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十二 太平御覽
卷四十八.地部十三
地部十四 

南楚諸山编辑

靜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靜山,在縣東南一百一十里,其山回聳,無連接,曲澗清流,茂林高峻,可以息諸仁智,栖游羽客。故名靜山。

驚磯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在縣東九十里,其山無連接,西南俯臨大江,下有石磯,波濤迅急,商旅驚駭,故以爲名。

黃鶴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在縣東九里,其山斷絕,無連接。舊傳雲,昔有仙人控黃鶴于山,故以爲名。故梁湘東王晋安寺碑雲,黃鶴從天而夜響是也。

烽火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烽火山,在縣東北四十里。

《梁典》曰:梁武征齊,頓軍于此,舉烽火相應,故名烽火山。

鶏翅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鶏翅山,在縣南八十里,昔有金鶏飛集于此,故名鶏翅山。

舊記云:金水有金鶏,從鶏翅山向南飛,産金于此水,故名金水。

闔閭山编辑

《武昌記》曰:昔闔閭與伍子胥屯衆于此山爲城,故曰闔閭山。

史記》曰:闔閭九年,子胥伐楚。

又《春秋》云:子胥將兵破楚,掘平王之墓,皆屯軍于此山。

印山编辑

《武昌記》曰:奉新縣有渚石臨水,高三十丈,上有字,仿佛似印,故曰印山。

《輿地志》云:縣西有石臨水,高三十丈,有書字爲印山,即此是也。

朔山编辑

《武昌記》曰:朔山,有竹長一十餘丈,圍數尺,常有聲,天將雨,此竹鳴焉。今無此竹。

望夫山编辑

《輿地記》曰:望夫山,上有望夫石,石上曾生蕪菁,遂以名山,上有石高三丈,形如女人,謂之望夫石。

又《記》云:武昌郡奉新縣北山上有望夫石,狀若人立者。今古相傳雲,昔有貞婦,其夫從役遠赴國難,携弱子餞送于此山,既而立望其夫,乃化爲石,因以爲名焉。

翠屏山编辑

《輿地志》曰:江水入富池一百八十里,得奉新,上流三百里有城山,三面壁立,一面峻極,水是奉新大源。本名石城山,天寶五載改爲翠屏山。

九宮山编辑

《武昌記》曰:九宮山,西北陸路去州五百八十里,其山晋安王兄弟九人造九宮殿于此山,遂以爲名。

角山编辑

《武昌記》曰:天欲雨,其山有聲如吹角,以此爲名。

鐘臺山编辑

《武昌記》曰:鐘臺山,在縣東南一百里,上有桃花洞,洞側有李邕讀書之所,荒基遺址,石室花木猶在。上有一石台,臺上有一鐘,或時鳴響,遠近皆聞,故名鐘臺山。

武昌山编辑

《續搜神記》曰:晋武世,宣城人秦精常入武昌山采茗,遇一長毛人,長丈餘,引精至山曲,示以叢茗而後去。俄而復還,乃探懷中橘遺精;精怖,負茗而歸。

樊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樊山,西陸路去州一百七十三里,出紫石英。山東數十步有岡,岡上甚平敞,青松綠竹,常自蔚然。其下有溪,凜凜然,常有寒氣,故謂之寒溪。有蟠龍石,謝元輝詩云:「樊山開廣宴」是也。

又:干寶《搜神記》云:樊山若天旱,以火燒山即得大雨,今往往有驗。

《武昌記》曰:樊山,孫權常獵于下,見一姥,問獵得何物?答曰:「只獵得一豹。」曰:「何不竪其尾?」言訖,忽然不見。權于後立廟祀之。

西塞山编辑

《江夏風俗記》曰:西塞山,高一百六十丈,周回三十七里,峻崿橫江,危峰斷岸,長波所以東注,高浪爲之西翻。

袁宏《東征賦》云:沿西塞之峻崿是也。

又《江表傳》云:劉勛敗于彭澤,走入楚江,聞皖已沒,遂投西塞。

白雉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白雉山,其山上有芙蓉峰,前有獅子嶺,後有金鶏石,西出金,南出銅礦,自晋、宋、梁、陳以來,常置立爐冶烹煉。

鳳栖山编辑

《江夏圖經》曰:鳳栖山,西北陸路去州二百二十五里。吳建興年中,鳳凰降此山,因以爲名。山有石鼓,鼓鳴則雨降。

神人山编辑

《曆帝記》曰:神人山,吳建衡二年,有神人乘白鹿從此山,因爲名神人山。

南昌山编辑

《豫章圖經》曰:南昌山者,昔吳王濞鑄錢之山,時有夜光,遙望如火,以爲銅之精光。

《梁氏十道志》云:以豫章有銅山,山中有洪井,飛流懸注,其深無底是也。山有洪崖先生煉藥之井,亦號洪崖山,有石臼存焉。

松門山编辑

《豫章圖經》曰:松門山者,以其山多松,遂以爲名。北臨大江及彭蠡湖,山上有石鏡,光明照人。謝靈運《入彭蠡湖口詩》云:「攀崖照石鏡,牽葉入松門」是也。

馬當山编辑

《九江記》曰:馬當山,高八十丈,周回四里,在古彭澤縣北一百二十里。其山橫枕大江,山象馬形,回風急擊,波浪涌沸,舟船上下,多懷憂恐。山際立馬當山廟以祠之。

釣磯山编辑

《异苑》曰:釣磯山者,陶侃嘗釣于此山下,水中得織梭一枚,還挂壁上,後化成赤龍,從室而去。其山石上猶有侃迹存焉。

鶏籠山编辑

《郡國志》曰:江州鶏籠山,山上有石鶏,冠距如生。有道士李鎮住此山下,常賞玩之,鶏一旦自毀,鎮曰:「鶏既如此,吾其終乎!」果卒。

五女山编辑

《郡國志》曰:江州五女山,始皇死,五女葬此山。天昏,每聞箏笛之聲。

射的山编辑

《郡國志》曰:射的山者,古老相傳雲,上有玉在石壁內,南面遙望似有白處,曾有胡人來取,上山後遇風雨不果得。今遠望頗似射侯,故名射的焉。

石印山编辑

《吳志》曰:天璽元年,鄱陽郡言曆陵山石有文理成字,巫言石印神有三郎,皓遣使以太牢祭,幷印綬拜三郎爲王。

又按江氏記云:曆陵有石印山,臨水高百丈,有七穿駢羅,穿中色黃赤相續,因謂之石印山。

龍虎山编辑

《信州圖經》曰:龍虎山,在貴溪縣,二山相對,溪流其間,乃張天師得道之山。

羊山编辑

《宋永初山川記》曰:商安縣西有羊山,山有燃石,黃白而理粗,以水灌之便熱若石灰,以鼎置之,烹煮可熟。

羅霄山编辑

王孚《安成記》曰:萍鄉羅霄山,澤水所出,水傍出石乳。天旱,吏人禱之,因以大木長三四丈投井中,即雨。水懸凑井溢,輒令木涌出而雨止,蓋潜龍之穴也。以陽居陰,神精上通,故扣之而必有玄感,則《蜀都賦》云「應鳴鼓而興雨」者也。

鐘山编辑

裴子野《宋略》曰:永嘉元年,鐘山因洪水有鐘從山流出,時人得之送上,驗銘,雲是秦時樂器,因以爲名。

又按《安成記》云:鐘山臨水阻峽,春夏則湍洑涌沸,噴上白沙如米,兩岸石上各九十餘里,以之候歲,若一岸偏饒,則其方豐穰,民以爲准。

望鳳山编辑

《宜春圖經》曰:望鳳山,在州西北七十里,上有一峰,遠觀似鳳,以此爲名。

昌山编辑

《宜春圖經》曰:昌山,在州東六十里,舊名傷山,周回連延一十八里,袁江流于其間,巨石枕崎潺激,舟人上下多傾覆,故名傷山。顧野王《輿地記》云:時人以傷爲非善征,乃改爲昌山。

石室山编辑

《宜春記》曰:郡有石室山,山有數石室相連,高十餘丈,皆相似,素壁若雪,萬象森羅于其所,因以爲名。

黃唐山编辑

《輿地志》曰:贛縣黃唐山有石室,如數千間屋,上通天窗,下有方榻者,二石人巾櫛而坐,傍有小石室七所相通,悉有石人,室前時有車馬迹,春夏草不生,無諸毒蟲,林木繁茂,水石幽絕,蓋靈仙窟宅也。山下居人,每丙日輒聞山室有笳鼓簫樂之音。

鄧德明記云:有石子如彈丸,聚在山角,至丙日不復見,他日復有,其山獨立,高一千三百丈,相傳以石室呼爲黃唐廟,因以名焉。

儲潭山编辑

《南康記》曰:儲潭山,俯臨清潭,有儲君廟,因以名焉。

《輿地志》云:咸和二年,刺史朱偉所立,常有漁者釣于此潭,得金鎖,縈引舟中,向數百丈,忽一物隨鎖而來,其形如水牛,眼赤角白,及見人驚駭拽走,而漁以刀斷得數尺,不知其所由然也。

赤石山编辑

《南康記》曰:赤石山,大石連聳,燦若舒霞,山角多赤石,有玉房瓊室。耆舊相傳雲,宋元嘉年中,有人自稱安道士者,不知何許人,披服巾褐,栖于此山中數十年,忽失所在,其後有人時復見者。天寶六年,敕改爲玉房山。

螺亭石山编辑

《南康記》曰:螺亭山,有大石臨水,號曰螺亭。雲昔有貧女,暮宿于亭采螺,忽夜中見衆螺張口,亂啖其肉,貧女乃死。其伴因殯水傍,其冢化爲巨石,螺殼無數,號曰螺亭石山。

上洛山编辑

《輿地志》曰:虔州上洛山,多木客,乃鬼類也。形似人,語亦如人,遙見分明,近則藏隱,能斫杉枋,聚于高峻之上,與人交市,以木易人刀斧。交關者前置物枋下,却走避之,木客尋來取物,下枋與人,隨物多少,甚信直而不欺。有死者亦哭泣殯葬,嘗有山行人遇其葬,日出酒食以設人。山中有石墨可書。

空山编辑

《南康圖經》曰:空山,晋咸康五年,太守庾恪于西山麓中建立神廟,歷代祈雨,最有靈應。

按《郡國志》云:空山在郡南,山多林木果實食物,一郡皆資此山,雖名空山,其出物百倍于他山。

金鶏山编辑

《南康記》曰:金鶏山,臨貢水,石色如霞,其傍有穴廣四尺,一石正當穴口如彈丸,嘗有金鶏出入此穴。晋義熙中,再三出見,有人挾彈放丸于穴口,化爲石,其鶏至今不見,因號曰金鶏穴。宋永初中,又見栖翔于此。

峽山编辑

《南康記》曰:峽山,上時有夜光飛焰,遙見若火照燎于原,從峽溯流數十里,有石臨水,名曰蛟窟。天寶六載,敕改名夜光山。

梓潭山编辑

《南康記》曰:梓潭山,有大梓樹,吳王令都尉肅武伐爲龍舟,槽斫成而牽引不動,占雲,須童男女數十人爲歌樂,乃當得。遂依其言,以童男女牽拽,槽沒于潭中,男女皆溺。其後天晴朗淨,仿佛若見人船焉,夜宿潭邊,或聞歌唱之聲,因號梓潭焉。

柴侯峽山编辑

《南康記》曰:柴侯峽山,漢靈帝時,有劉叔喬避地于茲,死葬村側,自雲柴侯墓。晋末喪亂,有發其冢者,忽有大風雨,棺及松柏悉飛渡水,移上此峰,其棺乃化爲石,因是而名之。

官山编辑

《南康記》曰:官山者,天寶六年改名珠玉山。其山高峻,有善鳥香草,嘗有人于此山見大珠玉,相傳謂之官山。

君山编辑

《南康記》曰:君山,翠麗鮮明,遙望若台榭,名曰媧宮,亦曰女姥石山。山去盤固山五十里,上有玉台,方廣數十丈,上有自然石室形。風雨之後,景氣明靜,頗聞山有鼓吹之聲。

盤固山编辑

《南康記》曰:盤固山有石井,井側有大銅人常守之。按此石井五百年,水一涌起高數丈,銅人以手掩之,其水即止。其山盤紆峻嶒,因號爲盤固山焉。

歸美山编辑

《南康記》曰:歸美山,高數百丈,遠望嵯峨,靈闕騰空,故老謂之神闕。其山有水出焉。四面險峻,自然有石城,高數十丈,周回三百步。又有石峽,左右高五六十丈,勢若雙闕,其狀入云。復有古石室,色如黃金,號爲金室。有鸀鳥形色鮮潔,自愛毛羽,其只者或鑒水,向影悲鳴自絕,方知孤鸞對鏡爲不虛矣。山頂有杉枋數百片,高危懸絕,非人力所及焉。

莫巨山编辑

荀伯子《臨川記》曰:岩內有石人,坐磐石上,體有塵穢,則興風雨,洗訖晴日,遍體潔朗如玉瑩淨,民以爲准焉。

五章山编辑

荀伯子《臨川記》曰:五章山,絕岩險峭,有蜜蜂依之爲房,其形如笠,采者皆懸磴數十丈,然後獲之。

麻山编辑

荀伯子《臨川記》曰:麻山,或有登之者,望廬岳、彭蠡皆在其下,有黃連、厚樸恒生焉。又有楓樹及數千年者,如人形,眼鼻口全而無臂脚,入山往往見之,或斫之者,皆出血,人以籃冠其頭,明日看,輒失籃。俗名楓子鬼。其山竹木稠密如麻,因名麻山。天寶六年,職方奏改名豐材山焉。

鄧公山编辑

《信州圖經》曰:鄧公山,在縣北,本名銀山,因鄧公遠爲鄧公場,儀鳳二年祭山,山頽陷焉。按《開山記》云:總章二年,邑人鄧遠經刺史豆盧公,陳開山之便,尋爲山陷,後人立鄧公廟焉。

明府山编辑

《信州圖經》曰:明府山,在縣東。其山久晴不雨,山或自鳴,必有大雨;久雨不晴,欲晴自有烟霧蓋其頭。故老相傳,祈請有驗。

鶴嶺山编辑

《信州圖經》曰:鶴嶺山,自貴溪縣界,崗阜鱗次,北入縣境,嶺上多松樹,有鶴窠,因得名爲鶴嶺山。

石虹山编辑

《鄱陽記》曰:石虹山,有石室,中有石砥,平如床,可容置數百人。傍列石鄣如屏風,篆書爲八十三字。有橫石跨水而渡,文彩青赤若虹霓,因名爲石虹山。

洪崖山编辑

《豫章記》曰:按舊經雲,古老相傳,昔有洪崖先生居此山上,故以爲名。

又《列仙傳》云:洪崖山者,山之陽有洪唐寺,山中有洪崖壇,每亢旱禱此。

 地部十二 ↑返回頂部 地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