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二十五 伎巧一

因祗國 葛由 魯般 弓人 燕巧人 雲明台 淫淵浦 新豐 張衡 王肅 凌雲台 陳思王 吳夫人 區純 水芝欹器 蘭陵王 僧靈昭 七寶鏡台
下一卷 

因祗國编辑

  周成王五年,有因祗國去王都九萬里,來獻女功一人。善工巧,體貌輕潔。披纖羅繡縠之衣,長袖脩裾,風至則結其衿帶,恐飄搖不能自止也。其人善織,以五色絲內口中,引而結之,則成文錦。其國人又獻雲昆錦,文似雲從山嶽中出也;有列堞錦,文似雲霞覆城雉樓堞也。有雜珠錦,文似貫珮珠也;有篆文錦,文似大篆之文也;有列明錦,文似羅列燈燭也;幅皆廣三尺。其國丈夫,皆勤於耕稼。一日鋤十頃之地。又貢嘉禾,一莖盈車。故時俗四言詩曰:「力耕十頃。能致嘉穎。」(出《拾遺錄》)

葛由编辑

  葛由,蜀羌人。能刻木為羊賣之。一旦乘羊入蜀城,蜀之豪貴,或隨之上綏山。綏山高峻,在峨嵋之西。隨者皆得道,不復還。故里語曰:「得綏山一桃,雖不能仙,亦足以豪。」山下多立祠焉。(出《法苑珠林》)

魯般编辑

  魯般,敦煌人,莫詳年代。巧侔造化。於涼州造浮圖,作木鳶,每擊楔三下,乘之以歸。無何。其妻有妊,父母詰之,妻具說其故。其父後伺得鳶,楔十餘下,乘之,遂至吳會。吳人以為妖,遂殺之,般又為木鳶乘之。遂獲父屍。怨吳人殺其父,於肅州城南,作一木仙人,舉手指東南,吳地大旱三年。卜曰,般所為也。齎物巨千謝之。般為斷其一手,其月吳中大雨。國初,土人尚祈禱其木仙,六國時。公輸班亦為木鳶,以窺宋城。(出《酉陽雜俎》)

弓人编辑

  宋景公造弓,九年乃成而進之。弓人歸家,三日而卒。蓋匠者心力盡於此弓矣。後公登獸圈之台,用此弓射之,矢越西霸之山,彭城之東,餘勁中石飲羽焉。(出《淮南子》)

燕巧人编辑

  燕王徵巧術人,請以棘之端為沐母猴。母猴成,巧人曰:「人主欲觀之,必半歲不入宮,不飲酒食肉。而霽曰出,視之宴陰之間,而棘刺之母猴,乃可見矣。」燕王恩養,不能觀也。(出《藝文類聚》)

雲明台编辑

  始皇起雲明台,窮四方之珍木,天下巧工。南得煙丘碧樹,酈水燃沙,賁都朱泥,雲岡素竹;東得蔥巒錦柏,縹檖龍杉,寒河星柘,岏山雲梓;西得漏海浮金,浪淵羽璧,條章霞桑,沈唐員籌;北得冥阜乾漆,陰坂文梓,褰流黑魄,暗海香瓊。珍異是集。有二人皆虛騰椽木,運斤斧於雲中。子時起功,至午時已畢。秦人皆言之子午台也,亦言於子午之地。各起一台。二說有疑。(出《拾遺錄》)

淫淵浦编辑

  日南之南,有淫泉之浦。言其水浸淫從地而出,以成淵,故曰淫泉也。或言此泉甘軟,男女飲之則淫。其水小處可濫觴褰涉,大處可方舟沿泝,隨流屈直。其水激石之聲,似人之歌笑,聞者令人淫動,故俗為之淫泉。時有鳧雁,色如金,群飛戲於沙瀨。羅者得之,乃真金鳧也。昔秦破酈山之墳,行野者見金鳧向南面,飛至淫泉。寶鼎元年,張善為日南太守。郡民有得金鳧,以獻太守張善。善博識多通,考其年月,既是秦始皇墓金鳧也。昔始皇為塚,斂天下瑰異,生殉工人。傾遠方奇寶於塚中。為江海川瀆及列山嶽之形。以沙棠沉檀為舟楫,金銀為鳧雁,以琉璃雜寶為龜魚。又於海中作玉象黥魚銜火珠為星,以代膏燭。光出塚間,精靈之偉也。皆生埋巧匠於塚裡。又列燈燭如皎日焉。先所埋工匠於塚內,至被開時皆不死。巧人於塚裡,琢石為龍鳳仙人之像,及作碑辭贊。漢初發此塚,驗諸史傳,皆無列仙龍鳳之制,則知生埋匠者之所作也。後人更寫此碑文,而辭多怨酷之言,乃謂「怨碑」。史記略而不錄矣。(出《拾遺錄》)

新豐编辑

  高祖既作新豐,並移舊社。街巷棟宇,物色如舊。士女老幼,相攜路首,各知其室。放犬羊雞鴨於通衢望途,亦竟識其家。匠人朝寬所為也。移者皆喜其似而憐之,故競加賞贈,月餘致累百金。(出《西京雜記》)

張衡编辑

  後漢張衡字平子,造候風地動儀。以精銅鑄之,圓徑八尺,蓋合隆起,形如酒樽,飾以篆文及山龜鳥獸之狀。中有都柱,傍行八道,施關發機。外八龍首,各銜銅丸,下有蟾蜍,張口承之。其牙機巧制,皆隱在樽中,覆蓋周密無際。如有地震,則樽動機發,龍吐丸而蟾蜍銜之。震動激揚,伺者因此覺知。一龍發機,而七首不動,尋其方面,乃知震動之所在。儀之合契若神,自書典所記,未之有也。曾一龍發機而地不動。京師學者,初咸怪其無徵。數日驛至,果地動。於是皆服其神妙。(出《後漢書》)

王肅编辑

  王肅造逐鼠丸。以銅為之,晝夜自轉。(出《酉陽雜俎》)

雲台编辑

  凌雲台樓觀極精巧。先稱平眾材,輕重當宜,然後造構。乃無錙銖相負揭。台雖高峻,恒隨風搖動,而終無崩殞。魏明帝登台,懼其勢危,別以大材扶持之,樓即便頹壞。論者謂輕重力偏故也。(出《世說》)

陳思王编辑

  魏陳思王有神思,為鴨頭構浮於九麴酒池。王意有所勸,鴨頭則回向之。又為鵲尾杓,柄長而直,王意有所到處,於樽上鏇之,鵲則指之。

吳夫人编辑

  吳主趙夫人,趙達之妹也。善畫,巧妙無雙。能於指間,以彩絲織為雲龍虯鳳之錦。大則盈尺,小則方寸,宮中謂之「機絕」。孫權常歎魏蜀未夷,軍旅之隙,思得善畫者,使圖作山川地勢軍陣之像。達乃進其妹。權使寫九州江湖方岳之勢,夫人曰:「丹青之色,甚易歇滅,不可久寶。妾能刺鄉。」列萬國於方帛之上,寫以五嶽河海城邑行陣之形,乃進於吳主。時人謂之「針絕」。雖棘刺木猴,雲梯飛鳶,無過此麗也。權居昭陽宮,倦暑,乃褰紫綃之帷。夫人曰:「此不足貴也。」權使夫人指其意思焉,答曰:「妾欲窮慮盡思,能使下絹帷而清風自入,視外無有蔽礙。列侍者飄然自涼。若馭風而行也。」權稱善。夫人乃析發,以神膠續之。神膠出鬱夷國,接弓弩之斷弦者。百斷百續,乃織為羅縠。累月而成,裁之為幔。內外視之,飄飄如煙氣輕動,而房內自涼。時權尚在軍旅,常以此幔自隨,以為徵幕。舒之則廣縱數丈,卷之則可內於枕中。時人謂之「絲絕」。故吳有三絕,四海無儔其妙。後有貪寵求媚者,言夫人多耀於人主,因而致退黜。雖見疑墜,猶存錄其巧工。及吳亡,不知所在。(出王子年《拾遺記》)

區純编辑

  大興中,衡陽區純作鼠市。四方丈餘,開四門,門有木人。縱四五鼠於中,欲出門,木人輒以椎椎之。(出《晉陽秋》)

水芝欹器编辑

  西魏文帝造二欹器。其一為二仙人,共持一缽,同處一盤。蓋有山,山有香氣。別有一仙人持一金瓶,以臨器上,以水灌山。則出於瓶而注於器,煙氣通發山中,謂之「仙人欹器」也。其一為二荷,同處一盤,相去盈尺。中有芙蓉,下垂器上,以水注芙蓉而盈於器。又為鳧雁蟾蜍以飾之,謂之「水芝欹器」。二盤各有一床一缽,缽圓而床方。中有人焉,言三才之象也。器如觥形,滿則平。溢則傾。置之前殿,以警滿盈焉。(原缺出處,明抄本作出《三國典略》)

蘭陵王编辑

  北齊蘭陵王有巧思,為舞鬍子。王意欲所勸,鬍子則捧盞以揖之。人莫知其所由也。(出《朝野僉載》)

僧靈昭编辑

  北齊有沙門靈昭甚有巧思,武成帝令於山亭造流杯池。船每至帝前,引手取杯,船即自住。上有木小兒撫掌,遂於絲竹相應。飲訖放杯,便有木人刺還。上飲若不盡,船終不去。未幾,靈昭忽拊心,疑有刀刺,須臾吐血而終。

七寶鏡台编辑

  胡太后使靈昭造七寶鏡台。合有三十六室,別有一婦人,手各執鎖。才下一關,三十六戶一時自閉。若抽此關,諸門咸啟,婦人各出戶前。(出《皇覽》,《御覽》七一七引作出《三國典略》)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