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部九 太平御覽
天部十 雨上
天部十一 

釋名》曰:雨,羽也。如鳥羽,動則散。

又曰:雨,水從雲下也。雨者,輔也。言輔時而生養。

說文》曰:零,徐雨也。𩆵,(音斯。)小雨裁落也。{雨統},(一林本反。)霖雨也。南陽名霖雨曰霡。𩆑,(音酸。)小雨也。{雨戍},(子廉反。)微雨也。𩆃,(音資。)雨聲也。溟,小雨也。澍,時雨也。滑,(子八反。)雨下也。

》曰: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又曰: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

又曰:雲行雨施。

又曰:雨以潤之。

》曰:若歲大旱,用汝作霖雨。

又曰:《洪範》休征,曰肅,時雨若。

又曰:納於大麓,烈風雷雨弗迷。

》曰:有渰淒淒,興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渰,陰雲興貌。淒淒,雲行之貌。祁祁猶徐徐也。)

又曰:月離於畢,俾滂沱矣。(月離陰星則雨。)

又曰:我來自東,零雨其濛。鸛鳴於垤,婦歎於室。鄭玄注曰:「將陰,則穴處者先知之。鸛好水,將雨,長鳴而喜也。」

又曰:習習谷風,以陰以雨。

禮記·月令》曰:仲春之月,始雨水。孟春行夏令,則雨水不時;行秋令,則暴雨總至;行冬令,則水潦為敗。

又曰:季春行夏令,則時雨不降;行秋令,則淫雨早降。

又曰:時雨將降,下水上騰。

又曰:立夏,命有司祀雨師。

又曰:孟夏行秋令,則苦雨數來。

又曰:六月中氣後五日,大雨時行。

又曰:仲秋行春令,則秋雨不降。

又曰:仲冬行秋令,則天時雨汁,瓜瓠不成。

又曰:諸侯朝天子,雨霑服失容則止。

又曰:天降時雨,山川出雲。

又曰:風雨不節則饑。

又曰: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

》曰:隱公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霖以震,書始也。

又曰:宋大水,魯莊公吊焉,曰:「天作淫雨,以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吊?」

又曰:如百穀之仰膏雨。

又曰:雨三日以往為霖。

又曰:衛大旱,卜有事於山川,不吉。寧莊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欲使衛討邢焉?」從之,師興而雨。

又曰:臧武仲如晉,雨,過禦叔。(禦叔,魯大夫。)禦叔在其邑,將飲酒,曰:「焉用聖人!(武仲多智,時人謂聖人也。)我將飲酒而已,雨行,何以聖為?」

公羊傳》曰:觸石而出,膚寸而合。(側手為膚,案指為寸,信觸石理而出無有膚寸而不合也。)不崇朝而遍雨天下者,惟泰山云爾。

谷梁傳》曰:春正月不雨,不雨者,勤雨也。(欲雨之心勤也。)夏四月不雨。言不雨者,閔雨也。(經一時不雨,民之至憂也。閔,憂。)六月雨,喜雨也。

爾雅》曰:甘雨時降,萬民以喜,謂之醴泉。

又曰:暴雨謂之凍,小雨謂之霡霂,久雨謂之淫,霪雨謂之霖。

易稽覽圖》曰:降陰為雨。降陰之雨,潤而不破塊。

京房《易飛候》曰:凡候雨,以晦朔弦望雲漢四塞者,皆當雨。東風曰雷雨,有黑雲,氣如覆船於日下,當雨。有黑雲,氣如牛彘,當雨暴。有異雲如水牛,不出三日大雨。有黑雲如群羊,奔如飛鳥,五日必雨,有雲如浮船,皆為雨。北斗獨有雲,不出五日大雨。四望見青白雲,名曰天塞之雲,雨征也。有蒼黑雲,細如杼軸蔽日月,五日必雨。雲如兩人提鼓持桴,皆為暴雨。

又曰:太平之時,十日一雨,凡歲三十六雨,此休征時若之應。

尚書說》曰:淮雨。(淮,暴雨之名也。)

尚書大傳》曰:五嶽皆觸石而出雲,不崇朝而雨。

又曰:成王時,有越裳氏來朝,曰:「久矣,天之無烈風,東西南北來也,無澍雨。(暴雨也。)意中國有聖人乎?」

禮統》曰:雨者,輔時生養均遍,故謂之雨。

大戴禮》曰:天地之氣和即雨。

禮鬥威儀》曰:君乘金而王,其政象平,則嘉雨時至。

春秋說題辭》曰:一歲三十六雨,天地之氣宣;十日小雨,應天文;十五日大雨,以升運也。

又曰:陽制陰,故水為雨。

春秋元命包》曰:陰陽和而為雨。

春秋繁露》曰:木有變則春多雨,此徭役眾,賦斂重故也。

史記》曰:秦始皇時,置酒而天雨,陛楯者皆沾寒。優旃見而哀謂之之曰:「汝欲休乎?」陛楯者曰:「幸甚」。優旃曰:「我即行,呼汝,汝疾應曰諾。」居有頃,殿上上壽呼萬歲。旃大呼曰:「陛楯郎!」曰:「諾。」優旃曰:「汝雖長,何益,幸雨立。我雖短,幸休居。」於是使得半相代。

又曰:夫子當行,命弟子持雨具,既而果雨,曰:「昨夜月不宿畢,故知之。」

范曄《後漢書》曰:高鳳,字文通,家貧,好學不休,其家曝麥,令鳳守雞,以竿授其手中。鳳執竿讀書,雨大至,鳳讀書不覺,執竿如故。其妻還,麥流,甚以為怒,鳳亦不愧。

後漢書》曰:郭林宗嘗于陳梁間行,遇雨,巾一角墊。時人乃故折角以為林宗巾,其見慕如此。

謝承《後漢書》曰:百里嵩,字景山,為徐州刺史。境旱,嵩出巡遽,甘雨輒澍。東海、祝其、合鄉等三縣父老訴曰:「人等是公百姓,獨不迂降?回赴,雨隨車而下。

東觀漢記》曰:王郎起,光武自薊東南馳,及至南宮,遇大風雨,而引車入道傍舍,馮異抱薪,鄧禹爇火,光武對灶燎衣。

又曰:順帝陽嘉元年,立順烈皇后。是時,自冬至春不雨,尊後之日,嘉澍沾渥。

又曰:沛獻王輔善《京氏易》。永平五年,京師少雨,上御雲台,自卦,以《周易林》占之。其繇曰:「蟻封穴戶,大雨時至。」上以問輔,輔上書曰:「《》,艮下為山,坎上為水。山雲為雨,蟻穴居,知雨將至,故以蟻為興。」

漢書名臣奏》曰:天陰雨,人之病為之先動,是陰相應而起也。天將陰雨,又使人睡臥者,陰氣也。

魏志》曰:曹真伐蜀,從子午道南入。司馬宣王溯漢水,當會南鄭。諸軍或從斜穀道,或從武威入。會大霖雨四十餘日,棧道斷絕,詔真還。

又曰:太祖在長安,使曹仁討關羽于樊。秋,大霖雨,漢水溢,平地水數丈,六軍皆沒。

晉書》曰:詔以王雅為太子少傅,將拜,遇雨,請以傘入。王珣不許,因冒雨而拜。

後漢書》曰:樊英隱壺山,嘗有暴風從西南起,英謂學者曰:「成都失火甚盛。」因含水西向漱之,乃令記其時日。後有從蜀郡來者,云:「是日大火,有雲從東起,須臾大雨。」

神仙傳》曰:欒巴,蜀人,征為尚書,大朝,得酒不飲,西南噀之,詔問巴,巴曰:「臣本縣成都大火,臣以酒為雨救之。」帝驚驛問,咸云:「是時雨從北來,猶有酒氣。」

襄陽傳》曰:巫山神女,朝為行雲,暮為行雨。

西京雜記》曰:董仲舒曰:「太平之時,雨不破塊,津莖潤枝而已。」

又曰:董仲舒曰:「陰陽二氣之初蒸也,若有若無,若實若虛,團攢聚合,其體稍重,乘虛而墜,風多則合速,故雨大而疏;風少則合遲,故雨細而密。」

湘州記》曰:零陵山有石燕,遇風雨則飛,止還為石。

王采《安城記》曰:萍鄉西津,名玉女岡,天當雨,輒先湧五色氣於石間,俗謂玉女披衣。

搜神記》曰:武王伐紂至河上,雨甚疾,雷晦冥,揚波於河。眾甚懼,武王曰:「餘在,天下誰敢幹餘者。」風波立濟。

述異記》曰:廬山有康王穀,北嶺上有一城,號劉城。天每有雨,輒聞山上有鼓角笳簫之聲,村人以為常候。

武昌記》曰:武昌城東南有金牛岡,西有石鼓山,上有三石鼓,石鼓鳴,天必雨。

羅浮山記》曰:山有龜淵,淵有神龜,龜鼻貫銅環。若有人穢此淵,即注雨。

周處《風土記》曰:榆莢雨,(春雨。)黃雀風,濯枝雨。(六月之風雨也。)又曰:六月有大雨,名濯枝雨。

荊楚歲時記》曰:六月必有三時雨,田家以為甘澤,邑裡相賀,曰賀嘉雨。

王子年《拾遺記》曰:甘雨濛濛,似露委草木,則滴瀝雨也。

又曰:香雲成香雨。

帝王世紀》曰:黃帝游洛水上,見大魚,殺五牲以醮,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魚流始得圖書,今河圖是也。

家語》曰:孔子將行,遇雨,不假蓋於子夏,護其短也。

又曰:齊有一足之鳥,集於殿前,舒翅而跳,齊侯異之,使聘魯訪諸孔子,曰:「此鳥名曰商羊。昔童兒有屈一腳振訊兩臂而跳且謠曰:『天將大雨,商羊鼓舞。』今齊有之,其應至矣,急告民趣治溝渠,修堤防,將有大雨水為災。」果大霖雨,水溢泛諸國,傷害人民,惟齊有備不敗。景公曰:「聖人之言,信而有征矣。」

老子》曰:暴雨不終日。

莊子》曰:宋景公時大旱三年,卜云:「以人祀乃雨。」公下堂頓首曰:「吾所求雨者,為人。今殺人,不可!將自當之。」言未卒,天大雨,方千里。

又曰:堯讓天下於許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

文子》曰:若與俗處,猶走逃雨也,無之而不濡。

列子》曰:赤松子,神農時雨師也。

廣成子》曰:黃帝時,雲不待族而雨。

尸子》曰:神農理天下,欲雨則五日為行雨,旬為穀雨,旬五日為時雨。萬物鹹利,故謂之神雨。

孟子》曰:油然作雲,霈然下雨。

抱樸子》曰:軍始發,大風甚雨起於後,大勝之征也。軍始出,雨沾衣者,是謂潤兵,軍有功。雨不足沾衣裳,是謂泣軍,必敗。

又曰:無雲而雨,是謂雨血,將軍當揚兵講武以應之;雨軍中尤甚者,將軍戰必無功也。

管子》曰:冬作土功,發地藏,則夏多暴雨,秋霖不止。

又曰:春秋五政:一曰論幼孤,赦有罪;二曰賦爵列,授祿位;三曰脩溝洫,覆亡人;四曰治封疆,正阡陌;五曰無殺麂卵,無絕華萼。五政徇時,春雨乃來。

淮南子》曰:失火遇雨,禍中有福。

又曰:人莫鑒於沫雨而鑒於止水者,以其淨也。(沫雨,雨潦上沫起覆蓋也,言其濁擾不見人形也。)

又曰:朱鱉浮於水上,必大雨。

又曰:天。且雨也,魚已噞噞。(音宜檢反。)

又曰:黑蜧神虯,潛泉而居,將雨而躍。(蜧,音麗)

鄒子》曰:朱買臣孜孜修學,不覺雨之流粟。

韓子》曰:荊人伐陳,吳救之。軍間三十裡,雨十日夜。左史倚相謂子期曰:「雨十日,甲輯兵聚,吳人必至,不如備之。」乃為陣,未成,而吳人至,見荊有戒而反。

傅子》曰:昔者伯牙子游於泰山之陰,逢暴雨,止於岩下,援琴而鼓之,為淋雨之音,更造崩山之曲。每奏,鍾期輒窮其趣。曰:「善哉,子之聽也。」

孔叢子》曰:子思答懸子曰:「以子產仁愛譬夫子,猶浸水之與膏雨。夫浸所及則生,不及則死,民皆知焉;膏雨之所生也,廣莫大焉,民之受賜也普矣,莫識其由也。」

呂氏春秋》曰:武王伐紂,至鮪水。使膠鬲候周師,問武王曰:「西伯何時至?」曰:「將以甲子日至。」膠鬲行矣,大雨,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輟。軍吏諫,武王曰:「吾疾行以救膠鬲之死也。」

揚子《法言》曰:震風淩雨,然後知夏屋之帡幪。(震雨淩暴也。夏,大也。帡,彰。幪,覆。)

廣雅》曰:雨師謂之屏翳。

纂要》曰疾雨曰:驟雨,徐雨曰零雨,雨久曰苦雨,亦曰愁霖,雨晴曰啟,雨水曰潦,雨雲曰渰雲,亦曰油云。

戰國策》曰:文侯與虞人期獵。是日天雨,文侯將出,左右諫止,曰:「吾與虞人期,不可失。」乃往,魏於是始強。

易林變占》曰:雷公出裝,隱隱西行,霖雨不止,流為江河。

周易集林·雜占》曰:占天雨否,外卦得陰為雨,得陽不雨。其爻發變。得坎為雨,得離不雨,坎化為巽,先雨後風。

博物志》曰:太公為灌壇令,武王夢婦人當道夜哭,問之,曰:「吾是東海神女,嫁于西海神童,今為灌壇令當道,廢我行。我行必有大風疾雨,大風疾雨是毀君之德也。」武王覺,召太公問之,果有疾雨暴風在太公邑外而過。

六韜》曰:武王問散宜生卜伐紂吉乎?曰:「不吉。」鑽龜,龜不兆,數蓍交加而折。將行之日,雨輜車至軫。行之日,幟折為三。散宜生曰:「此卜四不祥,不可舉事。」太公進曰:「是非子之所知也。祖行之日,輜車至軫,是洗濯甲兵也。」

師曠占》曰:候月知雨多少,入月一日二日三日,月色赤黃者,其月少雨。月色青者,其月多雨。常以五卯日候,西北有雲如群羊者,即有雨至矣。冬戊巳、春辰巳日雨,蝗蟲食禾稼。立春日雨傷五木,立秋日雨害五穀。常以戊巳日,日入時、出時欲雨,日上有冠雲,大者即雨,小者少雨。

天文要集》曰:北斗之傍有氣,往往而黑,狀如禽獸,大如皮席,不出三日必雨。

又曰:河有雲黑狀似船,若一匹布維河,不出十日大雨。

又曰:辰口守心,有水災,一日大雨不可當。

又曰:北斗者,不欲雲覆之,黑雲覆之,大雨。

范子計然》曰:風為天氣,雨為地氣。風順時而行,雨應風而下,命曰:天氣下,地氣上,陰陽交通,萬物成矣。

劉義慶《世說》曰:謝太傅無嗔喜,曾送兄征西葬還,日暮雨,馭人皆醉,不可處分。公乃于車中手取車柱撞馭人,聲色甚怒。

劉義慶《幽明錄》曰:河南人趙良與其鄉人諸生至長安。至新安界,遇霖雨,糧乏。相謂曰:「饑,那得美食邪!」應時羹飯備具。有人聲語云「進疏食」。

黃子發《相雨書》曰:常以戊申日候日欲入時,日上有冠雲,不問大小,視四方黑者大雨,青者小雨。候日始出,日正中,有雲覆日而四方有雲,黑者大雨,青者小雨。四方有雲如羊豬,雨立至。四方北斗中有雲,後五日大雨。四方北斗中無雲,惟河中有雲三枚相連,狀如浴豬犬希,三日大雨。以丙丁之辰,四方無雲,惟漢中有者,六十日風雨和。常以六甲之日平旦清明,東向望日,始出時日上有雲大小貫日中,青者以甲乙日雨,赤者以丙丁日雨,白者以庚辛日雨,黑者壬癸日雨,黃者以戊己日雨。六甲日四方雲皆合者,即雨。以天方雨時,視雲有五色,黑赤並見者即雹,黃白雜者風多雨少,青黑雜者雨隨之,必滂沛流潦。

又曰:四方有濯魚雲遊疾者,即日雨;游遲者雨少難至。

說苑》:管仲曰:「吾不能以春風風人,夏雨雨人,吾道窮矣。」

又曰:楚莊王伐陳,吳救之,雨十日十夜晴。左史倚相曰:「吳師必夜至,甲裂壘壞,彼必薄我,何不行列鼓出待之。」吳師至,見楚軍成陳而還。

又曰:武王伐紂,過隧則斬岸,過水則沉舟,示人無反志也。至於有戎之隧,大風折旆,散宜生諫曰:「此其妖與?」武王曰:「非也,天落兵也。」風霽而乘以大雨,散宜生又諫曰:「此非妖與?」王曰:「非也,天洗兵也。」

風俗通》曰:雨師為玄冥。

山海經》曰:羽山,其上多雨。將陽之山多怪雨。

括地圖》曰:穀山有簇雲甘雨。

 天部九 ↑返回頂部 天部十一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