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二十五 太平御覽
卷六十一.地部二十六
地部二十七 

编辑

《釋名》曰:河,下也,隨地下處而通流也。

《山海經》曰:昆侖山,縱廣萬里,高萬一千里,去蒿山五萬里,有青河、白河、赤河、黑河環其墟。其白水出其東北陬。屈向東南流爲中國河。河百里一小曲,千里一大麯,發源及中國,大率常然。東流潜行地下至規期山,北流分爲兩源,一出葱嶺,一出于闐,其河復合,東注蒲昌海。復潜行地下,南出積石山,西南流,又東回入塞,過敦煌、酒泉、張掖郡南,與洮河合,過安定、北地郡,北流過朔方郡西,又南流過五原郡南,又東流過雲中、西河郡東,又南流過上都河東郡西而出龍門,汾水從東于此入,河東即龍門所在。

《呂氏春秋》曰:龍門未開,河出孟門東大溢,是謂洪水。禹鑿龍門,始南流,至華陰潼關,與渭水合。又東回過砥柱,砥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過,山見水中若柱然,今陝州東河北、陝縣三縣界,及洛陽孟津所在。至鞏縣與洛水合,至成皋與濟水合。濟水出河北,至王屋山而南截河渡,正對成皋。又東北流過武德與沁水合。至黎陽信都,信都今冀州,絳水所在,絳水亦曰潰水,一曰漳水。钜鹿之北,遂分爲九河。钜鹿,今邢州大陸所在。大陸,澤名。九河:一曰徒駭,二曰太史,三曰馬頰,四覆釜,五湖蘇,六簡,七絜,八鈎盤,九鬲津。又合爲一河而入海。齊桓公塞九河以廣田居,故館陶、貝丘、廣川、信都、東光、河間以東城地,九河舊迹猶存。漢代河决金堤,南北多罹其害,議者常欲求九河故迹而穿之,未知其所。是以班固云:自茲距漢已亡其八枝也。河之故瀆,自沙丘堰南分河出焉,故《尚書》稱,導河積石至于龍門。今絳州龍門縣界,南至于華陰,北至于砥柱,東至于孟津,在洛北,都道所凑,古今以爲津,東過洛汭,至于大伾,洛汭今鞏縣,在河洛合流之所也。大伾山,今汜水縣,即故成皋也。山再成曰伾。北過絳水至于大陸,其絳水,今冀州信都。大陸,澤名,今邢州钜鹿,又北播爲九河,同爲逆河入海是也。同合出九河,又合爲一,名爲逆河。逆,迎也,言海口有潮汐,潮以迎河水。

《書》曰:九河既道。孔安國注曰:河水分爲九道。

《詩》曰: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又曰:新台有泚,河水瀰瀰。

又曰:河水洋洋,北流活活。

又曰:誰謂河廣?一葦航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又曰:不敢暴虎,不敢憑河。

《大戴禮》曰:聖人有國,則河不滿溢。

《禮鬥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則河溓。宋君注曰:河不灾溢也。

《傳》曰:《周詩》有之曰:「俟河之清,人壽幾何。詩,逸詩也。言人壽促而河清遲,喻時之不可待也。

又曰:楚昭王有疾,卜河爲祟,大夫請祭。王曰:「江漢沮漳,楚之望也,河非所獲罪。」

《春秋考异郵》曰:河者,水之氣,四瀆之精,所以流化,故曰河潤千里。

《孝經援神契》曰:河者,水之伯,上應天漢。

史記》曰:秦滅六國,自以爲獲水德之瑞,更名河爲德水。

漢書》曰:河有兩源,一出葱嶺山,一出于闐。于闐在南山下,其北流與葱嶺河合,東注蒲昌海,一名鹽澤。

又曰:長水校尉高幷言,河决率常于平原、東郡左右,其地形下而土疏惡也。聞禹理河本空此地,以爲水隈,近察秦漢河决曹衛之域不過百八十里,可空此地,勿以爲官亭民室。

張璠《漢紀》曰:郭伋爲潁川太守,光武詔曰:賢能太守,去帝城不遠,河潤九里,冀京師幷蒙其福。

《魏志》曰:袁紹渡河,沮授臨舟嘆曰:「上盈其志,下務其功,悠悠黃河,吾其濟乎!」

《說苑》曰:甘茂使齊渡河,船人曰:「河水猶澗耳,君不能渡,何王之能說乎?」甘茂曰:「持楫隨流,臣不若子;說萬乘之君,子不如我。」

桓譚《新論》曰:大司馬張仲議曰:河水濁,一石水六斗泥,而民競决河溉田。今河不通利,至三月桃花水至則决,以其噎不泄也。可禁民勿復引河。

《韓詩外傳》曰:申徒狄非其世,將自投于河,崔嘉聞而止之曰:「聖人,民之父母也,今爲濡足之故,不救溺人,可乎?」申徒狄曰:「昔桀殺龍逢,紂殺比干,而亡天下;吳殺子胥,陳殺泄冶而滅其國。非無聖知,不用故也。」遂負石而沉于河。

《河圖始開圖》曰:黃帝問風後曰:「餘欲知河之始開。」風後曰:「河凡有五,皆始開乎昆侖之墟。」

《慎子》曰:西河下龍門,其流駛竹箭。

《抱樸子》曰:撮壤不能填决河,升水不能冷原火。

又曰:寸膠不能理黃河之濁,尺水不能却蕭丘之火。

《淮南子》曰:武王伐紂,至孟津,陽侯之波逆流而擊,疾風晦暝,人馬不相見。于是,武王左操黃鉞,右執白旄,瞋目而麾曰:「餘在,天下誰敢害餘意者。」于是風濟波罷。

又曰:河以委蛇,委蛇音逶迤。故能遠;山以陵遲,故能高;道以優游,故能化。

又曰:河水九折注海而流不絕者,有昆侖之輸也。

《風俗通》曰:河,播也,播爲九州也。

《物理論》曰:河色黃,衆川之流蓋濁之也。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

《山海經》曰:從極之淵,深三百仞,惟冰夷恒都焉。冰夷,馮夷也。《淮南子》曰馮夷得道,以潜大川。馮夷人面,乘兩龍。乘雲車,駕二龍。

《水經注》曰:禹理洪水,觀于河,見白麵長人魚身,出曰:「吾河精也。」授禹河圖而還于淵。

又曰:昔淡檯子羽,賫千金之璧渡河,陽侯波起,兩蛟挾舟。子羽曰:「吾可以義求,不可以威劫。」操劍斬蛟,蛟死波休,乃投璧于河,三投而輒躍出,乃毀璧而去,示無吝意。

又曰:昆侖在北,去嵩山五萬里,地之中也。高萬一千里,河水出其東北。

蕭廣濟《孝子傳》曰:三洲人者,各一洲人,皆孤單煢獨,三人暗會樹下息,因相訪問。老者曰,寧可合爲斷金之業邪?二人曰:「諾。」即相約爲父子。因命二人于大澤中作舍,且欲成,父曰:「此不如河邊。」二人曰:「諾」。河邊舍幾成,父曰:「又不如河中。」二人復填河,二旬不立。有一書生過之,爲縛兩土豚投河中,會父往呼止之,曰:「嘗見河可填耶?觀汝行耳。」相將而去。明日俱至河邊,望見河中土高丈餘。

祥瑞编辑

《禮記》曰:河出馬圖,言龍馬負圖也。

《河圖》曰:黃帝云:余夢見兩龍授圖,乃齋,往河洛而求,有魚折溜而止,魚泠得圖,跪而受之。

《運鬥樞》曰:舜與諸侯觀河洛,有黃龍負圖出置帝前,蹛入水而前去。{帶足},之游反。又音帶。{帶足},去也。

《拾遺記》曰:黃河千年一清,聖人之大瑞也。

《易乾鑿度》曰:帝王將起,河水先清,清變白,白變赤,赤變黑,黑變黃,各三日。

《中候》曰:榮光出河,休氣四塞,榮光即五色。

《論語》曰:河不出圖,吾已矣夫。

沉祭编辑

《穆天子傳》曰:天子西狩獵,獲白狐玄貉,以祭于河。

《禮記》曰: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後海,此所以務本,言海之本源自河也。

史記》曰:元光中,河决于瓠子,于是天子臨决河,沈白馬玉璧于河,令群臣從官自將軍以下皆負薪填决河,而取淇園之竹以爲堰。天子既臨决河,悼功之不成,乃作《瓠子之歌》。

决塞编辑

《穀梁傳》曰: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晋君召伯尊,伯尊遇輦者問焉。輦者曰:「君親素縞,帥群臣哭之,既而祠焉。」伯尊至,君問之,伯尊如其言,而河流矣。《左傳》曰伯宗。

漢書》曰:成帝時,河决,潰金堤,凡灌四郡,河堤使者王延世塞以竹落,長四丈,大九圍,盛以小石,兩船夾載而下之,三十六日河堤成,改元爲河平。

又曰:賈讓奏言治河有上中下三策。若徙其當水沖之人以避之,放河使北入海,泠濫期月自定,不勞人力,此功一立,河定人安,千載無患,謂之上策。若多穿漕渠,使人得以溉田,雖非聖人法,然亦救敗之術也。今據堅地作石堤,東西水門但用木與土耳,旱則開東方水門以溉田,水則開西方高門以分河,此誠富國安民,興利除害,謂之中策。苟繕完故堤,增卑培厚,勞費無已,數逢此害,謂最下策也。

又曰:武帝元光中,河水决頓丘,發卒十萬救决河,起龍淵宮。武廟也。自作之,故曰官。

《呂氏春秋》曰:故龍門未開,呂梁未發,河出孟門,大溢逆流,名曰洪水。禹乃决江疏河,爲彭蠡之鄣,所治者千八百國,此禹之功。

《文子》曰:江河之大溢,不過三日。

《水經注》曰:漢平帝之世,河汴决壞,未及得修,汴渠東侵,日月彌廣,門閭故處,皆水中也。漢明帝永平十二年,議治汴渠,上乃引樂浪人王景問理水形便。景陳利害,應對敏捷,帝甚善之,乃賜《山海經》,《河渠書》、《禹貢圖》,以及錢帛。發卒數十萬,詔景與將作謁者王昊,治渠防築堤防修堨,起自滎陽,東至千乘海口,千有餘里。景乃商度地勢,鑿山開澗,防遏衝要,疏决壅積,十里一門,水更相回注,無復潰漏之患。明年渠成,帝親自巡行,詔濱河郡國置河堤員吏,如西京舊制。景由是顯名,王昊及諸從事者,皆增秩一等。順帝陽嘉中,又自汴河口以東,緣河積石爲堰,通淮,曰金堤。靈帝建寧中,又增修石門,以遏渠口,水盛則通注,津耗則輟流。

编辑

《春秋說題辭》曰:淮出桐柏,淮者,均也,均其務。

《釋名》曰:淮,圍也,圍繞揚州北界,東至海。《廣雅》同。

《說文》曰:淮出南陽平氏桐柏大復山東南。

《水經注》及《山海經》云:淮水出南陽平氏縣桐柏山,其源初則涌出,復潜流三十里,然後長騖東北,經大復山,從義陽郡北東,過江夏平春縣北,又東過新息縣南期思縣北,至原鹿縣南,與汝水合。又東過廬江安豐縣,與决水合。東北至九江壽春縣東,與潁水合。壽春縣北,與淝水合。又東至當塗縣北,與渦水合。東北至下邳淮陰縣,與泗水合。東至廣陵淮浦縣而入海也。近海數百里通朝夕潮,《尚書》稱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入于海是也。

《書》曰:淮沂其乂。

又曰:泗濱浮磬,淮夷蠙珠。

《周禮》曰:橘逾淮而北爲枳,此地氣然也。

《詩》曰:率彼淮浦,省此徐土。

《孟子》曰:禹排淮泗而注諸江。

焦貢《易林》曰:江河淮海,天之奧府,衆利所聚,可以饒有。

劉向《說苑》曰:莊周貧,往貸于魏文侯。文侯曰:「待吾邑粟之來而奉之。」周曰:「乃今者周之來,見道牛蹄中有鮒魚焉,太息謂周曰:「我尚可活也。」周曰:「須我爲汝向南詣楚王,决江淮以溉汝。鮒魚曰:「今命在盆瓮之中耳,乃爲我見楚王决江淮以溉我,汝即索我于枯魚之肆矣。」

《晋陽秋》曰:秦始皇東游,望氣者云:五百年後金陵有天子氣,于是始皇改曰秣陵,塹北山以絕其勢。今建康即秣陵,西北界所塹,即建康南淮也。今謂之秦淮。

《淮南子》曰:夫醉者超江淮,以爲尋常之溝也。

编辑

《釋名》曰:濟,濟也,言源出河北,濟河而南也。

《水經注》及《山海經》云:濟水出河東垣縣王屋山,初名沇水。《風俗通》云:「濟水出常山房子縣贊皇山。」此又別是一水耳,應氏以爲流入濟者,非也。東出溫縣西北,始名濟水。孔安國注《尚書》曰:「泉源爲沇,流去爲濟。」在溫西北平地,又東南流當鞏縣之北,而南入河,與河幷流,過成皋。成皋,今汜水縣。

《晋書地理志》曰:濟自大伾、入河,與河水鬥大伾,成皋,古成皋兼包鞏縣之界,溢出爲滎水,東流過陽武及封丘縣,又東過冤朐縣,南至定陶縣南,又東北流與菏水會,東至乘氏縣西,分而爲二。其一東北流入钜野澤,過壽張西,與汶水合,又北過穀城縣西,又東北過廬縣北,經濟郡東萊郡而入海也。《尚書》稱導沇水,東流爲濟,河水所在也。又東北會于汶,又北東入于海是也。

《淮南子》曰:濟水通和宜麥。

《風俗通》曰:濟出常山房子縣贊皇山,廟在東郡林邑縣。濟者,齊也,齊其度量也。

戴延之《西征記》曰:濟水自大節岯入河,與河水鬥而東流。

劉向《說苑》曰:四瀆江河淮濟,何以視諸侯?能蕩滌垢濁焉,能通百川于海焉,能蕩出雲雨焉,爲德甚美,故視諸侯。

《周禮冬官》曰:鴝鵒不逾濟,地氣然也。

《左傳》曰:鄭伯之車僨于濟。

《韓子》曰:清濟濁河,足以爲限;長城巨防,足以爲塞:齊五戰之國也。

 地部二十五 ↑返回頂部 地部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