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三十三 酒(酒量、嗜酒附)

酒 千日酒 擒奸酒 若下酒 崑崙觴 碧筒酒 九醞酒 消腸酒 青田酒 黏雨酒 酒名 南方酒 李景讓 夏侯孜 孫會宗 陸扆 酒量 山濤 周顗 裴弘泰 王源中 嗜酒 徐邈 劉伶 酒臭
下一卷 

目录

千日酒编辑

  昔有人名玄石,從中山酒家沽酒。酒家與千日酒,忘語其節。至家醉臥,不醒數日。家人不知,以為死也,具棺殮葬之。酒家至千日,乃憶玄石前來沽酒,醉當醒矣。遂往索玄石家而問之,云:「石亡已三年,今服闋矣。」於是與家人至玄石墓,掘塚開視,玄始醒,起於棺中。(出《博物志》)

擒奸酒编辑

  河東人劉白墜者善於釀酒。六月中時暑赫,劉以罌貯酒,曝於日中。經一旬,酒味不動,飲之香美,醉而不易醒。京師朝貴出郡者,遠相餉餽,逾於千里。以其可至遠,號曰「鶴觴」,亦名「騎驢酒」。永熙中,青州刺史毛鴻賓帶酒之任。路中夜逢劫盜,盜飲之皆醉,遂備擒獲。因此複名「擒奸酒」。遊俠語曰:「不畏張弓拔刀,唯畏白墜春醪。」(出《伽藍記》)

若下酒编辑

  《輿地志》:村人取若下水以釀酒,醇美。俗稱「若下酒」。張協士所云:「荊州烏程,豫北竹葉。」即此是也。(出《十道記》)

崑崙觴编辑

  魏賈摪家累千金,博學善著作。有蒼頭善別水,常令乘小舟於黃河中。以瓠匏接河源水,一日不過七八升。經宿,器中色如絳。以釀酒,名「崑崙觴」,酒之芳味,世間所絕。曾以三十斛上魏莊帝。(出《酉陽雜俎》)

碧筒酒编辑

  歷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鄭公慤三伏之際,每率賓僚避暑於此。取大蓮葉置硯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葉,令與柄通。屈莖(「莖」原作「徑」,據明抄本改)上,輪菌如象鼻。傳吸之,名為「碧筒」。歷下效之,言酒味雜蓮氣,香冷勝於冰。(出《酉陽雜俎》)

九醞酒编辑

  張華既貴,有少時知識來候之。華與共飲九醞酒,為酣暢,其夜醉眠。華常飲此酒,醉眠後,輒敕左右,轉側至覺。是夕,忘敕之。左右依常時為張公轉側,其友人無人為之。至明,友人猶不起。華咄云:「此必死矣。」使視之,酒果穿腸流,床下滂沱。(出《世說》)

消腸酒编辑

  張華為醇酒,煮三薇以漬曲櫱。櫱出西羌,曲出北胡。胡中有指星麥,四月火星出,獲麥而食之。櫱用水漬,三夕而麥生萌芽。以平旦時雞初鳴而用之,俗人呼為雞鳴麥。以釀酒,清美鬯。久含令人齒動,若大醉不搖蕩,使人肝腸爛,當時謂之消腸酒。或云,醇酒可為長宵之樂。二說聲同而事異焉。(出《王子年拾遺記》)

青田酒编辑

  烏孫國有青田核,莫知其樹與實。而核大如五六升瓠,空之盛水,俄而成酒。劉章曾得二枚,集賓設之,可供二十人。一核方盡,一核所盛,復中飲矣。唯不可久置,久則味苦難飲。因名其核曰「青田壺」,酒曰「青田酒」。(出《古今注》)

黏雨酒编辑

  石虎於大武殿前起樓,高四十丈。結珠為簾,垂五色玉珮。上有銅龍,腹空,盛數百斛酒。使胡人於樓上噀酒,風至,望之如雲霧。名曰「黏雨台」,使以灑塵。(出《拾遺錄》)

酒名编辑

  酒名:郢之富水,烏城之若下,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凍春,劍南之燒春,河東之乾和蒲桃,嶺南之靈溪博羅,宜成之九醞,潯陽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蝦蟆陵之郎官清。河漢之(《國史補》「河漢之」作「阿婆清又有」)三勒漿,其法出波斯。三勒者,謂庵摩勒、毗黎勒、訶黎勒。(出《國史補》)

南方酒编辑

  新州多美酒。南方酒不用曲櫱,杵米為粉,以眾草葉胡蔓草汁溲,(南人呼「野葛」為「胡蔓草」)大如卵,置蓬蒿中陰蔽,經月而成。用此合糯為酒。故劇飲之後,既醒,猶頭熱涔涔,有毒草故也。南方飲既燒。即實酒滿甕,泥其上,以火燒方熟。不然,不中飲。既燒即揭瓶趨虛,泥固猶存。沽者無能知美惡,就泥上鑽小穴可容筋,以細筒插穴中,沽者就吮筒上,以嘗酒味,俗謂之「滴淋」。無賴小民空手入市,遍就酒家滴淋,皆言不中,取醉而返。南人有女數歲,即大釀酒。既漉,候冬陂池水竭時,置酒罌,密固其上,痤於陂中。至春漲水滿,不復發矣。候女將嫁,因決陂水,取供賀客。南人謂之「女酒」。味絕美,居常不可致也。(出《投荒雜錄》)

李景讓编辑

  大中年,丞郎宴席,蔣伸在座。忽斟一杯言曰:「席上有孝於家,忠於國,及名重於時者,飲此爵。」眾皆肅然,無敢舉者。獨李公景讓起引此爵,蔣曰:「此宜其然。」(出《盧氏雜說》)

夏侯孜编辑

  崔郢為京尹日,三司使在永達亭子宴丞郎。崔乘酒突飲,眾人皆延之。時譙公夏侯孜為戶部使,問曰:「尹曾任給舍否?」崔曰:「無。」譙公曰:「若不曾歷給舍,京光尹不合衝丞郎宴。命酒乣來,命下籌,且吃罰爵。」取三大器物。引滿飲之。良久方起。(出《盧氏雜說》)

孫會宗编辑

  唐孫會宗僕射,即渥相大王父也。宅中集內外親表開宴。有一甥姪為朝官,後至。及中門,見緋衣官人,衣襟前皆是酒涴,咄咄而出。不相識。頃即席,說於主人。訝無此官。沉思之,乃是行酒時,階上酹酒,草草傾潑也。自此每酹酒,止則身恭跪,一酹而已,自孫氏始,今人三酹非也。(出《北夢瑣言》)

陸扆编辑

  陸相扆出典夷陵時,有士子修謁。相國與之從容,因命酒酌勸。此子辭曰:「天性不飲酒。」相曰:「誠如所言,已校五分矣。蓋平生悔吝有十分,不為酒困,自然減半也。」(出《北夢瑣言》)

酒量编辑

山濤编辑

  山濤字巨源,飲酒量至八斗。武帝欲試之,使人私默以記之,至量而醉。(出《晉書》)

周顗编辑

  周顗字伯仁,飲酒至量一石。及過江,雖日醉,每恨無對。偶有歸對北來,顗遇之,為忻然。乃置酒二石共飲,各大醉。及醒,顗使人視,客已腐肋而死矣。(出《晉書》)

裴弘泰编辑

  唐裴均之鎮襄州,裴弘泰為鄭滑館驛辷官,充聘於漢南。遇大宴,為賓司所漏。及設會,均令走屈鄭滑裴辷官。弘泰奔至,均不悅。責曰:「君何來之後,大涉不敬。酌後至酒,已投乣籌。」弘泰謝曰:「都不見客司報宴,非敢慢也。叔父舍罪,請在座銀器,盡斟酒滿之。器隨飲以賜弘泰,可乎?」合座壯之,均亦許焉。弘泰次第揭座上小爵,以至觥船。凡飲皆竭,隨飲訖。即置於懷,須臾盈滿。筵中有銀海,受一斗以上,其內酒亦滿。弘泰以手捧而飲,飲訖。目吏人,將海覆地,以足踏之,卷抱而出,即索馬歸驛。均以弘泰納飲器稍多,色不懌。午後宴散,均又思弘泰之飲,必為酒過度所傷,憂之。迨暮,令人視飲後所為。使者見弘泰戴紗帽,於漢陰驛廳,箕踞而坐。召匠秤得器物,計二百餘兩。均不覺大笑。明日再飲,回車日,贈遺甚厚。(出《乾鐉子》)

王源中编辑

  王源中,文宗時為翰林承旨。暇日,與諸昆季蹴踘於太平裡第。球子擊起,誤中源中之額,薄有所損。俄有急召,比至,上訝之。源中具以上聞,上曰:「卿大雍睦。」命賜酒二盤,每盤貯十金碗,每碗各容一升許,宣今並碗賜之。源中飲之無餘,略無醉容。(出《摭言》)

嗜酒编辑

徐邈编辑

  魏徐邈字景山,為尚書郎。時禁酒,邈私飲沉醉。從事趙達問曹事,邈曰:「中聖人。」達白太祖,太祖甚怒。鮮于輔曰:「醉人謂清酒為聖人,濁酒為賢人。邈性修慎,偶醉言耳。」乃得免罪。(出《異苑》)

劉伶编辑

  劉伶常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鍤隨之。曰:「死便埋我。」其遺形如此。渴甚,求酒於妻。妻藏酒棄器,諫曰:「非養生之道,宜斷之。」伶曰:「善。當祝鬼神自誓,便可具酒肉。」妻從之。伶跪祝曰:「天生劉伶,以酒為名。一飲一石,五斗解酲。婦人之言,必不可聽。」於是酌酒御肉,塊然復醉。(出《晉書》)

酒臭编辑

  義寧初,一縣丞衣纓之胄。年少時,甚有丰采。涉獵書史,兼有文性。其後沉湎於酒,老而彌篤。日飲數升,略無醒時。得病將終,酒臭聞於數里,遠近驚愕,不知所由。如此一旬,此人遂卒。故釋典戒酒,令人昏癡。今臨亡酒臭,彰其入惡道而。(出《五行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