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部十二 太平御覽
天部十三
天部十四 

编辑

《釋名》曰:雷者,如轉物有所硠(音郎)雷之聲 也。

《說文》曰:霆,雷餘聲鈴鈴,所以挺出萬物。

《易》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又曰:震爲雷。

又曰:動萬物者,莫疾乎雷。

又曰:鼓之以雷霆。

又曰:洊(慈見反。)雷,《震》。君子以恐懼修 省。

又曰:震來虩虩。(詐逆反。)

又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

又曰:雷電,《噬嗑》。先王以明罰敕法。

又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又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

又曰: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

又曰:「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

又曰:雷以動之。

又曰:雷雨之動滿盈。

又曰:雷風不相悖。

又曰:雷風相薄。

又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書》曰:納于大麓,烈風雷雨弗迷。

《詩》曰:殷其雷,在南山之陽。

又曰:虺虺其雷。

《禮》曰:仲春,日夜分,雷乃發聲,先雷三日,奮木鐸以令兆民曰:「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灾。」(主戒婦人有娠者,止猶動靜。)

又曰:君子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雖夜必興,衣服冠而坐。(謂 敬天之怒。)

又曰:秋分之日,雷乃收聲。

《傳》曰:藏冰以時,則雷出不震;弃冰不用,則雷不發而震。

《穀梁傳》曰:陰陽相薄,感而爲雷,激而爲霆。

《爾雅》曰:疾雷爲霆。郭璞注曰:「疾雷謂雷之急激者。」

《論語》曰:迅雷風烈必變。

京房《易傳》曰:當雷不雷,陽德弱也。

又曰:五星占雷電殺人何?雷,天拒難折衝之臣也。君承用節度,即雷以節;暴人威福,則雷電殺人。

《易妖占》曰:天冬雷,地必震。教令撓則冬雷,民饑。

《書·洪範》曰:雷于天地爲長子,以其首長,萬物與其出入也。雷出地百八十三日而復入,入則萬物亦入;入地百八十三日而復出,出則萬 物亦出。此其常經也。

又曰:秦二世元年,天無雲而雷。雷,陽也;雲,陰也。有雲然後有雷,象君臣也。故云雷相讬,陰陽之合也。今二世不恤人,人臣叛之,故 無雲而雷也。

又曰:凡大風雷雨爲不敬也。

又曰:春後十日,雷乃發聲。

又曰:正月雷微動而雉雊。

又曰:夫雷,人君相也,入能除害,出能興利。

《尚書中候》曰:秦穆公出狩,天震,大雷下,有火化爲白雀,銜丹書集公車。

《大戴禮·夏小正》曰:雷震雉鳴,雊,鼓其翼也。正月必雷,不必聞,惟雉必聞之。

《春秋元命苞》曰:陰陽合爲雷。

《春秋合誠圖》曰:軒轅星,主雷雨之神。

《論語讖》曰:雷震百里聲相附。宋均注云:「雷動百里,故因以制國也。雷聲,謂諸侯之政教所至相附也。」

史記》曰:高祖母劉媼常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見蛟龍于其上,已而有娠,遂孕高祖。

漢書》曰:迅雷妖風,怪雲變氣。此皆陰陽之精,本在地而上發于天。

《續漢書》曰:桓帝建和三年六月乙卯,雷震憲陵寢屋。是時,梁太后聽兄冀誅李固、杜喬。

《晋書》曰:晋人王褒母生時畏雷,至母終後,天雷,輒繞墓曰:「褒在此,褒在此!」

《齊書》曰:永明八年六月十日晡時,雷有黃光照地,狀如金色,占曰:「人君有德,」或謂之榮光。

周裴《汝南先賢傳》曰:蔡順母平生畏雷,自亡後,每有雷震,順輒環冢泣曰:「順在此。」

《韓詩外詩》曰:東海之上有勇士,曰灾丘䜣,以勇游于天下。過神淵飲馬,馬沉,䜣去朝服,拔劍而入,三日三夜,殺二蛟一龍而出,雷神 隨而擊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

王歆《孝子傳》曰:竺彌,字道綸。父生時畏雷,每至天陰,輒馳至墓,伏墳哭,有白兔在其左右。

《搜神記》曰:義興人周永和出行,因日暮,路旁小屋中有女子留宿。一更後,有喚阿香,女應諾,「官喚女推雷車」。女遂辭周云:「有官 事須去。」俄而大雷。既明,周自异其處,返尋,惟見一新冢,冢上有馬迹。

東方朔《神异經》曰:八方之荒有石鼓,其徑千里,撞之,其音即雷也。天以此爲喜怒之威

盛弘之《荊州記》曰:朝陽縣樊重母畏雷,重爲母立石室以避之,悉以文石爲階砌,至今猶存。

孟奧《北征記》曰:淩雲台南角一百步,有白石室,名「避雷室」。

又曰:臨賀有石方二丈,石有磨刀斧迹,春夏常明淨,其迹甚新。秋冬則苔穢,故爲雷公磨石。

《莊子》曰:陰陽交爭爲雷。

《文子》曰:夫目察秋毫之末,耳不聞雷霆之聲;耳調金石之音,目不見太山之形。小有所志,必大有所忘。

《曾子》曰:陰陽之氣俱,則爲雷。

《淮南子》曰:陰陽相薄,感而爲雷。

又曰:蔭不祥之木,爲雷霆所撲。

又曰:庶女叫天,雷電下擊,景公台殞,支體傷折,海水大出。(庶 賤之女,齊之少寡婦人也。無子不嫁,事姑謹敬,姑無男有女,女利母財,令母嫁婦,婦終不肯。女殺母以誣寡婦,婦不能自明,冤結叫天,天爲作雷電下擊景公之 台。殞,壞之也。傷毀景公支體,水爲之溢。)

又曰:雷霆之聲可以鐘鼓寫也。風雨之變可以音律和也。

《抱樸子》曰:雷,天之鼓也。

《鶡冠子》曰:昔者有道之君取政,非取于耳目也。夫耳之生聰,目之生明。兩葉蔽目,不見太山;兩豆塞耳,不聞雷霆。

《孫子》曰:擊電無停光,疾雷無餘聲。

《河圖帝通紀》曰:雷,天地之鼓。

《河圖》曰:玉虎晨鳴,雷聲也。

又曰:黃帝以雷精起。

《六韜》曰:武王伐紂,雨甚雷疾,武王之乘,雷震而死。周公曰:「天不祐周矣!」。太公曰:「君秉德而受之,不可如何也。」

伏侯《古今注》曰:成帝建始四年,無雲而風,天雷如擊連鼓,音可四五刻,隆隆如車聲。

《山海經》曰:羭(音榆)次之山有鳧名橐𩇯,服之不畏電。(𩇯音肥、匪、備三音。)

又曰:飛魚如豚,赤文無羽,食之辟兵,不畏雷。

《師曠占》曰:春雨初起,其音恪恪,霹靂者,所謂雄雷,旱氣也。其鳴依依,音不大,霹靂者,謂之雌雷,水氣也。

又曰:春分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中,其所住者,兵起其主,無雲而雷,名曰天狗。行不出三年,其國亡。

又曰:初,雷從金門起,上旬旱,下田熟,一曰歲中兵革起也。

《風俗通》曰:雷不蓋醬。俗說令人腹中雷鳴。

《世說》曰:曹爽將誅,夢二虎銜雷公,若二升碗放著庭中。

《華陽國志》曰:曹公從容謂先主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先主方食,尖匕箸。會雷大震,先主曰:「聖 人言迅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一震之威,乃可致此!」公亦悔失言。

《酈炎對事》曰:或曰:「雷震驚百里,何以知之?」炎曰:「以其數知之:夫陽動爲九,其數三十六;陰靜爲八,其數三十二。一陽動二 陰,故曰百里雷。」

《雜兵書》曰:雷電霹靂,破軍中樹木屋舍者,徙去,吉也。雷電風所從來不可逆而相代,宜慎之也。

《物理論》曰:積風成雷。

王充《論衡》曰:子路感雷精而生,尚剛好勇,親涉衛難,結纓而死,孔子聞而覆醢,每聞雷鳴乃中心惻怛,亦復如之。故後人忌焉,以爲常 也。

又曰:盛夏之時,雷電疾擊殺人,謂之有陰過;飲食不潔則天怒,殺之。隆隆之聲,天怒之音也。此虛言也。道士劉春,楚王英使食不潔,春 死,未必遇雷也。建武四年六月夏,雷擊會稽鄞縣羊五頭,羊有何陰過而雷擊之乎?俗以爲天取龍殺人,罰陰過,與取吉凶不同,非實道也。

又曰:圖畫之工,圖雷之狀,累累如連鼓形。

又曰:一人若力士之容,謂之雷公,使之左手引連鼓,右手椎之。世人信之,莫不謂然。始復原之,虛妄之象也。

霹靂编辑

《釋名》曰:霹靂,折也。震,戰也。所擊輒破。若攻戰也。

《說文》曰:震,霹靂折物也。

《穀梁傳》曰:震雷爲。

《爾雅》曰:疾雷爲霆霓。(郭璞曰:雷之急激者爲霹靂。)

《春秋繁露》曰:王言下不從,則金不從革,而秋多霹靂。霹靂者,金氣,其音商,故應霹靂。

《五經通義》曰:震與霆,皆霹靂也。

《晋安帝紀》曰:義熙二年六月,震太廟鴞尾,徹壁柱,若有文字。

《晋朝雜事》曰:元康七年,霹靂破城南高禖石。高禖,中宮求子象也。賈後將誅之應。

曹嘉之《晋紀》曰:諸葛誕以氣邁稱,常倚柱讀書。霹靂震其柱,誕自若。

《列女後傳》曰:河南李叔卿爲功曹,應舉孝廉。同時應人害之,使婢宣言叔卿淫其寡妹。同舉人詣尹,以骨肉相奸,不合應孝廉。叔卿杜門 自絕,女妹傷被淫之名,遂到府門自殺,叔卿亦自殺,明已無愆也。後三年,霹靂殺害叔卿者,以其死尸置叔卿冢前。其家收而葬之,秋又雷發其冢。

《玄中記》曰:玉門之西有一國,國中有山,山上有人,歲歲出石䃡(子林反)數千輸廟中,名曰霹靂䃡。給霹靂用,從春雷出,砧日减,至秋而盡。

《搜神記》曰:扶風楊道和,夏于田中值雨,霹靂下擊之,道和以鋤格,折其左肱,遂落地,不得去。色如丹,目如鏡,毛角,長三尺,狀如 六畜,似獼猴。

《續搜神記》曰:吳興人章荀者,五月中于田耕,以飯蘿置菇裏。晚于菇中伺之,見一大蛇偷其食。荀即以鉟(步悲反)叉之,蛇便走,去。荀乘船逐之,至一阪,有穴,蛇便入穴,但聞號哭,雲人 斫傷某甲,或云當如何,或云付雷公,令霹靂殺奴。須臾,雲雨冥合,震電傷荀。荀于是跳梁大駡云:「天公!我貧窮展力耕墾,蛇來偷食我飯,罪在蛇,反來霹靂 我,是無知!雷公若來,今當以鉟斫汝腹破。」須臾,雲雨輒開,乃更霹靂向穴中,諸蛇死者數十。

《莊子》曰:陰陽錯行,天地大駭。於是有雷有霆。

劉義慶《世說》曰:夏侯玄,字太初,嘗倚柱讀書。時暴雨,霹靂破所倚柱,衣服焦然,玄神色無變,讀書如故。

《异苑》曰:佛佛虜凶虐暴忍,常自言,國名佛佛,則是狒中之佛。尋被震而死,既葬,而後就冢中,霹靂其柩,引身出外,題背四字,表其 凶逆之國也。

又曰:滕放,太元初,夏枕文石枕臥,忽暴雨雷震其枕,枕四解,傍人莫不怖懾。而放微覺有聲,不足爲驚。

又曰:元嘉十九年,京口霹靂殺人,亦自題背。

《世說》曰:王丞相見郭景純:「君可試爲作一卦。」卦成,郭意惡,云:「公有震厄。」王問:「可有消伏理否?」郭曰:「公能命駕西出 數里,得一柏樹,截短如公長,置寢處,灾可消。」王悉依其言。數日中果震,柏樹碎門內,子弟皆稱慶。

桓譚《新論》曰:天下有鸛鳥,群國皆食之,三輔俗獨不敢取之。或取即雷霹靂起,原夫天不獨左彼而右此,殺鳥適與雷遇耳。

《博物志》曰:九真有狸牛出溪上,或鬥岸上家牛,皆怖。或遮捕,即霹靂,號曰「神牛」。

《山海經》曰:半石之山有草,名曰嘉榮,服之不畏霆。(不畏霹 靂。)

《琴操》曰:楚高膏梁子出游九皋之澤,覽漸水之台,張罛置罟于荊山,臨曲池而漁。而疾風霣(于敏反)。雹,雷電奄冥,天火四起,霹靂下臻。玄鶴翔其前,白虎吟其後。乃援琴而 歌嘆,作《霹靂引》。

《正論》曰:裏語云:州縣符,如霹靂;得詔書,但挂壁。

编辑

《釋名》曰:電,殄也,乍見則殄滅也。

《說文》曰:電,陰陽激耀也。從雨,甲聲。

《易》曰:離爲電。

又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詩》曰:燁燁震電。

《禮記·月令》曰:春分之日玄鳥至,後五日,雷乃發聲,後五日始電。

《傳》曰:隱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電。

《易稽覽圖》曰:陰陽和合,爲電輝輝也。其光長。

《春秋元命苞》曰:陰陽激爲電。

《史記·天官書》曰:電者,陰陽之動也。

《帝王世紀》曰:黃帝有熊氏母曰附寶,有蟜氏之女也。見大電光繞北斗,樞星照郊野,感附寶而孕。

《漢書·李尋傳》曰:尋說王根曰:「竊見往者盛冬雷電,潜龍爲孽。」

《晋書》曰:王戎幼而穎悟,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目之曰:「戎眼爛爛如岩下電。」

《神异傳》曰:東王公與玉女投壺,誤而不接,天爲之笑,開口流光,今電是也。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曰:「東方朔爲太山仙官,太仙使至方丈,助三天司命。朔但務山水游戲,擅弄雷電,激波揚風,風雨失時。」

《西京雜記》曰:董仲舒曰:「太平之世,電不眴目,宣示光輝而已。」

《莊子》曰:陰氣伏于黃泉,陽氣上通于天,陰陽分爭,故爲電。

《文子》曰:腎爲電,主鼻。

《曾子》曰:陰陽交則電。

《抱樸子》曰:良將去如收電,可見不可追;立如丘山,可瞻不可動。

《淮南子》曰:電以爲鞭策。(電擊反也。)

《物理論》曰:風清熱之氣,散爲電。

《楚辭》曰:淩驚雷,軼駭電。

揚雄《河東賦》曰:奮電鞭,驂雷輜,鳴洪鐘,建五旗。

張衡《思玄賦》曰:淩驚雷之砊(苦浪反。)礚(苦大反。)兮,弄狂電之淫裔。

傅玄詩曰:童女掣電。

夏侯孝若《電賦》曰:攢雲間而飛火,絳烟起于雲中。

曹毗《霖雨詩》曰:紫電光牖飛,迅雷中天奔。

顧愷之《電賦》曰:天怒行淩,雲赤光發。

 天部十二 ↑返回頂部 天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