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二十六 太平御覽
卷六十二.地部二十七
地部二十八 

编辑

《書禹貢》曰:涇屬渭汭。屬,隸也。水北曰汭,言治水注入渭。

《詩》曰:涇以渭濁,湜湜其沚。

《傳》曰:諸侯之大夫從晋侯伐秦,以報櫟之役,濟涇而次,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死。以毒藥投涇水之上流,晋師飲之多死。

《國語》曰:恭王游于涇水上,密康公從,三女奔之。其母曰:「必致之于王。夫獸三爲群,女三爲粲,粲美之物,汝何德以堪之?」康公弗許,一年,恭王滅密。

史記》曰:韓聞秦之好興事,乃使水工鄭國間說秦,令鑿涇水,自中山西抵瓠口爲渠以溉田。

又曰:秦二世夢白雖虎嚙左驂殺之,卜涇爲祟,二世乃劑望夷宮而欲祀之。

漢書》曰:涇書不在大川之祀,以近咸陽,得比大川之祀。

又曰:太始二年,趙中大夫白公鄭德曰:白姓,公爵,時人多相謂爲公。復奏穿渠,因名白氏渠,民得其饒,歌之曰:「田於何所?池陽穀口。鄭國在前,白公起後。舉鍤爲雲,决渠爲雨。涇水一石,其泥數斗。且溉且糞,如淳曰:水停淤河以當糞。長我禾黍。衣食京師,億萬之口。」

《益部耆舊傳》曰:漢武祀甘泉,至涇橋有女子浴于涇水,乳長七尺,怪遣問之。女曰:「帝后第七車知我。」時侍中張寬在第七車,對曰:「天星主祭祀,齋戒不潔,則女人見。」

《水經注》曰:涇水導源安定朝那縣西笄頭山,秦始皇巡地,西出笄頭山即是也,蓋大隴之异名。

编辑

《詩》曰:我送舅氏,于渭之陽。

史記》曰:秦武王三年,渭水赤三日,昭王十四年,又赤三日。

《洪範五行傳》曰:赤者火色,蓋亦以火沴水也。渭水秦大川也,陰陽亂,秦用嚴刑,敗亂之象。

史記》曰:西伯獵,遇太公渭之陽,與語大悅。

漢書》曰:武帝元光六年春,穿漕渠通渭。

《山海經》曰:渭水出鳥鼠同穴山東,注河,入華陰北。鳥鼠同穴山,今在隴西首陽縣。渭水出其東,經南安、天水、略陽、扶風、始平、京兆,至弘農華陽縣入河也。

《三輔黃圖》曰:始皇兼天下,都咸陽,渭水貫都,以象天漢。

《水經注》曰:渭水中舊有忖留神相。此神嘗與魯班語,班令其人出,忖留曰:「我貌醜,卿善圖物容,我不能出。」班于是拱手與言曰:「出頭見我。」忖留乃出首,班于是以脚畫地,忖留覺之,便還沒水。故置其象于水中,惟背以上立水上。

《三輔决錄》曰:項中山飲馬渭水,日與三錢以償之。

《列子》曰:誇父逐日,渴,飲渭水不足,乃渴死。

《淮南子》曰:渭水多力,宜黍。

编辑

《水經注》曰:霸者,水上地名也。水東合滻水,過白鹿原,至秦虎圈北入渭。

《漢書地理志》曰:霸水出藍田谷,古曰滋水,秦穆公更名霸水,以彰霸功。

漢書》曰:漢王元年十月至霸上,秦王子嬰降。

编辑

《水經注》曰:滻水出京兆藍田穀,北入于霸。

《地理志》曰:滻水出南陵縣之藍田穀,西北流與一水合,水出西南莽谷,東北流注滻水,水又北曆藍田川,北流注于霸水也。又云滻水北至霸陵,入霸水也。

《西京記》曰:西京東市平准署東隅有放生池分滻水,渠自道政坊東城西流注之,俗號海地。

又曰:滻水西岸有阪,舊名滻阪。隋文帝惡阪之名,改名長樂坡。

编辑

《漢書地理志》曰:漆沮既從,豐水攸同。顔師古注曰:豐水出鄠之南山,言沮水既從入渭,豐水亦同來也。

《水經注》曰:渭水又東,與豐水會于短陰山,水會無他高山异巒,惟東原阜石墩而已。水上舊有便門橋。

《毛詩·文王有聲》曰: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貽厥孫謀,以燕翼子。

《文子》曰:老子云:「豐水之深十仞,而不受塵垢,金鐵在中,形見于外。」

编辑

《水經注》曰:鎬水上承鎬池于昆明池北,周武王之所都也。故《詩》云:「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承之。」鎬水又北流與滮池合,又北經清泠台,西經慈石門注于渭。鄭玄曰:「豐鎬之間,水北流也。」

编辑

《說文》曰:澇,水出扶風鄠,北入渭。

《山海經》曰:牛首之山,澇水出焉,西注于潏,水多飛魚。

编辑

《字林》曰:潏,水出杜陵縣。

《水經注》曰:潏水上承皇子陂,水經漸台,東入渭,亦名沈水,又名高都水,漢王氏五侯大治池宅,引高都水入長安城。故百姓歌之曰:「五侯初起,曲陽最怒,决壞高都,竟連五杜,土山漸台,象西白虎」是也。

编辑

《水經》曰:伊水,出南陽縣西荀渠山。

《左僖·僖公二十二年》曰:初,平王東遷也,辛有適伊川,見被髮而祭于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

《山海經》曰:獨蘇之山,伊水出焉,東流注于洛。

戴延之《西征記》曰:伊水,上源經新城、陸渾二縣,男女無少長皆病癭。俗雲水土所致,伊水不可飲也。

《呂氏春秋》曰:有莘氏女子采桑,得嬰兒桑中,其母居伊水上,故命之曰伊尹。

编辑

《水經注》曰:洛水,出京兆上洛縣護舉山。

《地理志》曰:洛水,出冢嶺山。

《易上·繫辭》曰:洛出書,聖人則之。

《易乾鑿度》曰:王者盛德之應,洛水先溫,九日乃寒,五日變爲五色。

又曰:帝王將起,河洛龍見,察見首黑者人,正白者地,正赤者天。

《尚書禹貢》曰:導洛自熊耳。在宜陽之西也。東北會于澗瀍,會于河南城南。又東會于伊,合于洛陽之南。又東北入于河。合于鞏之東也。

《尚書中候》曰:武王沉璧于河,禮畢退,至日旰,榮光幕河,青雲浮洛。

《毛詩》曰:瞻彼洛矣,維水泱泱。

《春秋說題辭》曰:洛出熊耳山。雒之爲言繹也,繹其耀也。宋均注曰:水光耀也。

《國語》曰:靈王二十二年,穀洛鬥,將毀宮室,王欲壅之。太子晋曰:「夫山,土之聚也;藪,物之歸也;川,氣之導也;澤,水之鍾也。夫水聚于高,歸于下,今吾執政無乃實有所僻而滑夫二川之神。」王卒壅之,王室大亂。

又曰: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

漢書》曰:武帝穿渠引洛水,岸遂崩,乃鑿井深四十餘丈,往往爲井,井下相通行水。

謝承《後漢書》曰:沛國陳宣,建武十年,雒水出造津城門,或欲築塞之,宣諫曰:「昔王尊正身金堤,水退,况聖主耶?」言未絕而水去。

《水經注》曰:昔黃帝之時,天大霧三日,帝游洛水之上,見大魚,殺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魚流始得圖書。

《魏略》曰:漢火行忌水,故「洛」去水而加隹焉。

《山海經》云:秦冒之山,洛水出焉,東注于河,其中有藻玉。

《述征記》曰:洛水底有礜石,故上無水。

编辑

《水經》曰:瀍水,出河南穀城縣北山東,與千金渠合,又東過偃師,入于洛。

编辑

《水經》曰:澗水,出新安縣南白石山。東南入于洛。

又曰:《三輔决錄》注云:「馬氏兄弟五人共居澗穀二水之交,作五門客舍,因舍以爲名。今在河南西四十里,以《山海經》推校,里數不殊仲治所記,水會尚有故居之處,斯則澗水也。即《周書》所謂我乃卜澗水東,言是水也。

编辑

《水經》曰:穀水,出弘農澠池縣南嶓冢林穀陽穀也。

《山海經》曰:「傅山之西有林焉,曰嶓冢,穀水出焉,東流注于洛,其中多瑉玉。」今穀水出于崤東馬頭山谷陽谷,東北流曆澠池川。

韋昭《國語》注曰:洛水在城南,穀水在王城北,東入于瀍。靈王時,穀水盛出于王城西,而南流合于洛,兩水相格,有似于鬥,而毀王城西南也。

漢沔编辑

《尚書禹貢》曰:江漢朝宗于海也。

《詩》曰:《漢廣》,德廣所及也,文王之化被于南國,美化行乎江漢之域。

又曰:滔滔江漢,南國之紀。

又曰: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漢有游女,不可求思。

《左傳》曰:蔡昭侯爲兩佩與兩裘以如楚,獻一佩一裘于昭王。子常欲之,不與。三年止之。蔡侯歸及漢,執玉而沉曰:「余所濟漢而南者,有若大川。」

又曰:楚國方城以爲城,漢水以爲池。

又曰:吳師伐郢,楚子常濟漢而陣,自小別至于大別。

《蜀志》曰:少府王謀等上言,前襄陽男子張嘉、王休獻玉璽,璽潜漢水,于深淵輝景燭曜,璽光徹天。

孫岩《宋書》曰:漢中成固縣漢水岸際,有异聲如雷,俄頃岸崩,有銅鐘十二出自潜壤,體制既精,扣之清響。

《韓詩》曰:鄭交甫過漢皋,遇二女妖服,佩兩珠,交甫與之言,曰:「願請子之佩。」二女解佩與交甫而懷之,去十步探之則亡矣,回顧二女,亦即亡矣。

《水經注》及《山海經》注云:漢水出隴坻道縣嶓冢山,初名漾水,東流至武都沮縣,始爲漢水,東南至葭萌,與羌水合,至江夏安陸縣名沔水,故有漢沔水之名。即周昭王溺于此處。又東至竟陵,合滄浪之水,即屈原遇漁父處。又東過三澨,水觸大別山南,而入江也。庾仲雍《漢水記》曰:漢水出廣漢,漾水出隴西,東流至武都而與漢水合。沔水出武都沮縣,亦與漢水相合。又東爲滄浪之水,過三澨,至于大別,南入于江,東匯澤爲彭蠡,東爲北江,入于海是也。匯,回也。音胡賄反。言漢水合大江,回流入彭蠡澤,東北至南徐州,名爲北江而入海。

又曰:沔水東經萬山北,山下有潭,中有杜元凱碑。元凱好尚後名,作兩碑幷述己功,一碑立峴山,一碑沈此潭中。曰:「千載之後,何知不深谷爲陵也。」

又曰:漢東經西城縣故城,爲鱣湍,洪波漭蕩,漰浪雲頽,古耆舊言,有鱣奮鬐望濤直上至此曝鰓,因以名鱣湍焉。

又曰:漢水經西城縣故城南,又東爲龍泉,泉上有胡鼻山,石類胡人鼻故也。下臨龍井渚,泉深數丈。

盛弘之《荊州記》曰:沔水隈潭極深,先有蛟爲害,鄧遐爲襄陽太守,拔劍入水,蛟繞其足,遐自揮劍截蛟數段,流血丹水,勇冠當時。于後遂無蛟患。

又曰:荊蘊玉以潤其區,漢含珠而清其域。

《梁州記》曰:漢水發源隴西氐道縣之嶓冢山,東至于夏口合江,綿帶四州之域,經途五千餘里,謂之沔水。

《水經》曰:沔水出武都沮縣東浪穀中。注曰,一名沮水,以其初出沮洳然也。

《淮南子》曰:漢水重安而宜竹箭。

 地部二十六 ↑返回頂部 地部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