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二十四 太平御覽
卷六十.地部二十五
地部二十六 

编辑

《釋名》曰:海,晦也。注引穢濁,其水黑而晦也。《廣雅》同。

《說文》曰:海,天池也。

《書》曰:江漢朝宗于海。

《禮記》曰: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後海。

又曰:洗之在阼,其水在洗東,祖天地之左海也。

《禮鬥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則海夷。宋均注曰:海夷,不揚波。

《論語》曰: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公羊傳》曰:河海潤千里。河海出雲及千里。

《春秋感精符》曰:后妃恣則澤爲海。

《春秋考异郵》曰:黃星騁,海水躍。宋均曰:黃星,土精,土安靜,躍則失常。

史記》曰:天不足西北,星辰西北移,地不足東南,以海爲池。

漢書》曰:霍去病擊匈奴,封狼居胥山,登臨瀚海。如淳注曰:北海也。

謝承《後漢書》曰:汝南陳茂,嘗爲交址別駕,舊刺史行部,不渡漲海,刺史周敞涉海遇風,船欲覆沒,茂拔劍呵駡水神,風即止息。

《晋書》曰:鮑靚爲南海守,嘗行部入海遇風,饑甚,聚白石煮食之以濟。

又曰:李涓,遼東人,祖敏,漢河內太守,去還鄉。遼東太守公孫度欲强用之,敏乘輕舟浮海,莫知所終。

王隱《晋書》曰:慕容晃上言曰:「臣躬征平郭遠,假陛下天地之威,將士竭命,精誠感靈,海爲結冰,淩行三百餘里,臣自立國,及問諸故老,初無海水冰凍之歲。」

《韓詩》曰:成王時,越裳氏重三譯而朝,曰:「天之不逆風不疾雨,海之不波溢三年矣,中國必有聖人。」

《老子》曰:江海所以能爲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也。

《列子》曰:渤海之東,不知幾萬億裏,有大壑無底之穀,名曰歸塘。張堪注曰:《莊子》雲尾閭也。

《莊子》曰:東海之鱉謂坎井之蛙曰:夫海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弗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涯不加損。夫不爲傾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樂也。

又曰:南海之帝爲倏,北海之帝爲忽,中央之帝爲渾沌,倏與忽時相與遇于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厚,倏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一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又曰:肩吾曰:其于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使蛟負山也。

又曰:海水三歲一周流,波相薄,故地動。

又曰:周顧視車轍有鮒魚焉。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活我哉!」

又曰:北溟有魚,其名曰鯤,化爲鳥,其名曰鵬,將徙于南溟,水擊三千里。

又曰: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渚涯之間,不辨牛馬,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爲盡在己,順流東行,至于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向若而嘆。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語于海者,拘于墟也;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篤于時也;曲士不可以語于道者,束于教也。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尾閭泄之,不知何時已而不虛。春秋不變,水旱不知,此其過江河之流,不可爲量數。司馬彪曰:尾閭,水之從海外出者也。

《文子》曰:古之善爲君者,法海以象其大,注下以成其廣。

《淮南子》曰:彗星墜而渤海决。

又曰:海不讓水,積小以成其大。

又曰:庶女告天,庶女,少寡無子養姑者也。姑無男有女,女利母財而殺母,以誣告寡婦,婦不能自解,故告天也。雷霆下擊景公台隕,景公,齊景公也。雷擊景公台,隕壞之也。校體折傷,景公爲雷霆所傷折。海水大出。

又曰:舟在江海,不爲莫乘而不浮;君子行義,不爲莫知而止休。

《孟子》曰:觀于海者難爲水,游于聖人之門者難爲言。

《抱樸子》曰:大厦既燔,而運水于滄海,此無及也。

《說苑》曰:齊景公游于海上而樂之,六月不歸。告左右曰:「敢有先言歸者,致死不赦。」顔燭進諫曰:「君樂治海,不樂治國,彼若有治國者,君安得樂此海乎?」遂歸。中道,聞國人謀不內之。

《法言》曰:百川學海而至于海,丘陵學山而不至于山。

《山海經》曰:大荒中有山,名曰天臺,海水入焉。

又曰:桂林八樹,在賁海東。八樹而成林,言其大也。賁隅,今番隅也。

又曰:發鳩之山有鳥,名曰精衛。炎帝之女,游于東海,溺而不返,是故精衛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東海。

周景式《孝子傳》曰:管寧避地遼東,遇風船人危懼,皆叩頭悔過,寧思惟愆咎,念常如厠不冠而已,向天叩頭,風亦尋靜。

《神仙傳》曰:麻姑謂王方平曰:「自接待以來,見東海三爲桑田,向到蓬萊,水乃淺于往者略半也,豈復將爲陵陸乎?」

皇甫謐《高士傳》曰:姜肱,字伯淮,十辟公府,九舉有道,皆不就。靈帝時,曹節白帝特徵肱,隱身遁命,浮桴于海,名蓋天下。

《幽明錄》曰:海中有金臺山,高百丈,結構巧麗,窮盡神工,橫光岩渚,竦曜星門。台內有金機,雕文備制。

《十洲記》曰:扶桑在碧海之中,北面一萬里有大帝宮,太真東王公所治處。山外別有員海繞山,員海水色正黑,謂之溟海,無風而洪波百丈,惟飛仙能到其處。

《玄中記》曰:天下之强者,東海之沃焦焉,水灌而不已。沃焦者,山名也,在海東三萬里。

《博物志》曰:舊說天河與海通,近世有居海渚,年年八月有浮查去來,往反不失期,此人乃立屋于查上,賫糧乘查去,忽不覺盡晝夜,奄至一處,有城郭屋舍,望見室中多織婦,見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驚問此人何由至此。此人即問此爲何處,答曰:「君可詣蜀問嚴君平。」此人還問君平,曰:「某月有客星犯斗牛。」即此人到天河也。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燕錄》曰:慕容晃將乘海討其弟仁,襲其不意,群臣以淩道危阻,宜從陸地。晃曰:「舊海不淩,自仁反已來,三凍皆成,昔光武合滹沱之冰以濟大業,天其或者欲乘此而克之乎!吾計决矣,沮謀者斬。」二月晃親率三軍擒仁賜死。

東方朔《十洲記》曰:神洲,東海中,地方五百里,上有不死草生瓊田中,草似菇苗,人已死者,以草覆之皆活。

又曰:扶桑在碧海中,樹長數千尺,一千餘圍,兩兩同根,更相依倚,是以名扶桑。

《關令內傳》曰:天有五億五萬五千五百五十里,地亦如之,各以四海爲脉。

编辑

《釋名》曰:江,公也,小水流入其中,所公共也。

《說文》曰:江,水出蜀湔氐僥外岷山。

又曰:江至會稽郡爲浙江。

《尚書》曰:岷山導江,東別爲沱。

《毛詩》曰:江有沱。江有汜。

又曰:滔滔江漢,南國之紀。

《春秋元命苞》曰:牛女爲江湖,江湖者,所以開神潤化,故其氣湍急。

《家語》曰:楚昭王渡江,江有物大如鬥,圓而赤,直觸王舟,舟人取之,王大怪,使之魯問孔子,孔子曰:「此萍實也,可剖而食之,吉祥,唯霸者能獲之。」使返,王遽食之,甚美。

謝承《後漢書》曰:吳郡沈豐爲郡主簿,太守第五倫,母老不能之官,倫每至臘節,常感戀垂泣,遣豐迎母廣陵,母見大江,畏水不敢渡,豐祭神,令子孫對母飲酒,因醉臥便渡。

又曰:吳郡王閎渡錢塘江遭風,船欲覆,閎拔劍斫水,駡伍子胥,風息得濟。

《續漢書》曰:張禹拜揚州刺史,當過江行部中,土人皆以江有子胥之神,難于濟涉,禹厲聲言曰:「子胥如其有靈,知吾志在理察枉訟,豈危我哉?」遂鼓而過。

《魏志》曰:文帝伐吳,至長江而嘆曰:「天固以限南北也。」

《晋書》曰:祖逖渡江,中流誓曰:「逖不靜中原而復濟者,有如大江。」

又曰:吳猛年四十,邑人丁義始授神方,因還豫章,江波甚急,猛不假舟楫,以白羽扇畫水而渡。

又曰:王浚有奇略,武帝謀伐吳,詔浚造船于蜀,其木柿蔽江而下。

又曰:陶侃語人曰:「大禹聖人,乃惜寸陰,至于衆人,當惜分陰。」參佐以戲廢事者,乃取其蒲博之具,悉投于江。

《莊子》曰:魚相忘于江湖。

《孫卿子》曰:子路盛服見孔子。孔子曰:「由,是襜襜者何也?昔者,江出于汶山,其始由源,可以濫觴,及至江之津也,不方舟不避風,不可涉,非惟下流大耶?今汝衣服既盛,顔色充盈,天下且孰肯諫汝乎?」

《三十國春秋》曰:劉裕次山陽,聞何無忌敗績,卷甲兼行,將濟江而風急,衆鹹難之,裕曰:「若有天命,風當自息;如其天不助,舟覆溺何足怪。」即命登舟,舟移而風止。

董覽《吳地記》曰:夫差立,子胥以忠諫見亡,遂賜死,浮尸于江,夫差悔焉,與群臣于江設祭。

《列仙傳》曰:江妃二女,游于江濱,逢鄭交甫,遂解珮與之,交甫受佩而去,數十步,懷中無佩,女亦不見。

《列女傳》曰:楚昭王貞薑者,昭王夫人,齊女也。昭王出游,留夫人漸台,江水大至,遣使者迎夫人,忘持符。夫人曰:王與宮人約,召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行。于是使者返取符,未還,台已壞,沉水而死。

又曰:廣漢姜詩妻,事姑至孝。姑好飲江水,水去家七里,妻常鶏鳴溯流而汲,值風雪,不時得水,詩責遣之,妻寄食鄰家,紡績以市珍味,使鄰母遺姑,詩聞追還,舍側忽有涌泉出,味如江水。《華陽國志》又載。

《論衡》曰:儒書言伍子胥恨吳王,驅水爲濤而溺殺。今會稽、錢塘、丹徒江皆立子胥祠,欲止其濤也。

袁山松《宜都記》曰:對西陵南岸有山,其峰孤秀,人自山南上至頂,俯臨大江如縈帶,視舟船如鳧雁。

又曰:大江清濁分流,其水十丈見底,視魚游如乘空,淺處多五色石。

《新序》曰:禹南濟于江,黃龍負舟,舟中人失色,禹仰視天而嘆曰:「吾受命于天,死生命也!」龍弭耳而逃。

《吳錄》曰:步騭表言,北降人說北多作布囊,欲以盛沙塞大江。吳主曰:「此曹必不敢來,若不如孤言,當以牛千頭爲君作主人。」後見呂岱,說騭言北欲以囊塞江,輒失笑曰:「此江自開闢以來,寧可以囊塞乎?」

《水經注》曰:昔吳郡太守張公直,自九江守征還,道由廬山,子女觀祠女戲廟像,其妻夜夢神人致聘,覺言于夫,至明恐怖,遽發船引中流而不行。妻曰:「愛一女而合門受禍也。」公直不忍,遂令妻下女于江。其妻布席水上,以其亡兄女代之,而船得進。尋公直知兄女,怒妻曰:「吾何面于當世也!」復下己女于水中,將渡,遙見二女于岸側,傍有一吏立曰:「吾廬君主簿,敬君之義,悉還二女。」

《風俗通》曰:江,貢也。所出珍物,可貢獻也。

《荊州記》云:江出岷山,其源若瓮口,可以濫觴,在益州建寧漏江縣,潜行地底數里至楚都,遂廣十里。

《傅子》曰:江海所以能百谷王者,以其不逆之;苟有所逆,衆流不至多矣。

 地部二十四 ↑返回頂部 地部二十六