗且建立

漢家四百年不㧞之業猗歟偉哉未見其比也秦

之苦天下乆矣加以楚漢之戰生民糜滅户不過

萬文帝承諸吕變故之餘入繼正統專以飬民爲

務其憂也不以已之憂爲憂而以天下之憂爲憂

其樂也不以巳之樂爲樂而以天下之樂爲樂今

年下詔勸農桑也恐民生之不遂明年下詔減租

稅也慮民用之或乏懇愛如此冝其民心得而和

氣應也臣竊見前年秋孛出西方彗岀東方去年

冬彗見東方復見西方議者咸謂當除舊布新以

應天變臣謂與其妄意揣度曷(⿱艹石)直法文景之恭

儉愛民爲理明義正而可信也天之樹君本爲下

民故孟子謂民爲重君爲輕書亦曰天視自我民

視天聽自我民聽以是論之則天之道恒在於下

恒在於不足也君人者不求之下而求之髙不求

之不足而求之有餘斯其所以召天變也變巳生

矣象巳著矣乖戾之幾巳萌而不可遏矣猶且因

仍故習抑其下而損其不足謂之順天不亦難乎

右六者難之目也舉其要則脩德用賢愛民三者

而巳此謂治本治夲立則紀綱可布法度可行治

功可必否則愛惡相攻善惡交病生民不免於水

火以是爲治萬不能也

   農桑學校四

語古之聖君必曰堯舜語古之賢相必曰稷契蓋

堯舜能知天道而順承之稷契又知堯舜之心而

輔賛之此所以爲法於天下而可傳於後世也天

之道好生而不私堯與舜亦好生而不私(⿱艹石)克明

俊德至黎民於變敬授人時至庶績咸熈此順承

天道之實也稷播百糓以厚民生契敷五教以善

民心此輔贊堯舜之實也是義也出書之首篇曰

堯典曰舜典臣自十七八時巳能誦說爾後温之

復之推之衍之思之又思之苦心極力至年五十

始大曉悟以是參諸徃古而徃古聖賢之言無不

同驗之歴代而歴代治亂之迹無不合自此胷中

廓然無有凝滯斷知此說實自古聖君賢相平天

下之要道旣幸得之常以語人而人之聞者忽焉

泛焉莫以爲意察其所至正如臣在十七八時蓋

無臣許多思慮許多工夫其不能領觧理固宜然

然間與一二知者相與講論心融意㑹雖終日竟

夕不知其有倦且怠也蓋此道之行民可使富兵

可使彊人才由之以多國勢由之以重臣夙夜念

之至熟也今國家徒知歛財之巧不知生財之由

不惟不知生財而取財之酷又害於生財也縱欲防人之欺不欲養人

之善所以防者爲欺也不欺則無事於防矣欲其不欺非衣食以厚其生禮義以養其心則不

徒患法令之難行不患法令無可行之地上多賢才

皆知爲公下多富民皆知自愛則令自行禁自止誠能自今以始優重農

民勿使擾害盡SKchar游㤢之人歸之南畒嵗課種樹

懇諭而督行之六年以後當倉盈庫積非今日比

矣自上都中都下及司縣皆設學校使皇子以下

至於庶人之子弟皆從事於學日明父子君臣之

大倫自洒掃應對至於平天下之要道十年巳後

上知所以御下下知所以事上上下和睦又非今

日比矣能是二者則萬目皆舉不能是二者它皆

不可期也是道也堯舜之道也堯舜之道好生而

不私唯能行此乃可好生而不私也孟子曰我非

堯舜之道不敢陳於王前臣愚區區竊亦願學

   愼微五定民志崇退讓愼喜怒守信

定民志 夫天下所以定者民志定也民志定則

士安於士農安於農工商安於爲工商則在上一人

有可安之理民不安於白屋必求禄仕仕不安於

卑位必求尊榮四方萬里輻輳並進各懷無厭無

耻之心在上之人可不爲寒心哉

崇退讓 臣聞取天下者尚勇敢守天下者崇退

讓不尚勇敢則無以取天下不崇退讓則無以守

天下取也守也各有其宜君人者不可以不審也

愼喜怒 審而後發發無不中否則觸事遽喜喜

之色見於貌喜之言出於口人皆知之徐考其故

知無可喜者則必悔其喜之失無可怒者則必悔

其怒之失甚至先喜後怒先怒後喜先喜是則後

之怒非也先怒是則後之喜非也號令數變無他

也喜怒不節之故是以先王潜心恭黙不易喜怒

其未發也雖至近莫能知其發也雖至親莫能移

故號令簡而無悔無悔則自不中變也人之揣君

必於喜怒知君之喜怒者莫如近愛是以在下希

進之人求託近愛近愛不察乃與之爲地甚至無

喜生喜無怒生怒在上獨以喜之怒之爲當理而

不知天下四方譏𥬇怨謗正以爲不當理也最宜

深念失於不守大體易於喜怒也

守信 數變巳不可數失信尤不可周幽王無道

不畏天不愛民酒荒色荒故不恤方今無此何苦

使人不信

  班師議          郝經

易文言傳謂亢之爲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

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

者其惟聖人乎蓋乾之龍德體天行健六位時成

時乗六龍以御天時者何當其可之謂也故可以

潜則潜可以見則見可以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則惕可以躍則躍可

以飛則飛五位者皆當其可聖王之德也至于上

九則惟知進與存不知退與亡不當其可而違其

時是以至此極而有悔弗逮乎五位者而猶謂之

亢龍德於是乎衰不足以爲聖王矣故古之聖王

莫不以時進退握乾知幾舜自耕稼陶漁以至爲

帝知進也以天下與人不私其子而以與禹知退

也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知退也武王

遂伐殷而有天下知進也漢髙帝不與項羽校蠖

屈漢中知退也還定三秦以討羽知進也光武爲

更始殺其兄齊武王而不校展轉河朔知退也一

旦自立中興漢室知進也故上丗稱聖王者以舜

爲首其次則稱文武後世之稱聖王者以髙帝爲

首其次則稱光武皆知進退存亡之理時乗御天

卒以龍德而位天位者也至於魏孝文雖不逮於

文武髙光遷都洛陽緫干問罪辭順而返齊人侵

較報之以兵聞喪而還進退以禮不隕師徒卒全

龍德爲用夏變夷之賢主亦其次也彼馮威恃力

以逞無疆之欲皆亢龍之師也秦苻堅金海陵亢

而不悔者也漢武帝唐太宗亢而有悔者也雖皆

亢龍悔而知退又其次也夫舜不可及巳文武髙

光魏孝文漢武帝唐太宗後王進退有餘師矣共惟

大王殿下聦明𧇖智足以有臨發強剛毅足以有

斷進退存亡之正知之乆矣嚮在沙陀命經曰時

未可也又曰時之一字最當整理又曰可行之時

爾自知之大哉王言時乗六龍之道知之乆矣自

出師以來進而不退經有所未解者故言于真定

子曹濮于唐鄧亟言不巳未賜開允乃今事急故

復進狂言國家自平金以來皆亢龍之師也惟務

進取不遵飬時晦老師費財卒無成㓛三十年矣

先皇帝立政當安諍以圖寜謐忽無故大舉進而

不退𢌿王東師則不當亦進也而遽進以爲有命

不敢自逸至于汝南旣聞凶訃即當遣使遍告諸

師各以次還修好于宋歸定大事不當復進也而

遽進以有師期㑹于江濵遣使喻宋息兵安民振

旅而歸不當復進也而文進旣不宜渡淮又豈宜

渡江旣不宜妄進又豈宜攻城(⿱艹石)以㡬不可失敵

不可縱亦旣渡江不能中止便當乘虚取鄂分兵

四出直造臨安疾雷不及掩耳則宋亦可圖如其

不可知難而退不失爲金兀木也師不當進如進

江不當渡而渡城不當攻而攻當速退如不退當

速進而不進 遷延盤桓江渚情見𫝑屈舉天

下兵力不能取一城則我竭彼盈又何俟乎且諸

軍疾疫巳十四五又延引月日冬春之交疫必大

作恐欲還不能彼旣上流無虞呂文德巳并兵拒

守知我國疪𨷖氣自倍两淮之兵盡集白鷺江西

之兵盡集龍興嶺廣之兵盡集長沙閩越沿海巨

舶大艦比次而至伺𨻶而進如遏截于江黄津渡

邀遮于大城關口塞漢東之石門限郢復之湖濼

則我將安歸無巳則突入江淅擣其心腹聞臨安

海門巳具龍舟則亦徒往還扺金山并命求出豈

無韓世忠之儔乎且鄂與漢陽分㩀大别中挾臣

浸號爲活城SKchar薄骨并而㧞之則彼委破壁空城

而去泝流而上則入洞庭保荆襄順流而下精兵

健櫓突過滸黄未昜遏也則亦徒費人命我安所

得哉區區一城勝之不武不勝則大損威望復何

俟乎雖然以王夲心不欲渡江既渡江下欲攻城

旣攻城不欲并命不焚廬舎不傷人民不昜其衣

冠不毀其墳墓三百里外不使侵掠或勸徑趣臨

安曰其民人稠夥(⿱艹石)往雖不殺戮亦𬒳踐蹂吾所

不忍(⿱艹石)天與我不必殺人(⿱艹石)天弗與殺人何益而

竟不徃諸將歸罪士人謂不可用以不殺人故不

得城曰彼守城者秪一士人賈制置汝千萬衆不

能勝殺人數月不能㧞汝輩之罪也豈士人之罪

乎益禁殺人巋然一仁上通于天乆有歸志不能

遂行爾然今日事急不可不斷也宋人方懼大敵

自救之師雖則畢集未暇謀我第吾國内空虚塔

察國王與李行省肱髀相依在於背脅西域諸胡

窺覘𨵿隴隔絶旭烈大王病民諸姦各持兩端觀

望所立莫不覬覦神器染指垂涎一有狡焉或啓

戎心先人舉事腹背受敵大事去矣且阿里不哥

已行赦令令脫里赤爲斷事官行尚書省㩀燕都

按圖籍號令諸道行皇帝事矣雖大王素有人望

且握重兵獨不見金世宗海陵之事乎(⿱艹石)彼果決

稱受遺詔便正位號下詔中原行赦江上欲歸得

乎昨奉命與張仲一觀新月城自西南隅抵東北

隅萬人敵上可並行大軍排槎丳樓締構重椱必

不可攻秪有許和而歸爾復何俟乎願殿下以

祖宗爲念以社稷爲念以天下生靈爲念奮發乾剛

不爲需下斷然班師亟定大計銷禍於未然先命

勁兵把截江面與宋議和許割淮南漢上梓䕫兩

路定疆界歳幣置輜重以輕𮪍歸渡淮乗馹直造

都則從天而下彼之姦謀僣志冰釋瓦解遣一軍逆

大行皇帝靈舁收皇帝壐遣使召旭烈阿里不哥

摩哥及諸王駙馬㑹喪和林差官於汴京京兆成

都西涼東平西京北京撫慰安輯召太子鎭燕都

示以形勢則大寳有歸而社稷安失之東隅収之

桑榆以退爲進以亡爲存飛龍在天利見大人無

亢龍之悔矣十一月二日臣經昧死上進



國朝文𩔖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