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五十六 蛇一

率然 蛇丘 崑崙西北山 綠蛇 報冤蛇 毒蛇 種黍來蛇 蚺蛇 蚺蛇膽 雞冠蛇 爆身蛇 黃領蛇 藍蛇 巴蛇 蠻江蛇 兩頭蛇 顏回 蜀五丁 昭靈夫人 張寬 竇武 楚王英女 張承母 馮緄 魏舒 杜預 吳猛 顏含 司馬軌之 章苟 太元士人 慕容熙 邛都老姥 天門山 忻州刺史 餘干縣令 王真妻 朱覲
下一卷 

目录

率然编辑

  西方山中有蛇,頭尾差大,有色五彩。人物觸之者,中頭則尾至,中尾則頭至,中腰則頭尾並至,名曰「率然」。會稽常山,最多此蛇。孫子兵法曰:「將之三軍,勢如率然也。」(出《神異經》)

蛇丘编辑

  東海有蛇丘,地險,多漸洳,眾蛇居之,無人民,蛇或人頭而蛇身。(出《方中記》)

崑崙西北山编辑

  崑崙西北有山,周回三萬里,巨蛇繞之,得三週,蛇為長九萬里。蛇常居此山,飲食滄海。(出《玄中記》)

綠蛇编辑

  顧渚山頳石洞,有綠蛇長可三尺餘,大類小指。好棲樹杪,視之若鞶帶,纏於柯葉間。無螫毒,見人則空中飛。(出《顧渚山記》)

報冤蛇编辑

  嶺南有報冤蛇,人觸之,即三五里隨身即至。若打殺一蛇,則百蛇相集。將蜈蚣自防,乃免。(出《朝野僉載》)

毒蛇编辑

  山南五溪黔中,皆有毒蛇,烏而反鼻,蟠於草中。其牙倒勾,去人數步,直來,疾如激箭。螫人立死,中手即斷手,中足即斷足,不然則全身腫爛,百無一活,謂蝮蛇也。有黃喉蛇,好在舍上,無毒,不害人,唯善食毒蛇,食飽,垂頭直下,滴沫,地噴起,變為沙蝨。中人為疾。額上有大王字,眾蛇之長,常食蝮蛇。(出《朝野僉載》)

種黍來蛇编辑

  種黍來蛇,燒羚羊角及頭髮,則蛇不敢來。(出《朝野僉載》)

蚺蛇编辑

  蚺蛇,大者五六丈,圍五六尺。以次者亦不下三四丈,圍亦稱是。身斑,文如錦纈。裡人云,春夏多於山林中等鹿,鹿過則銜之。自尾而吞,唯頭角礙於口外,即深入林樹間,閣其首,伺鹿壞,頭角墜地,鹿身方咽入腹。如此後,蛇極羸弱,及其鹿消。壯俊悅澤,勇健於未食鹿者。或云,一年則食一鹿。(出《嶺表錄異》)

编辑

  一說,蚺蛇常吞鹿,鹿消盡,乃繞樹出骨。養瘡時,肪腴甚美。或以婦人衣投之,則蟠而不起。其膽上旬近頭,中旬近尾。(出《酉陽雜俎》)

蚺蛇膽编辑

  泉建州進蚺蛇膽,五月五日取時膽。兩柱相去五六尺,擊蛇頭尾,以杖於腹下來去扣之,膽即聚,以刀刲取。藥封放之,不死。復更取,看肋下有痕,即放。(出《朝野僉載》)

雞冠蛇编辑

  雞冠蛇,頭如雄雞有冠。身長尺餘,圍可數寸,中人必死。會稽山下有之。(出《錄異記》)

爆身蛇编辑

  爆身蛇,長一二尺,形如灰色。聞人行聲,林中飛出,狀若枯枝,橫來擊人,中者皆死。(出《錄異記》)

黃領蛇编辑

  黃領蛇,長一二尺,色如黃金,居石縫中。欲雨之時,作牛吼聲,中人亦死。四明山有之。(出《錄異記》)

藍蛇编辑

  藍蛇,首有大毒,尾能解毒,出梧州陳家洞。南人以首合毒藥,謂之藍藥,藥人立死。取尾服,(「服」原作「脂」。據明抄本改。)反解毒藥。(出《酉陽雜俎》)

巴蛇编辑

  巴蛇食象,三歲而出其骨,食之無心腹之疾。(出《博物志》)

蠻江蛇编辑

  南安蠻江蛇,到五六月,有巨蛇泛流登岸,首如張帽,萬萬蛇隨之,入越王城。(出《酉陽雜俎》)

兩頭蛇编辑

  韶州多兩頭蛇,為蟻封以避水。蟻封者,蟻子聚土為台也。蒼梧亦多兩頭蛇,長不過一二尺。或云,蚯蚓所化。(出《嶺南異物志》)

顏回编辑

  顏回、子路共坐於夫子之門,有鬼魅求見孔子,其目若合日,其狀(「狀」原作「時」。據明抄本改。)甚偉。子路失魄,口噤不得言。顏淵乃納履杖劍前,捲握其腰,於是形化成蛇,即斬之。孔子出觀,歎曰:「勇者不懼,智者不惑;智者不勇,勇者不必有智。」(出《小說》)

蜀五丁编辑

  周顯王三十二年,蜀使使朝秦。秦惠王數以美女進蜀王,感之故朝。惠王知蜀王好色,許嫁五女於蜀。蜀遣五丁迎之,還到梓潼,見一蛇入穴中,一人攬其尾,拽之不禁。至五人相助,大呼拔蛇,山崩,同時壓殺五丁及秦五女,而山分為五嶺,直上有平石。蜀王痛悼,(「悼」原作「復」,據明抄本改。)乃登之,因命曰「五女塚山」,於平石上為「望婦侯」。作「思妻台」。今其山或名「五丁塚」。(出《華陽國志》)

昭靈夫人编辑

  小黃縣者,宋地黃鄉也。沛公起兵野戰,喪皇妣於黃鄉。天下平定,乃使使者以梓宮招魂幽野。於是有丹蛇在水,自灑濯,入於梓宮。其浴處有遺發,故諡曰昭靈夫人。(出《陳留風俗傳》)

張寬编辑

  漢武帝時,張寬為揚州刺史。先是有老翁二人爭地山,詣州訟疆界,連年不決。寬視事復來,寬窺二翁形狀非人,令卒持戟將入。問:「汝何等精?」翁走,寬呵格之,化為二蛇。(出《搜神記》)

竇武编辑

  後漢竇武母產武而並產一蛇,送之野中。後母卒,及葬未窆,有大蛇捧草而出,徑至喪所,以頭擊柩,涕血皆流,俯仰詰屈,若哀泣之容。有頃而去,時人知為竇氏之祥。(出《搜神記》)

楚王英女编辑

  魯少千者得仙人符,楚王的少兒英為魅所病,請少千。少千未至數十里,止宿。夜有乘鱉蓋車,從數千騎來,自稱伯敬,候少千。遂請內酒數榼,肴餤數案。臨別言:「楚王女病,是吾所為。君若相為一還,我謝君二十萬。」千受錢,即為還,從他道詣楚,為治之。於女舍前,有排戶者,但聞云:「少千欺汝翁。」遂有風聲西北去,視處有血滿盆,女遂絕氣,夜半乃蘇。主使人尋風,於城西北得一死蛇,長數丈,小蛇千百,伏死其旁。後詔下郡縣,以其日月,大司農失錢二十萬,太官失案數具。少千載錢上書,具陳說,天子異之。(出《列異傳》)

張承母编辑

  張承之母孫氏懷承之時,乘輕舟游於江浦之際,忽有白蛇長三丈,騰入舟中。母咒曰:「君為吉祥,勿毒噬我。」乃篋而將還,置諸房內。一宿視之,不復見蛇,嗟而惜之。鄰人相謂曰:「昨見張家有一白鶴,聳翮凌云。」以告承母,使筮之。卜人曰:「此吉祥也。蛇鶴延年之物,從室入雲,自卑升高之象。昔吳王闔閭葬其妹,殉以美女,名劍寶物,窮江南之富。未及十七年,雕雲覆於溪谷,美女游於街上,白鶴翔於林中,白虎嘯於山側,皆是昔之精靈。今出世,當使子孫位超臣極,擅名江表。若生子,可以為名。」及生承,名白鶴。承生昭,位至丞相,為輔吳將軍,年逾九十,蛇鶴之祥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馮緄编辑

  車騎將軍巴郡馮緄為議郎,發綬笥,有二赤蛇可長三尺,分南北走。大用憂怖,卜云:「此吉祥也,君後當為邊將,以東為名。」復五年,果為大將軍,尋拜遼東太守。(出《風俗通》)

魏舒编辑

  晉咸寧中,魏舒為司徒。府中有蛇二,其長十丈,屋廳事平脊之上,止之數年,而人不知。但怪府中數失小兒及雞犬之屬。後一蛇夜出,經柱側,傷於刃,病不能登,於是覺之。發徒數百,共攻擊移時,然得殺之。視所居,骨骼盈宇之間,於是毀府舍,更立之。(出《搜神記》)

杜預编辑

  杜預為荊州刺史,鎮襄陽時。有宴集,大醉,閉齋獨眠,不聽人前。後嘗醉,外聞(「聞」原作「有」,據明抄本改。)齋中嘔吐,其聲甚苦,莫不悚栗。有一小吏,私開戶看之,正見床上一大蛇,垂頭床邊吐,都不見人,出密道如此。(出《劉氏小說》)

吳猛编辑

  永嘉末,豫章有大蛇,長十餘丈,斷道,經過者,蛇輒吸取之,吞噬已百數。道士吳猛與弟子殺蛇,猛曰:「此是蜀精,蛇死而蜀賊當平。」既而果杜弢滅也。(出《豫章記》)

顏含编辑

  晉顏含嫂病,鬚髯蛇膽,不能得。含憂歎累日,有一童子持青囊授含,含視,乃蛇膽也,童子化為青鳥飛去。(出《晉中興書》)

司馬軌之编辑

  司馬軌之字道援,善射雉。太元中,將媒下翳,此媒雊,野雉亦應。試令尋覓所應者,頭翅已成雉,半身故是蛇。晉中朝武庫內,忽有雉,時人或謂為怪。張司空云:「此蛇所化耳。」即使搜庫中,果得蛇蛻。(出《異苑》)

编辑

  太元中,汝南人入山,見一竹,中蛇形已成,上枝葉如故。吳郡桐廬(「郡桐廬」原作「都相慮」,據《異苑》三改。)人嘗伐餘遺竹。一宿,見竿為雉,頭頸盡就,身猶未變化,亦竹為蛇之化。(出《異苑》)

章苟编辑

  吳興章苟於田中耕,以飯置菰裡,每晚取食,飯亦已盡,如此非一。後伺之,見一大蛇偷食,苟逐以鈌叉之。蛇走,苟逐之,至一穴,但聞啼聲云:「斲傷我矣。」或言付雷公,令霹靂殺。須臾,雷雨,霹靂覆苟上,苟乃跳梁大罵曰:「天使我貧窮,展力耕墾。蛇來偷食,罪當在蛇,反更霹靂我耶?乃是無知雷公。雷公若來,吾當以鈌斲汝腹!」須臾,雲雨漸散,轉霹靂於蛇穴中,蛇死者數十。(出《搜神記》)

太元士人编辑

  晉太元中,士人有嫁女於近村者。至時,夫家遣人來迎,女家好發遣,又令女弟送之。既至,重門累閣,擬於王侯。廊柱下有燈火,一婢子嚴妝直守,後房帷帳甚美。至夜,女抱乳母涕泣,而口不得言。乳母密於帳中,以手潛摸之,得一蛇,如數圍柱,纏其女,從足至頭。乳母驚走出,柱下守燈婢子,悉是小蛇,燈火是蛇眼。(出《續搜神紀》)

慕容熙编辑

  西晉末,慕容熙光始三年,熙出遊還,城南有柳樹如人呼曰:「大王止。」熙惡之,伐其樹,下有蛇,長一丈。至六年,熙為馮政(按《晉書》載記,「政」當作「跋」。)所滅。(出《廣古今五行記》)

邛都老姥编辑

  益州邛都縣有老姥家貧孤獨,每食,輒有小蛇,頭上有角,在柈之間。姥憐而飼之,後漸漸長大丈餘。縣令有馬,忽被蛇吸之,令因大怒,收姥。姥云:「在床下。」遂令人發掘,愈深而無所見,縣令乃殺姥。其蛇因夢於令曰:「何故殺我母?當報仇耳!」自此每常聞風雨之聲。三十日,是夕,百姓咸驚相謂曰:「汝頭何得戴魚。」相逢皆如此言。是夜,方四十里,整個城一時俱陷為湖,土人謂之邛河,亦邛池。其母之故宅基獨不沒,至今猶存。魚人彩捕,必止宿。又言此水清,其底猶見城郭樓檻宛然矣。(出《窮神秘苑》)

天門山编辑

  天門山,山多峻秀,岩谷逶邐。有大巖壁直上數千仞,草木交連,雲霧擁蔽。其下有逕途微細,行人往,忽然上飛而出林表,若升仙,遂絕世。如此者漸不可勝紀,往來南北,號為仙谷。時有樂於道者,不遠千里而來,洗浴岩畔,以來升仙,在(「在」字原缺,據明抄本補。)此林下,無不飛去。會一夕,有智能者謂他人曰:「此必妖怪,非是仙道。」因以石自係,而牽一犬入其谷,犬復飛去,然知是妖邪之氣以噏之。乃遣近山鄉里,募年少者數百人,執兵器,持大棒。而先縱火燒其草,及伐竹木,至山畔觀之,遙見一物,長數十丈,高下隱隱,垂頭下望。及更漸逼,乃一大蟒蛇。於是命少年鼓躍擊射,然後斲刺。而口張尺餘,尚欲害人,力不加眾,久乃卒。其所吞人骨與他獸之骸,積(「積」原作「稍」,據明抄本改。)在左右如阜焉。又有人出行,墜深泉澗者,無出路。饑餓分死,左右見龜蛇甚多,朝暮引頸向東方,人因伏地學之,遂不復饑。體加輕便,能登岩岸。數年後,試竦身舉臂,遂超出澗上,即得還家。顏色悅懌,頗更黠慧勝故。還食谷,啖滋味,百餘日中,復其本質。(出《博物志》)

忻州刺史编辑

  唐忻州刺史是天荒闕,前後歷任多死。高宗時,有金吾郎將來試此官。既至,夜獨宿廳中。二更後,見簷外有物黑色,狀如大船,兩目相去數丈。刺史問為何神,答云:「我是大蛇也。」刺史令其改貌相與語,蛇遂化作人形,來至廳中。乃問何故殺人,蛇云:「初無殺心,其客自懼而死爾。」又問:「汝無殺心,何故數見形軀?」曰:「我有屈滯,當須府主謀之。」問有何屈,曰:「昔我幼時,曾入古塚,爾來形體漸大,求出不得。狐兔狸狢等,或時入塚,方得食之。今長在土中,求死不得,故求於使君爾。」問:「若然者,當掘出之,如何?」蛇云:「我逶迤已十餘里,若欲發掘,城邑俱陷。今城東有王村,村西有楸樹。使君可設齋戒,人掘樹深二丈,中有鐵函,開函視之,我當得出。」言畢辭去。及明,如言往掘,得函,歸廳開之,有青龍從函中飛上天,逕往殺蛇,首尾中分。蛇既獲死。其怪絕矣。(出《廣異記》)

餘干縣令编辑

  鄱陽餘干縣令,到官數日輒死,後無就職者,宅遂荒。先天中,有士人家貧,來為之。既至,吏人請令居別廨中,令因使治故宅,剪薙榛草,完葺牆宇。令獨處其堂,夜列燭伺之。二更後,有一物如三斗白囊,跳轉而來床前,直躍升幾上。令無懼色,徐以手倀觸之,真是韋囊而盛水也。乃謂曰:「為吾徙燈直西南隅。」言訖而燈已在西南隅。又謂曰:「汝可為我按摩。」囊轉側身上,而甚便暢。又戲之曰:「能使我床居空中否?」須臾,已在空中。所言無不如意。將曙,乃躍去。令尋之,至舍池旁遂滅。明日,於滅處視之,見一穴,才如蟻孔,掘之,長丈許而孔轉大,圍三尺餘,深不可測。令乃敕令多具鼎鑊樵薪,悉汲池水為湯,灌之。可百餘斛,穴中雷鳴,地為震動。又灌百斛,乃怗然無聲,因並力掘之,數丈,得一大蛇,長百餘尺。旁小者巨萬計,皆並命穴中。令取大者脯之,頒賜縣中,後遂平吉。(出《廣異記》)

王真妻编辑

  華陰縣令王真妻趙氏者,燕中富人之女也,美容貌,少適王真。洎隨之任,近半年,忽有一少年,每伺真出,即輒至趙氏寢室。既頻往來,因戲誘趙氏私之。忽一日,王真自外入,乃見此少年與趙氏同席,飲酌歡笑,甚大驚訝。趙氏不覺自僕氣絕,其少年化一大蛇,奔突而去。真乃令侍婢扶腋起之,俄而趙氏亦化一蛇,奔突俱去,王真遂逐之,見隨前出者俱入華山,久之不見。(出《瀟湘錄》)

朱覲编辑

  朱覲者,陳蔡遊俠之士也。旅遊於汝南,棲逆旅,時主人鄧全賓家有女,姿容端麗,常為鬼魅之幻惑,凡所醫療,莫能愈之。覲時過友人飲,夜艾方歸,乃憩歇於庭。至二更,見一人著白衣,衣甚鮮潔,而入全賓女房中。逡巡,聞房內語笑甚歡,不成寢,執弓矢於黑處,以伺其出。候至雞鳴,見女送一少年而出,覲射之,既中而走。覲復射之,而失其跡。曉乃聞之全賓,遂與覲尋血跡,出宅可五里已來,其跡入一大枯樹孔中。令人伐之,果見一蛇,雪色。長丈餘,身帶二箭而死。女子自此如故,全賓遂以女妻覲。(出《集異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