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十一 太平御覽
卷四十七.地部十二
地部十三 

會稽東越諸山编辑

稷山编辑

《越絕書》曰:稷山者,勾踐齋戒台也。

麻山编辑

《越絕書》曰:麻山者,勾踐欲伐吳,種麻以爲弓弦。

鶏豕山编辑

《越絕書》曰:鶏豕山者,越將伐吳,養鶏豕于此山,以食死士。

獨女山编辑

《吳越春秋》曰:獨女山者,諸寡婦女淫佚犯過,皆輸此山上。越王將伐吳,其士有憂思者,令游此山上,以喜其意。

龜山编辑

《吳越春秋》曰:怪山者,琅琊東武海中山也。一夕自來,百姓怪之,故曰怪山。形似龜體,故謂龜山。

孔曄《會稽記》曰:城西門外百餘步,有怪山。越時起靈台于山上,又作三層樓以望云。

《會稽志》曰:龜山之下有東武裏,即琅琊東武縣。山一夕移于此,東武人因徙此,故里不動。

秦望山编辑

《水經注》曰:會稽秦望山,在州城正南,爲衆峰之杰,涉境便見。《史記》云:「秦始皇登之,以望南海。」自平地取山頂七里,懸嶝孤危,峭路險絕。記雲,攀蘿捫葛,然後能升。山上無甚高木,當由地迥多風所致。山南有嶕峴,中有大城,越王無餘之舊都也。故《吳越春秋》云:「勾踐語范蠡曰:先君無餘,國在南山之陽,社稷宗廟在湖之南。」又有會稽之山,古防山也,亦謂之茅山也,又曰棟山。《越絕》云:「棟,猶鎮也。」蓋《周禮》所謂揚州之鎮山矣。山形四方,多金玉,下多玞石。《山海經》曰:「夕水出焉,南流注于湖。」《吳越春秋》稱,山覆盎釜之中,有金簡玉字之書,黃帝之遺讖也。山下有禹廟,廟有聖姑像。《禮樂緯》云:禹治水,天賜神女聖姑,即其像也。山上有禹冢,昔大禹即位十年,東巡狩,崩于會稽,因而葬之。言鳥爲之耘,春銜拔草根,秋啄其穢,是以縣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鳥,犯則刑無赦。山東有陘,去廟七里,深不見底,謂之禹井,雲東游者多探其穴也。秦始皇登稽山,刻石紀功,尚存山側。孫暢之《述征書》云:丞相李斯所篆也。又有石山,上有金簡玉字之書,言夏禹發之得百川之理也。又有射的山,遠望山的,狀若射侯,故謂之射的。射的之西有石室,名之爲射堂,年登否,常占射的,以爲貴賤之准,的明則米賤,的暗則米貴。故諺云:射的白,斛米百;射的玄,斛米千。

嵊山编辑

《水經注》曰:剡縣嵊山,山下有亭,亭帶山臨江,松嶺森蔚,沙渚平淨。浦陽江又東北經始寧縣嶀山之成工嶠,嶠壁立臨江,欹路峻狹,不得幷行,行者牽木稍進,不敢俯視。嶠西有孤峰特上,飛禽罕至。嘗有采藥者沿山見通溪,尋上于山頂,樹下有十二方石。地甚方潔,還復更尋,遂迷前路,言諸仙之所集宴,故以壇宴名山。嶠北有嶀浦,浦口有廟,廟甚靈驗,行人及樵伐者,皆先敬焉,若相盜竊,必爲蛇虎所傷。北則嶀山與嵊山相接,二山雖曰异縣,而峰嶺相連,其間傾澗懷烟,泉溪引霧,吹畦風馨,觸岫延賞,是以王元琳謂之神明境,事備謝康樂《山居記》。

《宋書》曰:張稷子嵊,字四山,稷初爲剡令,至嵊亭生之,因名嵊,字四山。

塗山编辑

《郡國志》曰:塗山,禹會萬國之所,有石船長一丈,雲禹所乘者。宋元嘉中,有人于船側掘得鐵履一雙。

又:《會稽記》云:東海聖姑,從海中乘舟張石帆至,二物見在廟中。又有周時樂器名錞于,銅爲之,形似鐘,有頸,映水用芒莖拂則鳴。宋武修廟得古珪,梁武初修之,又得青玉印。

重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重山,太夫種墓,語訛成重。漢江夏太守宋輔于山南立學教授,今白樓亭處是也。

羅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諸暨縣北界有羅山,越時西施、鄭旦所居,所在有方石,是西施曬紗處,今名紵羅山。王羲之墓在山足,有石碑,孫興公爲文,王子敬所書也。

鶴山编辑

孔靈符《會稽記》曰:射的山西南水中有鶴山,此鶴常爲仙人取箭,曾刮壤尋索,遂成此山。漢太尉鄭弘,少貧賤,以采薪爲業,嘗于山中得一遺箭,羽鏃异常,心甚怪之,頃之有一人覓箭,弘以還之。

又曰:射的山,半嶺有石室,仙人射堂,東有高岩臨潭有石的岫,形甚圓明,視之如鏡矣。

陳音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陳音山,昔有善射者陳音,越王使簡士習射于郊外,死因葬焉,冢今開,冢壁悉畫作騎射之象,因以名山。

銅牛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銅牛山,舊傳常有一黃牛出山岩食草,采伐人始見,猶謂是人所養,或有共驅,蹙之垂及輒失,然後知爲神异。

土城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勾踐索美女以獻吳王,得諸暨羅山賣薪女西施、鄭旦,先教習于土城山,山邊有石,雲是西施浣紗石。

亭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晋司空何元忌臨郡起亭,山椒極望岩阜,基址猶存,因號亭山。

洛思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永興縣東五十里,有洛思山。漢太尉朱偉爲光祿大夫時,遭母哀,欲卜墓此山,將歸洛下,冢師歸登山相地,因謂冢師云:「去鄉既遠,歸思常深。」忽極目千里,北望京洛,遂縈咽而死,葬山頂。故以爲名。

烏帶山编辑

孔靈符《會稽記》曰:諸暨縣西北有烏帶山,其山上多紫石,世人莫知之,居士謝敷少時經始諸山,往往遷昜,功費千計,生業將盡,後游此境,夜夢山神語之曰,當以五十萬相助,覺甚怪之,旦見主人床下有异色甚明澈,試取瑩拭,乃紫石,因問所從來,雲出此山。遂往掘,果得,其利不訾。

龍頭山编辑

孔靈符《會稽記》曰:上虞縣有龍頭山,上有蘭峰,峰頂盤石廣丈餘,葛洪學仙坐其上。

壇宴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始寧縣有壇宴山,相傳雲仙靈所宴集處,山頂有十二方石,石悉如坐席許大,皆作行列。

白石山编辑

孔曄《會稽記》曰:剡縣西七十里,有白石山。山上有瀑布,水懸下三十丈。岩際有蜜房,采蜜者以葛藤連結,然後得至。

小白山编辑

《名山略記》曰:小白山,在會稽,陽城趙廣信以魏末入小白山,受李氏服氣法。又師左元放,受守中之道,後煉九華丹,丹成服之,太一遣迎。今在東華宮爲真人。

縉雲山编辑

《郡國志》曰:括州即處州也。括蒼縣縉雲山,黃帝游仙之處。有孤山特起,高二百丈,峰數十,或如羊角,或似蓮花,謂之三天子都。有龍鬚草,雲群臣攀龍順所墜者。

桃都山编辑

《郡國志》曰:台州桃都山,上有大桃樹,上有天鶏,日初出桃樹,天鶏即鳴,下鶏聞之而鳴。樹下有兩鬼,持葦索取不祥之鬼食之。

椒山编辑

《郡國志》曰:越州椒山,吳王遣木客入山求大木不得,工人憂思,作木客吟。一旦神木自生合抱,長二十丈,伐造姑蘇台。

覆釜山编辑

《郡國志》曰:台州覆釜山,雲夏帝登此得龍符處。有巨迹,雲是誇父逐日之所踐。

石簣山编辑

賀循記曰:石簣山,其形似簣,在宛委山上。《吳越春秋》雲,九山東南曰天柱山,號宛委,承以文玉,覆以磐石,其書金簡,青玉爲字,編以白銀。禹乃東巡登衡山,殺四白馬以祭之,見赤綉文衣男子,自稱玄夷倉水使者,謂禹曰:「欲得我簡書,知導水之方者,齋于黃帝之岳。」禹乃齋,登石簣山,果得其文,乃知四瀆之眼,百川之理,鑿龍門,通伊闕,遂周行天下,使伯益記之,名爲《山海經》。

《開山圖》曰:禹開宛委山,得赤珪如日,碧珪如月,長一尺二寸也。

括蒼山编辑

《五岳圖序》曰:括蒼山,東岳之佐命。

《登真隱訣》注及《吳錄》云:括蒼山,登之俯視雷雨也。

天姥山编辑

《郡國志》曰:天姥山,與括蒼山相連,石壁上有刊字,科鬥形,高不可識。春月樵者,聞簫鼓笳吹之聲聒耳。元嘉中,遣名畫寫狀于扇,即此山也。

消山编辑

《郡國志》曰:消山,下有夫人祠,山北湖陰,又有消御史廟,孤山聳出,似婦人艶妝而坐。

白鶴山编辑

《郡國志》云:白鶴山者,昔有白鶴飛入會稽雷門鼓中,擊之聲震洛陽。

《臨海記》曰:郡西有白鶴山,山上有池,泉水懸溜,遠望如倒挂白鶴,因名挂鶴泉。

又《郡國志》曰:漢末有徐公,于白鶴山成道,控鶴騰虛而去。又有鶴挂嶺,猶有翱翔之勢。

仙石山编辑

《臨海記》曰:仙石山有館,土人謂之黃公客堂。兩邊有石步廊,觸石雲起,崇朝必雨。有四竿筋竹,風吹自垂空,微拂石皆淨。即王方平游處也。

石新婦山编辑

《臨海記》曰:新婦山,亦名似人山,土石悉紺色,列山參差似人形,遠望如鳥之俯仰。宋文帝遣畫工模寫山狀,時一國盛圖于白團扇焉。

靈石山编辑

《臨海記》曰:靈石山者,山有寺,當孫恩作叛,毀材木以爲船舸,山石即于空中自然而落,賊每有所傷,故曰靈石山

臨海山编辑

《臨海記》曰:臨海山,山有二水,合成溪曰臨海。一水是始豐溪,一水是東女溪,至州北兩溪相合,即名臨海溪,山因溪名。

崛門山编辑

《郡國志》曰:崛門山,在海中,腹有孔上達于頂,有聲即大風,不風即水涌出,必見大兵。吳將平,孔內有聲,遠聞千里。

石公山编辑

《東陽記》曰:石公山,孤石望如石人坐其傍。又有如石人,狀似新婦著花履焉,或名新婦岩。

石城山编辑

《吳錄》曰:永康有石城山。

《海內南經》曰:三天子都在閩西海北。郭璞注云:在新安歙縣東。又引《張氏土地記》云:東陽永康縣南四里有石城山,上有小石城,雲黃帝曾游此山,即三天子都也。

金勝山编辑

《郡國志》曰:金勝山,昔有人于此拾得金勝,因以名之。山有趙炳祠,炳善方術,廟至今無蚊蟲。

《异苑》曰:孫權時,永康人入山還得大龜,烹之不爛,即此山也。

長山编辑

《郡國志》曰:長山,相連遙三百里,一名金華山,即王方平初起,遇道士教以仙方處。

《吳錄地理志》曰:常山,仙人采藥處,謂之長山。山南有春草岩,折竹岩,岩間不生蔓草,盡出龍鬚,雲赤松羽化處。又有似龍鬚而粗大者,名爲虎須,不中爲席,但以其蓑爲燈炷。

又《抱樸子》云:左元放言金華山可以合神丹,免五兵洪水之患。又按《輿地志》云:金華山連亘三百餘里。

畢嶺编辑

《輿地志》曰:東陽畢嶺之下有錢嶺,往往人于嶺下獲大錢,今俗謂之錢嶺。

銅山编辑

《東陽記》曰:銅山,下有泉,水色鮮白,號爲銅泉。

又按《异苑》曰:吳時,有軍士五百人,破洞得一銅釜,將欲破之,水從中暴發,遂成湖以溺,人皆死于此。

昆山编辑

《東陽記》曰:昆山,頂上有一孤石,高可三十丈,其形如甑,人謂之石甑。

騎石山编辑

《郡國志》曰:騎石山,如人騎馬而無頭,昔有神巫以印指馬,馬頭即落,則此山也。

江郎山编辑

《郡國志》曰:江郎山有三峰,峰上各有一巨石,高數十丈,歲漸長。昔有江家在山下居,兄弟三人神化于此,故有三石峰在焉。又有湛滿者,亦居山下,其子仕晋,遭永嘉之亂不得歸,滿乃使祝宗言于三石之靈,能致其子,靡愛斯牲。旬日中,湛子出浴水邊,見三少年使閉眼入車欄中,等閑去如疾風,俄頃間從空墮,恍然不知所以,良久乃覺是家園中也。

石室山编辑

《郡國志》曰:石室山,一名石橋山,一名空石山。晋中朝時有王質者,嘗入山伐木,至石室,有童子數四,彈琴而歌,質因放斧柯而聽之。童子以一物與質,狀如棗梅,含之不復饑,遂復小停,亦謂俄頃,童子語曰:「汝來已久,何不速去?」質應聲而起,柯已爛盡。

天階山编辑

《建安記》曰:天階山,在將樂縣南二十里,山下有寶華洞,即赤松子采藥之所。洞中有石燕、石蝙蝠、石室、石柱,幷石臼、石井,俗雲其井南通沙縣溪。復有乳泉自上而滴,人以服之。登山頂者,若升碧霄,故有天階之號。

太湖山编辑

《建安記》曰:大湖山,在浦城縣西南一百里,一名聖湖山,湖在山頂。昔有采藥者止此湖畔,見滿湖芙蓉,涉水采之,乃石也,亦有禽鳥,遠望如飛,近視則石。

孤山编辑

《建安記》曰:孤山,在環璋之間,其地坦平,悉是溝塍阡陌,以此山挺然孤立,因以名之。

梁江淹爲吳興令,雲此地有碧水丹山,珍木靈草,昔爲淹之勝境。

泉山编辑

《泉山記》曰:山頂有泉,分爲兩派,一入處州,一入建溪,即《漢書》朱買臣所謂東越王居保泉山,一人守險,千人不得上。即此山也。

梨嶺编辑

《泉山記》曰:梨嶺因梨以名之,記雲南嶺下道東,有鐘離古亭迹存焉。

武夷山编辑

蕭子開《建安記》曰:武夷山,高五百仞,岩石悉紅紫二色,望之若朝霞,有石壁峭拔數百仞于烟嵐之中。其石間有木碓礱簸箕籮竹箸什器等物,靡不有之。顧野王謂之地仙之宅。半岩有懸棺數千。

傳云:昔有神人武夷君居此,故因名之。

又《坤元錄》云:建陽縣上百餘里,有仙人葬山,亦神仙所居之地。

《郡國志》云:漢武好祀天下岳瀆,此山預祭,故曰漢祀山。

闌干山编辑

《建安記》曰:闌干山,南與武夷山相對,半岩有石室,可容六千人,岩口有木欄幹,飛閣棧道。遠望石室中,隱隱有床帳案幾之屬,岩石間悉生古柏,懸棺仙葬,多類武夷。

鶏岩编辑

《建安記》曰:鶏岩,隔澗西與武夷山相對,半岩有鶏窠四枚,石峭上不可登履,時有群鶏數百飛翔,雄者類鷓鴣。魏王泰《坤元錄》云:「武夷山澗東一岩上有栖鶏。」即此是也。

烏嶺山编辑

《烏嶺山記》曰:烏嶺峻極,不通牛馬,以其烏居山連接,因以爲名。

魏王泰《坤元錄》云:邵武北有庸嶺,一名烏嶺,北隰中有大蛇,爲將樂令李誕女所殺者。

金泉山编辑

《建安記》曰:金泉山,南枕溪,有細泉出沙,彼人以夏中水小披沙掏之得金。山之西有金泉祠。

演仙山编辑

《建安記》曰:演仙山,故老相傳雲,演氏煉丹于此山,灶之餘基近猶存焉。此山東面亦略通人徑,山中出橘,其味甘,人有食者即可,携之出山即迷道。又有演仙水出此山,當郡城北爲大河,莫知其深淺,兼下有暗竇入城,流出于劍潭,居人資之,常流不絕。

 地部十一 ↑返回頂部 地部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