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19

 時序三 太平御覽
卷十九.時序部四 春中
時序五 

史記》曰:孝惠帝曾春出游離宮,叔孫生曰:「古者有春嘗果,今方櫻桃熟,願陛下因取櫻桃獻宗廟。」上乃許之。諸果獻由此興也。

又曰:正月爲端月。端,首也。《春秋左傳》曰:履端于始。

又:《天官書》曰:明庶風居東方,明庶,明衆物盡出也。二月律中夾鐘者,言萬物陰陽相夾厠也。其于十二子爲卯,卯之爲言萬物茂也。其 于十母爲甲乙,甲者,萬物剖孚甲而出也,乙者,言萬物生軋軋也。南至于氐,氐者,言萬物皆至也。

又曰:漢武帝以正月上辛,祠太一甘泉,以昏祠到明而終,常有流星經于祠壇上,使童子童女七十人俱歌,春歌青陽,夏歌朱明,秋歌西皓,西方少昊。冬歌玄冥。

漢書》曰:孟春之月,群居者將散,行人振木鐸徇于路,以采詩獻之。太師比其音聲以聞于天子。

又曰:王溫舒事張湯爲酷吏,及爲河內太守,及春,溫舒頓足曰:「嗟呼!令冬益展一月,足了吾事矣。」其不愛人如此也。

又曰:宣帝時,魏相奏請明經通知陰陽者四人,各主一時,時至明言所職以和陰陽,如高祖時,令謁者趙堯舉春,李辭舉夏,倪陽舉秋,貢禹 舉冬之類。宣帝從之。

《東觀漢記》曰:章帝行幸,敕御史司空,道橋所過曆樹木,方春月無得有所伐,輅車可引避也。

《後漢書》曰:張奐爲武威太守,其俗多妖忌,凡二月五日産子及與父母同月者,悉殺之。奐示以義方,嚴加賞罰,風俗遂改,百姓爲立祠。

又曰:章帝建初三年正月,祀五帝于明堂,遂登靈台,望雲物,赦天下。

又曰:元初二年春正月詔曰:「今人有産子者,後無算三歲;諸懷妊者,賜月養穀,復其夫勿算一歲。著以爲令。

又詔三公曰:方春生養,萬物莩甲,宜助萌芽,以育時物。其令有司,罪非殊死,且勿案驗。

又丙午詔曰:畿內七十已上,暮春赴京師,將行養老之禮。

又曰:王莽上書曰:夫三皇象春,五帝象夏,三王象秋,五伯象冬。皇王,德運也。伯者,繼空續乏以成歷數,故其道駁。

謝承《後漢書》曰:鄭弘爲臨淮太守;春行,有兩白鹿隨車夾轂而行。弘後爲太尉。

《續漢書》曰:太守常以春行縣,所至縣勸人農桑,振救乏絕。第五倫爲太守,因春行見鄭弘,奇之,署督郵。鄭弘時爲鄒嗇夫。

又《律曆志》曰:日行東陸謂之春。

《魏略》曰:孟康爲弘農守清平,領群吏二百餘人,涉春遣休,常四分遣一分,無宿諾。

《晋書》曰:郭黁,奴郎反。西平人也,少明于 《易》,仕郡主簿。張天錫末年,符氏每有西伐之問,太守趙凝使黁筮之。黁曰:「若郡內二月十五日失囚者,東軍當至,凉祚必終。」凝乃申條屬縣。至十五日, 鮮卑折握送馬于凝,凝怒其非駿,幽之厩內。鮮卑懼而夜遁。凝以告黁,黁曰:「是也。國家將亡,弗可復振。」

《春秋繁露》曰:春,喜氣故生。

又曰:春之猶言偆偆者,音蠢,又凝准反。喜樂 之貌也。

《春秋元命包》曰:春者,神明推移,精華結紐。神明猶陰陽也。 相推,使物精華結成紐,結,要也。

又曰:春含名出位,東方動,春明達,春之言蠢,東之言動,合此 名以自明自達也。六合俱生,萬物應節,雖于時爲春,以其蠢動無節, 應此時節也。五行幷起,各以名利,自六合俱生,以通五行,各有陰陽 交合,故能然也。其精青龍,龍之言萌也,獸之妙莫若龍,故就青萌以 名之。陰中之陽也。

《老子》曰:衆人熙熙,若享太牢,如登春台。

《莊子》曰:夫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夫春與秋豈無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春秋主生成,皆得自然之道,故不爲。

又曰:春夏先,秋冬後,四時之序也。萬物化而萌,區有壯,盛衰之殺,變化之流也。

又曰:舜以天下讓善卷。善卷曰:「予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夏種,形足以勞動,秋收冬斂,身足以休食,日出而 作,日入而息,逍遙于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爲哉?」

《文子》曰:政失于春,歲星盈縮,不居其常。春政不失,禾黍滋。

又曰:因春而生,因秋而殺,所生不德,所殺不怨,則幾于道矣。

《尸子》曰:翔風,瑞風也,一名景風,一名惠風。春爲發生,夏爲長贏,秋爲收成,冬爲安寧。《爾雅》以爲四時之別名也。

又曰:春爲忠也,東方爲春,春動也。是故鳥獸孕,榮華生,萬物遂,忠之至也。

《鶡冠子》曰:斗柄指東,天下皆春。

《列子》曰:荊之南有冥靈者,五百歲爲春,五百歲爲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爲春,八千歲爲秋。

《管子》曰:孟春之朝,君自聽朝,論爵賞。

《管子》曰:鄰人謂展禽曰:「魯聘夫子,夫子三黜,無憂色何?」展禽曰:「春風鼓,百草敷蔚,吾不知其茂;秋霜降,百草零落,吾不知 其枯。枯茂非四時之悲欣,榮辱非吾心之憂喜。」

《淮南子》曰:何謂五星?東方木也,其帝太昊,太昊,庖牜羲氏 王天下號也。死托于東方帝也。其佐勾芒,執規而治春。漢書》:魏 相上書,太昊乘震,執規治春。

又曰:日,陽之主也,是故春則群獸除。除冬毛,微墮也。

又曰:太陽治春,則欲行柔惠溫凉。木德人也,故柔凉也。

又曰:春爲規,規之爲度也,轉而不復,圓而不垸,復,遏也。 垸,轉也。復而不縱,廣大以寬,感動有理,發通有紀,優優簡簡,百怨不起,優優,簡簡,寬舒之貌也。規度不失,生氣乃理。氣類理達。

又曰:六合,孟春與孟秋合,孟春始盈,孟秋始縮。盈,長也。 縮,短也。故正月失政,七月凉風不至。

又曰:仲春始出,仲秋始內。出,二月播種;內,八月始收斂。

又曰:春肅秋榮,冬雷夏霜,皆賊氣之所生。

又曰:四時者,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取與有節,出入有時,開闔張歙,不失其序。歙,讀曰翕。

又曰:春女悲,秋士哀,知物化矣。《周禮》:仲春之月,令媒氏 會男女,女當外成于夫家,骨肉相離,故女悲。秋金氣用事,戰士執兵,勝敗若化,故士哀也。

又曰:孟春之月,東宮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春王東方,故 處東宮也。琴瑟木也。春木生,故鼓。其兵矛,有鋒銳,以萬物鑽地如 生也。其畜羊。羊,木土之母,故蓄之也。二月官 倉,其樹杏;二月播種,故官倉也。杏有核在中,象陰在內,陽在外也,故其樹杏也。三 月官鄉,其樹李。三月析民戶口,故言鄉也。李亦有核,說與杏同。

又曰:季春三月,豐隆乃出,將其雨也,豐隆,雷也。至 秋三月,地氣不藏,乃收其殺,百蟲蟄伏,靜居閉戶,殺氣安靜。青女 乃出,以降霜雪。青女天神,青天玉女,主霜雪也。十二時之氣,以至 于仲春二月之夕,乃布收其藏而閉其寒,收斂其所藏而出布之,閉其陰塞全不得發泄 也。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長百穀禽獸草木。女夷主春夏,養長之中 也。

蔡邕《月令章句》曰:季春戴鵀降于桑。

又曰:仲春之月,天子獻羔開冰。

又曰:仲春玄鳥至。玄鳥,燕也。

崔實《四人月令》曰:二月祠太社之日,薦韭卵于祖禰。

《五行志》曰:于《易》震在東方,爲春,爲木者也。兌在西方,爲秋,爲金。離在南方,爲夏,爲火。坎在北方,爲冬,爲水。春與秋日夜 分,寒暑平,是以金木之氣易以相變。故貌傷則致秋陰常雨,言傷則致春陽常旱也。至于冬夏,日夜相反,謂夏日長夜短,冬日短夜長。寒暑殊絕,水火之氣不得相幷,故視傷常燠,聽傷常寒者,其氣然也。

又曰:夾鍾言陰夾助太蔟,宣四方之氣而出鐘物也。位于卯,在二月。

《東陽記》曰:山南有春草岩,出龍鬚,多藥物。

《西京雜記》曰:賈佩蘭云:「在宮時,正月上辰出池邊盥濯,食蓬餌,以去妖邪。」

《荊州記》曰:陸凱與路曄爲友,在江南寄梅花一枝,詣長安與曄,幷贈詩云:「折花奉秦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寄一枝春。」

《荊州歲時記》曰:正月夜多鬼鳥度,家家槌床打戶,捩狗耳,滅燈燭以禳之。《雲中記》云:此鳥名姑獲,一名天帝女,一名隱飛鳥,一名 夜行游女,好取人女子養之,有小兒之家,即以血點其衣以爲志,故世人名爲鬼鳥。荊州彌多,斯言信矣。

又曰:正月未日夜,蘆苣火照井厠中,百鬼走。

《博物志》曰:宋國有田夫,常衣黂分袞反。縕, 僅以過冬,暨春東作,自曝于日,不知天下之有廣厦奧室,綿纊狐貉。顧謂其妻曰:「背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將有賞。」

《臨海异物志》曰:鵙鴂一名田鵑,春三月鳴,晝夜不止。音聲常自呼,俗言取梅子塗其口,兩邊皆赤,上天自言乞恩,至當梅子熟,鳴乃得 止耳。

又曰:春風甘露,生育萬物。

《呂氏春秋》曰:天行不信,不能成歲;地安不信,草木不茂;春風不信,其華不盛,果實不生。

又曰:仲春之月,玄鳥至之日,以太牢祀于高禖。蔡邕曰:高禖,神名也。

又曰:仲春之月,先雷三日,奮鐸以令于兆民曰:「雷且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灾。不戒容止,謂以雷霆合房室之者,生子必有喑,躄凝狂之疾矣。耕者少舍。」皆耕在野,少有舍于都邑者也。

《晏子春秋》曰:齊景公夏游獵,又起大台之役。晏子諫曰:「春夏起役、游獵,奪民農時,國家空虛,不可。」景公曰:吾聞相賢者國治, 臣忠者主逸,吾年無幾矣。言將老。欲遂吾所樂,卒即律反。吾所好,子其息矣。」晏子曰:「文王不敢盤于游田,故國昌而民安;楚靈 不廢乾溪之役,起章華之台,而民叛之。今君不思,將危社稷而爲諸侯笑。臣聞忠不避死,諫不違罪。君不聽臣,臣將逝矣。」景公曰:「惟惟」。惟惟,從其諫也。

楊子《法言》曰:或曰:「爲政先殺後教與?」曰:「於乎!」天先秋而後春乎?將先春而後秋乎?」

《梁元帝纂要》曰:春亦曰發生、芳春、青春、陽春、三春、九春;風曰陽風、暄風、柔風、惠風;景曰媚景、和景、韶景;時曰良時、嘉 時;辰曰良辰、嘉辰、芳辰;節曰芳節、嘉節、韶節、淑節;草曰弱草、芳草;木曰華木、華樹、芳林、芳樹;林曰茂林;鳥曰陽鳥、時鳥、陽禽、候鳥、時禽、好 禽。

《夏書》曰:龜人之職,凡攻龜用春時,各以其物入于龜室。六龜 各异室也。秋取龜,及萬物成也。攻,治也。治龜骨以春,是時幹,解不發傷也。上春釁龜,祭祀先卜。釁者,殺牲以血塗之也。鄭司農云:祭祀先卜者,卜其日與其牲。玄謂先始用卜筮者,言祭祀尊天地也。《世本》作日巠鹹作 筮卜,未聞其人也。是上春者,夏正建寅之月,《月令》孟冬雲釁祀龜策相互矣。秦以十月建亥爲歲者,則《月令》秦世之書,亦或欲以歲首釁龜耳。筮 人上春相筮。相謂更選擇其蓍龜,歲易者歟?

《周書時訓》曰:驚蟄二月節,桃始花。時訓云:桃若不花,是謂否塞。又云倉庫灾。鶬鶊鳴。時訓云:若不鳴,即下不從上。鷹化爲鳩。時訓云:若不化,即寇賊數起。春分二月 中,玄鳥至。時訓云:玄鳥不至,即婦人不娠。雷乃發聲。時訓云:雷不發聲,即諸侯失民。始電。時訓云:電若不見,即人無威振。

 時序三 ↑返回頂部 時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