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二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三

順治十七年八月御史陸  䟽言霸州城南之地保定縣河北

之田文安縣東窪等處俱坐落堤外向時止有琉璃河水道

故十年五潦以五年之収賠五年之潦民止勞其力而未嘗盡其

財自順治十年間渾河南注從霸州城下達口頭村而赴東𣵦

渾波所過蕩為巨津而三處之地皆成水府淵深不測一望汪洋數

十里千頃之良田乆已問諸水濵矣

文安縣志序紀克家 敝邑地形如仰盂為十五河尾閭秋水

驟至閭殚為河故𡻕多逋賦不能佐公家急為長吏病然所恃為

命脉者惟隄防是頼隄之綿亘百五十里大半在他郡邑地故修

築功力亦與他郡邑共之此勤彼怠人緩我急九仞之功SKchar于一

簣千丈之防穴於一蟻此文之第一苦也其次莫若大户頭役蓋

敝邑賦分九則富者為影射為占冐超然計口之外故積年所僉

SKchar皆赤貧其實而大户其名耳至頭役之累尤不可勝言無論一

切觧支悉為包賠即過客供張一飯一𬞞一氊一席皆于焉取辦

故事三年一編千家立見蕩析此文之又一苦也次莫若屯牧課

税夫屯牧地坐落汙邪之鄉水至則為江為湖蕩若巨津遇旱而

剛鹵不能施耕耨昔人所謂石田者間或長鳬茈亦可療饑總屬

不毛之地地既不毛賦于何有故課税之設皆非正供乃二正時

閹人用事投獻紛紛荘田宫税為名不一皆百姓所鬻兒佃産以

賠償者自先京理倡議力請减徴以蘇其困而害稍稍捐此文之

又一苦也次莫若𭔃養馬薄地四頃養一馬旱則苦水草不𠑽一

遭渰没家且浮矣而况于馬故徃徃有繫之公門而去者不得已

累及里甲萬不得已則以公署闢為官厩甚至馬斃而家隨之且

不止斃一家而㮣里隨之此文之又一苦也次莫若鬻官塩從來

鹽法之行祗有禁𥝠販以通官商者敝邑則按口而給如期而徴

急商課嚴於國賦非通商以裕民而厲民以惠商此文之又一苦

也凡此数者不害于法而害于法不法

水經 濁漳水出上黨長子縣西發鳩山至武邑與雽池即滹

至成平與清河合又東北過章武縣西又東北過平舒縣南東入

海一右出為澱一水北注雽池謂之SKchar即大城之王家口清漳亂流而

入于海濁漳又名衡水即禹貢所謂覃懐㡳績至于衡漳孔安國云漳水横流入河 清 漳水出上黨

沾縣東至武安縣南黍窖邑入于濁漳 易水出涿郡故安縣閻

鄉西山酈道元云逕鄭縣故城北東至文安縣與雽池合 𣸦水

出代郡靈丘縣髙氏山又東南過中山上曲陽縣北恒水從西來

注之道元云即禹貢所云恒衞既從也䟽云恒水岀常山上曲陽縣東入冦水衞水出常山靈夀縣東北入滹沱濡水

昭公七年齊與燕會于濡水杜預云濡水岀髙陽縣東北至河間

鄭縣入易水地里誌云愽水東至髙陽入河又東北徐水注之

聖水岀上谷東入于海註云東南流注于巨馬河不逹于海巨馬

河出代郡廣昌縣淶山又東過渤海東平舒北東入于海註云即淶水也

又謂之白溝于平舒北南入于雽池同歸于海一統誌云一在永清縣南一在霸州治北又徙而南俱桑乾支流與水經巨馬河異

 史 記趙惠文王二十一年趙徙漳水武平西二十七年又徙

漳水武平南括地誌云武平亭今名渭城在瀛州文安縣北七十二里今城東北七十二里勝芳鎮衆水滙流疑即武

會通河在縣治北四十里水自霸州滙者一十有五曰廣陽水

涿水范水塩溝水盧溝河胡良河巨馬河夾河琉璃河沙河龍泉

河玉帶河磁河㲼河覇水自安州雄縣滙者三十曰梁河清苑河

石橋河𡈽尾河徐河方順河長流河温義河馬村河紫泉河五里

河拒馬河白溝河白澗河唐河沙河滋河滹沱河雄河鴉兒河遒

欄河祁水易水女思谷水濡水淶水雷溪子荘溪一畆泉雞距泉

自河間任丘滙者二十有一曰𣸦水西韓河甘陶河即治綿𦽦河

柗陽河衞河SKchar河泒河臙脂河當城河告河濁漳河清漳河夾河

恒水倒馬関水滹沱河髙陽河漕河長豐渠五官淀以八十步之

渠而滙巨浸六十有六此邑之所以𡻕苦波臣也 石溝河在縣

治東北五十里 栁河在縣治東北二十五里 急河在縣治東

北二十里 文安潭在縣治北十五里 大寕橋口在縣治東南

五里 玳𤦛口在縣治東南二十五里 火燒淀在縣治東二十

五里廣四千餘畆聚石溝柳河急河三水流入衞水逹直沽 麻

窪淀在縣治東南 牛䑓淀在縣治東白龍淀在縣治北 勝

芳澱在縣治東北七十里上接會通河下逹三角淀

大司馬王公遴議自保定縣東路疃村起自西向東由周家庄戴

家庄魯家庄西營村直抵堂頭村築大堤一道務極髙厚南護文

安地方計長約四十里計用夫二千名做工兩月每夫一名給工

食銀一兩五錢計銀六千両此一勞永逸二州七縣之利義當共

舉事難惜費俟隄既成即将路疃村迤北至口頭村卜家庒善來

營苑家口蘇家橋沿河一帶南岸之隄盡為决去秋水一發即以

所築之隄為南岸則水豈能復壅所謂不與水争利是已此䇿之

上也目前之計但當於苑家口栲栳圈二河之中内有民田京營

地約有四五十頃亦因水患皆曲為防一遇水𤼵最為壅塞若将

民田京營地捐其賦税一半餘者各州縣代𥙷聽各自種自食春

間無水尚堪種麥夏間稍旱亦可種薥其中曲防盡為决去則秋

水亦不致大壅此不過一舉手之力 邑侯郭公𠃔厚議二䇿一

起自注窩東行至圍河出保定之南經留寨之北過西營抵蘇家

橋築月堤一道長約二十五里有餘遠者去河二十里近者去河

亦数里容蓄有餘水𫝑漫緩此王大司馬展堤之遺意也雄覇諸

水舉不能東下而犯文安此上䇿也或曰河之决而入文安也多

自保定之下苑口之上則今築月堤而䕶文安亦當自保定之下

苑口之上起于保定舊城基下東北經孔家甫戴家庄至西營抵

蘇橋不過十三里許此其工力較前堤减半而黒牛口白家道口

諸水之自雄入文者尚不能救也此中䇿也 憲副井公濟愽遥

堤議由注窩西里許起自白家道口西北逹保定縣上五哥庄築

為遥堤以防廖家黒牛等口之衝上五哥庄經保定縣東北至路

疃村南頭俱極髙阜仍用舊防由路疃村南頭起經東北西營村

逹蘇家橋亦築為遥堤以防路疃口頭杏葉等䖏之衝仍修北堤

以縷水復設遥堤以豫防北堤可守則守北堤北堤不可守則决

蘇橋東頭之堤以洩水而共守遥堤水𫝑既寛必無潰决患矣

霸州道𮗚察王公鳯靈議余𮗚直沽之上有大淀有小淀有三角

淀廣延六七十里深止四五尺若因而增益又為之堤停蓄衆水

而委輸于海水固有所受也然後濬治舊川為長堤以束之髙廣

倍于前功使水有所行又多開支河聯絡相屬使水有所分見在

窪淀不下数十䖏又各深而堤之使水有所積則雖有滛潦飛流

大川瀉之支河析之諸淀瀦之髙堤防之可以無横溢滔天之患

矣堤易壊必有堤夫𡻕繕河易淤必有淺夫時挑支河既分必多

有橋梁以通濟則川得安流田得利溉人無病渉戎馬不得長驅

地方大利也文安大城别為一區亦宜用此法多方䟽濬然非

朝廷定其議大臣董其役𫝑必格而難行功或苟而速就求河之

治可得乎 掖令姜公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武議夫水之行地猶血脉之周身欲䟽

通不欲底滯其性一也顧咽喉其可噎乎脉絡其可壅乎尾閭其

可塞乎玉帶河抵苑家口水之咽喉也古塩河水之脉絡也三家

淀與三角淀水之尾閭也今桑乾巨易滙西北洪流而注于八十

歩之渠噎乎不噎乎塩河即衡漳滹沱之故道𡻕乆陻閼闢為桑

田秋水SKchar河餘波横溢壅乎不壅乎三家淀塞則衡漳滹沱之水

不得游衍于濼塘石溝䑓山勝芳與三角淀不闐于浮沙即隘于

敗葦而𣸦易桑乾胡梁巨馬諸水不得奔流于滄海祗聞峻防未

聞䟽濬若此者塞乎不塞乎用王司馬展河之䇿而咽喉之病除

用元人䟽河許中丞濬河之䇿而脉絡尾閭之病除夫水之齧隄

者與水争𫝑也以八十歩之渠而闢為三里之渠河身廣濶波流

漫衍不惟覇文保大無衝决之害而雄縣新城安州新安髙陽任

丘俱免壅塞之患矣徃時滹沱潰而北桑乾潰而南南北交𣻳而

南患更惨于北余昔經塩河見故道空曠澷漶未䟽一加挑濬便

成寛渠南河通流何由北注則西南之水由真定河間而滙于滹

沱河者亦可以殺其奔騰之𫝑而文邑免交𣻳之苦矣静海居民

塞三家淀者有禁凡滹水經由之故道悉濬之使深廣由蘇家橋

迤東烟波浩淼萬派朝宗近為沙草填淤而變為㫁港絶流者亦

濬之使深廣下流一塞則上流必溢下流之趋海者既順則上流

之歸壑者愈疾如是則壅塞之𡚁撤而九河之績奏矣夫展北河

濬南河䟽下流要皆相地之脉順水之道貫惟仍舊費可永寕由

是而咽喉而脉絡而尾閭猶閉為関格潰為癰疽無是理也又議

云憶余垂髫時冏卿徐公諱貞明奉 命開三輔水利阻于浮議

曰北𡈽不宜稻也庚戍陳生國紀與𣵠鹿覔越人之習水利者䟽

畦引水創為稻田阻于衆口曰北𡈽不宜稻也余𥝠詫曰今淶涿

漁陽廣栽秔稻民𫉬其利矧職方氏云幽州糓宜三種鄭云黍稷

稻賈公彦䟽云幽與冀相接冀皆黍稷幽見宜稻故云三種黍稷

稻也是幽之宜稻其來舊矣或曰淶𣵠之間山泉清淺正劉靖紀

勲碑所云䟽之斯溉决之斯散也者吾鄉亢旱則涸及三泉隄隤

則水深五丈障之猶虞蕩决引之更益奔衝談水田于豐利非徒

無益實増之害也余聞之囅然曰若所云云真夏蟲之不可語氷

者矣且漳水可以SKchar鄴旁涇水可以富関中何吾鄉之于河獨避

之如𬽦而畏之如虎耶及讀宋史何承矩傳自順安瀕海東西三

百餘里南北五七十里悉為稻田食貨誌云凢雄鄚覇州平戎順

安等軍興堰六百里置斗門引淀水溉SKchar吾鄉始為塘濼終為稻

田防塞實𫟪具有成績稻田有八利多為溝渠引填淤之水利一

分為支河䟽壅塞之害利二旱不虞枯槁利三水不虞泛漲利四

通舟楫以便轉輸利五稻一斗易粟数斗利六逋賦易完利七戎

馬不得馳突利八然始必壊民丘壠多起丁夫變置川原遷延𡻕

月都邑易騰浮議愚民潜布流言未驅載穗之車已中鑠金之口

必主之 宻勿付之重臣勿因小害而阻撓勿徼微利而鹵莾寛

其文網需以𡻕時則数百載之曠典庻可次第舉矣

文安地形如釡當十五河之衝為泉流滙歸之區也其三營四淀

皆不毛之地𥘉無額課自正徳時始議開墾而大有力者乞為庒

田以進宫税尋有牧馬草塲備𫟪等項名色起科倍于常額斯民

已不堪命兼以旱澇不常相率迯亡漸成荒蕪時屯牧佃户生員

任之龍等援覇州蒼兒淀減半折徴事例具呈先任鄭君痌⿸疒衆

身力請監司撫按両臺俱報可 䟽聞然未邀 俞㫖屯臺盧公

嗟痛不已循長孺矯 詔𤼵倉之例准鄭君减徴之請惟 慈寕

宫庄田子粒𡻕如其額自 神宗𩔰皇帝升遐 頒詔首恤文安

除 慈寕宫子粒錢粮不折外其餘效勇等三營火燒等四淀俱

准一體减半折徴

保定縣志王大司馬遴展河議 自保定縣東北路疃村起自西

 徂東由周家庄戴家庄西营村直抵唐頭村築大堤一道務極

 髙厚計約四十里計用工二千名做工兩月每月每夫一名給

 工食銀壹兩伍錢訐銀六千兩此二州七縣之利義當共舉俟

 堤既成即将路疃村迤北至口頭卜家庒善來營苑家口蘇家

 橋沿河一𢃄南㟁之堤盡為夾去即以所築之堤為南㟁則水

 豈能復壅所謂不與水争利此䇿之上也目前之計但當于花

 家口栲栳圈二河之中内有民田京營地約四五十頃亦因水

 患皆曲為之防一遇水𤼵最為壅塞(⿱艹石)将民田京營地蠲其賦

 税一半餘者各州縣代𥙷春間無水尚堪種麦其中曲防盡為

 决去則秋水亦不致大壅此又䇿之次也

 王應禧曰霸屬三縣折𤱔原無異同惟是保定澤郷堤外窪地

 太半每遇泛漲衆流蓄聚經年不洩粮存難辦以故丁逃而累

 及於户户迯而累及於甲人不得不盡甲而迯地不得不還官

  而荒夫亡業蓁蕪額賦難减錢粮盡歸堤南五百頃内縁是小

  𤱔壹𤱔伍分折大𤱔壹𤱔而折𤱔遂與文大之叄𤱔折臺者異

  矣無論地之𦘺磽什百然均一額賦也輕重奚啻懸絶哉

  輔兵議                   汪道昆

自古 畿輔之地必設重兵所謂疆幹弱枝𨺚上都以𮗚萬國者也我

國家京營之𡚁未易更張環顧三輔之間尺籍僅僅耳昌平北捍𫟪

𥨊(“爿”換為“丬”)在焉世宗常命大将軍軍昌平旋以罪議罷顧畿内廵撫秋駐昌

平載在 璽書迄今未改昌平故𨽾霸州兵備道頃復設專道治其兵

慶𥘉言官上言兵事請昌平團游兵三萬召兵部侍𭅺譚某總兵戚某

專練之先帝嘉納其言召兩人者至屬增兵増餉議格不行㝷以薊昌

屬此兩人僅出中䇿幸而兩人者同心戮力完繕𫟪防比及数年境外無

犯其後輔臣建議増置兵部侍郎二人一守昌平一守通州責以防虜誠

知昌平地重宜必重為之防得時而行盖有待於今日耳邇者薊昌以保

禦得䇿宣大以 貢市弭兵九𫟪晏然胡馬不敢南牧議者方欲休兵捐

餉以紓大農似也不佞過計竊以為不然我 國家用夏變夷自昔一以

𫟪為急以 京師而視薊昌宣大皆在肩背肘腋間則視九𫟪尤急矣

頻年内握勝筭外籍壮猷財力畢殫䘚鮮底績即其𡚁未可縷指其大較

有兩端畫地而守聲援不通一𡚁也無所不備無所不寡二𡚁也夫匈奴

雖强不過 中國一大縣計彼控弦十萬其餘復何能為通計九𫟪之闘

士且什倍之曾何負於虜顧今督府相望鎮撫比鄰 朝廷分信地而責

成之使各保其境内然或聚虜数萬直𧼈一隅一隅敢𢧐之兵曾不足以

當其什一所謂無所不寡是也既分信地曽何患于其鄰束手而坐視之

不啻秦越虜之始至既不能併力而扼其方張及其惰歸又不能出竒而

乗其既敝所謂聲援不通是也甚或以鄰為壑賂虜而嫁禍于鄰𡚁也乆

矣不佞之閲薊師也薊分十一路将士各有分區使徒籍此以待虜來虜

且乗之矣諜者得虜方嚮則當虜者為主諸路悉自逺近赴之譬之常山

之蛇首尾皆應向虜犯大水峪少師楊公帥諸部卻之率用此也薊昌亡

論已宣大相距不数百里猶之唇齒輔車借使虜犯宣府則宣府為主大

同赴之虜犯大同則大同為主宣府赴之通力合謀交相重矣虜果数能

得志乎其未邪由二鎮而𮗚之則四鎮可知己為今之計請通四鎮之𫝑

而懸衡其間設輔兵六萬軍昌平左右顧以伺虜便四鎮之諜者皆能深

入虜地畢得虜情縱或大舉必先旬日知之自此勒兵長驅可一當虜如

虜犯薊則薊主兵守以待𢧐而輔兵赴𢧐以恊守如犯宣大亦然乃若因

時制宜𢧐守互用悉在主将即如薊昌可𢧐之兵不啻八萬以輔兵六萬

合之則十四萬有竒即虜大舉而來而吾得十萬之師足以制勝矣宣大

故有敢𢧐之兵自今部署而訓習之當不在薊昌下即出宣大亦得十四

萬有竒以𢧐則勝以守則固事之必至者也藉令分犯四鎮虜𫝑必輕各

鎮全力足以應之即分遣輔兵以為之援無不可者夫東西一舉十餘萬

衆豈直足以禦虜而已哉俟其聲𫝑既振部曲既明技擊既精心力既一

猶之肩背臂指伸縮自如虜有不庭因而討罪即東擣東虜西控西酋惟

上所命耳我 國家威德逺甚 成祖盖先為之乃今復以堂堂正正之

師一𭣣犂庭掃穴之績虜将辟易不暇寕復有他由是而放馬休兵以紓

國計簡十萬以張禁旅减半額以戍各𫟪偃武修文萬世之利也用是謹

條四事仍以二議足之然惟因兵為兵無甚髙論方今 君相一徳文武

一道中外一心此所謂千載一時難得而易失者矣不佞祗事行役竊自

比于獻曝之忠皇皇然誠懼失時要非好從事者也髙明幸察

 三屯營

隆慶二年五月薊遼總督譚綸䟽陳邊務言逰

兵破虜誠為制禦長策而行之有四難制虜

長技非車不可召募强壮歲費甚多司農告匱

一難也燕趙之士自備虜以來鋭SKchar幾盡募卒

吴越又疑用之不可北散之不可南二難也燕趙之人

素驕驟見軍法不無大駭且去京甚近流言易生

三難也我兵素未當虜𢧐而勝之虜不心服能𠕂

破之終身創矣懼忌嫉易生竒禍或至四難也

不若姑就薊鎮見兵講求𢧐守之䇿各路選兵十

枝每枝務足三千列為三營營分三軍各加訓練仍

付戚継光以督理練兵之職每春秋両防三營之

兵各移近邊臣与継光徃來督勵務各負墻以

𢧐遏之邊外此為上䇿萬一乗罅潰入亦願少逭

罪誅臣等决一死𢧐収桑榆之功亦不失為中䇿若

先事不能禦後事不能𢧐掩取微功苟圖塞責

是謂無䇿又言中國長技無如火器欲練兵三萬

人必得鳥銃手三千人為衝鋒而時加肄習非

遲之一年不可今防秋期近請選取浙兵三千人

以濟一時之急從之既而復條上分立三營事宜

言春秋兩防之時各屯要地如永平有警則遵

化一營禦之三屯出二哨應之密雲出一哨應之薊

州有警則三屯一營禦之遵化出二哨應之密雲

出一哨應之密雲有警則密雲一營禦之三屯

出二哨應之遵化出一哨應之兵皆據墻力𢧐以拒

虜不入為上功其或一面尖守致虜潰入則合三

營之兵併力𡚒擊務収全捷又言薊鎮專用主兵

将以罷調客兵今行之而未效者任未專也宜責

臣綸与継光專董其事勿使廵按廵𨵿參與其

間俟三年補練有成然後遣官閲視𥙷得主兵

幾何即罷調客兵幾何䟽入報可 三年總理

練兵都督戚継光上䟽言薊鎮兵多亦少之原

有七不練之失有六雖練無益之弊有四又言兵

形象水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薊之地有

三平易交衝内地百里以南之形也半險半易近

邊之形也山谷仄隘林薄蓊翳邊外之形也虜

入平原利于車𢧐虜入近邊利于騎𢧐虜在邊外

利于歩𢧐三者迭用乃可制勝邊兵所習惟馬山

𢧐谷𢧐林𢧐之道惟浙兵能之願予臣浙兵三千𢧐

守又以三千鳥銃手付臣教練分發十聴臣總

領車𮪍合練庶臣得展布而無制手肘之虞部議宜

取四總兵郭琥而獨任継光上是之

𨺚慶三年二月丙子兵部尚書霍冀覆總理練兵戚継光條陳

咨總督撫按㑹議合練是否議云太公對武王曰車者軍之羽

翼也𠩄以䧟堅陣要強敵遮走北也𮪍者軍之伺候也𠩄以踵

敗軍絶糧道擊便寇也故車𮪍不敵又曰易𢧐之法一車當歩

卒八十人八十人當一車一𮪍當歩卒八人八人當一𮪍一車

當十𮪍十𮪍當一車險𢧐之法一車當歩卒四十人四十人當

一車一𮪍當歩卒四人四人當一𮪍一車當六𮪍六𮪍當一車

由此𮗚之則今日車𮪍合練之法即太公復起不能易矣且𠩄

謂險地易地在薊昌皆有之今計二鎮間可練兵車七營用重

車一百五十六両輕車二百五十六両歩兵四千𮪍兵三千駕

輕車馬二百五十六匹以東路副總兵一營合廵撫標下一營

住之建昌遵化以西路副總兵一營合總督標下一營住之石

匣宻雲以薊鎮總兵二營住之三屯昌平總兵一營住之昌平

是十路二千里之間有七營車𮪍相兼轉𢧐之衆即有数萬虜

無能為矣或者疑於虜𮪍迅SKchar車歩遲不相及臣等為之觧曰

用兵之法有分有合兵車七營豈皆聚為一處必以一半合𢧐

而又一半出竒或遮其前或摶其後或出其左或掩其右有追

奔有迎擊有扼塞有邀截追奔邀截及險地用𮪍與輕車扼塞

用重車迎擊及易地則輕重車𮪍相合虜之𠩄恃者馬也而我

有車以制其馬虜之𠩄習者射也然逺不能六十歩而我之火

器火箭皆可逺二三百歩之外且有車以為之營衛我得以展

其𠩄長是技又不相若矣此車𮪍合練堪用者一也行則為陣

止則為營以車為正以𮪍為竒進可以𢧐退可以守人無挑壕

叠塹之劳馬有從容飲秣之便此車𮪍合練堪用者二也車不

用食歩不用馬以車蔽歩又半不用甲省費甚鉅此車𮪍合練

堪用者三也前此虜入内地如蹈無人之境四散摽掠遍地皆

虜莫之誰何今有兵車與𢧐虜既不敢分掠又不敢乆住僅僅

自保取道以遯此車𮪍合練堪用者四也薊昌地方險阻車利

扼塞邀截使虜大失利當有終身之創此車𮪍合練堪用者五

也臣等又以奕喻駐則布車四隅将卒馬砲俱䖏其中明以車

為衛也行則馬歩各有止節惟車縱横逺近𠩄向無前明其不

可當也砲則隔子取子明無物可障也此車與火噐相湏為用

又因可互見矣臣等又以字說𢧐字従車陣字從車軍字從車

大軍𠩄駐名其門為轅門轅字従車𮪍字從馬從竒可見古人

以車為正𢧐以馬出竒其𠩄從来逺矣不獨太公之對武王為

然今都督戚継光議以車𮪍合練臣等援古証今寔以為得制

虜之長䇿部覆従之建昌自此設車營矣其條陳有七策六失

四𡚁云臣嘗見射者硬弓劲矢射䟽及逺倐令射近則云習逺

而不能近彼弓矢由人尚如此今𫟪墻依山山𫝑﨑嶇有斜坡

百十丈者有平低数丈者𠩄恃全在火噐火噐力大奪手又非

弓矢由人之物䖏髙臨下又非教塲平坦之地若不平日演試

識其髙下臨敵一𤼵不中再𤼵不中賊巳至墻下火噐為無用

矣臣行𫟪每查庫貯一區之内多者十餘萬少亦不下数萬悉

皆掩卧塵土問之将領則云俟報警方給問之軍曰臨警随給

汝能用乎皆謝曰不能節歳費数十萬金置造軍噐萬萬𤼵𫟪

以有用之物置無用之地誠竭江河以寔漏巵耳此不練之失

也今之𠩄懾虜者僅大噐大噐之中惟𫟪銃快鎗彼鎗銃之腹

原造未曽鑚扭粗細不一以致鉛子出口不直口大子小銃腹

有𨻶以致火SKchar先失子大者啣於銃口一激落地矣且一手㸃

火一手執銃手執銃後子出銃動低者入土髙者穿雲賊少犯

則命中不能賊環至則銃稀無措由是雖具火噐不能退賊次

弓矢夫弓矢之力不強於賊則與賊共且堅甲兠鍪非矢能

貫𠩄謂雖練無益之𡚁也

永平道葉夣熊丨𢧐車議 兵家有勝筭之䇿有制勝之噐今

之言禦虜者非不備矣然或各得其一端而其䇿其噐多散漫

而嘗試反不及虜之精專虜𠩄恃惟𮪍射自少而壮止一藝耳

千人萬人亦止一藝耳故箭不虗𤼵𮪍追逐如飛飄風疾雨頃

刻蹂𨈆𫝑不可當此其𠩄長也中國豈獨無𠩄長哉火噐也輕

車也挨牌也此吾之𠩄長也虜弓雖強必近𤼵而不能逺及矢

雖如雨可以善避惟火噐一𤼵避之無措一銃可殱数十人千

銃齊𤼵可殱萬人加之萬銃雷震山裂絡繹響應即虜𮪍百萬

亦無不撓亂矣古人以車𢧐後人失其意僅用以守𢧐車冝輕

可便馳逐守車太重僅可備營壘轉輸耳成化間工部及大同

𠩄製用十八人推挽即今薊鎮偏箱亦用十六人後要改衝𨦟

車亦非十人不能運皆安營輜重之具非𢧐具也今製𩀱輪稍

前遮板退後著地如飛平地二人可推遇險四人可舉上列鎗

刀行時摺竪𢧐時前向火噐從中而𤼵随虜所徃而逐彼止則

我進彼進則我止人遇之披靡馬望之辟易可𢧐可守萬全之

計也挨牌中用薄板内外皆竹片藤編宻釘試以硬弓十歩内

射之不能入萬暦三年本職任贑州時曾用以破黄郷冦三萬

彼長鎗硬弩飛鏢俱無所施今以直抵虜箭一齊挨前用砍馬

刀與長短噐相夾翼車而衝然後𮪍兵随之是兵法𠩄謂馬歩

車混為一法敵安知吾車果何出𮪍果何来徒果何從潜九地

而動九天者也盖制勝之噐中國𠩄長也然惟專而後精惟精

而後長𣣔其精專非練不可欲練非選鋒不可兵不選鋒曰北

盖貴精也秦漢擊胡常用兵三十萬徃徃不利然出塞千八百

里窮極其地𫝑不得不用衆如我 成祖北征亦用至三十萬

是也若虜入犯與之對敵則可以計取如岳飛以五百人破十

萬劉錡以千人破十三萬我太祖用中山開平岐陽分道驅

逐胡元皆以精銳襲擊𠩄向無敵此用寡之効也夫虜之擁衆

而来也徒以鷙悍自驕蜂圑烏噪奔掠無紀若能設伏出竒一

大創之如鳥之傷也可以空弦下矣故出竒之兵必練練必選

鋒宻雲遵化三屯俱有標兵每標選一千西恊四路選五千中

恊四路五千東恊四路五千以二人之食食一人以二馬之食

食一馬南兵三營每營選一千又責成總兵選家丁五百副𠫵

逰以下或二百或一百汰逰食冗貟虗糧冗役積其餘以隂蓄

死士則兵馬不必加也錢糧不必增也於常額之中而得轉弱

為強之術盖今日制虜之勝筭也𢧐車每两車正一名挨牌六

名長鎗二名鈎鐮二名佛郎機手二名百子銃手三名兼火箭

三層推車夫二名馬八匹馬上各稍百子銃一把騾一頭䭾㓕

虜砲一凾百子銃十把共計歩兵十七名馬兵八名以二十五

人為一隊十隊為一司十司為一部十部為一軍分為三營合

為一大營𫝑小則分擊𫝑大則合擊䖏處有節制之兵人人有

敢𢧐之SKchar此薊門之命脉京畿之神𤫊忠義之臣𠩄宜剜胸裂

眦而圖者也夫天下之禍莫大於不見其形而有其實今之虜

形與實大𫝑可覩矣虜未嘗一日忘中國則中國亦不宜晏然

無事而坐待其變也自貢夷撫賞修工之外宜問兵其半菽不

飽者能𢧐否宜問馬其羸弱不堪者能馳否宜問火噐其棄置

已乆者能習否宜問将其煩文縟節以急阿奉憂讒畏譏以希

苟延一旦有急果可以當虜否夫時方以歸義欵誠為賀而無

故𤼵深憂過計之談昔遭譴斥今復不戒将至於三刖而後已

也誠不自知其狂悖惟臺下計安 社稷熟思而銳圖之𦍒甚

 神銳議 塞上火噐之大者莫過於大将軍薊鎮一年止放

一次以其𫝑大人莫敢放也銃身一百五十斤以一千斤銅母

装發如佛郎機様職熟思之改銃身為二百五十斤其長三倍

之得六尺不用銅母徑置滚車上𤼵之可及八百弓内大鉛弹

七斤為公弹次者三斤為子弹又次者一斤為孫弹三錢二錢

者二百為群孫弹名之曰公領孫尚以鐡磁片用斑猫毒藥煮

過者佐之共重二十斤此𤼵𫝑如霹𮦷可傷数百人馬若沿邊

以千萬架而習熟之處處皆置人人能放則𠩄向無敵真火噐

絶技也𥘉疑其重今運以車登高渉逺夷險皆宜職製成每日

㡬次試之見莫不膽寒夫祖宗出塞專恃神銃為破虜先鋒

天順六年造兵車一千二百輌各有載大銅銃車成化元年

各様大将軍三百箇載炮車五百两大約與職意合盖善用中

國之長以制虜此上䇿也觀 大明㑹典神鎗神銃俱内府兵

仗局管其慎重如此知 祖宗𠩄以逐胡元則知今日之𠩄以

為𢧐守矣 其製輕車以偹𢧐守文 夫車𢧐古今詳言之矣

用之皆有成効歷歷可考間亦有稱不便者謂其重𣻉窒碍難

行也不必逺引即丘文荘李文達馬端粛許襄毅每能言之而

未身試成化年間工部造之名為小車而一両拽之用十八人

宣大造之用十人薊鎮見存曰偏箱曰飛車非十五人不能駕

竟未淂古人良法羙意自古謂之馳車謂之輕車突𮪍謂之興

兵十萬用輕車二千皆越險數千里而轉𢧐者也安得以重滯

為病哉夲職近日以意造之𩀱輪前向遮板稍後上列刀鎗六

把佛郎機二亟火箭三層新製手上百子銃二亟輪䡖着地若

有自行之𫝑假二人推之如飛翼以新製鐵拒馬竹挨牌砍馬

刀馬見驚恐奔潰不敢囬顧平地二人可推遇險四人可舉共

可遮蔽二十五人為一隊馬五疋稍倣古法合一萬人而為一

軍見在各營舊車存之以備運輓其軍之壮徤者以駕輕車其

竹挨牌與百子銃鐡拒馬須用南兵方可敏㨗每車一两并銃

炮噐具價銀五两夫造之如法不惜其費練之如法必極其精

本職願以三年之功得精兵一萬少効制虜安邊之䇿縁係車

營更改錢糧重務伏乞臺下裁議具題决意而早圖之 宗社

𦍒甚軍門撫按稱善其製每一車用馬歩二十五為一隊合隊

為司有左司右司統以百總二名十司為一部為左部右部統

以把總二員千總一員十部為一大營有左營右營統以将官

二員計一大營共用馬軍八千人歩軍一萬七千人共二萬五

千人全𫝑也惟薊兵既有定額而各營路之軍更多寡不同况

各分信守凑合為難則居常訓練欲必成全營寔於事𫝑未能

也惟今因地用兵用車各從本營本路兵之多寡便宜各在本

地相為訓練不必盈此虗彼不必合逺凑近也縁此車可用馳

突一車之兵歩馬相兼多少可為𢧐禦進則為陣止則為壘無

俟必成一營而後可用但計有一車即用兵二十五人有二十

五人即用一車則在在俱有兵車分練為小營合練為大營卒

有警急審量機宜𫝑小則相近一二路分擊之𫝑大則調集諸

路合擊之何練之不効敵之不克耶及查計東恊見在之兵建

昌營可用車一百二十輛燕河路可用車六十輛臺頭路可用

車八十輛石門路可用車一百輛山海路可用車四十輛共計

應造車四百輛用兵一萬人平時有歩兵不足馬兵有餘者亦

就而用之有警主兵不足客兵有餘者亦就而用之惟每車合

二十五人不必拘定馬歩主客之数要在用之得宜耳本道每

月親歷各營路徃来督練俟稍覺精熟再合操於建昌䑓頭適

中之地則分合通變成効漸可睹也至於千把總等官即就各

營路見設馬歩各貟内選用責成其兵車之數雖多寡不一而

營制之體則大小通融此車噐兵馬大槩如此又議添㓕虜

滚車 查得舊車有騾駝㓕虜砲安營拒敵臨時方入藥掘土

安炮髙下無法退坐丈餘緩急無恃今議製滚車上載㓕虜炮

三凾髙下安置有法試之炮𤼵而舉不動以三人拽之每𢧐車

二輛即帶滚車一輛𫝑甚輕便似為火器長枝炮用營路見在

者車料顔料匠役塩菜計該二百輛共該銀二百八十两似應

并前議請造用庻兵車噐用全備禦虜利便廵撫蹇逹議薊鎮

有險可恃故以守為上先此奉有朝議以匹馬不入為功然非

不用𢧐也見今東恊當薊遼之界羽檄時馳則夷情視西中二

路為急墻臺(“士”換為“亠”)踈薄舊車無多則𫟪備當比西中二路加SKchar今東

路臺墻之工必需歳月則今之輕車委應亟造今准咨議以錢

糧則取於庫貯堪動及漢荘裁减民兵銀两既不煩請討以製

造則先急東恊而責練於中西輕重並施新舊互用又不至於

偏廢誠切中機宜無容別議該道苦心籌畫以圖𢧐守大禆𫟪

務當與𫟪工一併議題用成永計軍門王一鶚題稱永平兵備

道葉夣熊議造輕車四百輛及大炮滚車二百輛臣等躬親試

騐委果便利有禆𫟪防且𫟪工卒不可完此項尤應亟舉已遵

奉便冝事理徃返查議審酌調停并計䖏錢糧行令該道動支

永平遵化各庫貯堪動年例料價與支剰浮費及省積民兵等

銀九千四百三十餘两該道選官造完臣等再行查覆如果工

作精堅錢糧並無冐破一體題請SKchar叙以為𫟪臣任亊之𭄿庻

亊有責成人心愈𡚒其於𢧐守大計各有攸頼矣制可兵道練

習遂以半合營禦虜以半分路令南兵㳺擊龔子敬查酌沿𫟪

極衝設之選膽勇百總一名專管装放其炮房三面開門两傍

可擊乘墻之虜向外可擊馳突之酋𥘉設桃林口時適長昂子

伯魂領鉄𮪍千百餘挾弓躍馬横索賞物撫諭之不馴関守備

張斾即示以大炮盡殱羣醜甚易不信號笛一𤼵砲聲雷震羣

子飛岀北山角轟然而崩石飛旋空若星隕衆虜膽寒俯首叩

地稽顙囓指驚癡半晌方甦遂讋服領賞亟去此絶技神異之

明騐也其操練有圖曰車馬歩擺列起操曰長營衝𢧐曰變方

營岀馬歩衝𢧐曰方營四面攻打曰𢧐畢𭣣營及各號令具載

又曰五花每一營合車八十輛共四百輛曰恊路合營方圖每

一面用車一百輛共四百輛及八陣圖𠜇布而變通在人不𫐠

永道車製丨木料尺寸 輕車 轅條二根長九尺二寸闊二

寸五分厚二寸二分 前琶頭一根長三尺三寸濶一寸六分

厚一寸三分 前遮牌一扇髙四尺六寸濶四尺五寸板厚六

分 立柱二根長四尺六寸 上横檔長五尺一寸 下横檔

長四尺五寸 門二扇髙四尺六寸濶二尺二寸五分板厚六

分 撑棍二根長三尺 横耳二根長一寸五分濶一寸五分

厚二寸 推手木二根長五尺二寸方圓一寸八分 車廂横

檔二根長二尺六寸厚六分 車匣一箇長二尺四寸髙二尺

二寸 車耳二箇長二尺四寸濶四寸厚一寸五分 車輪二

面徑過三尺八寸 車網十四塊厚一寸八分濶四寸 輻條

二十八根長一尺九寸厚一寸三分 車頭二箇徑過八寸長

八寸 火箭匣一箇長四尺五寸濶一尺髙七分 𭅺機架木

二根長三尺濶二寸五分厚一寸五分 横檔二根長四尺四

寸濶二寸五分厚二寸二分 上拒馬横檔一根長四尺二寸

 鎗桿三根長四尺七寸 下拒馬横檔二根長五尺二寸

鎗桿四根長三尺 大神銃滚車 轅條二根長九尺濶六寸

厚四寸 横檔五根長二尺四濶六寸厚五寸 立柱四根長

七寸濶二寸五分厚二寸 盖板一片長四尺六寸濶一尺八

寸 撑棍二根長三尺 拒馬鎗桿二根長三尺五寸 前車

輪二箇徑過三尺二寸 車網十九塊厚二寸五分 輻條三

十八根長一尺六寸 後車輪一箇徑過一尺五分 車網八

塊厚一寸八分 輻條十根長八寸 前車頭二箇長一尺徑

過一尺 後車頭一箇長六寸徑過六寸 車耳二箇長一尺

八寸濶四寸厚一寸五分 㓕虜砲車 轅條二根長七尺三

寸濶三寸五分厚二寸五分 横檔七根長二尺三寸濶三寸

五分厚二寸五分 前車輪二箇徑過二尺六寸 車網十七

塊厚一寸八分 輻條三十四根長一尺三寸 後車輪一箇

徑過一尺五寸 車輞十二塊厚一寸八分 輻條十根長八

寸 前車頭二箇徑過七寸長七寸 後車頭一箇徑過六寸

長六寸 車耳二箇長一尺濶四寸厚一寸五分 車匣一箇

長一尺八寸濶七寸髙六寸

永道車噐 内上外下 車上 𭅺機二架 子銃十八門

鎗六條 鴈翎刀一把 鉛子一百八十箇 火薬一百八十

袋計九斤 火箭十五枝 火䋲十條 薬線盒二箇 薬線

二百條 車下 竹挨牌六面 砍馬刀六把 百子銃二門

火箭二百枝 大旗一面 長鎗鈎䥥腰刀金皷旗幟俱於

各營路隨冝就用皆䕶車兵執具

昌平州志 陵寢之重以黄花鎮為之𦂳要而黄花之重以四海冶為之捍衛正

猶唇齒相麗而聲𫝑貴乎相接也是故四海冶内撫屬夷外禦强虜凡有警

有事輒報黄花謂之山南欲行隄備舊在鎮後与四海冶濳通有一小道以便

文移徃來雖非事體猶之可也然而永寧懐來之人咸知捷徑間嘗由之第

𢙢𡻕乆人衆走為常川之道在經略之𠩄不及廵察之𠩄未周唯有本土之官与

附近軍民安常楽便習成故智萬一變出不測雖亟為之禁亦晚矣今若竟塞其

小道則四海冶或有警報必田居庸以達黄花関内外相去二百餘里不能朝發

夕至未免失誤軍情為今之計必須使通衢絶徃來之跡文移得飛傳之速

斯圖岀萬全而永無後患矣愚意當以邊墻通道⿺辶商中之處建一寛敞高大

堅固敵臺臺之上起屋三間以便直宿臺分内外俱用軟梯上下黄花撥軍三

十名四海撥軍三十名分為三班以示寛恤其勞每日黄花軍十名四海軍十石

在臺直宿凡遇傳報文移到時即刻隨自外而入者至臺下黄花平人傳逓

自内而岀者四海軍人傳逓每傳逓必二人同行以防山險踈虞至扵臺軍輪

定如有推奸持頑失誤者望以軍法從事嚴行曉示如此則旁徑易塞

而文移傳報永石難矣

昌平添設武職提督 嘉靖二十九年虜變之後添設提督兼署

都督僉事專管入衞邊兵防守 鎮守 仍兼署都督僉事

夲鎮管幣黄花居庸鎮邊三路忝将三員逰擊四員坐營一

貟守備五員管領永安標下兵馬二枝及統帥鞏華昌平白

洋道兵三枝各三千名黄花一路主兵三千五百員名居庸

一路主兵四千員名鎮𫟪一路四千員名 逰兵 嘉靖三

十七年冬憲副楊公招募軍民三千名立為逰兵一营統兵

逰擊一員 標兵 嘉靖四十二年十月北虜犯墻子嶺兵

部㑹議添設昌平總兵下標兵三千員名就扵永安营摘𤼵

軍二千名召募家丁三百名新軍四百名蔚州䓁州縣清觧

軍三百名共三千名立一营統兵逰擊一員 坐营 嘉靖

四十三年春軍門議設總兵標下添坐营中軍官一員以都

指揮體統行事 鞏華营 鞏華建設出自 世宗朝建鞏

華城都督府職為守備官復改副總兵官俱都指揮復改分

守官以指揮推𥙷今改設逰擊領兵三千遇開操日赴才安

城演武教塲操備 守備 奉 勅恊同内守備專保守𨹧

𥨊(“爿”換為“丬”)以署都指揮體統行事

  薊州志

薊當京遼之㑹驛通車馬之関貢夷相續假欵挾市洵北𫟪要害

也數載東虜戒嚴旦暮征調肩蹄如織舘榖若流供億之費𡻕計

二萬有竒牛馬車商偶一僉𣲖而中上之産蕩矣今議照地僉役

苦楽稍均尚嗷嗷稱厲

按今之所謂馬車商即前之所謂馬牛頭兵憲徐公䂓則簿載每

年馬牛頭各三十二名每馬頭一名編民地四十頃牛頭一名編

地二十頃擇其地多殷實人户為頭其餘地少者幇貼三年一次

審編或SKchar在苐一年其苐二年苐三年休息之或在苐二年苐三

年亦然照地僉頭甘苦與同此丁有丁差地有地差不相妨也嗣

天啓二年東奴犯順援兵調𤼵驛𨔛SKchar甚有謂三年分沠一年負

累難當時遇 兵憲邵公目擊民艱每年每民地一畆編𣲖站銀

随供億煩簡年分量派徴𭣣在公招啇應當牛馬頭役百姓不知

有差此皆立法之善斟酌行之存乎其人

邊防 薊州東北至馬蘭峪营六十里北至黄崖營四十里西北

至將軍石營七十里皆轄于馬蘭路𠫵将黄将二營各提調官一

員伋統千把関寨等以備禦之提調寛佃峪等関下一鮎魚石関

数十丈前後俱寛其西山墩空十馬可並五里至平山頂寨十里至馬蘭峪關水口一里外山 𩀱馬可並

四里至獨松峪寨十里至峯䑓嶺寨八里至龍洞峪関水口三十丈後山險 窄止通

八里至寛佃峪關水口数十丈後山﨑嶇雙 馬可並八里至餓老婆頂寨二十

五里至耻瞎峪十里至古強峪寨山口丈許後山陡 峻通单馬五里至蚕椽峪寨三

十里至青山嶺寨山口五丈後山窄厚 通 单馬六里至大平安寨十里至小平安

山口二十丈孤 絶難守十里至黄崖口関水口数十丈前後俱寛五馬可並西乾澗墩折墻通馬四十里至彰

作里関  提調将軍石䓁関下 彰作里関山口数丈前窄後 寛通单馬二十

里至将軍石関水口数十丈前後俱寛十 馬可並三十里至黒水彎寨十里至黄松

峪関二十五里至峨嵋山寨二十里至魚子山寨二十里至熊児

峪関四十里至南水峪關十里至北水峪関山口数丈後山窄 狹通单馬三十里至

灰 -- 灰 峪口寨三十五里至黄門子関

貢夷朶顔等衞夷人進貢一年徃囬六次自東來者由州送至

三河驛自西回者車送至遵化驛鞭把羊酒犒賞等費共用銀七

千六百四十三兩一錢二分至于任載車輛乗坐馬匹猶在牛馬

頭役進貢雖曰來王而驛騷甚屬不貲又且擄掠居民婦女大為

民害貢夷亦何利于中國哉

玉田縣志開𤼵貢夷議 為酌䖏貢夷開發銀両以均劳逸以蘇

賠累事𥨸照 國家約束諸夷通之欵貢固云開柔逺之門實以

寓覊縻之術苐其來也果戢心以奉疆索亦何惜贈劳之加即不

然厚其賞以厭其心不至生鴟張之𫝑則又何事操不必然之盡

㢤惟金錢費而無名民脂竭而愈困當事者僅支持旦夕而時切

起釁之虞奉公者即亟於賠𥙷而未有息肩之曰則又不得不為

之慮矣卷查海建兩夷設衞入 貢則自永楽元年始中間叛服

不常然時時利我賞隨叛隨 貢大率 貢期定以三年貢夷定

以一千五百人至之曰每夷一名給馬一匹以備𮪍坐每夷十名

給車一輛以載行李一應犒賞惟照原单給發間其中或有需索

亦不𬨨数兩之銀無重費也自萬曆三十年後建酋頗稱䟦扈兩

年不貢一時疑其有異啚令兩序班徃詰之而二三棍徒教之為

應付减少之説𮐃兵禮二部議定每車一輛貼銀拾兩以給之

廟堂以此為柔逺之惠而更不計夫銀之𠩄自岀驛逓以此為剜

SKchar之苦而不能辭夫役之使不來狡夷以此𭣣捆載之利而不䏻

禁夫𭧂之使不作故 貢夷一𬨨鷄犬林木盡皆成空驛逓頭役

一聞僉沠父母妻子相對泣訴甚有撇丘廬以迯者是驛逓雖不

為貢夷設而使之畏貢夷以避驛逓又豈長計也見今三十九年

正入貢之期矣查三十六年馬頭之費原廪給三千分該銀三百

兩外每馬百匹折乾七十匹每匹折鞭布一錢實𮪍馬二十疋每

匹貼息馬銀五錢而提鈴背本猪首之費不與焉計徃返馬三千

疋該銀六百六十六兩而提鈴背本猪首之費又不下数百兩約費銀

一千餘兩矣牛頭之費除 欽賜龍虎車輛每輛折銀二十兩十

八九兩十五六兩不等該銀五百四十八兩三錢外每車一輛正

賠銀十兩加貼銀五六兩而鞋襪上車下車賃房米菜柴餔之費

不與焉計每車一輛約費銀十五六兩徃返車三百輛共費銀四

千五六百兩矣蕞爾玉田孑遺㡬何五千金錢從何𥙷辦𣣔假之

官帑則懸匱而貯積原空欲取之民間則脂竭而皮毛皆盡俟調

停而後開發安𠩄得神運鬼輸之財稍减裁而飬疲癃且先冐啓

釁開𫟪之罪卑縣斟酌事𫝑慱採人情思一通融之使賦不加而

事集則無如調停幇價銀之一術矣何者卑縣民地五千二百一

十六頃每畆除正供徴銀一分有零外復𣲖有幇價銀八厘恊助

驛遞共銀四千一百七十餘兩每年皆牛馬頭役自相兊取并不

假之官徴其取数亦多米麥豆谷之𩔗不盡給之銀兩至於開發

夷人站恊不𠯁亦皆各役那凑並不俟之官帑此雖聼民之便事

誠不SKchar但惟兊領自頭役則償之不以時得之不以實政所謂名

存實亡者又圴是頭役無事之年有幇價之利無開發之苦當貢

之年有開發之苦而無幇價之利是驛逓中且自相胡越矣况財

入百姓之手其費用也甚易役當賠累之秋其措辦也甚難故有

開發不得而迯者在在有之卑縣所謂通融者正通融三年之中

所謂不加賦者正調停於幇價之内查照卑縣頭役三年一編海

夷諸夷三年一至除三十九年幇價銀見今出示徴𭣣預備外其

自四十年為始總計三年幇價銀該一萬二千五百一十餘兩貢

夷開發除恊站外約費銀五千兩於每年幇價銀中扣徴一千六

百六十六兩六錢七分貯庫其餘銀二千五百餘兩仍舊聼民幇

兌積之三年當有銀五千両貢夷一到即以此銀開發之論賦則

民間應納之錢而非岀重徴論銀則三年積貯之有而非属驟辦

論事則公平乆逺之舉而不為難行論情則有餘不𠯁之濟而不

為偏槁卑縣所云均勞逸蘇賠累者此也至於弹壓之使不

限制之使不多入則又非卑縣所敢與也伏候詳示施行

密雲志

石塘嶺關東自陳家谷口西抵开連口延袤二百四十

七里屬下關寨二十三 白馬關 黄崖口 營城嶺

馮家谷 白崖谷 划車嶺 嚮水谷 左二關西

駝骨關東駝骨關 陳家谷开連口神堂谷 河

坊口 大水谷小水谷 牛盆谷 白道谷 大良谷

東水谷西石城東石城共計邊城二百四十七里附

墻臺三座SKchar心敵臺三十九座

古北口關東自盧家安西抵蚕房谷延袤一百四十七

里屬下關寨十六 師坡谷龍王谷 磚垜子

  丫髻山 司馬臺鴉鶻安 盧家安 蠶房谷

𨺗道谷弔馬谷 潮河七寨潮河川關潮河六寨

 潮河五寨 潮河一寨 共計邊城一百四十七里附

墻臺一座空心敵臺一百十一座

曹家寨關東自小臺兒寨西至将軍臺寨延袤一

百三十五里屬下關寨二十二将軍臺栢嶺安 齊頭

崖 梧桐安 扒頭崖 師姑谷 倒班嶺大角谷

漢兒嶺關水谷 黑谷 烽臺谷 燒香谷惡谷

南谷 遙橋谷大蟲谷大水窪蘇家谷姜毛谷

石塘谷小臺兒共計邊城一百六十四里空心敵臺

五十八座

墻子嶺關東自魚子山西抵大黄崖口延袤二百三十

一里屬下𨵿寨十一鎮虜營灰 -- 灰 谷口北水谷南水

谷 熊兒谷魚子山大黄崖小黄崖 磨刀谷

黄門口南谷共計邊城一百四十五里SKchar心敵臺十座

兵制 總督標下除原設振武營外莭年題增西路

恊守副總兵營左營右營輜重營永勝竒兵營

鎮虜竒兵營石匣營石塘嶺營古北口營曹

家寨營墻子嶺營西路南兵營防守大水谷河大

班軍營防守石塘嶺大同邊軍營防守古北口山

班軍營延綏邊軍營京營神樞車兵營防守曹

家寨河間班軍營保定班軍營  寜班軍營

防守墻子嶺大同班軍營宻雲守備營已上各營

設副參游守都指揮無定員兵馬数目俱見四鎮三

關志

壬寅五月記 密雲縣東至墻子路九十里東北至石匣城六

十里石匣城四門副總兵東南至墻子路六十里東至曹家

寨九十里北至古北口四十里石塘路四門 都司南至密雲

四十里西至大水峪四十里東至石匣四十里北至白馬關四十里

南北標𮪍堡白河從堡西北塞外來經石塘嶺至密雲城下

東北石佛堡北馮家谷堡天西少北馮家谷軍堡石塘

東北白馬関二門 操守南至石匣七十里東至古北口九十里

西至石塘路四十里北至邊墻十里北有小河流至石佛堡南

下白河西有堡 東陳家谷堡堡東有水流至潮河川城

西入潮河又東為潮河川大水峪三門操守東至石塘路四

十里西至黄花路界四十里北至邊墻南至宻雲三十里北

西石城堡西北東水峪堡南神堂峪堡西河坊口堡

西南开連口堡开連口南為漕河營二門北至懐柔二十里

又南為牛欄山堡四門南至順義二十里古北口三門都司

東至司馬臺二十里北至邊墻三里北為北關營城二門𠋣

關下川口東南為潮河川堡二門操守司馬臺二門 操

守北至邊墻八里 東南有蔡家店民堡将軍臺軍堡

新城荘民堡東為曹家寨路四門守備西至石匣八十里

東至黑谷関二十里北至邊墻十里東大角谷民堡有水

從堡東入下潮河黑谷關一門 操守西至曹家路二十里

東南北三面皆邊墻南遙喬谷民堡有水入焉曰南峪水口

又南吉家荘操守東至曹家路三十里西至司馬臺二十

南至邊墻二十里有大蟲峪水口 其南有楊家民堡堡

東大黄崖河口小黄崖堡小黄崖河口 南為墻子路三門

都司西至密雲七十五里有河西至石匣南入潮河 東三里

磨刀峪堡折而南黄門関堡有河合于墻子路河又南魚

子山堡熊兒寨堡熊兒營堡 墻子路之南為北水峪堡

又南為鎮虜營有二城東舊城西新城各二門 操守

西至密雲六十里東至北水峪堡十里北至墻子路三十里

 又南為平谷縣 此按圖而錄者當更考之于書

昌鎮邊長二百九十四里九分黄花鎮東至开連口二十里宻

鎮交界西至驢兒駝九十里居庸路交界南至蘇家口四十

里昌平交界北至火燄山三十里宣鎮交界 居庸関東至

龍嶺等六口黄花路交界六十二里西至石峽峪等三口鎮邊

路交界五十二里南至昌平交界二十里北至宣鎮交界三十

五里 鎮邊城東至五座墩六十二里昌平州交界西至南

石羊二十五里保鎮沿河口交界

宻鎮長六百八十二里

昌鎮 慕田峪城三門 操守 東北慕田峪堡自堡

而西 賈兒嶺堡西北有水入焉西田仙峪堡西南渤

海所三門 都司 所城西北擦石口堡 磨石口堡

驢鞍嶺大榛峪堡南冶口堡南冶口東南大長峪堡

南冶口西小長峪堡西南黄花鎮城三門採守黄花鎮

川河自頭道關入逕鎮城東下懷柔界 黄花鎮而西

頭道關外又一重曰二道關 撞道口堡 鷂子峪堡

西水峪堡八逹嶺 ○自居庸関正城西北石峽峪城

北石峽峪口口東糜子峪口東接八達嶺口西華家窑口西

接分水嶺隘口 ○自居庸関南口西白羊城二門操

守西自羊新城 新城北高崖口白羊城正北長峪城

二門操守 長峪城正北横嶺城二門操守北大石嶺

隘口東北分水嶺隘口居庸路交界長峪城西長峪新

城 横嶺西鎮邊城三門 都司西北唐虞菴隘口

甲辰七月抄册

密鎮所屬沿邊六百六十七里○墻子路邊長二百零九里

鎮虜關東接馬蘭峪交界地名石門厰起西至本路交

界西山廠止墻子路正關河口花樓迤西起至副将臺止河

水流通無邊墻處闊二十丈 ○曹家路邊長一百二十里

吉家荘東自墻子路交界地名鎮口臺起西至曹家路劄刀峪

墩止共邊長三十三里黑峪關東白吉家莊交界地名黑沙峪

墩起西至古北路大鋸齒安墩止共邊長八十七里○古北路邊

長九十里司馬臺東自曹家路交界地名楊木頂起西至古

北路紅門臺止共邊長四十五里潮河川東自本路紅門臺

起西至石塘路交界地名黄花臺止共邊長四十五里古北

正關水口闊三十丈 ○石塘路長二百四十八里白馬関

東自古北路交界地名陳家峪起西至大水峪交界荅

臺止共邊長一百一十八里大水峪東自白馬𨵿交界地名花

兒臺起西至黄花路慕田峪交界黄草窪臺止共邊長一

百三十里石塘正關河口闊三十丈五尺

昌鎮所屬○黄花路邊長九十三里一分東接石塘路大水峪

开連口起西至居庸路驢兒駝止 ○居庸路邊長一百三

十一里二分東接黄花路磚廟梁起西至鎮邊路軟𬃷頂止

○鎮邊路邊長七十一里東接居庸路石峽峪界軟𬃷頂起

西至掛枝庵斷頭崖止 自掛枝庵迤西供重山疊嶂未

設邊墻直抵渾河東岸係保鎮地方

遵化縣志營制邑舊無营自嘉靖已未之變始暮兵為右營後四年而置左

营踰九年而置輜重營三營鼎峙而撫臺復親提虎士居重焉撫院中軍或

𠫵逰或副總兵間有府銜者初以衞官攝之事權綦重攸関不細𩔗求老将咨

部題陞階級逓崇焉標下左營在邑治西南嘉靖四十二年設統領撫院

標兵專𠉀應援見額逰擊一中軍一千總三把總五標下右营在邑治東南

嘉靖三十八年設統領撫院標兵專𠉀應援并修工逰擊一中軍總二把總八

標下輜重營在邑城西門外萬曆元年設統領撫院輜重兵馬轉運兵餉並

應援見額遊擊一中軍一千總一把總三鎮守中軍坐营一員即三屯中营

永楽年設見額千把總官六中路恊守副總兵官兼𬋩三屯左营𨺚慶三年

設原係右营萬曆四年立恊守統領改為左營駐剳三屯萬曆二十六年題革

前車营遊擊歸併民兵於左营隨移恊守駐劄漢児荘轄中軍坐營一千把總

十三三屯右营設自嘉靖四十二年原係左营萬曆四年左右互易為右营

遊擊甲軍千把總有九 灤陽营設自萬曆九年逰擊一中軍一坐營一千

把總七 中路南兵營設於𨺚慶三年逰擊一中軍一千把總䓁官四十有

八 按南兵营故設南将統之乃軍士分防四路将獨居中指臂不屬鞭腹

不及贅疣駢指飜為士累且南兵亡失募𥙷多北人其長子孫者乆於北猶

北地人也兵且不盡南矣萬曆戊午撫臺劉公曰梧言於 上竟罷不設

太平路永楽二年設屢經改移今仍舊𠫵将一轄擦崖子守備一榆木嶺提

調一中軍一坐营一千把總六 本路夷人二十八枝共部落五千四十有

竒俱各忠順帖服喜峰路永樂𥘉係提調把總嘉靖二十二年因撫賞總

関改為守備萬曆題加𠫵将駐劄轄董家口提調一李家谷守備一中軍一

坐营一千把總凡三本路夷人一百一十枝共部落二萬五千六十有竒

咸忠順帖服惟駱駝一枝恃其梟雄沿𫟪騷犯停貢革賞罔有悛心慿逞以

挾增益撫臺劉公不許遣路将孫顯祖䓁擊之野得首功二十餘級已又

三擒其奸細郎中䓁巳又行間使其歩下殺之駱駝隕命𫟪境稍寕今其子

卜答猶困不忘闘也 柗棩路舊𨽾馬蘭谷至𨺚慶二年添設逰擊一轄潘

家口羅文谷守備二洪山口提調一中軍一千把總各一 本路夷人二十

八枝共部落六千三百三十餘名俱巳帖服 馬蘭路永楽年設屡經改移

至正統巳已年添設𠫵将一員轄大安口寛佃二守備黄崖营将軍石二提

調中軍千把總凡十 夲路夷人四十六枝共部落四千五百四十九名口

暫稱馴帖

關隘

太平路東自白羊谷関起至榆木嶺止𫟪垣延袤六十八里有竒 𨶑营寨

堡一十有一 樓臺二百一十有九 極衝者五 白羊谷関 擦崖子関

城子嶺関 大嶺寨 榆木嶺関 次衝緩者六 新開関 五重安関 爛

柴溝関五重安营 太平寨营 青山营

喜峯路 東自青山駐操营寺児谷起西至團亭寨灤河中西止𫟪垣延袤

六十三里有竒 関营寨堡有八 楼臺七十有九 極衝者五 青山口

関 董家口関 鐡門関 李家谷関 喜峯口関 次衝三 青山駐操

营 遊鄕口關 團亭寨

柗棚路 東自潘家口起至羅文谷関止𫟪垣延袤一百三十九里 関营

寨堡一十有五 臺一百八十有竒 極衝者十 潘家口関 西常谷関

 三臺山関 龍井関 洪山口関 馬蹄谷関 干家谷関 羅文谷関

  沙坡谷関 次衝緩者五 掾八谷寨 白𬃷谷寨 西安谷寨 捨身

臺寨 羅文谷营

馬蘭路 東自冷嘴頭関起西至蛾眉山营𫟪垣延袤百六十八里有竒

関营寨堡二十有三 楼臺一百八十有五 極衝者九 冷嘴頭関 大

安口関 鮎魚石関 馬蘭谷関 寛佃谷関 黄崖口関 彰作里関

黄柗谷関 将軍石関 次衝緩者十四 龍洞谷 平山寨 馬蘭谷营

大安口营 鮎魚石营 古強谷 青山嶺寨 太平安寨 黄崖上营 黄

崖下营 将軍石营 黒水灣寨 峩眉山寨 峨眉山营

烽堠 𫟪城通人馬衝處建空心敵臺其制高三四丈不䓁周圍濶十二丈有

十七八丈不䓁者凡衝處四十歩百歩一臺緩處一百四五十歩或二百餘歩

不䓁為一臺兩臺相映左右相救𮪍墻而立每臺百總一名專𬋩調度攻打臺

頭副二名專𬋩臺内軍噐輜重五臺一把總十臺一千總悉以南兵充之

凡無空心臺䖏即以原墩充之有空心臺所相近百歩㕥臺當墩大約相距一

二里梆鼓相聞為一墩每墩設軍五名備號帶火砲什物有差近臺者聼守臺

百總調度不近臺者聼信地百總調度烽號賞罰立為哨守條約分給官軍習

學遵行每一提調下各設把總二員每一路各設傳烽官一員用南方人以其

性便㨗而肯用心也凡遇賊馬所向該墩舉烽左右分傳即𫟪墻延袤曲折不

𬨨瞹息可遍禦偹既夙馳援不後

各路哨探説 薊鎮最喫𦂳惟是哨探徃年哨探不的屡致闖関盖𫟪外有西

虜有東虜而三衞属夷繁衍雜䖏其間住牧有逺近夷性有向背部落有勁弱

有多寡欲知彼中消息設有暗哨有明哨暗哨則出口按撥常川瞭望者也明

哨則賚裹入本路常洽虜營乆住採聼者也此不論時日逺近但聞大虜結聚

或屬夷暗搶要挾綽有的犯隨即星夜回関路将預料虜情是真是假又查酋

長住某由某可犯某須熟知其路徑𠕂度其向犯果係真信一面通報撫鎮調

兵馳援一面傳楼臺烽堠畫夜加防其所調應援兵不必擺墻或出口埋伏或

口裏荷戈以待虜一猝至我火噐火箭矢石交下以逸待劳豈不㘴有長𥮅乎

所慮明哨之信不的路将料敵或舛我不淂那緩就急合兵待寇耳暗哨湏計

日以換酌其山川逶迤或三四里或五六里每撥兩人人各執快鎗一桿在𣗳

木叢宻高䖏如暸見虜酋南向十人以内則放鎗一桿二三十人㕥上則放鎗

二桿以次傳至関下我亦如前堵截虜或聞砲偵我有備必不敢深入自取敗

亡所慮尖夜不肯出口赴撥而私行樵採斧聲震山谷徃徃𬒳虜拽𫉬我無耳

目賊至関搶掠而高枕卧者有之所㕥屡入屡創也

平谷縣志邊防

將軍石營提調綂本營峨嵋山營黄柗峪關将軍

石關 彰作裏關黑水灣寨 峨 嵋山寨俱屬薊州兵備

道及馬蘭峪營參将所轄

鎮虜營提調綂夲營熊兒峪營南水峪關北水峪關熊兒

峪寨灰 -- 灰 峪口寨漁子山寨俱屬密雲兵備道及墻子嶺參

将所轄

薊鎮守𫟪論主事陳綰 薊鎮京師之環衞也延袤二千餘里其𫟪

防固亦重矣説者謂崇岡疊嶂諸𫟪惟薊𫟪為可守而守之者在於

兵所患者兵不足也愚竊謂薊𫟪固可守矣而今之所謂守者非昔

之所謂守也昔之守𫟪者專守要害而餘兵以備䇿應故兵雖省而

不少力嘗聚而不分虜不敢深入肆毒者制防使然也今則不擇要

害不分竒正而徒議擺守擺守未必能全而䇿應祗見其寡力分𫝑

弱其何以支就使加兵亦豈能遍實二千餘里之𫟪乎嘗考薊鎮原

額兵止四萬有餘自二十九年多事之後抽垜召募已増至六七萬

矣加以防秋客兵徃徃不下十餘萬去年虜自河流口入擺守者既

無如之何經二晝夜而叅遊所綂之兵星散瓦觧竟無一枝一隊為

應援副總兵蔣承勛特以数卒堵截殱于賊手此何以哉良由薊

鎮有擺守之兵而無䇿應之兵以十萬之衆而分派於二千里之𫟪

聲威既不足以卻敵緩急又不能以相救盖聚分之𫝑異而𢧐守之

形不相及也兵法云所備者多則所與𢧐者寡無所不備則無所不

寡昔之守𫟪者既有所擇矣且歩兵擺守而馬兵以供䇿應叅将擺

𫟪而遊擊之兵原無定所者備緩急也今則盡叅遊馬歩之兵而分

派於沿𫟪名曰各守信地夫擺守果足以禦虜之入則善矣萬一不

能使之不入則聲援隔絶首尾衡决其分散者既難倉卒使之聚而

彼以各守信地為名方将藉口以逭其責孰肯相機䇿應以冐不測

之險哉是故擺守之兵不可廢而䇿應之兵尤不可缺也夫據險省

戍自古為然薊鎮岡阜層疊虜難徑入其平坦易馳逐者可数而盡

也則不必隨處而守亦明矣夫惟隨處而守此兵之所以常不足也

誠使當事者盡閲薊𫟪其岡阜層疊虜難徑入者畧置屯堠而省其

擺守之兵其平坦易馳逐者則増多其兵以為擺守仍以有馬之兵

挑選團練分為数隊駐於沿𫟪要害及東西適中之處一旦有警則

一呼而集或遏其衝或邀其惰縱不能勝而牽制聯絡使不得大逞

以飽欲當不至星散瓦觧如𭧽日之甚也夫擺守者正也䇿應者竒

也竒正者兵家之形也得其形者可以𢧐亦可以守此動之所以不

跌也不得其形者可以守不可以𢧐徒恃其不來不恃吾有以待之

兵家之所忌也盖兵固貴足矣而有術以張之守固為急矣而有畧

以𫞐之故薊鎮之守𫟪不可以不深長思也

七里海城西南七十里周匝僅七里可漁石河城西三里源出義院口関南入於海沙石叢積褰裳可渉SKchar以秋潦輒

漲急湍怒流險不可渡近頗徙决壊居民田廬云張果老河城西三十里源出温泉南入於海鴨子河城西北二

十五里源出西北山流入於石河潮河孤山下海潮止此南関河源出関外東北諸山由南水関穿長城入纎流如綫

經雨潦輒洶湧嚙城决扉𡻕恒為患至今廑鉅役云北関河山原行潦由北水関穿長城入横西関廂南下流入石河

山海関即城之東門 國朝魏國徐公逹所建為朝鮮女直諸夷國入貢及通遼商賈所由関法稽文慿驗年貌出入禁遼卒通

逃并商貨非法者宣徳九年始設兵部𭅺中來守歷四人易以主事正統八年𣸸設守備武臣同事正徳三年逆瑾怙𫞐矯 上命以中

官趙綱守之去主事五年瑾伏誅網坐瑾黨罪廢設主事仍舊十二年復用中官王秩來守又革主事然綱雖逆黨尤知礼重士大夫䋲

家奴以法不敢大肆秩則縱暴網利錙銖靡遺困及遐邇荼毒之遭在我山海尤甚 今上改元剗除弊政復設主事而永革中官適鄷

都黄公景䕫來乃呈部革守備同事越二年黄公代去值主事王公冕為遼妖卒所害鎮守太監李能奏設抽分而商賈之困猶夫中官

時也主事新昌鄔公閲乃呈部題請永革之則嘉靖八年秋也南海口関城南十里海岸上海口敵䑓在南海口

関城盡頭處屹立海水嘉靖四十四年北山敵臺在旱門関外山梁上此地髙聳虜每入犯輙架山梁城中虗實立見

嘉靖甲子主事孫應元呈部建立四面劈鑿陡絶東可以救一片石所轄三道関蘇子峪西可以救旱門関北可以断角山関窺伺道路

北山品坑角山至旱門関下平川無阻易于馳騁嘉靖甲子虜大舉入冦首攻此関主事孫應元呈部議鑿品窖共計一千一

百每坑直七尺横七尺深亦如之東北至山西至旱門関南至瓦鋪界上角山関城北十二里角山之嶺長城𥙷山截谷紆囬其

上聯設墩䑓三座以便瞭望○以上設守関官一員以指揮或千户充之事SKchar領於守備三道関城東北二十里寺児谷

城東北二十三里一片石関城東北三十里廟山口関城東北三十里大安口関城東北三十里

西陽口関城東北十三里三黄𡈽嶺関城東北三十八里炕児谷堡城東北四十五里無名

口関城東北四十八里大青山口関城東北五十里○以上於一片石設指揮一員提調總之小河口関

城北七十五里娃娃谷堡城北七十五里小毛山口関城北七十五里董家口関城北七十五里

          大毛山口關城北七十五里

河衝堡城北七十五里城子谷関城北八十五里水門寺関城北七十五里平頂谷関城北七十

長谷口関城北七十五里義院口関城北七十里拿子谷関城西北七十五里花塲谷

城西北七十五里葦子谷関城西北七十里○以上於義院口設指揮一員提調SKchar

新志一片石関去廟山口二里廟山口堡去西陽口三里西陽口堡去黄𡈽嶺五里黄𡈽

嶺関去炕児峪八里炕児峪堡去大青山二里大青山口関去大毛山一十五里以上俱属黄𡈽嶺提調官

SKchar大毛山口関去董家口二里董家口堡去城子谷五里城子谷関去水門寺三里水門寺

去平頂谷五里平頂谷堡去板塲十五里去長谷十五里以上俱属大毛山提調官SKchar板塲谷堡去義院口五里

義院口関去拿子谷三里拿子谷堡去花塲谷十里花塲谷孤石谷二十五里孤石谷堡

泉十五里甘泉堡去平山營十五里以上俱屬義院口提調總之近因撫夷衝関改為守備職銜老嶺原在舊𫟪之外因山

𨺗險難修𫟪墻後零賊每從窟窿山瞭望内地肆掠萬曆元年戚總理脩𫟪始於其上建立敵䑓以戒不虞云○按一片石黄𡈽嶺多有

逃軍扒越石門路營𠫵将一員分守其黄𡈽嶺大毛山義院口各以 欽依提調一員或守備俱属統轄去一片石三十五里

 按薊鎮分東西中三恊而東恊為路者四兹誌山海也而関堡獨附石門者何攷嘉靖以前山海石門共為一路以監鎗内臣守之而

山海僅設守備一員至嘉靖二十八年山海召募遊兵三千統以遊擊時猶非額設也暨三十六年石門改設𠫵将而山海守備實屬之

俱燕河副總兵所轄後嘉靖末隆慶𥘉虜屡犯山海等䖏始題准山海仍設𠫵将割一片石以東三道関寺兒峪改𨽾山海而屹然列為

二路矣然要害相聯聲𫝑相應二而一者也且今一片石関啓閉鎻鑰尤統於山海故附錄之

薊鎮𭛌域四鎮三関志

  東自山海関連遼東界西抵石塘路开連口接慕田峪昌鎮界延袤一千

  七百六十五里

 山海関

  東至遼東廣寧前屯衞中前所三十里西至撫寧縣九十里南至海十里

  北至義院口外

石門路

 東自一片石西至甘泉堡延袤一百六十里南至撫寜縣義院口屬下各隘口七十里○

  大毛山屬下各隘口七十五里○一片石屬下各隘口九十里北即口外

䑓頭路

  東自星星谷西至梧桐谷延袤一百一十六里南至撫寕縣青山口屬下各隘口七十

  里○界嶺口屬下各隘口七十五里北即口外

燕河路

  東自桃林口西至白道口延袤一百三十里南至永平府冷口屬下各隘口十里 桃林

  口屬下各隘口七十五里北即口外

 太平路

  東自白羊谷西至榆木嶺關延袤七十三里南至遷安縣榆木嶺屬下各隘口七十里

  擦崖十屬下各隘口五十五里北即口外

 喜峰口路

  東自鐵門關西至團亭寨延袤九十四里南至遵化縣大喜峯口屬下各隘口一百二十里

  遷安縣董家口屬下各隘口八十里北即口外

 松棚路

  東自潘家口西至山口寨延袤一百五十五里南至遵化縣羅文峪屬下各隘口二十

  五里 洪山口屬下各隘口五十里 龍井兒屬下各隘口八十里北即口外

 馬蘭路

  東自石崖嶺寨西至峩嵋寨延袤二百三十六里南至薊州将軍營屬下各隘口五十

  里 黄崖口屬下隘口六十里遵化縣寛佃谷屬下隘口六十里 大安口屬下各隘口三十五里北即口外

 墻子路

  東自魚子山西至大黄崖口延袤二百三十一里南至宻雲縣墻子嶺屬下各隘口

  九十里 鍞虜營屬下各隘口七十里北即口外

 曹家路

  東自小臺兒寨西至将軍臺寨延袤一百三十五里西南宻雲縣曹家寨屬下隘

  口一百八十里北即口外

 古北路

 東自盧家安寨西抵蚕房谷寨延袤九十五里南至宻雲縣潮河川屬下各隘口一百

  里 右北口屬下各隘口一百里北即口外

 石塘嶺路

  東自陳家峪口西抵开連口延袤二百五十里南至懷柔縣宻雲縣石塘嶺屬

  下各隘口至懷柔縣約三十五里 白馬關屬下各隘口至宻雲縣八十里北即口外

 昌鎮𭛌域

   東自慕田峪連石塘路薊鎮界西抵居庸關鎮邊城接紫荆關真保鎮界

   延袤四百六十里

  居庸關

   東自西水峪口黄花鎮界九十里西至鎮𫟪城堅子峪口紫荆關界一百

   二十里南至榆河驛宛平縣六十里北至土木驛宣府界一百二十里

  居庸路

   東自門家峪口西至糜子峪口延袤一百五十里南至關石峽峪屬下各隘口約五十里

    八達嶺屬下各隘口約四十里 灰嶺屬下各隘口約逺六十里近二十里北至永寜城宣府地合屬下隘口約一百里

  黄花路

   東自慕田峪西至𬃷園寨延袤一百八十里南至昌平州黄花鎮屬下各隘口約八十里

    渤海所屬下各隘口約一百里北至四海冶宣府地各屬下隘口約五十里

  横嶺路

 東自軟𬃷頂西至掛枝庵延袤一百三十里南至居庸關鎮邊城屬下隘口約一百三十

  里 横嶺屬下隘口約一百里 長峪屬下隘口約一百里 白羊口屬下隘口約一百五十里北至懷來城宣府地

  下隘口一百里

 真保疆域

  東自紫荆關沿河口連昌鎮鎮𫟪城界西抵故關鹿路口接山西平定州

  界延袤七百八十里

 紫荆關

  東至易州九十里西至山西廣昌縣九十里南至滿城縣一百二十里北

  至馬水口一百八十里東北至沿河口昌鎮界三百里西南至挿箭嶺一

  百二十里東南至保定府一百八十里金水口七隘口南至關約一百里盤石口七隘口東至關約六十里

   黄土嶺十隘口東至關約九里竒峯口至東峪口五隘口至關約二十五里 峯門嶺口至乾河口西至關約一百八十里 烏龍潭口五隘口

  西至關約三百里 馬水口九隘口南至關約一百三十里一大龍門十一隘口西南至關約二百里 沿河口十一隘口西南至關約三百里

  浮圖峪四隘口東至關約一百里鳥龍溝九隘口東至關六十里 白石口十三隘口東至關約一百三十里

倒馬關

 東至完縣界一百八十里西至山西大同府界五百里南至曲陽縣一百

  五十里北至廣昌縣九十里上關三隘口東南至關約一十五里柳角庵四隘口南至關約四十里挿箭嶺十三隘口

  南至關約六十里 軍城八隘口西北至關約六十里 落路口十三隘口東北至關約一百四十里 呉王口十九隘口東北至關約三百五十

 

龍泉關

  東至阜平縣七十里西至湧泉寺二十五里南至白草駝三十里北至銀

  河村四十里北路龍泉關至旛杆嶺十八隘口至關約四十里青杆嶺至三關子口三隘口至關一百里 中路鷂子崖至沙嶺八隘

  口至關一百六十里 孤榆𣗳至紅沙崖十八隘口至關約三百里 南路十八盤至油溝二十二隘口至關約三百七十里

 故關近改故烏固

  東至井陘縣四十里西至平定州八十里南至泉木頭口六十里北至娘

  子關二十里北路十二隘口至關約六十里 南路二十三隘口至關約一百三十里

遼鎮𭛌域

  東起自鴨緑江連朝鮮國界西抵瑞昌堡山海關連薊鎮𫟪界延袤一千

  五百七十五里南起旅順海口北抵開原境外舊歸仁縣邊界九百八十

 里

 遼陽鎮

  東至鴨緑江五百三十里東北至東夷建州營七百九十里南至海岸六

  百五十里東南至東海萬灘島岸七百里西至三岔河一百五十里西北

  至曲吕金山四百五十里北至境外舊歸仁縣四百五十里西南至平洋

  橋二百五十里遼陽城東至清河堡邊外二百五十里西至長安堡𫟪五十里南至海州界一百二十里北至開原界二百四十

  里屬下撫順所等各邊隘口延袤二百五十五里 險山堡城東即邊外西抵遼陽甜水站界南自江沿臺𫟪界起北抵孤山堡界止邊長三十八

  里 開原城東至分水嶺邊界二百里西至遼河八十里南至沙河撫順驛界五十里北至舊歸仁縣𫟪外二百一十里屬下中固汎河懿路城所

  轄各隘口延袤四百三十八里 錢嶺城東至老虎口七十里西至𩀱城六十里南至瀋陽蒲河界八十里北至開原沙河界四十里屬下撫安堡

  等各隘口延袤四十六里 瀋陽城東至撫順關邊界一百里西至靜安堡邊界七十里南至沙河達陽界一百一十里北至蒲河所界四十里屬

  下靜遠堡等各隘口延袤八十四里 海州城東至鳯凰城界一百五十里西至廣寕界一百二十里南至盖州界七十里北至遼陽界六十里屬

  下西寕堡等各隘口延袤四十里 盖州城東岫巖二百五十里西至海一十里南至復州界一百七十里北至孛羅舖三十里 復州城東至東

  海岸二百四十里西至西海岸四十五里南至古城舖金州衞界八十五里北至八家舖盖州衞界一十二里 金州城東至東海岸一百里西至

  西海灘三里南至旅順口一百二十里北至孛蘭舖復州衞界九十五里 永寜監東至高煙冲二十里西至海十里南至孟家川十里北至五十

  寨十五里以上盖復金三衞并本監俱近海無隘口

 廣寜鎮

 東至三岔河三百里東北至屬夷福餘衛界三百五十里南至海岸二百

  三十里東南至平洋橋一百五十里西至一片石四百五十里西北至大

  寜故城四百八十里北至屬夷㤗寜衞界三百二十里西南至山海關五

 百五十里廣寕城東至平洋抵海州界二百里西至牽馬嶺義州界六十里南至大凌河義州界一百二十里北至中平山九十里屬

  下鎮遠堡等各隘口延袤二百二十七里 鎮武城自西寕堡東抵海州界至鎮武本堡西抵廣寕界各隘口邊長一百五里 義州城東至廣寕

  醫巫閭山五十里西至牛心山邊界六十里南至廣寕中屯蛤蜊河界七十里北至駱駝嶺廣寕界六十里屬下大定堡等各隘口延袤一百五十

  四里 錦州城東至大凌河四十里西至寧遠衞一百二十里東至海岸五十里北至義州觧山界五十里西北至舊達州邊界一百五里屬下大

  與堡等各隘口延袤一百三十里 寕逺城東至廣寜中屯杏山驛界八十里西至前屯中後所界八十里南至海岸二十里北至松山堡抵錦州

  界四十里屬下椵木衝等各隘口延袤一百六十三里 廣寕右屯城東至海岸三十里西至大凌河二十五里南至海岸三十里北至十三山三

  十五里 前屯城東至寕遠衞界六十里西至山海關界七十里南至海岸二十里北至十八盤山邊界九十里屬下錦川堡等各隘口延袤一百

  三十九里

昌鎮形勝

 乘障

 居庸路隘口一十八

 居庸關城一座跨兩山周十三里高四丈二尺建置年代見沿革

灰 -- 灰 嶺下

 飬馬峪嘉靖中五年建緩虎峪口嘉靖十五年建緩徳勝口嘉靖十五年建通大小紅并栁溝來騎三十里外馬蹄石

 緩鴈門口嘉靖十五年本口窄險緩錐石口嘉靖十五耳建寛漫三十里外闌石稍險迤南十里西通郭家庄路通單騎衝

 賢庄口嘉靖十五年建通永寕南山塔兒來騎東北通自龍潭險本口路窄緩灰 -- 灰 嶺口嘉靖十五年建緩門家峪口

 嘉靖十五年建通白龍潭路來騎極衝以上二路隘口尚多内口不守者不載 邊 城二十六里嘉靖三十年建

 附墻臺七座

八逹嶺下

  于家衝永樂年建水口正城迤東一空通單騎次衝正關水口通大川平漫西山墩迤西至青石頂墩通于家溝供通衆騎極衝餘通步緩

  化木梁永樂年建平漫中三墩空通衆𮪍極衝餘緩黑豆峪永樂年建威靖墩至衝峪墩通衆騎極衝餘通單騎衝八逹

  嶺口弘治年建自熊窩頂至門西敵楼平漫臨大川通衆騎極衝餘通步緩王𤓰谷永樂年建趙家駝墩三空俱平漫通衆騎極衝

  水口寛敞南北石門地高衝青龍橋東口永樂年建東西頭青龍墩迤東北山墩迤西俱平通衆騎極衝石佛寺口

  年達草花頂迤南通步㡬

  邊城二十四里半嘉靖三十年建

  附墻臺四座嘉靖三十年建

  空心敵臺四十三座隆慶三年至萬曆元年節次建

 石峽峪下

 糜子峪口永樂年建正關水口并鎮西墩至南山墩通陳家墳俱平漫通衆𮪍極衝餘通歩緩石峽峪口永樂年建城東頭至

  石崖子口通單騎次衝西山墩至鎮虜墩平漫通單𮪍衝花家窑永樂年建龍茅菜溝通單騎衝城東頭至西頭水口平漫通衆騎極衝

 邊城一十六里嘉靖三十年建

 附墻臺十座嘉靖三十年建

  空心敵臺二十五座隆慶三年至萬曆元年節次建

 黄花路隘口一十有七

 渤海所下

 大榛峪口永樂年建通四海冶本口通步緩驢鞍嶺口永樂二年建通歩緩磨石口永樂二年建二道關并東山墩

  空水口通衆騎極衝擦石口嘉清二十三年建通歩緩田仙峪寨永樂二年建緩賈兒嶺口嘉靖十五年建界牌石迤

  西安寕臺大管仲渠兩口安至徳勝堂通歩緩慕田峪關永樂二年建正𨵿迤西王家駝至界牌石各墩空俱平漫臨大川通衆騎極衝

  餘通歩緩

  邊城八十一里半嘉靖三十年建

  附墻臺四座嘉靖三十年建

  空心敵臺四十四座隆慶三年至萬厝元年節次建

 黄花鎮下

 𬃷園寨口永樂年建通歩緩石城峪口永樂年建通步緩西水峪口永樂年建通永寕南山謊砲兒并韓家川

  通衆騎極衝石湖峪口正徳八年建緩撞道口永樂二年建内窪外阜受敵極衝桃園東西墩空通歩緩鷂子峪口

  嘉靖二十三年寛漫通衆𮪍極衝本鎮口嘉靖十七年建二道關通四海冶來𮪍由三道關徃西南道路寛漫通衆騎極衝小長

  峪口永樂年建通尖緩大長峪口永樂年建山險通歩緩南冶口永樂二年建通步緩

  邊城五十五里半嘉靖三十年建

  附墻臺二座嘉靖三十年建

   空心敵臺二十九座𨺚慶三年至萬曆元年節次建

   戰臺四座查係 陵𥨊(“爿”換為“丬”)重地有警屯駐戰兵故特設此四臺云

  横嶺路隘口三十九

  白羊口下

   西黄鹿院正城嘉靖四十四年建正安并西安俱平漫通衆騎極衝秋𣗳窪嘉靖四十四年平漫通衆騎極衞東黄鹿

   院嘉靖四十四年平漫通衆騎極衝桑木頂嘉靖二十三年建緩西山安永樂年建通歩緩牛臘溝嘉靖二十三年

   建通大川平漫通衆𮪍極衝石板衝嘉靖二十三年建緩軟𬃷頂永樂年建緩

  邊城一十一里嘉靖三十年四十四年增修

   附墻臺三座

   空心敵臺一十九座𨺚慶三年至萬曆元年節次建

  長谷城下

 轎子頂嘉靖二十五年建平漫東自銀泪梁西墩至轎子頂墩再迤西至黄石磋通衆騎衝銀洞梁永樂年建東墩至西墩山頂一

 道通單騎衝分水嶺永樂年建東墩至西墩警門平漫通衆騎極衝餘通歩緩鏡兒谷永樂年建通步緩窟窿山

  年建水口平漫通𮪍衝餘通步緩沙嶺兒永樂年建自茶茅駝墩至沙嶺兒戰臺東西安俱年漫通衆騎極衝餘緩茶芽駝

  年建平漫俱通衆騎極衝

  邊城一十五里嘉靖三十四年建四十四年修

  附墻臺一座

  空心敵臺二十三座𨺚慶三年至萬曆元年節次建

 横嶺下

  廟兒梁永樂年建平漫通衆𮪍極衝倒翻衝永樂年建通川谷平漫通衆騎極衝姜家梁永樂年建平漫通衆騎極衝

  小山谷永樂年建溝谷通單騎衝鶯窩駝永樂年建緩陡嶺口永樂年建通步緩大石溝永樂年建平漫通衆

 騎極西核桃衝永樂年建平漫通衆騎極衝東核桃衝永樂年建平漫通衆𮪍極衝寺兒梁永樂年建平漫

 通衆𮪍極衝火石嶺永樂年建平漫通衆𮪍極衝西凉水泉永樂年建平漫通衆𮪍極衝東凉水泉永樂年建

 水口迤西平漫通衆騎極衝餘通歩緩黄石崖永樂年建通單騎衝

  邊城三十一里嘉靖三十四年建四十四年修

  附墻臺三座

  空心敵臺二十八座隆慶三年至萬曆元年節次建

 鎮邊城下

  掛枝菴嘉靖三十八年建通步緩秋𣗳窪嘉靖三十年建通歩緩松𣗳頂嘉靖三十年建通歩緩水門嘉靖三十

  年建平漫通衆騎極衝南唐兒菴嘉靖三十年建邊外平漫水口空濶通衆𮪍極衝北唐兒菴嘉靖三十年建平漫通衆

  𮪍極尖山頂嘉靖三十年建通步緩車頭溝嘉靖三十年山險通步緩黑衝峪嘉靖三十年平漫通衆𮪍極

  衝北梁通歩緩柳𣗳窪永樂年建平漫通衆騎極衝

  邊城二十一里嘉靖三十四年建四十四年修

  附墻臺五座

  空心敵臺三十二座隆慶三年至萬暦元年節次建

 各路城堡

  鞏華城一座内有 行宫景㤗元年建鎮邊城一座 横嶺城一座𢎞治十八年建長峪城一

  座正徳十五年建白羊口堡一座景泰元年建居庸上關城一座永樂二年建八逹嶺城一

  座弘治十八年建黄花鎮城一座景㤗四年建渤海新舊營城二座嘉靖二十七年建南口門

  堡城一座永樂二年建岔道堡城一座八達下極衝為居庸要害隆慶五年

遼鎮形勝

 乘障

 遼陽下城一堡二十四

  中路遼陽城洪武壬子年建鞍山驛堡長店鋪堡皮驛堡沙河舖堡

  甘泉舖堡八里舖堡爛泥舖堡首山舖堡板橋舖堡山抝舖

  堡接官𠫊舖堡

  路臺二十四座嘉靖二十八年建隆慶六年萬暦元年節次增建

 東路馬根单堡散羊峪堡嘉靖二十五年建緩一堵墻堡嘉靖二十五年建緩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河堡嘉靖二十九年修衝張其哈喇佃子堡萬曆元年建緩

  敵臺四十九座

  邊墻九十四里洪武年設嘉靖四十四年修

  西路長勇堡長靜堡衝上六堡洪武年建隆慶五年至萬曆二年節次建長安堡嘉靖四十年修衝

  長勝堡武靖營堡緩長定堡衝長寜堡衝

  敵臺八十二座

  邊墻一百七十里洪武年建嘉靖四十四年修

 險山下堡十

  寛奠子堡萬暦元年建緩長嶺堡萬曆元年建衝洒馬吉堡散等堡萬暦元年建緩靉陽堡

  䨇堆兒堡萬曆元年建緩湯站堡鳯凰城堡嘉靖四十四年為定遼右衝城長佃子堡萬曆元年

  鎮東堡草河堡鎮夷堡青台峪堡甜水站堡

  敵臺七十四座

  邊墻七十四里

 開原下城一堡十

  開原城漢武二十二年建緩清陽堡古城堡慶雲堡永寕堡鎮夷堡

 北堡靖安堡威遠堡松山堡衝已上九堡俱洪武年建隆慶五年至萬曆二年節次建馬市堡

 隆慶五年修緩

 路臺七座

 敵臺一百一十八座

  邊墻二百七十一里

 中固下城一堡二

  中固城永樂五年建緩東路柴河堡西路足遠堡衝上二堡慶五年萬曆二年節次修

  路臺四座

 敵臺二十九座

 邊墻六十里

  鐵嶺下城一堡五

 鐵嶺城遼金時銀州舊址洪武二十年東路撫安堡西路鎮西堡曽遅堡彭家

  灣堡緩已上五堡俱隆慶五年至萬暦二年節次修

 路臺七座

  敵臺三十五座

  邊墻五十二里

 汎河下城一堡二

  汎河所城正統四年建東路白家衝堡西路宋家洎堡衝上二堡俱隆慶五年至萬曆二年節次

  

  路臺八座

  敵臺一十六座

  邊墻三十一里

 懿路下城一堡二

  懿路所城永樂五年建東路三岔兒堡西路丁字泊堡緩上二堡俱隆慶五年至萬曆二年節次

  

  路臺十座

  敵臺二十一座

  邊墻六十六里

 瀋陽下城三堡九

  中路瀋陽城洪武二十三年隆慶三年奉集堡威寧營堡東路撫順所城洪武十七

  㑹安堡東州堡

  路臺七座

  敵臺三十九座

  邊墻三十六里

  西路靜遠堡長營堡平虜堡上榆林堡十方寺堡衝上五堡洪武年建隆慶

  五年蒲河所城正統二年建緩

  路臺五座

  敵臺六十一座

  邊墻八十四里𨺚慶五年至萬暦二年節次建

 鎮武下西寕西平西興係行太僕寺所属地方三堡分𬋩于此共堡五

  鎮武堡衝洪武年建嘉靖四十二年修西平堡衝嘉靖三十八年修西寜堡西興堡平洋堡

  慶五年建

  路臺二十七座

  敵臺五十九座

  邊墻一百七里萬暦元年二年用磚石包修

 廣寕下城三堡一

  廣寕城洪武𥘉建永樂中修嘉靖四十二年重修閭陽驛城盤山驛城高平堡

 正安下

  正安堡團山堡衝上二堡隆慶五年建鎮寧堡鎮遠堡鎮安堡鎮静堡

  靖四十年修鎮邊堡鎮夷堡衝上六堡洪武年間建隆慶五年至萬曆二年節次修

  敵臺七十九座

  邊墻一百七十二里萬曆元年二年用磚石包修

 義州下城二堡十

  義州城洪武二十二年建正德初年修牽馬嶺驛城大淸堡大靖堡大寕堡

  平堡大康堡大安堡大定堡以上城堡俱洪武年建隆慶五年至萬暦二年節次建戚家堡

  衝隆慶五年建狗河寨堡大順堡上二堡俱萬曆元年建

 路臺八座

  敵臺一百二十座

  邊墻一百五十六里萬暦元年二年用磚石包修

 錦州下城五堡六

 錦州城洪武二十四年建成化十二年 治十七年節次修松山所城宣德年建嘉靖四十二年修衝大凌河所城

  宣德年間建嘉靖四十二年修衝小凌河城杏山驛城大荗堡大勝堡大鎮堡

 大福堡錦昌堡衝隆慶五年建大興堡衝以上各堡俱隆慶五年至萬曆二年節次修

  路臺一十七座

 敵臺九十七座

 邊墻一百四里萬曆元年二年用磚石包修

 寧遠下城五堡十六

 寕遠城衝宣德年間建嘉靖四十三年修中左所城中右所城衝上二城宣徳五年嘉靖四十二年重修

 連山驛城曹庄驛城椵木衝堡長嶺山堡沙河兒堡松山寺

 堡灰 -- 灰 山堡寨兒山堡白塔峪堡興水縣堡小團山堡仙靈

 寺堡曲尺河舖堡䨇𣗳舖堡團山屯堡高橋舖堡王刀堡

  五里橋屯堡緩上十六堡俱隆慶五年至萬暦二年節次修

  路臺三十二座

 敵臺一百五十五座

 邊墻二百二里萬暦元年二年用磚石包修

 前屯下城六堡二十四

  前屯城洪武二十五年宣德正統節次修中後所城中前所城衝上二城俱宣德三年高嶺驛城

  沙河驛城東關驛城新興營堡三道溝堡黑庄窠堡錦川

  營堡高臺堡瑞昌堡平川營堡三山營堡永安堡背隂障

  堡衝嘉靖二十五年建鐡場堡八里舖堡下馬驛屯堡石河舖堡永豊大

 寨堡䨇墩舖堡長安大寨堡徐官屯堡古城寨堡王二庄堡

  永安寨堡王堡屯堡蔣千户屯堡鐵嶺堡

  路臺三十六座

  敵臺一百一十六座

 邊墻二百六十八里萬暦元年二年用磚石包修

 廣寜右屯下城三堡一

 右屯城洪武二十六年建永樂年修十三山驛城 鐵場所城天順年間設孫忠堡

  路臺二十四座

 敵臺十一座

 金州下城十七堡八以後四䖏係沿海防倭地方無邊墻

  金州城洪武四年建十四年修嘉靖四十二年重修南關廂城 北關廂城 木埸驛堡

 順口堡洪武四年建緩永樂十年望海堝堡黄骨島堡石河驛堡鹽場堡

  牛心山城賽歌山城金鹿山城虎洞山城小黑山城中頂山

  城大白東嘴山城島山城成兒山城可羅山城縮利把山城

  鏇城山城望高山城麅子山城歸服堡紅嘴堡緩上二堡嘉靖三十二年

 

 敵臺九十五座

 復州下城四堡二

 復州城洪武十五年建嘉靖四十二年重脩大黄山城吕紅山城駱駝山城欒古驛

 堡羊官堡

 敵臺二十九座

 盖州下城二十三堡四

 盖州城洪武五年建嘉靖四十三年修緩熊岳堡五十寨堡伏兵堡岫巖堡

 山堡曹家柞子山城鐡鑛山城永寕監城永楽七年建嘉靖十四年脩緩赤山城

 猫兒嶺山城霹靂山城西家山城壅石巖山城氷谷山城

 黄孛羅背山城一靣山城匾山城石丘山城小觀嘴山城

  力山城掛刺河山城夾河山城馬牙山城松山城龍潭山城

 七家嘴山城

  敵臺八座

 海州下城一堡三

  海州城洪武九年建東勝堡東昌堡耀州堡

  路臺十二座

  敵臺四十四座

  邊墻四十四里

 各路關城

  連山關遼陽城東南一百八十里朝鮮入貢由此

  鎮朔關靉陽城北三里

 撫順關瀋陽城東北撫順城東二十里建州朝貢互市由此

  廣順關開原城東六十里靖安堡地方

  鎮北關開原城東北七十里夷人朝貢互市由此

 新安關開原城西六十里慶雲堡地方

  鎮遠關廣寧城東北七十里夷人互市由此

  分水嶺關廣寕城北八里建鎮北樓三間

  旅順口關金州城南一百二十里海運舟至此登岸

  梁房口関海州城西南七十里海運船由此入遼河

 四鎮三関志職官

  昌平  總兵  永安坐營  標兵㳺擊 昌平㳺擊 守備

  居庸  參將

  黄花  參將  守備

  鞏華 㳺擊

  懐柔  守備

  灰 -- 灰 嶺口  守備

  石峽峪  守備

  八逹嶺  守備

  白羊城  守備

  鎮邊城  守備

  渤海所  提調

長峪城提調

鎮守縂兵官開府三屯營

恊守中路副縂兵駐劄三屯營

協守東路副縂兵駐劄建昌營

分守各路叅将逰擊将軍

 一駐漢児庄營    一駐灤陽營

 一駐大喜峯口    一駐太平寨營

提調各關營把縂近奉 欽依以都指揮體統行事

 洪山口提調  龍井關提調  潘家口提調

 董家口提調  擦崖子提調  冷口關提調

 榆木嶺提調  李家峪提調  三屯營守備

 建昌營守備

關營

營設𬋩操官壹員指揮内用之 漢児庄營在縣西北一百八十里灤陽

 營在縣西北一百六十里三屯營在縣西北一百二十里青山駐操營在縣西北八十里

 青山營在縣西北七十里太平寨營在縣西北六十里五重安營在縣西北五十里

 建昌營在縣北四十里徐流營在縣東北四十五里劉家營在縣東北五十里

關寨各設守把官一員千百户内用之 洪山口關在縣西北二百里

 李家峪關在縣西北一百九十里廖家寨在縣西北一百八十五里張家安寨在縣西北

 一百八十三里椽八峪寨在縣西北一百九十一里龍井児關在縣西北一百八十五里小喜

 峯口關在縣西北一百八十二里大喜峯口關在縣西北一百八十里潘家口關

  西北一百七十里董家口關在縣西北一百五十里大青山關在縣西北九十里

  榆木嶺關在縣西北八十五里爛柴溝關在縣西北七十五里新開嶺關在縣西北七十

  逰鄉口關在縣西北六十里五重安關在縣西北五十里擦崖子關在縣西北

  四十五里白羊峪關在縣北四十里白道子關在縣北三十八里石門子關在縣北三

  十五冷口關在縣北四十五里河流口關在縣東北五十里徐流口關在縣東北

  五十佛児峪關在縣東北五十三里孤窯児寨在縣東北五十五里劉家口關

  東北六十里山石志 按薊鎮分東西中三恊而東恊為路者四

  嘉靖以前山海石門共為一路而山海僅設守備一員暨三

  十六年石門改設叅将而山海守備實屬之俱燕河副縂兵

  所轄後嘉靖末隆慶𥘉虜屢犯山海等䖏始題准山海仍設

 𠫵将割一片石以東三道關寺児峪改𨽾山海而屹然列為

 二路矣自東虜犯順萬暦四十八年置道山海山石俱為所

 轄然要害相連聲𫝑相應二而一者也

  营制

 按関門营制之設東事以來縂戎時援遼境官如傳舎兵(⿱艹石)

 借乗自天啟二年閣部孫公承宗始置三部元戎設立营伍

 迨崇禎五年撫臺丘公禾嘉六年撫院楊公嗣昌九年撫臺

 馮公任俱有更置撫臺朱公國棟熟酌人地因𫝑而變通之

 確然有一定之經制矣

天啟二年始定經制 中部五营属縂兵馬世龍神武营 威武营

 戡定营 緯武营 戢武营 南部五营属縂兵王世欽 寕 武营

 㐮武营 定武营 耀武营 龍武营 北部五营属縂兵尤世威

振武营 𡚒武营 英武营 雄武营 翼武营 前部副

将五营趙率廣武营 宣武营 肅武营 壮武营 彰武

 营後部副将五营 驃 武营 驍武营 捍武营 㨗

 武营 衝武营一片石五营 招武营 徤武营 靖武

 营 經武营 脩武营 以上閣部孫公承宗定自天啟五

 年至崇禎四年更換营制因東援官SKchar陣亡文卷無存難稽

崇禎五年酌定营制 驃𮪍营 鎮標内丁营 驍𮪍左营

驍𮪍右营 本道標下飛𮪍营 鎮城中营 鎮城左营

 鎮城右营 羅城营 南海中营 南海左营 南海右营

北山中营 北山左营 北山右营一片石营 黄土嶺

营 城子峪营 義院口营 中前所𮪍营 中前所城守

营 鐡塲堡并永安堡 海防左营 沙唬遼船五十𨾏

 山海軍噐𡱈石門軍噐局以上撫院丘公禾嘉定

崇禎六年更換营制 親丁营鐡𮪍中营 驖𮪍前营 驖

 𮪍後营 驖𮪍右营 驃𮪍营 驍𮪍左营 驍𮪍右营

 鎮標内丁营 道標飛𮪍营鎮城中营 鎮城左营 鎮

 城右营 羅城营 南海中营 南海左营 南海右营

 北山中营北山左营北山右营一片石营 黄土嶺

 营 城子峪营 義院口营 海防左营 中前城守营

 鐡塲堡 山海軍噐局 石門軍噐局 以上撫院楊公嗣

 昌更

崇禎七年更营制 監標营 親丁营 内丁营 飛𮪍营

 驖𮪍中营 驍𮪍左营 驍𮪍右营 驖𮪍中营 驖𮪍前

 营 驖𮪍後营 驖𮪍左营 驖𮪍右营 鎮城中营 鎮

 城左营 鎮城右营 羅城营 南海中营 南海左营

 南海右营 北山中营 北山左营 北山右营一片石

 营 黄土嶺营 城子峪营 義院口营 海防中营 海

 防左营 海防右营 中前所城守营 鐡塲堡 山海軍

 噐局 石門路軍噐局以上自崇禎七年至本年終撫院

 楊公嗣昌更

崇禎八年更营制同前

崇禎九年新定营制撫院馮公任定 監 標两营 撫標两营 大撥

 營 驖𮪍中营 驖𮪍左營 海防营 陸運营 餘营仍前

崇禎十三年更定經制撫院朱公國棟定 撫 標前营驍𮪍左營改 撫 標

 後营監標右营改 鎮 標左恊中營監標右營改 鎮 標左恊左营

 左营 鎮 標左恊右营驍𮪍火攻营改 鎮 標右恊中營鎮標左營改

 鎮標右恊左营鎮標右營改 餘 仍舊

東路恊守营轄於三屯营正總兵故此曰東路恊守正綂元年設鎮守以中官充

嘉靖九年革中官改㳺擊三十三年改分守副總兵四十年

改㳺兵𠫵将𨺚慶三年革𠫵将敕恊守副總兵駐扎建昌营萬暦四

年給関防二十四年敕都督僉事為副總兵轄四路改駐䑓頭营建公署

以便應

山海路元為遷民鎮洪武𥘉止設衞則曰衞洪武十五年革指揮管事設提調守備築城為関則曰関萬暦三年轄于

東路恊守营則日路乃所轄四路之首也 革守備設𠫵将

関城周八里一百三十七歩四尺髙四丈一尺築以磚諸関之城此最高堅東西南北四門各設重楗上𥪡楼櫓構鋪舎

以便夜廵水門三居東西南三隅因𫝑下城中積水以便蓄洩石柱為柵置舖舎設兵值役此関北山南海相距十里許為畿

東險隘遼薊咽喉徐武寕王营建之力也弘治十三年都御史洪鍾各边修置関营三十六座此関加修尤多鑿池更為深濶

冬夏不涸

山海路舊轄城堡自寺児峪起接一片石関南山墩南山崖止計地五十里

山海関 羅城即附山海城東萬暦 十二年建西崇禎十五年南海口関在城盡䖏瀕海角山

有城在城北二十里至顛守備之所轄以此為界三道関寺児峪関旱関

山海路總兵 副總兵 𠫵将 㳺擊 都司 守備督標鎮標文武

職不可数計萬暦末年置駐劄山海 督撫道鎮户兵二部三恊四路皆有中軍官一員大小不等

山海関𫟪南入海北抵角山絶壁墻外浚池古稱城洪武𥘉徐武寕建沿墻增設敵䑓防守 嘉 靖

以前原額墻八千五百七十六丈六尺 萬暦七年増築南海

口入海石城七丈都督戚継光建

敵臺 鎮城敵䑓五座 羅城壹座 西南北三座 靖𫟪

號䑓起至南海口盡頭屹立海中戚継光增修 王 受䑓 白舖䑓 北小舖䑓

 大湾䑓 北水臺 腰舖䑓 旱門䑓 角山東䑓 三道

小口䑓 桃林東䑓 三道正関䑓 爛石䑓 唐㡌䑓 唐

㡌䑓 尖山東䑓 小山䑓 松山東䑓 松山䑓 松山臺

 横嶺䑓 共二十三號止每座傳烽墩十四處砲空三十六位防守百總一名南兵五名北兵

二名綂以千總一員把SKchar二員每䑓佛郎機八架快鎗八捍火箭五百枝鉛子四千五百六十個石砲三百位火薬五百觔随

火薬什物俱全

本関烽堠一十四處每堠軍士六名遇警旗砲傳接都督戚継光設

营制督師孫承宗始分中前後左右二十五营最為妥確嗣後

更定不一分至三四十营惟遴選内丁飛𮪍驍𮪍銕𮪍為當

石門路所轄関堡東自一片石南山崖起西至甘泉堡西畍接星星峪堡交畍止計一百六十里 一

片石有城二里至  廟  山口関有城二里至  西  陽谷堡五里 黄 𡈽嶺

有城八里至  炕  児谷関有城二里至 大 青山関弘治年移無名口併此有城黄𡈽嶺

提調轄十五里至 娃 娃谷堡小河口関歸併于此 大 毛山関有城小毛山失守移入二里至

 董家口堡併石門児桞河衝二堡移此五里至 城 子谷堡嘉靖元年移西家荘仍舊名三里至

 水関寺関嘉靖元年移黄𡈽坡仍舊名五里至 平 頂谷堡以上大毛山提調轄十五里至

長谷口堡五里 坂 塲谷堡五里 義 院口関城最壮䴡 拿 子谷

十里 花 塲谷関移細谷口閆家荘仍舊名二十五里至 孤 石堡十五里至 甘

泉谷関十五里至 黄 𡈽嶺营 長谷嶺营 平山营俱義院口提調轄

燕河路所轄関堡西自冷口石門子口関西琵琶稍墩東至河東関止計八十七里 星 星谷

移堡退四十里于潘家荘仍舊名 中 桑谷堡舊桑坌谷中庵二堡后置梁家湾合為一堡有城

箭桿嶺関 界嶺口関三十三関此関最為要害 羅 漢洞堡 青山口関

 東 勝寨 乾澗児口関 重 谷口関 䑓 頭营 燕

河营 青 山駐操营

建昌路所轄関堡東自梧桐峪東尖山至太平路擦子崖白羊峪東畍止計六十九里零七十七丈六尺

梧桐峪堡 桃林口関 正水峪寨 孤窑児寨 佛児峪寨

劉家口関 徐 流口 河 流口関 冷 口関 石子関

 白 道子 桃 林营 劉家营 徐流营 建昌营

赤洋海口营昌黎牛頭崖海口营撫寕 新 橋海口营楽亭南俱海濵

永楽七年因倭冦楽亭設

附海運洪武𥘉徐武寕開運馬頭荘有行遺址後承平禁海閉塞萬暦庚申運道不給縂督文球令関道陶珽開運

自天津至山海関南海口或直抵寕逺軍民大便南海口龍武营天啓壬戍閣部督師孫承宗設舡兵以防

海沙唬𨖚舡五十號

此四路所轄𫟪城自山海路南海口関起建昌路白道子関止

延袤二百三十六里即古長城間為移置山海路下二十里洪武年建

石門路迤西至建昌路嘉靖後改創増修墻䑓一伯五座山海路十二座洪武年建

石門以東三路嘉靖年建墩䑓一伯六十九座敵䑓北角山南海口各一座嘉靖年建

心䑓三百三十五座隆慶三年至萬暦九年縂理戚継光創建

山海路屬

山海南海口明季原設海防三營官兵三千員名 順治三年

經制官兵貮百零三員名 本口分防汛守肆䖏 老龍頭

上有望海楼一座安設目兵五十名西至南海口五里 南海

建天妃聖母行宫一座三官行宫一座小聖行宫一座設

立守備一員目兵一百名西至秦王島三十里 秦王島

望海𮗚音殿寺一座安設把總一員目兵二十名西至白㟷嶺

十里 白㟷嶺SKchar建有小聖廟一座安設把SKchar一員目兵

三十名迤西係蒲河营分防汛守

石門路屬

石門路義院口守備下明季時所轄東至大毛山西至界嶺口

扒喇嶺止共計空楼八十一座 順治三年改設墩䑓十座𫟪

墻隘口計長百里每墩安設兵三名共兵三十名 大毛山操

守下明季時所轄東至黄𡈽嶺関交界起西至義院口交界止

共計𫟪六十里共計空楼七十六座 順治三年本関楼䑓撥

與黄𡈽嶺関二十四座義院口関撥給本関楼䑓三十六座東

至董家口七十六號䑓起西至板長峪一百七十四號䑓止共

𫟪長八十餘里共計楼䑓九十座改設墩䑓十座每墩兵三

名共兵三十名 黄𡈽嶺操守下明季時所轄東至山海路交

界起南山崖石黄一號䑓至新尖山六十二號䑓止 順治二

年奉文均撥大毛山下空楼二十四座至董家口八十六號䑓

西至大毛山交界止共計八十六座止存改設墩䑓十座𫟪

八十餘里每墩兵三名共兵三十名

燕河路屬

燕河路明季原設𠫵将一員統轄界嶺青山守提貮員内

属長𫟪九十七里零六十歩原設墩䑓共一百六十七座 順

治三年二部大人詣𫟪挨查險隘革𠫵将設立守備一員統

轄䑓頭界嶺青山三関营設立操守三員改那設墩䑓共十六

座每䑓設墩兵三名共墩兵四十八名

建昌路屬

桃林口 明季沿𫟪東至梧桐峪西至白家山路長三十三里

原設墩䑓七十九座傳烽墩二十一䖏 敵䑓七十九座每䑓

設䑓SKchar壹名䑓正副貳名䑓兵五名傳烽墩貳十一䖏毎䖏設

墩頭壹名烽軍五名 順治三年更定本口沿𫟪東至梧桐峪

西至香油峪劉家口交界止改設墩䑓五座每䑓設墩兵三名

共兵十五名 劉家口 明季係桃林口守備所𬋩 順治三

年更定操守壹員分𬋩沿𫟪東至本口月城楼西至偏岥楼冷

口交界路長四十二里止設墩䑓七座每墩設兵三名共兵二

十一名 冷口関 明季原𬋩楼䑓一百零四座每䑓設立臺

縂一名臺正副二名䑓兵五名 順治年更定本口沿𫟪東至

劉家口西至白羊峪交界路長六十里止改設墩䑓七座每墩

設兵三名共二十一名

劉家墩海防營

灤河口極衝要口明季時設有木楼一座值今将毁至西韮菜

溝三十五里 韮菜溝次衝要口明季時設立木墩一座今巳

築存𥪡旗至西清河二十里 清河口極衝要口明季時設立

𡈽墩一座今巳築存𥪡旗至西髙糜河八里 髙糜河次衝要

口明季時設有木楼一座值今将毁有𡈽墩一座今已築存𥪡

旗至西蚕沙口四十里 蚕沙口極衝要口明季時設立𡈽墩

一座今巳築存𥪡旗至西望風東交界三十七里

蒲河營

本汛海口地方東自金山嘴起西至小灤河交界止共計貮百

里汛長極衝海口二䖏洋河口蒲河口明季設有副将一員兵

三千名舊有营房倉厫基址見存次衝海口四䖏沙崖口野猪

口胡林河赤洋口内牛頭崖赤洋海口明季各設坐营官一員

兵各八十名駐防海口舊有𡈽墩六座今經年乆俱各倒壊基

址見存 順治新更經制蒲河口一𢃄設都司一員千SKchar一員

SKchar二員目兵四百名按汛衝緩安設官兵修盖窩舖壘砌砲

台督率目兵晝夜瞭望廵防各縣設有木楼十座舊基𡈽墩六

座見今奉行各縣𥙷修 金山嘴𡈽台一座 金山嘴西嶺𡈽

墩一座西至戴家河二十里 聮峯寺𡈽墩一座 戴家河木

楼二座西至蒲河口四十里 洋河口西𡈽墩一座 ⿱⺾⿰𩵋禾家鐣

西木楼一座 蒲河口舊修木楼一座 口南木楼一座西至

沙崖口七十里 沙崖口木楼一座 口東木楼一座西至野

猪口二十五里 野猪口𥙷修𡈽墩一座西至胡林河十五里

 胡林河𥙷修𡈽墩一座西至劉家墩三十里

本道所轄自山海關南海口起至薊州道所

轄黑洋河止共計四百四十餘里中有極衝

七處次衝四處緩衝二處

南海口守備一員把總二員兵丁二百名分防

極衝海口三處 老龍頭即南海口極衝守備

一員領兵一百五十名 秦皇島極衝把總一員

領兵二十名白塔嶺即湯河口極衝把總一員

領兵三十名

蒲河營都司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兵丁四

百名分防極衝海口二處次衝海口三處 戴家

河極衝適中駐防都司一員總攝東西一帶海口

又千總一員領兵二百名 蒲河即青河口極衝把

總一員領兵一百名沙崖口次衝把總一員領兵五十

名 野猪口次衝防兵二十五名把總兼攝胡林河

次衝防兵二十五名把總兼攝

劉家墩守備一員把總二員兵丁二百名分防極衝

海口二處緩衝海口二處次衝海口一處 灤河口極衝

把總一員領兵五十名清河口極衝⿺辶商中駐防守備一

員東西調度領兵四十名 韭菜溝次衝防兵三十名

把總兼攝高糜河緩衝防兵三十名把總兼攝

沙口緩衝把總一員領兵五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