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部八 太平御覽
卷二十四.時序部九 秋上
時序部十 

《釋名》曰:秋者緧也,音秋。緧迫萬物,使得時成也。

又曰:七月謂之夷則何?夷者,傷也,則者,法也,言萬物始傷,被刑法也。

又曰:八月謂之南呂何?南者,任也,言陽氣尚有任,生薺麥也。

《說文》曰:天地反物爲秋,字從禾,燋省聲。

《易》曰: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王弼曰:欲萬物成,所以悅也。

《書》曰:分命和仲,宅西曰昧穀,寅餞納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虛,以殷仲秋,厥民夷,鳥獸毛毨。毨,理,毛更生整理也。

《詩》曰:秋日凄凄,百卉具腓。腓,病也。凉風用事而衆草皆病興也。貪殘之政行,而萬民困病。

又曰:七月流火。流,下也。火星中而寒暑退。

又曰: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禮》曰:七月之節,立秋爲七月之節。日在張,昏尾中,曉婁中,鬥建甲位之初,其日庚辛。庚辛屬金,主秋,故云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昔少皞氏以金德繼天下而王,故爲秋帝。金正曰蓐收,故蓐收爲金神,佐少皞于秋。其蟲毛,西方白虎,毛蟲之長,凡有毛之類皆屬�金,故曰其蟲毛。其音商,三分微一益以生商,商數七十二,屬金,以其濁,次宮,臣之象也。秋氣和則商聲調。《樂記》曰:商亂則陂,其官壞。律中夷則,七月氣至,則夷則之律應。夷則者,大呂之所生也。三分去一,管長五寸六分。其數九,金生數四成數九,自言九者率其成數。其性義,其事言,《洪範五行傳》曰:西方金,其性義,其事言。言曰從,從作者,王者言從義和則神龜至。其味辛,其臭腥,凡臭味辛腥者,皆屬�金。其祀門,祭先肝。秋陰氣出,祀之于門外陰也。祭先肝者,秋爲陰中,于藏值肝,凡祀門爲祖,先進肝。立秋之日,凉風至,後五日白露降,後五日寒蟬鳴。天子居總章左個,乘戎輅,駕白駱,載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稻與魚,其器廉以深。總章左個當申上之室,乘白輅,衣白衣,從秋色也。食稻與魚,秋味之宜也。其器廉以深,象金傷害,物入藏。太史以先立秋三日,謁于天子曰:「某日立秋,盛德在金。」天子乃齋。立秋之日,天子親率諸侯大夫以迎秋于西郊,迎秋爲祖白帝白招拒于西郊,以少皞配坐,以蓐收、太白、三辰、七宿從祀。還乃賞軍帥武人于朝,乃命將帥選士厲兵,簡練杰俊,專任有功,以正不義,詰誅暴慢,以明好惡,順彼遠方。詰謂問其罪,順猶服也。

又曰:七月中氣,日在張,處暑爲七月中氣。昏箕中,曉昴中,鬥建申位之中。處暑之日,鷹乃祭鳥,後五日,天地始肅,後五日,禾乃登,修宮室,坯垣墻。爲經夏雨損,立秋後修補。

又曰:八月之節,日在翼,白露爲八月之節。昏南斗中,曉畢中,鬥建酉位之初,律中南呂。八月氣至,則南呂之律應。南呂者,大蔟之所生,三分去一,管長五寸三分,其日、其音、其數幷同孟秋。白露之日,鴻雁來,後五日,玄鳥歸,後五日,群鳥養羞。是月也,養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飲食。行猶賜也。天子乃儺,以達秋氣,此儺,儺陽氣,恐陽暑至此不衰,害亦將及人,故儺通秋氣。方欲助秋,故不磔犬。命樂正習吹。春夏尚舞,秋冬尚吹,習之爲將釋奠。

又曰:八月中氣,日在軫,秋分爲八月中氣。昏南斗中,曉東井中,鬥建酉位之中。秋分之日,雷乃收聲,後五日,蟄蟲坯戶,後五日,水始涸。是月也,祀夕月於西郊,秋分日祭之。命有司享壽星于南郊。秋分日,祀壽星于南郊,壽星,南極老人星。日夜分,則同度量,平權衡,因秋分晝夜平,則正之。祭馬社。謂仲秋祭馬社于大澤,用剛日。

又曰:九月之節,日在角,寒露爲九月節。昏牽牛中,曉東井中,鬥建戌位之初,律中無射。九月氣至,則無射之律應,無射者,夾鐘之所生,三分去一,管長四寸九分。其日、其音、其數,幷同孟秋。寒露之日,鴻雁來賓,後五日,雀入大水化爲蛤,後五日,菊有黃花。是月也,命有司伐蛟、取鼉,登龜,取黿。四者甲類,秋乃堅成,故是月登取。

又曰:九月中氣,日在氐,霜降爲九月中氣。昏須女中,曉柳中,鬥建戌位之中。霜降之日,豺乃祭獸,後五日,草木黃落。後五日,蟄蟲鹹俯。是月也,霜降始,則百工休。謂膠漆之作停。天子嘗稻,先薦寢廟,稻初熟。藏帝籍于神倉,祗敬必飭。重祭祀之穀。是月也,乃伐薪爲炭。伐必因殺氣。

又曰:秋斂冬藏,義也。

又曰:西方者秋,秋之爲言愁也。

《周禮》曰:大司馬之職,仲秋教理兵,掌建邦國之九法,以佐王平邦國。

又曰:司裘,掌爲大裘,以供王祀天之服。仲秋獻良裘,季秋獻功裘。

又曰:籥章氏,掌仲秋擊土鼓,吹豳詩以迎寒氣。鄭玄注曰:迎寒以夜,來諸侯也。

又曰:司矢,仲秋獻矢箙。弓弩成于秋,矢箙成于堅。箙,盛矢器也。以獸皮爲之。箙音服。

又曰:南呂,酉之氣,八月建焉,而辰在壽星。

又曰:秋見曰覲。覲之言勤也,其勤王之事。《大行人》云:秋覲以比天下功也。

又曰:秋獻龜魚。

又曰:司爟,音貫。掌行火之政令,季夏內火。九月黃昏,心星伏在戌,上使民內。

《傳》曰:歲雲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

《爾雅》曰:秋爲白藏。

又曰:秋曰收成。

又曰:秋爲旻天。李巡曰:秋萬物成熟皆有文章。郭璞云:旻,湣也。萬物皆可湣。

又曰:秋獵日獮。獮,殺也。順秋氣。

漢書》曰:太白西方秋金,義也,言也,義虧言失,逆秋令,傷金氣,罰見太白。

又曰:秋𩏢如淳曰:𩏢,音焦也。物鎡斂乃成熟也。

漢書》云:八月賜大臣羊酒,以助衰氣。

《後漢書》曰:范式,字巨卿,與汝南張元伯爲友。二人春別京師,以暮秋爲期。元伯以九月十五日,殺鶏以待巨卿。母曰:「相去千里,汝何信之也。」言未卒,而巨卿至,相隨上堂,再拜母,極歡悅。

《續漢書》曰:仲秋祀老人星于國南郊。

孟康《漢書義律》曰:春日朝,秋日請,如古諸侯朝聘也。師古曰:請,音才性反。吳王濞不朝,使人爲秋請是也。

《晋書》曰:袁宏孤貧,運租自業。謝尚時鎮牛諸,秋夜乘月泛江,會宏在舫中諷咏,遣問即其咏史之作,尚迎升舟,與談申旦不寐,自此名譽日茂。

《梁書》曰:朱异除中書郎,時秋日始拜,有飛蟬正集异武冠上,時咸謂蟬珥之兆。

焦贛《易林》曰:秋風生哀,花落悲心。

《易通統圖》曰:日行西方白道曰西陸。

《尚書大傳》曰:萬物非秋不收。

又《尚書》曰:寅餞入日,辯秩西成。《大傳》曰:天子以秋命三公,將率選士厲兵,以征不義,决獄訟,斷刑罰,趣收斂,以順天道,以佐秋殺。

曰:西方者,何也?鮮方也。鮮,訊也,訊者,始入之貌。始入者何以謂之秋?秋者,愁也,愁者,物方愁而入也。故曰,西方者,秋也。秋,收斂貌。

《尚書中候》曰:周文王爲西伯,季秋之月甲子,赤雀銜丹書入豐鄗,止于昌戶,乃拜稽首受取,曰:「姬昌蒼帝子,亡殷者,紂也。」

《尚書考靈曜》曰:政失于秋,太白出入不常。

《尚書考靈曜》曰:虛星爲秋候,昴星爲冬期,陰氣相佐,德乃弗邪,子助母,母合子符。虛星,北方宿也。昴星,西方宿也。陰,稱母也。

《毛詩傳》曰:壯士悲秋,感陰氣也。

《詩含神霧》曰:秦地處仲秋之位,男懦弱,女高膫,白色身,音中商,其言舌舉而仰,聲清而揚。

《三禮義宗》曰:九月大享帝於明堂之中。

《孝經》云:宗祀文王於明堂,是也。

《三禮義宗》曰:秋曰庚辛者,庚,更也,辛,新也,言物皆改更而新也。

又曰:周祫以秋者,萬物新成,可以奉薦宗廟,故合先祖之神而祭之,故祫宜在秋也。

又曰:九月寒露爲節者,九月之時,露氣轉寒,故謂之寒露節。霜降爲中,露變爲霜,故以霜降爲中。

《春秋繁露》曰:秋之爲言猶湫,湫者,憂悲之狀。

又曰:秋,怒氣,故殺。

《春秋元命包》曰:堯爲天子,季秋下旬,夢白帝遺以鳥喙子,其母索扶始升高丘,白帝上有雲如虎,感已生皋陶,索扶始問之,如堯言。又《淮南子》云:皋陶鳥喙。

《春秋感精符》曰:霜,殺伐之表,季秋霜始降,鷹隼擊,王者順天行誅,以成肅殺之威。

《穆天子傳》曰:仲秋甲戌,天子東游,次雀梁,一宿爲舍,再宿爲信,過信爲次。蠹書于羽陵。謂暴書蠹蟲,因曰蠹書也。

《聖賢記》曰:馮夷,弘農潼鄉堤首裏人,服八石得道,爲水仙河伯。又一說,華陰人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爲河伯。

《荊楚歲時記》曰:八月十日,四民幷以朱點小兒頭,名爲天灸,以厭疾也。

又曰:以綿采爲眼明囊,赤松子以八月囊承柏樹露爲宜服,後世以金薄爲之,遞相餉遺。

《西京雜記》曰:賈佩蘭云:「在宮時,八月四日出雕房北方竹林下圍棋,勝者終年有福,負者終年疾病。」

又曰:漢宗廟八月飲酎,用九十牢。

王子年《拾遺記》曰:漢武帝以季秋之月,泛靈鶂之舟于臨池之上,窮夜達晝,以晝達夜。于桂台之下,以香金爲鈎,縮紉絲爲輪,以丹鯉爲餌,不逾旬,釣一白蛟,長三四丈,若大蛇,無鱗甲。帝曰:「非龍也。」于是付太官爲鮓,而肉紫骨清,香美無倫,詔賜臣下。時以上爲神感所獲,後更不得。

《續齊諧記》曰:弘農鄧紹,八月朝入華山,見一童子,以五色囊承取柏葉下露,露皆如珠子,亦云赤松先生,取以明目。今八月朝作眼明囊,象此也。

鄧明德《南康記》曰:平固縣有湖,中有石雁,浮在湖中,每至秋,石雁飛鳴如候時也。

《莊子》曰:舜以天下讓善卷,曰:「餘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種足以勞,秋收之足以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于天地之間,何以天下爲哉!」入深山,莫知其處。

又曰:荊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爲春,五百歲爲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爲春,八千歲爲秋。

《管子》曰:東方曰歲星,其時曰春,其氣曰風,風生木。南方曰日,其時曰夏,其氣曰陽,陽生火。西方曰辰,其時曰秋,其氣曰陰,陰生金。北方曰月,其時曰冬,其氣曰寒,寒生水。

《管子》曰:秋三月,以庚辛之日發五政;一政曰禁博賽,二政曰無見五兵之刃,三政曰慎旅農,趨聚收,四政曰補缺塞坼,五政曰修垣墻,謹門閭。五政徇時,五穀皆入也。

又曰:歲有四秋:春農事既成,農夫賦耜鐵,此春之秋;夏至蠶纊之所作,此夏之秋;秋成五穀之所會,此謂大秋;冬營室中,女事紡績之所作,此謂冬之秋。

《文子》曰:日月欲明,浮雲蓋之,藂蘭欲茂,秋風敗之。

又曰:政失于秋,太白出入無常。

《文子》曰:因春而生,因秋而殺,所生不德,所殺不怨,即幾于道矣。春秋無心,生殺有時,人主無爲,當罰必當,遠違其理,近合其道。

又曰:唯神化爲貴,精至爲神。精之所動,若春風之生,秋氣之殺。其生也,暄然如春物得其生;死也,肅然如秋物終于死。故生不祈報,死無歸怨,生之死之,以其無心也。

《幽求子》曰:秋風晨厲,則慘然多凄。

《抱樸子》曰:南海之中,蕭丘之上,有自生火。火常以秋起而秋滅。

《鄒子》曰:秋取柞楢之火。

《淮南子》曰: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物成實。

又曰:春女悲,秋士哀,感物化矣。

又曰:至秋三月,青女乃出,降霜雪。青女,乃天神青霄玉女,主霜雪。

又曰:一葉落而知天下秋。

又曰:太陰治秋,則欲修備繕兵。金德斷割,故修兵也。

又曰:孟秋之月,西宮禦女白色,衣白采,撞白鐘。其兵鉞,其畜狗。八月官尉,其樹柘。九月官候,其樹槐。

又曰:秋爲矩者,所以方物也。

又曰:九月失政,三月春風不濟。濟,止也。

又曰《時則》曰:六合:孟春與孟秋爲合,仲春與仲秋爲合,季春與季秋爲合,孟夏與孟冬爲合,仲夏與仲冬爲合,季夏與季冬爲合。孟春始盈,孟秋始縮;仲春始出,仲秋始內;出,二月播植也。內,八月收斂也。季春大出,季秋大內;孟夏始緩,孟冬始急;緩,四月陽炎。急,十月寒肅。仲夏至修,仲冬至短;夏至北極,冬至南極。季夏德畢,季冬刑畢。德畢,陽施窮也。刑畢,陰殺盡也。

又曰: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執矩而治秋,其神爲太白。

又曰:西方之極,自昆侖絕流沙沉羽,西至三危之國,流沙蓋在昆侖之西南也。石城金室,飲氣之民,不死之野,少昊蓐收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審用法,誅必辜,備寇賊,禁奸邪,飭群牧,謹積聚,修城郭,補决竇,塞蹊徑,遏溝瀆,壅溪穀,守門閭,陳兵甲,選百官,誅不法。應金斷也。

《鶡冠子》曰:斗柄西指,天下皆秋。

《尸子》曰:秋爲禮,西方爲秋。秋,肅也,萬物莫不肅敬,禮之至也。

《商子》曰:螟螣春生秋死,出而民失食。今一民耕而百人食焉,螟螣大矣。

《呂氏春秋》曰:秋早寒,冬必暖。春多雨,夏必旱。

《太玄經》曰:酉,西方也,秋也,物皆成象而就也。有形則復于無形,故曰冥也。謂物終歲。

 時序部八 ↑返回頂部 時序部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