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39

 地部三 太平御覽
卷三十九.地部四
地部五 

嵩山编辑

《釋名》曰:嵩,字或爲崧,山大而高曰嵩。

《詩》曰:嵩高維岳,峻極于天。維岳降神,生甫及申。

《國語》曰:夏之興也,祝融降于崇山。韋昭注曰:「崇、嵩字古通用,夏都陽城,嵩山在焉。」

《白虎通》曰:中央之嵩獨加嵩高字者何?中央居四方之中而高,故曰嵩高山也。

《續漢書》曰:武帝禮祭中岳,聞有呼萬歲聲三。于是以三百戶封奉祠,命曰:崇高爲嵩高也。

孫嚴《宋書》曰:高祖表曰:沙門釋法義于嵩高廟所石壇下得玉璧三十二枚,黃金一餅,符彩潤潔。河南太守毛修之以靈岳降瑞,送諸神府。

《列仙傳》曰:王喬,周靈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鳳鳴,游伊洛之間,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餘年後,于山上見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緱氏山頭。」果乘白鶴駐山巔,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

《漢武內傳》曰:漢武帝夜夢與少君俱上嵩高山,半道有綉衣使者乘龍持節,從雲中下,言太一請少君。覺告近臣曰:「如朕夢,少君將舍朕而去矣。」

劉義慶《世說》曰:嵩高山北有大穴,晋時有人誤墜穴中,見二人圍棋,有一杯白飲,與墮者飲,氣力十倍。棋者曰:「汝欲停此否?」墮者曰:「不願停。」棋者曰:「從此西行有天井,其中蛟龍,但投身入井,自當出。若餓,取井中物食之。」墮者如言,可半年,乃出蜀中,因入洛問張華。華曰:「此仙館也。所飲者玉漿耳,所食者,龍肉石髓。」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秦錄》曰:王猛至深山,見一老父據胡床,須鬢皓然。猛進,拜,老父曰:「王公何因拜也?」遣人送猛出出,顧視,乃嵩高山也。

《山海經》曰:太室之山,即中岳嵩山,今在陽城縣西也。其上有木焉,葉狀如梨,赤理,服者不垢。有草焉,其狀如禾,服者不昧。上多美石。次玉者也。

《嵩高山記》曰:漢有道士,從外國將貝多子來,于嵩岳西脚下種之,幷立浮圖。今有四樹,與衆木有异,一年三花,花白色,其香甚桂。嵩山最是栖神靈藪也。東出一里,有自然五穀神芝仙藥。東脚下有衆果樹,雲是漢果園。後有小石山,名牛山,多香樹,昔有婦女妊身三十月生子,五歲便入嵩高學道,通神明,爲母立祠,號開母祠。又有三臺山,漢武東巡過此山,見三學仙女,遂以爲名。又一石室,有自然經書飲食。至前石柱,似承露盤,有石暗滴下,食之一合,與天地相畢。中頂南下二百步,亦有岳廟,畫爲神像。有玉人高五寸,玉色光潤,相傳曰明公山人。或失之,經旬乃見。

《山海經》曰:少室之山有木焉,名曰帝休,葉狀如楊,枝五衢,黃花黑實,服者不怒。其上多玉,其下多鐵,其中多䱱魚,得其食者無蠱疾,可以禦惡,服之不怒。郭氏注雲,陽城西谷名季室,亦曰少室,山巔有白玉膏,服之仙。山有周昭王陵。

又:戴延之《西征記》曰:少室山中多神藥,漢武帝築登仙台,在其峰。

《郡國志》云:少室山名黍室山,負黍城在南,故因山以名城也。

又曰:少室有金像,人往視則有白露起,迷人。

《雜道書》曰:少室之陽,高于平地八百六十丈,方十里,可避兵水之灾。

華山编辑

《禮記》曰:地之其廣厚,戴華岳而不重。

范曄《後漢書》曰:張楷,字公超,隱居弘農山,學者隨之,所居成市。能爲五里霧,後華山南遂有公超霧市。

《唐書》曰:李適之,代牛仙客爲右相,累封清和縣公,與李林甫爭權不葉。適之性疏,爲其陰中。林甫常謂適之曰:「華山有金礦,采之可以富國,上未知。」適之心善其言,他日從容奏之。玄宗大悅,顧問林甫。對曰:「臣知之久矣。然華山陛下本命,王氣所在,不取穿鑿,臣不敢上言。」帝以爲愛己,薄適之言,疏之。

《白虎通》曰:西方爲華山者何?少陰用事,萬物生華,故曰華山。

《武帝傳》曰:魯女,長樂人。初餌麻及水,絕穀八十餘年,日更少壯,色如桃花。一旦與故人別,雲入華山,去後五十年,先相識者逢女華山廟前,乘白鹿,從玉女三十人,幷謝其鄉里親戚故人。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燕錄》曰:石虎使人探策于華山,得玉板。

《山海經》曰:華山,冢也,冢者,神鬼之所舍也。其祀之以太華。

又曰:泰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千仞,其廣千里。郭璞注曰:山上明星玉女主持玉漿,得服之即神仙之道險無不通也。有蛇曰肥遺,六足四翼,見則天下旱。

《列仙傳》曰:馬明生從安期先生受金液神丹方,乃入華陰山中,合金神丹昇天也。

又曰:修羊公者,蜀人也,止華陰山石室中,中有懸石榻,臥其上,石盡穿陷。

又曰:毛女者,在華陰山中,獵師世世見之,體生毛,自言秦始皇宮人也。

又曰:呼子先者,漢中闕下卜師也,壽百餘歲。臨去呼酒家嫗曰:急裝,當與嫗共應中陵王召,夜有仙人持二茅狗來,先持一與酒家嫗,得俱騎,乃龍,上華陰山也。

《周禮》曰:豫州,其鎮山曰華山。

《華山記》云:山頂有池,生千葉蓮花,服之羽化,因曰華山。

又曰:山有三峰。謂蓮花,毛女,松檜也。

《辛氏三秦記》曰:華山在長安東三百里,不知幾千仞,如半天之云。

《晏子春秋》曰:君子若華山松柏,既多望之,自不知厭。

薛綜注《西京賦》曰:華山對河東首陽山,黃河流于二山之間。古語云:本一山當河,河水過之而曲行,河神巨靈以手擘開其上,以足蹈離其下,中分爲兩,以通河流。今睹手迹于華岳上,足迹在首陽山下,俱存焉。

《韓子》曰:秦昭王使工人施鈎梯上華山,以松柏之心爲博,箭長八尺,棋長八寸。勒之曰:「昭王嘗與天神博于此。」

《周易是謀類》曰:西岳亡玉羊。鄭玄注曰:「玉羊,華山之精。」

《山海經》曰:小華山,即少華也。其木多荊杞,鳥多赤鷩,可以禦火。

泰山编辑

《詩》曰:泰山岩岩,魯邦所瞻。

《傳》曰:鄭伯請釋泰山之祀而祀周公,以泰山之祊易許田。

《公羊傳》曰:山川有能潤于百里者,天子秩而祭之。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遍雨歟天下者,惟泰山雲爾!

《語》曰:季氏旅于泰山。子謂冉有曰:「汝不能救與?」旅,祭名也。禮,諸侯祭山川在其封內者,今陪臣祭泰山,非禮也。冉有孔子時仕季氏。救猶止也。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孔子意雲,泰山之神知禮過于林放之賢遠也。

《白虎通》曰:王者功成封禪必于泰山者何?萬物之始,交代之處也。

史記》曰:漢武帝封泰山,白雲起封中。

漢書》曰:武帝封泰山,禪石閭。應劭注曰:石閭在泰山下,南方土人言仙人閭。

應劭《漢官儀》曰:泰山東南名日觀者,鶏一鳴時,見日始欲出,長三丈所。觀者望見長安,其高如視浮雲,其峻如無道徑,望人如盂升,或以爲小白石,或以爲冰雪。視岩石松樹,鬱鬱蒼蒼如雲中。

《晋書》曰:張忠隱于泰山,教授弟子,教以形,不以言。符堅征之,及至,堅賜以衣冠。辭曰:「年朽發落,不堪衣冠,請以野服入覲。」從之。後乞還,堅以安車送之。行達華山,嘆曰:「我東岳道士,歿于西岳,命也。」及關而死。

《道書福地記》曰:泰山多芝草,五石下有洞天,周回三千里,鬼神之府。

袁山松《後漢書》曰:光武封泰山,雲氣成宮闕。

《風俗通》曰:古封泰山,禪梁甫。舊說岱宗上有金篋玉策,能知人年壽修短。漢武帝探策得十八,因倒讀曰八十,其後果壽長八十。

《博物志》曰:泰山,一曰天孫,言爲天帝孫也,主召人魂。東方萬物始成,故知人生命之長短。

《五經通義》云:一曰岱宗,言王者受命易姓,報功告成,必于岱宗也。東方萬物始交代之處。宗,長也,言爲群岳之長。

《白虎通》曰:王者受命必封禪,封者,廣厚也。禪,除地爲壇。字本爲墠,以爲祭神,故從示。皆刻石紀號,著己之功績以自效也。天以高爲尊,地以厚爲德,故增泰山之高以報天,禪梁甫之址以報地也。史記》曰:無懷氏封泰山禪云云,伏犧氏封泰山禪云云,神農氏封泰山禪云云,炎帝封泰山禪云云,黃帝封泰山禪云云,顓頊封泰山禪云云,帝嚳封泰山禪云云,堯封泰山禪云云,禹封泰山禪云云,禹封泰山禪會稽,周成王禪梁甫,肅然及蒿裏,石閭,後又凡五修封泰山。

《後漢書》曰:光武封泰山,禪梁甫。凡云云、亭亭、肅然、嵩裏、社首、梁甫,皆泰山下小山也。石閭在西岩下。

《漢官儀》及《泰山記》曰:泰山盤道屈曲而上,凡五十餘盤,經小天門、大天門,仰視天門,如從穴中視天窗矣。自下至古封禪處,凡四十里。山頂西岩,爲仙人石閭;東岩爲介丘;東南岩名日觀,日觀者,鶏一鳴時,日始欲出也,長三丈許。又東南名秦觀,秦觀者,望見長安。吳觀者,望見會稽;周觀者,望見齊。黃河去泰山二百餘里,于祠所瞻黃河如帶,若在山址。山南有廟,悉種柏千株,大者十五六圍,相傳雲漢武所種。小天門有秦時五大夫松,見在。《茅君內傳》云:仙家凡有三十六洞天,岱宗之洞周回三千里,名曰三宮空洞之天。

《列仙傳》曰:稷丘君者,泰山道士也。武帝時以道術受賜。後上東巡泰山,稷丘君乃冠章甫,衣黃衣,擁琴來拜武帝,曰:「陛下勿上也,上必傷足。」上必欲上,及上數里,左右足指果折,乃止。

《列仙真人傳》曰:馬明靈者,齊國臨淄人也。本姓和,字君賢,爲縣吏捕賊,爲所傷,當時殆死。良久,忽于道間見一女,以肘後管中一丸藥,大如小豆,與明服之,于是即愈,血絕瘡合。隨神女還岱宗石室中,上下懸絕,重岩深隱,去地千餘丈,其中金床玉枕,乃人迹所不能至。

《神仙傳》曰:劉馮者,沛人。學道于穆王子,服石桂英及中岳石硫黃,年三百餘歲而有少容,後入泰山中。

又曰:泰山下老父者,失其姓名。漢孝武皇帝巡狩,見老父鋤于道間,頭上白光高數丈。因問之。父對曰:「臣年八十五時,衰老垂死,頭白齒落。有道者教臣絕穀,但飲水,幷作神枕,枕中有三十二物,其二十四物以當二十四氣,其八物當八風。臣行之轉少,日行三百里,九十矣。」帝受其方,賜縑帛去。父入岱宗山,十年、五年時還鄉里,三百餘年,乃不復返也。

《上黨記》曰:太行阪東頭,即泰山也。避世者,區種而食,或射熊于岩間。

《泰山記》曰:泰山廟在山南,悉種柏樹千株,大者十五六圍。父老傳雲,漢武所種。廟及東西房三十餘間,幷高樓三處,春秋饗祀泰山君,常在此壇。

《周易是謀類》曰:泰山失金鶏。鄭玄注曰:「金鶏,泰山之精。」

丘淵之《齊記》曰:泰山,東岳也。瀛博二縣共界。漢武封禪,割此縣以供祀泰山。故曰奉高,三十里有延陵兒冢。

伍輯之《從征記》曰:泰山于所經諸山非最高,而岑崿軒舉,淩跨衆阜,雲霞草木,靄然靈异,苑囿神奇,故無螫蟲猛獸。

《孟子》曰: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

《尸子》曰:泰山之中,有神房阿閣帝王錄。

《淮南子》曰:清之爲明,杯水而見眸子;濁之爲暗,河水不見泰山。

《孟子》曰:挾泰山以超北海。

恒山亦名常山编辑

史記》曰:趙簡子謂諸子曰:吾藏寶符于常山,往得者立焉。諸子競往,無所得。無恤曰:「常山臨岱可取也。」簡子曰:「是知符矣。」遂立之。

《白虎通》曰:北方爲常山者何?陰終陽始,其道常久,故曰常。

《後魏書》曰:道武立廟于上,置侍祀九十九人,歲時禱水旱。至文成帝東巡,親祀其神焉。

《春秋元命苞》曰:昴、畢散爲冀州,分爲趙國,立爲常山。

崔鴻《前燕錄》曰:慕容俊壽光三年,常山寺大樹根下,得璧七十二,圭七十,光色精奇,有异常玉。

《孫子兵法》曰:常山之蛇,名曰率然,一身而兩頭,擊其一頭,則一頭至,擊其中,則兩頭俱至。

《神農本草》曰:常山有草,名神農,置之門上,每夜叱人。

《常山圖經》曰:北岳恒山,在縣西北一百四十里。

《尚書·禹貢》曰:太行恒山,至于碣石,有恒水出焉,其下有祠。

《恒山記》曰:高三千九百丈,上方三十里,周回三千里,上有泰玄之泉,神草十九種,道者服之成仙。

又:太史公云:北岳有五名:一名蘭台府,二名列女宮,三名華陽臺,四名紫微宮,五名太一宮。或云:太茂山山北四百餘里,號飛狐之口,有率然蛇,孫吳喻兵勢。

《管子》曰:其山北臨代,南俯趙,東接河海之間,早生而晚殺,五穀之所蕃熟,四種五獲焉。

陽固《北都賦》曰:茂丘,茂山也。蓋恒岳之別名,泒水從西來,甚大,至茂山之西,沉伏于地,過山而復出,其大如初。世言避恒岳之靈。

衡山编辑

《周官》曰:荊州,其山鎮曰衡山。

徐靈期《南岳記》曰:衡山者,五岳之南岳也,其來尚矣。至于軒轅,乃以灊音潜。霍之山爲副焉。故《爾雅》云:「霍山爲南岳」,蓋因其副焉。或云衡山亦名霍山。至漢武南巡,又以衡山遼遠,道隔江漢,于是乃徙南岳之祭于廬江灊山,亦承軒轅副義也。干寶《搜神記》曰:漢武徙南岳之祭著盧江潜縣之霍山,郭璞《爾雅注》云:霍山在盧江郡潜縣,別名天柱山。漢武以衡山遼遠,讖緯以霍山爲岳,故祭之也。

《晋書》曰:劉麟之嘗采藥至衡山,深入忘返,見有一澗水,南有二石囷,一開一閉,水深廣不得過,欲還失道,遇伐弓人問道,僅得還家。或說囷中皆仙靈方藥,麟之欲更尋,終不復知其處。

羅含《湘中記》曰:衡山、九嶷皆有舜廟,太守至,常遣戶曹致祀,則如弦歌之聲也。

《吳越春秋》曰:禹傷父功不成,登衡山,血白馬以祭之。忽然而臥,夢赤綉文衣男子,稱玄夷蒼水使者,謂禹曰:「欲得我山書者,齋于黃帝之岳。」禹乃退,齋三日,登宛委發石,得金簡玉字之書,得治水之要也。

盛弘之《荊州記》曰:衡山有三峰:其一名紫蓋,每見有雙白鶴回翔其上;一峰名石菌,下有石室,尋山徑,聞室中有諷誦聲;一曰芙蓉,上有泉水飛流,如舒一幅白練。

《山海經》曰:衡山一名岣嶁山,其上多青雘鳥,多鴝鵒。岣音,矩,嶁音縷。

《湘中記》曰:衡山、九疑皆有舜廟,遙望衡山如陣雲沿湘千里,九向九背,乃不復見,有玉牒焉。禹按其文,以治水也。

劉敬叔《异苑》曰:湘東姚祖,太元中爲郡吏,經衡山,望岩下數少年幷執筆作書。祖行旅休息,乃過之。未至百步,少年相與飛揚,遺一紙書,其字皆鳥迹。

《郡國志》云:衡山,南岳也。《南岳記》云:當翼、軫,度機、衡謂之衡山。山有錦石,斐然成文。

霍山编辑

《白虎通》曰:南方爲霍山者何?太陽用事,護養萬物,故爲霍山。

《爾雅》曰:大山宮,小山霍。郭璞注曰:宮謂圍繞也。《禮記》曰:君爲廬宮是也。

漢書》曰:武帝以衡山敻遠,讖記皆以霍山爲南岳,故祭其神于此。

《宋書》曰:霍山數年來,常有鐘聲潜發重壤,山崩間六鐘自出,制度合古式,聲中律呂。

《山海經》曰:霍山有獸焉,其狀如狸,白尾方鬛,名曰朏朏,養之可以忘憂。音沛,謂畜之也。

《黃庭內景經》曰:霍山下有洞台,方二百里,司命君之府也。

《白虎通》曰:小山繞大山爲霍。

 地部三 ↑返回頂部 地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