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14

 天部十三 太平御覽
天部十四
天部十五 

编辑

《釋名》曰:霜,喪也,其氣慘毒,物皆喪也。

《說文》曰:𩅀,(竹入反。)早雪。皚,霜雪之白者。

《易·坤卦》曰:履霜,堅冰至。《象》曰:「履霜堅冰,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詩》曰:糾糾葛屨,可以履霜。鄭玄注曰:「魏俗,至冬猶謂葛屨可用履霜,利其賤也。」

又曰:九月肅霜。(肅,縮也,霜降而收縮萬物也。)

又曰:蒹葭蒼蒼,白露爲霜。

《禮》曰:季秋之月霜始降,則百工休。(鄭玄注曰:謂膠漆之作仃。)

又曰:孟冬行秋令,則雪霜不時。

又曰:孟春行冬令,則雪霜大摯。

又曰: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凄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鄭注云:感時念親也。)

又曰:天子大社,必受霜露,以達天地之氣也。

京房《易傳》曰:誅不原情,有霜附木,不下地。不教而誅,其霜反在草下。

又曰:興兵妄誅,厥灾不霜;聖賢遭害,其霜附木不下也。

《大戴禮》曰:霜是陰陽之氣也。陰氣勝陽則凝而爲霜。

《春秋元命苞》曰:陰陽凝爲霜。

又曰:霜以殺木,露以潤草。

《春秋考异郵》曰:霜者,陰精,冬令也。四時代謝,以霜收殺。霜之爲言亡也,物以終身也。

又曰:僖公即位,隕霜不殺草,臣威强也。

《春秋感精符》曰:霜,殺伐之表。季秋霜始降,鷹隼擊,王者順天行誅,以成肅殺之威。

《孝經援神契》曰:霜以挫物。

《五經通義》曰:寒氣凝以爲霜,霜從地升也。

《五經鈎沉》曰:天霜樹落葉,而鴻雁南飛。

《家語》曰:霜降而婦功成,嫁娶者行焉。(季秋霜降,娶者始也。《詩》曰:將子無怒,秋以爲期。)

《國語》曰:駟見而霣(于敏反。)霜,霣霜而冬裘具。賈逵曰:「駟,房星也。」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云:「仙之上藥,玄霜絳雪。」

王子年《拾遺記》曰:廣延國有霜,色紺碧。

又曰:嵰(立儼反。)州霜甘。

又曰:員嶠之山名環丘,有冰蠶,以霜雪覆之,然後作繭,其色五采,織爲文錦,入水不濡,以投火,經宿不燎。唐堯之代,海人獻以爲黼黻。

《莊子》曰:馬,蹄可以踐霜雪,毛可以禦風寒。

《曾子》曰:陰氣勝則凝爲霜。

《淮南子》曰:芝蘭以芳,未嘗見霜。(先霜刈之。)

又曰:聖人行于水無迹,衆人行于霜有迹。

又曰:至秋三月,青女乃出,降以霜雪。(高誘注曰:青女天神,青天玉女主霜雪也。)

又曰:鄒衍事燕惠王盡忠,左右譖之王,王系之獄,仰天哭。夏五月,天爲之下霜。

《地鏡圖》曰:視屋上瓦獨無霜者,其下有寶。

《山海經》曰:豐山有九鐘,霜降其鐘即鳴。

《命曆序》曰:桀無道,夏隕霜。

《師曠占》曰:春夏一日有霜雪者,君治政太嚴刻,大殺,天以示之。宜損威殺,重人命。

崔豹《古今注》曰:鷓鴣常向日而飛,畏霜露;夜栖則以樹葉覆其背上。

蔡邕《月令章句》曰:露凝爲霜。

徐整《長曆》曰:北斗當昆侖山,氣運注天下,秋冬爲霜雪。

《唐書》曰:寧王憲疾,時京城寒甚,凝霜封樹。時學者以爲,春秋雨木冰即此,是亦名樹介,言其象介胄也。憲見而嘆曰:「此俗謂樹者也。諺曰:樹稼達官怕,必有大臣當之,吾其死矣。」十一月薨。

《琴操》曰:《履霜》者,伯奇之所作也。伯奇者,尹吉甫之子也。吉甫聽其後妻之言,疑其孝子伯奇,遂逐之。伯奇編水荷而衣,采楟。(音亭,山梨木也。)花而食之,清朝履霜,自傷無罪見放逐,乃援琴而鼓之。

《楚辭》曰:秋既戒之以白露,冬又申之以嚴霜。

《古艶歌辭》曰:秋霜白露下,桑葉郁爲黃。

何瑾《悲秋夜》曰:霜凝條兮璀璀,露沾葉兮泠泠。

编辑

《釋名》曰:雹,炮(匹巧反,又音雹。)也。其所中物皆摧折,如人所蹙炮也。

許慎《說文》曰:雹,雨冰也,從雨包聲。

《禮》曰:仲夏行冬令,則雹動傷穀。

《傳》曰:昭四年正月,大雨雹。季武子問于申豐曰:「雹可禦乎?」對曰:「聖人在上,無雹,雖有,不爲灾。古者,日在北陸而藏冰;西陸,朝覿而出之。其出入也時。今藏川池之冰,弃而不用。風不越而殺,雷不發而震。雹之爲灾,誰能禦之。」

《穀梁傳》曰:僖公二十九年秋,大雨雹。(雹者陰脅陽,臣侵君之象也。)

京房《易傳》曰:飛雹下盡樹木之枝、害五穀者,君賦斂刻民也。

焦貢《易林》曰:陰雨泥寒,常冰不溫,淩人惰怠,大雹爲灾。

《尚書洪范五行傳》曰:陰陽相脅而爲雹霰,盛陰而雪,凝滯而冰寒。陽氣薄之不相入,則散而爲霰。盛陽,雨水溫暖而湯熱。陰氣脅之不相入,則轉而爲雹。霰者,陽脅陰也;雹者,陰脅陽也。

又曰:人君妒賢疾善,在下謀上,則日蝕而雹殺走獸。

《春秋感精符》曰:大臣擅法則雨雹。

又曰:九月十月,日色青則寒,有雹雪。

《春秋考异郵》曰:陰陽專精,凝合成雹。雹之言合也。

《春秋漢含孳》曰:專一精幷氣凝爲雹。宋均注曰:「謂若魯僖公脅于齊,以妾爲妻,尊重齊,勝無回曲之心,感陰水氣,乃使結而不解散。」

史記》曰:景帝二年秋,雨雹,大者五寸,深二尺。

又曰:凡雹皆冬之愆陽,夏之伏陰也。

漢書》曰:成帝河平二年四月,楚國雨雹,大如斧,蜚鳥皆死。

又曰:宣帝地節四年五月,山陽濟陰雨雹,如鶏子,深二尺五寸,殺二十人,蜚(音飛,與飛同。)鳥皆死。

又:《漢書·五行志》曰:武帝元封三年,雹大如馬頭。

范曄《後漢書》曰:青龍見于御座軒前,又大風雨雹,霹靂拔樹。張奐上疏曰:「臣聞風爲號令,動物通氣。水生于火,相須乃明。蛇能屈伸,配龍騰蟄。順至爲休徵,逆來爲殃咎,陽氣專用,則精凝爲雹。故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或志寧社稷,或方直不回,前以讒勝,幷伏誅戮,海內默默,人懷震憤。昔周公葬不如禮,天乃動威。今武、蕃忠貞,未被明宥,妖眚之來,皆爲此也。宜急爲改葬,徙還家屬。其從坐禁錮,一切蠲除。又皇太后雖居南宮,而恩禮不接,朝臣莫言,遠近失望。宜思大義顧復之報。」天子深納奐言。

又曰:時頻有地震隕雹。蔡邕上封事曰:「臣聞天降灾异,緣象而至。霹靂雹數發,殆刑誅繁多之所生也。」

又曰:安帝延光二年夏,京師及郡國三日大雨雹。

又曰:獻帝初平二年五月,雹如扇、如鬥。

《東觀漢記》曰:和帝永元五年六月,郡國大雨雹,大如雁子。

又曰:韓棱,字伯師,除爲下邳令。視事未期,吏民愛慕。時鄰縣皆雹傷稼,棱縣界獨不雹。

《晋書》曰:太元二十一年四月雨雹。時道子專政,奸佞競進,烈宗不能禁,終至大亂。

《晋中興書》曰:大興二年,海鹽雨雹,大如鶏子。

崔鴻《前趙錄》曰:劉曜光初三年夏四月,長安雨雹,大如鶏子。

《後魏書》曰:鮮卑兵投鹿俟,從匈奴三年,其妻在家有子,怪,欲殺之。妻言:「常行仰天視,而雹入口,吞之而生子,號檀石槐。」後遂爲鮮卑大人。

郭氏《玄中記》曰:東方有柴都焉,在齊國,有山,山有泉水如井狀,深不測。至春秋時,雹從井中出,常敗五穀。人常以柴塞之,不塞柴則出也,故號爲柴都。

《陳留風俗記》曰:雍丘縣夏後公祠有神井,能興霧雹。

伏琛《齊地記》曰:安丘城南三十里有雹都淵,其雹或出,亦不爲灾异。

《西京雜記》曰:鮑敞問董仲舒曰:「雹何物也?」曰:「陰氣脅陽也。」

《凉州异物志》曰:有一大人生于北邊,(在丁零北千五百里。)偃臥于野,其高如山,頓脚成谷,橫身塞川,(長萬餘里,頓脚之間,乃成大谷。)近之則有尖,銅雹擊之也。惟可遙看,不可到下,下則雷電流,銅鐵之丸為雹,以擊殺人。

《曾子》曰:陽之專氣爲雹。雹者,氣之化也。

《淮南子》曰:北方之極有九澤,有積雪雹。

《孔叢子》曰:永初二年夏,河西縣大雨雹,皆如棬杯,大者或如鬥。殺畜生雉兔,折樹木。于是天子責躬省過。

《風俗通》曰:成帝問劉向曰:「俗說文帝時天下斷獄三人,米一斗一錢,有此事否?」對曰:「不然。後元年雨雹,如桃李,深三尺,尋景帝代之,不可爲升平。」

《歷代記》曰:石遵襲位于鄴,暴風雨震電,雹如鬥,其太武殿及兩厢端門,光艶照天,金石皆消,爲火月餘乃滅。

《紀年》曰:夷王七年,冬雨雹,大如礪。

《白虎通》曰:自上而下曰雨雹。

《風角占》曰:徵動羽,有雹霜。

陳陸瓊《和張湖孰雹詩》曰:惟徵動羽,惟陰脅陽,雨冰作冷,凝氣爲祥。

虹霓编辑

《釋名》曰:虹,攻也,純陽攻陰氣故也。陰陽不和,昏姻錯亂,淫風流行,男女互相奔隨,則此氣盛。霓,齧也。其體斷絕,見于非時。此灾氣傷害物,如有所食嚙。

《說文》曰:霓,屈虹,青赤或白色,陽氣也。

《河圖稽耀鈎》曰:鎮星散爲虹霓,虹霓主內淫。又霓者,氣也,起在日側,其色青赤白黃。

《周書》曰:清明後十日虹始見,小雪日虹藏不見,虹不收藏,婦不專一。

《詩》曰:螮蝀在東,莫之敢指。(螮蝀,虹也。夫婦過禮則虹氣盛,君子見戒而諱之,莫之敢指。)

《禮》曰:小雪之日,虹藏不見。

又曰:玉氣如白虹,天也。

又曰:清明後十日虹始見。

《爾雅》曰:螮蝀,虹也。霓爲挈貳。

《易通卦驗》曰:虹不時見,女謁亂公。虹者,陰陽交接之氣,陽唱陰和之象。今失節不見,似君心在房內不修,外事廢禮失義,夫人淫恣而不敢制,故曰:「女謁亂公。」

《詩含神霧》曰:瑤光如霓貫月,感女樞,生顓頊。

《尚書考靈曜》注曰:日傍白者爲虹,日傍青赤者爲霓。

《春秋演孔圖》曰:霓者,鬥之亂精也。鬥失度,則投霓見。(宋均注曰:投,應也。)

《春秋元命苞》:陰陽交爲虹霓。

《春秋運鬥樞》曰:樞星散爲虹霓

蔡邕《月令章句》曰:虹,螮蝀也。陰陽交接之氣著于形色者也。雄曰虹,雌曰蜺。虹常依陰雲,晝見于日沖,無雲不見,大陰亦不見。霓常依蒙濁,見日旁,白而直曰白虹。凡日旁者,四時常有之。惟雄虹起季春見,至孟冬乃藏。

史記》曰: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如淳注曰:「虹,臣象;日,君象。」

《烈士傳》曰:荊軻發,後太子見虹貫日不徹,曰:吾事不成矣。」後聞軻死,事不立,曰:「吾知之矣。」

漢書》曰;武帝游東萊,臨大海,是歲虹氣蒼黃色,若飛鳥集城陽宮南。

又曰:上官桀謀廢昭帝,迎立燕王,是時天雨,虹下屬宮中飲水井,井水竭。

又曰:《天文志》曰:虹霓者,陰陽之精光。(如淳注曰:雄曰虹,雌曰霓。)

張璠《漢紀》曰:靈帝光和元年,虹晝見御坐殿庭前,色青赤,上引蔡邕問之,對曰:「虹霓,小人女子之祥。」又名臣蔡邕奏曰:「有黑氣墮溫德殿東,庭中如車蓋騰起奮迅,五色,有頭,體長十餘丈,形似龍。占者以虹霓對,虹著于天而降于庭。以臣之聞,則天所投虹者也。」

《吳志》曰:諸葛恪攻新城不克,引軍出往東興,有蛇見其船,還拜蔣陵,白虹復繞其車。(《吳錄》云:恪曰,虹何爲此來哉!果爲孫峻所誅。)

《晋陽秋》曰:建武元年,虹長彌天。

《晋·安帝紀》曰:義熙二年七月,夜,彩虹出西方,蔽月。

《前凉錄》曰:張駿六年有彩虹五里,隆隆如鐘鼓之聲。

沈約《宋書》曰:劉義慶在廣陵有疾,而白虹貫城,野麕入府。心甚惡之。因自陳求還。

《莊子》曰:陽炙陰爲虹。

《文子》曰:天地二氣即成虹,人二氣即生病。

《淮南子》曰:昔者馮夷,大丙之禦也。(皆古得道,能禦陰陽。)乘雷車,駕雲虹。

又曰:太古二皇得道之柄立於中央,(二皇:伏羲、神農。)天神與化游以撫四方,是故虹霓不出,賊星不行,(賊星,妖星。)含德之所致也。(含,懷也。)

又曰:虹蜺者,天之忌也。

《孟子》曰:湯東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民之望湯也,若大旱之望雲霓。

《戰國策》曰:唐睢謂秦王曰:「聶政刺韓相,白虹貫日。」

《搜神記》曰:孔子修《春秋》,制《孝經》,既備,齋戒向北斗星而拜,告備于天。天乃有赤氣如虹,自上而下,化爲玉璜,上有刻文。孔子跪而受之。

又曰:廬陵巴丘民陳濟者,作州吏。其婦姓秦,獨在家,忽疾病,恍惚發狂,後漸差,常有一丈夫,長大,儀貌端正,著絳碧袍,彩色炫耀,來從之。常相期于一山澗之旁,至于寢處,不覺有人道感接,忽忽如眠耳。如是積年,春每往期會,不復畏難。比鄰人觀其所至,輒有虹見。秦雲至水側,丈夫金瓶引水共飲,後遂有娠,生兒如人,多肉,不覺有手足。濟尋假還,秦懼見之,乃內兒著瓮中。因見此丈夫以金瓮與之,令覆兒。濟時醉眠在牖下,聞人與秦語,語聲至愴,濟亦不疑也。又丈夫語秦云:「兒小,未可得將去,不須作衣,我自衣之。」即以絳囊與裹之,令可時出與乳,于時風雨晦冥,鄰人見虹下其庭。秦常能辨佳食,肴饌豐美,有异于常。丈夫復少時將兒去,亦風雨晦冥。人見二虹出其家,從此遂疏。

《异苑》曰:古語有之曰:「古者有夫婦,荒年菜食而死,俱化成青虹,故俗呼爲美人」。

又曰:晋陵薛願,義熙初有虹飲其釜燠,吸響便竭。願輦酒灌之,隨投便竭,吐金滿器。于是灾弊日祛而豐富歲臻。

《述异記》曰:有黑虹下樂輯營,少日輯病卒。

《紀年》曰:晋定公十八年,青虹見。

《瑞應圖》曰:大虹竟天,握登見之,意感生帝于姚墟。

《太玄經》曰:紫霓圍日,其疾不割。

《雜兵書》曰:日暈有白虹貫內出外者,從所止戰勝。

《華陽國志》曰:李特生長子蕩,字仲平;少子雄,字仲俊。初特妻羅氏妊雄,夢雙虹自地升天,一虹中斷。羅曰:「吾二兒有先亡者,有貴者。」後雄王蜀。

《黃帝占軍訣》曰:攻城,有虹從南方入飲城中者,從虹攻之勝。白虹繞城不匝,從虹所在擊之勝。謹守其缺,賊乃從其地破走。

《文子》曰:父無喪子之憂,兄無哭弟之哀;童子不孤,婦人不孀;虹霓不見,盜賊不行。含德之所致也。

《楚辭》曰:青雲衣兮白霓裳。

《楚辭·天問》曰:白霓嬰茀,胡爲此堂?(王逸注曰:霓,雲之有色似龍者,茀,白雲逶迤似蛇者,言有此霓茀氣氣逶迤相嬰,何爲于此堂乎?蓋屈原所見祠堂也。)安得失夫良藥,不能固臧?(臧,善也。崔文子學仙于王子喬,子喬化爲白虹,而加嬰茀持藥與崔文子。文子驚怪,引戈擊霓中之,因墮其藥,俯而視之,王子喬之履也。故言得藥之善也。)

揚雄《甘泉賦》曰:曳虹彩之流離。

左思《吳都賦》曰:虹霓回帶于雲館

潘尼《苦雨賦》曰:收絳霓于漢陰

楊文《雲賦》曰:浮素霓之逶迤。

 天部十三 ↑返回頂部 天部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