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部十四 太平御覽
天部十五
時序一 

编辑

《釋名》曰:氣猶餼也,餼然有聲而無形也。

《易》曰:天地氤氳,萬物化醇。

又曰:潜龍勿用,陽氣潜藏。

又曰:精氣爲物,游魂爲變。(精氣烟煴,聚而成物,聚極則散,而游魂爲變。)

又曰:天地定位,山澤通氣。

《禮》曰: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𤙹至。

又曰:三月之節,是月也,生氣方盛,陽氣發泄,勾者畢出,萌者盡達。

又曰:三月之節,是月也,命國儺九門磔攘,以畢春氣。

又曰:季春行冬令,則寒氣時發,草木皆肅。

又曰:孟秋行冬令,則陰氣大勝;行春令,則其國乃旱,陽氣復還。

又曰:八月之節。是月也,天子乃儺,以達秋氣。殺氣浸盛,陽氣日衰。

又曰:九月之節。霜始降,則百工休。乃命有司曰:「寒氣𤙹至,人力不堪。」

又曰:季秋行春令,則暖風來至,人氣懈惰。

又曰:小雪之日後五日,天氣上升,地氣下降。

又曰:孟冬行春令,則凍閉不密,地氣上泄。

又曰:地氣沮泄,是謂發天地之房,諸蟄則死。

又曰:十二月中氣,命有司大儺旁磔,出土牛,以送陰氣。

又曰:社祭土而主陰氣也。

又:《鄉飲酒》曰:天地嚴凝之氣,始于西南而盛于西北,此天地之義氣也。天地溫厚之氣,始于東北而盛于東南,此天地之仁氣也。

《周禮》曰:視祲掌十輝之法,以觀妖祥、辨吉凶。(妖祥善惡之 征。鄭司農云:輝謂日光之氣。)

又曰:視祲之官,春分望氣。

《傳》曰:節宣其氣。

《尚書中候》曰:堯沉璧于河,休氣四塞。

《春秋繁露》曰:氣之清者爲精,人之精者爲賢。治身以賢,積精爲道。

《春秋元命苞》曰:陰陽聚爲雲氣。

史記》曰:海旁蜃氣象樓臺,廣野氣成宮闕。

又《項羽本紀》曰:范增說項羽曰:「沛公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氣,皆爲龍虎,成五彩,此天子氣也。宜急擊勿失。」

又《秦紀》曰:始皇東游,望氣者云:「五百年後金陵有天子氣。」于是始皇東游以厭之,改金陵爲秣陵,塹之以絕其氣。

漢書》曰:武帝巡狩,過河間,見紫雲青氣自地屬天,望氣者雲下有奇女,求之,得拳夫人,後生昭帝。

又曰:宣帝幼時號曰皇曾孫。生數月,遭巫蠱事。雖在繈褓,猶系郡邸獄。邴吉爲廷尉監,治巫蠱,憐曾孫無辜。至亡元二年,武帝疾,望氣 者言長安獄中有天子氣,上遣使者分條中都官詔獄,系者輕重皆殺之。內謁者令郭攘夜至郡邸獄,吉閉門拒,使者不得入,曾孫賴吉得全。

應劭《漢官儀》曰:世祖封禪,夕有青氣,上與天屬,遙望不見山巔。

又曰:高祖在沛,隱芒碭山,每游,上輒不欲令呂後知,常在深僻處,後亦常知所在。高祖問曰:「何以知之?」後曰:「君所居處,上有紫 氣。」

又曰:孝靈熹平八年八月辛未,白氣如匹練沖北斗第四星,爲大獸狀。明年,揚州刺史臧旻攻盜賊,斬首數千級。

《東觀漢記》曰:和帝永元十二年,癸酉夜,白氣長三丈,起國東北,指軍市十日。是月,西域蒙奇、疏勒二國歸義。

謝承《後漢書》曰:郎顗上書曰:「去年閏月,白氣從天aqb入玉井西,將有叛戾之患、金精之變。太尉所掌,宜責以灾n。

《後漢書·五行志》曰:永興二年,光祿勛舍壁下有青氣,視之得玉鈎玦。

《漢光武封禪儀》曰:元年封禪,晝有白氣,夜有赤光。

又曰:建武三十二年二月十九日之山虞。此日山上雲氣成宮闕,百官皆見之。二十一日夕牲時有白氣廣一丈,東南極望。二十二日禮畢,正直 壇所,有氣與天屬,遙望不復見山。

《楚漢春秋》曰:亞父謀曰:「吾望沛公,其氣沖天,五色相摻,或似龍,或似蛇,或似虎,或似雲,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氣也。」

王隱《晋書》曰:武帝咸寧元年,洛陽太祖廟中有青氣,占者雲以爲東莞王后當有天子。後改封琅琊,江東之應也。

又曰:魯勝,字叔時。以歲日望氣,乃長嘆,知將來多故,便稱疾去官。中書令張華敬之,欲用之,遣二子諭意,遂不動。

又曰:張華察牛鬥間有紫氣,乃豐城之劍氣也。

《吳志》曰:朝宮井上,旦有五色氣,孫堅令浚之,得漢傳國璽。

又曰:孫堅葬富春城東,冢有光,上屬天,下蔓數里。皆曰:「非凡氣也,孫氏其興乎!」

《蜀志》曰:劉豹、向舉等上言:「建安二十二年,數有氣,必有天子出其方。」

《南中八郡志》曰:永昌郡有禁水,水有惡毒氣,中物則有聲,中樹木則折,名曰:「鬼彈」。中人則奄然潰爛。

宋《永初山川記》曰:寧州瘴氣{草岡}露,四時不絕。

《西升記》曰:老子西出關,關令尹喜占氣,知神仙過。

《荊州記》曰:夷道縣有望州山,山下有泉,欲雨,泉中有赤氣上騰于天。

《莊子》曰: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辨,以游于無窮者,彼惡乎待哉!(郭象曰:御六氣之辨,即是游變化之塗也。)

又曰:人之生氣聚則爲生,散則爲死。

《列子》曰:太初者,氣之始也。

又曰:天,積氣之成者也。

《孫卿子》曰:水火有氣而無,草木有生而無知。

《抱樸子》曰:軍上氣黑如樓,將軍移軍必敗。其將勇則氣如火,火勢如張弩,雲如日月,赤氣繞之,所見之地大勝,不可攻也。

又曰:或問登步之道,曰:「或用棗心爲飛車,存念則五蛇六龍至乘之,上升三十里,名爲太清。其氣甚剛,勝人也。師言鳶飛漸高,直舒兩 翅而自漸進,漸乘剛氣也。

《淮南子》曰:土地各以類生人,是故山氣多男,澤氣多女,水氣多j,(於金反。)風氣多聾,林氣多癃,木氣多傴,(高誘曰:自此上至山氣多,男皆生子,乃有此疾也。)下氣多尰,(岸下下 濕,腫足曰尰。)石氣多力,(象石也。)險阻氣多癭,暑氣多殀,(音夭)寒氣多壽,穀氣多痹,丘氣多狂,廣氣多仁,(下而平者爲廣。)陵氣多貪,(象陵積聚也。)輕土多利,(利,疾也。)重土多遲,清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人重,(湍,急流悍水也。)中土多聖人,皆應其類也。

又曰:太清之始世,天覆以德,地載以樂,四時不失其序,風雨不降其虐,日月淑清而揚光,五星循軌而不失其行,此時玄元氣至休者也。

《呂氏春秋》曰:天圓爲精氣圓通,周復無雜,故曰圓。

魏子曰:北夷之氣象群羊,南夷之氣類船,山海之氣象樓臺,宮闕、都邑之氣象林木。

《家語》曰:食氣者,神明而壽。

《洛書》曰:有氣象人,青衣無手,在日西,天子之氣也。

《遁甲開山圖》曰:巨靈者,偏得元氣之道,故以元氣一時生混沌。

又曰:自老子生周,青氣淩遲,俗儒道士無所通驗。

《河圖》曰:昆侖山有水,水氣上蒸爲霞。

《地鏡圖》曰:望百姓家黃氣者,蘖栀子樹也。山有白氣而鬱鬱,中有神龍。

《三輔舊事》曰:漢作靈台,以四孟月登而觀,黃氣爲疾病,赤兵,黑水。

《荊州圖》曰:宜都郡望州山,(袁山松《宜都記》曰鍾山。)山 根有涌泉成溪,溪注丹水,天陰欲雨,輒有赤氣,故名丹溪。

《論衡》曰:陳留虞延,字君人。夜生,母見其上氣如一匹絹徑上天,以問人,人曰吉氣與天通。仕至司徒。

《楚辭》曰:餐六氣而飲沆瀣兮,漱正陽而含朝霞。(王逸曰:餐吞 曰精,食元符也。《淩陽子明經》曰:春食朝霞,朝霞者,日始出赤氣也。秋日食淪漢,淪漢者,日沒後赤黃氣也。冬食沆瀣,沆瀣者,北方半夜氣也。夏食正陽, 正陽者,南方日中氣也。)

又《天問》曰:伯强安處?惠氣安在?注曰:「伯强,是大疫鬼也。所至恣惡氣,傷和氣。」

编辑

《釋名》曰:霧,冒也。氣蒙冒覆地物也。昏暗之時則爲妖灾,明王聖主則爲祥瑞。

《禮記·月令》曰:仲冬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冥冥。

《爾雅》曰:地氣發,天不應,曰霧。

《尚書中候》曰:桀無道,地吐黃霧。

《春秋元命苞》曰:霧,陰陽之氣也,陰陽怒而爲風,亂而爲霧。

漢書》曰:袁盎諫文帝勿遷淮南王,恐其逢霧露病死。

又曰:王氏五侯同日俱封,其日黃霧四塞。

又曰:漢高祖至平城,匈奴圍上七日,天大霧,漢使人還往,胡不覺,後得免平城之難。

又曰:孝成帝建始元年,夏四月,黃霧四塞。上問楊興等,對曰:「陰盛侵陽之氣也。」

《東觀漢記》曰:馬援謂官屬曰:「吾在浪泊、西里間,下潦上霧,毒氣熏蒸,仰視烏鳶跕跕(都葉、吐葉二音。)墮水中。」

謝承《後漢書》曰:河南張楷,字公超。性好道術,能作五里霧。于時華陰關西華陰人裴優亦能作三里霧。

《魏略》曰:劉雄鳴每出雲霧中,識道不迷惑,時人因謂能爲雲霧。

王隱《晋書》曰:樂廣爲尚書令,衛瓘見而奇之,因令諸子造焉,曰:「此人之水鏡也。每見令人瑩然,若開雲霧,睹青天。」

又曰:大寧元年,黃霧四塞,王敦之應也。

《宋元嘉起居注》曰:盱眙民王彭先丁母艱,居喪至孝。元嘉之始,父又喪亡。彭兄弟二人土工未就,鄉人助彭作磚,磚事須水濟,值天旱, 穿井盡力不得水。彭號窮無計,一旦天霧,霧消之後,于磚灶前自然生水。

沈約《宋書》曰:後漢正月朝,天子臨德陽殿受朝賀。舍利從南方來,戲于殿前,激水化成比目,跳躍,嗽水作霧翳日。

《燕書·烈祖後紀》曰:元璽六年,蔣幹遣侍中繆高、太子詹事劉猗賫傳國璽詣晋求救。猗負引行數百里,黃霧四塞,迷荒不得進,乃還易取 行,璽始得去。

《帝王世紀》曰:凡重霧三日必大雨,雨未降,霧不可冒行。

又曰: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餘歲,天霧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禮,祀以太牢,親自臨喪,三年以報大德焉。

又曰:黃帝時,天大霧三日,帝游洛水之上,見大魚,殺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魚流,始得圖書,今河圖也。世傳大霧三日必有 甚雨,自此始也。

《漢武內傳》曰:東方朔乘雲飛去,仰望天,霧覆之,不知所在。

劉向《列女傳》曰:陶答子妻者,陶大夫答子之妻也。答子仕陶三年,名譽不興,家富三倍。其妻數諫曰:「夫子能薄而官大,是謂嬰害;無 功而家富,是謂積殃。昔楚令尹子文之仕,家貧而國富,福結于子孫,名垂于後代。今夫子貪富務大,不顧後害,妾聞南山有玄豹,霧雨七日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澤 其衣毛而成其文章,故藏以遠害。今君與此背,不無後患乎?」

葛洪《神仙傳》曰:欒巴爲尚書郎,一旦天大霧,對坐不相見,失巴所在。後問其故,乃是巴還成都與親故別也。

又曰:淮南王聞有道術之士,必卑辭厚幣以致之,于是八公乃往,一人能坐致風雨,立起雲霧,王試之無不效。

《李先生傳》曰:先生名廣,字祖和,本南陽人。劉備遣軍欲取先生,先生起霧半天,備騎自相殺,先主因此乃入吳。

《宜都山川記》曰:郡西北三十里有丹山,天晴,山嶺忽有霧起,回轉如烟,不過再朝雨必降。

王烈之《安城記》曰:縣人有謝廩者,行田歸路中忽遇雲霧,霧中有一人乘龜而行。廩知爲神人,拜請隨去。父曰:「汝無仙骨,不得去也。」

《湘州記》曰:曲江縣有銀山,山常多素霧。

《嵩高山記》曰:有獵師在山,見浮圖奇妙异常,有金象,比來尋求,白霧忽起,不知寺處。

東方朔《十洲記》曰:漢武帝天漢中,西胡國獻猛獸,使者曰:「猛獸之出生昆侖,或生玄圃,食氣飲霧,解人語。當其神也,立起風雲,吐 嗽霧露,百邪迸走,因名猛獸。」

王粲《英雄記》曰:曹公赤壁敗,行至雲夢大澤中,遇大霧,迷失道路。

王子年《拾遺記》曰:平沙千里,色如金,細如粉,風吹起如霧,亦曰金霧。

《西京雜記》曰:太平之代,霧不塞望,浸淫被薄而已。

又曰:東海人黃公立興雲霧,坐成山河。

段龜龍《凉州記》曰:呂光幸天淵池,時天清朗,忽然起霧,有五色雲在光上。

《陳留風俗記》曰:雍丘縣有祠名夏後公祠,有神井,龍能致霧雹。

《博物志》曰:王爾、張衡、馬均者,昔俱冒霧行,一人無恙,一人病,一人死。無恙者飲酒,病者食,死者空腹。

《莊子》曰:騰水上溢故爲霧。

《抱樸子》曰:白霧四面圍城,不出百日,大兵至城下。

又曰:與善人游,如行霧中,雖不濡濕,潜自有潤。

又曰:通天犀角有白理如綫自本徹末者,以此角大霧重雲之夜,置中庭終不沾濡。

《蘇子》曰:蜀郡鄧公,呼吸成霧。

《韓子》曰:飛龍乘雲,騰蛇游霧,雲罷霧散,與螾(與蚓字同。)蟻 同矣。

《淮南子》曰:甚霧之朝,可以細書,不可以望尋常之外。

又曰:騰蛇游霧,困于蝍蛆。

又曰:昔者馮夷,大丙之禦也。(皆古得道,能禦陰陽。)游 微霧、經霜雪而無迹,照日光而無影。

《魏子》曰:霧之盛須臾而訖,暴雨之盛不過終日。是以人君喜怒不見于容。

《龍魚河圖》曰:山有大霧,十日以上不除者,山崩之候也。

京房《妖占》曰:大霧君迷或,雲霧四起,則時多隱士。

伏侯《古今注》曰:漢元帝竟寧元年,大霧,樹皆白。

《潜潭巴》曰:大霧三日群猾起,上下相蒙,上少下多,故群猾也。

《志林》曰: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霧,彌三日,軍人皆惑。黃帝乃令風後法鬥機,作指南車以別四方,遂擒蚩尤。

《望氣經》曰:十月癸巳,霧赤爲兵,青爲殃。

又曰:六月三日有霧則歲大熟。

《地鏡圖》曰:古玉之千歲者,行游諸國,其所居國必三日變爲日中之霧。

《漢武帝故事》曰:武帝葬茂陵,芳香之氣异常,積于墳埏之間,如大霧。

《黃帝玄女戰法》曰:黃帝與蚩尤九戰九不勝。黃帝歸于太山,三日三夜霧冥。有一婦人,人首鳥形,黃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婦人曰: 「吾玄女也,子欲何問?」黃帝曰:「小子欲萬戰萬勝。」遂得戰法焉。

徐幹《中論》曰:文王遇姜公于渭陽,執竿而釣。文王得之,灼若披雲而見白日,霍若開霧而睹青天。

《溫嶠與陶侃箋》曰:霧氣過差則君道幽晦。

编辑

《釋名》曰:霾,晦也。如物塵晦之色也。

《詩》曰:終風且霾,惠然肯來。

《爾雅》曰:風而雨土爲霾。

崔豹《古今注》曰:漢昭帝元鳳三年,天雨黃土,晝夜昏霾。

编辑

《說文》曰:曀,天陰沉也。

《詩》曰:終風且曀,惠然肯顧。

又曰:曀曀其陰。

《爾雅》曰:陰而風爲曀。

 天部十四 ↑返回頂部 時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