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49

 地部十三 太平御覽
卷四十九.地部十四
地部十五 

西楚南越諸山编辑

景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景山,在上洛縣西南二百里,東與荊山連接,有沮水源出焉。其山一名雁浮山,荊山之首曰景山,雁南翔北歸遍經其上,土人由茲改名爲雁山,又爲雁塞山。

荊山编辑

《山海經》曰:荊山首曰景山,金玉是出。此即卞和抱璞之處,南連青山,北接雁塞,通林交麓,峭峙相望。雖群峰競起,而荊山獨秀。卞和得玉於此山,獻厲王,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刖其左足。厲王薨,獻之武王,玉人相之,又曰,石也。刖其右足。和抱其璞哭荊山之下。

《河圖括地象》曰:荊山爲地雌,上爲軒星。

荊門山编辑

袁山松《宜都山川記》曰:南崖有山名荊門,北對崖有山名虎牙,二山相對,其荊門山在南,上合而下空徹,山南有像門也。

勾將山编辑

袁山松《勾將山記》曰:登勾將山南望,見宜都、江陵近在目前,沮潭沔漢諸山,嵎嵎時見,遠眺雲夢之澤,皛然與天際。四顧總視衆山數千仞者,森然羅列于足下,千仞以還者,𡾋嵬如丘浪勢焉。今在上洛縣西北。

虎牙山编辑

袁山松《宜都山川記》曰:虎牙山有石壁,其文黃赤色,形如齒形。

孤山编辑

《郡國志》曰:安遠有陸抗城,故城之南有孤山。袁山松爲郡,嘗登此山以四望,見大江如縈帶,舟船如鳧雁焉。

高筐山编辑

袁山松《勾將山記》曰:登勾將,北見高筐山,嶷然半天,《荊州圖副》云:「昔堯時大水,此山不沒如筐,因名也。」

佷山编辑

《宜都記》曰:佷山,山谷之內有石穴,穴出清泉,水有神魚,大者二尺,小者一尺,釣者先請多少,拜而請之,數滿便止。水側有异花,欲摘如魚請。又有异木,名千歲,葉似棗,冬夏常青。復有蒼範溪相近。

宜陽山编辑

《宜都記》曰:宜陽山有風井,穴大如瓮,夏出冬入。有樵人置笠穴口,風吸之,後于長楊溪口得笠,則知潜通也。

丹山编辑

《宜都記》曰:丹山,時有赤氣籠井如丹,故有此名。

小酉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小酉山,山上石穴中有書千卷,相傳秦人于此而學,因留之。故梁湘東王云「訪酉陽之逸典」是也。

芋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芋山,有蹲鴟如兩斛大,食之終身能不饑,今民取食之。

嵩梁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嵩梁山,在澧水之陽,望之如香爐之狀,今名石門。吳永安六年,自然洞開,玄朗如門三百丈,門角上各生一竹,倒垂下拂,謂之天帚。孫休以爲嘉祥,置縣因山爲名。隋文帝改曰石門山也。

崇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崇山,《書》云「放驩兜於崇山」,崇山在澧陽縣南七十五里。

武山编辑

《武陵記》曰:武山,高可萬仞,山半有盤瓠石窟,中有一石狗形,雲是盤瓠之遺像。又有班蛇,四眼,身大十圍。山有水出,謂之武溪是也。在縣之西。

壺頭山编辑

《武陵記》曰:壺頭山,在縣東,馬援所穿室也。室內有蛇如百斛船,雲是援之餘靈。

天門山编辑

《武陵記》曰:天門山,上有葱,如人所種,畦隴成行。人欲取之,先禱山神乃取,氣味甚美;不然者,不可得。岩中有書數千卷,人見而不可取。

黃聞山编辑

《武陵記》曰:昔有臨沅黃道真,住黃聞山側釣魚,因入桃花源。陶潜有《桃花源記》。今山下有潭,立名黃聞,此蓋聞道真所說,遂爲其名也。

風門山编辑

《武陵記》曰:風門山,有石門去地百餘丈,每將欲風起,此門先有黑氣若烟,隱隱而上,斯須風起竟日。

石帆山编辑

《武陵記》曰:石帆山,石危起若數百幅帆形。

虎齒山编辑

《武陵記》曰:虎齒山,形如虎齒。民嘗六月祭之;不然,即輒有虎害。

移山编辑

《武陵記》曰:移山,在汧陽界,本在江北岸,因風雨之勢,一夕移渡江南岸。後以此名之。

淳于山编辑

《武陵記》曰:淳于山,與白雉山相近,在辰州、武陵二郡界。絕壑之半,有一白雉,遠望首尾可二丈,申足翔翼若虛中翻飛,即上視之,乃有一石雉舒翅綴著石上。山下有石室數畝,望室裏雖暗,猶見銅鐘高丈餘,數十枚,其色甚光明。

武陵山编辑

《武陵記》曰:武陵山,中有秦避世人居之,尋水號曰桃花源,故陶潜有《桃花源記》。

又云:山上有神母祠。

平都山编辑

《神仙傳》云:後漢延光元年,陰長生于馬明生連求仙法,乃將長生入青天山中,煮黃土爲金以示之,立壇唼血,取太清神丹經授之,乃別去。長生後于平都山白日升天,即此山是也。山在南賓縣北二里。

陽歧山编辑

《荊南記》曰:石首縣陽歧山,山無所出,不足可書,本屬南平界。

范玄平記云:故老相承雲,胡伯始以本縣境無山,于此山上計偕簿。

高都山编辑

《江源記》云:《楚辭》所謂「巫山之陽,高丘之阻」,高丘,蓋高都山也。

君山编辑

《博物志》曰:君山,洞庭之山是也。帝之二女居之,曰湘夫人,帝女遣精衛至王母,取西山之玉印,印東海北山。

庾穆之《湘州記》云:昔秦皇欲入湘觀衡山而遇風浪,溺敗至此山而免,因號爲君山。又《荊州圖副》云:「湘君所游,故曰君山。有神,祈之則利涉。山下有道,與吳包山潜通。上有美酒數斗,得飲者不死。」

《漢武帝故事》云:帝齋七日,遣欒賓將男女數十人至君山,得酒欲飲之,東方朔曰:「臣識此酒,請視之。」因即便飲,帝欲殺之。朔曰:「殺朔若死,此爲不驗,若其有驗,殺亦不死。」帝赦之。

小廬山编辑

《衡山圖經》曰:小廬山,一名浮丘山,在縣西一百八里,高六里三十步,東西二十里,南北四十里。言其山似九江廬山,故曰小廬山。

又古老相傳,謂浮丘公上升之所,兼有道觀存焉。

靜福山编辑

《衡山圖經》曰:靜福山,在縣北五十里,有梁廖沖者守清虛,爲本郡主簿西曹祭酒。湘東王國常侍,大同三年家于此山,先天二年飛升于此山。後刺史蔣防敬慕高風,刻石爲碑。

方臺山编辑

蕭誠《荊南志》曰:華容方臺山,山出雲母,土人采之,先候雲所出之處,于下掘取,無不大獲。往往有長五尺者,可以爲屏風。當掘之時,忌有聲響,則所得粗惡。

攸縣雲陽山编辑

《遁甲經》曰:沙土之地,雲陽之墟,可以避時,可以隱居。雲陽氏,古之仙人姓氏,因號雲陽山。在攸縣。

《仙方記》云:南岳山有福地,有松膏實甘鮮可餌。相傳雲,服食練行之人,多來采此松膏而服之,不苦澀,與餘處松有別。

烏龍白騎山编辑

《湘川記》云:汝城縣東有烏龍白騎山,遠望似城,有黑石如龍,白石如馬羅列,號曰烏龍白騎山。

文斤山编辑

《湘川記》云:耒陽文斤山,上有石床方高一丈,四面綠竹扶疏,常隨風委拂此床。大旱則禱雨時應。

石燕山编辑

甄烈《湘州記》云:石形似燕,大小如一,山明雲淨,即翩翩飛翔。

羅含《湘中記》云:石燕在零陵縣,雷風則群飛翩翩然,其土人未有見者,今合藥或用。

萬歲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桂陽萬歲山,出靈壽草仙方,服之不死。又有話石山,石有聲,如人共話。

黃箱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黃箱山,一名黃岑山,在東南三十里。其山郴水所出,即是五嶺之一,從東第二騎田嶺是也。又有浪井,井三日一涌。

麓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長沙西岸有麓山,其下有精舍,左右林嶺環回泉澗,精舍傍有礜石,每至嚴冬,其上不停霜雪。

宋淵《麓山記》曰:山足曰麓,蓋衡山之足也。

昭山编辑

《宋永初山川記》曰:昭山下有旋潭,深無底,是湘水最深之處。昔有舟人覆于此潭,其槽幷甑有名題號,後于洞庭尋得,即知暗通也。

五溪山编辑

《長沙圖經》曰:五溪山,在縣西北五十八里,高二里,北入朗州界。昔吳黃龍三年,潘浚將兵五萬討武陵五溪蠻,在此山下立營,截住徒黨,因以爲名。按溪水自郡州武剛縣東北流,至岳州沅江縣合益水。《益陽城記》雲,在益水之陽,水出縣北,流入資口,在縣門橋下,皆五溪之下口也。又按關羽屯軍資水北岸,即一名茱萸江也。吳甘寧拒之,云「聞吾咳唾,彼即不敢過江」是此處。今號爲關羽瀨。

錢石山编辑

《湘川記》云:曲江縣東有錢石山,其狀四方有若台,其石三面壁立,其上碎石如錢,故謂之錢石山。

采玉山编辑

《湘川記》曰:曲江縣有采玉山,卉木滋茂,泉石澄徹。相傳雲,古采玉于此得名。

玉山编辑

《湘川記》曰:玉山下有廟,昔有人得玉瑛于此,有銀山、白石山、越玉山。又浮山,其地躡一處,則百餘步地動。

臨賀山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臨賀山,東山中有二竹,大數十圍,有磐石徑四五丈,極方正,青如彈棋局,兩竹垂拂掃石上,絕無塵穢,未至數十里,聞風吹簫管之音。

馬嶺山编辑

《郡國志》曰:郴州馬嶺山,本名牛脾山,山上有仙人蘇躭壇,即郴人也。爲兒童時,與衆童牧更直守牛,每耽守牛,牛不敢散。嘗與衆人獵,即乘鹿,人笑之,曰:「龍也」。去郡百二十里,母臨食晚,往買鮓,須臾即還。一旦有衆賓來,耽啓母曰:「受性當仙,仙人合召耽去,今年疾疫甚,飲家中井水即無恙。又種藥于園梅樹下,可治百病,買此水及藥,過于供養。」便去。母遽視之,衆賓皆白鶴也。以耽常乘白馬,故號馬嶺山。

彈丸山编辑

《水經注》曰:臨桂彈丸山,有涌泉,奔流迅激,東注于漓水,山龕及溪中有石如彈丸,因以石名焉。驗其山有石竇,下深數丈,洞穴深遠,莫究其極。

百丈山编辑

《桂林風土記》曰:百丈山,在郡城東北七十五里,一名把杖山。叠障深重,遠延西南數百里,四接郡界,莫窮遠近。自府北驛路徑穿其中,俗以崎嶇險阻,故以百丈名之。又以林巒深邃,行人皆持兵杖以防猛獸,因亦名把杖山。

漓山编辑

《桂林風土記》曰:漓山,在城南二里,漓水之陽,因以名焉,一名沈水山。其山孤拔,下有澄潭,上高三百餘尺,傍有洞穴,其穴廣數丈,南北直透,上有怪石欹危,藤蘿縈茂。世亂民保以避寇,旱或禱祀頗靈。

隱山编辑

《桂林風土記》曰:隱山在州之西郊,先是榛莽翳薈,古莫知者。寶曆初,李渤出鎮,遂尋其源,見石門半開,有水淵澈,乃夷剃蕪穢,疏通岩穴,石林磴道,若天造靈府,不可根本,因號隱山。

獨秀山编辑

《桂林風土記》曰:獨秀山,在城西北一百步,直聳五百餘尺,周回一里,平地孤拔秀异,下有洞穴凝垂乳,竇路通山北,傍回百餘丈,豁然明朗。宋光祿卿顔延年牧此郡,常于此石室中讀書,遺迹猶存。嘗賦詩云:「未若獨秀者,嵯峨郭邑開」是也。

南溪山编辑

《桂林風土記》曰:南溪山,在縣南五里餘,其山聳拔千尺,烟翠凝空,古今所遺,其溪東注,與桂江合。

龍蟠山编辑

《桂林風土記》曰:龍蟠山,本名盤龍山,有石洞深致,洞中天然石室、石床、石盆,洞門數重。人秉燭游,常見龍迹大如碗。洞有水,水中有魚,四足有角如龍形,人殺則風雨晦冥立至也。前使李渤給事,改名隱山,連其所也。

堯山编辑

《郡國志》云:廣州堯山,高四千丈,自番禺、交址見之。有飓風,風髮屋折樹翻湖焉。

雲母山编辑

《續南越志》云:天后朝,曾城縣有何氏女服雲母粉,得道于羅浮山,山因所出以名之。

馬鞍山编辑

《南越志》云:始皇朝,望氣者雲,南海有五色氣,遂發卒千人鑿之,以斷山之岡阜,謂之鑿龍。今所鑿之處,形如馬鞍,故名焉。

慮山编辑

裴關《廣州記》云:東莞縣有慮山,其側有楊梅、山桃,只得于山中飽食,不得取下;如下,則輒迷路。

火山编辑

《嶺表錄》云:梧州對岸西火山,山下水澄潭,水深無極,其火每三五夜一見于山頂。每至一更初,火起匝其頂,如野花之甚者,廣十丈餘,食頃而息。或言其下水中有寶珠,光照于上,如火。上有荔枝,四月先熟,以其地熱,故謂火山也。

浮石山编辑

《交州記》云:海中有浮石山而峙高數十丈,去永平營百餘里,浮在水上。昔李遜征朱崖,欲審其實否,牽長索于山底洞過。

 地部十三 ↑返回頂部 地部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