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山堂外紀/卷051

目錄 堯山堂外紀
◀上一卷 卷五十一 下一卷▶

卷五十一•宋编辑

编辑

〔字禹玉。封岐公。监维阳郡日,王安石为幕官,陈升之为卫尉丞。时韩魏公出守是邦。初夏,圃内芍药开,有金腰带四朵,公召四人同赏,各簪一朵,后相继为相,果花瑞也。晚筑室南溪,号志堂居士,左右松竹,逍遥其下,一时名流雅慕之,题曰竹隐。〕

  王岐公与欧阳公同在翰苑,会温成皇后初薨,立春进帖子,以其虚阁故不进,俄有旨令进,岐公遽口占一首云:“昔闻海上有仙山,烟锁楼台日月闲。花下玉容长不老,只应春色胜人间。”欧公叹其美丽。

  王岐公在翰苑日,时中秋有月,神宗问:“当直学士是谁?”左右以姓名对。遂召公赐坐。上引谢庄赋、李白诗,美其才。又出御制诗示公。公起谢,敕内侍挟持,不令下拜。夜漏下三鼓,上悦甚,令宫嫔各取领巾、裙带或团扇、手帕求诗,悉以进呈。上云:“须与学士润笔。”遂各取头上珠花一朵装公,幞头簪不尽者,置公袖中,旋取针线缝连袖口。宴罢,月将西沉,上命辍金莲烛扶掖归院。翊日,都下盛传天子请客。明年中秋,公已参政,蔡确为学士,上讲故事,命宫嫔求诗,蔡奏云:“不敢。”遂命出公旧作,蔡云:“臣才思短涩不及王某。”酒再行而止,左右不悦云:“学士村。”

  宋制,大社二祭多差近臣。王禹玉为翰林学士,典内外制十八年,屡被差,乃题诗于斋宫云:“邻鸡未唱晓骖催,又向灵坛饮福杯。自笑治聋知不足,明年强健更重来。”帝闻而怜之,遂拜参知政事。

  王禹玉与荆公同侍朝,荆公有虱直缘其须,裕陵顾而笑,公不自知也。朝退问禹五曰:“上何为笑”?禹玉告之故,公命从者去之,禹玉曰:“未可轻去,当献一言,颂虱之功。”乃云:“屡游相须,曾经御览。”荆公为之解颐。

  王丞相嗜谐谑,一日论沙门,因曰:“投老欲依僧。”客遽对曰:“‘急则抱拂脚。”王曰:“‘投老欲依僧’是古诗一句。”客亦曰:“急则抱拂脚’是俗谚全语。上云投,下云脚,岂不的对也。”王大笑。

  王丞相云:“马子山骑山子马。”(马给事,字子山。穆王八骏有山子马之名。)久之,人对曰:“钱衡水盗水衡钱。”钱某为衡水令。人谢之曰:“正欲作对尔,非有盗也。”

  元丰中,神宗以元夕御楼,宰臣亲王观灯,有御制令从臣和进。王禹玉为左相,蔡持正为右相。蔡密叩王云:“应制上元诗如何使事?”禹玉曰:“只是鳌山凤辇。”章子厚时为黄门侍郎,以为陈腐,且疑为所绐。十七日登对,裕陵独赏禹玉诗云:“妙于使事。”诗云:“雪消华月满仙台,万烛当楼宝扇开。双凤云中扶辇下,六鳌海上驾山来。镐京春酒沾周燕,汾水秋风陋汉才。一曲升平人共乐,君王又进紫霞杯。时高丽贺正旦礼物中有紫霞杯,五色玻璃也,是夕,上用进酒。子厚始叹服,以为不可及。

  王岐公诗喜用金、玉、珠、翠等字,世谓“至宝丹”。其子明之在姑苏有所爱,比至京师,公强留之逾时,诗云:“黄金零落大刀头,玉筋归期画到秋。红锦寄鱼风逆浪,玉箫吹凤月当楼。伯劳知我经春别,香蜡窥人彻夜愁。好去渡江千里梦,满天梅雨是苏州。”句意甚工而富艳奇巧,得公家法。(有人云:“诗能穷人,且试强作此富贵语,看如何?”其人数日搜索,云:“止得一联,云“胫廷化为红玳瑁,眼睛变作碧琉璃。”闻者绝倒。)

  王丰父,少年词赋登科,文章世其家,作《柱杖》诗云:“老境得为丘壑伴,醉乡还胜子孙扶。”其风味雍容如此。

  黄嗣徽,少年时读书有俊声,不幸为后母诉于官,隶军籍。王岐公丞相宣籍得之,闻其识字,使抄书。一日,观宋复古郎中所画山水,使子弟赋诗,嗣徽亦请赋,公颔之,顷刻成一绝句曰:“匣有瑶琴箧有书,栖迟犹未卜吾庐。主人况是丹青手,乞取生涯似画图。”岐公大嗟赏之,及问知曲折,以故人子奏于朝,乞以门客恩泽承务郎特补之。命下之日,暴卒。

  王禹玉丞相既亡,有无名子作诗嘲之云:“太师因被子孙煎,身后无名只有钱。喏喏佞翻王介甫,奇奇歆杀宋昭宣。尝言井口难为戏,独坐中书不许年。东府自来无土地,便应正授不须权。”其家经府指言张山人作,府中追张山人至,张曰:“某自来多作十六十七字诗,着题诗某吟不得。”府尹笑而遣之。

王琪编辑

〔字君玉。从兄。尝乞梦于后土祠,夜得报云:“君年二十七,官至四品。”时年正二十七,大恶之。过岁,乃稍自安。后以礼部侍郎枢密直学士致仕。未改官制时,正四品,年七十二云。〕

  王君玉初登第,调扬州江都尉,题《九曲池》诗云:“越调隋家曲,当年亦九成。哀音已亡国,废沼尚留名。仪凤终沉影,鸣蛙祗沸声。凄凉不可问,落日背芜城。”晏元献赴杭州,道过维杨,憩大明寺,瞑目徐行,使侍吏诵壁间诗板,戒其勿言爵里姓名,终篇者无几,别诵此诗,徐问之,知为琪作,赏叹不已,荐琪馆职。

  王琪、张亢同在晏元献幕。张肥大,王以太牢目之;王瘦小,张以猕猴目之。一日,有米纲至八百里村,水浅,当剥载,张往督,王曰:“所谓八百里剥也。”张曰:“未若三千年精矣。”琪尝嘲亢曰:“张亢触墙成八字。”亢应声曰:“王琪望月叫三声。”(亢滑稽,有门客作《坤厚载物》赋云:“粤有大德,其名曰坤。”亢曰:“非讲经之座主,即传法之沙门。”)

  彭乘为翰林学士,文章诰命每出,人咸指笑之。有边帅乞朝觐,仁宗许其候秋凉即途,彭为批之于诏曰:“当俟萧萧之候,爰兴靡靡之行。”王琪性滑稽,多侮诮,及乘死,琪为挽词云:“最是萧萧句,无人继后风。”

  金陵赏心亭,丁晋公建也。公以家藏袁安《卧雪图》张于其屏,乃唐周笔,经十四守无敢觊觎者,后为太守窃去,以凡笔画芦雁易之。工密学。琪求作守,登临赋诗曰:“千里秦淮在玉壶,江山清丽壮吴都。昔人已化辽天鹤,旧书难寻《卧雪图》。冉冉流年去京国,萧萧华发老江湖。残蝉不会登临意,又噪西风入座隅。”

元绛编辑

〔字厚之,知福州日,有吏白事,公问:“如何行遣?”吏对:“合依元降指挥。”公曰:“元绛未尝指挥。”吏悚而退。〕

  神宗友爱嘉、岐二王,不许出阁,固辞者数十,其后改封。先召翰林学士元厚之谓曰:“卿可于麻辞中道杀,勿令更辞也。”略云:“列第环宫,弥耸开元之盛;侧门通禁,共承长乐之颜。”

  元厚之在翰林日,高丽使乞新著,王平甫以诗戏之曰:“谁使诗仙来凤沼,欲传贾客至鸡林。”

  元厚之知荆南,尝梦至仙府,与三人者联书名,傍有告之曰:“君三人盖兄弟也。”觉而思之,莫知所谓。未几召人为学士。时韩持国维、杨元素绘先已在院。一日,因书奏列名,三人名皆从绞丝,始悟梦中兄弟之意。已而,持国、元素皆外补,厚之尹京。后三年,复与元素还职,而邓文约相继为直院,三人之名又皆从绞丝。许大夫选尝作《四翰林诗》记其事。厚之和云:“联名适似三株树,传玩惊看五朵云。”此亦一时之异也。

  元丰间,尝久旱不雨,裕陵禁中斋祷甚力。一日,梦有僧乘马驰空中,口吐云雾,既觉而雨大作。翌日,遣中贵人道梦中所见,物色于相国寺三门五百罗汉中,第十三尊略仿佛,即迎入内,视之,正所梦也。王丞相禹玉作《喜雨诗》云:“良弼为辜霖雨望,神僧作雾应精求。”元厚之诗云:“仙骥{尔}云穿伏下,佛花吹雨匝天流。”盖记此。

  元丰既行官制,准唐故事,定宰相上事仪,以御史中丞押百官班拜于阶下,宰相答拜于阼阶上。时王禹玉除左仆射,蔡持正右仆射,神宗命即尚书省行之,二人力辞,帝不可,曰:“此国体,非为卿设也。”二人乃受命。时元厚之已致仕居吴,以诗贺王禹玉,有“前殿听宣中禁制,南宫看集外朝班。星辰影落三阶下,桃李阴成四海间”之句,时最为盛事。

王观编辑

〔字通叟。有《冠柳集》。序者称其高于柳词,故曰冠柳。〕

  王观恃才放诞,陆子履慎默,于事无所可否,二人极相善。观寝疾,子履往候之。观以方帽包裹坐复帐中,子履笑曰:“体中小不佳,何至是?所谓‘王三惜命’也。”观厉声曰:“王三惜命,何如陆四括囊?”闻者大笑。

  王观有《雨中花令》呈元厚之,云:“百尺清泉声陆续。映潇洒、碧梧翠竹。面千步回廊,重重帘幕,小枕欹寒玉。试展鲛绡看画轴。见一派、潇湘凝绿。待玉漏穿花,银河垂地,月上阑干曲。”

  王观又有《踏青词》曰:“调雨为酥,催冰做水,东君分付春还。何人便将轻暖,点破残寒。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烟郊外,望中秀色,如有无闲。晴则个,阴则个,得天气,有许多般。须教镂花拨柳,争要先看。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东风巧,尽收翠绿,吹在眉山。”

  王观尝作《莫恼翁曲》云:“谷垂乾穗豆垂角,雨足年登不胜乐。乌巾紫领银须长,白酒满杯翁自酌。翁醉不知秋色凉,儿捋翁须孙撼床。莫恼翁,翁年已高,百事慵。”

蔡挺编辑

〔字子正。扌元弟也。谥敏肃。〕

  熙宁间,有司言四月一日当蚀,上为彻乐、避正殿。一夕微雨,不见日食,是日有皇子之庆。蔡子正献涛云:“昨夜薰风入舜韶,君王方避正衙朝。阳晖已得前星助,阴晖潜随夜雨销。”其叙四月一日避正殿、皇子庆诞、阴云不见日食殆尽。当时无能过云。

  元丰间,蔡挺自西掖出镇平阳,经数岁,意欲归,作《喜迁鹦》一阕云:“霜天秋晓。正紫塞故垒,黄云衰草。汉马嘶风,边鸿叫月,陇上铁衣寒早。剑歌骑曲悲壮,尽道君恩须报。塞垣乐,尽橐锦领,山西年少。谈笑。刁斗静,烽火一把,时报平安耗。圣主忧边,威怀遐远,骄虏尚宽天讨。岁华向晚愁思,谁念玉关人老?太平也,且欢娱,莫惜金尊频倒!”时有中使至平阳,挺使倡优歌之,遂达于禁掖,上因语吕丞相曰:“蔡挺欲归。”遂以西掖召还。

蔡确编辑

〔字持正。韩绛宣抚陕西,见确所制乐语,以为材,荐于开封尹韩维,维又荐之安石。胡宗愈夫人丁氏尝于窗隙遥见确,谓其神彩与卢多逊像相似,其后蔡果南窜。〕

  宣仁垂帘日,蔡确拜左仆射,其弟硕赃败,确谪守安州。夏日,登车盖亭,作十绝句云:“公事无多客亦稀,朱衣小吏不须随。溪潭直上虚亭里,卧展柴桑处士诗。”“一川佳景疏帘外,四面凉风曲槛头。绿野平流来远棹,青天白雨起灵秋。”“静中自足胜炎蒸,入眼兼无俗物憎。何处机心惊白鸟?谁人怒剑逐青蝇?”“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西山仿佛见松筠,日日来看色转新。闻说桃花岩石畔,读书曾有谪仙人。”“风摇熟果时闻落,雨滴余花亦自香。叶底出巢黄口闹,波间逐队小鱼忙。”“来结芳庐向翠微,自持杯酒对青晖。水趋梦泽悠悠过,云抱西山冉冉飞。”“矫矫名臣郝甑山,忠言直节上元间。古人不见清风在,叹息思公俯碧湾。”“溪中曾有戈船士,溪上今无佩犊人。病守然唯坐啸,白鸥红鹤伴闲身。”“喧う六月浩无津,行见沙洲束两滨。如带溪流何足道,沉沉沧海会扬尘。”时吴处厚知汉阳军,笺注以闻。其略云:“五篇涉讥讽。‘何处机心惊白鸟?谁人怒剑逐青蝇?’以讥谗谮之人。‘叶底出巢黄口闹,波间逐队小鱼忙。’讥新进用事。别无滂讪君上。‘睡起莞然成独笑’,方今朝廷清明,不知确独笑何事。‘矫矫名臣郝甑山,忠言直节上元间’。按:郝处俊封甑山公,唐高宗欲逊位天后,处俊上疏谏此事,正在上元三年。今皇太后垂帘,遵用章献、明肃故事,确指武后以比太母。‘沉沉沧海会扬尘’,谓人寿几何,尤非佳语。”宜仁盛怒,令确分析,终不自明,遂贬新州。

  蔡持正谪新州,侍儿琵琶偕行,常养一鹦鹉甚慧,丞相呼琵琶,即扣一响板,鹦鹉传呼之。琵琶逝后,误扣响板,鹦鹉犹传呼不已,丞相大恸。因作诗曰:“鹦鹉言犹在,琵琶事已非。伤心瘴江水,同渡不同归。”悒悒不乐,不久遂终。

编辑

〔字子厚。进士登名,耻出侄衡下,委敕而去,再举甲科。绍圣间拜相,安为从官,因嫌名见,时但称享而已。〕

  章子厚与苏子瞻小时相善,子瞻为凤翔判官,时子厚任商令,刘原父皆以国士遇之,二人相得欢甚。同游南山诸寺,抵仙游潭,下临绝壁万仞,横一木为桥。子厚推苏过潭书壁,苏不敢。子厚平步以过,用索系树,嗫之上下,神色不动,以漆墨濡壁,大书壁上曰:“章、苏轼来游。”子瞻拊其背曰:“子厚必能杀人。”

  东坡在黄,即坡之下,种稻为田五十亩。自牧一牛,一日,牛忽病几死。王夫人谓坡曰:“此牛发豆斑,疗法当以青蒿作粥啖之。”如言而效。尝举似章子厚,子厚曰:“我更欲留君与语,恐人又谓从牛医儿来,姑且去。”遂大笑别。

  章子厚生时,父母欲不举,已纳之盆水,烛灭之而明者三,有大呼于梁者曰:“此相公也!”父母惧而止。东坡尝与之诗云:“方丈仙人出渺茫,高情犹爱水云乡。”子厚深衔之。

  章子厚与刘子宣有场屋之旧,子厚居京口,子宣守姑苏,以新酝洞庭春寄之,子厚答诗曰:“洞霄宫里一闲人,东府西枢老旧臣。多谢姑苏贤太守,殷勤分送洞庭春。”其后隔十年,子厚拜相,亦不通问,寄书讶其相忘,子宣以诗谢曰:“故人天上有书来,责我疏愚唤不回。两处共瞻千里月,十年不寄一枝梅。尘泥自与云霄隔,驽马难追德骥才。莫谓无心向门下,也曾朝夕望三台。”子厚得诗大喜,即召为宰属,寻屡迁。

  元初,章子厚帘前争事无礼,责知汝州,钱穆父行词云:“怏快非少主之臣,悻悻无大臣之节。”子厚后见穆父,责其语太甚,穆父笑曰:“官人怒杂职,安敢轻行杖。”

  苏子瞻谪儋州,以“儋”与“瞻”字相近也;子由谪雷州,以“雷”字下有“田”字也;黄鲁直谪宜州,以“宜”字类“直”字也。此章子厚谑之意。当时有术士曰:“‘儋’字从立人,子瞻其尚能北归乎?”‘雷’字雨在田上,承天之泽也,子由其未文乎?‘宜’字乃‘直’字有盖棺之义,鲁直其不返乎?”后子瞻北归,至毗陵而卒;子由退老于颖,十余年乃终;鲁直竟卒于宜。

  章子厚谪雷州,过小贵州南山寺,有僧奉忠迎谒,子厚见之。已而倚槛看云曰:“‘夏云多奇峰’,真善比类。”忠曰:“曾记夏云诗甚奇,曰:‘如风如火复如绵,飞过微阴落槛前。大地生灵乾欲死,不成霖雨谩遮天。”章默然。

编辑

〔字信道,号亦乐居士。与李定同陷东坡于罪者。〕

  熙宁中,舒为临海县尉,民有醉酒逐其叔母者,执之而断其首,投笏去,题壁上云:“一铎不断凶渠首,千古谁知将相材。”时荆公当国,奇之,为改调,官至御史里行。

  舒尝梦入空中,见楼阁金碧辉煌,有琼裙琅者数百人,揖请诗,且曰:“此间文章要似鸾凤隐起,与织女分巧。”吟曰:“天风吹散赤城霞,染出连云万树花。误入醉乡迷去路,傍人应笑却还家。”一人曰“未免近凡。”

  舒信道有咏苔《卜算子》词曰:“池台小雨乾,门巷香轮少。谁把青钱衬落红?满地无人扫。何时斗草归,几度寻花了。留得佳人莲步痕,宫样鞋儿小。”

◀上一卷 下一卷▶
堯山堂外紀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