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十輪經/卷06

大方廣十輪經卷第六编辑

失譯人名今附北涼錄

剎利依止輪相品第八编辑

「復次,善男子!十種依止行輪,一切聲聞、辟支佛乃至如來皆與同等。若有成就依止輪者,真善剎利乃至真善婦女,速疾得成聲聞法器、辟支佛種,亦能成就如來法器。

「何等為十?族姓子!所謂真善剎利乃至真善婦女,身、口、意業淨修法行,有慚有愧,厭惡己身畏五盛陰,不見生死大河彼岸,樂於寂靜離諸憒閙,無有諍心不譏他短,守護諸根心常念定,善觀因果能成就禪定,常樂攝心善解生滅,如是則能成就十依止輪;是名為真善剎利乃至真善婦女,速疾成就聲聞乘、辟支佛種,亦得大乘阿鞞跋致。如是族姓子!能成聲聞、辟支佛乘,依止此輪度諸有海入涅槃城。云何名依止威儀輪?云何名依止?我所謂依止五受陰故,名為依止,於五受陰而作己想決定依止。

「云何名威儀?有陰威儀、有界威儀,是名威儀。云何名輪?諸佛神力所持言教,皆名為輪及與劍輪。如是聲聞、辟支佛人,依止此輪求涅槃道,染著依止,不任大乘清淨法器。

「云何依止?依止陰、界心生驚怖,依止厭離、依止於身而求解脫,度脫己苦以己受陰。為求一切眾生解脫,以著己受故,而不堪受大乘法也!但自為己不為眾生,無大悲心,以是故不住大乘。久住生死便捨他苦,為欲斷己煩惱故,不能捨於手、足、頭、目,是故不任大乘法器,亦不求於大乘道輪,而亦不求梵音輪也,是故不任大乘之器,獨一無伴入涅槃城。以是義故,若有眾生,不聞聲聞、辟支佛乘,諸行不具善根不熟微少精進;若此人前有所說法,二俱得罪,亦是擾亂一切諸佛。以是義故,若有眾生,於聲聞、辟支佛乘,而不成熟諸善根者,若聽微妙大乘經者,彼人愚癡自謂為智,墮於斷見,如是人等說無因果、無善惡業,亦於我法而作壞亂,非法言法,非沙門自稱沙門,非比丘言是比丘,遮斷一切聲聞、辟支佛乘而不流布。

「若於聲聞、辟支佛法,出家受具足戒,為集一切諸善根故,故任法器及不任者,學無學人,善巧言辭機辯無礙已證諸果,乃至真善凡夫具足持戒,於是等邊而作罵詈,奪其衣鉢執縛繫閉。如是斷常是人中羅剎,得人身難,寧墮地獄得無量罪,不受人身起於斷見;是故生常愚癡口不能語,乃至命終趣阿鼻地獄,人身難得。於阿僧祇劫設得人身,於諸佛界生五濁世,身常瘖啞、口不能語、耳無所聞,如是等病逼切其身志意錯亂;無有飲食資產財業,遠離善知識成就諸惡,亦為惡見之所覆障;造眾逆罪而說斷見,惱亂我等聲聞弟子,持戒清淨修功德者,為惡所染。若人下根下精進,不求聲聞、辟支佛乘,於大乘道而生斷見,欲求人身尚難可得,況求聲聞、辟支佛乘。於此二乘尚不能行,況復能了甚深大乘。

「譬如坏瓶多諸穿穴,若盛油水則皆漏盡而俱失壞。何以故?是器過故。若有眾生根不熟者,亦復如是同彼瓶相。善男子!如盲人前示種種寶,如是無智慧者,憍慢放逸乃至斷見,廣示大乘亦復如是不能了知。

「譬如有人其身臭穢,雖以旃檀沈水香等種種塗身,猶不能香。如是不勤求聲聞、辟支佛乘,不斷惡業乃至邪見,若以摩訶衍大乘香塗,猶故不香。

譬如薄田,雖殖好種終不能成;如是不能勤求聲聞、辟支佛乘,於彼五欲不生厭離,如是之人若以摩訶衍道而為說之,則不能成。譬如毒瓶著少石蜜,不任食用;若不能修聲聞、辟支佛乘乃至大乘,言無因果者,若欲為說大乘經典,不能令彼如聞修學,則不信受,猶如毒瓶置少石蜜。如是不任聲聞、辟支佛器,而置大乘味者,當知是等二俱無用。亦如狂人前,若彈箜篌、箏、笛、鼓、貝,作眾伎樂不能解了;如是不能勤求聲聞、辟支佛乘,有重貪欲、瞋恚、愚癡,乃至於聲聞乘根不熟者,若為說摩訶衍道亦不能了。

「譬如有人不持鎧杖而入戰陣,既入之後必當得於無量苦惱;如是不能勤求聲聞、辟支佛乘根不熟者,若為顯示摩訶衍乘亦復如是,必當得彼無量苦惱。

「是故,善男子!有智之人先觀眾生然後說法,以慈、悲、喜、捨心,及利益心,不懈怠心;以忍辱心,不憍慢,放逸心,無嫉妬心,無悋惜心,以修定心,為人說法,亦不令他墮墜惡趣不如意處。是故如來能知他心救濟眾生,隨其信輪而為說法,以大莊嚴而自莊嚴。

「若為菩薩摩訶薩說法,恒以大悲因緣,為斷眾生一切結使,而為說法度諸有海。為於三乘中隨使成就一乘故而為說法,終不欲令墮於生死而為說法。分別諸陰而為說法,分別諸入而為說法,分別諸界而為說法,分別欲界道而為說法,分別色界、無色界道而為說法。不為今世有,不為後世有,不為行有,不為心想有,不為心行有,不為意思有,不為無明有,乃至不為生、老、病、死有,不為行、無行眾生而為說法,乃至行非行寂滅而為說法,一切想無生而為說法。

「云何名行?行者名為死此生彼,若能覆此生死名滅行非行。

「云何名輪?如如意寶能持一切,遍滿虛空度諸國土。觀察世間諸行起滅猶如幻化,不與聲聞、辟支佛共;是故名斷一切行輪。

「如是,善男子!如來以如是相,為諸眾生種種說法,亦如虛空無有分別,與無量三昧自在遊戲而為說法。

「如是菩薩以大莊嚴而自莊嚴,為諸眾生,說色非空,離色非空;乃至識非空,離識亦非空。眼非空,離眼亦非空;乃至意非空,離意亦非空。眼識非空,離眼識亦非空;意識非空,離意識亦非空。空處非空,離空處亦非空;識處非空,離識處亦非空;無所有處非空,離無所有處亦非空;非想非非想處非空,離非想非非想處亦非空。四念處非空,離四念處亦非空;道亦非空,離道亦非空。十二因緣,三不護法,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大喜、大捨,乃至涅槃非空,離涅槃亦非空。善男子!是名如來中道實義決定性相,為他眾生分別演說諸行無生,住持正法,遍滿虛空,乃至無量禪定一切法相。皆如日光照明開示令入三乘,為得涅槃令得解脫。

「菩薩摩訶薩如是說法,為最第一利益眾生。諦聽甚深法已,隨意所欲,於三乘中,隨所修習種種善根則善住一乘,亦不增益諸不善法,其行堅固不退涅槃。

「菩薩摩訶薩為斷無量生死劫苦而為說法;亦為聲聞、辟支佛乘眾生令度四流。

「菩薩摩訶薩為斷一切眾生四流而為說法;聲聞、辟支佛乘但為自己斷四流故而為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斷眾生煩惱病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為斷己煩惱故而為說法。

「菩薩為斷眾生煩惱業習使無餘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雖斷煩惱習有餘故而為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令眾生得大悲果報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離於大悲而為說法。

「菩薩摩訶薩但為悲愍諸眾生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雖復說法,實無悲愍利益之心。

「菩薩摩訶薩為滅眾生諸毒苦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但滅己苦故而為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滿一切法味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自滿己法故而為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一切眾生得法光照成大明故而為說法;聲聞、緣覺但為自得法之照明,不為眾生演說法相。

「善男子!是名略說滅除一切大無明闇得大明故,而欲成就一切種智悉覺悟故,乃為他人分別說法。聲聞、緣覺為欲滅己無明闇障,內自照明得正覺悟。

「善男子!聲聞、緣覺不為眾生而生厭惡,不為愍救度脫他人,不為於他令得名譽稱揚讚歎,不喜他人而生諂曲,但自護己不護於彼,不為安樂一切眾生。聲聞、緣覺若見他人有微少過,必起身、口、意業等罪。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住大乘者,皆悉救護慈愍於他,乃至不見眾生身、口、意業過。

「善男子!若有眾生,起於麁弊愚癡惡口,自謂為智乃至不離邪見,為求他利而生嫉妬,貪著名稱自舉輕他,不能守護身、口、意等,心常念惡無有愍傷,而喜惱亂選擇福田。若有依我而出家者,不見其過輕毀罵詈心常散亂,不自省己念譏彼闕,於大乘人雖生願樂無寂靜心,起重惡心永離他人,恒作是語而自稱說,是大乘人亦教他讀誦,但自讚己非毀於他;以是義故,讚歎大乘自不調伏。於大乘道而欲教他修行大乘便作是說,自謂大乘。譬諸惡行律師,而教人言。如是諂曲難得人身,亦失聲聞、辟支佛乘,常趣惡道,不欲親近諸有智者,而唱是言作師子吼:『我是大乘。』善男子!譬如有驢著師子皮,自以為師子,有人遠見亦謂師子。驢未鳴時無能分別,既出聲已遠近皆知非實師子,諸人見者皆悉唾言:『此弊惡驢,非師子也。』我今所說亦如是等,若造十惡燒滅人種,非諸聲聞、辟支佛器,敗壞種子,如是愚癡誑惑他言:『我是大乘。』善男子!譬如有人而無手足欲至戰陣無所堪施,破戒之人亦復如是,欲與結使煩惱戰鬪,我說是人終無果報,毀犯禁戒作惡行者,於一切處不成法器。若自說言:『我是大乘。』能破一切眾生煩惱塵勞大陣,亦為眾生住八正道入無畏城,則無是處。

「何以故?若有眾生,威儀清淨慚愧具足,畏於後世,遠離一切不善等法,喜樂一切諸善功德,而於眾生起大悲心,亦能濟度一切苦厄,救護生死諸怖畏者,不著己樂慶於彼樂,常勤精進專念不捨,心樂寂定捨於諂偽、邪惑、欺誑,善知業、知業果報,不著五欲,世間八法所不能染,樂觀陰、界,如救頭然如救衣然,安住聲聞種。有如是相名聲聞乘,則於大乘所不堪任。辟支佛乘復有何相?若人具上二十法者,則能常觀五受陰生滅等相,明觀諸法皆因緣生,亦知滅相。如是之人不任大乘,不能成於大乘法器。」

爾時如來以是義故而說偈言:

   「剎利依止十,婆羅門、首陀,若修真善行,堪為聲聞器。
   辟支佛勝乘,三業悉清淨;守護於諸根,所說好柔軟。
   分別觀諸陰,界、入亦復然;樂獨空閑處,善慧觀因緣。
   常攝於諸根,依止是十輪;於諸無壞乘,堪任為法器。
   念度於有海,等行於三輪;不依於結使,而近解脫門。
   不任大乘器,不具大勝輪;不勤求大乘,并諸下根者。
   若有愚癡人,心常懷懈怠;是故非大乘,亦不堪大器。
   獨一求解脫,癡諂無愍行;常行於斷見,彼亦趣惡道。
   棄捨於正法,而說於非法;遮斷三乘道,捨律欲愛具。
   惱壞賢聖法,打擲袈裟者;毀訾而誹謗,亦自壞其身。
   為欲修人身,不舌[病-丙+今]而死;常值諸佛者,顯示三乘法。
   欲熾然三乘,及與分別者;歡喜而顯示,必成佛無疑。
   破戒而嫉妬,自讚復毀他;是智者所棄,得佛三界尊。
   以悲心說法,隨心之所樂;具分別三乘,必成佛無疑。
   說法如虛空,而心無所依;陰、界、入皆空,必成佛無疑。
   佷戾喜破戒,若聞讚大乘;詐稱為菩薩,驢披師子皮。
   我今為眾說,欲得勝菩提;護持於十善,莫壞於我法。
   我於餘經說,行第一菩提;離聲聞、緣覺,為淨眾生說。
   曾供億諸佛,滅惡心解脫;我從彼所聞,但一無二乘。
   此眾說三乘,有住聲聞者;心惱多造作,不任道器故。
   有住於緣覺,愚闇於勝法;不任上乘器,隨所欲而說。
   頭陀聞解脫,當墮於惡道;冷陰而服乳,終不能差病。
   如是聲聞器,狂心說斷見;是故先觀察,然後應說法。」

爾時,世尊說是偈已,於大眾中無量百千人民,多有空亂意眾生,斷於善根、說無因果趣向惡道,若得正見,在世尊前能至心懺悔,而白佛言:「我於如來正法之中,久修聲聞殖諸善根,而不能成聲聞法器;方復更求辟支佛乘,愚惑不了更起斷見獲無量罪。我等今悉於世尊前誠心懺悔,唯願哀愍受我等懺悔,拔除罪根不受惡報,還修善根求聲聞乘。」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若能發露誠心懺悔,於我法中說有二種得無所犯:一者、本不作惡;二者、作已能悔,是二種人俱獲清淨。」

爾時,世尊為無量百千眾生,隨順其心說四諦法,有得法忍,有得世間第一法,有得須陀洹果,有得斯陀含果,有得阿那含果,復有八万四千比丘,不受諸法漏盡意解得阿羅漢。

爾時,眾會復有七千五那由他百千人等,墮於斷見斷諸善根應趣惡道者,還得正見;悉於佛前自歸發露誠心懺悔,作如是言:「我等本種辟支佛因緣而不能成,今聞大乘心生愛樂。我等愚闇便起斷見言無因果,以是因緣造作無量身、口、意業諸餘惡業。以是義故,於多劫中常墮惡道受無量苦。今於佛前皆悉發露,至心懺悔不敢覆藏,為欲滿足緣覺乘故,隨彼意說得光明三昧,逮不退轉辟支佛乘。」

時彼眾中復有八十那由他百千眾生舌不能語,皆於過去誹謗無量恒沙諸佛所說正法,乃至誹謗一句一偈,以是罪業不能懺悔,佛神力故令使今日皆悉能言。

爾時,世尊知而故問:「汝等宿世作何惡業,於此會中口不能語?」

彼即答言:「我於過去毘鉢尸佛法中誹謗大乘。」或有說言謗聲聞乘,或有說言謗辟支佛乘。「以是業障罪報因緣,於九十一劫墜墮生死,常處地獄及受餓鬼,舌不能語受大苦惱。始於今日得復人身,蒙佛神力始今得語。佛神力故得宿命智,能知過去一切所作惡業因緣。」

有說尸棄佛、隨葉佛、拘樓秦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所,誹謗正法乃至一句一偈,以佛神力悉知過去所作惡行,一切業障皆悉明了。

爾時,眾會無量百千聲聞,無量百千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自歸向佛發露懺悔:「我等皆於過去無量諸佛法中,若任法器及不任者,諸聲聞眾多起譏訶,自舉輕他,誹謗毀罵揚惡遏善,以是業障墮三惡道具受苦痛。雖復供養過去諸佛,及大菩薩摩訶薩眾,乃至懺悔受持禁戒,得聞佛法自學教他,但以誹謗餘業障故,不能得趣寂滅涅槃及禪定樂。如是罪緣,今向世尊自歸發露至心懺悔。」

復有說言:「我等於諸如來聲聞弟子,奪其財業及諸飲食或繫牢獄,以是業故墮三惡道受大重苦。我等雖於過去諸佛世尊及大菩薩前,發露懺悔,受持、讀誦種種禁戒,但以餘罪業障因緣,不能得向寂滅涅槃及禪定樂。今於佛前皆悉懺悔,一切餘業無量罪障,唯願世尊受我等懺,拔除一切三惡道苦。自今以後願佛神力,令我所樂隨意無礙,得於涅槃及禪定樂。」

爾時,世尊告諸聲聞及大菩薩:「此是五逆餘業罪障,但有名字無有實法,皆由惱亂聲聞弟子能生大罪。何以故?破毀禁戒諸惡比丘,猶能為諸無量百千萬那由他人而作珍寶之大伏藏,況持淨戒熾然三寶者而起擾亂,是即名為斷三寶種成就惡業,亦名壞於一切眾生法眼毀佛正法。

「若見有人依我出家而擾亂者,如是業障過諸逆罪。我今當以悲心哀愍汝等,如是業障悉聽懺悔永盡無餘。於賢劫中千佛出世,汝於其所亦悉懺悔,終不復起誹謗正法。其最後佛,號曰樓至如來、應供、至真、等正覺,汝於彼佛皆悉發露,一切業障永盡消滅。」

時諸菩薩及大聲聞俱共白佛:「唯然,世尊!如教修行。我等於賢劫中,當墮三惡及阿鼻獄,受種種苦猶能堪忍,況復於彼樓至如來,令我懺悔使得正見,解諸邪見業障眾罪皆悉消除。」

爾時,如來讚諸聲聞及大菩薩:「善哉,善哉!汝等能以如是勇猛精進,令本惡業皆悉消滅,能生信解第一恭敬,值遇諸佛得諸三昧,棄捨結漏得阿羅漢。」

爾時,世尊告金剛藏菩薩摩訶薩:「善男子!我以佛眼皆悉觀見,無量阿僧祇百千那由他眾生,剎利旃陀羅乃至男女旃陀羅,於未來世少種善根而得人身,為惡知識之所破壞,於甚深法不生信樂多起謗毀,於熾然法具足聲聞、辟支佛乘者,或有遮斷大乘者,於我聲聞弟子,成器不成器者如上所說,以愚癡故自謂為智。於此終沒,無數百千劫,於地獄中受無量苦,如先所說。

「是諸人等雖得人身,寧受阿鼻地獄諸大重罪,終不受是謗法人身。何以故?隨順惡知識憍慢自恣,常作如是諸惡業者,終不得度生死彼岸,四流所漂受大苦惱。」

當於爾時有大智者,而為涕淚作如是言:「視諸眾生難得人身,遠離信心及大誓願,離於心相,離於正見,離善知識,離於時節,離於方所,離於持戒、禪定、智慧。如是眾生以愚癡故憍慢自恣,有如是想毀壞佛法,悉如上說。世尊!我從今日亦於佛前而發誓願,我等雖處生死不壞正法,願於未來世諸佛法中不斷三寶。」

爾時,復有大士聰明智慧,從座而起合掌叉手而發誓言:「我等雖在生死,不得法忍已來,於其中間願莫受身,莫作輔相大臣,乃至令長村邑聚落等主,不作國師軍幢將師長宿之處,不作祠祀主估客商人處,不作居士處,不作麁人處,不作斷事處,若不得法忍,不於眾生居自在處,若作是等則於佛法名重因緣,必當墮於阿鼻地獄。」

一切大眾,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皆悉泣淚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本處生死所作惡業,若身業、若口業、若意業,多所造作,或復隨喜,今於佛前皆悉發露,懺悔除滅更不敢作。」如是第二、第三亦復如是,不於生死隨惡知識,亦願我身不造惡業,悉如上說。

爾時,世尊告諸大眾:「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如是畏於後世,欲度生死諸有流苦,欲入無畏大涅槃城,發此誓已。善男子!具足十法,則得成就無著法忍。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不著內身,不著外身,不著內外身;不著過去、未來、現在身;是名菩薩初得成就無餘法忍。復次,不著內身受,不著外身受,不著內外身受;不著過去、未來、現在身受;乃至不著想行,不著內識,不著外識,不著內外識;不著過去、未來、現在識;不著前世,不著今世,不著後世;不著色界,不著無色界;是名菩薩摩訶薩成就十法得無著忍。

「若能如是於如來所說法。」是時七十二億那由他百千菩薩得無生忍;八萬四千那由他菩薩皆得順忍;無量那由他百千聲聞,斷諸結漏得阿羅漢;無量那由他百千眾生,未發菩提心者今皆發心;復有無量眾生,亦得發於辟支佛心。

爾時,世尊告金剛藏菩薩:「若有眾生成就法忍者,應得灌頂轉輪聖王所有飲食無量財業,其餘眾生不得法忍者,亦不能得灌頂轉輪王位。」

金剛藏菩薩白佛言:「世尊!為灌頂剎利王不得忍者,云何而得飲食財業?」

佛言:「灌頂王雖不得法忍,能成就十善者,我亦聽作國主,飲食財業任意自在。

「善男子!灌頂剎利王若不得法忍,又不具足修行十善,名為剎利旃陀羅。如是愚癡,當破甚深熾然佛法斷三寶種,而便擾亂聲聞弟子,亦作無量種種謫罰,奪其財物基業,誹謗善法,而心覆藏不令顯現。或奪塔物僧祇物,如是之人皆悉趣向阿鼻地獄。」

金剛藏菩薩白佛言:「世尊!若灌頂剎利王不得法忍,復不具足修行十善,必當不得免斯惡耶?」

佛言:「假使灌頂剎利王不得法忍,而復不修十善道者,能成就信力歸依三寶,不謗正法乃至一句一偈,亦不擾惱聲聞弟子持戒清淨有德之者,不取佛物僧祇物。

「若人見有擾亂如此比丘,而復奪於佛物僧祇物者,能為遮制令無侵毀。數數聽受順於實法,於三寶中常應供養親近是人清淨比丘得堅固願,於摩訶衍心無疑惑,亦能成就大乘眾生,建立正法信大乘者。

「如是灌頂剎利王者,已於宿世諸如來所,得其城邑資生財物,我亦知之不墮惡道。若欲永滅一切惡者,應當修行如是正法,於過去世所作惡業悉得除盡。」

大方廣十輪經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