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部十 太平御覽
天部十一
天部十二 

雨下编辑

《河圖帝通紀》曰:雨者,天地之施也。

《遁甲開山圖》曰:霍山南嶽有雲師雨虎。(榮氏解曰:雲師如蠶,長六寸,有毛,似兔。雨虎如蠶,長七八寸,似蛭,雲雨之時,出在石上,肉甘,可熟而食。)

又曰:鄭有不毛山,上有無為之君,分布雲雨於九州之內。(榮氏曰:不毛山,不生樹木,古無為君常處其上,布灑雲雨,九州之內平均。)

《河圖秘征》曰:君急恚怒,無雲而雨。

《黃帝素問》曰: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出天。

又曰:天氣下而為雨。

《太公金匱》曰:武王師到牧野,陣未畢,而暴風疾雨,雷電幽冥前後不見。太公曰:「善。雷電者,是吾軍動應天也。」

《太公伏符陰謀》曰:紂常以六月獵於西土,西土之老少相與謀曰:「君王逆天,此其命固不壽也。「後數日而暴風大雨發屋拔木,漂殺人民六畜。明年,諸侯謀合,四海兵起。

又曰:武王兵入商都,前歌後舞,甲子進兵,乙丑而雨。

《太公兵法》曰:將有三禮。武王曰:「敢問三禮。」太公曰:「將冬日不服裘,夏日不操扇,天雨不張幔蓋,名將禮。」

《太公對敵權變逆順法》曰:夫軍出逢天無雲而雨,天泣也。軍沒不還。

《魏武帝兵書接要》曰:大軍將行,雨濡衣冠,是謂灑兵,其師有慶。

又曰:三軍將行,其旗墊然若雨,是謂天露。三軍失徒,將陣,雨甚,是謂浴屍,先陣者敗亡。

又曰:大將始行,雨而薄,不濡衣冠,是謂天泣。其將大兇,其卒散亡。

《雜兵書》曰:諸雲氣,諸變暈,日月蝕,風散之,雲振之,雨壓之,皆解。

又曰:大人之兵如虎如狼,如風如雨,如雷如電,振振暝暝,天下盡驚。

又曰:軍始營,風雨從後來,沾衣裳,大吉。

又曰:有大雲雨,軍內滂沱甚者,軍罷無功。

桓寬《鹽鐵論》曰:孔子,大聖也。嘗居上位,相魯三月,不令而行,不禁而止,沛若時雨之灌萬物,莫不興起也。

王充《論衡》曰:道至天者,翔風起,甘雨降,霽而陰曀者,謂之甘雨,非謂雨水味甘也。

又曰:太平之時,五日一風,十日一雨。

又曰:周公時,雨不破塊,風不鳴條,旬而一雨,雨必以夜,丘陵高下皆熟。

《神異經》曰:西海上有人焉,乘白馬朱鬛,白衣素冠,從十二童子,馳馬西海上如飛,名曰河伯使者。其所至之國,雨水滂沱。

《樂動聲儀》曰:焦明至,為雨備。(焦明,水鳥。)

《楚辭》曰:雷填填兮雨冥冥。

潘尼《苦雨賦》曰:瞻中堂之浩汗,聽長霤之涔涔。

成公綏《陰霖賦》曰:沉竈生蛙,中庭運舟。

傅咸《愁霖詩》曰:舉足沒泥濘,市道無行車。蘭桂賤朽腐,柴粟貴明珠。

張孟陽《雜詩》曰:雲根臨八極,雨足灑四溟。霖瀝過二旬,散漫亞九齡。階下伏泉湧,堂上水衣生。尺燼重尋桂,紅粒貴瑤瓊。

又詩曰:騰雲似湧煙,密雨如散絲。

劉楨詩曰:和風從東來,玄雲起西山。夜中發此氣,明旦飛甘泉。

應璩《與韋誕書》曰:夫以原憲懸磬之居,而值皇天無已之雨。室宇漸而作漏,堂館洽而為泥。

祈雨编辑

《禮記·月令》曰:孟夏大雩,帝命有司禱祀山川,古之卿士有益於人者,以祈穀實。(雩者,祭天祁雨之名。大雩,為用盛樂也。)

漢書》曰:董仲舒為江都相,理國以《春秋》災異之變推陰陽所以錯行,故求雨,閉諸陽,縱諸陰,其止雨反是者。(義雲,祈雨,閉南門止雨。)

范曄《後漢書》曰:諒輔仕郡,為五官椽。時夏大旱,太守自出禱山川,連日而無所降。輔乃自暴庭中,慷慨咒曰:「輔為股肱,不能進諫納忠,和調陰陽,至令天地否隔,萬物焦枯,咎盡在輔。今敢有所請,若至日中不雨,乞以身塞無狀。」於是積薪聚艾茅以自環,構火將自焚。未及中時,天雲晦合,須臾澍雨。

謝承《後漢書》曰:戴封,字平仲,遷西華令。其年大旱,禱請無獲,乃積薪坐其上以自焚。火起而大雨,遠邇嘆服,遷中山相。

又曰:爰延轉議郎。徐州遭旱,延使持節到東海請雨。豐澤應澍雨,與京師同日俱霈,還拜五官中郎將。

又曰:周暢性仁慈,為河南尹。夏旱,久禱無應,因收葬洛城傍客死骸骨萬餘人,應時澍雨,歲乃豐稔。

又曰:章和元年,有詔以鄭宏為大尉。時旱,朝廷百僚皆暴請雨,夏炎熱,小雨,郡官即還舍。宏彌日不旋,大雨澍,稼穡遂豐。

又曰:汝南周獲善占天文,為郡門下椽,鮑昱為汝南太守。時郡境大旱,昱自往問,何以致雨,獲曰:「急罷三部督郵,明府當自北出,到四十里亭,雨可致也。「昱從之,果得大雨,每行縣,輒軾其閭。

《東觀漢記》曰:曹褒為河內大守,時旱,春至六月無雨,穀貴,百姓頗流離。褒到,省吏職,退去貪殘,屢得澍雨。其秋大熟,百姓給足,流民皆還。

又曰:和熹鄧後,永初二年三月,京師旱,至五月朔,太后幸雒陽,省獄舉冤。未還宮,澍雨大降。

司馬彪《續漢書》曰:永元六年,張奮代劉方為司空。時歲災旱,祈雨無應,乃表即時引見,口陳時政之宜。明日和帝召太尉、司徒幸洛陽,即大雨三日。

《蜀本紀》曰:秦王誅蜀侯惲後迎葬咸陽,天雨三月,不通,因葬成都,故蜀人求雨祠蜀侯必雨。

王隱《晉書》曰:束晳。太康中,郡大旱,苗稼敗,晳乃命邑人躬共請雨,三日中雨水三尺。眾人以其有術數,精誠感神明,百姓歡喜,為之歌曰:「束先生,通神明,請天三日甘雨零。我黍以萌。我稷以生。何以酬之,報束長生。」

高閭《燕志》曰:太平十五年,自春不雨,至於五月。有司奏右部王荀妻產妖,傍人莫覺,俄而失之,乃暴荀妻於社,大雨普洽。

魚豢《典略》曰:舊制求雨,太常禱天地宗廟社稷山川,已賽,如其常祭,牢禮。四月立夏旱,乃求雨,立秋雖旱不禱。求雨到七月畢,賽之。秋冬春三時不求雨。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燕錄》曰:建熙七年五月,慕容暐下書曰:「朕以寡德,蒞政多違,亢陽三時,光陰錯緒,農植之辰而零雨莫降。其令有司徹樂,大官以菜食常供祭奠。」既而澍雨大降。

又《前涼錄》曰:「張植為西城校尉,與奮威將軍牛霸率騎救張沖,六月至於流沙,無水,士卒渴甚。植乃剪發肉袒徒跣升壇,慟泣請雨,俄而雲起西北,雨水成川。植殺所乘馬祭天而去。」

又《前秦錄》曰:沙公,西域沙門也。有秘術,每旱,苻堅常使咒龍,龍便下缽中,天輒大雨。

《後魏書》曰:孝文太和二年,京師旱,祈雨,天子於北苑親自禮焉,減膳,避正殿,澍雨大洽。三年,帝祈雨於北苑,閉陽門,是日大澍雨。

《益都耆舊傳》曰:趙瑤為閬中令,遭旱,請雨於靈星,應時大雨。

《葛仙公傳》曰:吳主曾與仙公坐於榭上,望見道間人民請雨,土人累時不得。仙公曰:「雨可得耳。」即書符著社廟中,日午大雨尺餘水。

《長沙耆舊傳》曰:祝良為洛陽令。時亢旱,天子祈雨不得。良暴身階庭,告誡引罪,紫雲沓起,甘雨乃降。

《佛圖澄傳》曰:石虎時,自正月至六月不雨,澄詣滏口祠,稽首暴露,即有二白龍降祠下,於是雨遍數千里。

干寶《搜神記》曰:湯既克夏,大旱七年,洛川竭。湯乃以身禱於桑林,剪其發,自以為犧牲,祈福於上帝。於是大雨總至,洽於四海。

又曰:湘東新年縣有一龍穴,穴中有黑土。歲旱,人則共壅水於此穴,穴淹則立大雨。

《宋永初山川記》曰:鄱陽長壽山,山形似馬,白雲出於鞍中,不崇朝而雨。

盛弘之《荊州記》曰:佷山縣有一山獨立峻絕,西北有石穴,北行百步許,二大石其間相去一丈許,俗名其一為陽石,一為陰石。水旱為災,鞭陽石則雨,鞭陰石則晴。

又曰:湘東有雨母山,山有祠壇,每祈禱無不降澤,以是名之。

又曰:耒陽縣有雨瀨,此縣時旱,百姓共壅塞之,則甘雨普降。若一鄉獨壅,雨亦偏應,隨方所祈,信若符刻。

顧微《廣州記》曰:郁林郡山東南有一池,池邊有一石牛,人祭祀之,若旱,百姓殺牛祈雨,以牛血和泥,泥石牛背,祀畢則天雨大註。

《抱樸子》曰:使者甘宗所奏西域事云:方士能神祝者臨泉禹步吹氣,龍即浮出,長數十丈;更吹,龍輒縮至長數寸,乃掇取著壺中,壺中或有四五龍,以少水養之。聞有旱處,便賫龍往賣,一龍直數十斤金。發壺出一龍,著潭中,復禹步吹之,長數十丈,須臾而雲雨四集。

又曰:歷陽有彭祖仙室,請雨必得。

《晏子春秋》曰:齊景公時,旱欲祠靈山。晏子曰:「山以石為身,草木為發,天茍不雨,發焦身熱,獨不欲雨乎,祠之何益?」公曰:「祠河伯可乎?」曰:「河伯以水為國,魚鱉為民,久旱,國將亡,民將滅,獨不欲雨乎?君避殿暴露,其索雨乎?」公出野暴露,天果大雨。

《淮南子》曰:土龍致雨。許慎註曰:「湯遭旱,作土龍以象雲從龍也。」

又曰:董仲舒請雨,秋用桐木魚。

《山海經》曰:東荒北隅有山名土丘,應龍處南極,殺蚩尤與誇父不得,復上,故下數旱,旱而為應龍之狀,乃得大雨。(今之土龍本此也。)

《遁甲開山圖》曰:絳北有陽石山,有神龍池。黃帝時遣雲陽先生養於此,帝王歷代養龍之處,國有水旱不時,即祀池請雨。

《爾雅》孫炎註曰:攝木生江上,有奇枝高三四丈,生毛,一名楓子,天旱以泥塗之即雨。

傅咸《自敘》曰:太始九年,自春不雨,涉夏節,聖皇勞慮,分使祈禱。余以太子洗馬兼司徒蒞事,三朝,雨大降,退作《喜雨賦》。

编辑

《說文》曰:霽,雨止也;霋,雨齊也。霩,雨止雲罷貌。

《魏略·五行志》曰:延康元年,大霖雨五十餘日,魏有天下乃霽,將受魏祚之應也。

《晉中興征祥記》曰:鹹和四年,陰霖五十餘日,蘇峻滅,乃霽。

《長沙耆舊傳》曰:文度,字仲儒,為郡功曹吏。時霖雨,廢人業,太守憂悒,召度補戶曹。度奉教齋戒,在社三日,夜夢白頭翁謂曰:「爾來何遲!」翌旦,度具白所夢於太守,曰:「昔禹夢青繡文衣男子,稱蒼水使者,禹知水脈當若椽。此夢將其比也。」明日果大霽。

《扶南日南傳》曰:金陳國入四月便雨,六月乃止,少有晴日。六月不雨常晴。歲歲如此。

 天部十 ↑返回頂部 天部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